辦完生前告別式後,終能去天堂與愛妻相聚...93歲老將軍:我不恐懼死亡,逆境中更要勇敢面對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

 

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會場旗海飄揚

 

楊將軍在參加美國拉斯維加斯年會時,冒死親自取下中國的五星旗,掛上中華民國的國旗,這份愛國的忠心與勇敢,獲得了國防部勛章。會場中滿滿的國旗代表著楊將軍愛國的忠心,兩套軍官禮服則代表著軍旅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

 

會場旗海飄揚▲人生嘉年華會現場展示楊崇本將軍軍服

 

主角衣著表榮譽

 

雖在病房中,楊將軍仍打起所有精神,換上正式的襯衫與榮民楷模背心,我們為他別上特製的胸花,讓主角帥氣地參與為他量身定做的人生嘉年華會。

 

主角衣著表榮譽▲為人生嘉年華會的主角別上胸花

 

運用主角生命故事貫穿整場嘉年華會

 

2009年起,楊將軍持續參與傳承藝術團體,細細整理人生每個重要時刻,並創作為獨一無二的視覺藝術作品。

 

在舉辦人生嘉年華會之前,傳承藝術團隊整理十年來楊將軍所分享的經歷與事蹟,串連於整場嘉年華會之活動中。由傳承藝術首席講師康思云、江明璇共同主持楊將軍的嘉年華會,並提早與所有與會人員確認細節,俾使活動能順利進行。

 

▲人生嘉年華會主持準備—傳承藝術首席講師 康思云/江明璇

 

列隊歡迎主角進場

 

人生嘉年華會的開場,由陸軍張將軍喊口令「立正!敬禮!」,從病房到會場的路上,大家列隊手持國旗,搖旗歡迎楊將軍進場,並齊唱軍歌「黃埔軍魂」。楊將軍13歲就參與鐵血抗日青年團,在軍中服務41個年頭,「黃埔軍魂」是他人生的寫照。

 

▲全體人員列隊歡迎楊將軍進場

 

榮家紀念影片回顧

 

2008年楊將軍與深愛的妻子一起加入了新竹榮家這個大家庭,12年來與榮家夥伴們建立了濃厚的情感,透過榮家同仁特別製作的紀念影片,不僅讓大家回味12年來的精彩時光,更表達對楊將軍夫婦的感謝與尊榮。

 

▲欣賞楊將軍於新竹榮家12年的紀念回顧影片

 

傳承藝術團隊獻唱

 

楊將軍在榮家期間是傳承藝術活動的推廣者與最熱情的支持者,台積電張夫人訪問楊將軍時,因著他的大力推薦,台積電志工社自2010年起每週至新竹榮家陪伴長者整理生命故事、創作藝術作品。

 

在展示楊將軍的創作及經典故事之後,由傳承藝術的老師群一起獻唱「梅花」,代表著楊將軍如梅花般堅毅又柔情芬芳。

 

▲楊將軍與夫人於傳承藝術的創作

 

楊將軍回禮致意

 

楊將軍說:「軍旅生活中,我所景仰的蔣公教會我要努力奮鬥,逆境中要勇敢面對」。在榮家的生活,有很多的活動都充滿挑戰性,使楊將軍能挑戰自己。為了感謝新竹榮家12年來的照顧,楊將軍也準備一份禮物致贈新竹榮家,是他在人生大風浪來襲時,親手蓋下的手印及寫下的宣言。

 

▲致贈謝禮給新竹榮民之家

 

人活著為了什麼?為了正義而活

我有堅定的生存意志

—楊崇本將軍

 

▲楊將軍手印與人生宣言

 

用一生活出愛

 

楊將軍從小就受到天主教教育及德國傳教士的影響,也在與人的互動中處處表達珍惜、愛護之意。人生嘉年華會的尾聲大家合唱「活出愛」這首詩歌,感謝楊將軍使自己成為我們的祝福,用真實且確實的行動向這世界活出愛。

 

▲人生嘉年華會全體合唱後合影留念

 

分享甜點表達愛

 

楊崇本將軍為人謙和,待人以誠,樂於與人分享,因此在人生嘉年華會的最後,我們也特別準備了楊將軍最喜愛的甜食,與蒞臨的親朋好友們分享。在人生嘉年華會上,有這麼多的朋友們來參與,見證了楊將軍這一生對人的關心與付出,點滴都在大家的心頭。

