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發現癌末,他傷心交代後事...卻靠1招順利抗癌5年,找回快樂笑容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肺癌是十大癌症死因的第一位,每年因肺癌死亡人數近9000人。不過,透過適當的標靶藥物治療,有望延長存活期,抗癌仍然有希望!

60歲林先生是一位負責市容整潔的清潔隊員,5年前因肋膜積水至醫院檢查,診斷竟發現已是肺腺癌第四期,林大哥深怕自己活不到明天,絕望到交代後事給親人。

 

沒想到,經過治療之後,林先生整體抗癌時間已超過5年,目前生活能自理、定期運動,維持良好生活品質。

 

肺癌確診多晚期

可考慮標靶藥物治療

 

衛福部統計,2016年肺癌死亡人數將近9000人,為十大癌症死因之冠,成為國人健康的殺手。肺癌中又以「肺腺癌」最為常見。

 

不過,肺癌早期不一定有咳血、噁心、嘔吐、久咳不癒等症狀,故有高達6成肺癌病友,確診時已是晚期。

 

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胸腔內科醫師陳崇裕表示,若民眾被確診為肺癌,可先做基因檢測,並依據基因突變種類給予「個人化」且「精準」的治療方式。

 

目前已知的突變基因包含:EGFR、ALK、ROS1等,以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的臨床觀察,超過5成以上肺腺癌病友,都有「EGFR基因突變」,而若確定是EGFR基因突變,透過口服標靶藥物治療,成效較好,腫瘤縮小的比例甚至可以超過80%!

 

上述案例中的林先生,就是接受第二代標靶藥物治療3年多,隨後接力使用第三代標靶藥物1年多,整體抗癌時間目前已有5年。

 

配合兩代標靶藥物

適當治療延長存活期

 

陳崇裕醫師分享,根據台大醫院雲林分院院內臨床觀察,於第一線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治療的病友,平均存活期至少可達3年,若再接第三代標靶藥物,可望延長治療時間。

 

根據最新GioTag收案全球10國(包含台灣)晚期EGFR基因突變肺腺癌患者的跨國大型研究也發現,晚期肺腺癌病友,若於第一線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可先清除大部分的變異基因,待出現抗藥性後,再接力使用第三代口服標靶藥物,超過半數病患可以持續治療近4年,相較過往多出1倍以上。

 

提醒病友,由於每個人的病情、身體狀況不同,有需求的肺癌病友應先諮詢專業醫師,充分討論,再選擇適合的用藥與治療方式。

 

另一方面,也提醒民眾,目前能檢測早期肺癌的最佳工具,是低劑量電腦斷層(LDCT)檢查,若有家族病史、吸菸習慣及女性,建議應定期至醫院做篩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肺癌末期簽下放棄急救,卻戰勝4%奇蹟!抗癌鬥士星希亞: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

撰文 :癌症希望基金會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圖檔來源:星希亞提供
  • A
  • A
  • A

自2007年起,肺癌已蟬聯台灣十大癌症死因榜首,且據研究顯示,有九成以上的華人肺癌女性病友並無抽菸習慣,加上初期症狀並不明顯,導致一旦確診,有高達七成患者已進入肺癌晚期,知名抗癌部落客星希亞就是一例。

在2012年,正值花樣年華該要璀璨發光的時候,卻在生日過後沒多久,她從單純的久咳不癒,一直被當成感冒、鼻竇炎(甚至還做了手術)、肺炎來治療,事隔半年後,竟被醫師確診為肺腺癌末期。

 

人生的際遇有時很難說出個道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一度令星希亞難以置信,心想:「明明只是咳嗽,也有及早警覺就醫,為何癌末還是找上她?!」尤其聽聞肺腺癌四期的5年存活率僅4%時,加上一連串病情惡化,肺積水、腳水腫、不間歇的咳嗽讓她無法平躺睡覺。

 

在眾醫生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最後含淚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種種的治療過程,讓當時星希亞的內心被強烈的驚恐與無助感籠罩著,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跟死亡如此接近。

 

