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細胞一直轉移他心灰意冷!66歲男罹大腸癌,用「這幾招」清除腫瘤,終於有效抗癌!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大腸癌發生肝臟轉移的機會相當高,治療方式除了常見的化療、標靶治療、傳統手術之外,符合條件的患者,也可考慮接受腹腔鏡肝臟切除手術,多一個抗癌治療的選擇。

66歲陳先生3年前罹患大腸癌(乙狀結腸癌)第三期,手術切除腫瘤,並接受輔助性化療,沒想到4個月後,發現多處的癌細胞轉移,馬上接受標靶治療、血管栓塞手術,並搭配輔助性化療。

 

一年之後,腫瘤數量、體積都明顯縮小,再次接受手術切除腫瘤,術後再做化療、標靶治療。看似病情已經穩定,卻沒想到,才過了3個月,肝臟又出現好幾個轉移性的腫瘤,這次經過將近1年的化療,腫瘤卻沒有什麼變化,讓陳先生心灰意冷!

 

大腸癌威脅大

肝臟轉移機會高

 

根據衛福部107年的統計,大腸癌發生人數高居十大癌症第一位,死亡率則為十大癌症中的第三位。

 

高雄市立大同醫院肝膽移外科醫師蘇文隆表示,大腸癌很容易轉移至肝臟,因為肝臟的靜脈系統會收集來自腸道的血流,佔肝臟血液循環的75%,因此,一旦腸道出現癌細胞,就可能透過靜脈轉移至肝臟。
 

首發大腸癌,同時合併肝轉移的病人,約佔15~30%;即使是本來沒有肝臟轉移的大腸癌病人,在接受大腸切除手術後,仍有20~30%的機率會產生肝臟轉移的情形。

 

事實上,隨著化療、標靶藥物的進步,在第一線治療失敗後,還有第二線、第三線的藥物可以應用,但是在反覆往返醫院治療的期間,病患時常透露出疲憊感,又要承受藥物的副作用,非常辛苦。

 

腹腔鏡肝切除手術

對付大腸癌肝轉移

 

針對這種情況,若符合手術條件,可以考慮接受腹腔鏡的肝臟切除手術,改善生活品質。適合手術的條件如下:

 

1. 腫瘤必須可以全部切除

 

2. 不可以有無法同時切除的肝外轉移

 

3. 肝功能可承受手術後的變化

 

上述案例中的陳先生,經過醫師評估後,今年五月再次進行腹腔鏡的肝臟右葉全切除手術,術後恢復良好,於術後11天順利出院。

 

腹腔鏡手術屬於微創手術,利用3~4個小洞,即可進行肝臟切除。對於先前開過傳統大腸癌手術的患者,利用先前剖腹過後的傷口,即可將腫瘤取出,術後在肚子上只會增加3~4個腹腔鏡的小傷口。

 

不過,並不是每位患者都適合腹腔鏡的肝臟切除手術,病患應諮詢專業醫師,並由外科醫師仔細評估是否可以執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腫瘤從15公分縮小到8公分!他用這1招攻擊癌細胞~穩住病情,抗癌好選擇!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8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肝癌高居國內癌症死因的第2名,令人聞之色變。不過,近年已有臨床數據證實,癌症的免疫治療有一定療效,讓許多肝癌病患重獲希望,更有患者接受免疫治療後,肝臟腫瘤從15公分縮小到8公分!

50多歲的王先生,本來就有B型肝炎和肝硬化,平常疏於追蹤B肝狀況,最近因肚子痛就醫,才發現已經罹患大型肝癌,並且轉移至肺部!

 

經過肝動脈化療、標靶治療後,腫瘤還是持續生長,沒有縮小,於是他決定自費進行免疫治療,腫瘤由原先15公分,開始逐漸縮小至目前的8公分多,初步病情已獲得控制,王先生身體狀況也日益恢復並重展笑容,現在固定每兩周回院門診追蹤中。

 

免疫治療是什麼?

