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孫女教我的事:50歲後,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能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廖玉蕙提供
  • A
  • A
  • A

小孫女長到六個多月時,自主意識抬頭,只要看到我的相機靠近,立刻撇過臉去,不苟言笑地瞧向另一邊,絕對不看鏡頭。

這樣的發現,讓我心頭大驚! 先前還以為是偶然,後來屢試不爽,才知她真的是有意識的反對,我到右邊她就轉向左邊;我跑到左邊她就轉過右邊,我猛然意識到原來我正以「愛」之名行霸凌之實;而她有口難言、無力對抗,只能用看似不禮貌的方式回應。

 

小孫女漠然把臉移開的動作,讓我領悟當勢力不均等的狀況下,要求弱勢講究禮貌真是太奢求了。畢竟禮貌與否端視雙方的認知,如果強者無視於弱者的感受與處境,光拿權勢威嚇屈服,應該也不能太責怪弱勢者沒有禮貌。

 

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小孫女長到一歲又四個多月時,還不會說話的她只是好奇偏頭端詳阿公臉上的壽斑,卻對著我手腕上新出現的紅色蚊叮發出心疼的「呼呼」憐惜聲!

 

她已然開始學會分辨阿公臉上原本存在的自然壽斑與阿嬤手上新增傷口的疼痛,並開始學習如何去表達愛。這種人格氣質的涵養,半由生性的敏感細膩,半由父母的後天提點教養。

 

此種天真的體貼,一如我對寫作練習的觀察,同樣都是一連串敏感、發現、思考、辨別和「愛」的履踐過程,常常隨著大人的鼓勵而越臻美善,卻也可能被無心的粗礫對待所折損。幼兒的人格往往因此一點一滴逐漸被形塑,並各自走出不同的人生,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

 

當小孫女一歲五個月時,我帶她去參觀木柵動物園。在緊挨著的人潮中,我指著樹梢上的鳥兒給她看,她卻彷彿無感地只顧盯著低處,等人群稍稍鬆散,我蹲下身子,赫然發現地上原來也有許多隻鳥兒走來走去地啄食。

 

因為高度不同,小朋友的眼珠子停駐在跟大人不同的視點是理所當然的。同一區內的鳥兒,我看飛上樹梢的,她看飛下地面的,我老以為她反應慢,不斷地用手指輔助提醒,搞得她好不耐煩。

 

稚齡的小孫女不會說話,但她用眼神教會我:孩童個子小,視點低,看到的風景跟大人不一樣,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不至於雞同鴨講,各說各話。

 

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無分主從,須相互幫襯

 

孫女兩歲時,剛學會簡單的表達。我跟她一起閱讀唱遊繪本,我的眼光經常追隨著文字描摹的故事情節轉進,只注意到文字中提到的角色——小恐龍、小黑熊及來襲的猴子。

 

小孫女卻常用手指比畫並詢問我文字中沒有提及卻在畫面角落出現的看似無關緊要的配角,譬如躲在一旁偷覷的小青蛙、天空飛著的小鳥、兩隻結伴觀看的小兔子……因為孫女無分角色輕重的關心與注目,故事平添許多視角,使得畫冊更顯豐富靈動、逸趣橫生。

 

我從童子的閱讀行為裡學到眾生平等的概念,即使只是路人甲的旁襯角色也都不該被忽略,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時而為主,時而為輔,相互幫襯,卻是同等重要。

 

多元概念的形成

 

孫女獲贈一枝小風車,因為年紀尚幼,無法像大人一樣吹動,每次噘嘴使力吹,都只吹出一地的口水,風車就是文風不動,阿嬤怎麼示範、怎麼教都徒勞無功。

 

她不經意拿著小風車經過正放送涼風的電扇前,風車竟迎風快速轉動起來,孫女開心地歡叫:「阿嬤! 你看! 阿嬤! 你看!」阿嬤看她如此開心,也跟著大笑開來。

 

又經一日,孫女又驚喜跑進書房,開心地要阿嬤看,她用手撥動風車的扇葉,風車也動了起來,她興奮地發現風車原來不只用嘴吹才會滾動,也可以用手動,更可以用電風扇搧。

 

我從兒童的創意發現中,領略多元概念的創意,很多的事,解決之道都不止於一種,只要設法開發腦力,創意就源源而來。

 

在天上開趴的榮枯啟示

 

二姊離開人世後,我久久無法從悲傷裡恢復。一日,最喜歡二姨婆的小孫女諾諾,隨手畫了一幅藍、黃交揉的抽象畫,拿過來展示。問她畫什麼? 她毫不猶豫說起畫裡的故事:

 

