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舒服地睡著,總好過清醒著痛苦!」安寧醫師:我想選擇這種方式離開,你呢?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最近看網路文章,有位病人說一句充滿智慧的話:「我雖然是病人,但請不要全部時間集中在我的『病』,請至少用一半時間待我為『人』。」

我認為:這句話把「病」字換成「老」字,一體適用。除了把病人與老人當「人」看,照顧者需檢討自身是否像個「人」。

 

「活動理論」主張:老人應該參與各項活動及保持與人的聯繫。

 

「延續理論」主張:老人應該盡可能延續以往的生活習慣與活動,以得到心理健康的老化過程。

 

我認為不只適用於老人,甚至末期病人也是如此,不過當然有些許不同,就是不能強迫末期病人。

 

末期病人通常有睡眠問題,退休老人亦同。

 

我常跟健康老人說:「你已經退休,又不用上班,就算睡白天也沒關係,為什麼晚上需要吃安眠藥?」末期病人晚上不睡覺,家屬就要求醫師給安眠藥或打睡覺針,等到病人一直睡不醒,卻又希望醫師幫忙把病人弄醒。

 

醫師並沒有像家屬期望的那般高明,我只好跟家屬說:「病人現在住院又不用上班打卡,為何一定要晚上睡覺、白天清醒?家屬不是應該要配合病人上夜班,怎麼反而強迫末期病人要和健康者一樣上白班呢?」健康的家屬不願意配合,反而想用藥物強迫末期病人?

 

家屬通常是怕末期病人就此昏迷不醒,就一直設法吵醒病人,不讓他好好睡覺。

 

當主治醫師查房時,家屬或志工就習慣要叫醒病人接待醫師,我都會趕緊制止,我並沒有偉大到必須吵醒末期病人。

 

我經常安慰家屬說:「病人可以舒服地睡著,總好過清醒著痛苦!」

 

等到末期病人意識不清時,多數家屬習慣好像「主考官」,一直拷問病人:「爸,你看這是誰來了?」來一個就問一次,我聽了都覺得心煩,末期病人應該更加受不了吧!我認為:家屬應該要用「報告長官」的態度,但是輕聲細語:「爸,這是許醫師來看你了。」

 

我很想睡覺或者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最討厭有人硬要叫醒我,甚至還嚴詞拷問我,我當然希望別人把我當「人」來對待。

 

因此,我會希望家屬也表現像個「人」一樣,能夠好好的對待自己的親人,正因為已經是末期病人,必須更加溫柔體貼的待他為「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一張嘴的親戚,不可能代替你照護父母」照顧這件事,請交給專業來做,該說不就說不!

撰文 :李雪雯 日期:2019年09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儘管有人認為,「孝順不可外包」是台灣社會的普世價值,但石藏文信便再三提醒「遠離《家人這種病》」的七大守則之一就是:不要為了家人犧牲自己,不行的事情就明確主張「不行」!石藏文信特別強調,如果要預防照顧者憂鬱症,或防止親子關係因照護而惡化,最佳對策就是「不要一個人獨自擔負照護工作」。

簡單來說就是: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提供照顧,剩下的就交給專業看護或養護機構

 

他特別強調,由家人負責照護,並不一定是最佳選擇。尤其是失智症,有很多案例顯示,交給專業看護或機構是最好的。

 

根據石藏文信的說法,一般比起在家照護,老人家住在機構裡受照護比較健康,也比較長壽。他表示這並非拋棄父母的藉口,因為「把照護交給專業人員,為了不犧牲子女的人生,也為了讓父母能安心度過老年生活,這才是最聰明的選擇。

 

特別是有些事情只有家人才能做到,例如陪父母說說話、照顧父母的情緒、親子在一起相處等。而保照護交給專業人員,以子女才能做到的形式關懷父母,才是最好的」。

 

石藏文信再三建議子女們:千萬別被親戚「把父母送到機構去是『冷血無情』」的指責給迷惑了。他特別強調:出一張嘴的親戚,不可能代替妳照護父母,所以,子女們千萬別被那些不相干的人、不負責任的意見給迷惑。

 

日本老年行為科學博士,也是《老後生活心事典》的作者佐藤真一認為,當藉由照護保險等各種方法,以及孩子往返父母家中照顧,都還是無法處理時,就必須考慮是否要將父母送至安養中心居住,或是接到自己家中居住?