 

安南醫院消化科醫師蔡坤峰表示,免疫治療的原理是,透過「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活化免疫細胞,針對癌細胞加以攻擊,達到抗癌、治療的效果。

 

目前已有臨床證據,證實癌症免疫治療確實有其療效。

 

衛福部去年通過癌症免疫治療,根據安南醫院累積的數十個治療案例,證實免疫治療確實能有效治療嚴重侵犯的大型肝癌,目前統計,治療有效率約20~30%。

 

而且,對於肝外轉移的病人也有療效,其中有一部分患者,對免疫治療的反應特別好,持續治療後,甚至有完全治癒的可能,是肝癌治療在傳統治療外的新選擇。

 

肝癌治療方式包括:手術、射頻電燒、電放療、肝動脈化療、載藥微球栓塞治療、標靶治療及最新的免疫療法,提供晚期肝癌病人更多治療選擇。

 

提醒民眾,平時應多注意肝臟健康,若屬於高危險群或出現下列症狀,應提高警覺,盡快就醫。

 

肝癌症狀

 

1.上腹部脹痛
2.疲倦、食慾不振、腹脹、體重減輕
3.黃疸
4.下肢水腫、腹水、吐血
5.急性腹痛

 

*上述症狀與腫瘤生長位置不同,症狀也會有所改變

 

肝癌高危險群

 

1.肝硬化病人。

2.慢性肝炎病人。

3.B型肝炎帶原及C型肝炎感染者。

4.家族中有人罹患肝癌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接連送走父母兄姐,終於學會面對死亡...廖玉蕙:人生苦短,你還要花時間冷戰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 A
  • A
  • A

約定的採訪時間一到,穿著年輕牛仔褲的廖玉蕙現身,輕輕走來,笑容堆了滿臉,眼睛彎彎的,說起話來字字珠璣,又幽默得十足親切。她是獲獎無數的散文作家、大學教授,回到家庭,是妻子、母親、婆婆,也是2個小孫女的阿嬤。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她一樣沒有少,平凡中卻品嘗出不凡的滋味。

走過69個年頭,一個女性人生中可能經歷的各種角色,她幾乎全部包辦。問起在多種不同身分之間切換,哪一個角色的扮演相對困難,廖玉蕙認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但一定要選一個的話,我會選擇『母親』。」

 

兒子反骨叛逆

挑戰傳統教養觀念

 

回想帶孩子的歷程,雖然有家人幫忙,廖玉蕙依然和其他職業婦女一樣,在職場和家庭兩頭燒。約40年前,丈夫出國進修,她一手牽著1歲多的兒子,肚裡還懷著女兒,一大早匆忙趕上班的情景,仍舊歷歷在目。

 

孩子漸長,她開始操煩兒女的課業和教養,和所有母親一樣求好心切。「那時候也在工作中衝刺,你看到他們慢條斯理就不順眼,比他們還著急,哈哈!」

 

她的女兒溫柔貼心,兒子卻是天生反骨,叛逆、頂嘴一樣也沒少。「比如我說,欸,你房間不用整理一下嗎?他回我,誰會看?我說我會看啊!」兒子立刻回敬:「那你把門關起來啊!我房間又不是要做展示館。」

 

「他反應比較快,當你說不過他,你就氣急敗壞,他邏輯又很好,來訓練我們的耐力!」一晃眼,幾十年光景過去,談笑間仍不時透露著為人母的甜蜜。

 

成年後,兒子喜歡跑夜店,廖玉蕙擔心深夜容易出事,腦中小劇場不斷幻想各種情節,「他會不會在停車場跟人家起爭執?然後倒在地上正在滴血?」

 

某夜,憂心忡忡等到凌晨3點,才等到兒子回家,他卻彷彿沒事似的,「那次我氣得不得了!但他還是沒改變啊!」冷靜之後自忖,「我幹嘛那麼崩潰啊?畢竟他也沒闖什麼禍。」

 

「就是常常在開放和封建之間游移擺盪,時而覺得自己要開放,時而又會受制於傳統的概念。」廖玉蕙成長於台中潭子鄉間,從小受到母親嚴厲管教,加上知識分子的養成,她還是有一套自己的原則。

 

「我維持整潔這一點,也有被媽媽影響。」有趣的是,她這幾年當了阿嬤,「現在又完全失守!」小孫女來家裡,袋子一轉,嘩一聲就把玩具全都倒出來,散落一地。「後來我就跟她們講,只要玩完有收乾淨就好了。」

 

