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部有二十多顆腫瘤...李開復抗癌17個月體悟:如果生命剩100天,一定要去做這3件事

撰文 :李開復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當李開復憶起當時罹患癌症的窘境,努力工作,影響社會,卻落得腹部滿佈二十多顆腫瘤的下場。抗癌17個月後,肚子內的腫瘤終於不再攪擾。

這段癌症經歷,給他深刻的體悟:活到中年,是人生的最精華時光,不該只追求慾望,而是把閃亮、美好留住;心中一股強烈的念頭: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被腫瘤、癌症細胞侵蝕,你該怎麼做?他心中徹底覺悟,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一定要去做這3件事。更重要的是,如果生命只剩好幾個一百天,更要去做這3件事!

在我尋求康復時,竟然在登山步道上與「父親偶遇」,這個不可思議的巧合,讓近年來發生在我身上的許多事件,彷彿都有了奇妙的因果聯繫。

 

中國人講「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我不僅毀傷、糟蹋了,還讓自己險些丟了性命。每次站在父親靈前,總有歷劫歸來、大難不死的慶幸與懺悔。

 

發現腹部有二十多顆腫瘤時,我就像被正式宣判死刑一樣。先前還期待能夠僥倖逃過厄運,一下子全部落空了,擺在眼前的,冷森森的就是死期將至,我可能只剩一百天好活。

 

一百天,那可是一晃眼就會過去的!無數個清晨黑夜,我睜大了眼,唯恐一閉上眼,我能看到這個世界的機會就一分一秒的減少了。傷心、絕望、懊悔、憤怒、跟老天爺討價還價……各種情緒輪番在我的胸膛裡翻滾煎熬。

 

我苦苦悶著、撐著,瘋狂似的尋找最後一根能抓到的稻草,彷彿一頭受傷的野獸,被關在窄小的牢籠裡。全世界都退開了,我過去所在意的一切、一切全都退開,只剩下幾件看似尋常的小事,在那個時刻,卻鮮活的跳到眼前、心上,催促著我:「你還有多少時間遲疑!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我腦海裡一遍一遍的想到先鈴、想到孩子,想到母親和哥哥姊姊,也想到幾位好朋友,我還想到了我錯過的許多短暫的美好時刻……。

 

過去,我總覺得時間還很多─等我準備好這個演講,做完那個採訪,忙完這件投資案子;等我把每天發的微博和臉書(Facebook)內容都處理好……,所以每件事都比這些「小事」重要。

 

結果到頭來,在我的生命僅存最後的一百天時,我才發現,我這一生最大的錯誤是,我是徹頭徹尾的捨本逐末,把最要緊的事擱到最後,卻把人生最精華的時光,浪費在追逐那些看起來五彩斑斕的泡沫。

 

過去,我曾在美國教會學校就讀,而且在基督教為主的美國社會生活了三十多年,耳濡目染之下,一定程度上都認為人生只有一次。如果人生只有一次,那麼人生當然要分秒必爭,而且要無所不用其極的做到最大化影響力、最大化效率。在這樣的信念之下,我不斷挑選、改換人生跑道。

 

從CMU到蘋果,因為我覺得蹲在研究室裡寫論文不能最大化影響力;加入微軟回到中國,因為這一方面是我父親期望我完成的,一方面也是因為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而當時的環境也充滿機會,我如果回去,可以產生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所以我寫了七封給學生的信、出版了五本書,發過一萬多條微博,舉行五百多場演講……,一切一切都是為了給年輕人正面的影響。後來我加入Google,是為了學會如何打造頂尖的網路產品;離開 Google 做創新工場,則是希望用我的專長來幫助年輕人,做出可以產生實質利益的產品。

 

我充滿信心的到處宣揚我的理念,我建議年輕人要做最好的自己、要最大化影響力;我鼓勵年輕人要積極主動、尋找興趣、建立正確的價值觀;我還用理想中的墓誌銘來確認我的人生方向……。

 

