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說很多次不要這樣了,為什麼他還死性不改?與另一半溝通,「這樣」說,他才會聽話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一定會害怕和不安,而當這份感受在發生,還是回到你的內在,再次自我對話,這般來來回回,你最終能夠清楚:別人的所作所為,也許並不是刻意傷害你,不過是在保護自己,就像你為了保護自己而推開他人一樣。也許,你就能對自己與他人,產生更多的理解了。

文/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正面表述」的力量,每當新月許願時,看到星座專家都會提醒大家,一定要用正面的語句來描述自己的願望,例如避免說:我不要我身邊充滿討厭的人,而是要說:我希望我身邊充滿令人開心的人,因為,你要明確地說出你的「需求」。

 

可是問題是,很多人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只清楚自己不要什麼,因此一直說出負面表述的話,卻吸引來更多不舒服的對待。

 

例如:「我討厭你這樣對我說話!」但你卻沒有讓對方知道,對方該怎麼跟你說話,因此當對方也許跟你道歉後,他還是不清楚你想要怎麼被對待,而過沒多久依舊陷入原本的互動模式裡,對你批評、指責或否定。

 

所以正面表述的說出你的需求,就像是:「我希望你可以認可我的感受、我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論點」等等,而這樣對方才能清楚你究竟在說什麼。

 

可是又再進一步的問題是,很多人對表達需求感覺害怕、羞愧,因為覺得很赤裸之外,好像會被對方利用、撻伐。

 

如果你有這樣的擔心,那麼也許你經常感受到被拒絕,因此更害怕表達你的真實感受,而只能對別人說我不要什麼,不敢說我要什麼。

 

有時候我們並不只是害怕被拒絕,有時候更是他人拒絕之後,隨之而來的數落和批判,讓你在赤裸之外更體無完膚,導致自己根本不敢再呈現真實的自己。

 

退回自己的保護殼中,卻又長出一道道長刺,害怕他人親近自己,又覺得他人用總是讓自己受傷的方式靠近自己,也毫不留情的刺傷身旁的人。

 

所以親愛的,請你安靜下來回到你的內在,也回到你必須出現的保護殼裡,跟自己在一起,去感受在殼裡的自己那份孤單、受傷與人斷了連結又渴望被理解的矛盾,當你學會靠近與安撫自己,接著請你練習用正面表述的方式去告訴你身旁的人,同時也是在告訴自己,而你才能真正擁有你想要的關係型態。

 

你一定會害怕和不安,而當這份感受在發生,還是回到你的內在,再次自我對話,這般來來回回,你最終能夠清楚:別人的所作所為,也許並不是刻意傷害你,不過是在保護自己,就像你為了保護自己而推開他人一樣。也許,你就能對自己與他人,產生更多的理解了。

 

晚安,睡好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把葡萄吃光被太太罵翻...留給她卻又被破口大罵!2例子告訴我們:不死心的宰制慾,你該怎麼辦?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我認為」、「不!不! 你聽我說」、「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我就說嘛!你就是不聽我的」…… 當這些語彙經常出現在言談中,我們就得開始自我警惕——我是不是個固執、自以為是的人了? 這些口頭禪密集出現,通常代表著性格裡埋藏著強烈的宰制慾,只管自己、凡事由自我出發。

換句話說,這種人往往以自以為是的方法進行溝通,而不肯用心去尋求雙方都認同的方式,結果當然是適得其反。跟他接觸的人不但完全無法接收到他的善意,甚至還討厭他的專制。

 

這樣的人格特質落實在生活當中,便是支配慾強、喜歡幫別人做決定、執念甚深、常在無謂的事情上堅持自己的想法,絕不稍加妥協,完全杜絕人際的溝通。

 

支配的確是一件讓人非常愉悅的事,這由全世界各地選舉時,總不乏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者,可以證之。雖說「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但人民之「欲」,說來抽象,能由「我心」來斷定「民欲」,正是最大的支配。

 

一朝權力在握,所有資源盡由我來支配,高踞上位,呼風喚雨,看著底下想要支配次等資源的人,惶惶惑惑等待關愛的眼神,真是好不愉悅! 所以,一旦嘗過權力的滋味,恐怕是畢生都難以忘懷。

 