 

他同時指出:家人照護裡,存在著「照顧轉變成控制」的陷阱,從體貼對方開始後,卻漸漸陷入痛苦的矛盾狀態中,然後在心中不斷糾結煩惱;而被照顧的人,也無法說出「討厭」、「辛苦」等話語,只能持續壓抑忍耐下去,最終的結果,就是一場悲劇。他認為,想要親自照顧自己雙親的想法,是很自然的,當然也不會要加以否定。只是,千萬不

 

要受制於所謂的「家人神話」,而不斷地勉強自己。

 

事實上,之前採訪過不少長照專家,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告訴我:如果不懂得正確的照顧技巧,不管是被照顧者或照顧者,都很容易受傷。

 

而在看過許多相關案例之後,個人很想表達的是:現在已經不是談什麼愛心或孝心的問題,而是很現實的照顧問題。子女或配偶、家人徒有滿滿的愛心,卻不見得是對當事人最好的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空巢的勇氣:人生下半場的35個必修學分》,時報出版,李雪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中風父20年,父親走後她竟無家可歸…父母病了,到底該由誰照顧?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調查發現,照顧長輩家庭的照顧分工中,將近一半由家人親自照顧,每位長輩平均有將近9位家人,卻不到3人實際上分擔照顧工作,家人之間也常因為照顧方式、費用支出分擔的方式起衝突!

根據國內首份採抽樣電訪完成的「照顧長輩家庭的照顧分工、決策與衝突經驗調查」,總計652份有效樣本發現,44.9%由家人照顧,平均照顧5.6年,平均每月花費32,334元。平均每位被照顧者約有8.9位家人,卻僅2.4人(約三分之一)實際分擔照顧工作。

 

在照顧過程中,家人又很容易為了照顧方式的想法不同而引起爭執,另外又有許多照顧者在家庭中屬於較弱勢的一方,結束照顧任務之後,自己卻面臨經濟上的困難。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表示,曾有位照顧中風父親逾二十年的女性家庭照顧者,在父親過世後就面臨經濟斷炊、房子被收回窘境。

 

未充分溝通

長照家庭衝突多

 

家總理事長、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郭慈安表示,傳統觀念根深蒂固,家庭照顧常被「孝道簡化」,家人不好意思討論照顧,也不知從何談起,但「照顧方式」直接影響「照顧支出」與「照顧分工」,若家人未充分溝通,或未善用資源,很容易造成衝突。

 

郭慈安分析,三種居住模式決定主要照顧方式:「在家照顧」、「白天出門晚上回家」及「二十四小時有專人照顧」等,也就是家人輪流照顧、離職照顧,或請外籍看護。

 

事實上,若能善用各縣市長照2.0資源,一般戶長照家庭每月只要支出1600~6000元之間,即可使用居家服務、日間照顧中心、復能照護、營養照護等,但民眾普遍不知道。

 

善用長照2.0資源之外,家總建議,面臨照顧問題時可召開家庭會議,充分溝通照顧事宜,有助於避免後續的紛爭。

 

召開家庭會議

善用輔助工具

 

召開家庭照顧會議每次以90分鐘為妥,以不超過3次會議為佳,以免時間太冗長容易失焦。陳景寧提醒,失敗的家庭會議常因「感性蓋過理性」,例如討論父母對誰較好、過去家人關係等無助決議的內容,因此陳景寧也提醒慎選會議主持人,並嚴守三不禁忌:「不插嘴、不翻舊帳、不強求公平」。

 

此外,家總經過三年籌備,日前推出「家庭照顧協議線上工具」,盼能協助民眾做好規劃,找出適合全家人的照顧方式,減少爭執。有需求的民眾請上網 http://www.familycares.com.tw/fdm/ 使用。

 

「照顧長輩家庭的照顧分工、決策與衝突經驗調查」結果

 

家人討論照顧問題的頻率?

 

  • 偶而討論  37.1%
  • 不討論  30.9%
  • 經常討論或隨時討論  30.7%

 

討論最多的照顧問題?

 

  • 照顧方式 47.2%
  • 醫療決策 37.7%
  • 照顧時間分擔 30.5%
  • 照顧支出分擔 19.3%

 

將近三成的受訪者表示,「家人曾因照顧問題而發生爭執(28.2%)」,而有過爭執的長照家庭中,爭執的原因和解決方式統計結果如下:

 

發生爭執的原因

 

  • 照顧方式想法不同 56.9%
  • 照顧費用分擔不均 22.9%
  • 醫療安排方式不同 16.0%

 

家庭如何解決照顧爭執?

