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撰文 :擁抱不完美&故事療癒—周志建 日期:2019年08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過清靜、簡單的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

有時候真難想像,我已經活到五十歲了。天啊!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在地球上存活了五十年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人不能騙自己。

 

有一年深秋,我漫步森林裡,那天微雨,眼前的大山被裊裊的山嵐給圍繞著,飄渺、極美。

 

走在雲霧的大山裡,我突然意識到:「喔,我快要五十歲了!」心裡大吃一驚,像是被草叢裡突然冒出來的青蛇給驚嚇到一般。

 

然後,停下腳步,我怔怔看著眼前朦朧的青山。此刻,我的人生跟這座山一樣,飄渺、模糊。

 

我停在那裡,等待雲霧散去,我想看清楚這座大山。其實,我更想看清楚自己的人生。冷冷的雨絲打在我的臉上,涼風吹過我的臉龐,我逐漸清醒。

 

我看見,五十歲以前的人生,我都在努力打拚、獲得,那是一種「累積」的人生。

 

我還是很感謝過去那個努力、打拚、腳踏實地工作的自己,這樣的我,讓我擁有專業的助人能力,讓我生活安定、經濟不虞匱乏。

 

但是,我也在問自己:

 

「五十歲以後,我的人生還要這樣過嗎?難道我還要這樣繼續努力累積嗎?」

 

我的心跟眼前的大山,不約而同地回答我:「不,你該停下來了。你該去做點別的事,好玩的事了。」

 

本來就是嘛。

 

人生每個階段,要做的事情都不一樣。這件事我老早知道,只是、停不下來。

 

然後,我繼續問自己:「我最想做的好玩事是什麼?什麼事是我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的呢?」其實,人只要安靜下來,誠實面對自己,答案一清二楚。

 

這兩年,我寫作、出書、旅行、靜坐,這些就是我想做的事。期待生命可以從忙碌的繁華絢爛中歸於平淡簡單,這就是我要的。


去年深秋,我把自己帶到京都去賞楓,置身在萬紫千紅的楓葉林裡,彷彿到了天堂。

 

今年春天,我再度前往京都賞櫻,在雪白的櫻花樹底下,我擁有了最純靜美好的高峰經驗,度過了今生中最美好的春天。

 

旅行,開展我的生命。在大自然中行腳,讓我感到踏實。做這些事,讓我感覺到:活著真好。

 

突然間,我意識到:五十歲的我,生活得做個「大轉彎」。這意思是,我得「革」自己的命。

 

是的,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我的生命不只如此,我值得過更精采的生活。(心中吶喊著)

 

回顧兩次京都心靈之旅,都叫我驚訝的發現:

 

五十歲以前,我生命的大部分都在累積,累積學歷、資歷、名利;但五十歲以後,我覺得夠了,真的夠了。我想放下。我不想再繼續往前衝,那是個無底洞、不歸路。

 

五十歲以前,我只會「賺錢」;但五十歲以後,我得學會「花錢」。相信我,花錢是要學習的。過去,我跟我的父母一樣,總是節省過度。

 

節儉沒有不好,但凡事總要適度。現在,我反而要去學習:好好享受物質的美好。

 

上半輩子,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我得好好去享受這個「成果」,因為我值得。我不想到頭來:人在天堂,錢在銀行,我更不想跟我老媽一樣,節儉到把日子過得匱乏又無趣。

 

五十歲以前,我總是瞻前顧後、謹慎小心、害怕失控。五十歲以後,我想要大膽恣意地、過自己想要的輕鬆人生。

 

過去,我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我總是精於計畫、安排、計算。我精於「有為」,卻拙於「無為」。在「無所事事」空白裡,我總是無法安然自在。

 

就在五十歲生日那天,吹熄蛋糕上蠟燭的那個剎那,我意識到:其實我早已豐盛,我早已不再匱乏。

 

