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只想耍廢、認真生活!林懷民:可以讓這麼多人開心,是很大的恩寵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9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雲門舞集提供資料照
  • A
  • A
  • A

72歲的林懷民今年將從雲門舞集退休。他說自己46年前創辦舞團後,生活裡就沒有「家常」2個字,「我掉進一個洞,叫做『雲門』,表面上是我在領導雲門,其實是我被雲門推著走。他強調:「退休就真的是退休,我只想在家耍廢、認真生活,從中慢慢得到樂趣。」

從做了近半世紀的藝術總監一職退休,他坦言:「我也會害怕,這是一個嚴重的挑戰,每天早上自然醒,我不知道今天要做什麼。」確定的是,他想要沉浸在日常生活裡,他笑道:「我會自己燒飯,大家祝福我燒飯的時候,不要燙到手。」為好好過退休生活,他說:「我不演講、不接受訪問、不剪綵、不站台。」

 

就在即將退休之際,林懷民拿到一個令他驚喜的獎,「今年生日那天,英國國家舞蹈獎給雲門『最傑出舞團獎』。」這個獎得來不易,他感動道:「我們走到全世界是為自己人跳。」

 

年輕想學赤腳醫生

幫助偏鄉改變社會

 

其實,成立雲門舞集,林懷民在心中有個理想。他回憶在美求學時,一位住在同一間公寓的大三學生有天來向他告別,「他跟我說,要休學一年,參加『美國和平工作團』到肯亞服務。我很感動美國中產階級的小孩,願意花一年時間到全世界做醫療、教學等服務。」

 

後來,他在美國圖書館看到中國《人民畫報》海外版介紹「赤腳醫生」,原來是訓練年輕人到鄉下去推動醫療改革,「報導看起來像是共匪的宣傳,但去查會知道,聯合國將它當成是有史以來,解決未開發國家醫療問題最好的方式。」

 

「畫報印刷精美,有一個綁著長辮子的女孩、背著包包、騎著腳踏車,走進像是台東池上這麼美的鄉間,這件事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他被赤腳醫生的義行深深感動。

 

他成長在戒嚴的時代裡,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能做」,「當兵時,我常躺在操場上看天空,覺得世界很浩大,但我頭頂的天空很小、很悶。」他期許自己能做些什麼,胸口卻有一種難以言說的苦。

 

美國留學生涯,開啟他的視野,「1968年巴黎學生運動,燒到了東京、柏克萊、芝加哥、紐約,這一代人都留長頭髮、反戰、要求政治公平、談論愛;在花花綠綠的世界中,有個很重要的意義,年輕人覺得自己有用、可以make different(改變世界)。」

 

沒舞蹈專業經驗

竟辦起雲門舞集

 

在美國時,他已開始學習舞蹈,「23歲學,跳得很開心、很認真。」回台後,因覺得台灣要有自己的舞團,1973年成立「雲門舞集」,「我是政大講師、作家、沒有舞蹈專業經驗,竟然有這種想像!」

 

「那時我想說2年就可以把它交出去,沒想到做了46年。」他笑道:「我沒有經驗、笨笨的,只是想要做不同的事,想跳舞給基層的朋友看。」他也開始學習編舞。

 

當時的台灣,沒有本土文化,「整個台灣文化界完全向西方看,我讀新聞系,要看《Times》、《Newsweek》,當時《中央日報》登的是北平天壇、西湖的照片。」

 

在美國,他看到《時報周刊》拍攝原住民、日月潭等照片,「看到眼淚就掉出來,自己是什麼?」他感慨:「我去過舊金山,但從來沒去過宜蘭。」回台第一件事是背起包包、走訪台灣各地,認識家鄉。

 

雲門第2年,他將台灣傳統民俗的「八家將」搬上舞台,「我還邀請屏東排灣族,整個部落在台上演;那個年代沒有原住民舞蹈,怎樣將它變成新的作品,是新的考驗,但是不碰觸是不知道的。」而在《白蛇傳》裡,他嘗試融入崑曲等,走紅海外。

 

1977年,赴美休息一段時間,正逢台美即將斷交、風雨飄搖之際,在海外的他感到心急和焦慮,「在美國我非常想家。」這份思念讓他想編一齣先祖飄揚過海來台的舞,催生《薪傳》的誕生。

 

苦無資金跑3點半

企業集團支持重生

 

儘管雲門舞集很受歡迎,林懷民卻有極大的資金壓力,「我們都背叛家人的期待來跳舞,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跳。」就在雲門「最辛苦也最輝煌的年代」,他決定暫停舞團,「雖然手中有8國邀約,但一下飛機就沒錢;我在跑3點半,有很大的苦悶。」

 

周遊世界3年,1991年回到台灣,「一搭上計程車,司機問我,雲門舞集為何停下來。我說,藝術性的團在全世界都是不賺錢的,劇場也沒制度啊!下車前他告訴我,每個行業都是很艱苦的。」

 

「離開前,他將車窗搖下來說:林先生,加油喔!」林懷民自慚道:「在台北市街頭大太陽下,我覺得自己很丟臉。」

 