 

  • 家人討論決定 38.2%
  • 主要照顧者自行處理 23.7%
  • 不處理 21.1%
  • 長輩決定 7.9%
  • 長兄姊決定 7.9%
  • 尋求專業人士協助(例:社工師、諮商師、律師、財務專家等) 0.00%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殺人悲劇》他殺精神病妹、還將她的頭砍下...醫嘆:每個照顧者的憤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8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行政院長蘇貞昌最近指出,到2026年台灣就要進入超高齡社會,政府要提供高齡者照顧,及分擔照顧者沉重壓力。實際上,照顧者的壓力也時常被低估,在幾年前,就曾發生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慘劇。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針對此類事件,盼政府與社會大眾能給予較長遠的眼光,將重心更多角化深入各類疾病等被照顧者當中,並給予照顧者適當的協助,讓此類事件不再發生。

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幾年前高雄發生五十多歲照顧者哥哥,殺死五十多歲慢性精神病患妹妹,還將她的頭砍下的事件,這是我記憶所及,以及在二十二年精神科醫師生涯裡,未曾見過的最慘照顧殺人悲劇。

 

殺死以後,為何還將頭砍下?因為暴怒未消,自己煞不了車。

 

為什麼這麼生氣?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愛有多深多重,當照顧不了之時,由愛而生的恨意,便有那麼深那麼重。

 

既然深愛著被照顧者,為何有恨有怒?因為照顧身心障礙的家人,等於把對方放到自己面前,凡事都先想到對方,所有生活事項都圍繞著對方打轉,久了難免疲累、挫折、生氣,生了氣以後又自責,而如果這些負面情緒不能適時消解,便會越積越滿,終至把自己炸開。

 

所有家庭照顧者都很辛苦,但精神病患的家屬,其壓力與辛酸更是不足為外人道矣。

 

首先,長照議題這些年逐漸被社會關注,但重心都放在失智失能老人家,鮮少觸及精神病患。

 

其次,因為精神病仍有汙名之累,許多家屬不願讓鄰居親友知道家裡有精神病患,寧願自己承擔。再來,精神病患大都缺乏病識感,家屬光要讓其就醫,就經常傷透腦筋。最後,若精神病症狀控制不良,還須擔心暴力攻擊的危險。

 

精神醫療人員都知道,精神病患的照顧圖像,最常見的就是老爸老媽帶著功能退化的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而當父母漸漸年邁,那些精神病子女不只沒有長大獨立,反而因為自我照顧與社會功能持續退化,更需要他人照顧

 

在精神病院工作,最不忍看到的,就是白髮蒼蒼、走路搖晃的瘦弱老媽媽,牽著理光頭好整理、咧嘴傻笑的中年精神病子女,前來看病住院。

 

許多精神病患沒人愛,最終只剩偉大的母親可以承受那樣的照顧責任。

 

爸爸呢?已經先走。配偶呢?年輕就發病,根本沒結婚。兄弟姊妹呢?人人各有自己的家庭。

 

有的兄弟姊妹不忍手足過著拖屎連的日子,願意承擔照顧責任,但一來還有自己的家庭,再加上畢竟只是手足,要他們像爸媽一樣全心全力付出,並不容易。

 

因此,新聞中的哥哥,願意照顧精神病患妹妹三十年,就因爸媽過世前「託孤」,要他「好好照顧妹妹」,實在難能可貴。然而,光靠對家人的愛,很多時候無法支撐照顧重任,如果不能尋求各類資源來幫助自己,就容易心力交瘁,釀成憾事。

 

精神病患家屬怎麼發覺自己已經瀕臨照顧極限,不求助不行?

 

動不動就對被照顧者發脾氣,甚至暴怒或出手打被照顧者,就是最常見的警訊之一。

 

此外,心力交瘁,憂鬱沮喪,若持續超過兩個禮拜,也不能等閒視之。至於因為照顧工作而失眠、胃口不佳、容易緊張擔心,若已明顯影響生活品質,也不要再獨自承擔。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尋求的照顧資源還不少,如果自己不能完全了解,可以向醫院社工師與政府單位的公衛護理師詢問。

 

基本上精神病患的照顧模式有門診、急性住院、日間住院、居家治療、慢性復健住院、社區復健中心(白天來參加活動)與康復之家(晚上居住處所)等。

 