 

▲分送蛋糕與蒞臨人生嘉年華會的親友分享

 

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人生嘉年華會結束了,但參與的親友們都不想離開,逐一到楊將軍身旁述說著和他之間難忘的回憶、這段時間對他的不捨、長久以來對他的感謝,大家真情流露地和楊將軍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生死兩相安不只是一個靜態的結果,而是動態的進行式。

—楊培珊 台大社會工作學系 系主任

 

從親朋好友的眼中看見他們對楊將軍的愛戴,言談中不斷提起楊將軍對他們的好。我們看見人生嘉年華會不是僅為了楊將軍舉辦,也是讓楊將軍身旁的好友們能有機會對楊將軍說出放在心裡的心底話。

 

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特別又難能可貴的經驗,這場人生嘉年華會,也是楊將軍與好友們彼此之間致贈的一份最真摯的禮物。

 

90歲是我一生的豐收年,

我有五福,就是[福、祿、壽、喜、財]

這麼豐富的人生,感謝大家與我共度、一起歡慶。

—楊崇本將軍

 

 

後記:

 

楊崇本將軍已於2019年6月25日安息主懷。

 

當天中午,關懷師在楊將軍的病房祈禱唱詩歌,楊將軍向關懷師表示:「我不恐懼死亡,心中已無牽掛」,面對死亡,楊將軍非常的坦然。就在當天下午,在家人的陪伴下,自然平靜,到天堂與所愛的妻子再次相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在死前擔任志工,財產全捐贈…卻沒有任何家人出席他的葬禮!醫嘆:親情薄如一張紙

撰文 :黃軒 日期:2019年07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對於每個人,不僅是對想好好善終的人而言,家都是最熟悉、最有情感歸屬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回家,但是那要看有沒有家人如此支持善終,有能力在家照顧病患,一直到過世,做到美好善終。「每個人都有家,但不見得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的能力與共識,有些家人根本無法在家好好善終...。」

伯伯是一位大地主,他有三個老婆,所以我每天得安排三組人馬,為伯伯的家人們解釋病情。

 

在伯伯的病床邊,始終很熱鬧,有好多家人關心,完全是大家族的氣氛。

 

但好景不常,當伯伯腎衰竭,尿液變少,需要家人簽署做血液透析(俗稱洗腎),以搶救生命時,來的家人逐漸變少了。

 

當我們的醫療團隊請他們來簽同意書時,儘管伯伯有三個老婆,卻都在迴避著。

 

護士對我說:「我算過了,他們的家人共有10名,但沒有人敢同意簽放棄急救同意書(DNR),讓他好好善終。」

 

我反問:「為什麼妳們都不叫伯伯自己簽放棄急救同意書(DNR)好好善終?」

 

護士回應:「黃醫師,伯伯早期受日本教育,所以他對客人很有禮貌,但對家人很嚴厲。」

 

我不懂,連忙問:「這有何關係?」 

 

「你出現時,他對你很有禮貌,因為你是醫師;你不在的時候,他還會對我們說女人家要端莊……」

 

伯伯的生命都快不行了,還能說教?

 

我對護士說:「好,我來找他說說看。」

 

在我跟伯伯說完為什麼要做血液透析,以及併發症和預後情況後。

 

伯伯沈默了好久好久。

 

那其實只有大約一分鐘,但卻是凝固的一分鐘,猶如好幾個鐘頭。

 

我們周邊除了儀器偶爾咚咚叫外,完全寂靜無聲,但我們整個醫療團隊都正等待他的回應。

 

伯伯眼眶泛紅,看著我說:「他們沒有一個人願承擔?」

 

我點頭:「他們也許覺得壓力太大……」

 

他說:「當他們從小到大,從白天到半夜,只要有人生大病,我都親侍在旁,還隨時配合簽各種醫療同意書,唉!」

 

伯伯在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DNR)時,老淚剛好掉落在簽名處,他的名字暈開、模糊。

 

伯伯抬頭。他說:「我活了那麼久,才知道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暈開、模糊。」

 

我輕拍伯伯的肩膀,對他說:「伯伯,不會的。過幾天,等你恢復尿量,我就會停止洗腎,而如果能夠,我也不會讓你一輩子洗腎,因為我們沒有人想失去你,你是這樣熱心助人的人呀!」