但是,一帆風順的人生履歷,讓我的驕傲悄悄滋長;理工科培養出來的思維模式,包括因果邏輯、結果導向和一切以量化判斷……,讓我在追求效率時變得冷漠無情。我是走在一條頗為正確的道路上,但是,過度的名聲卻讓我的中心軸偏了。

 

賈伯斯曾說過:「記住你即將死去」。這句話如今已成為我的座右銘,每天提醒我看清楚什麼才是生命中重要的選擇;因為所有的榮耀與驕傲、難堪與恐懼,都會在死亡面前消失,留下真正重要的東西。如果覺察到自己沉溺在擔心會失去某些東西時,「記住你即將死去」會是最好的解藥。

 

我曾以為微軟官司是我這一生最極端的煉獄,經過那段恐怖時光,一切挑戰都顯得微不足道。

 

但是經歷過死亡的威脅與病痛的折磨,微軟官司當時所擔心的名譽損失、工作生涯等等,已經毫無意義,人生更大的挑戰是如何克服面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了,怎麼做?

 

在混合著悲傷、憤怒、絕望和追悔的情緒裡,茫然四顧,但死亡的急迫感卻提醒我,無論如何要在最後的時刻,好好的做幾件事:

 

一、讓我的親人、朋友知道我真心愛他們,是他們讓我的生命充滿了溫暖和光輝。

 

二、我要跟他們一起創造難忘的時光,讓我們彼此的生命都記住在那個時刻裡我們互放的光亮。

 

三、我要在活著的每一個時刻都是全心全意的活著,我不會再花心思去臆測、追想那些還沒來到、或者已經遠離的事。

 

一生都在照顧臨終病人的護理師維爾(Bonnie Ware)也說,人在臨終時最後的五件事是:

 

1.我希望當初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

 

2.我希望當初我沒有花這麼多精力在工作上。

 

3.我希望當初我能有勇氣表達我的感受。

 

4.我希望當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聯繫。

 

5.我希望當初我能讓自己活得更開心一點。

 

病中不只一次想過,如果我的人生將要走到盡頭,我不想對任何人有所虧欠,我真心希望能用餘生彌補愛我的人對我的所有付出;希望我的親人、朋友,幫助過我的人,他們會覺得認識我是值得的;我們之間的相處、互動,可以 stay gold ─留住最閃亮、美好的回憶。

 

如果人生只剩下一百天,我會和先鈴一起回憶我們共同度過的美好與艱辛;我會和先鈴再回到匹茲堡學習大教堂的無邊草地上,帶著我自己做的波蘭香腸三明治,還有附近的炸蔬菜船,和她最愛喝的 fuzzy navel桃子雞尾酒,在草地上野餐,回憶我們學生時代簡單和快樂的生活。

 

回憶我們在窮學生時,如何在河邊無照偷釣魚,到電影院一天看六部片,看到想吐;減價時大採購,結果遇到大雪拿不動,只好把一塊塊凍成球的肉從山坡上滾下來……我一定要讓她知道,這一生因為有她相伴,我的人生是如此豐盛!

 

如果人生只剩下一百天,我會帶最喜歡熊的德寧到泰迪熊博物館的咖啡館和她聊天,聽聽服裝設計界又發生了什麼新奇的事件,也聽聽她對男朋友的看法。

 

我還要跟德亭再去一次威尼斯,大吃 Gelato Fantasy 的冰淇淋;坐在運河上的貢多拉舟,幫她取景拍照。我也一定要約我的室友拉斯見面,跟他去買二十五公斤的起司,做起司蛋糕,吃到我們想吐為止,重溫我們過去的每一個惡作劇……。

 

至於母親,我會躺在她大大的肚子上,一張一張翻看我們的老照片,再一遍又一遍的聽她說起當年如何如何。我要告訴她我是多麼愛她,我願生生世世做她的孩子。我還會到父親靈前,告訴他我終於明白了,他希望我做的,嘴裡雖然沒說,但他都做給我看了。

 

我也終於了解,人到無求品自高,人生應為所當為,若將名利掛心頭,便是如蒼蠅追逐腐肉,把人生的格局品第浪費在滿足最低層級的慾望。

 