醫療單位若接獲家屬求助,或者精神病患經治療後還不能完全由家屬照顧,一定要安排後續照顧單位接手,並做好轉介與銜接工作。

 

精神病患家屬可以參加醫院舉辦的家屬支持團體,與其他家屬分享照顧經驗,並彼此打氣。如果身心狀況已經失衡,出現焦慮、憂鬱或嚴重失眠,可到精神科就診。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對於無法自理生活,而且父母都已過世的慢性精神病患,政府會協助進住精神護理之家或公費養護床,由國家接手照顧責任,讓老爸老媽與其他家屬的愛,繼續延續下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女性的養老學!拒絕做長照的高危險份子,玩出快樂老後生活的4個建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7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從網友的回應,確實反映出部分女性疏於老後照護風險的防範,前篇主要目的是提醒姊姊妹妹們,一定要開始注意到自身老後的高風險,簡單歸納前篇重點就是,退得早+準備少+體力弱+餘命長=老後照護的高風險。

我之前有一篇文章:《女性活得久卻體力弱?注意!五年級女性是長照的高危險人口》,引來一些迴響。譬如我提到小女生不愛運動,當了阿嬤還是不積極,網友回應:「在講我,我都不運動」。

 

我提部分女性會有「三靠迷思」(靠先生、靠小孩、靠政府),網友也回應:「真的!我媽完全是這種思維」、「我本來也想靠政府><」。

 

從網友的回應,確實反映出部分女性疏於老後照護風險的防範,前篇主要目的是提醒姊姊妹妹們,一定要開始注意到自身老後的高風險,簡單歸納前篇重點就是,退得早+準備少+體力弱+餘命長=老後照護的高風險。

 

但是我也看到網友無奈地說:

 

「早年拼子女學費,不惑拚房貸,五十歲拚父母照護費,我到底能存多少?」

 

「4、5年級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被兒女拋棄的第一代,這中間的辛酸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呀!」

 

我非常能夠體會,要幫著家庭養三代的無奈,如果不三「靠」,姐姐妹妹們要怎麼辦?除了開始養成運動習慣、重視健康外,關於財務準備部分,綜合我個人以及過去採訪無數理財專家的心得,以下四個建議提供參考。

 

建議1 :快轉人生,概算老後照護開銷

 

有一部喜劇電影《命運好好玩》,敘述一位年輕建築師拿到一隻神奇的遙控器,可以快轉自己的人生。真實世界當然是不會有這種遙控器,但是我們應該早點去預視自己的老後人生,譬如請教(觀摩)80歲以後、已經臥病在床的老人家庭。

 

是誰在照顧這些老人家?照顧費用是多少?自己老後可能有同樣的照顧資源嗎?5年級女生,或是說所有的女性,最該嚴肅面對的就是80歲後的人生。

 

因為女性在80歲以後的餘命至少長達10年,而這個階段卻是病痛最多、自理能力又逐漸喪失的時候。即使原本已住在高品質的銀髮村,可能因為自理能力的喪失,而被要求遷出,如果這時又沒有家人或照護人員陪伴,就無法在自宅終老(除非那時照護型機器人已經普及)。

 

因此,我們想要面對自己的長壽風險,就要先掌握風險負擔到底會有多重?由於個人狀況不同,下表只列出老後照護的年度開支(一般生活與醫療開銷尚未計入):

 

老後準備的年度財務概算

 

最便宜的照護方式是外籍看護工,我概抓一年30萬元(含調漲後的薪資、加班費、健保費、仲介服務費、體檢費、就業安定費、伙食費)。以聘僱期10年計,至少要準備300萬元的外籍看護預算,這個估算尚未納入通膨與調薪。

 

以通膨來看,自己與看護的伙食費就會受到通膨的影響,譬如2015年6月的通膨年增率只有0.9%,但是食物類的通膨年增率是4.55%,只要想一想近年有多少食物價格大漲,就知道食物通膨對於老後的影響有多大。

 

在未來,能夠請到外籍看護工還算萬幸,因為人口輸出國持續緊縮出口人力,如果老後聘請不到外籍看護,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尋求集合式的照護機構,譬如安養、看護、照護等中心。

 

目前大致的分類為,安養中心主要接受自理能力尚稱健全的老人、看護中心是自理能力已經出現缺損老人、照護中心則是專門安置需要插管等重症者,需要特殊照顧程度愈高,月費當然愈貴。

 

上述老後照護的財務概算,都尚未納入照護設備、個人的生活開銷、醫療費用等。

 

如果姊妹們已經接近、或是進入中年,都要把握老後準備最重要的黃金階段,趕緊快轉人生,問問看正在被照護的老人,到底會有哪些花用?

