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對抗癌症的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無懼的過日子!

撰文 :李開復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對抗癌症,是一條生死之路。他們都曾被癌症找上,卯足力氣對抗癌症。在對抗癌症這條路上,他們感受到了生命的魅力,帶有溫柔力度十足的語氣述說: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無懼的過日子!

我在加入 Google 的第一年曾遇到過幾次特別棘手的挑戰,但是我都能勇敢面對,而且能在員工士氣低落的時候幫他們打氣、加油,甚至還用詼諧幽默的方式鼓舞他們。有一次,Google 員工在談到「開復最獨特的領導力」時,有人提到了「開復的無懼」。

 

經過微軟官司讓我刻骨銘心的身心鍛鍊,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確實覺得生命中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嚇倒我了。

 

但是,經過這場疾病之後,我才發現微軟官司簡直是微不足道,生命還有更大的領域,是我們還沒經歷的,能不能真的無懼?我真的不敢說,但是,我相信,我已經有能力將每一個經歷轉化成重要的人生學習,讓我的生命可以不斷提升、演化。

 

也許是跟死神打過照面,我對生命的議題愈來愈感興趣,很多訊息也接二連三的來到我的眼前,幫助我打開視野,去探索更大的未知。

 

對抗癌症之路:從悲劇走向恩寵

 

在 Youtube 看到穆札尼(Anita Moorjani)分享她死而復生的體驗。她原本全身長滿了癌細胞,在瀕死邊緣昏迷不醒,連醫生都放棄了,她卻奇蹟轉醒,而且身體的癌不藥而癒。

 

現在她巡迴各地分享自己的經驗,談到她在瀕死昏迷時,雖然全身器官已經停止運作,但意識卻異常清晰,她可以清楚感知所有人的感受,包括不太熟識的醫療人員。

 

她覺察到自己跟所有人彷彿都是一體的,她被一種無條件的愛充滿著、擁抱著;而這一種愛,比她在人世間所曾體驗到的任何一種愛都要更強烈,而且她不用做任何事情來證明自己,就可以得到它。

 

瀕死時刻,她領悟到,人生可以:

 

一,用無條件的愛來愛自己。

 

二,無懼的過日子。

 

穆札尼的經驗再次向世人展示生命的奧祕,絕非目前的科學可以審度。

 

我在《好走》這本書裡,也讀到對臨終前類似經驗的描述。作者凱思林.辛(Katheen Dowling Singh)在安寧病房曾陪伴數以百計的人走過臨終歷程。

 

她觀察到,一個病人從得知自己的癌症已藥石罔效,必須準備面對死亡,乃至最後步上死亡的歷程,其實是一段從悲劇走向恩寵的道路。

 

死亡其實是一個將自我徹底消解的能量蛻變過程,是物質肉身的能量轉化,使人回歸到另一種能量體系。說得更直接一些,伴隨著死亡而來的肉體消亡,「個體之我」的意識也消解了,此時反而是精神、意識回歸到宇宙整體大我的契機。

 

這也就是數千年來人們透過各種宗教、哲學、靈性修持等等手段想要達到、卻只有極少數人可以抵達的開悟狀態。

 

在亞歷山大醫師的《天堂的證據》,我看到一位神經外科醫師因為感染腦膜炎,幾乎腦死,經過七天瀕臨死亡的昏迷後,奇蹟似的醒來。

 

他用醫學知識證明他的復活應該是奇蹟,於是著手寫作《天堂的證據》,描述這七天他靈魂脫殼的天堂體驗。

 

他描述的天堂是沒有時空概念的,只有三規則:

 

一,你沒有恐懼。

 

二,你不怕犯錯。

 

三,你被愛擁抱。

 

亞歷山大醫師經過七天「有知覺的昏迷」,得到這樣領悟:人在世間是為了靈性的成長。所以不能相信宿命論,必須擁有自由的選擇。既然要讓人有所選擇,世界上不能只有善良,必須也要有邪惡,好讓人們分辨善惡,學會選擇。

 

少數網友問我:你曾是科學家,怎能相信這些沒有證據的說法?我的回答是:

 

一,作者是著名神經外科醫師,對人陷入昏迷狀態的分析研究是有科學深度的。

 

二,這本書是最近的暢銷書,作者的文筆深刻感性,好書當然值得一讀。

 

