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總看另一半不順眼?心理師:女人的成熟與改變,是自己的責任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09月09日
  • A
  • A
  • A

「他一直都很努力討我開心,可是有時候我回到家看到他坐在沙發上那個微凸的啤酒肚,我就一肚子火。」

文/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我其實一直努力說服自己,這麼溫柔又願意寵我的男人不多了,不要這麼不知足,可是我即使跟他交往這麼久,保持身材的功夫都沒少過,又是瑜伽重訓,又是生酮飲食,我不懂每次要求他去運動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樣……」我伴著薰衣草香,很想享受地喝著在網路上點評很好的咖啡。

 

朋友約我在中山區的咖啡廳聊天,因為周圍太安靜,她必須壓低嗓音抱怨著。

 

「嗯哼。」我還想多享受多一點咖啡,又要聽起來很認真的回應她。

 

「天哪,吳老師,你也這麼愛美,你可以想像走在你身旁另一半那個邋遢樣嗎?」朋友們都愛叫我吳老師,我也是習慣了。我聳聳肩,不想讓他把戰火延燒到我身上,撇撇嘴轉轉眼珠,沒有正面回應她。

 

「吼!我真的很想跟他分手,前兩天在想要吃什麼,他抱怨我都不像以前陪他上小酒館,我整個爆炸開來,我節制飲食這麼辛苦,藉啤酒很難耶!他不一起就算了,還指責我,我真覺得受夠了!要不是他是個聰明人,我還真想用痴肥來形容他。」我挑了一下眉,淡定地繼續喝咖啡,因為這已經不是新聞了。

 

編輯精選: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編輯精選:活到中年,「面對自己」是人生功課!3本書教我的事:轉身,是一種勇氣,更是一種慈悲

 

我為她倒杯水,順道把薰衣草移到她面前。

 

「喝口水吧,聽說薰衣草可以鎮定神經,」想著如果再不安撫她,接下來她要繼續爆炸便接著說,「辛苦了,乖。」但我已經在心中嘆了很長一口氣。

 

「吳老師,我好煩阿!」她滿臉哀怨地說。靠坐過來,把臉靠在我的手肘上,一副討拍的樣子。

 

「喔,那怎麼辦?」我舉起馬克杯,晃了晃杯子,一樣淡定的說著。

 

「我也不知道,每次他運動都半調子,如果他保持運動,身材結實,我覺得他根本就完美了!」她眼神祈求地散發著光芒。

 

「是嗎?」我不以為然地說。「就完美了嗎?」我定定的看向她。

 

她散軟的身體立刻正襟危坐,拍一下桌子說,「是啊!你不覺得很完美嗎?」看著她眼神地篤定,我心中升起挫敗的感受,我想這正是她伴侶的感受,因為無論如何,她總是在關係中找到可以「矯正」對方的目標,可以感覺「不滿」的行為或狀態。

 

親愛的,對你而言,滿意的關係是什麼?

 

在關係中有一種弔詭的狀態是,當你覺得自己是不好的,跟你有關的東西也不會是好的。

 

也就是當關係進展到彼此認定,甚或一種「我擁有的」狀態時,就會開始想要對所有物進行改造,但究竟要改造成什麼樣子才會滿意,永遠是一種未知的無底洞。

 

可是,我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擁有過任何人,我們有的就是關係的連結,但當我們將伴侶視為所有物,希望他照我的意識過生活,關係的衝突就會不斷發生,痛苦就會持續凌遲彼此,消磨掉彼此在一起最原初的相愛的感受。

 

你可以問問自己,究竟渴望改變對方的心情是什麼?那往往是深層的恐懼,恐懼失連與失去。

 

對方如果不改變這段關係就不能繼續了?還是對方不改變你就永無寧日?但又為什麼那股安寧需要奠基在他人的改變上?