但不服輸的她,不願向命運低頭,她不斷告訴自己:「我要活下去!」並安慰自己:「只要存活率不是0,就表示有努力的空間,就有機會活下去!」

 

靠著天性樂觀與堅強意志力,讓星希亞撐過一次又一次難熬的治療階段,也開始閱讀相關醫療養生資訊,嚴格執行飲食控制,並徹底調整生活作息,要讓自己活得更健康。

 

而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她的人生觀也因此改變,每一天都用心生活、加倍珍惜,還列出自己的心願清單,並逐項完成它們,盡可能的將遺憾降到最低,像是高空彈跳、考潛水證照、爬萬里長城、到西班牙看高第建築、帶媽媽去京都賞櫻、看西藏的天空等,都是在她罹癌期間完成的心願。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她也開始在網路上撰寫抗癌部落格、成立臉書抗癌社團、舉辦戰友分享會,一方面記錄自己的治療點滴,一方面也希望藉由自身經驗,鼓勵更多跟她一樣的病友「只要不放棄希望,生命自會幫你找到出口」,也要讓所有在病痛中的人知道,即使生病,還是可以把生活過得很美好。

 

轉眼五年過去了,星希亞成為4%的存活者,達成她第一個里程碑。從罹癌初期的極度不樂觀,到接受化療後轉趨穩定,爾後出現抗藥性,病情快速惡化下,開始口服標靶藥物,直到最近先前腦部放療的後遺症出現……。

 

面對病情的起起落落,星希亞沒有怨天尤人,覺得遇到了就去解決它,平常除了配合醫師積極治療外,抱持正面心態,養成健康飲食、規律運動、正常作息等習慣也是邁向健康不可或缺的重要關鍵。

 

星希亞曾說過:「我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是因為堅持下去而看到希望!」面對生命中的重重難關,她的勇氣、堅持及抗癌經驗,總能源源不絕的帶給許多肺癌病友及家屬無窮的力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希望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爬山、甩手、睡覺...李開復重生分享:我用抗癌5招,17個月戰勝癌症!

撰文 :李開復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 A
  • A
  • A

編按:在李開復罹癌症期間以及抗癌康復後,他患上癌症是如何抗癌?需要注意哪些飲食?在疼痛無比化療過程中是如何康復過來的?如今,他分享自身的抗癌經歷,17個月成功擺脫癌症魔爪的祕訣,給有同樣經歷的人鼓勵,在艱辛抵抗癌症的路上有如一盞明燈。

運動有效對抗癌症,促進癌細胞凋亡

 

我從前不但不運動,而且還嘲笑朋友運動養生。我的朋友潘石屹在微博上說:美國科學家通過幾萬人、多年的觀察研究發現:「跑步的人比不跑步的人多活七年。」我就調侃他:「會不會這多出的七年都在跑步? 」

 

當時我覺得我不但幽默,而且是對的,而今才發現我錯了!

 

現在,不管中醫、西醫、另類療法醫師都告訴我,運動無比重要。有氧運動可以促進熱量燃燒而減肥,還能促進癌細胞凋亡,也是活化自然殺手細胞的良方。

 

再者,因為人是動物,要活就要動,人體的免疫大軍淋巴系統不像血管配備了心臟動力馬達;它能保持回流順暢,主要就是靠運動,因為當初上帝造人的時候沒想到,有一天人類會變成今天這樣整天「宅」在電腦前不肯運動,而且還把珍貴的地球能源浪費在交通、移動上。

 

我們的淋巴管沒有動力馬達,人又不肯動,上車、下車,取代了步行,人體的品質就一代比一代弱。有中醫研究,根據千年累積的人體數據資料顯示,古人多半陽盛陰衰,陽氣、能量充沛,但體型偏瘦,因為古代糧食不足。

 

現代人則是陰盛陽衰,能量不足,軀體胖大。差別就在運動,尤其是走路,走路可以讓陽氣往下,中國人練功講究「氣沉湧泉」,根扎穩了,能量的輸布就沒有阻礙。現代人不走路,頭重腳輕,上下不通,不僅身體健康走下坡,心理健康也愈來愈嚴重。