但過去童年的匱乏,卻一直讓我「繼續」活在匱乏中,讓我不斷攫取,停不下來。其實我已經「擁有」很多了,不是嗎?但我經常忘記。

 

於是,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你看,你有足夠的存款了,雖不是千萬,但也足夠下半輩子花用無虞的。

 

而且你有專業,根本不怕沒工作,不是嗎?」這樣的提醒是重要的,它會把我拉回現實,而不是老活在過去的匱乏裡。

 

有時候,我會打開衣櫥,看著裡面的衣服,這些衣服夠我穿上一個月,每天換不同款式。

 

但很奇怪,我怎麼老是穿那幾件呢?好幾件新襯衫連包裝都還沒開封呢。

 

不然,我再打開冰箱,裡面堆滿了食物,其中有一半是過期的。好東西,我捨不得吃,也捨不得丟。這就是累積的證據,根本就是浪費。

 

有一回從京都旅行回來,我打開冰箱,發起狠來,開始清理東西(很特別,每次旅行回來到家之後,我都有清理打掃家裡的衝動)。

 

五年前朋友從德國帶來的頂級巧克力,過期了兩年,一直捨不得吃。丟。一袋富士頻果,不知道放了多久,幾乎快要成了頻果乾。丟。

 

所有瓶瓶罐罐的沾醬,只用過幾次,幾乎都過期。丟。丟了一大袋的食物,心裡有些罪惡感,但此刻我知道,如果我想要一個嶄新的人生,我必須捨、必須丟。我別無選擇。

 

學會「放棄」,是我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功課。

 

此刻,就連罪惡感也一起丟了吧。

 

一小時過後,清理完,面對清爽乾淨的冰箱,我如釋重負,蹲坐在冰箱門邊,大大鬆一口氣。「對,這就是我要的人生。少一點,簡單一點。」我跟自己說。

 

孔老夫子不是提醒過我們:人到老年,要戒之在「得」嗎?行至中年,我現在就得學會「煞車」,不然,我的人生「後患無窮」。

 

 

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如果我想要清靜、簡單地過日子,「丟、捨、棄」是勢在必行的。

 

這件事、不必討價還價。

 

捨,絕對是一種修行,更是智慧。它比「獲得」更難,我發現。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把自己愛回來」一書(方智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購買保險前,先勾勒10年的人生藍圖!吳若權:在意外來臨時,才會有驚喜與感動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6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若只是為了欠缺安全感而買保險,買完後會更沒安全感。這種人需要的是妥善的人生規劃, 唯有確定自己已往具體的目標前進,才能放心。

購買保險產品,不只是獲得心理安慰或實質的保障,更是做好人生規劃的必要工具。如果可以預先勾勒未來可能的生活型態,就比較能買到真正適合自己的保障。甚至,也能反映出自身很內在的真正價值觀。

 

由於金融發達,有些家庭的父母很懂得理財規劃,未雨綢繆地幫子女買了一些基本型的保險。也有另一種狀況則是才剛開始工作,就被從事保險相關行業的親友勸說而購買保險,但是不是真的適合未來的需要呢?可能要等時候到了才知道。

 

以我個人的例子來說,父母並未幫我購買保險,而是二十幾歲踏入職場開始,就有親友主動上門推銷,當時買的多半是基本的壽險。等到十幾年過去,來到坐三望四的年紀,重新檢查手邊的保單,才發現並不符合實際需求。

 

這些基本型的壽險保單,多數著重於身故後的理賠。對於擔負家庭主要經濟責任的青壯年來說,確實有其必要。萬一碰到人生不能預期的事情,可以留給家人生活的部分保障。

 

可是,對於確認往後未來將是單身的人,上無父母需要奉養、下無子女必須照顧, 在身故後才能給付的壽險保單,就沒有太多用途。若是這種人生型態,就需要長照、殘扶、醫療、意外的保險,才能保障未來的生活品質。

 