 

改變與成長,向來就是自己的責任。

 

我們身為身旁的重要他人,我們可以做的其實是影響力,以及提供安全的基石,讓他感受到在關係中的安全和接納,從「心」渴望改變。

 

所以親愛的,安頓你的恐懼,回到當下,享受你的生活也感受你的選擇,當你足夠的平靜與欣賞自己,也許你將看到不同的光景。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多歲才找到真愛,她嫁到澳洲開旅行社!退休後,自種蔬果、漫步沙灘,玩出澳洲樂活人生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圖檔來源:許家華
  • A
  • A
  • A

5年級的許家華,在熟齡的40多歲才找到人生伴侶。她遇到澳洲籍先生Leigh,結婚後,辭掉業務優沃薪資,遠赴澳洲定居,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2年前先生離開公司、轉任顧問職,兩人合夥、共同經營旅行社,帶遊客搭遊艇、海釣、看賽馬、賽狗、打高爾夫球…,暢遊南澳。這段異國婚姻,豐富她的人生。

「我一直都很想有個家,但是很難找到適合的另一半。」她的原生家庭很溫暖,因此,非常希望能有自己的小家庭,無奈一直沒找到伴侶。

 

隨著年紀漸長,她將目光放在海外。每年她會和一位好友到西澳遊玩2周,「這位好朋友經常主動幫我介紹男朋友。」

 

2006年澳洲行,兩人在朋友家中舉辦的party認識Leigh,他對她一見鍾情,「後來我們去卡西諾(賭場)玩,他就坐在我旁邊,想更認識我。」

 

「以前他因工作關係,來過台灣,對台灣有基本的認識。」交往後,為更了解Leigh,曾到他家中拜訪,「我要確認他家中的成員,對我的態度是不是認真的。」面對熟齡後的感情,她相當謹慎。

 

「當時他告訴我,可以隨意看他的臉書、微信,和女生的對話等,他對我沒有任何秘密,相當誠懇。」

 

她最欣賞Leigh的地方是:貼心,「他曾來我在台北的公寓,看到浴室一扇窗子壞了,回澳洲後,訂做一個尺寸一模一樣的,讓我帶回來安裝。」Leigh的真誠也收服許家華父母的心。2007年結婚,隔年移民澳洲。

 

她說:「亞洲男人不論幾歲,都想找個年輕的女人,但是澳洲男人不同,他們不會管妳的年紀,只在乎是不是談得來,他們要的是soul mate(心靈伴侶)。」

 

編輯精選: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編輯精選:她幫夫簽放棄急救,卻被全家人指責...在葬禮上被當空氣!醫嘆:活著的人竟這般沉重

 

學會彼此尊重

結婚就像中大獎

 

她很會賺錢,是媒體業的廣告業務,業績好時,月收入相當可觀,長官很器重她,「2008年我搬去澳洲,長官還是不讓我離職,只好請一位同仁幫忙處理業務。」初期,她每半年返台處理公事,後來才漸漸放下工作。

 

「在報社的壓力很大,每天的臉都不清新,都要靠化妝,才有好臉色;到澳洲輕鬆下來,每天早上都打一杯新鮮果汁,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初到澳洲,她先去上英文課,「每天下午3點下課,學校附近有一間卡西諾(賭場),我會去那裡玩玩。」先生從不干涉她的生活。

 

她的個性很大方、不拘泥小節,「我從來沒說過他什麼;小事情我不會計較,大事情都OK!」結婚迄今,兩人從沒吵過架,「Leigh常說:『我中了很大的獎,就是妳』。」

 

▲南澳風光明媚,氣候怡人,很適合居住。

 

定居澳洲南方

共同經營旅行社

 

上了一年的英文課,許家華想找事做,於是,去學習不動產、考證照。只不過,當地工作並不好找。她曾應徵一家澳洲不動產公司,「主管要我去上完另一堂課,考取另一張證照,再來面談,這件事對我有點打擊。」

 

「我還是想工作,就去當地的華人報應徵廣告業務。」這份工作,她只做了半年,「和以前在報社的大廣告不能比,覺得有些無趣。」又回家過著主婦般的生活。

 