「我在計程車上聽了很多司機演講,他們說,雲門停掉的時候很落寞;我曾想去基層為民眾演出、想當赤腳醫生,卻背叛了年輕時的理想。」

 

其後,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等人,邀集工商界士幫忙重整雲門,「在我煩惱得要死時,他們四兩撥千金就解決了。」得到溫暖的支持,1991年雲門復出,加上政府資金支持,可以放手做2~3年計劃。

 

「最最重要的財富就是─就做啊!最多就是暫停就好。」林懷民花了18年時間才領悟到這件事。

 

進入池上改變偏鄉

美好舞蹈是催化劑

 

他用舞蹈表達對這片土地的關懷。解嚴10周年,以228事件編《家族合唱》,「228是我們的黑洞。」1994年,《流浪者之歌》讓雲門舞集站在另一個高度,「它將雲門變成一流的舞團,自此站在不同的地位。」

 

林懷民創辦舞團的願望是走進社區、讓民眾看見,在國泰集團的支持下得以實踐。2013年走進池上,他看見另一個感動,「台東是好山好水好無聊,大家都想離開,因為雲門,全村總動員,孩子自動自發來幫忙,畢業後每年都會回來當義工。」他有感而發地說:「演出本身是一個橋樑、一個催化劑,能凝聚向心力。」

 

「如果沒有這些戶外演出,如果雲門沒有去鄉間,舞蹈對我是毫無意義。」面對46年的舞團歲月,林懷民說:「我傻傻的走到現在,人生可以讓這麼多人開心,是很大的恩寵。」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放下包袱,從淑女變俗女!作家江鵝:真正的快樂,是不做什麼就很快樂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作家江鵝膚色白且透,臉上掛了一副圓圓的細框眼鏡,說話輕柔有禮,走路輕盈像隻貓,這樣的窈窕淑女,卻寫出了《俗女養成記》,甚至被改編為電視劇,由高人氣金馬影后謝盈萱主演,講的就是不再當「淑女」之後的暢快!

本來是個普通上班族的江鵝接受專訪時說,出書、拍電視劇是一連串幸運的意外,而這些改變,都是從辭職後開始的。

幾年前,當時38歲的江鵝是資深上班族,從事德文翻譯,工作表現亮眼,也獲得老闆器重,擁有不錯的薪水。下班後的晚餐,幾乎是想吃什麼就點什麼,麻辣鍋、炸薯條、甜點一字排開,不必惦量錢包重量。若有假期,就飛到日本玩個幾天,說走就走。

 

如此瀟灑的背後,其實有一股深沉的焦慮,正在醞釀。

 

上班不開心,身體也鬧脾氣

 

在社會打滾的這幾年讓她明白,若想要升職,終究得昧著良心,踩著同事往上爬;加上她成長於家教嚴格的家庭,從小到大,總是為了符合別人的期待活著,經年累月的壓力,已經大到讓她承受不住。「努力讓老闆、同事、父母滿意,真的好難,好累...。」

 

除了情緒焦慮不已,皮膚還嚴重過敏,江鵝去了許多間診所,醫生們不約而同說:「妳要懂得調適壓力,睡眠要充足,不要晚睡!」她笑說:「當我聽到他們這麼說,我就知道他們沒有藥能開給我,只能靠自己了。」

 

江鵝思來想去發現,要完全脫離現在的生活狀態,就必須把工作辭了。「但沒工作就沒收入,生活怎麼辦?該如何跟父母交代?自己辭職後的下一個計劃是什麼?」江鵝在一次次地自問中,離職的念頭卻更清晰。

 

於此同時,本就有寫作習慣的江鵝,下班後常與在出版社當編輯的朋友,閒聊6年級生的共同回憶。與現實生活中遭遇的龐大壓力比起來,過往回憶竟是如此地美好,於是兩人決定,要出一本書來記錄那個美好年代。

 

離職後,什麼都對了!

 

有了出書計畫,她終於遞上辭呈。職辭後,她並沒有每天睡到飽,而是規劃出時間表,像學生那樣每天按表操課,7、8點就起床,吃完早餐後,將自己安置在書桌前寫稿。「不是振筆疾書哦!有時候想不到寫什麼,就做些別的事,像玩貓、塗指甲油、逛網拍。」

 

有次,她逛網拍時發現了想買的電器,便開始看開箱文與比價,「比價真的會讓我比到天荒地老!比到好想去日本逛街...。」

 

但沒了固定收入,她無法像以前一樣,說走就走、常去日本。為了維持生活基本開銷,她會接一些翻譯的案件,就算工作到半夜2點也照做。雖然經濟來源不穩定,多少有些不確定性、不安全感,但她換來了心靈上的自由

 

離職一個月後,她發現壓力慢慢消失,做什麼都對了!對比以前物質堆起來的短暫快樂,離職後的她不特別做什麼也很幸福。

 

而後,《俗女養成記》一書也誕生了。

 

俗女養成記

 