我希望跟我有緣相識的人能跟我一樣感恩這美好的緣分,對未來也有樂觀正向的思維。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人活著,只要好好體驗人生、享受世界的真善美,讓自己的生命不斷提升成長,不必留下什麼,這個世界就會因你而芬芳。

 

若真要留下什麼,那就是留下健康的孩子。如果真要衡量什麼,一個善良的後代,能給世界的正面影響,一定超過邪惡的人。

 

等到我確定自己的淋巴癌第四期並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我還有機會重拾健康、彌補過去的缺失,慶幸之餘,我就想,既然對「如果生命只剩最後一百天」已經有過縝密的思考,為什麼不從現在開始,每天都這麼過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修的死亡學分》,天下文化出版,李開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生命最後十年,卻是孩子人生最精華的十年!于美人:我若失智,請送我去機構就好

撰文 :白櫻 日期:2019年08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54歲的于美人,在自己主持的節目《什麼道理?》中針對失智問題作討論。

她表示一直提倡直接送機構是最好的。

 

有人問她:「妳不要讓Mina照顧妳嗎?」

 

于美人回答:「這一照顧就是10年、20年,我人生是最後的10年,剛好是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從小栽培她長大,為了就是讓她展翅高飛、鴻圖大展,然後我最後的10年綁住她人生最精華的10年,我這一路的栽培是什麼意思?!」

 

她也認為送去機構反而會得到更好的照顧,有空來看她就夠了。

 

現在很多兒女都將重擔扛在自己身上,認為這才是孝順

 

但她認為作父母的應該這樣想:「真正一個做父母的心是什麼?如果我走到那一天的時候,我求你,你加倍幸福就是對我的報答,不要把你綁在我身上!」

 

她也希望社會不要用不孝順來壓迫作兒女的人,沒經歷過真的不知道有多辛苦。

 

于美人的想法非常豁達,白櫻認為也很正確。

 

這確實是一個影響兒女很大的議題,別說送機構,就連請看護,有的老人都無法接受。

 

但子女也有他們的生活,照顧失智症患者的生活是非常辛苦的。

 

有些人最後自己也垮了,如果真的疼愛孩子,又怎會希望這樣的事發生?

 

子女有能力送你去機構,已經很安慰了。

 

代表他們把自己的生活顧得很好,而更重要的是,自己就要存夠錢可以去住機構。

 

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讓子女買單。

 

養育孩子不是為了防老,而是為了看到他走向美好的人生。

 

若為防老,是否是一種自私?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養到啃老族該怎麼辦呢?

 

讓父母養育一輩子的人是真的存在的,日本就有幾十萬人正過著這樣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身體保養好,不要讓親近的人來負擔你不愛惜自己的結果。

 

還有個更詭異的現象,這也是白櫻在解憂社團上看到的。

 

父母素來偏心,到老卻不想麻煩被偏愛的那個,希望他好好過生活。

 

只要有事就找不被愛的孩子去做,認為他是「被拖累也沒關係」的那個。

 

如果一片孝心,父母卻用這種態度看待,教人如何不心寒?

 

而被寵愛的往往也很自然地丟給手足照顧,你寵他一生,就是為了把他養成不負責任的人嗎?

 

只因為養育過不被愛的那個,孩子就有義務負擔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一生嗎?撇去法律問題不說,這樣的心態真的是正常合理的嗎?

 

人跟人之間相處,貴在真心,不被愛的孩子從小成長過程中缺愛,辛苦地長大。

 

大了以後因為比較有良心,還要認份照顧年邁父母,逼自己忘記成長過程中的痛。

 

他們甚至要跟自己說我就是獨生子,這樣比較不會氣。

 

這些都是家庭關係中的畸型情況,更有許多從南部到北部發展的小孩,連回來看一眼都不願。

 

付出所有去照顧的孩子,最後一生積蓄都花光,自己也老了,手足卻快活地過他自己的生活。

 

實在是很無奈的社會現象。

 

等妳老了的那天,妳會希望孩子怎麼做呢?跟我們一起討論一下吧!

