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歲作家最真摯人生告白:日子就該過得輕鬆,快樂是輸送一點善意,與接受他人的小惠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昨日晨起,跟女兒一起去游泳。

天氣不穩定,我們各帶一把簡單的傘備用。

 

到了運動中心,正脫鞋準備進更衣間,聽到一位中年婦人對著坐在椅上穿鞋的老太太說:「我走啦!你還不走?」

 

老婦人抬頭回:「我等會兒,我沒帶傘來。」

 

我忍不住跟她說:「外頭沒下雨。」

 

老太太說:「現在沒下雨,但等我回到永和一定會下雨。」

 

我心裡想:「這是甚麼神邏輯。」但仍熱心跟她說:「我們帶了兩把傘,一把送你,就不怕下不下雨了。」

 

女兒聽說,趕緊把她手上的傘送上,老太太堅辭不受,我當然沒道理勉強人家接受,雖然是好意,也只好作罷。

 

走出運動中心前,看到一位老先生正坐對血壓機量血壓。血壓機旁坐了個中年男子,見血壓機吐出數字,問:「怎麼樣?正常嗎?」

 

老先生說:「心跳太快。」

 

中年男子安慰他:「你剛剛做了運動,心跳自然快了些。」

 

老先生不接受安慰:「我運動過後已有段時間了。」

 

自從去游泳後,我密集看到很多老人,也聽到老人的談話。那些看起來臉孔很莊嚴肅穆的人,多半跟人說話也一本正經,半點不肯從俗。

 

譬如,前一位老太太,寧可相信電視上的氣象報告,而不相信一位剛從陽光下走進來的人;不輕易接受別人的善意,即使是非常廉價的善意(我有跟她說那把傘很便宜),寧可在那裏鵠候想像中的大雨過去。(如果是我,一定千謝萬謝欣然接受那把傘或直接走進外頭的陽光裡。)

 

又譬如後面那位心跳較快的老男人,太認真看待機器上的數字,無法放寬詮釋數字的標準。不過是寒暄而已,也不是在醫院裡讓醫生開藥,幹嘛那麼認真。(如果是我,也許會說:「沒辦法,我一看到帥哥就心跳加快。」)

 

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我太無聊,管人家那麼多幹嘛!但昨日我跟外子出門去游泳時,避過陽光,取道陰涼處。外子就譏笑我:「哼哼!連一點陽光都要躲開,再來吃維他命D。」我立刻欣然接受他的調侃,雖然陽光炙熱難當。

 

我喜歡輕鬆過日子,偶爾輸送一點善意,偶爾接受別人的小惠。人生太認真就苦了也輸了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廖玉蕙」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撰文 :擁抱不完美&故事療癒—周志建 日期:2019年08月06日
  • A
  • A
  • A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過清靜、簡單的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

有時候真難想像,我已經活到五十歲了。天啊!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在地球上存活了五十年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人不能騙自己。

 

有一年深秋,我漫步森林裡,那天微雨,眼前的大山被裊裊的山嵐給圍繞著,飄渺、極美。


走在雲霧的大山裡,我突然意識到:「喔,我快要五十歲了!」心裡大吃一驚,像是被草叢裡突然冒出來的青蛇給驚嚇到一般。然後,停下腳步,我怔怔看著眼前朦朧的青山。此刻,我的人生跟這座山一樣,飄渺、模糊。


我停在那裡,等待雲霧散去,我想看清楚這座大山。其實,我更想看清楚自己的人生。冷冷的雨絲打在我的臉上,涼風吹過我的臉龐,我逐漸清醒。


我看見,五十歲以前的人生,我都在努力打拚、獲得,那是一種「累積」的人生。

我還是很感謝過去那個努力、打拚、腳踏實地工作的自己,這樣的我,讓我擁有專業的助人能力,讓我生活安定、經濟不虞匱乏。


但是,我也在問自己:「五十歲以後,我的人生還要這樣過嗎?難道我還要這樣繼續努力累積嗎?」我的心跟眼前的大山,不約而同地回答我:「不,你該停下來了。你該去做點別的事,好玩的事了。」


本來就是嘛。


人生每個階段,要做的事情都不一樣。這件事我老早知道,只是、停不下來。


然後,我繼續問自己:「我最想做的好玩事是什麼?什麼事是我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的呢?」其實,人只要安靜下來,誠實面對自己,答案一清二楚。