2016年一位大陸同學在當地經營旅行社,找她合夥。2017年Leigh因轉換工作跑道也加入,後來,他們決定買下同學的股份,成立新的旅行社。

 

她和先生住在澳洲南部的阿得雷德(Adelaide),「它是澳大利亞聯邦南澳大利亞州的首府,澳洲前5大城市,被選為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第5名。」她說這座城市的自然風光優美、擁有南半球最大的食材市場。2017年澳洲旅遊局更邀請大陸男星—黃曉明,擔任南澳全球旅遊代言人。

 

融合當地文化

推廣南澳特殊行程

 

「在澳洲開旅行社,我可以賣機票、旅館、遊輪等行程。」她思考賣機票很難獲利,「我們想推行程,帶著遊客去玩南澳,以小團體約6~10人為主,安排8天6夜、11天9夜深度文化之旅。」

 

她表示,Leigh會融合當地澳洲文化,如賽馬、賽狗等,設計很特別的行程,「澳洲有F1賽車、賽馬盃、高爾夫球盃等活動,也可以結合運動或賽事等主題。」

 

「因為帶的客人少,可以玩得很深入又自在,加上Leigh很幽默,大家都好喜歡他。」她舉例:「有一次帶6位遊客,幫忙租Airbnb的house,外面有庭院,晚餐很會料理的Leigh會買當地的新鮮海鮮回來煮,大家吃得輕鬆又精省。」

 

前幾年,他們搬到農場居住,戶外就是果園,種了李子、核桃、栗子、蘋果、水梨…等有機水果,「遊客來時,我會帶著自家種的水果請大家吃,他們都好開心喔!」

 

▲自家種植的水果。

 

夫妻互相扶持

碰到對的人就幸福

 

「嫁到澳洲時,有些朋友說很佩服我,敢一個人去。」許家華表示,20多歲時她曾做過澳洲、紐西蘭移民,「我帶著客人去黃金海岸買房子,到紐西蘭移民面談,我的膽子本來就很大。」

 

只是,她從沒想過姻緣會在澳洲。她強調,嫁到國外必須要很能適應當地生活、享受戶外運動,「我不像很多女生怕曬黑、很少運動,不爬山,這些我都很喜歡,也很愛游泳、騎腳踏車,生活過得愉快。」

 

她笑道:「碰到一個對的人,女人才會幸福。」Leigh很照顧她,對她的家人很好,「我的父母年紀愈來愈大,他們也會擔心未來,萬一身體不好,要找誰照顧他們;我會和Leigh聊這件事,他說:『妳讓父母來這裡住也可以啊!』他會把我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這件事,讓她相當欣慰。

 

「這段婚姻最大的收獲是能讓我過著輕鬆自在的生活,還有一個陪伴自己老後的伴侶。」現在,他們還是事業的最佳伙伴,一起打造夢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跟著他,快樂嗎?要讓伴侶幸福,先讓自己快樂...5個指標,給中年婚姻超快樂!

撰文 :吳娟瑜 日期:2019年07月11日
  • A
  • A
  • A

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

陽子辛苦工作養家,她克盡妻子的職責,下了班還要準備餐飯,丈夫要她盛飯,動作稍慢幾秒立刻碗筷齊飛。陽子深受耳鳴之苦,丈夫只會每天拿著相機四處尋找靈感,陽子有話都說不出口。

 

有一天,丈夫安排夫妻重返當年蜜月之地,也許想補償平日的不當相待,或者想重溫舊夢;睡前,從來捉摸不清老婆感受的丈夫,坐在日式榻榻米上問隔了五步遠的陽子,「妳跟著我,快樂嗎?」

 

丈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低頭整理衣物的陽子怔住了,她沒有抬頭看丈夫一眼,只淡淡拋出「不知道」,這三個字彷彿一息尚存蚊子般的嗡嗡聲,輕輕地迴盪在夫妻靜默又尷尬的呼吸間。

 