「風吹著,樹上的葉子在天空飛啊、飛地掉下來,變成枯葉。枯葉在地上開party,開著、開著,又被風吹起來;風吹著、吹著,枯葉變成小鳥;小鳥飛啊、飛的,又在天空開party。」小孫女這一席話,讓我靈光一閃,想起人生榮枯起落,不也是如此:時而為枯葉,時而飛升成小鳥,無論是人間或天上,都一樣可以歡樂開趴。

 

這個枯葉飛升成小鳥在高空歡喜開趴的故事,對猶然沉浸在二姊往生的悲傷中的我,真有振聾發聵的鮮明啟示。

 

晉身為祖母後,我有幸陪伴孫女成長。少了為人父母的養育焦慮,多了份旁觀的怡然,較有餘裕與閒情來觀察小朋友的言行舉止,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這些都是小孫女教會我的事。

 

廖玉蕙╳李偉文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新書座談會

時間:2019/08/29(四) 19:00 ~ 21:00

地點:洪建全基金會(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更多訊息:https://reurl.cc/yxmYD

請上網報名:https://reurl.cc/gKaY4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沈春華:我也是當了媽媽之後,才學習做媽媽的

撰文 :沈春華 日期:2019年05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沈春華
  • A
  • A
  • A

親愛的A&A:謝謝你們寄來的禮物和卡片!這個母親節我們雖然相隔一個太平洋,但感覺心更接近了。

妹妹的卡片寫著「我常惦記著您 也時常回憶著我們母女時光...海外留學雖然艱辛,但努力是值得的,父母放手是值得的...」哥哥的卡片寫著「一年半前的我,從未想過可以落腳矽谷,在一流新創公司做大數據。謝謝媽,We did it!...」看到這裡,忍不住眼眶紅了。你們真的都長大了,我既歡喜又捨不得。

 

回首你們的成長歲月,點點滴滴都在心頭,歡笑、淚水、期待、擔憂交替出現。作為一個高壓而忙碌的新聞主播,在家庭和事業之間衝撞,常讓我蠟燭兩頭燒。外人看我台上台下好似游刃有餘,殊不知也有抓狂失控的時候。

 

我也還記得,當年幫你們兄妹講床邊故事時,空著肚子,眼睛差點閉起來的情景。當時覺得好疲憊,現在卻是好甜蜜的回憶。愛與包容說來簡單,做起來卻容易破功。親子之間心的距離,是要雙方共同推進的。但你們應該不會懷疑,你們兄妹和家庭永遠是我心中排序的第一名,從未改變!

 

這要感謝我的母親─你們的阿嬤,因為她給了我充分的呵護和愛,讓我也期許自己要努力成為一個好母親,當然這個功課和目標永無止境。

 

記得有一次,哥跟妹說「有啦,媽有進步很多了,不像以前那麼急了...」我聽了會心一笑。處理新聞的快狠精準,放在只想媽媽陪伴的兒女身上就成了災難,你們誇讚我有進步,我也就開心笑納。畢竟,我也是當了媽媽之後才學習做媽媽的,我相信懂得自省的母親就會有懂得反省的孩子、懂得寬容的母親就會有懂得愛的孩子。

 

親子故事,沒有一帆風順的,我們也是這樣一步一腳印、相互扶持、彼此學習走過來的。你們兄妹在卡片裡都謝謝了媽媽的付出,其實,這個孩子都不在身邊的母親節,讓我感觸良多。我也要謝謝你們,雖然從小到大有不少挫折,還是願意一直努力成為更貼心的孩子、更好的自己。

 

在這個變化莫測的時代,成長之路相對崎嶇,父母雖然更難為,但也不能將孩子的奮進視為理所當然。所以,我們要共同珍視、建構在家庭價值之上的這畝福田,努力澆灌和耕種,讓以愛之名的這畝福田得以滋養茁壯。這是媽媽在母親節對你們的祝福和期許!

 

祝你們健康、快樂

Love
Mom 2019/5/12 台北

 

(本文獲沈春華授權轉載,原文轉自沈春華Live Show臉書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天天煮飯、照顧家庭才是好媽媽?每個母親都要懂得「斷捨離」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媒體上常常會出現那種能夠完美駕馭家事跟育兒的超級女強人。

從「盡善盡美」中獲得解放

 

舉凡煮飯、打掃、養育子女等等,必須仔細並徹底做好這些家事才是正確的,因為付出勞力才能如何如何……。社會上到處都在宣揚這樣的訊息。

 

這是否讓你產生「反觀自我卻⋯⋯」這樣的內疚感呢?

 

「該費工夫的地方卻偷懶」、「沒有時間用心去做」等,出乎意料地,有不少人對「家事無法如自己所想」而感到內疚、罪惡。

 

我想先告訴大家:「再多偷懶一點吧!」

 

如果對「偷懶」這個詞感到抗拒,也能將它美化成「不費時不費工」的意思。人如果都沒有時間了,哪還能用心做事呢?