年紀漸長,加上2個小孫女的「訓練」,廖玉蕙笑著承認,她的規矩已經寬鬆許多,「年紀大了,妳也不想花太多時間計較小事情。人啊!就是要『自私自利』,多為自己想。」

 

廖玉蕙

 

夫妻吵架拌嘴

不再浪費時間冷戰

 

回憶二、三十歲,剛進入婚姻時,容易為了小事對丈夫生氣,但好脾氣的先生,總是不明白女人心思。「以前吵架我就冷戰,後來發現根本沒『處罰』到他嘛!處罰到愛講話的自己啊!有時候不小心開口,想說,欸不對,我不是在跟他吵架嗎?」

 

「其實雙方有不同觀點,脾氣難免,但你要讓自己趕快從這個局面中出來。所以,『自私自利』是對的。」廖玉蕙笑著說。後來,夫妻倆約法三章,吵架後一定要互相道歉,其他的就不必計較太多。

 

尤其,年過半百之後,「看到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凋零,開始覺得人生苦短。離終點愈來愈近,你還要花無謂的時間去冷戰嗎?

 

50歲後照護家人

與死亡直面相照

 

廖玉蕙是家中老么,41歲就送走父親,50歲時,母親和兄姊也已年邁。「他們慢慢地一個、一個過世,我是送走一個又一個。到了現在60幾歲,已經走掉了媽媽、大哥、四姊夫、二姊、三姊…幾乎是排著隊來,你會覺得,開始要跟死亡直面相照了。」

 

曾經,廖玉蕙很害怕死亡,但經過一次次照顧生病家人的淬鍊,她已能勇敢面對。曾經身為照顧者的她,也不認為肩上扛的是重擔,相反地,亦是一種「自私自利」的愛。

 

「以前媽媽住台中時,會打電話跟我抱怨,或是說她哪裡又不舒服,我乾脆把她接上來台北,和我們一起住,你就不用懸著心,可以讓自己安心。」

 

母親住在台北的那一年,也是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年。儘管年老的母親仍像年輕時一樣挑剔、不易相處,但「我跟她說,媽,妳跟我住的這一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光。」

 

送走母親之後,她開始擔負守護家族的責任,照顧兩個接連罹癌的姊姊。「我二姊喜歡旅行,她抗癌的3年之內,我就帶她去了10幾次旅行,去宜蘭、日本、香港…國內外都有。」

 

美好的旅遊,對癌症病人來說卻是一路顛簸,嘔吐、內急總是突如其來,病魔時刻相伴。某次,一輪紅色落日映照下,一行人在陌生的鄉間道路焦急穿梭,只為了趕緊替姊姊找到廁所。

 

事後,姊姊強調,「我只是暈車不舒服,你們不要因為這樣,以後就不帶我出來。」廖玉蕙看著姊姊,語氣異常堅定,「姊,只要妳喜歡,就算妳在半途不幸過世,我都不會有罪惡感,我也不會內疚,因為我達到了妳想要的旅行!」

 

廖玉蕙

 

走過半百人生

反而愈活愈聰明

 

如今,回想這一切,「半百」確實是個關鍵時間點。「50歲之前,姊姊還健康,父母也都安在, 50歲後那些事才陸續、陸續地來。」還好,隨著時間推移,長進的不只有年齡,還有智慧與圓融。

 

現在的廖玉蕙,已能正面迎接人生最冷冽的風雨。「你知道那是不可逆的事情,所以坦然接受。」「也知道怎麼做對別人是好的,年輕時沒想得那麼周全,所以50歲後,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聰明。

 

照顧自己的小家庭,也守護著大家族。對家庭經營很有心得的她,日前將夫妻、親子、祖孫的相處日常與省思,集結為《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一書,期待透過自己的書寫,讓每個家庭彼此更加親近。

 

面對成年子女

母親憂慮絲毫不減

 

家,不只是避風港,更是一輩子的學習場域。如今,兒子來到不惑之年,女兒也已38歲,但母親的擔心,仍無處不在。「我女兒還沒有結婚,我就擔心她以後會不會孤單,也跟她說,妳有氣喘妳要注意喔!」擔憂之餘,她試著調適心情,「後來想想,很多優秀的人都沒有結婚,也沒問題啊!」

 