 

他擦了淚水,苦笑著輕拍我肩膀:「年輕人,OK,just do it……」

 

護士脫口而出:「伯伯,說英文呢。」

 

一陣笑聲,稀釋了不少剛剛悲傷的氣氛。

 

我還記得當伯伯成功離開加護病房時,他問了我關於生死的三大問題。

 

他說:「我有份計劃書,但是仍然有三大疑問,我不知如何解。」

 

伯伯拿出他寫好的計劃書。

 

我一看,原來他連計劃書主題都擬好了,是「走向死亡的準備書」,好好善終。

 

伯伯指出三大問題給我看。第一:如何平靜、安詳地離開人世?

 

我告訴伯伯:「伯伯,沒有錯,當面臨無數的死別,大家都想要善終平靜地結束生命。但是也不能說想要平靜地離開人世間,就真的可以平靜、安詳地離開。」

 

「為什麼?大家不是都在宣導不要痛苦死亡,那麼為何不能安詳離開人世,好好善終?」

 

「伯伯,一個人要善終,平靜地離開人世間,至少要三組人馬有共識才行。第一:自己心靈上的準備。對於死亡,如果自己沒有準備好隨時會死,那麼,他身邊的人,就更無法準備好善終了,所以我們會常常看到當臨終者焦慮,也會使身邊的人焦慮、有壓力。

 

「這時你身邊的人,恐怕會想盡辦法讓你存活下去,即使大家都知道,二十四小時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是痛苦的、不舒適的。臨床上,我們也常常看到病患一旦在醫院躺久了,來看的家人也會愈來愈少,家人也會愈來愈無感,但矛盾的是,也不能請醫師給予病患安樂死,那麼就只好過一天算一天。上週,我還看到只送成人紙尿布到門口,也不進來看病患的家人。

 

「可想而知,這些家人的心情有多複雜。這時候,若病患的意識是清醒的,他必定活得相當痛苦,而病患的家人也會心裡很不好受,這樣根本無法做到好好善終。

 

「第二組人馬:家人或親朋好友。病患能不能得到好的善終,病人的家人或親朋好友似乎占據滿重要的角色,因為當你失去意識時,他們可以有權要求醫護人員繼續急救、電擊、壓胸和插管。
「臨床上,我們常常看到臨終患者和旁邊家人想法上的落差。雖然病患本身已有死亡、做好善終的心理準備,但卻難以要求每個家人或親朋好友也有相同的想法,所以在日常生活裡,家人之間的溝通就很重要了。

 

「可惜在我們的文化裡,我們並不習慣與家人談論死亡或談論如何準備善終、面對死亡。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迴避有關死亡的話題,一直到死亡殘酷地降臨在自己或家人身上,才從受盡摧殘、苦痛的家人身上,稍微學習到什麼是善終,而望著家人身上滿滿插入的管子,也才知道為時已晚了,偏偏懊悔又只能放在心底,且難以說出口,所以家人心情的複雜與糾葛,並不亞於病患本身呀!

 

「第三組人馬:醫療人員。醫療人員要了解,人的身體有可逆轉的病情,要治癒、恢復,但也有不可逆轉的病情,那麼就要減緩病患身上不舒服的症狀,並且維持病患的尊嚴、舒適感,讓病患有生活品質,能善終。

 

「所以一個人要善終,就是要練習面對死亡,並做好死亡的心理準備,也要記得安頓好家人,並與醫療人員妥善溝通。當這三組人馬彼此有共識,且準備好了,才能協助病患,平靜、安詳的好好善終,離開人世間。可見善終,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多人共同參與的結果。」

 

伯伯繼續問:「那麼,我第二個問題是如何選擇善終地點。」

 

我微皺眉,告訴伯伯:「啊,伯伯,這有點難回答。原則上,一個人若生病到了最後階段,可能無法自理自己的生活起居,包括大小便、飲食和洗澡等。善終的地點選擇在哪裡,是決定在當你臨終時,誰在你身旁,那麼,這就牽涉到病患的支持系統、和家人的親密程度,以及大家對善終的態度。

 