中年後學會接受,不再怨天怨地

 

「生活就是往前爭取兩步,要折衷退後一步,只要確認自己不要偏離軌道太多、朝著自己想去的方向就行了。」

 

當時,她40歲,體會到生活不可能永遠是最理想的樣子,要學習調整、接受。「不能中年後還怨天怨地,老是說『這個不是我要的』。」

 

江鵝相信,中年人累積的生活技巧與人生歷練,是有能力把自己放在「自己可以接受」的生活軌道上的。中年後,不是改變,就是學著接受,不能老是怨恨別人。

 

從不諒解到理解,中年與父母更親近

 

除了對人生方向的選擇有所體悟,當江鵝慢慢往中年邁進時,對父母也更加理解。

 

江鵝身上的淑女氣息、在社會上打滾的本事,都是母親特意「訓練」出來的。她回憶,母親以前忙進忙出,除了要張羅飯菜,還要顧著家裡生意,是個非常堅強的傳統女人,對孩子的教養也很嚴格,母女並沒有很親近。

 

「長大後才發現,小時候她對我的嚴厲,只是想讓我配備更多的能力面對挫折。」

 

成長過程中累積的發現,醞釀成改變,在江鵝成為一個成熟的女人後,曾經的「不諒解」被她轉化成理解。她開始會跟父母多聊幾句,甚至每次出遠門,或是從台南老家開車回台北打拼時,都會特地擁抱他們。

 

「一開始做得很彆扭、很不自然,但幾次之後,我發現父母會慢慢地『蛇』(台語)到我旁邊。」

 

每次要回台北時,她會先把車開到定點,把東西拿上車,父母就跟在她身旁,有一搭、沒一搭地問,「妳水果有拿了嗎?」「東西都帶齊了嗎?」

 

江鵝一一答有,等到所有東西都拿上車後,她會說:「謝謝媽媽煮的飯菜,謝謝爸爸種的蔬菜。」然後擁抱,開車北上。

 

肢體觸碰傳達的愛,超過了言語。現在,江鵝家裡的氣氛不再疏離,而是和樂,有時候父母鬥嘴,江鵝與弟弟也會攪和進去,在旁邊搧風點火,家裡更熱鬧了。

 

人生下半場,做自己喜歡的樣子!

 

江鵝的前半生都當在符合父母、世俗期盼的「淑女」,在39歲後勇敢辭職改變,人生下半場,她確定自己只想當一個符合自己心意的「俗女」。

 

這位俗女現在事業順遂,與父母的關係也修復得圓滿和樂,江鵝說,自己若今晚睡下,永遠不再醒來,也不覺得遺憾。

 

人到中年,改變跟接受、少點抱怨,這三點,是江鵝迎向美好未來,也是獲得真誠喜悅,讓每天都過得毫無遺憾的好方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我的志願是一路玩到掛!」不只出國遊學、騎車環島,丁菱娟這樣玩出快樂第三人生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9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丁菱娟提供
  • A
  • A
  • A

世紀奧美公關創辦人丁菱娟54歲就決定離開職場,過起「第三人生」。她說,退休是早晚的事,「我不希望是時間到了被逼退,不如選擇華麗地轉身。」每年她會列出3件想做的事,包括寫書、騎單車環島、到國外long stay(長住)、開畫展…,生活極為忙碌,「到現在為止,我還蠻滿意我的人生。」她笑道:「我的未來志願是一路玩到掛!」

她在33歲那年成立21世紀公關顧問公司,遇到外商進入台灣的好光景,客戶包括思科、英特爾、IBM等,「第6年奧美公關就來找我談併購。」考慮了幾年,她認為公司想要永續經營,必須要有更多資源,於是合夥。

 

就在職場最燦爛輝煌之際,她居然選擇急流勇退,讓許多人感到驚訝,她強調:「人應該在自己最高峰的時候下台,人家才會祝福你;我想樹立一個榜樣。」於是,她決定「裸退」。

 

大學曾是民歌手!退休也要開演唱會

 

「50歲後我就開始考慮退休問題,花2~3年時間找一個對的接班人,近身合作後覺得她是一個對的人,就慢慢放手。」

 

丁菱娟宣布卸下董事長職務後,員工想幫她辦一場告別活動,「我說,能否送我一個禮物,我想辦演唱會。」她很喜歡寫新詩,大學時代寫了一首歌《給你呆呆》,拿到金韻獎,「在校園裡大家就把我當成是歌手,也去西餐廳兼職唱歌。」

 

她一直有個夢想,想辦一場演唱會,「剛好要離開職場,就給自己一個美好的結束。」為了這場演唱會,她準備了2個月,用2小時唱20首歌、邀請300位親朋好友參與,「演唱會很溫馨,大家很開心地度過夜晚。」

 

▲丁菱娟離開職場後,辦了一場個人演唱會圓夢。

 

每年寫下3個願望 創造富足第三人生

 

離開職後,她開始過起「第三人生」,「在我的定義中,求學是第一人生,職場是第二人生,退休後是第三人生。」

 