「那我兒子,他結婚生了2個小孩,難道我就不擔心了嗎?他們夫妻創業開餐廳,弄了一間四層樓的房子那麼大,花了好幾百萬裝潢,現在不景氣,會不會倒閉?房租會不會調漲?以後房東還要租給你嗎?」

 

不過,她同時學會換個角度思考,「他也沒做什麼不法或讓你丟臉的事,反而因為我自己很膽小,特別欣賞『冒險性』。看著他們夫妻每天都很努力在打拼,我也很感動。」

 

日子平凡美好

人生已無所畏懼

 

從教職退休後,廖玉蕙將生活安排得相當充實,化解了不少對子女的憂慮。寫作、演講、照顧孫女和親友是她的日常;她也替來信的網友評論文稿,甚至變身諮商師,以自己豐厚的生命經驗,解答網友千奇百怪的人生難題。

 

年近七旬的日子,簡單而美好,身體還算健康,只有些腰痛、肩頸痠痛的小毛病。廖玉蕙珍惜眼前的幸運,依舊笑口常開。她說,老,並非將至,而是「老已至」,但是,她並不害怕。

 

即便未來發生些什麼,「來吧!人生,就是接受所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謝謝你們,沒把我父親丟在走廊等死...」安寧醫師:我們救不了病人,卻救了他3個女兒

撰文 :黃勝堅 日期:2019年08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一個肝硬化末期的爸爸,全身蠟黃、肚子脹得大大的、插著鼻胃管,由三個女兒連扶帶撐著,一路喘進醫院。

醫生一看病人情況不對,馬上進行急救,準備插氣管內管,沒想到病人那位看來像個國中生年紀的二女兒立刻出言阻止:「醫師叔叔,不要幫我爸爸插管,他是末期病人。」

 

醫生聽了很不高興:「這樣還不要插管?那你們來醫院做什麼?」

 

像高中生的大女兒哽咽的說:「如果醫生你判斷我爸就要死了,那我們就帶他回家,我們還能幫忙他撐著,好好的陪在他身邊。如果說我爸爸還有一段時間,三四天或一兩個禮拜,那我爸爸喘成這樣,我們姐妹沒有醫學專業知識,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醫生你可不可以先打個嗎啡,讓我爸舒服一點就好?」

 

「妳爸爸現在這樣,不急救,不插管,直接要打嗎啡,萬一一針下去出了人命,那是要算誰的錯?」

 

喘得說不出話的爸爸眼神絕望,吃力的揣著大女兒手不停搖晃,大女兒再怎麼裝鎮定,也掩飾不了害怕:「我爸說他受夠了折磨,再也不要這樣喘下去,該簽什麼放棄急救的文件,我們都同意簽。」

 

簽完DNR後,醫生說:「那我幫妳們爸爸找間病房好了。」

 

電話打到內科問,內科說:「他都已經這樣了,到安寧病房比較適當吧!」

 

打到加護病房,加護病房說:「滿床吶,一時之間也調不出床位來!」

 

醫生從病歷上看到外科曾幫這個爸爸開過刀,打電話把狀況說一說,然後問我可不可以收這樣的病人?

 

「好吧,我收!」

 

我心裡也不忍那垂危的父親,和三個年紀不大的女兒們,只能窩在急診的走廊上,眼睜睜看著爸爸受苦,卻又束手無策的抹淚乾著急。

 

病人送上來了,住院醫生一個頭兩個大:「主任,你收這樣的病人啊?我們真的已經都幫不上什麼忙了,要怎麼照顧啊?現在要寫住院病歷,待會兒就得寫出院病歷了!」

 

資深的護理長更是直言:「這種病人,不用四小時就走人了。」

 

「這種事,請大家勉為其難吧,別讓三個姐妹太難過、太無助了。」我硬著頭皮說。

 

住進一間三人房的床位,其他兩床病人和家屬一看,流露出的神色,讓三個女兒難堪又不安。護士看了也覺很不妥,又回頭找我想辦法,總算空出一間隔離病房來,讓他們可以單獨相處。

 

「爸爸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妳們就在這裡好好的陪陪爸爸吧!」我實話實說,雖然為了她們爸爸,我被同事唸到臭頭,但也不能就丟下撒手不管。

 

我們的資深護理長還真神準,三個半鐘頭後,那位爸爸過世了。

 

住院醫師忍不住搖頭:「看吧,收這種病人,住院病病歷才剛寫完,現在又要開始寫出院病歷了……」

 