丈夫不放棄,又追問一次,「陽子,跟著我,妳快樂嗎?」,這回,丈夫遠遠地注視著陽子,專注等候回音。「不要這樣問啦,人家眼淚會跑出來,」陽子輕聲回答,手一樣「停格」,頭一樣「靜止」。

 

我的心和陽子的丈夫一樣,突然「揪」成一團;就這麼一句話,電影《東京日和》(とうきょうびより)淬出夫妻生活的深刻。

 

多數夫妻慣常各忙各的,很少有親密的對話時光;平日常聽到的個案困擾也以夫妻無法溝通為多,吵架,似乎也成為許多夫妻的日常。

 

偕老的五項指標

 

有一回,在演說會場見到一對相伴而來的中年夫妻,好奇他們在夫妻關係中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我請男士當場問老婆,「跟著我,妳快樂嗎?」男士的妻子笑嘻嘻,迅速地點著頭說,「是呀!他對我很好。」會場其他幾對夫妻也都滿意彼此的關係,我忖測會相伴聽講座,基本上關係應該不錯。

 

陽子的答案為什麼讓我深有感觸,她沒有正面回答「是」還是「不是」,看似閃躲了丈夫的問句,其實是閃躲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陽子的回應與我心有戚戚焉。

 

我問自己,如果有一天老公Show有此提問,會怎麼回答?我很可能兜個圈子以「酸甜苦辣點滴心頭」閃躲「是」或「不是」。

 

換位思考若是我問Show,「跟著我,你快樂嗎?」他又會如何回答呢?

 

老實說,我沒把握他會愉悅地說,「當然快樂,和妳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快樂!」我深知自己的親密關係還有調整成長的空間。

 

「對伴侶的一生而言,最終算得上真正天長地久的,是一切絢爛歸於平淡之後的考驗──追求之後,愛戀之後,痴迷之後。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史丹.塔特金博士(Stan Tatkin)在其著作《大腦依戀障礙》中給了「偕老」明確的方向。

 

「始終」、「在身邊」、「支持」、「陪伴」、「能力」等五項正是圓融婚姻的關鍵語彙。每項以20分為滿分,我先自問吧!

 

「始終」──難免有心生不滿的時刻急於離去,最終還是回頭;得10分。

 

「在身邊」──如影隨行豈不是壓力重重?以象徵意義來說,是在身邊呀!得15分。

 

「支持」──年輕時吵吵鬧鬧互爭第一,不懂支持的重要,走過這許多年才領悟其中底蘊,當然支持;得15 分。

 

「陪伴」──兩人還身手靈活,心靈陪伴大於形式,得10分。

 

「能力」──說恩愛夫妻是自欺欺人,繼續修身養性,多所學習未來會更好!得15分。

 

加總後是65分,勉強及格,繼續努力嘍!要讓老伴快樂,首先要有能力讓自己快樂,不是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藍天會在牆外等著你:吳娟瑜說 愛與不愛,你最後都是一個人》,天下雜誌出版,吳娟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尊敬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珍惜對方的真實,共度日子是快樂

撰文 :岸見一郎 日期:2019年05月1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尊敬」的英文是respect,意指「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源自拉丁文的「respicio」,意指「看」或是「檢視」。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忘記要「檢視」,例如「這個人對我而言是無可取代的。」「我和你現在雖然一起生活,但總有一天分離的日子會來到。」「所以在此之前,我們要好好把握,融洽地度過每一天。」等等,都是檢視。

分離不一定是死別,子女長大獨立也是分離的一種,原本感情融洽的情侶,也有可能某天激烈爭吵後分手。

 

子女和伴侶無論有什麼狀況、是否生病、是否和我的理想不同,都是我所重視的人。我們不應該依照腦中的理想給對方打分數,而應該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體認到對方是無可取代的人。

 

尊敬雙親也是一樣。看著雙親真實的模樣,看著雙親獨一無二、無人可以取代的模樣;不刻意加以美化,不帶著理想的有色眼鏡給雙親扣分。

 

平順安穩的日子,總是讓人容易忘記家人、伴侶、子女和雙親,不會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總要到有人突然罹病或是遭逢變故,才會發現和對方共度人生,並非理所當然的事。