三,無論是進了天堂,或是只是做夢、幻想,我相信作者是真誠的,寫的也是他個人的體驗。

 

四,看了書不代表一定要相信,信不信完全由自己判斷。

 

這麼多真實的體驗都指向一個神性的狀態─這個世界是我們修練靈性的大教室,我們的所有遭遇,都是教材。所以,我們應該不帶恐懼的參與我們的生命。

 

想想看,如果我們來到世界上都是為了學習,而每個人是各自選擇一種人生模式來進行學習、磨練自己的靈魂;例如有人選擇一個辛苦工作而又鬱鬱不得志的人生,有人則選擇家財萬貫、春風宴,而是一次靈魂的修練,使它在謝幕之時比開幕之初更為高尚。」

 

對抗癌症教我們的事:來到世上是為了學習,不該帶著恐懼參與生命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在台灣推廣生死學教育的傅偉勳教授說:「未知死,焉知生?」修過死亡學分,我看待生命的角度已經很不一樣了,我享受這個改變,我知道我之所以出生在這世界上,絕對是有意義的,就像每一個人的存在,都在肉體生命之外,有一個圓滿自足、人人平等的靈性的生命。因此,人類不是孤獨生存,是集體的存在。

 

我們的群體意識會讓世界更好或更不好;比如說希特勒的崛起並不是他一個人造成,而是當年德國的集體意識,甚至是世界的集體意識。所以,我們更需要謙卑的學習這一生有緣學到的東西。修過死亡學分,我的世界更開闊了,我將無懼的迎上前去。

 

我未來的人生不再汲汲營營、匆忙趕路,我會好好享受每一個當下,仔細聆聽生命要傳達什麼訊息給我?我也知道自己是一個還帶著各種缺點、但會努力上進,使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圓滿的普通人。

 

我還有與生俱來的慾望和恐懼,我不會逃避它們,也不想馴服它們,但我會與它們和諧共處,並試圖從中獲取更大的力量,因為生命的慾望是一切力量的根源。

 

在《與神對話》書裡提到三條宇宙律法:

 

一,思維是有創造力的;

 

二,恐懼吸引相似的能量;

 

三,愛是所有的一切,是終極的真實( reality)。我們不只要問「如果每個人都這麼做,世界是否會更好?」另外一個問題是:「如果為了愛來選,愛會怎麼選?」在所有的人際的關係裡,在重要關頭時,只有一個問題:現在愛會做什麼?沒有其他問題對你的靈魂有任何重要性。

 

我相信上帝或神性的存在,或者有一個更高的宇宙意識,也許是它們安排、布局了世界這個「大教室」。

 

但是,我更相信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要向下沉淪或往上提升?全憑自己作主、選擇,絕對不會像棋子般被操作,也不會是某一個神的「玩具」,聽任祂給我讚賞或懲罰,讓我上天堂或下地獄。

 

所以,就像道家修練者說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們可以「逆奪天地之造化」,改變命運,創造更好的世界。

 

如果要對我所修習的死亡學分做一個總結,我會說,過去我認為「做最好的自己,讓自己每天比昨天進步」、「最大化影響力,讓世界因你不同」這兩句話,沒有不對,只是我把一件美好的自我期許,變成一個過於朝夕必爭的生活方式。

 

如果要保留這兩句話的正向精神,停止讓人分秒必爭、把自己變成一台機器,我會這麼修改:「體驗人生,相信感覺,追隨你心,世界將更好。」但不必衡量影響力,因為個人太渺小了;更不要把優化你的影響力當成一生的追尋。

 

其次是「體驗世界,提升自己,讓自己更有經驗和智慧。」但不必衡量每天的進步,小心潛在的競爭心態。

 

人生何必在乎自己留下什麼?更重要的是:

 

1.我們是否憑著良心做每件事?如果每個人都這麼做,世界是否會更好?

 

2.我們是否用無條件的愛來對待周圍的所有人?

 

3.我們是否能夠真誠對自己,然後真誠對別人?

 

4.我們是否真誠體驗人生、享受世界的真善美?是否度過有所提升成長的人生?

 

5.那些和我們特別有緣分的人,特別打從心裡喜歡的人,我是否感恩他們?