「50歲以前追求成就,50歲以後尋求意義,不見得是不工作,而是比較自由的人生。」她認為50歲以後,小孩大了,責任也告一個段落,「如果人的壽命延展到100歲,50歲以後還有50年,應該好好利用這段有錢、有閒、有活力的時間去完成夢想。」

 

「尤其50~70歲是人生第二個黃金期,應該好好利用。」以前,丁菱娟就會寫下「夢想清單」,「每年我會給自己3個願望,去做自己從來沒做過的事,會很有成就感。」她強調:「願望要是有趣的、好玩的、沒嘗試過,用一種新的心態去嘗試。」

 

為了鼓勵大家面對自己的第三人生,離開職場後她開始寫書,「一年寫一本,目前已經寫了7本書。」

 

勇闖國外long stay!人生比以前更豐富

 

丁菱娟第三人生過得非常精彩且忙碌,「我現在的工作量比以前還多,一年寫一本書、演講邀約不斷、每個月有4個專欄,也是很多活動計畫的導師,之前還去大學兼課,因為太忙,今年暫停。」

 

在這些活動之中,還要完成3個夢想,包括騎單車環島、爬富士山。前年,她到倫敦long stay一個月,「早上上語言課程,下午背個包包去旅行、逛美術館,學校周末會安排旅行,有學習、有成長。」

 

「想要認識一座城市,還是要long stay!」她分享:「女性要找一個比較現代、安全的城市,我的第一站選擇倫敦,請台灣遊學機構申請、住一人一間的宿舍,熟齡遊學者可以嘗試這個方式。」

 

她參加的是一般課程,班上同學大多是20多歲的年輕人,「我在年輕人身上學到很多。」後來,她又去了第2座城市多倫多,「因為女兒在那裡念書,我和她住,白天我們各自安排活動,晚上和假日有空就在一起。」

 

她是在夏季到多倫多,城市有不少活動,像周末有爵士音樂節,和女兒度過很放鬆的夜晚。

 

「上了兩年英文,我想上日文。」最近她開始重拾日文,今年原想去京都long stay,學校也找好了,因行程太過忙碌,只好延到明年。

 

「50歲後做的事,不會有功利性目的、不是為了對自己有什麼幫助,而是豐富人生閱歷,打開自己的視野,和相遇的人擦出生命的火花。」

 

退休

▲丁菱娟熱愛畫畫,中年後重拾興趣,生活更豐富。

 

紀念學畫10年,今年首度開畫展

 

她在今年2月還辦了生平第一個畫展!邀請好友們共同參與,畫展取名為「丁菱娟與朋友們的第三人生畫展」。

 

畫畫這件事起源於40多歲時,她到溫哥華長住4個月,為打發時間,到社區中心學畫,她說:「老外都很會鼓勵人,讓我重拾對繪畫的興趣。」

 

她原本很討厭畫畫,「小時候曾被一位老師傷害,幼小的心靈自此害怕畫畫,覺得自己沒有天份,發誓再也不畫。」

 

「在溫哥華上完第一堂繪畫課,老師很驚訝地問:『Olive,妳很會畫,妳真的是第一次畫畫嗎?』他還要同學都來看我的作品,讓我覺得好像我會畫畫,有了信心。」回台後,她開始藉由畫畫放空和療癒。

 

「畫了10年,覺得應該給自己一個禮物,今年初台南佛光山來邀約,就辦了畫展。」她請20位好友共襄盛舉,展出65幅畫作,賣了9成畫作,並捐出賣畫收入。

 

丁菱娟有感而發說:「永遠要對事情富有好奇心,去嘗試各種沒有去嘗試過的事情。同時,不要等到第三人生再來培養興趣,現在就要開始!」

 

退休

▲今年2月邀請好友們辦畫展,取名為「丁菱娟與朋友們的第三人生畫展」。

 

每周重訓增體力,期待健康活到老 

 

「我和朋友們許了一個願望,希望健康到最後一天。」面對第三人生,她強調,健康很重要,「每天一定要挪出時間來照顧自己的身體。」

 

每周她都會去健身中心重訓、練肌耐力,「練了一年半有差耶!像我的畫室在公寓5樓,以前爬到3樓要休息,現在一口氣爬上去,也不會喘。」

 

她坦言:「我本來很害怕我的第三人生不知道要做什麼事,曾經也擔心失去了光環或名片,還會不會有人認得我。第三人生的旅途,我正在實驗中,很開心自己做出很棒的決定。」

 

現在的她,每年都在想明年要做什麼,「接下來,我想去學舞蹈,因為舞蹈可以讓人快樂,讓人快樂的事情要多做。」身為公關人,她藉由每年的3個夢想清單,持績累積人生的快樂關鍵字,讓第三人生大放異彩。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罹白內障仍不想退休,91歲當上廣告模特兒!靠2大觀念玩出全新第二人生!