 

之前提過,家母一向健康,某天突然感覺身體不適,醫生診斷是中風,便直接住院了。住院後恢復情況良好,也開始復健,然而一個月之後再度發作,病情急轉直下,因此轉進有腦神經外科的醫院。

 

住院一個月之後,有一天母親走到室外,瞇著眼睛凝望著天空,那時她一定很不安。母親曾問我,她之後會變得怎樣,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母親轉院後的第一個月,意識還很清楚,但我們之間發生了很情緒化的爭執。當時母親毫不考慮我方不方便,要我馬上買東西來;而我則為了母親居然如此任性,而氣憤不已。

 

結果不久之後,母親併發肺炎失去了意識,我們終於連對話都做不到了,我開始覺得就連吵架都彌足珍貴。為什麼母親有意識時,我不多跟她說說話呢?

 

我應該更珍惜陪在她身邊的時間,而不是和她吵架啊! 母親病倒之前,我根本沒想過我們會有這麼一天,我在母親的病榻前,不斷思索著,自己是不是浪費了許多寶貴的時間?

 

為了將來不要後悔,在日常生活中,不斷想起和對方一起生活、感情融洽的時光,便是所謂的「尊敬」。

 

父親有一天說:「不管怎麼想,我剩下的日子都不多了。」說出這句話的父親,比起想到人生苦短而焦躁的我,顯得更坦然。父親剩下的日子不多,代表我們父子能共度的日子也不多了。

 

明明這是件理所當然的事,卻讓我突然想像起父親離開後的日子。想起母親,讓我清楚意識到父親終有一天也會離開我,便更努力避免和父親爭吵了。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本文摘自《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天下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的沉默讓我好受傷!夫妻關係教我的事:別把「緊密」和「親密」混為一談

撰文 :張璇心理師 日期:2019年05月0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夫妻之間因差異而產生的碰撞,有時來自生活習慣和認知想法的歧異,有時是情緒表達方式和心理需求的不同,比如一方將「緊密」和「親密」混為一談,一方覺得彼此都該有些獨處空間透透氣,才是理想中的健康愛。

愈來愈多的婚姻研究證實,關係滿意度和夫妻是否經常共同參與一些活動,或擁有愉快的相處時光有關,然而現實中,一動一靜、休閒喜好南轅北轍的夫妻組合,還是占了絕大多數。

 

舉個例子來說,伊恩嚮往和伴侶無所不談、共同參與各種活動的親密關係,最好兩人能一塊兒下廚、運動、看展、跑演唱會,但老婆卻愈來愈宅,哪裡也不想去,下了班只喜歡追劇、看直播。

 

伊恩覺得悶,試著和妻子溝通,她卻置之不理。

 

「當下她都會說『好』,之後依然死性不改,假日只想賴在家,看那些網紅化妝、逛街的直播。我偶爾找她一起去健身房,她只願意在跑步機上邊跑邊盯著手機,聲音又開得很大聲,惹得周圍的人猛翻白眼,我也覺得好丟臉,要她別再看了,她卻板著臉嘟噥著已經陪我來了還嫌東嫌西……」伊恩的語氣很無奈。

 

冷回應既消極又傷人 容易引發負面衝突

 

伴侶關係中,充滿各式各樣有聲無聲的邀請與回應,可能是一個提問,也可能是一個眼神或一個擁抱。想約對方一起參加活動,或是想與對方分享一件近日發生的事、公司的趣聞,都是情感交流的邀請,提出者都想得到對方正面的回應。

 

但如果得到的反應多是「相應不理」或「漠不關心」,難免會感到挫折、寂寞和被否定,懷疑對方沒把自己當一回事。

 

「冷回應」的態度既消極又傷人,不僅可能激怒對方、觸發情緒化反應,也常使雙方的互動變得表面,蓄積許多負面情緒。即使沉默不應的一方並不是刻意漠視,還是可能對另一方造成不小的傷害。

 