 

6.如果人生真要留下什麼,那就為世界留下心存善念的孩子,讓他們一代又一代的將世界的希望與愛傳遞下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修的死亡學分》,天下文化出版,李開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只留一口氣回家!他62歲罹肝癌,靠居家安寧走得更無牽掛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8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宅善終」一直是許多臨終病人的期待與願望!希望有機會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與家人陪伴下,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不過,在缺乏專業協助之下,許多末期病人只能住院,頂多留住一口氣出院回家往生,不知道還有居家安寧的選擇,因而留下遺憾。

62歲的陳先生被診斷出肝癌,數次化療後病況一度穩定,但最後一次化療併發了菌血症,體力漸感虛弱,且因有頑固性腹水,常須忍受肚子脹痛之苦,經成大醫院家庭醫學部醫師沈維真評估後轉介,進行居家安寧。

 

居家團隊至家中訪視時,發現陳先生下肢有嚴重淋巴水腫,皮膚有水泡性傷口,醫師評估後當場開立藥物,護理師也教導家屬淋巴按摩及傷口換藥技巧,並說明末期可能出現的相關症狀。2週後,陳先生的下肢水腫有明顯改善,也不再有新生成的水泡。

 

不過,於此同時,也發現陳先生開始出現躁動不安、意識混亂、血氧不穩等情形,醫療團隊向家屬解釋,這些是臨終譫妄的症狀,於是開立緩解藥物,並利用製氧機給予氧氣支持。數天後,陳先生於自己最熟悉的家中,在親愛的家人陪伴下安詳辭世。

 

居家安寧

決定道別的樣子

 

沈維真醫師表示,許多病患都曾說過他們並不怕死,可是怕被身體病魔拖累的痛苦。因此,如何緩解末期的生理不適、心理不安、心靈不定,是善終的關鍵步驟,而「居家安寧」的服務方式,就可以讓末期病人與家屬在家中獲得醫療人員的專業照護,又能在熟悉家中。

 

目前成大醫院安寧居家團隊每年服務超過5千人次,在宅善終的比率高達7成以上,希望透過「安寧居家團隊」提供的服務與支持,使病患更有餘力與最愛的家人相處,讓「在宅善終」不再遙不可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名中醫:癌細胞最愛吃6食物,癌症患者恐讓癌細胞滋長更快

撰文 :樓中亮預防保健網 日期:2019年07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小孩子挑食我們應該怎麼做?讓他餓幾頓就乖了。那癌細胞呢?當然是讓它活活餓死呀!還客氣什麼!

與癌症對戰的時候,飲食也是主力的一環。怎麼吃才能補養體力而不會補到癌細胞是所有患者最關心的事。事實上,如果吃得對、吃得好,連食物也會變成治癌利器。

 

每位患者在看診結束之後,都會收到一張樓醫師提供的小叮嚀,裡面列出癌症患者不能吃以及宜多吃的食物清單,還有一些生活作息上的建議。

 

今天跟診的時候突然聽到樓醫師對患者說不要吃雞蛋,結果那位可愛的患者回說:啊?我很喜歡吃雞蛋耶!然後樓醫師回答的更妙:癌細胞也最喜歡吃雞蛋。哈~好酷!該位患者驚得睜大眼睛,我彷彿看到她頭上冒出雞蛋長翅膀飛走的畫面了。

 

其實除了雞蛋,癌細胞也最愛吃蝦、蟹、鴿子、豬頭肉、豬腳等發物。也就是說罹癌的人忌吃這些食物,否則癌細胞會滋長得更快。

 

此外,如果要請癌細胞票選最愛的第一名,那絕對是由「負面情緒」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是的,負面情緒最能滋養癌細胞,甚至可以說是癌之魂。

 

只要有悲傷、恐懼、憂鬱、擔心…等情緒的地方,就一定有癌細胞的存在。所以樓醫師再三交代患者們,一定要放鬆心情,抱持正面的力量才能抗癌成功。

 

說到正面力量,繼上一次樓醫師教患者把心中苦水通通說給佛祖聽之後,這次又從他口中聽到驚人之語。

 

因為患者都會不停地向樓醫師鞠躬道謝,這時候樓醫師就會對患者說:「是佛祖借我的手把治療的能量灌到你們身上,所以要謝謝佛祖。」哇~好酷again。聽在我這科學鐵齒人的耳裡,完全不覺得是推崇迷信,因為我知道樓醫師更深一層的用意。

 

這是心理治療的一種手段,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可以不信父母、老婆、丈夫、醫師、老師,卻不能不信佛祖或上帝或阿拉。這招真是高啊!