這兩年,我寫作、出書、旅行、靜坐,這些就是我想做的事。期待生命可以從忙碌的繁華絢爛中歸於平淡簡單,這就是我要的。


去年深秋,我把自己帶到京都去賞楓,置身在萬紫千紅的楓葉林裡,彷彿到了天堂。今年春天,我再度前往京都賞櫻,在雪白的櫻花樹底下,我擁有了最純靜美好的高峰經驗,度過了今生中最美好的春天。

旅行,開展我的生命。在大自然中行腳,讓我感到踏實。做這些事,讓我感覺到:活著真好。


突然間,我意識到:五十歲的我,生活得做個「大轉彎」。這意思是,我得「革」自己的命。


是的,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我的生命不只如此,我值得過更精采的生活。(心中吶喊著)

回顧兩次京都心靈之旅,都叫我驚訝的發現:


五十歲以前,我生命的大部分都在累積,累積學歷、資歷、名利;但五十歲以後,我覺得夠了,真的夠了。我想放下。我不想再繼續往前衝,那是個無底洞、不歸路。

五十歲以前,我只會「賺錢」;但五十歲以後,我得學會「花錢」。相信我,花錢是要學習的。過去,我跟我的父母一樣,總是節省過度。節儉沒有不好,但凡事總要適度。現在,我反而要去學習:好好享受物質的美好。上半輩子,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我得好好去享受這個「成果」,因為我值得。我不想到頭來:人在天堂,錢在銀行,我更不想跟我老媽一樣,節儉到把日子過得匱乏又無趣。


五十歲以前,我總是瞻前顧後、謹慎小心、害怕失控。五十歲以後,我想要大膽恣意地、過自己想要的輕鬆人生。


過去,我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我總是精於計畫、安排、計算。我精於「有為」,卻拙於「無為」。在「無所事事」空白裡,我總是無法安然自在。

就在五十歲生日那天,吹熄蛋糕上蠟燭的那個剎那,我意識到:其實我早已豐盛,我早已不再匱乏。但過去童年的匱乏,卻一直讓我「繼續」活在匱乏中,讓我不斷攫取,停不下來。其實我已經「擁有」很多了,不是嗎?但我經常忘記。


於是,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你看,你有足夠的存款了,雖不是千萬,但也足夠下半輩子花用無虞的。而且你有專業,根本不怕沒工作,不是嗎?」這樣的提醒是重要的,它會把我拉回現實,而不是老活在過去的匱乏裡。

有時候,我會打開衣櫥,看著裡面的衣服,這些衣服夠我穿上一個月,每天換不同款式。但很奇怪,我怎麼老是穿那幾件呢?好幾件新襯衫連包裝都還沒開封呢。
不然,我再打開冰箱,裡面堆滿了食物,其中有一半是過期的。好東西,我捨不得吃,也捨不得丟。這就是累積的證據,根本就是浪費。

有一回從京都旅行回來,我打開冰箱,發起狠來,開始清理東西(很特別,每次旅行回來到家之後,我都有清理打掃家裡的衝動)。


五年前朋友從德國帶來的頂級巧克力,過期了兩年,一直捨不得吃。丟。一袋富士頻果,不知道放了多久,幾乎快要成了頻果乾。丟。所有瓶瓶罐罐的沾醬,只用過幾次,幾乎都過期。丟。丟了一大袋的食物,心裡有些罪惡感,但此刻我知道,如果我想要一個嶄新的人生,我必須捨、必須丟。我別無選擇。


學會「放棄」,是我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此刻,就連罪惡感也一起丟了吧。


一小時過後,清理完,面對清爽乾淨的冰箱,我如釋重負,蹲坐在冰箱門邊,大大鬆一口氣。「對,這就是我要的人生。少一點,簡單一點。」我跟自己說。

 

孔老夫子不是提醒過我們:人到老年,要戒之在「得」嗎?行至中年,我現在就得學會「煞車」,不然,我的人生「後患無窮」。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清靜、簡單地過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捨,絕對是一種修行,更是智慧。它比「獲得」更難,我發現。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把自己愛回來」一書(方智出版),
詳情請參考:http://blog.xuite.net/joe.chou/twblog/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雪珍/50歲之後,勇敢做3個斷捨離,人生才會更美好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0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中年,是人生的中點,也是轉折點,會不斷出現一些Sign,看似危機,其實是轉機。這時,請停下來傾聽,相信直覺,就會明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都自有道理,目的是在幫我們整理、改變,並轉化提升,走向美好豐富的未來。