 

作者:我是白櫻,傳遞正能量,讀過的每個字,都不會白費,你可以活得比你想像得更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白櫻」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悲傷與死亡是最易逃避的課題...她體悟:負面情緒是我們的一部分,接受悲傷,才能活得快樂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8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悲傷與死亡,是社會最容易逃避的課題!尤其是『喪偶』,一聽就覺得觸霉頭。大家喜歡正面、歡樂、愉快的感覺或氣氛,這是人之常情,但所謂的『負面情緒』,也是我們的一部分,接受悲傷的存在,才能放下悲傷。」

「你能救救我嗎?我好像溺水了,水淹過我的咽喉,我快要窒息了!」打這通電話求助的人,他並非在海邊或泳池,而是喪親的苦痛折磨著他,他的心靈在求救......

 

說不出口的傷,最痛

 

「許多喪親、喪偶的人會有憂鬱的傾向,他們需要時間沈澱自己、重整身心,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夠的時間去悲傷,而我們的存在,就是陪伴失親的喪偶者度過難熬的時刻,重新看到自己的價值。」

 

臺北市一葉蘭喪偶家庭成長協會(以下簡稱一葉蘭)理事長郭秀敏說,在這裡大家都有相似的生命印記,我們因愛而困頓,也因愛而重生

 

一葉蘭是臺灣特有種中高海拔樹蘭亞科,即使在寒冬的氣候、陡峭的岩壁中,仍屹然綻放美麗的姿態,如同臺灣女人的生命力;「一葉」也象徵著即使失去另一半,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哭泣,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從來沒有人想過,枕邊人真的會離開......

 

過去是相知相惜、同甘共苦也好;還是偶有爭執、總是拌嘴也罷。當我們用心去愛一個人多少,那永別的傷痛,就有多深。

 

依據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的「悲傷五階段」理論,無論是照顧者或是被照顧者,都會歷經五種心情轉折:

 

1. 否定

 

2. 憤怒

 

3. 討價還價

 

4. 沮喪

 

5. 接受

 

當另一半離開以後,也需要有人支持、陪伴,一起走過恍如心靈黑夜的悲傷時期。

 

一葉蘭理事長郭秀敏說,協會成立二十年來,發現對於許多人而言──「哭泣,原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知另一半離開的當下,心裡會啟動保護機制,把自己「封閉」起來。

 

可是接下來的沈澱期,悲傷會如影隨形似地、不時在內心翻湧。可是這時的自己,卻不願讓悲傷有出口,有時是自己的壓抑,有時卻是他人的「要求」。

 

白天不懂夜的黑:其實每個人都會害怕

 

「悲傷與死亡,是社會最容易逃避的課題!尤其是『喪偶』,一聽就覺得觸霉頭。大家喜歡正面、歡樂、愉快的感覺或氣氛,這是人之常情,但所謂的『負面情緒』,也是我們的一部分,接受悲傷的存在,才能放下悲傷。」

 

郭秀敏感同身受地表示,許多人在安慰時,因為不知要做何反應,容易脫口說出:「不要再哭了」這反而讓喪偶者糾結、沉重的情緒無從紓解。

 

「你一直講這件事,大家看到你都想躲你」、「你還年輕,等你再嫁,就不會想你老公了」、「把重心放在小孩身上就好,有什麼好哭的」......很多人安慰的話語,竟讓悲傷的人承受了二次傷害。

 

許多參與的會員來到一夜蘭後,終於能徹底的「放聲大哭」,哭泣是人的生物本能,沒想到卻在集體壓抑下成為奢求。

 

悲傷不會無止盡,一定能走出來

 

「不過,我也常說,社會需要學習面對悲傷,喪偶者本人也需要學習。接下來的『第二人生』最終只能靠自己走出來。」郭秀敏說,安慰是一門同理心的藝術,我們每一個人都還在學習的路上,多給彼此一些時間,讓「離別」成為一份,引領大家都變得更成熟的禮物。

 