 

再來點令人振奮的消息吧。

 

今日複診的個案當中,有一位是上次幾乎把不到脈的胰臟癌併多處轉移患者,為保護當事人的隱私,暫且稱她為「把不到大姐」。

 

這位「把不到大姐」是上一梯患者當中最嚴重的個案,腫瘤大到壓迫大腸導致無法排便且完全無法進食,醫院已經放棄積極治療,只讓她住院打營養針並做些支持性的醫療處置。記得兩週前第一次看到她時,整個人極度瘦弱憔悴,且兩眼充滿悲傷和絕望。

 

但今日一見,比兩週前的情況好太多了,兩眼放光,嘴角也一直掛著笑容,因為她已經能正常進食及排便,讓樓醫師及大夥們都感到非常欣慰,身為一個旁觀者,我在她眼中看到了希望的喜悅。

 

其實,樓醫師還沒開始正式對付她身上的癌細胞,只是先用藥抑制癌細胞的發展,目前下的工夫在於「補」,補體力、補營養、補患者對抗癌細胞的戰鬥力。樓醫師跟她說,等她的身體更強壯時再來跟癌細胞開打。

 

原來,這就是中醫治癌的準則,用藥宛如用兵,治身同時治心。難怪常言道:「中醫包山包海。」想必是因為中醫師本身也需具有包山包海的知識,不僅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連孫子兵法也得懂幾分才行。唉,大哉,中醫!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樓中亮預防保健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期待十年後的台灣,沒有被捆綁的老人!

撰文 :醫病平台 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一位九十歲的老太太三度中風,無法行走,終日臥床,這半年來插著鼻胃管灌食,老太太前不久因肺炎住院兩週,出院不到三天就又因發燒被送到急診室,胸部X光片呈現肺炎,開始她最近四個月來的第三次入院。

文/陳秀丹(陽明大學附設醫院醫師──善生善終理念的推廣者)

 

第一次看到這位病人,只見她的雙手被綁著,很激動一直要去扯鼻胃管,甚至連腳都扭動起來。老太太的兒子對我說,她在家裏就是這樣,一不小心,鼻胃管就會被扯掉,把手綁起來是不得已的。

 

我試探性的問了這個兒子,「如果是您自己,您要這樣插著鼻胃管,然後被綁手嗎?如果是我,當我吞不下,我就要死了,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兒子說:「最好不要插,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一個人不能吃,就沒有營養,沒有營養會死吔,總不能看著媽媽活活被餓死吧?醫師,沒有鼻胃管,怎麼可以呢?」

 

結果,這個病人住院三天中自拔二次鼻胃管,就在第二次自拔管路當下,我剛好走進病房,我說:「鼻胃管不見了!」,只見媳婦冷眼的對著外籍看護說:「妳是怎麼顧的?」,可憐的看護說:「我就要翻身,才鬆綁,她就自拔了。」

 

好令人心酸的場景,但這樣的場景、類似的對話,每日不斷地在臺灣各地上演著,這是一個講究孝順的國度嗎?

 

當一個人退化到吞嚥有困難時,液體(水)是最容易嗆到的,當情況退化更嚴重,口水也會嗆到,而口水二十四小時都在分泌,如何去防止病人嗆到?

 

這已經不是鼻胃管或經皮胃造瘻所能預防的,因此即便有了鼻胃管或胃造瘻,吸入性肺炎還是無法避免。這就是這類病人會反覆肺炎入院的原因。

 

如果病人是暫時無法經口進食,短暫的使用鼻胃管灌食是可行的,但如果是退化中的老人,那就得仔細想一想,如果病人自己願意插管,那沒話說,如果他(她)不願意,我們麼可以強迫他們被插管,甚至將他們的手綁起來呢?