這世界上,最需要聆聽的,是自己內在的聲音。

 

它們通常微弱到聽不清,讓人以為聽錯了,也就輕忽了,繼續執著地走在既有的軌道上。

 

可是生命比我們堅定,最後都會以一個劇烈無比的方式,逼得我們面對, 可惜一般人只看到挫折的一面,卻不去警覺這其實是人生的轉折,而錯過更高層的可能性、更美好的自己。

 

一場車禍,把她撞成碎片

 

她既聰明又努力,注定是人生勝利組,考上台大歷史系,再以第一位文學院畢業生進入政大企管研究所,一路認真打拼,位居花旗銀行台灣區人力資源部最高主管,和一群優秀的菁英組成夢幻團隊,胼手胝足,充滿熱血,全速奔向理想。

 

公司回報她的是領高薪、坐高位、享有配車與司機,整個人開心而滿足,她以為這一生就是在事業這條路上毫不回頭地走到底。

 

直至四十二歲到美國出差,發生嚴重車禍,撞到全身骨頭無一處沒有裂傷,連呼吸都痛,在家足足休養四年,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灰暗無光的滋味。

 

從外人來看,是從高峰跌到谷底,摔得這麼慘,要怎麼安慰她呢?結果,竟然有人跟她說: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乍聽好像是句風涼話,而說話的不是別人,是十八年後的她自己,人稱Nancy老師。

 

模範生,最難離開這條軌道

 

當年,花旗銀行正值璀璨的高峰時期,Nancy Wang做得轟轟烈烈,可說是台灣人資界一姊,創下諸多耳目一新的做法,比如推出MA(儲備幹部)培訓計畫等。

 

企業界多有仿效,她也受到如潮的讚美,還榮獲勞委會與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所頒發的卓越人力資源主管「伯樂獎」。頂著令人目眩的光環,我第一個想問的便是:「怎麼捨得離開?」

 

無庸置疑的,Nancy當時的工作成就感很高,卻忙到沒有自己,每天都在加班, 只有星期日屬於家庭,幾乎快被榨乾,出現了中年危機,心底深處渴求引進一股活水源頭,因此上了「光的課程」,開始靈性的啟蒙。

 

不過Nancy一直是學校的模範生、社會的乖乖牌,走在舊有軌道上讓她感到習慣、安適,而且優越,完全沒有意識到內心的渴望是一個Sign,要她轉彎,去完成另一個使命。

 

「我太固執在工作上了,生命要把我從沉睡中打醒。」

 

於是發生可怕的車禍,從身體到心靈全部裂成碎片,必須重新建構自己,因此折出一個九十度的轉彎,也改變人生下半場。

 

離開職場,開始問「我是誰」

 

在過去的職場生涯,花旗銀行金字招牌超越了Nancy本人,大家認識的是花旗Nancy;離開花旗之後,拿掉職銜,拿掉身分,全然的裸退,Nancy第一次問自己: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這一生是來做什麼的?」

 

她把自我探尋當成一個工作認真去做之後,積極學習各種追求真理的教導,使命越來越清晰,內在聲音引領她在五十歲時完全離開商場,轉而從事身心靈志業,教授「光的課程」及「擴大療癒法」。

 

再回頭看中年危機,Nancy認為,這是一個整理過去、面對挑戰的關鍵時刻,不要去抗拒,而是要當作一個恩典、一份禮物、一次重新省思生命的機會,啟動一個更高層次的可能性,讓未來的人生更有意義。

 

Sign不斷出現,也不斷被忽略

 

中年危機是人生的轉折點, 看似危機重重, 其實是轉機現身, 期間會不斷出現一些Sign,可惜這些內在的聲音經常被忽略,一般人還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四十五歲前後走到死胡同,撞牆了,才真正感到進退無據而慌張失措,自此進入瓶頸期。

 

Sig n是一些隱隱的不安與不滿足,比如對前途感到焦慮,對成就感到不足,對犧牲家庭感到愧疚,對人生方向感到懷疑,對未能去從事有興趣的工作而自我厭惡⋯⋯即使如此,一般人的心理反應是迴避,並不放心上。

 