 

我過去的生活確實是標準的現代人模式,長期缺乏運動,甚至覺得運動浪費時間。身體長出肉脊椎之後,有點感覺到不運動不行了,我買了跑步機,一邊跑步一邊看演講影片或是商業新聞。

 

生病之後,運動變成重要的復健處方,我只好乖乖按表操課,每週爬山兩、三次,至少一小時。剛開始我為了避免「浪費時間」,我會先設定主題,趁走路時一邊走一邊想,不讓腦袋有絲毫空閒。結果是走了一趟回家,渾然不知路上看到了什麼,只記得想到了什麼。

 

後來發現,腦袋不空,身體就無法真正放鬆,我就試著不想,至少不再刻意想什麼主題了。這才發現,要讓腦袋放空可真不容易。後來有人教我,專注在感覺自己的身體,我現在終於比較能放鬆體驗走路的身體感,以及路途中許多美好的事物了。

 

我們住在台北天母,附近很多社區小公園和登山步道,還有一個天母運動公園,加上這裡空氣好,生活機能也不錯,所以運動的意願大增。我們在台灣沒有開車,也沒有司機。活動範圍若在天母之內,我們就盡量走路;要去較遠地方才搭捷運或計程車,這麼一來,走路的機會就更多了。

 

養成運動習慣之後,我才體會到運動的好處真是冷暖自知,不管怎麼說都沒法跟旁人分享,只有自己最清楚。合適的運動可以促進心血管彈性、增加心肺功能,還可以刺激大腦分泌多巴胺,讓人心情愉快。

 

醫生建議我除了走路,還要常走上下坡,達到至少十分鐘的劇烈心跳,等到快喘過氣來,再放鬆慢慢走。跑步當然也可以。我發現一旦走了四十五分鐘,汗流浹背,那是很有成就感的。就像電影《洛基》的那個感覺:我是冠軍!

 

另外瑜伽、太極等伸展筋骨等柔軟、緩和的運動也很棒。我有時候也會在家跟太太、女兒一起玩有趣的 Kinect 運動。我發覺微軟 Kinect 做得真不錯,比起 Wii 方便多了,不需要遙控器,還可以全身運動。

 

我從美國買了一個回來,運動減肥、遊樂都好用。我跟女兒就常一起玩,一會兒被女兒打倒在地,然後爬起來報仇,再把她也打倒在地。別看這樣,運動量還挺大的。

 

身體動起來了,生命的活水也跟著動起來了。建議你也一起來體驗這美好的滋味!

 

為了達到80分,我做:

 

1.每週爬山二到三次,爬山時至少做到一半時間頭腦放空。

 

2.瑜伽或甩手功:二到三次。

 

3.能走路就走路。

 

4.做些有趣的運動,比如說 Kinect。

 

5.每週兩次按摩,讓經脈血疏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修的死亡學分》,天下文化出版,李開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們對抗癌症的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無懼的過日子!

撰文 :李開復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 A
  • A
  • A

編按:對抗癌症,是一條生死之路。他們都曾被癌症找上,卯足力氣對抗癌症。在對抗癌症這條路上,他們感受到了生命的魅力,帶有溫柔力度十足的語氣述說: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無懼的過日子!

我在加入 Google 的第一年曾遇到過幾次特別棘手的挑戰,但是我都能勇敢面對,而且能在員工士氣低落的時候幫他們打氣、加油,甚至還用詼諧幽默的方式鼓舞他們。有一次,Google 員工在談到「開復最獨特的領導力」時,有人提到了「開復的無懼」。

 

經過微軟官司讓我刻骨銘心的身心鍛鍊,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確實覺得生命中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嚇倒我了。

 

但是,經過這場疾病之後,我才發現微軟官司簡直是微不足道,生命還有更大的領域,是我們還沒經歷的,能不能真的無懼?我真的不敢說,但是,我相信,我已經有能力將每一個經歷轉化成重要的人生學習,讓我的生命可以不斷提升、演化。