升斗小民,雖然沒有大資源可供支配,但支配慾並不減於政治人物,有些夫妻一生致力於支配爭奪戰,從開車的路線、另一半的打扮、家用的分配、家具的擺設、孩子的教養,到選舉哪一個黨派,無不全力以赴。凡不符其支配者,皆打入亂黨之流,不厭其煩地詳加再教育,直到對方不堪其擾而投降,方才罷休。

 

一位先生提到他那位有著強烈支配慾的太太時,苦笑著說:

 

「有一回,太太端出了一盤葡萄,我邊看電視邊吃,一不留神,把它全吃光了,太太從廚房出來,氣得罵道:『就不能留一點嗎? 非得吃光光嗎?』我自知理虧,只能陪笑道歉了事。

 

過沒幾天,太太又端出一盤葡萄,我吃著、吃著,突然想到前車之鑑,趕緊留下一些。太太從裡屋出來,看到留下的葡萄,又破口大罵:『奇怪欸!留這幾個葡萄幹什麼,就不會吃光嗎? 吃光了好讓人洗盤子呀!』你說,娶到這種太太,倒不倒楣?」

 

他笑稱他們家沒法治,完全是人治。

 

另外,一位滿腹狐疑的太太,則是對她先生多少年來的行逕百思不解,她氣憤地訴苦道:

 

「從結婚到現在,他一直拚命地幫我買東西。剛開始,偷偷拿著我的一隻高跟鞋,在大太陽下,走遍中山北路,為我找一雙又貴又漂亮的鞋子,我差點感動得痛哭流涕。但試穿之下,發現不大合腳,也不怎麼好看,覺得好可惜。

 

於是,我含笑謝他之餘,請求他下回務必帶我前去挑選。他雖滿口答應,但沒過幾天,又偷偷帶著我的衣服尺碼出去,為我挑回一件價值不菲的套裝,喜孜孜地叫我穿看看,可惜還是不甚合身。

 

從那以後的十多年來,不管我如何翻臉反對,他還是不斷地為我買回各式各樣的衣服鞋襪,每次為此吵架,他總賭咒發誓:『下回再幫你買東西,我就是小狗!』他就這麼不停地做了十餘年的小狗。

 

有一回,我氣極了!把剛買回來的毛衣從四樓丟下去,也只讓他灰心了一個月。一個月後,他又越挫越勇,變本加厲地買,真把我氣死了! 我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毛病!」

 

這般不死心的先生,確實讓人感到無限的好奇。在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我終於有機會見識到這位永不灰心的奇人。趁著他太太走開的當兒,我按捺不住地試探原委:

 

「既然你太太這麼不識好歹,你又何必多費事,為什麼不乾脆讓她自己去買算了!」

 

這位丈夫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糾正我:

 

「這你就不明白了,多少年來,我就希望給她一個驚喜,我就不信沒辦法買到一樣讓她完全滿意的東西!」

 

說到這兒,他還四下張望了一下,然後,壓低了聲音告訴我:

 

「何況,後來我發現她並不是真的不喜歡,她是純粹為反對而反對,上回,我就看到她把當我面丟掉的毛衣,又撿回來穿。你不知道啦!……她跟我這麼多年,我會不了解她!」

 

一番話真聽得我瞠目結舌。這位先生在支配慾作祟下,視太太的需求如無物,他稱呼自己買東西叫「必要消費」,太太用錢,則一律斥為「無謂的浪費」。

 

這位愛shopping和前述「葡萄事件」的太太同樣患了「支配症候群」,武斷地認定我心所想,即是別人的所「欲」,這種毛病,據說已和AIDS同列世紀黑死病,到目前為止,不但還沒發現有效的治癒良方,而且,病症詭異,發作時,患者極度舒爽,而周遭和他打交道的人則痛苦萬狀。

 

可怕的是,病患通常頑強抗拒患病事實,怡然享受舒爽病症,因此,看官交友、擇偶,可得培養洞燭機先的眼光,小心走避,否則,後患無窮!