逼到最後,生命便以一個劇變,逼得你正視不安,這時候事情都變得很大條,難以收拾。

 

「太太要跟我離婚,我不懂她怎麼了,最苦的日子都過了,為什麼在漸入佳境時,兩個人卻走不下去?」

 

「我是男性,一直有固定運動習慣,卻得了乳癌,雖然是零期,我仍然無法理解,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孩子被退學,離家出走,不知哪裡去了,我不知道他有哪些好朋友,像我這樣高成就的人怎麼會有低成就的孩子?」

 

「我這麼認真努力,績效表現也很好,公司為什麼要裁掉我的部門資遣我?」

 

在不斷的問「為什麼」之後,有些人會停下腳步,聆聽內在聲音,著手整理過去與現在,以及規畫未來,所以中年的意義在於「整理」,踏入斷捨離的時期。

 

中年最重要的事,斷捨離

 

剛離開校園時,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一心一意想要不斷累積,累積技能、累積經驗、累積人脈、累積財富、累積成就等。

 

等到中年撞牆了,有智慧的人是靜下心,整理長年累積的「雜物」,放下執著,讓塞得滿滿的心可以空出來,自然就明白下一步要往哪裡去。

 

不必慌亂,不必抱怨,請安靜下來,整理自己,勇敢做出改變,不要辜負這個轉折點。未來還有一半人生,值得慎重做決定,請記得三個原則:

 

1為自己的後半生負責,而不是為別人的人生。

 

2追求的是生命的意義,而不是社會的功名。

 

3工作以外的部分也很重要,而不是只為工作做規畫。

 

站在轉折點上,俯瞰人生,就會明白中年危機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自有道理,目的在於整理改變,並轉化提升,引領我們走向美好豐富的未來。

 

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到了這個年紀,你還活得不像自己嗎?做你喜歡的事,才能翻轉第二人生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為什麼呢?因為忠於自我的人,即使乍見之下吃了虧,心裡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改變。因為沒有任何原因造成任何問題,所以他們可以過著忠於自己的幸福美好人生。

文/心屋仁之助

 

壓抑自己忽然就是想做什麼的心情而放棄不做,

 

這就是欺騙自己。

 

這樣的謊言一再累積之後便形成「扭曲歪斜」,轉變成為夫妻問題、孩子的問題、金錢問題、身體或是疾病等問題呈現出來。

 

當問題發生時,我們會想辦法應對解決。可是,即使我們解決了出現的問題,位於根部的「扭曲歪斜」卻依然沒有獲得解決。

 

如果不想辦法解決這「扭曲歪斜」,接下來還是會發生別的問題。

 

如果你在根柢之處壓抑自己想做的感覺,對於不想做的事情卻忍耐著去做,就是自我欺騙。只要這樣的欺騙持續,它不會消失,只會變化成不同的樣貌,以其他的現象或是問題來呈現。

 

所以,不要再欺騙自己了。

 

然而說到要怎麼做才能停止欺騙自己,就是下定決心,告訴自己吃虧也無所謂。

 

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以「忽然就是想……」的形式出現,我們卻以「這樣不划算」、「這以常識判斷太過奇怪」、「真的做下去會遭人非議」來扼殺它。

 

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扼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像這樣持續扼殺自己真正想法的人,就是一直活得不像自己的人。

 

這樣的人,日子不可能過得順心如意。我希望大家可以覺察到這一點。

 

因為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會形成「扭曲歪斜」,使得後續的發展變得奇怪。

 

相對於此,不去思考利益得失,忽然想做什麼就去行動的人,則是表裡合一、真正誠實的人。

 

因此在心屋,我們不說「老實人會吃虧」,而說「老實人會佔便宜」。

 

為什麼呢?因為忠於自我的人,即使乍見之下吃了虧,心裡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改變。因為沒有任何原因造成任何問題,所以他們可以過著忠於自己的幸福美好人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名癌症病患的告白:罹癌後的人生,更要發現生活點滴的美好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在湛藍的大海傾身划過水面,精力充沛地往前游。我時而微笑,時而潛入水下,陽光灑在我臉上。我乘浪而行,有時往前衝刺,有時向下俯衝。然後,我醒了過來。

文/莉菈‧基里(Lila Keary)

 