 

也許是跟死神打過照面,我對生命的議題愈來愈感興趣,很多訊息也接二連三的來到我的眼前,幫助我打開視野,去探索更大的未知。

 

對抗癌症之路:從悲劇走向恩寵

 

在 Youtube 看到穆札尼(Anita Moorjani)分享她死而復生的體驗。她原本全身長滿了癌細胞,在瀕死邊緣昏迷不醒,連醫生都放棄了,她卻奇蹟轉醒,而且身體的癌不藥而癒。

 

現在她巡迴各地分享自己的經驗,談到她在瀕死昏迷時,雖然全身器官已經停止運作,但意識卻異常清晰,她可以清楚感知所有人的感受,包括不太熟識的醫療人員。

 

她覺察到自己跟所有人彷彿都是一體的,她被一種無條件的愛充滿著、擁抱著;而這一種愛,比她在人世間所曾體驗到的任何一種愛都要更強烈,而且她不用做任何事情來證明自己,就可以得到它。

 

瀕死時刻,她領悟到,人生可以:

 

一,用無條件的愛來愛自己。

 

二,無懼的過日子。

 

穆札尼的經驗再次向世人展示生命的奧祕,絕非目前的科學可以審度。

 

我在《好走》這本書裡,也讀到對臨終前類似經驗的描述。作者凱思林.辛(Katheen Dowling Singh)在安寧病房曾陪伴數以百計的人走過臨終歷程。

 

她觀察到,一個病人從得知自己的癌症已藥石罔效,必須準備面對死亡,乃至最後步上死亡的歷程,其實是一段從悲劇走向恩寵的道路。

 

死亡其實是一個將自我徹底消解的能量蛻變過程,是物質肉身的能量轉化,使人回歸到另一種能量體系。說得更直接一些,伴隨著死亡而來的肉體消亡,「個體之我」的意識也消解了,此時反而是精神、意識回歸到宇宙整體大我的契機。

 

這也就是數千年來人們透過各種宗教、哲學、靈性修持等等手段想要達到、卻只有極少數人可以抵達的開悟狀態。

 

在亞歷山大醫師的《天堂的證據》,我看到一位神經外科醫師因為感染腦膜炎,幾乎腦死,經過七天瀕臨死亡的昏迷後,奇蹟似的醒來。

 

他用醫學知識證明他的復活應該是奇蹟,於是著手寫作《天堂的證據》,描述這七天他靈魂脫殼的天堂體驗。

 

他描述的天堂是沒有時空概念的,只有三規則:

 

一,你沒有恐懼。

 

二,你不怕犯錯。

 

三,你被愛擁抱。

 

亞歷山大醫師經過七天「有知覺的昏迷」,得到這樣領悟:人在世間是為了靈性的成長。所以不能相信宿命論,必須擁有自由的選擇。既然要讓人有所選擇,世界上不能只有善良,必須也要有邪惡,好讓人們分辨善惡,學會選擇。

 

少數網友問我:你曾是科學家,怎能相信這些沒有證據的說法?我的回答是:

 

一,作者是著名神經外科醫師,對人陷入昏迷狀態的分析研究是有科學深度的。

 

二,這本書是最近的暢銷書,作者的文筆深刻感性,好書當然值得一讀。

 

三,無論是進了天堂,或是只是做夢、幻想,我相信作者是真誠的,寫的也是他個人的體驗。

 

四,看了書不代表一定要相信,信不信完全由自己判斷。

 

這麼多真實的體驗都指向一個神性的狀態─這個世界是我們修練靈性的大教室,我們的所有遭遇,都是教材。所以,我們應該不帶恐懼的參與我們的生命。

 

想想看,如果我們來到世界上都是為了學習,而每個人是各自選擇一種人生模式來進行學習、磨練自己的靈魂;例如有人選擇一個辛苦工作而又鬱鬱不得志的人生,有人則選擇家財萬貫、春風宴,而是一次靈魂的修練,使它在謝幕之時比開幕之初更為高尚。」

 