往生室推車來了,簡單的遺體整理後就往外推走,三個女兒跟在車後嚶嚶哭泣,經過護理站的時候,姐姐拉著兩個妹妹跪下去,向護理站裡的醫護人員磕頭:「謝謝醫生叔叔,謝謝護士阿姨,沒把我爸爸丟在急診走廊上等死,沒人管,沒人理,謝謝你們,謝謝。」

 

護理站裡的醫護人員,被突來的震撼,震到寂靜無聲,剛剛還在碎碎唸的醫生悄悄低下了頭、護士眼眶泛紅;護理長忍不住跑出來,抱著三個女孩,輕聲的安慰,眼淚,卻也跟著掉個不停。

 

想想看,如果沒有病房收治這個病人,不願收治這個病人,讓這個爸爸真的死在急診的走廊上,你覺得這三個年齡不大的女兒,在往後的人生,因為這個事件,對人情世故,對這個社會的觀感,會產生什麼樣的偏差?甚至怨懟?

 

這個案例,給我們大家紮紮實實上了一課:我們雖然救不了爸爸的生命,卻救了他的三個女兒,給了她們人性可貴的溫暖──雪中送炭。她們就算孤貧一身,也不曾被遺棄、被不聞不問過!

 

我深信,老天爺讓我們穿上這身白衣,賦予我們的責任絕對不是只有治病與救命!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我們的基層社區照護能夠照顧死亡,女兒們也不必千辛萬苦把父親送到醫院來。看來台灣民眾要能夠壽終正寢,社區生命末期照護還有待努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3歲男子聲音沙啞、咳嗽,竟是下咽癌末期!他靠3招輕鬆抗癌,開心重回職場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8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台中榮總
  • A
  • A
  • A

下咽癌早期症狀不明顯,許多患者出現喉嚨卡卡、聲音沙啞、咳嗽等症狀以為是感冒,等到腫瘤長到一定大小,發現吞嚥困難、疼痛才就醫,多半已經下咽癌末期。

53歲的徐先生喜愛抽菸、喝酒、吃檳榔,因喉嚨沙啞、連續咳嗽20幾天,就診2個月未見改善,後來到台中榮總檢查,才發現是下咽癌第四期。

 

下咽癌症狀

 

初期:喉嚨沙啞、有異物感、咳嗽

 

中晚期:頸部出現腫塊、吞嚥困難、呼吸喘鳴、體重減輕

 

下咽癌高危險群

 

喜愛抽菸、喝酒、嚼檳榔者

 

下咽癌治療方式

 

1.手術治療:是主要治療方式,分為部分咽喉切除術、全咽喉切除術、頸部淋巴結清除手術。

 

2.放射線治療:適合癌症第一期與第二期,腫瘤還不是很大的患者。

 

3.術後放射線治療:適合腫瘤侵犯的範圍過廣,或是癌細胞已經轉移到頸部淋巴結的患者。

 

台中榮總耳鼻喉科主任王仲祺表示,上述的徐先生經建議先接受化療標靶藥物治療,將腫瘤縮小後才接受達文西手術切除腫瘤,術後10天即出院返家休養,自覺相較其他病友,體力恢復較佳,且後續不需再接受放射線治療,目前定期回診追蹤、病況穩定,也已重回職場。

 

提醒大家,若發現喉嚨長期有異物感、咳嗽、疼痛感,應盡速到醫院檢查,提早發現,盡早治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的腦瘤四期消失了!」我靠營養師傳授2招,實現抗癌成功的奇蹟

撰文 :癌症關懷基金會 日期:2019年07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以下故事為癌症關懷基金會抗癌成功實例,盼透過此例讓癌症病人對人生燃燒更多希望。不過,特別聲明,此案例僅供參考,並不一定適合每個人,應先尋求專業醫師鑑定,再考慮是否實行,以免造成自己生命危險。

2015年5月21日,我靜靜地站在嘈雜的醫院大廳,有長輩向服務台問批價櫃檯在哪裡、有小孩哭鬧著不想看牙醫、電視牆播著四癌篩檢的宣導廣告。我拖著沈重的步伐與思緒回家,「到底是不是癌症」、「已經快一個月了,為什麼醫生不能說清楚那是什麼?」腦子裡除了滿滿的問號,還有一顆3.5公分大的腫瘤。