 

加護病房裏,曾經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先生向我哭訴:「醫師,我又沒有做壞事,為什麼把我綁起來?」被插鼻胃管的病人吃下的食物,沒有經過味蕾的品嚐,無法感受到食物的酸甜苦辣,他們常說:「醫師,我都沒吃。」

 

尊重生活品質與生命尊嚴的國家,退化的老人不會被插鼻胃管,照顧者會細心地、慢慢地進行餵食,如果真的不行了,不會強迫灌食,然後老人就順著生命自然的軌道,離開人間,展開另一段靈性之旅。

 

歐洲有一個國家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去扭轉該國插鼻胃管、或臨終打點滴的習慣,他們主張──「無久病臥床的老人!」。

 

芬蘭的國家政策是希望國人死前二個禮拜才臥床,國家花了很多錢在做預防保健,在做預防骨質疏鬆、預防跌倒,期望其國人有健康的老人生活。

 

臺灣剛好相反,花了很多的錢在已經倒地的病人身上。在歐美澳等國,他們不會為無法自然進食的臥床老人插鼻胃管,或採取經腸道營養等延命措施,他們認為,人終有一死,如果讓老人家這樣延長死亡的時間,反而讓其人權與尊嚴受損,是倫理不容的壞事。

 

老天讓我們生下來,老天也給了我們很好的退場機制。

 

當人老到不能吃、病到不能吃,此時身體呈現相對脫水狀態,腦內嗎啡的生成量會增加;心、肺衰竭,二氧化碳無法排出,這也會造成所謂的二氧化碳昏迷;肝衰竭時,阿摩尼亞的代謝出問題,會產生肝性腦昏迷;這些都能讓人們可以較舒服地離開人世間。

 

這是老天的恩賜,只是現在的醫療卻忘了老天給我們人類最好的退場機制。

 

天下雜誌曾經與393公民平台合作,調查臺灣臨終前的醫療現況,結果發現許多「另類的臺灣第一」,無效醫療非常的氾濫。

 

臺灣有超過5成的醫師為了避免醫療糾紛而實施無效醫療。什麼叫「無效醫療」?也就是這個醫療再也沒有辦法達到醫療「增進病人健康或減少傷害」的目的。無效的醫療分「質的無效」與「量的無效」。

 

「質的無效」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處在一種無意識狀態,或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會死亡,這是所謂「質的無效」。

 

「量的無效」是假設過去的案例有100個,我們用這個方式繼續救治,病人仍然會死,這就是所謂「量的無效」。

 

事實上,臺灣加護病房的密度全世界第一,這並不是臺灣人的驕傲,臺灣很多人要死之前,會被送到加護病房走一遭,這是非常突兀的事。

 

臺灣長期依靠呼吸器維生人數是美國的5.8倍,美國的人口數是我們的十幾倍,可是我們呼吸器依賴的人數竟然這麼多,這令我非常憂心。

 

現代的社會,孩子生的少,年輕人生活壓力很大,試想,一對中年夫妻,當他們面對雙方家長的老病,以及自己所要撫養的子女,所要付的房貸,如果財力不夠雄厚,你叫他們如何過活?

 

臺灣的健保給付無效益的醫療,這助長了許多的老人被現代化的醫療無情的殘害。

 

在臺灣,您可以見到許多的臥床老人,全身攣縮、多處壓傷,插著鼻胃管、氣切管、導尿管,甚至意識昏迷還在使用呼吸器、還在洗腎的癌末病人…。這些對外國人而言,簡直是無法理解。

 

亞里布維曾說:「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時間的長短,而在思想行動力的衡量。」,人活著不只是為了維持一口氣, 能感受生命的美好才是真正的活著。放下心中的執念,讓生命回歸正常的軌道,不做生命的延畢生,人生大戲才精彩。

 

真正的愛是「給愛的人沒煩惱,被愛的人沒痛苦」; 孝順兩個字,「順」沒做到,怎能說是孝順?因此,如果老人家不願意被插鼻胃管,那就順他的意思吧!沒有鼻胃管,當然可以,因為沒有一個人帶著鼻胃管來到人世間。

 

我是醫師,我向大眾宣誓,我不要被插鼻胃管,我要美美地死去;期待十年後的臺灣沒有被捆綁的老人,我衷心的期盼。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在歲月中注入美麗的生命!那些癌症病人教我的4件事

撰文 :醫病平台 日期:2019年05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值班的日子。我才踏進安寧院的大門,就見到金柏莉臉色凝重地由二號房間出來;一看到我就急急向我招手。

文/許建立

 

金柏莉是二號房間病人珍妮的妹妹。當卵巢癌末期的珍妮還在溫哥華總醫院的安寧病房做疼痛處理時,我就見過。

 