撰文 :林莊月里 日期:2019年08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除了曾經有腰痛腳也痛的毛病,月月的身體硬朗,只是眼睛一天比一天差。我喜歡跟人開玩笑說:都怪我年輕的時候太愛哭,才把眼睛哭壞了。

月月有白內障,眼睛前面還有蚊子飛來飛去。八十八歲那年,家人擔心視力不好的我穿梭在台北的馬路上會有危險,強烈阻止月月號行動攤商繼續全台北菜市場跑透透,我只好歇業……

 

月月真的很不想退休啊,但如果不退休,做什麼好呢?

 

那時,看到孫子在玩FB、玩IG,好多年輕人在網路上分享他們的生活,月月覺得這個新世界很有趣,就跟孫子一起學習用網路。

 

一開始我也說過,透過孫子我認識了許多年輕人的潮牌,其中我最欣賞的,是Supreme跟ALT……現在兒孫會交保護費給我,加上過去存了些錢,我已經有能力買潮服來穿。

 

小時候的月月為了做工方便,總是只穿粗布衣褲。

 

嫁人之後為了養孩子省吃儉用,雖然偶爾能去布莊剪布做洋裝,但還是以實穿為主,不會跟著潮流買新衣。

 

可是月月挑的布料,花色看個幾十年也不會退流行。

 

就算是在菜市場隨便買件棉襖或花布衣,穿在我身上,看起來就是有質感。

 

拉開衣櫃,雖然好多衣服都穿了幾十年,但由於月月非常愛惜衣服,每一件都保養得很好。衣服綻了線、有一點裂開,用我從竹南帶來台北的古董縫紉機補好之後,就能再多穿好幾年。

 

就連晒衣服用的晒衣竿,月月也用了三十幾年。

 

月月惜物也惜福,對這些陪伴我這麼多年的衣物,心存感激。

 

看著孫子帶我去買的潮牌,我突發奇想,如果將我的舊衣服和年輕人愛穿的潮牌混搭,會有什麼效果呢?

 

我開始和孫子一起,跟網路上的朋友分享我的日常穿搭、日常生活,以及人生觀。

 

原本只是不甘願退休,想找些事情來做,沒想到迴響這麼大。

 

「月月的穿搭比年輕人還潮!」

 

「月月,你好古錐!」

 

還有年輕人私下留言給我,希望我能聽他的煩惱,想聽我的「老人言」,想要我針對他們的迷惘給一些提點。

 

月月的IG更是紅到外國去了,還有美國的媒體特地來採訪月月。

 

記得採訪之前,他們帶來一些衣服要給月月穿上,月月二話不說帶上樓,沒花多久時間就穿搭好走下樓。

 

一看到我亮麗現身,這些外國人都不禁讚嘆:「阿嬤,你怎麼穿搭得這麼恰到好處,我們都不用給意見,萬德佛!」他們說月月是台灣潮嬤,是台灣之光。

 

日本的潮牌FR2也來採訪我。

 

FR2派日本最炙手可熱的潮牌攝影師RK來台灣拜訪我,他們想拍月月的穿搭。

 

拍攝前,RK說想先看看月月的衣服,當我打開衣櫃那一瞬間,RK發出讚嘆聲:「哇~~~~!!!」

 

月月幾十年來的行頭在衣櫃裡排得整整齊齊,他說月月的舊衣服,跟FR2的衣服搭起來,效果一定很出色。

 

我們到我常去爬山的芝山巖惠濟宮外拍,登山階梯旁的紅燈籠,跟我的新舊混搭風搭配起來,果然有一種衝突的美感~~~~

 

不管是哪一國的人,都跟月月說:「阿嬤,你的品味很棒喔!」

 

他們都不知道,月月的好品味,是我的故鄉竹南給我的呢!

 

月月小時候,放眼看到的是綠色的山巒,是寶藍色的大海,是清透的藍天和白雲。

 

路邊的野花野草,各色各樣,沒有經過精心整理就很美。

 

照射在金黃色稻穗上的陽光,總是閃閃發亮。

 

在夜晚牽罟雖然很害怕,但天氣好的時候,一抬頭就能看見滿天星斗。

 

看著這些風景長大,月月自然懂得什麼是美。

 

而這些是現在的你們,很難經歷的視覺體驗。

 

月月活到快九十歲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原來對於「美」很有想法,而且擁有「品味」這個才能,還能夠用這個才能交到好多新朋友。

 

現在,月月有了新事業──廣告媽抖。

 

月月不用退休,做自己喜歡的事,每一天都過得充實又開心。

 

自己的才能和喜歡做的事,無論幾歲發現都不晚。

 

日本阿嬤西本喜美子,在七十幾歲時喜歡上攝影,玩自拍玩出知名度,在八十九歲時開攝影展。英國媽抖莎爾菲,到八十幾歲還在走伸展台。中國最帥大爺王德順,八十幾歲時還是堅持健身,走上伸展台,身材跟其他鮮肉媽抖一樣棒。

 