 

那陣子的夜晚特別悶熱,翻來覆去,我跟家人都沒有睡好。「換一家吧!」哥哥發來的訊息裡,換來等待兩個月後真正的答案,醫生說:「是淋巴癌1期,但是長在腦部,所以是4期。」

 

好好活著快40個年頭,正當壯年、努力工作,等待了兩個月,我像是被狠狠賞了一記耳光,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頓時,連一口呼吸都覺得有點奢侈。

 

接下來是預定打六次的化療。每次回醫院,醫院的空調跟冰冷的走廊,冷冽像直穿心臟一般,讓人手腳不時發抖。

 

進行到第四次,從最低劑量一路打到最毒的劑量,醫生說:「腫瘤目前都沒縮小,看來化療都無效呢,試試看放射線治療好嗎?」我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反正走到這一步,治療到最毒劑量也壓不下來,沒有比這個更讓人意外的意外了吧。

 

請你懺悔自己,過去是怎麼糟蹋身體

 

若要持續做沒有效果的治療,我也想清楚了,把所有財產交給哥哥,處理自己的後事。只是回想起暫時無法繼續工作的旅遊業,那一段四海為家,心思多半放在客人或別人身上的時光,現在反而多出了許多時間。

 

我開始搜尋不曾想過的資訊:開始想運動、查一下為什麼別人都這麼健康、多照顧一下三餐,可是我連電鍋都不會用。2015年11月,我參加了抗癌成功的韓柏檉教授的演講,他說:「請你懺悔自己,過去是怎麼糟蹋身體。」

 

這樣的當頭棒喝,讓我發覺,追根究底,還是回到自己身上。

 

飲食變了,腫瘤小了

 

飲食變了,腫瘤小了。

 

如果人生的無常一直都在,那麼它只是在一旁觀察你怎麼苛待自己、然後伺機而動。以往疲於奔命、沒日沒夜地工作,從不休假,更無法顧及健康,只拼命追趕快要隨風消逝的夢想。

 

好在經歷32次的放射治療之後,頑強的腦瘤終於縮小了0.3公分,讓我對生命燃起一線希望。

 

我拿起電話,撥出這漫長一年間,撥給家人以外的陌生號碼—癌症關懷基金會,報名參加癌友飲食指導專班,想為自己的健康盡一份心力。

 

2016年1月回到工作崗位,回診了許多次,腦瘤卻始終文風不動。為了讓我的腦瘤繼續縮小,我必須做出改變。

 

大約等待半年,2016年9月我進入基金會第十梯次的飲食指導專班。我終於學會了電鍋怎麼使用、食物分成幾大類、怎麼吃到七色蔬果。營養師為每一位癌友設計的飲食份量表,也就是屬於自己的黃金密碼,我才知道以前的飲食根本亂七八糟。

 

為了確實喝到精力湯與豆榖漿,我也學著利用假日,先切好當季蔬菜、水果,用電鍋蒸熟黃豆、黑豆及其他全榖類,再按照配方分成單包裝。每天6點起床,精力湯、豆榖漿成為我的必備早餐,這300 c.c.裡面,裝著我抗癌的希望。

 

飲食改變,讓我的腦瘤繼續縮小。

 

飲食改變,讓我的腦瘤繼續縮小。

 

富裕,奇蹟

 

起先是纖瘦的體重跟著課程慢慢回升,從過輕的50公斤增加到60公斤,三個月專班畢業之後,我去醫院回診,醫師告訴我腦瘤開始縮小了,我欣喜若狂,沒想到化療、放療都撼動不了的腦瘤,隨著飲食改變,不斷變小。

 

這樣的經歷讓我覺得飲食指導專班就是癌友需要的力量,所以我把所有休假都保留到基金會做志工、和營養師保持聯絡,定期回報我的體重。從宣判、困惑、崩潰、轉念,一直到振作起來,我第一次覺得,我一點也不特別,在基金會裡,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向癌症宣戰,因為改變,就有希望。

 

「營養師,醫生說我的腦瘤完全消失了!」隔年3月報喜訊的這一刻,我與自己的過去相擁而泣。我是富裕,我成了另一個腦瘤消失的奇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癌症關懷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