 

雖然治癒不易,但仍勉力提供藥方一副:對付宰制慾強的shopping狂,要夠心狠。狠狠地丟掉幾次他購買的最貴衣物,而且,絕對不可因為「穿」之無味,棄之可惜,又撿回來穿,否則將全功盡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十幾年婚姻教我的事:最深刻的情感,不是嬌豔的花朵、情人節的巧克力糖,這2件事才是關鍵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年齡已屆熟齡階段,對於婚姻的維持,已然不再是「浪漫」兩字可以支撐。愛,更深層的意思,是愛屋及烏的溫柔;就算,沒有嬌豔的花、情人節的巧克力糖,一句溫柔的問候就很讓人滿足。中年以後,才知最深刻的情感,它原是植基於柴米油鹽中不落言詮的諸多設想裡,以及,最纏綿的情致往往只在細水長流的溫柔中。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開始熱衷於煮咖啡,興致高昂地在大街小巷蒐集各式的煮咖啡器皿:滴泡式、蒸汽式、虹吸式,最後,我獨鍾情虹吸式玻璃瓶起起落落的一眼分明。

 

然而,相較於蒸汽式的不鏽鋼和滴泡式的塑膠,玻璃的脆弱易破,真教一向粗枝大葉的我膽戰心驚。不管如何小心翼翼,總還是時常失手。

 

那日,吃過晚餐,外子正在廚房洗碗,我陪著在餐桌前聊天,順手收拾著桌上的剩菜,冷不防,袖口掠過桌子邊兒的虹吸式玻璃瓶,瓶子應聲倒下,又破了!

 

這是當月打破的第四個玻璃瓶,我幾乎要惱羞成怒起來,怎麼會這樣不小心呢! 更氣人的是,每次打破東西,總教外子看見,一個那樣的玻璃瓶雖說叫價只五百九十元,但一個月打破兩千多元的瓶子,怕要比喝掉的咖啡還貴哪!

 

我憂心外子會取笑我的粗心,更惱怒自己的無能,正想著如何來為自己辯護,面對水槽洗碗的丈夫轉過身來,只淡淡說了聲:「哦!這牌子的咖啡容器品質很差,好容易破,小心!你可別割傷了手!」

 

我愣在當場,差點兒哭出來。這話原是我準備拿來防衛用的,卻讓丈夫搶先說了。在那樣一個昏暗的冬日廚房,我登時立誓用一輩子的柔情來報答外子那一句體貼動人的言語。

 

將心比心的仁厚心腸,不僅止於對待外人,對待另一半尤其需要。很多人在外頭溫良恭儉讓,回家後,就明顯變得隨興且粗糙,覺得自己人直說無妨,毋須矯飾,往往傷人卻不自知。

 

外子那日搶了我的潛台詞,說明了他充分了解太太所面臨的窘境。「品質差」的話,如果讓我說了,絕對是卸責;他搶先說了就變成體貼,解除了太太的尷尬,其後當然得到太太的優容,少做了好多的家事

 

愛,是愛屋及烏的溫柔

 

父親新喪那年,為免傷痛的母親獨守著偌大的屋子、日日反芻著死別的痛苦,我邀約母親北上小住,讓孩子天真的親暱,撫慰母親的孤寂。

 

然而,喪偶的母親終日神情恍忽、落寞,經常得經重複敘述才能得體問答,迥異於平日的精明幹練。這般的變化,讓作為女兒、女婿的夫妻暗暗擔心著,不知如何化解。而住了幾日後的母親,終究還是藉口有事待理,執意回去。

 

母親決定回去的前一晚,臨睡前,我和外子提及此事,外子吃驚地說:「怎麼會這樣!不是才剛來嗎?星期六我還報名了參加公司辦的自強活動,想帶媽媽去散散心哪!」

 

次日清晨,我躺在床上,聽到習慣早起的母親和正要去上班的外子在廚房中的對話:

 

「我今仔日欲轉去了,這幾天真多謝!」

 

「敢就要這麼急?敢有啥代誌?加住幾日敢袂使(不行)?……」

 

「袂使得啦!住幾落日囉!好來轉了!厝內還有代誌哩!」

 

「要無,安捏好麼? 您今仔日轉去,拜六以前再過來,我拜六欲帶您參加阮公司的自強活動,坐小火車去內灣,抓蝦仔、烘肉(烤肉),聽講很好玩哪!……一定哦!莫袂記得(別忘記)哦!」

 

對話聲因顧忌著屋裡尚有人高臥未起,隱隱約約的、斷斷續續的,我側耳傾聽著,沒聽到母親是如何回應的,但大門關上前的剎那,我還聽到先生一逕殷殷叮囑著:

 

「莫袂記得哦!這個拜六哦!一定哦!……」

 