年齡是自己給自己的局限和藉口,月月想跟你說:當你看到一件事在眼前閃閃發亮時,不要猶豫,去做就對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媽抖:91歲的台灣第一潮嬤林莊月里》,寶瓶文化出版,林莊月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多歲才找到真愛,她嫁到澳洲開旅行社!退休後,自種蔬果、漫步沙灘,玩出澳洲樂活人生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許家華
  • A
  • A
  • A

5年級的許家華,在熟齡的40多歲才找到人生伴侶。她遇到澳洲籍先生Leigh,結婚後,辭掉業務優沃薪資,遠赴澳洲定居,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2年前先生離開公司、轉任顧問職,兩人合夥、共同經營旅行社,帶遊客搭遊艇、海釣、看賽馬、賽狗、打高爾夫球…,暢遊南澳。這段異國婚姻,豐富她的人生。

「我一直都很想有個家,但是很難找到適合的另一半。」她的原生家庭很溫暖,因此,非常希望能有自己的小家庭,無奈一直沒找到伴侶。

 

隨著年紀漸長,她將目光放在海外。每年她會和一位好友到西澳遊玩2周,「這位好朋友經常主動幫我介紹男朋友。」

 

2006年澳洲行,兩人在朋友家中舉辦的party認識Leigh,他對她一見鍾情,「後來我們去卡西諾(賭場)玩,他就坐在我旁邊,想更認識我。」

 

「以前他因工作關係,來過台灣,對台灣有基本的認識。」交往後,為更了解Leigh,曾到他家中拜訪,「我要確認他家中的成員,對我的態度是不是認真的。」面對熟齡後的感情,她相當謹慎。

 

「當時他告訴我,可以隨意看他的臉書、微信,和女生的對話等,他對我沒有任何秘密,相當誠懇。」

 

她最欣賞Leigh的地方是:貼心,「他曾來我在台北的公寓,看到浴室一扇窗子壞了,回澳洲後,訂做一個尺寸一模一樣的,讓我帶回來安裝。」Leigh的真誠也收服許家華父母的心。2007年結婚,隔年移民澳洲。

 

她說:「亞洲男人不論幾歲,都想找個年輕的女人,但是澳洲男人不同,他們不會管妳的年紀,只在乎是不是談得來,他們要的是soul mate(心靈伴侶)。」

 

編輯精選: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編輯精選:她幫夫簽放棄急救,卻被全家人指責...在葬禮上被當空氣!醫嘆:活著的人竟這般沉重

 

學會彼此尊重

結婚就像中大獎

 

她很會賺錢,是媒體業的廣告業務,業績好時,月收入相當可觀,長官很器重她,「2008年我搬去澳洲,長官還是不讓我離職,只好請一位同仁幫忙處理業務。」初期,她每半年返台處理公事,後來才漸漸放下工作。

 

「在報社的壓力很大,每天的臉都不清新,都要靠化妝,才有好臉色;到澳洲輕鬆下來,每天早上都打一杯新鮮果汁,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初到澳洲,她先去上英文課,「每天下午3點下課,學校附近有一間卡西諾(賭場),我會去那裡玩玩。」先生從不干涉她的生活。

 

她的個性很大方、不拘泥小節,「我從來沒說過他什麼;小事情我不會計較,大事情都OK!」結婚迄今,兩人從沒吵過架,「Leigh常說:『我中了很大的獎,就是妳』。」

 

▲南澳風光明媚,氣候怡人,很適合居住。

 

定居澳洲南方

共同經營旅行社

 

上了一年的英文課,許家華想找事做,於是,去學習不動產、考證照。只不過,當地工作並不好找。她曾應徵一家澳洲不動產公司,「主管要我去上完另一堂課,考取另一張證照,再來面談,這件事對我有點打擊。」

 

「我還是想工作,就去當地的華人報應徵廣告業務。」這份工作,她只做了半年,「和以前在報社的大廣告不能比,覺得有些無趣。」又回家過著主婦般的生活。

 

2016年一位大陸同學在當地經營旅行社,找她合夥。2017年Leigh因轉換工作跑道也加入,後來,他們決定買下同學的股份,成立新的旅行社。

 

她和先生住在澳洲南部的阿得雷德(Adelaide),「它是澳大利亞聯邦南澳大利亞州的首府,澳洲前5大城市,被選為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第5名。」她說這座城市的自然風光優美、擁有南半球最大的食材市場。2017年澳洲旅遊局更邀請大陸男星—黃曉明,擔任南澳全球旅遊代言人。

 

融合當地文化

推廣南澳特殊行程

 

「在澳洲開旅行社,我可以賣機票、旅館、遊輪等行程。」她思考賣機票很難獲利,「我們想推行程,帶著遊客去玩南澳,以小團體約6~10人為主,安排8天6夜、11天9夜深度文化之旅。」

 

她表示,Leigh會融合當地澳洲文化,如賽馬、賽狗等,設計很特別的行程,「澳洲有F1賽車、賽馬盃、高爾夫球盃等活動,也可以結合運動或賽事等主題。」

 