 

建議2 :存老本,更要存理財知識

 

我有一位鄰居長輩,職業是修改衣服,case接不完,我常跟她說:「好羨慕你有一技之長,只要眼睛允許,可以活到老、賺到老。」

 

但是大多數女性上班族,缺乏這種可以一輩子賺到老的技術,退休後的收入就變成0。

 

沒有可以吃一輩子的技術,又不敢「三靠」的話,怎麼辦?趕緊學一點理財知識,可以是選項之一。

 

我有一位伯母的定存到期,銀行理財專員遊說她轉「存」到養老險,理專只告訴她:「利息比銀行高,投保期間如果不幸往生,又不必擔心子女被課遺產稅。」伯母立刻委託理專辦理。

 

伯母一年後缺錢想要解約,她以為只是「利息」會打折,沒想到理專當時沒特別提醒的是,這種「類定存保單」,如果在6年內解約,不僅沒利息,本金還會虧一截。

 

因此,以消極面來講,存理財知識,至少可以避免被誘導買到不適合的商品,長壽的女性未來若想要守住寶貴的老本,就要趁著腦筋還靈光時,開始培養一些基本的財務知識。

 

以積極面來講,女性理財最大的盲點就是太保守,只想靠定存或是保單。歐日都已進入負利率,台灣也是不斷調降定存利率,女性退得早、存得少,不能完全指望存錢生息養老。

 

至少要開始學習一種工具的知識,不管是房地產、股票、基金、債券、保險,或是資產配置的重要性。理財投資的知識浩瀚,不是一篇文章、甚至是一本書就可以講完的,但只要願意開始接觸、開始學習,都不嫌晚。

 

建議3 :不確定的風險,靠保險轉移

 

老後的確定支出,譬如基本生活開銷,靠平常的儲蓄或投資;老後的不確定支出,譬如醫療或照護,可以靠保險。

 

有的長者,60、70歲就病痛不斷,經常住院或請人看護;有的長者,到了80、90歲,還能跟團旅行趴趴走,所以醫療與照護,屬於不確定的開銷,不確定的風險,最適合用保險來轉移。

 

譬如殘扶險,是按殘廢等級提供給付,並且不分疾病或意外。長期照護,就是身體出現程度較重的殘廢狀態,就可以用殘扶險等產品對抗(詳見《對抗長照風險,保單到底怎麼買?兩道防護讓你省錢又安心》一文)。

 

建議4 :長壽風險,靠領到老的商業年金險

 

為什麼每一場的年金改革座談會都如此地劍拔弩張?因為只有年金可以讓你活到老、領到老,各族群當然要大聲捍衛。

 

但不管怎麼吵,年金改革結果,99.99%是「多繳、少領、晚退」,也就表示,老後不能只靠縮水的社會年金,應該至少要有另一份可以穩定領到老的退休金來源,譬如商業年金險。

 

商業年金險除了考量保險公司的安全性,主要是考量開始領的年紀,以及當時的利率水準。越早開始領,可以領到的年金越少,如果不想變少,就必須要躉繳更多的保費。

 

因為越早領、天年還很長,可以領的年數越多,保險公司可以給的年金當然也就會較低。但是還要考量利率水準,如果台灣利率一路下降,可以領的年金也會跟著縮水。

 

我以前聽過某位經濟學者的感慨-「這個世界如果沒有女人,就會陷入長期經濟蕭條。」

 

他的言下之意是,女性消費是經濟成長的大功臣。但是當我們開心地旅行、買衣飾鞋包、買保養品、或是享受美食之餘,也要自我警覺,那誰又會是照護女性老後的大功臣呢?

 

如果答案仍然是自己的話,請記住,在努力貢獻經濟成長之餘,有必要早點防範自己的老後風險。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郎祖筠/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失智的長者就像孩子,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是問父母相同問題不下數十遍,他們的眼中沒有透露不耐,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郎祖筠談起失智、已逝的父親沒有一絲迴避或保留,侃侃而談的她只盼大眾能夠更重視老人議題。

「人最怕孤單寂寞,一旦孤單寂寞,就會了無生趣,人就會開始萎了,萎了之後什麼功能就開始退化,脾氣就開始古怪,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快活的長者。」郎祖筠面對老後的心態相當明朗。

 

回憶起父親,郎祖筠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父女倆的槓子頭故事。

 

黃昏時節,夕陽將天空染成金黃色,母親懷著弟弟,因為身體不好,總是臥床等待丈夫回家煮飯、做家務,女孩在門口等待著還沒回家的那個人,遠遠看見肩膀寬闊的高大男子走來,夕陽將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停在一棟違章建築前,女孩一瞧,是爸爸回來了!