幾十年過去了,母親已然謝世。而先生這句深情的話語,卻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每回,我只要想起那一個清晨,便不覺幸福地微笑起來。

 

外子對母親體貼的刻意安排,或者因為口拙,或者因為羞於表達情感,都只默默地付諸行動,從來不曾以言語誇示;然而,十幾年來,這些點點滴滴的溫柔,逐漸建構了婚姻當中最結實的根基,我豈能不銘記在心。剛結婚時,我滿腦子風花雪月,常為男人的務實木訥、不夠浪漫,感到微微的失望。

 

如今,才知最深刻的情感不在燦爛嬌豔的花朵裡,也不在情人節的巧克力糖中,它原是植基於柴米油鹽中不落言詮的諸多設想裡。最纏綿的情致往往只在細水長流的溫柔中。對另一半的家人好,就間接顯示出對另一半的愛,這是無庸置疑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尊敬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珍惜對方的真實,共度日子是快樂

撰文 :岸見一郎 日期:2019年05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尊敬」的英文是respect,意指「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源自拉丁文的「respicio」,意指「看」或是「檢視」。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忘記要「檢視」,例如「這個人對我而言是無可取代的。」「我和你現在雖然一起生活,但總有一天分離的日子會來到。」「所以在此之前,我們要好好把握,融洽地度過每一天。」等等,都是檢視。

分離不一定是死別,子女長大獨立也是分離的一種,原本感情融洽的情侶,也有可能某天激烈爭吵後分手。

 

子女和伴侶無論有什麼狀況、是否生病、是否和我的理想不同,都是我所重視的人。我們不應該依照腦中的理想給對方打分數,而應該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體認到對方是無可取代的人。

 

尊敬雙親也是一樣。看著雙親真實的模樣,看著雙親獨一無二、無人可以取代的模樣;不刻意加以美化,不帶著理想的有色眼鏡給雙親扣分。

 

平順安穩的日子,總是讓人容易忘記家人、伴侶、子女和雙親,不會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總要到有人突然罹病或是遭逢變故,才會發現和對方共度人生,並非理所當然的事。

 

之前提過,家母一向健康,某天突然感覺身體不適,醫生診斷是中風,便直接住院了。住院後恢復情況良好,也開始復健,然而一個月之後再度發作,病情急轉直下,因此轉進有腦神經外科的醫院。

 

住院一個月之後,有一天母親走到室外,瞇著眼睛凝望著天空,那時她一定很不安。母親曾問我,她之後會變得怎樣,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母親轉院後的第一個月,意識還很清楚,但我們之間發生了很情緒化的爭執。當時母親毫不考慮我方不方便,要我馬上買東西來;而我則為了母親居然如此任性,而氣憤不已。

 

結果不久之後,母親併發肺炎失去了意識,我們終於連對話都做不到了,我開始覺得就連吵架都彌足珍貴。為什麼母親有意識時,我不多跟她說說話呢?

 

我應該更珍惜陪在她身邊的時間,而不是和她吵架啊! 母親病倒之前,我根本沒想過我們會有這麼一天,我在母親的病榻前,不斷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浪費了許多寶貴的時間?

 

為了將來不要後悔,在日常生活中,不斷想起和對方一起生活、感情融洽的時光,便是所謂的「尊敬」。

 

父親有一天說:「不管怎麼想,我剩下的日子都不多了。」說出這句話的父親,比起想到人生苦短而焦躁的我,顯得更坦然。父親剩下的日子不多,代表我們父子能共度的日子也不多了。

 

明明這是件理所當然的事,卻讓我突然想像起父親離開後的日子。想起母親,讓我清楚意識到父親終有一天也會離開我,便更努力避免和父親爭吵了。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本文摘自《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天下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遍體鱗傷!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忍無可忍時就斬斷關係

撰文 :佐藤大和 日期:2019年05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別為不該被傷害的事而遍體鱗傷,會在人際關係中受傷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因為涉入太深,這一點請務必牢記在心。

介入太深、距離太近,容易隨他人的情緒起舞,讓自己被耍得團團轉,所以必要時,也應當學著不理會對方的心情。

 

筆者在事務所成天傾聽當事人的心聲,有時心裡不免嘀咕:「我其實沒必要照顧對方的心情到這個地步。」

 

調解離婚或外遇問題時,有的當事人會因為克制不住憤怒而充滿攻擊性,相反的,卻也有人因為替對方想太多,而讓自己一直陷在死胡同裡走不出去。

 