我睜開眼看著房間,整個過程就像拍立得相機,影像緩慢地聚焦,愈來愈清晰地顯影在照片上。先是床頭櫃上放了九顆不同的藥丸和皮下注射器,為隔天早上所需預作準備。旁邊則是無菌紗布與必達定殺菌藥水,我用來清洗插入胸腔的導管。

 

這瓶必達定不只可以消毒殺菌,還可以充當紙鎮,壓住那一疊保險表單——我得在週末前填好寄出。床的另一邊掛著靜脈點滴,為我補充營養與水分。這病雖然殺不了我,卻也讓我無法乘浪前行。

 

我罹患癌症的時間已經占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為了換取時間,直到下一次重大醫學突破出現,我從標準藥物到新療程,再到臨床試驗計畫,全都試過,一路上,我旁觀人們痊癒,也目睹人們死亡。

 

 

這些治療一點一滴瓦解了我的身體,不僅毀了我兩顆腎臟,我的心臟因此受損;我的腳底灼痛,手指麻木;左眼失去視力;消化系統停止運作;我開始有嚴重的憂鬱傾向,我再也不能生兒育女或進行任何長期計畫,連喝杯霜凍瑪格麗特調酒都做不到。

 

那個關於尋狗廣告的老笑話怎麼說來著?「失明,失禁,沒有牙齒,缺了右腳、尾巴與部分耳朵。聽到牠的名字『幸運』會回應。」

 

我老愛說,這下可讓你們逮到我關機的時候了,但其實我不停地發牢騷(有一次,另一位癌症病人告訴我,他曾在河內希爾頓飯店待了十九個月,連他都沒聽過有人像我一樣抱怨連連)。癌症似乎有個並未言明的副作用(至少對我來說),就是極端的暴躁易怒。

 

 

我的身體背叛了我,而我氣死了。然而,到目前為止,只有小女孩會沉溺於義憤填膺中。因此,這陣子,我轉移注意力,開始思考這具無疑相當虛弱、有點老舊且可笑至極的四十一歲身體能做些什麼事。

 

我能做的事,便是逗一個世上最棒的小孩開懷大笑,而我只需要一看見塑膠蜘蛛就假裝驚嚇與嫌惡就好。

 

我能投棒球,儘管街頭謠傳我投起球來活像個娘兒們——或者更糟,像查克‧納布拉克(Chuck Knoblauch,譯注:以傳球失誤聞名的洋基隊球員)。我能做西班牙烤雞,好吃到連來自西班牙馬貝拉的人(好吧,其實是來自布魯克林)都向我乞求食譜。

 

 

此外,我挑選成熟美味鳳梨的天賦,只能用異於常人來形容。我能細聽朋友說話,傾聽直覺的聲音,聆聽顧爾德彈奏〈郭德堡變奏曲〉——聽說,這是巴哈為一位嚴重失眠的俄羅斯伯爵寫的曲子。

 

當我狀態比較好的時候,我能洗衣服、洗碗盤,還有所有性事。我能保住全職工作,能與人對話,還能瘋狂血拼——除了除夕夜的時代廣場之外,鮮少看到這種瘋狂的盛況。

 

儘管不可能永遠掌控一切,但感受、想像與一點超然豁達永遠可行。每次清晨醒來,不想再入睡的時候,我都會抓起一杯茶,走上我住的紐約下東城公寓頂樓。上週四早上6:40下起了傾盆大雨,豆大的雨點落在馬口鐵花盆上,聽起來像極了煎培根的聲音。

 

 

空氣中傳來天竺葵與義大利千層麵的香味——一樓那間老字號義式餐廳已經開始備料,準備迎接中午用餐的人潮。我的運動褲溼透了,頭髮滴著水,一隻拖鞋飄走了,但整個社區漸漸亮起燈。

 

牡蠣色的防水風衣與黑色雨傘開始紛紛朝第二大道湧去。眼前是人們、水窪、鴿子、樹與計程車,而我盡情品味這雨中清香撲鼻的點點滴滴。

 

我擁有的不只是癌症,我還擁有起風飄雨的夏日清晨,以及對萬事萬物油然而生的敬畏之心——對於我依然時時刻刻都可以碰觸、品味、看見、聽見與吸入的一切,我深感敬畏。我徹底醒悟,重拾這些生活點滴的價值,絕對不亞於病情痊癒。

 

 

(本文摘自《歐普拉人生指南:生命中的快樂小事》,時報出版, 歐普拉雜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