「講得出來就沒事,說不出口的,才會讓人得『內傷』」。你想想,放進冰箱許久的食物,即使是新鮮蔬菜也會腐壞;何況是那些很想表達,卻表達不出來的情緒呢?」郭秀敏提醒大家,逃避雖然有用,卻不是永遠都行得通的方法。想要陪伴父母、家人,就是多傾聽他們說話,想哭就哭,不要「淚往心裡吞」。

 

為了分享這數十年的悲傷陪伴經驗,一葉蘭近年著重「生命教育」的推廣,走進社區,分享失去後如何重生?如何陪伴、傾聽失親者?就像種子落下般,期待在悲傷來襲時,我們能讓它更快走過,不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

 

經濟無助,會讓悲傷加劇

 

此外,死亡與悲傷很公平,男女老少、貧富貴賤它都等同視之。所以,對於經濟條件本身就不富裕的家庭而言「喪偶」就是即刻的失去經濟支持,生活緊接著會無以為繼;此時的他們,悲傷的感受會更加劇,甚至根本沒時間「處理、沈澱情緒」。

 

直至某天,才發現內心有個長期被忽略,而所形成的情緒黑洞。因此一葉蘭有協助喪偶者的資源轉介,期盼在重要的關鍵時刻,及時雨能灑在一顆渴求的心上。

 

至於關心喪偶者的親友,要如何在生活中陪伴他一起走出來呢?理事長郭秀敏的老公已經離開她近四十年,她分享:「無論到幾歲,都要做自己的主人。」

 

給往生者最大的禮物:活出自己的人生

 

「和朋友多聚會、傾訴心情,繼續過往的專長和興趣,甚至是學習新的事物;像是廚藝、繪畫、旅遊等等,用熟悉的事物來趕走寂寞吧!一點一滴的,我們會再重新看見自己的價值。」

 

郭秀敏說:「當放過自己時,就是生命轉彎處。」

 

「我寫了好幾封信,給我結婚兩年就車禍過世的老公。記得一開始寫時,有滿滿的委屈和怨懟:『不是說好要陪我一輩子嗎?為什麼拋下了諾言?』撫養一雙子女長大的辛苦,隨著眼淚滴滿了信紙。

 

但在最後的一封信,我心情平靜了,老公,我每天過得很認真、很充實、很精彩,我的人生沒有遺憾了。」活出燦爛人生,是給摯愛的另一半,與自己最大的禮物。

 

「當我過得好,子女也才有典範,這也是我帶給孩子們最大的禮物—媽媽越老越快樂。我想,人生就像搭上一班能看盡春夏秋冬的列車。有人提早下車了,只能看見春天與夏天的景色,你想留也留不住;我們有幸,能看完秋天的落葉和冬日的景緻,但最後,我們還是要用微笑說再見。」

 

在一葉蘭的會訊文宣上,有以下這段話,分享給大家:

 

開一扇窗

 

讓悲不再悲

 

唯有能愛的人

 

才能承受悲傷之痛

 

也唯有去愛

 

才能治療悲傷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撰文 :擁抱不完美&故事療癒—周志建 日期:2019年08月06日
  • A
  • A
  • A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過清靜、簡單的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

有時候真難想像,我已經活到五十歲了。天啊!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在地球上存活了五十年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人不能騙自己。

 

有一年深秋,我漫步森林裡,那天微雨,眼前的大山被裊裊的山嵐給圍繞著,飄渺、極美。


走在雲霧的大山裡,我突然意識到:「喔,我快要五十歲了!」心裡大吃一驚,像是被草叢裡突然冒出來的青蛇給驚嚇到一般。然後,停下腳步,我怔怔看著眼前朦朧的青山。此刻,我的人生跟這座山一樣,飄渺、模糊。