筆者不是不能理解人因為多情而斬不斷關係的為難,但如果因為他人而造成自己心理崩潰,那就本末倒置了。

 

無論是男女感情糾紛,還是職場或校園裡的人際衝突,因為太為對方著想,反遭背叛而受傷害的例子不勝枚舉。然而,如果放任自己受他人的情緒操控擺弄,最終往往會以悲劇收場。

 

忍無可忍時就該斬斷關係

 

如果明知自己會受到對方的情緒傷害,那就寧可無視對方,而選擇自我保護。但倘若連無視對方,都會造成自己的心理負擔,那麼你還有另一種選擇,就是斬斷雙方的關係。

 

大家都說這是個人情淡薄的時代,人與人之間難得溝通。但是教筆者無法想像的是,現代人卻似乎比過去更缺乏絕交的勇氣,原因就在於大多數人都「害怕被討厭」。

 

人緣好的人不怕被討厭。他們客觀地堅持自己的原則,所以在與人交際往來的時候能做到「不勉強」,也就不會給自己累積壓力。

 

不善於在人際關係上拿捏分寸的人,不妨給自己訂下準則。筆者也給自己訂下這樣的準則,那就是—只忍耐對方三次,讓我忍無可忍超過三次就絕交!

 

對人的喜愛、討厭、忌妒、憎恨等情緒感受,都是感情在運作。感情是會用盡的,無論哪一種感情都像金錢一樣,耗用以後會越變越少。

 

因為別人的過錯,而讓自己一再面臨暴跳如雷的壞情緒,這就像不斷浪擲自己的金錢一樣,你不覺得這簡直是暴殄天物嗎?正如同不該無端浪費自己的錢財一樣,感情也要「省著用」,面對浪費我們感情的人,「無視」他們是必要的。

 

願意陪伴他人情緒、照顧他人心情的人,是體貼善良的好人。但是因為自己的體貼善良而傷害自己,陷入心力交瘁的絕境時,無謂的災禍就容易上門來。

 

 

(本文摘自《99%的糾紛都可以避免:王牌律師教你化解僵局、趨吉避凶的33個溝通法則》,時報出版,佐藤大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上了年紀後,把你的「利箭」收起來! 「心直口快」只會傷害愛你的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文/心靈輔導老師 王漪

 

已經忘記從哪個年代開始,「代溝」這兩個字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詞彙當中,後來,幾乎變得跟穿衣吃飯一樣的普遍了。彷彿不同世代之間必需有代溝才算正常。

 

當我年輕的時候,會很欣賞這兩個字,因為它給了我一個十足的理由,把所有人際關係中的不順遂,推到比我年長的人身上;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觀念陳腐,跟不上時代,我們之間才會難以溝通。

 

然而,當時因為年輕,掌握資源的人畢竟都比我年長,所以就算我能用「代溝」二字簡化、解釋一切溝通上的障礙,但為了生活,我也不太敢真的跟長輩較勁,當然,也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做什麼反省。

 

有好多好多年......直到今天吧,「叛逆」二字,仍被年輕世代視為一種風格,「反省」倒顯得太矯情了!

 

代溝,不只是「世代差異」,而是天天發生

 

公元2000年,我經由一個很巧合的機會,進入教育界工作,我服務的對象是9歲到17歲的兒童青少年,在這個環境中,我被自己的學生推擠著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對「代溝」這件事有了意想不到的理解。

 

首先就是關於代。「世代」這件事,通常我們會以20歲算一個世代;以此類推,20歲以下的人,彼此之間就該沒有代溝了嗎?錯!在學校裡,我三不五時會聽到這樣的對話:「拜託,那些學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垃圾分類都搞不清,用過的面紙算廚餘啊?」在國小的遊樂場裡,則會有低年級的學生委屈地嚷嚷:「那些六年級的喔,這麼老了還搶我們的鞦韆!」

 

這些讓我想到,我念國小的時候,隔壁就是一所女中,當時身材扁平的我看到高中女生玲瓏的曲線,心裡想的是:「天哪,要是我有一天像那些老女人一樣,胸部晃來晃去的,那我都不要活了......」對孩子們來說,可能相距三、五年就是一個世代,區分世代的未必是外在的年齡數字,而是跟某種需求有關。

 