「大部分的家人會把臨終病患送到醫院,是因為由醫療人員以技術和儀器處理,對於多數家人來說,認為可以免去直接面對臨終的恐懼,會比較有心理安全感,但是醫療人員的標準作業流程,往往把我們摯愛的家人隔離在陌生空間,甚至剝奪了臨終者和家人、親友的互動、交流時間。

 

「例如,在加護病房每次的會客時間,只有三十分鐘,你可以想像,如果是自己的生命要結束時,卻是建立在如此限制時間和隔離的狀態裡,那麼,對臨終者及家人來說,心理會友多麼難受與遺憾?我想,也是一般人都不會願意接受的。

 

「如果,你愛你自己或家人,怎麼會願意在一生的最後一段路,接受如此的待遇?我想,你一定會說『不要』,但這不是很矛盾嗎?你不想要,卻讓臨終的家人去承受,這於心何忍呢?因為那是壓制人類最原始和最自然的情感宣洩,人的真情都被隔離掉了,這是多不幸的行為。不是嗎?」

 

伯伯回應我:「可是,基於傳統,我們都會希望在家中斷氣呀!」

 

「伯伯,你?對了。家,對於每個人,不僅是想善終的人而言,那都是最熟悉、最有情感歸屬的地方。每個人都想回家,但是那要看有沒有家人如此支持善終,而且有能力在家照顧病患,一直到過世。

 

「每個人都有家,但不見得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的能力與共識。有時候,家人想要在家好好善終,卻往往突然跑來一群親朋好友,每一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說:『啊!你們怎麼不送醫院?』甚至還懷疑:『你們怎麼這麼不孝?還不趕快去處理?』

 

「可以想像,若家人之間的支持系統薄弱,那麼,很快的,病患被送到急診,醫院也馬上依標準作業流程,開始展開一切積極的治療,這不是和原先病患想在家善終的想法背道而馳嗎?不過,若家人之間的支持系統完整且彼此有共識,那麼當然還可以透過專業人員的協助,在家裡獲得有關善終的照顧與諮詢。」

 

伯伯問:「那麼,若沒有足夠的人力或獨居的人,豈不是就找不到善終的地點了?」

 

我說:「伯伯,倒不用如此悲觀,我們針對那些家庭中沒有足夠人力或單身獨居的人,仍可以在家人或朋友、社工人員的協助下,找到一個合適的療養機構,這樣也可以有機會安度生命最後的一段時光。

 

「目前的安寧療護人員,也可以安排到療養機構訪視病患,然而療養機構的服務品質與收費差異大,仍需留意費用、服務品質,以及親朋好友探視的方便性。當然,最重要的是,可以事先討論有關善終的安排等。」

 

伯伯問:「那我們是不是最後都住到安寧病房,就一切方便了?」

 

我告訴伯伯:「不是住到安寧病房,才可以接受安寧療護。一般病房、加護病房、家庭或機構,也可以接受安寧緩和照顧,更何況並沒有那麼多的安寧病房呀!

 

「想要善終的病患,如果基於個人及家人的需求,想要選擇適合過世的地方,就必須先清楚了解醫院、家裡或療養院,這些地方的優、缺點,不過,想要有好的善終,是態度的問題,比較不是地點選擇的問題。」

 

「好,我明白了,黃醫師,但是要如何從容準備好自己的喪禮呢?」

 

我苦笑著看伯伯說:「很少人談善終,會談到這裡來。難得伯伯會考慮到這些。死亡和許多事一樣,最好事先規劃,這樣,才會更從容,也才更能讓親朋好友留下完整、美麗的回憶。
「所以,一個人如果生前準備好個人簡介、選好個人照片、確定過世時要穿的衣物、交代好處理方式,這些其實都能幫助親人在面臨喪親之際,有個可依?的方向,不至於屆時在太傷心的情況下手足無措,這可是往生者,對親朋好友的另一種善終對待喔!」

 

多年後,當我再提起這一夫多妻的大家族的真實故事時,眾人關心的竟不是伯伯最後活下來了嗎?而是伯伯的大家族後來怎麼樣了。

 

伯伯那時候真的在大家搶救下,成功出院了。

 

他有次回門診,對我說:「經過這次的鬼門關,我再也不覺得齊人之福是種福氣。」

 

我問:「那麼,什麼是福氣?」

 

他說:「慾望少一點,財富少一點。」

 

我問:「伯伯,在社會上,貪瞋癡欲多的是,而且財富很多人都覺得太少呀!」

 