我停在那裡,等待雲霧散去,我想看清楚這座大山。其實,我更想看清楚自己的人生。冷冷的雨絲打在我的臉上,涼風吹過我的臉龐,我逐漸清醒。


我看見,五十歲以前的人生,我都在努力打拚、獲得,那是一種「累積」的人生。

我還是很感謝過去那個努力、打拚、腳踏實地工作的自己,這樣的我,讓我擁有專業的助人能力,讓我生活安定、經濟不虞匱乏。


但是,我也在問自己:「五十歲以後,我的人生還要這樣過嗎?難道我還要這樣繼續努力累積嗎?」我的心跟眼前的大山,不約而同地回答我:「不,你該停下來了。你該去做點別的事,好玩的事了。」


本來就是嘛。


人生每個階段,要做的事情都不一樣。這件事我老早知道,只是、停不下來。


然後,我繼續問自己:「我最想做的好玩事是什麼?什麼事是我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的呢?」其實,人只要安靜下來,誠實面對自己,答案一清二楚。


這兩年,我寫作、出書、旅行、靜坐,這些就是我想做的事。期待生命可以從忙碌的繁華絢爛中歸於平淡簡單,這就是我要的。


去年深秋,我把自己帶到京都去賞楓,置身在萬紫千紅的楓葉林裡,彷彿到了天堂。今年春天,我再度前往京都賞櫻,在雪白的櫻花樹底下,我擁有了最純靜美好的高峰經驗,度過了今生中最美好的春天。

旅行,開展我的生命。在大自然中行腳,讓我感到踏實。做這些事,讓我感覺到:活著真好。


突然間,我意識到:五十歲的我,生活得做個「大轉彎」。這意思是,我得「革」自己的命。


是的,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我的生命不只如此,我值得過更精采的生活。(心中吶喊著)

回顧兩次京都心靈之旅,都叫我驚訝的發現:


五十歲以前,我生命的大部分都在累積,累積學歷、資歷、名利;但五十歲以後,我覺得夠了,真的夠了。我想放下。我不想再繼續往前衝,那是個無底洞、不歸路。

五十歲以前,我只會「賺錢」;但五十歲以後,我得學會「花錢」。相信我,花錢是要學習的。過去,我跟我的父母一樣,總是節省過度。節儉沒有不好,但凡事總要適度。現在,我反而要去學習:好好享受物質的美好。上半輩子,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我得好好去享受這個「成果」,因為我值得。我不想到頭來:人在天堂,錢在銀行,我更不想跟我老媽一樣,節儉到把日子過得匱乏又無趣。


五十歲以前,我總是瞻前顧後、謹慎小心、害怕失控。五十歲以後,我想要大膽恣意地、過自己想要的輕鬆人生。


過去,我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我總是精於計畫、安排、計算。我精於「有為」,卻拙於「無為」。在「無所事事」空白裡,我總是無法安然自在。

就在五十歲生日那天,吹熄蛋糕上蠟燭的那個剎那,我意識到:其實我早已豐盛,我早已不再匱乏。但過去童年的匱乏,卻一直讓我「繼續」活在匱乏中,讓我不斷攫取,停不下來。其實我已經「擁有」很多了,不是嗎?但我經常忘記。


於是,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你看,你有足夠的存款了,雖不是千萬,但也足夠下半輩子花用無虞的。而且你有專業,根本不怕沒工作,不是嗎?」這樣的提醒是重要的,它會把我拉回現實,而不是老活在過去的匱乏裡。

有時候,我會打開衣櫥,看著裡面的衣服,這些衣服夠我穿上一個月,每天換不同款式。但很奇怪,我怎麼老是穿那幾件呢?好幾件新襯衫連包裝都還沒開封呢。
不然,我再打開冰箱,裡面堆滿了食物,其中有一半是過期的。好東西,我捨不得吃,也捨不得丟。這就是累積的證據,根本就是浪費。

有一回從京都旅行回來,我打開冰箱,發起狠來,開始清理東西(很特別,每次旅行回來到家之後,我都有清理打掃家裡的衝動)。


五年前朋友從德國帶來的頂級巧克力,過期了兩年,一直捨不得吃。丟。一袋富士頻果,不知道放了多久,幾乎快要成了頻果乾。丟。所有瓶瓶罐罐的沾醬,只用過幾次,幾乎都過期。丟。丟了一大袋的食物,心裡有些罪惡感,但此刻我知道,如果我想要一個嶄新的人生,我必須捨、必須丟。我別無選擇。