對抗癌症教我們的事:來到世上是為了學習,不該帶著恐懼參與生命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在台灣推廣生死學教育的傅偉勳教授說:「未知死,焉知生?」修過死亡學分,我看待生命的角度已經很不一樣了,我享受這個改變,我知道我之所以出生在這世界上,絕對是有意義的,就像每一個人的存在,都在肉體生命之外,有一個圓滿自足、人人平等的靈性的生命。因此,人類不是孤獨生存,是集體的存在。

 

我們的群體意識會讓世界更好或更不好;比如說希特勒的崛起並不是他一個人造成,而是當年德國的集體意識,甚至是世界的集體意識。所以,我們更需要謙卑的學習這一生有緣學到的東西。修過死亡學分,我的世界更開闊了,我將無懼的迎上前去。

 

我未來的人生不再汲汲營營、匆忙趕路,我會好好享受每一個當下,仔細聆聽生命要傳達什麼訊息給我?我也知道自己是一個還帶著各種缺點、但會努力上進,使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圓滿的普通人。

 

我還有與生俱來的慾望和恐懼,我不會逃避它們,也不想馴服它們,但我會與它們和諧共處,並試圖從中獲取更大的力量,因為生命的慾望是一切力量的根源。

 

在《與神對話》書裡提到三條宇宙律法:

 

一,思維是有創造力的;

 

二,恐懼吸引相似的能量;

 

三,愛是所有的一切,是終極的真實( reality)。我們不只要問「如果每個人都這麼做,世界是否會更好?」另外一個問題是:「如果為了愛來選,愛會怎麼選?」在所有的人際的關係裡,在重要關頭時,只有一個問題:現在愛會做什麼?沒有其他問題對你的靈魂有任何重要性。

 

我相信上帝或神性的存在,或者有一個更高的宇宙意識,也許是它們安排、布局了世界這個「大教室」。

 

但是,我更相信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要向下沉淪或往上提升?全憑自己作主、選擇,絕對不會像棋子般被操作,也不會是某一個神的「玩具」,聽任祂給我讚賞或懲罰,讓我上天堂或下地獄。

 

所以,就像道家修練者說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們可以「逆奪天地之造化」,改變命運,創造更好的世界。

 

如果要對我所修習的死亡學分做一個總結,我會說,過去我認為「做最好的自己,讓自己每天比昨天進步」、「最大化影響力,讓世界因你不同」這兩句話,沒有不對,只是我把一件美好的自我期許,變成一個過於朝夕必爭的生活方式。

 

如果要保留這兩句話的正向精神,停止讓人分秒必爭、把自己變成一台機器,我會這麼修改:「體驗人生,相信感覺,追隨你心,世界將更好。」但不必衡量影響力,因為個人太渺小了;更不要把優化你的影響力當成一生的追尋。

 

其次是「體驗世界,提升自己,讓自己更有經驗和智慧。」但不必衡量每天的進步,小心潛在的競爭心態。

 

人生何必在乎自己留下什麼?更重要的是:

 

1.我們是否憑著良心做每件事?如果每個人都這麼做,世界是否會更好?

 

2.我們是否用無條件的愛來對待周圍的所有人?

 

3.我們是否能夠真誠對自己,然後真誠對別人?

 

4.我們是否真誠體驗人生、享受世界的真善美?是否度過有所提升成長的人生?

 

5.那些和我們特別有緣分的人,特別打從心裡喜歡的人,我是否感恩他們?

 

6.如果人生真要留下什麼,那就為世界留下心存善念的孩子,讓他們一代又一代的將世界的希望與愛傳遞下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修的死亡學分》,天下文化出版,李開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子3人被發病危通知,卻在加護病房敗部復活!「我沒有時間悲傷,只想幫助更多人」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08日 圖檔來源:胡舜英提供
  • A
  • A
  • A

「我整理我老公的牛仔褲,才在裡面翻出了三張病危通知:我女兒、兒子,還有我自己。許多人都問我為什麼可以保持樂觀,因為我沒有時間可以悲傷,我是沒有資格厭世的人,我只能把握每一天,認真過日子。」