根據美國婚姻專家約翰‧高特曼的研究結果,如果愛的邀請常常不被接納或得不到正向的回應,很容易引發夫妻衝突和影響提出者的自尊,女性尤其會認為這樣的不理不應是「有敵意」的。

 

其實男性不理會妻子的邀請,不一定是想藉此表達甚麼,甚至不知這麼做可能會讓妻子感到受傷,但當妻子不理會丈夫時,往往是想刻意表現不滿或憤怒。

 

愛丁堡大學的一項以1200人為研究對象、追蹤期長達20年的心理研究顯示,當受試者心情不佳、想找人傾吐時,如果伴侶願意聆聽,生活壓力便有人幫忙減輕。

 

也發現伴侶是否願意傾聽,與該研究的受試者後來的健康狀況關聯密切。而那些覺得自己比較沒辦法應對日常壓力的人,多是比較感受不到伴侶關注的受試者。

 

害怕衝突逃避溝通 壓抑習慣變得疏離

 

害怕衝突逃避溝通,壓抑習慣變得疏離。

 

諮商室裡常有人夫表示,不是不願意多給妻子一些回應,而是妻子的訊息常常過於模糊、隱晦,讓他們以為只是隨口說說;也可能對於邀請的活動或話題不那麼感興趣,或是因為怕講錯話或擔心變成另一半的出氣筒而迴避邀約。

 

有時,不願表達自己的感受,是因為對他們來說,「自我揭露」的意義並不大,甚至可能因為洩漏了內心的脆弱而被攻擊,或是引發難以平復的痛楚。

 

一個人面對溝通不良或關係壓力時所作出的疏離反應,很可能是一種習慣性的人際模式。

 

對伴侶而言,這些行為反應像是一種懲罰,甚至被視為一種冷暴力,但它們其實是當事人一種自然而然的習慣因為不喜歡衝突或不希望彼此惡言相向,寧願壓抑自己,甚麼話也不說。

 

這類個案常常告訴我,「從小到大,我都是這樣處理事情或面對情緒的,遇到煩心、壓力大問題,都是自己想辦法消化。」或許在孩童期或青春期,父母和身處的環境不允許自己在壓力大或焦慮時討愛討拍,壓抑久了成習慣便漸漸不知真實感受為何物,也不知如何面對負面情緒。

 

當充滿強烈情緒的伴侶「要求溝通」或「需要大量關注」時,常會有點不知所措,遇到轟炸來襲,自然而然地,會想躲進熟悉的「理性」或「放空」的安全防空洞。

 

嘗試體諒彼此差異 讓愛再次流動

 

為了不讓「缺乏互動」的破壞性擴大,雙方除了學習尊重差異和體諒差異,不妨找個時間把彼此心裡的垃圾倒一倒,將各自的辛苦說一說(這對害怕衝突、習慣不表達內心感受的人來說確實是一大挑戰)。

 

願意嘗試體諒差異,以開放的心態去聆聽,才可能對長久以來的溝通問題產生新的理解,讓愛再次流動,給彼此重新連結的機會。

 

(本文獲「張璇心理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朋友本該斷捨離!合不來的友情,我決定不再彼此勉強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7年12月21日
  • A
  • A
  • A

到了熟齡時,你不妨又可以任性一點,合不來的人,你就自動疏遠吧,人際關係上也來個「斷捨離」。畢竟人生越來越短,勉強交流實在是太費時傷神了。倘若你是被「斷捨離」的那一方,也要看開點,因為你只是神經比較大條,而對方比較會做人而已。

文/石芳瑜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從小我們就熱衷於找尋伴侶、結交朋友。畢竟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我們渴望被認同、被接納,這在青少年、學生時代特別明顯。找尋伴侶的過程也是,總要摩擦得傷痕累累、身心俱疲,彷彿這樣才能確定這是愛,只是彼此不適合。

 