學會「放棄」,是我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此刻,就連罪惡感也一起丟了吧。


一小時過後,清理完,面對清爽乾淨的冰箱,我如釋重負,蹲坐在冰箱門邊,大大鬆一口氣。「對,這就是我要的人生。少一點,簡單一點。」我跟自己說。

 

孔老夫子不是提醒過我們:人到老年,要戒之在「得」嗎?行至中年,我現在就得學會「煞車」,不然,我的人生「後患無窮」。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清靜、簡單地過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捨,絕對是一種修行,更是智慧。它比「獲得」更難,我發現。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把自己愛回來」一書(方智出版),
詳情請參考:http://blog.xuite.net/joe.chou/twblog/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教我的事: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撰文 :莊聰吉 日期:2019年05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多年前移民紐西蘭,在那遙遠國度,老天讓我遇見兩位朋友,親眼經歷他們罹癌後的正向態度——無懼、自在與從容。在此,我樂於分享他倆的生命故事。

首先是位徐教授。

 

他早年因主張台獨而流亡日本,拿到博士後和妻移居紐西蘭,他家位於青青河畔之上,可眺望整片出海口。

 

我喜歡拜訪他,除了可由落地窗欣賞絕妙的美景外,還可邊品嚐他親調溫熱直入人心的咖啡,邊和他暢談各自的精彩人生

 

一個晴朗的清晨,他指著退潮後顯露出的潔白沙丘,問我可曾去過?

 

我搖頭,他即略帶惋惜的口吻說:「我常利用日落前寧靜時分,輕挽妻的手,緩緩漫步沙洲之上,四周微風徐來,青山綠水美景環繞,那幸福滋味筆墨難以形容,有空我一定帶你去走一趟」。

 

無奈天不從人願,過了不久,他因開過刀感染C型肝炎,進而惡化為肝癌,而我因事飛回台灣,不能在旁陪伴照料,心中倍感歉疚。

 

從來得知,他曾當面詢問主治醫師,了解從確診肝癌到死亡,平均可存活六個月的殘酷事實後,即充分利用生命最後時光。

 

隨身攜帶醫療用緩解疼痛的嗎啡,開車陪伴其妻遊遍紐西蘭各地好山好水,而不願將自己禁錮在蒼涼落寞的病房。

 

當我再次返回紐國,一進家門,就這麼湊巧接到其妻來電:「莊醫師,徐教授今午出殯,你要不要送他最後一程?」

 

匆忙換裝後,我急駛赴約,只見一群親朋好友安靜尾隨捧著骨灰甕的徐太太,一路走向生前許教授允諾帶我去的沙洲,然後遵照遺願,面對夕陽西沈之際,將骨灰輕灑向寬闊深藍的大海。

 

那時的我,淚已滿面,心中吶喊:「徐教授,您真是守信用的好友,天國再見,一路好走!」

 

另一位則是黃船長,年輕時嚮往海上生活,從基層幹起,奮鬥多年,終於升為船長,五大洲各大港口皆有他的足跡。

 

退休後,選擇人間最後一塊樂土——紐西蘭安享餘年,有錢有閒,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沒想到一場車禍意外,改變他的一生,急診照X光,懷疑他為末期肺癌轉移大腦,導致開車時精神恍惚撞上電線桿。

 

為了確定診斷,也為了落葉歸根,他偕妻回台就診,當醫師請他出去,並吩咐其妻進診間時,他不想迴避,央求和他的妻子共同討論病情,充分了解後,他向院方請假,返家誠實面對一對兒女。

 

全家難得聚在一起,開了個家庭會議,他先對於跑船生涯疏於顧家,未盡父親職責致上誠摯歉意。

 

席間並點出兒女個性上的缺失,希望他們注意改進,然後用毛筆在訃文上一字一句工整寫下告別式想邀約親朋好友的名字,最後從容不迫住進安寧病房。

 