今年50多歲的胡舜英當年在生下大女兒、期待了好多年後,終於又懷了上孩子,而且還是許多人稱羨的龍鳳胎,一子一女讓全家都沈浸在新生兒即將誕生的喜悅裡。可是當意外來敲門,即使掩著耳朵不去聽,它還是會破門而入。

 

「六個多月時,孩子怎麼安也安不住。女兒先出來,再來是兒子,都不到800公克,我來不及看到他們,因為我血崩急救中,醫生開出了三張病危通知給我老公,這些我都是後來才知道的,我感謝我的老公沒有放掉我們,家人覺得能救就救、且看且走......。」但這一路走來的照顧,就是20多年。

 

他們不完美,仍是我的孩子!與閻羅王搶人,非贏不可

 

「我坐月子都在吊點滴,身體有3000 CC是別人的血,13袋的血吧!好朋友來探望我,只問我說:『你想看你的小孩嗎?』我聽了這句話,開始有了活下去的勇氣,我要撐下去!」胡舜英說,在關鍵時刻,你遇到的人,真的很重要。
 

「從醫院返家時,護理師們都替我們慶祝,因為我們是『加護病房的敗部冠軍』!當初只知道是早產兒,我不知道影響會這麼深遠,要照顧雙胞胎又是早產兒,我實在沒有時間想別的。直到孩子慢慢長大,姐弟倆的差異開始出現,姐弟都有腦性麻痺,但姊姊狀況還沒有那麼嚴重,弟弟就需要更多的照顧。」

 

談及照顧的過程,當然有許多外人無法理解的心酸血淚,可是她的堅定從來沒有改變,她甚至說,感謝有這段際遇—「如果我的小孩是正常的,我還會有這樣的視野與眼光嗎?」

 

帶著兩位腦麻的孩子,一路上受到的協助與包容,點點滴滴都刻畫在她的心頭。別人眼中的不幸,已經淬鍊成她不向命運低頭的堅韌與勇氣。
 

▲雙胞胎兒女出生四個月時的可愛模樣。


人生不缺扯後腿的人,不要浪費時間在不支持你的人身上

 

孩子不健康,是媽媽的原罪嗎?胡舜英說,她只是把責任扛起來,畢竟都已經請閻羅王重寫生死簿,「怨嘆」這件事,就留給別人吧!

 

「願意支持你的人,我們就聽他的話看看;不願意支持你的人,對你也不會有任何幫助,我們又何必放在心上。不管有沒有遇到小孩生病的事,我們的人生不缺『扯後腿』和『不看好你的人』,可是人生並不長,我們要把心思放在可以做的事上,不要浪費任何時間去討厭別人,和他們說再見就好。」

 

身為一位母親的單純要求:請你們在意孩子的感受

 

當姊弟開始成長、學習時,她花了好大功夫,讓他們可以進入一般教育環境,與其他同齡學童一起共融學習,「我們都是社會的一份子,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能接受與自己有所差異、不同的人,這需要父母、師長、學校一起努力。」

 

但要讓社會大眾完全接受「不同的孩子」,還是有漫長的路要走,胡舜英即使再堅強無畏,身為一位母親,旁人因不理解的評論與判斷,也著實讓她經常默默傷心。

 

「早期弟弟開刀時,遇到骨科醫師對弟弟說:你站起來試試。我當時聽了很心痛,我的小孩就是站不起來呀,醫師,您能看一下病歷嗎?再有一次,就業服務處要輔導弟弟就業,諮詢人員說,等到弟弟打字速度變快,才要幫他介紹工作。可是,你知道他的身體限制是不會再變好,你知道你面對的是重度腦麻嗎?」
 

全然接受自己的命運,相互支持便能繁花盛開
 

隨著大女兒長大,她一度不想承認有兩位腦麻的弟妹,青少年時期相當叛逆,也讓胡舜英傷透腦筋,「我知道對她不公平,我花太少時間在她身上了。」大女兒要結婚時,也曾因自己的家庭狀況而遲疑,她只對大女兒說:「妳有妳的人生,去追尋自己的幸福,不用牽掛弟弟妹妹的未來,爸媽會為他們規劃好。」