12歲的跟9歲的,如果會搶玩具,他們就有代溝;如果12歲的帶著9歲的去爬山,玩得開心,就沒有代溝。代溝,是一種會隨著需求而變動的東西。

 

 

即使在生理年齡相同的孩子當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才華,也會形成另一種心理層面的代溝。記得曾有一位臺商的孩子,在北京讀到國二才回來,總是帶著點傲氣,跟我說臺灣的小孩很幼稚,有一次在課堂上問起大家喜歡的音樂,學生都七嘴八舌的說著周杰倫、五月天之類的,那女孩等大家說完了,用帶著點京腔的清朗聲音說:「我喜歡馬太受難曲!」全班都靜下來,同學們臉上寫著「蝦米?!」

 

還有兩個參加我社團的學生是練鋼琴和小提琴的,他們跟我說:「我們在學校覺得很孤單,因為我們談的事情,對其他同學來說都是天書。」

 

從跟年輕孩子來往的經驗,我逐漸可以確信一件事:所謂的「代溝」,跟生理的年齡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有「溝」,那是來自許多生活歷練和內在經驗的總和。

 

比方說,一個學二胡或是書法的孩子,可能跟年長的、不同世代的人處得很好;一個喜歡小動物的成人,可能跟小孩子很有話聊。但反觀來看,即使同樣的兩個人,在不同的事物上,也會有難以溝通之處。

 

 

代溝,在於你不願意去了解

 

當我逐漸年長之後,我感覺到身為長者,或是長者身邊的照顧者,更需要對「代溝」這件事有個比較精準的認知,因為社會上一般人已經把許多標籤貼在老人身上,比方說:保守、固執、愛說教……如果我們也只把生理年齡當做世代的唯一分界,我們很容易對號入座地,跳進世人對年長者的刻板印象裡,讓年輕人把一切溝通上的障礙,都歸咎於「因為年齡帶來的世代不同,而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

 

如果想要不被「代溝」二字困住,無論是長者本身或是長者身邊的人,能開發自己的多元能力,保持終身學習的習慣,是很有幫助的。

 

分享一點我個人的經驗,論生理年齡,我真的算初老了,我的眼睛老花,動作變慢,但我學習用電腦繪圖,做微電影,很多年輕人沒有比我強;我養動物,小孩子很喜歡問我動物的事。

 

我在不同的事物上可能跟某些人看法不同、溝通不易。但,都不是因為年齡的差距,而且我很坦然的接受:無論是跟哪個年齡層,總是會有人喜歡你,或是不喜歡你......那就隨緣吧。若是有人跟任何人都能情投意合,那倒真是有點奇怪了。

 

 

心直口快,忽視對方的存在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我曾經在這兩種不同看法中擺盪很多年,年輕時,我是「說話經過大腦,但刻意選擇了有話直說,將言語犀利視為一種能力,將敢言當作有個性」的人,直到發生過一些事情,我發現被我的直言傷害最深的,都是那些愛我、提拔我、照顧我的人。

 

他們因為善良有修養,沒有讓我踢到鐵板,也不願當眾給我難堪,但是,當他們知道我有可能口無遮攔之後,對我終究是產生了一些戒心,不再100%信任我在言語方面的自制力了……

 

另外,我也發現一些人,利用我的敢言,去打擊他們想對付的人,我用我的犀利替他們當了打手,他們稱心如意,我卻當了砲灰。

 

經歷過那麼多事情,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說:「心直口快,有話直說」是一個雙面利刃,如果您沒有把握能夠巧妙的運用這把箭,那我奉勸您,還是把它收進劍鞘裡比較穩當。

 

因為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可能傷及無辜,而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也未必彌補得回來。

 

 

拉近距離其實很簡單

 

如果您是長者,不要倚老賣老,以為自己吃的鹽比別人吃得飯多,就能講話不顧他人感受。因為現在的晚輩,已經不會因為您年長就無條件服服貼貼,說話太離譜,就有可能會自取其辱。

 

如果您是老人身邊的照顧者,也要知道長者的心是脆弱敏感的;即使他們智力衰退了,還是能從我們的音調音量和表情,察覺別人對他們是友善還是嫌惡。

 

長者來日無多,能讓他們在人生最後一段過得溫馨平靜,不也是功德一樁嗎?

 

無論是跟哪個世代的人相處,本於善意,謹言慎行,都會帶來我們比較期望的善果,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