 

手上提著一包槓子頭,父女二人坐在廊下,默默的啃著硬硬的槓子頭,嘴裡漫出的香氣在廊下環繞,沉默無語卻是心靈上的溝通,片刻父親起身說到:「進屋吃飯吧!」

 

女孩跟隨其後,父女倆一起在廚房完成今日晚餐。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成了郎祖筠最懷念的時刻。

 

郎祖筠在大眾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位爽朗、大姐風範的舞台劇演員。2010年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去世,照顧老父6年的失智歷程,讓郎祖筠對於老人議題更加關切,成為了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的終身志工。

 

郎祖筠表示,「越及早規劃,養老基金越豐厚,就不用太擔心老後的生活基金,在未來什麼都漲的社會環境,房租、物價、水電費年年漲,尤其在都會地區的房租更是漲得比電梯還快。」

 

郎祖筠提起一個建議:由於現今社會有太多房東限制房客的房租報稅,因此法律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用來規範房東與房客之間租賃的規章,否則光是存錢就相當辛苦的這一代,要如何攢錢來面對老後生活呢?

 

面對自己老後的問題,郎祖筠毫不猶豫地說:「不要因為年齡而向人生說不!」應該打破對「老」一詞的觀念,如果認為因為老了而什麼事都做不成,那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了,「千萬不要放棄,如果你還想活著,不想成為需要成天呼喊別人幫你做事的話。」

 

不要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現在有許多老人的社區大學或是活動,多多參加還可以交朋友,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另外她提到,時代一直在變,必須與時俱進,警惕自己不要成為倚老賣老的年長者。

 

郎祖筠的母親說過:「四十歲以後的身體是自己的。」這句話潛移默化的長存在她心中。身體老化後該注意養身,要開始注重飲食問題。

 

再者,運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俗話說「要活就要動」,不常運動的話,腰跟腿就會沒力,很快就退化,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善用飲食與運動來延緩老化。

 

郎祖筠舉了父親郎承林的例子,父親輪椅一坐上就不下來,後來就真的不良於行了。

 

談起父親,郎祖筠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父親的失智儘管讓她感傷,但是她仍然正向積極的面對:「我爸的個性本來就溫和、可愛,失智後仍然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就像有天我弟指著台北101問他知不知道是哪裡呀?

 

結果他回答:『誰的墓碑那麼大啊?』真的是笑死我們了!」

 

開放大陸探親後,咀嚼檳榔多年的郎父特地洗白了牙口要回雲南家鄉與老母親相見。一見到母親,雙膝跪下,淚水在兩頰猖狂的放肆,一瞬屋內充滿著眼淚與親情的溫度,暖的門外都感受得到。

 

老母親一句:「你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去了那麼長的時間!」當年只留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就一別四十年,如今相見更是心中有滿滿的話語想傾訴。

 

一行人坐下開始敘舊,郎祖筠的母親向從未謀面的婆婆打起了先生的小報告,像是住在隔壁的關係般親密,感覺不出疏離感,她告訴老母親:「您兒子總是嚼檳榔,弄得一口咖啡色漬,要回家才特別洗白了牙齒呢!」

 

幽默的郎父則回應:如果我牙齒不好看,當有人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55~」

 

「你來自哪裡呀?」

 

「蒙古~」嘟嘟嘴的說。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豬~」郎祖筠嘟起嘴模仿。

 

如果我牙齒乾乾淨淨,人家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67~」

 

「你來自哪裡呀?」

 

「山西~」笑嘻嘻。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雞~」

 

老母親不明白什麼是「檳榔」,但是仍被郎父生動的臉部表情逗得呵呵直笑。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郎祖筠拿著與父親的合照。

 

郎祖筠表示:「我爸是個著重外表的人。」

 

曾經不容許髮絲間有任何一根白髮的父親,某天滿頭白髮地映入眼簾,突然接收到父親年邁的事實,使得她流下眼淚,「原來爸爸老了啊!」

 