 

所有身障兒家庭可能經歷過的經濟拮据、知識困境與心靈囚牢,胡舜英都在反覆地經歷與研習學分,不管是女人四十、女人五十,還是即將進入的女人六十,人生走了這麼久的路,胡舜英依舊挺直腰桿,「我不希望別人跟我受一樣的苦,但如果你需要,我願意做你的燈火之一,我曾接受過那麼多人的善意,我也要傳遞下去。」

 

她的夢想,一直希望能協助其他家庭利用輔具來改善生活,別像她一樣走了好多冤枉路,不要跟過去的她一樣孤單。此外,她還想繼續攻讀特教研究所,原因同樣是想幫助跟她一樣的父母,以及幫助更多的孩子。

 

最後她想分享一些想法,給《幸福熟齡》的讀者:「每個生命都是奇蹟,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生命有些不完美,但『愛』能使我們不殘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細胞一直轉移他心灰意冷!66歲男罹大腸癌,用「這幾招」清除腫瘤,終於有效抗癌!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 A
  • A
  • A

大腸癌發生肝臟轉移的機會相當高,治療方式除了常見的化療、標靶治療、傳統手術之外,符合條件的患者,也可考慮接受腹腔鏡肝臟切除手術,多一個抗癌治療的選擇。

66歲陳先生3年前罹患大腸癌(乙狀結腸癌)第三期,手術切除腫瘤,並接受輔助性化療,沒想到4個月後,發現多處的癌細胞轉移,馬上接受標靶治療、血管栓塞手術,並搭配輔助性化療。

 

一年之後,腫瘤數量、體積都明顯縮小,再次接受手術切除腫瘤,術後再做化療、標靶治療。看似病情已經穩定,卻沒想到,才過了3個月,肝臟又出現好幾個轉移性的腫瘤,這次經過將近1年的化療,腫瘤卻沒有什麼變化,讓陳先生心灰意冷!

 

大腸癌威脅大

肝臟轉移機會高

 

根據衛福部107年的統計,大腸癌發生人數高居十大癌症第一位,死亡率則為十大癌症中的第三位。

 

高雄市立大同醫院肝膽移外科醫師蘇文隆表示,大腸癌很容易轉移至肝臟,因為肝臟的靜脈系統會收集來自腸道的血流,佔肝臟血液循環的75%,因此,一旦腸道出現癌細胞,就可能透過靜脈轉移至肝臟。
 

首發大腸癌,同時合併肝轉移的病人,約佔15~30%;即使是本來沒有肝臟轉移的大腸癌病人,在接受大腸切除手術後,仍有20~30%的機率會產生肝臟轉移的情形。

 

事實上,隨著化療、標靶藥物的進步,在第一線治療失敗後,還有第二線、第三線的藥物可以應用,但是在反覆往返醫院治療的期間,病患時常透露出疲憊感,又要承受藥物的副作用,非常辛苦。

 

腹腔鏡肝切除手術

對付大腸癌肝轉移

 

針對這種情況,若符合手術條件,可以考慮接受腹腔鏡的肝臟切除手術,改善生活品質。適合手術的條件如下:

 

1. 腫瘤必須可以全部切除

 

2. 不可以有無法同時切除的肝外轉移

 

3. 肝功能可承受手術後的變化

 

上述案例中的陳先生,經過醫師評估後,今年五月再次進行腹腔鏡的肝臟右葉全切除手術,術後恢復良好,於術後11天順利出院。

 

腹腔鏡手術屬於微創手術,利用3~4個小洞,即可進行肝臟切除。對於先前開過傳統大腸癌手術的患者,利用先前剖腹過後的傷口,即可將腫瘤取出,術後在肚子上只會增加3~4個腹腔鏡的小傷口。

 

不過,並不是每位患者都適合腹腔鏡的肝臟切除手術,病患應諮詢專業醫師,並由外科醫師仔細評估是否可以執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