「因為帶的客人少,可以玩得很深入又自在,加上Leigh很幽默,大家都好喜歡他。」她舉例:「有一次帶6位遊客,幫忙租Airbnb的house,外面有庭院,晚餐很會料理的Leigh會買當地的新鮮海鮮回來煮,大家吃得輕鬆又精省。」

 

前幾年,他們搬到農場居住,戶外就是果園,種了李子、核桃、栗子、蘋果、水梨…等有機水果,「遊客來時,我會帶著自家種的水果請大家吃,他們都好開心喔!」

 

▲自家種植的水果。

 

夫妻互相扶持

碰到對的人就幸福

 

「嫁到澳洲時,有些朋友說很佩服我,敢一個人去。」許家華表示,20多歲時她曾做過澳洲、紐西蘭移民,「我帶著客人去黃金海岸買房子,到紐西蘭移民面談,我的膽子本來就很大。」

 

只是,她從沒想過姻緣會在澳洲。她強調,嫁到國外必須要很能適應當地生活、享受戶外運動,「我不像很多女生怕曬黑、很少運動,不爬山,這些我都很喜歡,也很愛游泳、騎腳踏車,生活過得愉快。」

 

她笑道:「碰到一個對的人,女人才會幸福。」Leigh很照顧她,對她的家人很好,「我的父母年紀愈來愈大,他們也會擔心未來,萬一身體不好,要找誰照顧他們;我會和Leigh聊這件事,他說:『妳讓父母來這裡住也可以啊!』他會把我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這件事,讓她相當欣慰。

 

「這段婚姻最大的收獲是能讓我過著輕鬆自在的生活,還有一個陪伴自己老後的伴侶。」現在,他們還是事業的最佳伙伴,一起打造夢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接連送走父母兄姐,終於學會面對死亡...廖玉蕙:人生苦短,你還要花時間冷戰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 A
  • A
  • A

約定的採訪時間一到,穿著年輕牛仔褲的廖玉蕙現身,輕輕走來,笑容堆了滿臉,眼睛彎彎的,說起話來字字珠璣,又幽默得十足親切。她是獲獎無數的散文作家、大學教授,回到家庭,是妻子、母親、婆婆,也是2個小孫女的阿嬤。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她一樣沒有少,平凡中卻品嘗出不凡的滋味。

走過69個年頭,一個女性人生中可能經歷的各種角色,她幾乎全部包辦。問起在多種不同身分之間切換,哪一個角色的扮演相對困難,廖玉蕙認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但一定要選一個的話,我會選擇『母親』。」

 

兒子反骨叛逆,挑戰傳統教養觀念

 

回想帶孩子的歷程,雖然有家人幫忙,廖玉蕙依然和其他職業婦女一樣,在職場和家庭兩頭燒。約40年前,丈夫出國進修,她一手牽著1歲多的兒子,肚裡還懷著女兒,一大早匆忙趕上班的情景,仍舊歷歷在目。

 

孩子漸長,她開始操煩兒女的課業和教養,和所有母親一樣求好心切。「那時候也在工作中衝刺,你看到他們慢條斯理就不順眼,比他們還著急,哈哈!」

 

她的女兒溫柔貼心,兒子卻是天生反骨,叛逆、頂嘴一樣也沒少。「比如我說,欸,你房間不用整理一下嗎?他回我,誰會看?我說我會看啊!」兒子立刻回敬:「那你把門關起來啊!我房間又不是要做展示館。」

 

「他反應比較快,當你說不過他,你就氣急敗壞,他邏輯又很好,來訓練我們的耐力!」一晃眼,幾十年光景過去,談笑間仍不時透露著為人母的甜蜜。

 

成年後,兒子喜歡跑夜店,廖玉蕙擔心深夜容易出事,腦中小劇場不斷幻想各種情節,「他會不會在停車場跟人家起爭執?然後倒在地上正在滴血?」

 

某夜,憂心忡忡等到凌晨3點,才等到兒子回家,他卻彷彿沒事似的,「那次我氣得不得了!但他還是沒改變啊!」冷靜之後自忖,「我幹嘛那麼崩潰啊?畢竟他也沒闖什麼禍。」

 

「就是常常在開放和封建之間游移擺盪,時而覺得自己要開放,時而又會受制於傳統的概念。」廖玉蕙成長於台中潭子鄉間,從小受到母親嚴厲管教,加上知識分子的養成,她還是有一套自己的原則。

 

「我維持整潔這一點,也有被媽媽影響。」有趣的是,她這幾年當了阿嬤,「現在又完全失守!」小孫女來家裡,袋子一轉,嘩一聲就把玩具全都倒出來,散落一地。「後來我就跟她們講,只要玩完有收乾淨就好了。」

 

年紀漸長,加上2個小孫女的「訓練」,廖玉蕙笑著承認,她的規矩已經寬鬆許多,「年紀大了,妳也不想花太多時間計較小事情。人啊!就是要『自私自利』,多為自己想。」

 

廖玉蕙

 

夫妻吵架拌嘴,不再浪費時間冷戰

 

回憶二、三十歲,剛進入婚姻時,容易為了小事對丈夫生氣,但好脾氣的先生,總是不明白女人心思。「以前吵架我就冷戰,後來發現根本沒『處罰』到他嘛!處罰到愛講話的自己啊!有時候不小心開口,想說,欸不對,我不是在跟他吵架嗎?」

 

「其實雙方有不同觀點,脾氣難免,但你要讓自己趕快從這個局面中出來。所以,『自私自利』是對的。」廖玉蕙笑著說。後來,夫妻倆約法三章,吵架後一定要互相道歉,其他的就不必計較太多。

 

尤其,年過半百之後,「看到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凋零,開始覺得人生苦短。離終點愈來愈近,你還要花無謂的時間去冷戰嗎?