自從珍妮三個月前入住到這家安寧院之後,她幾乎是一有空就來陪伴姊姊。當然還有其他的親友;她們有時是輪流,有時是結伴而來,因此二號房間幾乎經常都熱鬧滾滾。

 

由於在兩個地方有過多次接觸,我和珍妮以及她的家人都很熟稔,由每周的探訪,對珍妮的背景也有了多少的認識。

 

六十歲不到的珍妮,長得白胖,個性非常開朗。一生未婚,未發病前是財稅規劃師,收入頗豐。她喜歡打扮、旅遊、美食、社交活動。都入住到安寧院了,手指、腳趾卻都還定期請化妝師為她塗得紅艷亮麗。

 

安寧院的伙食本來不錯,也隨時有茶點供應,她的房裡卻各種零食不缺。

 

那是她請妹妹們買來大家聊天時同享的,連其他房間的病友、職員以及志工也常身受其惠。她說錢財賺來是為享用的;否則要是真成了「錢在銀行,人在天堂」 ,豈不冤枉?

 

不過,她的妹妹們也特別指出珍妮樂善、好施,經常接濟家境較差的親友,更定期捐款給慈善機構等事…。

 

每當聽到妹妹們提這些事,她都輕描淡寫地說:上天讓她賺錢,就是要她與大眾分享;她不該辜負老天的美意。

 

她被診斷出卵巢癌時,已是轉移多處的末期。癌症中心醫療小組的醫生告訴她如果積極治療,大概還可以拖上個半年、八個月,不過,治療過程將使她的生活品質大打折扣。

 

她與妹妹們把病歷送到朋友介紹的紐約一位著名的癌症專家那兒,聽取第二個意見。當這位名醫做了同樣的結論後,珍妮就決定放棄治療。

 

消息傳出後,許多同事與友人都紛紛勸進,他們告訴珍妮:有治療才有希望;說不定會有奇蹟出現;反正加拿大有健保,一切免費…等等理由都搬出來了。

 

珍妮卻只是淡淡地回應說:要是她飽受無謂的折磨後,才只多換來幾個月的生命,沒有意義;雖然醫療免費,她卻也不願意做那種浪費醫療資源的事。

 

做了這個決定之後,珍妮立即辭去工作,並由幾個妹妹陪同去了一趟地中海的遊輪之旅。回來後不久,就因疼痛難當而入住安寧病房;症狀得到緩解後,又轉到安寧院來…。

 

由於最近珍妮病情已惡化到令她雙腿無法動彈,上下輪椅也倍極辛苦,她的病床就是她絕無僅有的活動空間,但是她並不曾以此為忤,或口出怨言。

 

獨處時,她喜歡靜靜地看書,或看電視。有訪客時,她則是和親友談笑打哈,一點都不像是在等待大限到來的病人。陣陣笑聲也給太過寂靜的「末期病人的住家」注入不少生氣。

 

由於珍妮跟我算是「老相識」,她喜歡我為她做能量調整與腳部的指壓按摩。為她做能量調整時,她都閉著眼睛、接受宇宙療癒的能量,直到睡去。不過,在我為她做腳部按摩時,健談的她就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

 

有一次,她問我說:「你會不會因我死到臨頭卻還活得這麼開心,而覺得奇怪?」我沒答話。

 

她自己接下去:「我知道我的日子已然屈指可數。但是愁眉苦臉,也過一天;眉開眼笑,也過一天。倒不如在自己僅有的時光裡注入些活力與生命,而活得開開心心地,直到那時刻來到為止。」

 

其實,這也就是安寧療護的真諦:「雖不能在生命中添加時光,卻可以在時光中注入生命(Although we can’t add time to life, we can add life to time)」。

 

珍妮這麼有智慧的生活態度,真叫我衷心羨慕她如此懂得,「好活」地把所剩無幾的生命活得發光、發熱…。

 

這一天,從來賓接待站到二號病房只有幾步路。我一走近,金柏莉說她姐姐情形不好,並要她找我進去看她。

 

一進房裡,見到平時生氣蓬勃的珍妮病懨懨地躺著,臉上了無血色,我的心一陣抽痛。

 

她顯然知道我進來,用力地睜開無神的眼睛,示意我在床邊的椅子坐下後,就伸出手讓我握住,同時用微弱的聲音說:「我知道今天你值班,所以我高興有機會向你道謝、也告別…」

 