最近幾年還有很多儲蓄型的保險產品,結合「儲蓄」與「壽險」,雖然政策面已經決定停售這類型保單,但在此之前,我還是常聽見周遭朋友買了之後,感到悔不當初, 問題不在於產品項目上,而是繳費期間很長。

 

當初購買時沒有想清楚,等到開始繳費了,才發現要這樣長期抗戰(往往是二十年期),便開始懷疑:利息未必能真正追得上通貨膨脹?有沒有算到其他投資的機會成本?但,已後悔莫及。

 

在此以一位三十五歲男性的諮詢個案為例,他一時衝動買下儲蓄型的保險產品,剛繳完第一年的保費,就開始強烈質疑自己當初的決定。

 

他買的是所謂結合「失能保障+身故保障+儲蓄」的三合一利率變動型終身壽險, 保障項目包括:失能與身故,看起來是有點用處的,問題是若沒有仔細精算過利率變動可能的風險,以及往後的每年,而且是連續十九年,都必須有足夠的預算繳出當年的保費,否則就很容易後悔當初的決定。

 

類似的個案不計其數,問題都不是出在保險本身,而是購買保險的當事人,沒有仔細確認保單內容,也沒有為自己規劃未來十年的人生藍圖,所以才會搖擺不定。

 

我也看過很多案例,因為後悔,就去解約、或是調整金額;可是,等將來需要用到保障時,就會再後悔一次。

 

若純粹只是為了欠缺安全感而盲目地購買保險,買完之後會更沒安全感。因為這種個性的人,很難因為擁有物質的保障,就會感到真正的心安。無形的安全感,是一個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再多金錢還是會恐慌。他需要的是更妥善的人生規劃,唯有確定自己已往具體的目標前進,才能讓自己放心!

 

很多人不願意為自己規劃十年份的藍圖,用的藉口都是「人生這麼無常,不確定的因素這麼多,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何必要做十年的規劃呢?」乍聽之下,看似有幾分道理。但只要認真想想,就知道實情並非如此。

 

如果你真的對變化莫測的未來欠缺安全感,那更應該買「對的」保險,也就是真正適合自己的產品,透過足夠的保障,讓自己有勇氣、也有實力面對挑戰。

 

 

愈是認為人生無常的人,就愈需要更有遠見的藍圖。

 

因為會有許多可能的路徑,通往不同的方向,也有可能殊途同歸,無論怎麼繞圈轉彎,最後都抵達同一個目標。當然,也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發現新的可能。

 

這些變化,有的在規劃之中,有的則在意料之外,正因為你手中有一份藍圖,才會知道什麼在規劃之中、哪些是在意料之外。在規劃之中的,預備足夠的保障;在意料之外的,你才會有驚喜與感動。否則,每一次的變化,都會讓你如驚弓之鳥,措手不及!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再難過,也終會度過:總有那些迷惘、不知所措的時刻──給不知不覺成為大人的你》,悅知文化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爸爸住院4個月就離世 吳若權:原來死亡這麼近,交代好「3遺」後,我要以樹葬告別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5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沒有人能夠預知,將來會在哪個場景,用什麼姿態和這個世界告別。 我們唯一要學習的就是:放下。 而不是執著於任何形式的懸念,或是貪戀於任何美好的時刻。

經歷過爸爸突然急診住院,短短四個月就離世,這樣悲傷痛苦的衝擊,我才知道原來死亡這麼近。

 

華人社會避談死亡,對生死話題多所忌諱。即使至親過世,還是很少與死亡正面相對。愈是悲傷,愈想逃避。

 

佛學經典裡,有一則關於面對死亡態度的故事。一位婦人喜獲麟兒,不僅提升自己在家庭的地位,這孩子也成為全家希望的寄託。不料,小孩夭折,婦人痛不欲生、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每日抱著死屍不放,也不讓別人來幫孩子處理後事,不久,婦人就發瘋了。

 