忽然間,伯伯輕輕在我耳邊說:「我已把我所有名下的財產都捐贈給慈善團體了。目前我完全是志工。我要走入群眾,服務和教育,直到我不能夠動為止。」

 

我開心地看著伯伯。

 

只見伯伯瞬間眼神閃爍了一下,我以為他後悔了。

 

伯伯說:「我所有的家人都不知道,其實我已改了遺囑。他們一分錢都分不到。」

 

我馬上接著說:「那以後……」

 

他知道我要問身後的事。

 

伯伯對我說:「不用擔心,沒有人葬我、火化我,我已找好生前契約公司,辦妥一切。」

 

十年後,我應邀出席一場葬禮,主角就是伯伯。

 

這十年裡,伯伯確實投入很多志工慈善活動,也結交了好多朋友,所以出席葬禮的人好多,所有的儀式在好友相助下也順利進行。

 

只是在葬禮上,我忽然感覺心好冷,因為我竟然沒有看到伯伯有任何一個家人出席。

 

唉,難道親情薄如一張紙嗎?可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但是,伯伯,是我第一位把自己的善終準備得如此完整的病患,這包括了把自己的骨灰火化、灑入大海。

 

伯伯讓自己有了美好的善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因為愛,讓他好好走:一位重症醫學主任醫師的善終叮嚀》,寶瓶文化出版,黃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被判血癌最末期,卻奇蹟活到現在!醫生跌破眼鏡大讚:快樂的病人活得比較久

撰文 :急診醫師的眼睛 白永嘉醫師 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我姐夫的姐夫60歲左右,血癌到了最末期醫師也說沒辦法了,有一天在台北國泰醫院的病房姐夫問他有沒有想吃什麼?他說希望吃鹽水雞加一杯酒。

姐夫買了一盤鹽水雞又開了一瓶珍藏的茅台酒,在病房就喝了起來,酒的香氣四溢整個病房都是,醫師進來看到是他不但沒有開駡反而說:想吃什麼想喝什麼都可以。

 

這是好多年前的故事。

 

現在的他不但還活著反而愈來愈健康,每天都開開心心的,門診追蹤雖然癌症還在,但是身體各方面的機能愈來愈好,主治醫師覺得不可思議只能說:快樂的病人真的活比較久。

 

癌末的病人請不要放棄!也請不要悲傷難過和憂鬱,就算所有的報告都是負面的,就算醫師已經放棄了治療,也要帶著一顆喜樂的心,好好的和所愛的人吃一頓飯聊聊天,看看四周的美景。

 

也許有一天你會讓你的主治醫師眼鏡碎片掉滿地,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急診醫師的眼睛 白永嘉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與癌症拚搏到最後一刻!豬哥亮風光背後的酸甜苦辣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5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豬哥亮,這位草根性、親和力極強的秀場天王,在世俗眼光中,似乎沒有辦法面面俱到,將家庭照顧的很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卻是一位不太需要別人照顧的長者,當大腸癌無情摧殘時,他緊咬牙根,為了兒女和觀眾,搏命拚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豬哥亮那搖頭晃腦的招牌動作、幽默機智的爆笑訪談內容,陪伴許多老人家度過無數個寂寥的夜晚。

 

輕鬆就能逗觀眾哈哈大笑的他,私底下也一樣秉持著「豬式幽默」,豬哥亮的大兒子謝順福回憶道:「就算得了癌症,他也不會整天愁眉苦臉,將要做的事情、要還的人情一件件安排好,很少抱怨。」

 

14歲便離家行走江湖,憑著特有的個人魅力,在叱吒秀場之後,卻也因簽賭的惡習,嚐盡人生的酸甜苦辣,失去舞台的豬哥亮,隱姓埋名,開始了漫長的出國深造之旅,戲癮一來,也只能在朋友的家庭聚會裡,一人分飾多角的演完整齣戲聊以自慰。

 

沒有工作的日子,太太為了生活,帶著出生不久的小孩子到夜市擺攤,種種生活的折磨,幸好還有一些親朋好友無悔的支持,讓豬哥亮漸漸對大起大落的人生有了感悟。

 

正視過去 扭轉未來

 

在眾緣匯聚下,豬哥亮終於戒了菸戒了酒也戒了賭,步步邁回舞台,周圍的掌聲、圈內朋友的相挺,都化作修正人生的能量。

 