聽到這,我急急地問她說:「妳還好嗎?」她有氣無力地答道:「我怕我撐不過今天晚上…。」

 

病人對自己的病情其實比誰都清楚;珍妮既然這麼說,大概她心裡有數。

 

我一邊心疼地將握住她的手加了些力道,一邊問她心中平安不平安。聽到我這一問,她面露微笑地點點頭。

 

停了一陣子,她開口繼續說道:「你是位非常善良的好人;我要鄭重地謝謝你這些日子來的陪伴 …」說到這,她不停的咳嗽。

 

我趕緊拿了她裝水的杯水,並把杯中的吸管放到她嘴裡。吸了幾口水,咳嗽終於停了下來。

 

為了稍微輕鬆一下嚴肅的氣氛,我也學她的口氣說道:「妳也是位非常善良的好人;我也要鄭重地謝謝妳這些日子來教我的功課。」說完,我告訴她這些話完全出自肺腑。

 

而且,我更加重語氣地感激她教我如何選擇不做無謂的治療,而善用有生之日,活出最美妙的餘生…。

 

珍妮聽了,點頭笑道:「這一生我的確活得無憾無悔…;就是即將離開的現在,我也把事情都處理妥當,和妹妹們以及所有的親友都已道謝、道歉、道愛,甚至道別了…。

 

雖然想不到這麼快就要永別,不過,我已多活了這麼久,不該貪心的…。」斷續地說到這,氣若游絲的她頑皮地眨眨眼之後,就疲累地閉起了眼睛。

 

望著已是薄暮時分的窗外,想著就要日落西山的珍妮,我一面輕聲讚歎著:「好活、好死;美麗的生命!睿智的選擇!」,一面為即將遠行的她修起藏傳佛教的「頗瓦法」,祝福她在神佛的帶領下,穩行慢走,步向平安、自在、喜悅。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重症醫師的沉痛告白!預立醫療決定,臨終別讓家人承受壓力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在面對醫療抉擇時,要承擔我現在看到的家屬壓力。」嘉義大林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陳易宏表示,在臨床時常遇到重症患者無法表達意願或事前未做好決定,以至於醫療決定的責任和壓力,都落在家屬身上。

為了不讓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未來也面臨同樣的窘境,陳易宏醫師與太太日前相偕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

 

身為內科加護病房的重症醫師,陳易宏醫師很常詢問家屬,患者曾表明想或不想怎麼做嗎?得到的回覆大多是「沒有說過」,只有少數的重症患者曾清楚表達「我不要氣切,也不要插管」。

 

他進一步指出,隨著科技進展,三、五十年前慢慢有加護病房和重症的照護,然而,對於人權、尊嚴的提升,似乎沒有跟上科技的腳步。

 

「維持失智症、重度昏迷等這些病人生命所需的醫療,當病人意識清楚的時候,他有權利拒絕,為什麼意識不清就沒有權利了呢?病人在還沒插管之前可以拒絕,插管之後為什麼就沒有權利拒絕了呢?」這個問題,讓他幾度思考著。

 

當過往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當今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問世後,陳易宏醫師意識到人性的尊嚴和人文,正在日漸進步,是被實現的。他指出,加護病房正是預立醫療執行的最前線,而平日在臨床上所遇到的問題,驅使他有強烈的意願來接受預立醫療照護諮詢門診。

 

「有沒有什麼保障,在我沒有辦法享受生命的價值的時候,不要再無謂地去維持我的生命?」陳易宏醫師與太太結婚以來,太太一直問著這樣的問題。

 

陳易宏醫師說明,太太是一個非常獨立自主的人,總認為生命的價值高於生命的本身,生命的體驗高於生命本身,當一個人沒有辦法再享受音樂、文學、大自然,無法感受風吹過身上的感覺、聞到花草的香氣,她覺得生命是沒有價值的。因此,當《病人自主權利法》在今年上路,太太也就趕緊一起簽署。

 

總是看著許多患者病情沒有好轉,而家屬陷入兩難的那種心情焦慮、不安、掙扎,陳易宏醫師不希望兒子將來在面對醫療抉擇的時候,也要承擔這些壓力,他表示,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對自己、家人、孩子是最好的遺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