 

本書的核心主題是:「不費時耗工、簡單完成,讓人既愉快又有趣地做家事。」

 

 

我想告訴那些感到內疚的人,如今已經不再是需要耗時耗力的時代了。

 

過去的媽媽們,由於許多事情沒有機械自動化,不得不靠勞力來填補,因此都生活在需要勞心費神的文化下。不過,現在的社會科技進步,不必費力就能輕鬆完成的家事已經逐漸增加了。

 

即使如此,你還是會覺得:「身為主婦、身為母親,應該多花點心思才對吧!」這種感覺仍舊莫名地縈繞在大家心頭。

 

你在意的是什麼呢?他人的眼光?還是家人的眼光?

 

到頭來,家事已在無意間變成「他人主導」。

 

那些精緻的「造型便當」也是如此,最初只是單純為了孩子所做,後來目的卻慢慢變質,甚至與其他媽媽間形成競爭。跟聖誕節的燈飾一樣,燈光效果不斷升級,最終反倒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目的。

 

而另一方面,「完美做好家事的人」也會有不安全感。原因是什麼呢?

 

因為即使他們家事做得盡善盡美,也沒有人稱讚他們,這反倒成為一種壓力,產生了「我明明這麼拼命,為什麼大家都不稱讚我?是不是我做得還不夠好?……」的「被害者心態」。

 

 

別為了「美味三餐」過度努力

 

「不會做年菜,感覺是一種罪過。」工作勤快的母親曾這麼說過。

 

雖然現代女性也多在外工作,但在家事上相對保守的「常態」卻持續蔓延。對於自己主動說出「是一種罪過」的女性,究竟是對什麼產生了內疚感呢?

 

社會上出現「飲食教育(食育)」這個詞的時候,我覺得做母親的人負擔又變得更加沉重了。光是「親自下廚」加上「家庭和樂」,這已經造成驚人的壓力,根本不可能有那樣的閒暇時間。

 

女性不論何時都會被要求身兼父職與母職,不僅在外要工作,回家也要工作。她們正是對這種社會壓力感到自責。令人感慨的是,時代正急遽變化,但社會的舊觀念仍然停滯不前。

 

 

當我旅遊亞洲各國時,總是對各地豐富的「飲食」感到興奮。尤其是對像泰國等仍有皇室的國家深有所感,雖然他們有皇室等級的料理,但是在飲食方面的束縛卻很少。

 

直到現在,在日本只要提到早餐,大家仍有「媽媽要做好」的想法。可是,在泰國反而是「走,我們一起去路邊攤吃早餐吧!」他們的自由自在真是令人羨慕。

 

關於「每天早晚女性都要親自在家下廚」這件事,不用說歐美文化了,這種想法在亞洲國家也不常見。

 

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將這種固有舊觀念「斷捨離」。

 

許多人都是「為了孩子」、「為了家人」而煮飯吧! 不過沒心情下廚的日子,還是可以到外面用餐。

 

旅館準備的早餐都十分美味,不過一般人不太可能頻繁地去旅行,因此我認為生活周邊應該要出現更多提供「美味早餐」的商家才對。

 

 

日本女性(男性)都很認真生活。和食確實也是很棒的文化,可是過於追求「至善」、過多的要求,都會讓供應方疲於應對。各種飲食器具的形狀、用途皆不相同,光是收拾就是一件辛苦的差事。

 

相較之下,在世界其他各國「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想法反而占大多數。我希望讀者能夠將這點謹記在心。

 

需要斷捨離的東西

 

 他人眼中的「好媽媽」、「好主婦」形象。

 「努力付出=很偉大」的心態。

 「手作至上」的信條。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 出版,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齡只是個數字!無論幾歲,隨時都可以開始學習新事物!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致
  • A
  • A
  • A

因為學習多年,我能看懂希臘文、英文、德文、法文等歐美語言,但以前從來沒有機會學過亞洲的語言,所以我從零開始學習韓文。現在已經能夠跟著韓國籍老師閱讀書籍,但仍然會犯一些低級的錯誤。

文/岸見一郎

 

我在六十歲時開始學韓文。因為我經常去韓國演講。如果回到年輕時代,就像在學語言時會犯低級錯誤一樣,會在很多事上犯錯、失敗,深刻體會到自己的無知和缺乏經驗。

 

學習新事物本身是令人興奮的愉快經驗。學習過程難免有痛苦,但其實不需要放棄至今為止累積的一切,就可以回到年輕時代。那就是「模擬體驗」年輕。

 