不過任何關係都有強弱,年輕時難免任性,有些人就是蠻不在乎。臉書時代,不少「朋友」關係相當危脆,一個不順眼,就可以把人「封鎖」。「封鎖」形同絕交,即使不常見面(甚至沒見過),但有些人被封鎖還是呼天搶地,感覺自己很受傷。

 

然而人到中年,多少懂得世故,特別是商場往來,有時是為了建立人脈,有時是服務客戶,絕交往往是大事,誰和誰絕交,不外是結下了梁子,搞得深仇大恨,很難回頭了。

   

可是回顧我們的一生,真正相知的朋友又有幾個?不少朋友在沒有利害關係後,自然就會離去。到熟齡時,這樣的情形會更加明顯。

 

然而人類還是渴望友誼,於是四、五十歲之後,同學會也變得格外熱絡起來,因為人們總是懷念那些純真年代,那些和自己擁有共同回憶的同學。即使以前吵過架、絕過交、追過同一個女孩,多年後久久一見,那些不美好早就變得很稀薄。

 

那次與單戀對象的重逢

 

我年輕時,也常常跟人絕交或分手。有些人確實是不順眼、不對盤,不想勉強自己繼續相處下去。然而也有一種情況,反而是因為太在乎。我曾經喜歡過一個男生,彼時對方一直跟我保持著友好的關係,但後來我知道他有女朋友,因為受不了這種單戀,就自動斷絕了聯絡。前幾年,我們再次重逢,一開始我非常開心,可以突然意會到自己竟然還是有點心動,懷念起當年未成的情緣,見面幾次後,我又寫email告訴他: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沒幾天,對方回信老實告訴我:「妳跟以前一樣沒什麼變,還是這麼任性,其實要決裂或再見,我都可以。但是說要來、說要走的人都是妳啊。」

 

我看著信,自己也笑了。說到底,太在乎的人是我。到了一個年紀應該要把感情的得失看淡一點,費洛蒙應該也降低了,人生有些緣分難得,對方或許真的把我當成朋友。而當不成戀人,應該可以當朋友。這件事值得練習。

 

正因為人們需要朋友,有些人會死抓著朋友不放。但說到底,有的人你就是跟他不對盤、相處起來卡卡的。於是到了熟齡時,你不妨又可以任性一點,合不來的人,你就自動疏遠吧,人際關係上也來個「斷捨離」。畢竟人生越來越短,勉強交流實在是太費時傷神了。倘若你是被「斷捨離」的那一方,也要看開點,因為你只是神經比較大條,而對方比較會做人而已。更何況我認為練習老去最重要的是要學習獨處,要練習享受一個人的時光。

 

別害怕開口說出內心的不悅

 

想要主動斬斷緣分怎麼做?老實說也不很難,只要不回信、收到訊息已讀不回就行。但你或許覺得這樣很不禮貌,那麼只要越回越短、越回越慢,一般人通常就會感覺得到。再禮貌一點,就是寫一封感謝信,謝謝對方過去的關照,自己打算放空身心,順便告訴對方不必回信沒關係。

 

我在《50歲開始,不過配合別人的人生》書中看到兩個方法很有趣。書上說「想離婚的話,只要連續三天對伴侶說『我討厭你』就可以達成。」意思是你只要每天告訴對方『我討厭你』,保證任何人都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如果你想跟朋友斷交,直接告訴他:「我討厭你。」就行了。可是你大概心想,說「我討厭你」未免太任性、太不聰明了吧?根本就沒有勇氣說出口。所以作者名取芳彥教他的朋友另一個方法,建議他的朋友寫一封假信,

 

告訴對方自己加入了一個宗教團體,而教主告訴他,如果他跟某年某月出生的人交朋友,對方就會墜入地獄受苦,為避免好友墜入地獄,也只好忍痛斷絕來往了。最後祝福對方幸福快樂,從此不必回信。」

 

這個方法是否聰明?作者說他也不曉得,但至少他再也沒有收到對方回信。

 

總之,你若不想跟某人來往,冷處理也甩不掉,又編不出一個好理由,也不想傷害人,就要有說出「我跟你個性不合」這種黑臉的勇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