接著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善忘的他們,就算在照顧上辛苦了點,但是也請不要罵他們。」郎祖筠語重心長的說到。他們就像回到孩子的模樣,只是拖著年老軀殼罷了。

 

失智後的父親,心肺功能漸差,因此飲食變得較為清淡養身,本身口味就重的父親會像孩子般拒絕、生氣,但是郎祖筠善用身為女兒的柔情攻勢。

 

加上父親失智後對於時間失去現實感,「爸爸,你剛剛答應我要再吃一口的耶~」,每十分鐘重複這個循環,一碗飯就這樣讓哄著吃完了。

 

對於失智家人的世界,日本作家右馬埜節子〈うまの せつこ〉曾在書中表示:最初的一步是最重要的,必須思考「什麼才是進入當事人世界的那把鑰匙」。

 

面對失智者,郎祖筠有一套,與失智長者溝通時,善用失智症狀的健忘、轉移注意力、先順從他們再用另一種說法來說服並完成目的。

 

作家荷妲‧桑德斯〈Gerda Saunders〉形容失智者的世界:「我日復一日的往那個『奇怪國度』踉蹌前進,經歷『全新未知的一切』。這個國度,是由我的過往自我、現在自我與未來自我之間的交錯線所界定出來的。」

 

剛開始發現父親失智時,是某天父親發現太太不在家,便問郎祖筠:「妳媽去哪了?」

 

她回:「澎湖。」

 

父親再問:「去幹嘛了?」

 

她回:「放生。」

 

父親便戲謔地說:「她怎麼不把自己給放了?」,這段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七、八回,弟弟在旁說:「爸今天已經問我五、六次了。」

 

但是郎祖筠總是耐心地回答父親,儘管答案一模一樣。

 

父親就像是在一個「奇怪的國度」般,頻率總是對不上,會將幾十年前的事當成現在進行式,或是扭曲了原本的事實成為「自己認知的事實」。

 

▲郎祖筠為老盟終身志工,代言愛的手鍊。

 

郎祖筠分享自己失智的老父也曾經有走失經驗,好險父親會寫自己的名字才不致走丟,當他在社區打轉時,被社區管理員「領」回家。

 

「失智長者找回的機率不高,所以我爸真的很幸運。」

 

因此她也積極地倡導老盟─愛的手鍊,它可以協助找回走失的失智老人、智能或精神障礙有走失之虞的家人,「帶著這條手鍊的家人找回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郎祖筠強調不要讓自己發生會後悔的事,所以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郎祖筠相當感謝請來照顧父親的外籍看護Amy,「她把我爸照顧得很好,他的皮膚總是潤潤的,身上也都沒有不好的味道,也從不便秘,我們真的很感謝Amy。」

 

「她兒子需要一台電腦,我就買給她;她需要一支手機,我也買給她;她想要回家看家人,我們也買機票給她飛回家。」

 

郎祖筠表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互相,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因為工作因素,陪伴父親的時間少,還好Amy把父親照顧得很好,才讓她不致後悔莫及。

 

岸見一郎說過:「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郎祖筠表示贊同,「父親喜歡吃重油鹽的食物,但是身體警訊告訴我他不能吃,那我要因為孝順他而讓他吃嗎?所以我勢必要忤逆他,那怎麼做才是孝順呢?我想答案一目了然。」

 

幸好郎父本身個性就溫和,要哄也比較容易,問她對於面對家中有失智長輩的朋友,是否有建議要分享。

 

郎祖筠表示:「唐從聖家中也是有家人需要照顧,只是每個家庭面臨的狀況不同,我只能寄些可能對他有用的書籍,供他參考罷了。」

 

她拿出五本書出來,細細地說每本書的好,可見她對於這類的議題是相當充滿熱忱。

 

最後郎祖筠提到,家人的情緒也相當重要,不只要顧好失智長輩,還要顧及到照顧者的身心狀態,否則照顧者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對於被照顧者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訪問結束了,郎祖筠辦公室充滿著關懷,在那氛圍下,任誰都會被她的用心給打動,郎祖筠說:「想到伊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杏林子老師〈創辦人劉俠女士筆名〉,是許多身障朋友的好朋友,伊甸也很善於利用大眾資源。」

 

如今大眾對老人議題的關注度,不論是在社會的角落,還是檯面上的聚光燈,大家都在努力為它發聲,期望大眾能更加的關注老人議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