任何人都可以嘗試「模擬體驗」年輕,不需要特別的才華或資質,只需要少許挑戰精神。借用澳洲的精神醫師•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的話,就是具備「不完美的勇氣」。

 

 

有些人有機會挑戰新事物,卻用各種理由推託,說自己「沒辦法」、「做不到」。有人說自己記性比年輕時差多了;有人覺得太難了,無法理解;也有人說自己體力不好。只有一大把時間……。

 

但是,其實不可能做不到。只要像讀高中時那麼努力,即使從頭學習一種全新的語言,也完全有可能學會。但因為無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或是不願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所以在開始做之前,就認定自己「做不到」。

 

阿德勒說的不完美,並不是指人格不完美,而是新學習的知識和技術的不完美。一旦開始學習新的事,就會馬上看到「不會」的自己。因為以前沒學過,「不會」是理所當然。但是,接受「不會」的自己,才有辦法「學會」。

 

有一次,我在演講中提到自己開始學韓文,一位七十多歲的男性在演講結束後叫住了我。他告訴我,他從六十四歲開始學中文,目前從事翻譯導遊的工作。他鼓勵我:「無論活到幾歲,隨時可以開始學新事物。」

 

 

我學韓文才兩年,學習資歷尚淺,但現在已經看得懂韓文書了。

 

去年,我受韓國全國性的報紙《朝鮮日報》的邀請,用韓文寫了一篇簡短的書評。雖然寫完之後,曾經請老師幫我修改,也因為能力不足,無法盡情地寫下自己的想法,但寫完之後,還是很有成就感。

 

我打算在學韓文之後,再學中文。去年有機會去台灣演講,當時稍微學了幾句中文,讓我產生了興趣。

 

年輕時的學習經常被迫和他人競爭,或是必須有結果。然而,到了目前這個年紀,就不會在意別人的評價或是評論,可以充分感受學習的快樂。可以說,這正是年老的特權。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存3千萬退休金,竟全給兒子還債!1例子告訴我們:不想老後生活淒慘,先拒絕孩子的請求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9年01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人養小孩,講好上大學就離開家庭、學費自付。台灣人疼小孩,學費父母全扛,還幫忙娶媳婦、買房子,甚至創業、顧孫子…無所不及。

文/林靜芸

 

張醫師年輕的時候離開署立醫院,在新莊開業,看的是耳鼻喉科,從早上九點看診到晚上九點,只休周日晚上。每回流行性感冒,病人一個接一個,他常忙到無法吃飯,甚至沒時間上廁所。

 

假期別人去旅遊,張醫師只能讓太太帶兒女去玩。長年沒日沒夜工作,60歲身體出現警訊,先是胃潰瘍,接著頸椎退化壓迫手臂神經,最後發現攝護腺癌的時候,張醫師鬥志用盡,關閉診所,宣佈退休

 

張醫師有一間房子、3000萬元存款,他認為這些錢足夠夫妻兩人過退休生活

 

張醫師的兒子在銀行工作,每個月領固定薪水,兒子看客戶買賣外幣,覺得賺匯差很容易,要求父親替他作保證人,他想作理專替客戶操盤作外匯。

 

張醫師了解作保可能須負責賠償,自己沒有賺錢能力無法承擔風險,想要拒絕,兒子拍胸脯保證有內線消息穩賺不賠,張醫師才簽字蓋章。

 

哪知道兒子竟挪用客戶存款,一年之間玩掉3000萬元,銀行請張醫師考慮,是要償還損失,還是將兒子移送法辦。張醫師怕兒子被判刑斷送前途,兩手顫抖、老淚縱橫奉上自己的終身積蓄。

 

一身是病的張醫師為了生活必須重新工作,但他只在一個偏鄉找到工作機會,一周看兩個下午門診,每個月現金收入包括老人年金是1萬9000元。張醫師的同學以前羨慕他收入優渥,現在紛紛以他的例子互相警惕:要學習拒絕兒女的請求。

 

美國人養小孩,講好上大學就離開家庭、學費自付。台灣人疼小孩,學費父母全扛,還幫忙娶媳婦、買房子,甚至創業、顧孫子…無所不及。

 

老後的生活,需要老本應付日常開銷;如果年紀大了才虧損老本,沒有機會翻盤,下場恐怕會很慘。

 

老人必須學習向兒女說「No」,有的老人害怕說了「No」親情受損,兒女會不孝順。其實拒絕這件事不等於拒絕這個人,不等於我不在乎你,拒絕僅僅是因為我年齡已大,必須照顧自己,不要變成兒女的負擔,拒絕並不會減少我對你的愛。

 

為人子女也要理解父母的能力。學會理智的拒絕,而不是迫於維持關係委曲求全,親子互動才能長久和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