那些紛紛擾擾的報導,其實都不如謝順福口中的豬哥亮來的真實。

 

當年復出後的第一件事情,不只努力工作償還債務,也在各種演出機會中,力邀過去曾經幫過他的老藝人參與演出,對共患難的家人妻小更是體貼照顧,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彌補過往的遺憾,報答過去的恩情。

 

藏在笑容底下的蒼茫眼神

 

舞台人生,風光的背後有著無盡的酸甜苦辣,復出後的豬哥亮踏到機會,拼了命的工作,終於被確診出大腸癌。

 

他戲稱自己沒有時間生病,療程的安排,總是以不影響電視電影劇組與工作夥伴為原則,因為他知道一旦更動時間,會造成許多人的不便。

 

所以豬哥亮常常在結束工作之後,打電話給女兒謝金晶:「爸爸晚上要去輸血,你來醫院陪我好不好?」語氣淡淡、輕輕的像在撒嬌,不仔細聽,不會發現其中暗藏的無奈。

 

舞台上的藝人總是光鮮亮麗,豬哥亮亦然,總希望每次跟人見面,都是精心打扮神采奕奕。

 

所以臥病住院期間,他謝絕了朋友的探訪,只讓至親陪伴,謝順福回憶說:「最後那段日子,在病床上幫豬哥亮按摩時,父親健壯的小腿肌,像氣球被針戳破一樣,只剩一層皮帶骨。」

 

「甘真正不會好了……?」豬哥亮聲音微弱,心被震了一下的謝順福卻不忍隨意接話,不知道爸爸究竟是在問他自己、問兒子、還是問蒼天?

 

就如豬哥亮所唱的:「做我的囝兒序細,好甲歹攏有真多,好的請恁加傳落,歹的算我卡歹勢……」

 

他將人生歷練給了大兒子謝順福,也跟謝金燕姐妹再次相認,牽成女兒謝金晶出專輯,也預留好小兒子的教育費,而那些一再被翻攪的傳言、紛紛擾擾的報導,相信將隨豬哥亮辭世後,一起落土。

 

▲豬哥亮與孫子們

 

悲歡無常  唯愛永恆

 

人生難免曲折,但曲折也可以是豐富,是美麗的。

 

在南台灣一個從小沒唸什麼書的小孩,本著天份,憑著興趣,靠著努力,一步步坐上秀場天王的寶座,幾段婚姻,幾個小孩,幾番攸關生死的紛爭,舞台上的冷暖,舞台下的恩怨,到最後回來面對一切,為了家人奮戰,直到最後一刻。

 

這些轉變,證明了「老」只是過程,「歲月」可以帶來無限可能,當今社會,我們通常聽到子女在煩惱照顧老人的種種問題,但是豬哥亮不同,他把自己人生的下半場,安排的多麼精彩。

 

「人老不是什麼大代誌,只是加一副假嘴齒,麥講我吃老剩一支嘴,我頭殼內底有智慧……」如果每個長者,都能瀟灑、積極、無所畏懼的面對過去和未來,歲月可以是上天賜予的最好禮物。

 

打開電視,「豬式幽默」仍伴著歡笑聲放送著,而謝順福在提起爸爸時,眼神沒有顯露出太多哀傷,反而時常掛著與豬哥亮相似的微笑弧度。

 

神奇的是,來「擁恆文創園區」懷念豬哥亮的影迷們,嘴角也同樣掛著笑容。

 

原來生命的存在,不只是單純的形體,很多人,正以他們的笑容、他們的創意,他們的作品,他們的精神,活在人世間,無時無刻的陪伴著我們。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好死不如賴活?生命終點有尊嚴,別忌諱討論生死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9年01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國內推動「安樂死公投立法」的江盛醫師偕其夫人、女兒造訪蘇帆海洋基金會的那兩天,我們談話的話題都圍繞在「死」這個字打轉,議題雖沉重,談話的氣氛卻極為開心。

文/蘇達貞

 

江醫師說,他提倡安樂死公投的目的其實是要鼓勵大家「努力活」。

 

本來以為這只是倡導公投的一句口號而已,但晚餐時,看到江醫師斤斤計較要少用沙拉油、醬油等人工食品,同時從園區裡信手捻來一堆自然野菜、香草來烹調入味,還不忘將剛從野地上採來的野花擺飾在飯桌上。