 

50歲後照護家人,與死亡直面相照

 

廖玉蕙是家中老么,41歲就送走父親,50歲時,母親和兄姊也已年邁。「他們慢慢地一個、一個過世,我是送走一個又一個。到了現在60幾歲,已經走掉了媽媽、大哥、四姊夫、二姊、三姊…幾乎是排著隊來,你會覺得,開始要跟死亡直面相照了。」

 

曾經,廖玉蕙很害怕死亡,但經過一次次照顧生病家人的淬鍊,她已能勇敢面對。曾經身為照顧者的她,也不認為肩上扛的是重擔,相反地,亦是一種「自私自利」的愛。

 

「以前媽媽住台中時,會打電話跟我抱怨,或是說她哪裡又不舒服,我乾脆把她接上來台北,和我們一起住,你就不用懸著心,可以讓自己安心。」

 

母親住在台北的那一年,也是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年。儘管年老的母親仍像年輕時一樣挑剔、不易相處,但「我跟她說,媽,妳跟我住的這一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光。」

 

送走母親之後,她開始擔負守護家族的責任,照顧兩個接連罹癌的姊姊。「我二姊喜歡旅行,她抗癌的3年之內,我就帶她去了10幾次旅行,去宜蘭、日本、香港…國內外都有。」

 

美好的旅遊,對癌症病人來說卻是一路顛簸,嘔吐、內急總是突如其來,病魔時刻相伴。某次,一輪紅色落日映照下,一行人在陌生的鄉間道路焦急穿梭,只為了趕緊替姊姊找到廁所。

 

事後,姊姊強調,「我只是暈車不舒服,你們不要因為這樣,以後就不帶我出來。」廖玉蕙看著姊姊,語氣異常堅定,「姊,只要妳喜歡,就算妳在半途不幸過世,我都不會有罪惡感,我也不會內疚,因為我達到了妳想要的旅行!」

 

廖玉蕙

 

走過半百人生,反而愈活愈聰明

 

如今,回想這一切,「半百」確實是個關鍵時間點。「50歲之前,姊姊還健康,父母也都安在, 50歲後那些事才陸續、陸續地來。」還好,隨著時間推移,長進的不只有年齡,還有智慧與圓融。

 

現在的廖玉蕙,已能正面迎接人生最冷冽的風雨。「你知道那是不可逆的事情,所以坦然接受。」「也知道怎麼做對別人是好的,年輕時沒想得那麼周全,所以50歲後,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聰明。

 

照顧自己的小家庭,也守護著大家族。對家庭經營很有心得的她,日前將夫妻、親子、祖孫的相處日常與省思,集結為《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一書,期待透過自己的書寫,讓每個家庭彼此更加親近。

 

面對成年子女,母親憂慮絲毫不減

 

家,不只是避風港,更是一輩子的學習場域。如今,兒子來到不惑之年,女兒也已38歲,但母親的擔心,仍無處不在。「我女兒還沒有結婚,我就擔心她以後會不會孤單,也跟她說,妳有氣喘妳要注意喔!」擔憂之餘,她試著調適心情,「後來想想,很多優秀的人都沒有結婚,也沒問題啊!」

 

「那我兒子,他結婚生了2個小孩,難道我就不擔心了嗎?他們夫妻創業開餐廳,弄了一間四層樓的房子那麼大,花了好幾百萬裝潢,現在不景氣,會不會倒閉?房租會不會調漲?以後房東還要租給你嗎?」

 

不過,她同時學會換個角度思考,「他也沒做什麼不法或讓你丟臉的事,反而因為我自己很膽小,特別欣賞『冒險性』。看著他們夫妻每天都很努力在打拼,我也很感動。」

 

日子平凡美好,人生已無所畏懼

 

從教職退休後,廖玉蕙將生活安排得相當充實,化解了不少對子女的憂慮。寫作、演講、照顧孫女和親友是她的日常;她也替來信的網友評論文稿,甚至變身諮商師,以自己豐厚的生命經驗,解答網友千奇百怪的人生難題。

 

年近七旬的日子,簡單而美好,身體還算健康,只有些腰痛、肩頸痠痛的小毛病。廖玉蕙珍惜眼前的幸運,依舊笑口常開。她說,老,並非將至,而是「老已至」,但是,她並不害怕。

 

即便未來發生些什麼,「來吧!人生,就是接受所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