據其妻事後描述,黃船長不曾呻吟自己痛楚,反而時時提醒她幫忙照顧隔壁床哀嚎的孤獨老人,臨死不忘助人,令人感佩。

 

我何其有幸成為一位醫師,能看盡醫院每日上演生老病死的劇碼。「人生上台容易下台難」,希望每個人都能抽空去急診室走一回,在短時間內就能體驗人世間的滄桑與無常。

 

有人說:「每個人的墓誌銘都是個0字。」,它依生前所作所為可解釋成「無」、「虛空」、「圓滿」或「句點」。

 

因為好友的往生,對我而言,是個難得的生命教育,除了懷念,更讓我深深體悟當下活著的可貴,死亡只是帶走身體,並沒帶走生命。

 

我很贊同影后柯淑勤所言:「當那天來臨,請好好的跟我說再見。你們可以含淚,但請微笑。含淚,是我活著帶給你們感動。微笑,是祝福我到另一個未知。」

 

祈盼老天在我走之前,給我些時間學徐教授,答應人家的事盡早完成;學黃船長,和家人促膝懇談,跟因誤解而疏離好朋友道歉;跟幫助過我的貴人道謝,跟摯愛的妻子與女兒道愛;最後和他們一一珍重道別。

 

我願逝如秋葉之靜美,所以準備好兩首喜歡的歌——「bridge over the trouble waters」和「瀟灑的走一回」。

 

其優美旋律與感人歌詞將陪我走向陰暗後的光明,因為恩師前框機主教單國璽曾跟我說:「死亡猶如通過一條曲折隧道,只要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上了年紀也要有生命目標!讓自己永遠比昨天更進步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運用得宜與否,既可以成為良藥,也會變成毒藥。「欲望」就是其中之一。

文/岸見一郎

 

金錢、朋友、地位和頭銜。想要大量擁有的欲望,會帶來名為「不安」的副作用。因為一旦擁有,不僅想要擁有更多,更會擔心失去已經擁有的東西。即使因為擁有某些東西而得到了幸福,這種幸福也無法長久持續。

 

相反地,有些人「上了年紀之後,就沒有任何欲望」。這種無欲有時候會讓一個人變得無精打采,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這些無欲引起的併發症,會加速身體的衰老。人生路上,持續擁有熱情很重要。所謂熱情,也可以說是目標、夢想,或者說是生命的意義。

 

日本的文化認為淡泊的境界是一種美德,但熱情不能淡泊。阿德勒曾經說,「人生就是邁向目標」,生命就是「進化」。

 

無論活到幾歲,都可以進化,但必須注意一件事,那就是必須明確要向哪個方向進化。

 

阿德勒所說的進化,不是指向上進化,而是「向前」進化。也就是說,不是和他人比較,用「上或下」的標準來衡量,而是為了改變現狀,向前踏出一步。

 

除了挑戰新事物,默默地持續做之前一直做的事,努力發揮小創意,為日常生活增色,也是重要的「一步」。

 

 

不以「向上」為目標,而是「向前進」。這也許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容易,尤其年輕的時候,為了和他人競爭,很容易陷入「自己必須更優秀」的想法。

 

希望比現在的自己更優秀,並為此努力不懈,這種努力很健全,但不需要和他人競爭,或是和別人比輸贏。不必為了輸贏或是在意他人的評價而汲汲營營,而是要充分體會今天做到了昨天還無法做到的事。

 

和昨天的自己相比,或許無法感受到太大的變化。不妨回想一下半年前,或是一年前的自己。無論選擇任何事,無論從幾歲開始,只要腳踏實地持續,一定可以感受到明確的變化。

 

借用阿德勒的話,這就是「追求健全的優越性」。在自己身上發現這樣的變化令人欣慰,也能夠為人生帶來年輕的活力。

 

但是,在我們周遭,充斥著和他人比較,一較上下的標準。如果不是有意識地擺脫這種標準,就會陷入「輸了」或是「贏了」之類的自我診斷。

 

首先,要意識到自己會不自覺地和他人比較,只要不再和他人比較,心情就會變得比較輕鬆。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