 

頓時,在江醫生夫婦的巧手下,一桌色香味俱全且瀰漫情調和氣氛的養生晚餐呈現在大家面前,我才體會出江醫師平時是如何在身體力行他「努力活」的理念。

 

 

維護健康「努力活」,展現生命尊嚴

 

飯後,蘇帆的一位年輕教練小范隨手打開一罐飲料,江醫師抓住這個機會教育,請他仔細看一下該飲料罐所標示的營養成分,其中一項糖的含量是35公克。

 

江醫師說:「正常人每日糖的適當攝取量是24公克,你若把這罐飲料喝下去,你就超標了,你若已經養成每日都喝的習慣,事實上就已經有糖成癮的傾向。醫學上花費在糖成癮所造成的肥胖等慢性病的治療花費,遠超過毒品、酒精、咖啡成癮的花費。」

 

被這席話震撼到的小范,握著手中那罐糖水飲料說:「那我從明天起就不喝了!」

 

 

我在旁一聽,順勢再加把勁說:「據統計,這世界上有六十億人口,當中有1/3的人口天天在減肥,另外1/3的人口卻是處於飢餓的狀態。

 

而這1/3減肥人口所浪費掉的食物資源,卻遠足以餵飽那1/3飢餓人口還有餘,而減肥失敗者最常用的藉口就是你剛才說的那一句『我明天起就不吃了』。」

 

「在蘇帆我們有一句腦筋急轉彎的座右銘,那就是:明天一定會做的事,其實是下輩子才會去做的事,但今天所做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會成就你一生的大事。」

 

這段話讓小范越聽越覺得罪惡,最後只好將手中的飲料倒入洗碗槽裡,在場的所有人注視著小范這悲壯舉動,有若在見證歷史上的林則徐火燒鴉片煙一般。

 

三句不離安樂死的江醫師,又把這悲壯場面繞回到主題說:「這種努力活的表現,就是在展現生命的尊嚴,安樂死就是在維護生命的尊嚴。」

 

 

禁忌話題輕鬆談,思考尊嚴死亡真諦

 

一向也贊成要死得有尊嚴的我,請教江醫生說:「國內不是已經有『病人自主權』的立法了,病人應該就能自主決定是否要安樂死了,為何還要推動安樂死公投立法?」

 

江醫師回說:「醫師治療病人的原則是解決其痛苦,而不是解決其生命。尤其國內目前對於死亡的定義,仍然採用心肺功能停止為死亡,所以腦死不是死,植物人不是死,昏迷不是死,癡呆不是死。」

 

「這些病人在目前的法令上,醫師僅能遵照病人事先立下的書面同意書,表明處於特定臨床條件時,希望接受或拒絕維持生命治療而已,醫師卻不可以主動去協助執行病人安樂死的意願。

 

 

「例如,以一個重度昏迷的病人來說,沒有安樂死的立法,對病人與醫師來說,兩者都是痛苦的折磨。」

 

同樣是醫師的江太太對先生說:「我是你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你哪天若昏迷指數6以下,我就不救你了,因為救得回來也大概是呈現植物人狀態,救回來也沒用。」

 

(註:昏迷指數是醫學上評估病人昏迷的嚴重程度,以眼睛反應、說話能力、和行動能力三方面的加總分數為指標,正常人為滿分15,13-14為輕度昏迷,9-12為中度昏迷,3-8為重度昏迷。)

 

看這對鶼鰈情深的醫師夫婦過招彼此的生死議題,卻一派輕鬆的模樣,現場每個人也開始討論他自己,在昏迷指數幾分時就決定採取安樂死。

 

 

好死不如賴活?有尊嚴更重要

 

記得小時候就聽說,住在北極圈的愛斯基摩人,他們的老人在認為自己對家庭已經沒有貢獻,只會對家裡的生計造成負擔時,就會自己走上山去,讓北極熊把自己吃掉。

 

那時候覺得這樣的習俗太殘忍、太不人道,今天聽江醫師對安樂死議題的一席話後,似乎覺得愛斯基摩人所提倡的這種死亡方式,也是一種尊嚴死。

 

也許以往「好死不如賴活」的社會觀點,已轉變成「賴活不如好死」的時代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