有人帶她去見釋迦牟尼佛,她悲悽地請求:「救救我的小孩。」

 

佛陀說:「好,我來幫你想辦法。你得去找一種藥草,看誰家的屋牆旁邊有長,你就將它摘回來。但是,你要先詢問對方,必須在沒有死過人的家庭裡,長出來的草才有用。」

 

婦人抱著孩子的屍體,家家戶戶去問去找,最後無功而返,回到佛前。

 

佛陀問:「你摘到了嗎?」

 

婦人回答:「是有藥草,但是每家每戶都曾有人過世。」

 

這時候婦人才肯接受孩子死亡的事實

 

接受死亡的事實,讓人生重新開始

 

我花了多久的時間,接受爸爸已經離開我們的事實呢?一天一夜、三個月或半年、還是一直到現在都尚未完全適應?

 

這是一個很有層次的問題,也許我要花更多時間回答自己。

 

爸爸走得很突然,雖然住院四個月期間,隨著病情的變化,讓我和家人多少有點心理準備,但心中的不捨,還是會讓我覺得,即使再多心理準備,依然感覺措手不及

 

他,是一個很好的爸爸。照顧家庭,疼愛子女,喜歡讀書、種花。生活簡單,為人耿直。苛刻自己,對人寬厚。

 

除了年輕時喜歡和朋友出去打牌,媽媽常因此對他鬧脾氣,我再也挑不出其他缺點。他對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客客氣氣,寧願自己付出所有,也不願意麻煩別人。這個性堅持到他過世的前一刻,都是如此。

 

住院期間,他接受很多檢查與治療,即使非常疼痛,他也不曾發出呻吟。最後那段時光,他只是靜靜躺著,眼神悠悠地望著窗外的天空。

 

不論白天或晚上,我在醫院陪他,都只能透過紙筆簡短對話,或以握手方式回答要或不要。最後階段,我必須詢問他對於後事的安排,無論我說什麼,他都說好。

 

「我的爸爸,不是偉人,卻是我人生的最佳典範。」——

 

在世俗的眼中,他是個長得端正斯文,生活很平凡,稱得上是個很好的居家男人,但在我心裡,他的確是很棒的爸爸。

 

學習接受至親死亡,是人生最困難的功課

 

恭送爸爸的最後一程,我是依照法鼓山聖嚴師父教導的佛事禮儀,在大體旁邊親自誦經八小時,結束他功德圓滿的一生。我對爸爸充滿感激,他連臨終都讓我可以盡力做好我想為他做的每一件事,往生後回來託夢給我,都是幸福的樣貌,叫我安心。

 

為他誦完八小時的《佛經》,輕輕為他覆蓋「往生被」,緩緩送他進入殯儀館,那一天一夜,我以為已經能夠接受他離開的事實。

 

可是,接下來連續失眠半年,每夜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睡的困境,又讓我知道我尚未真正接受這個事實。

 

直到他離開將近十五年的此刻,經過無數的學習與修行,我才知道:他只是放下肉身,美好的德性依然永駐我心。

 

處理爸爸的身後事,雖不能說是完美,但堪稱是一次完整的程序。從靈性的角度看來,爸爸是以死亡犧牲他的肉身,喚起我和媽媽討論生死議題的勇氣。

 

之前,媽媽中風多年,病痛纏身,無法聊到與死亡有關的話題。必須長期接受治療的慢性病患,對生死大事有一定程度的敏感,我完全可以理解與體諒。即使我認為有討論的必要,但只要我輕啟話題,感覺到媽媽的抗拒,也只能點到為止,不會勉強她。

 

爸爸生前一個月,我們就在醫師的建議下,開始籌備後事。主動請教親友的意見,比較幾處地點,最後選擇位於金山的一處民營的靈骨塔,購買的是夫妻雙人塔位。對家族來說,這是個重大決定,是經過爸媽同意,兩個姊姊認可,才做成的最後決議。

 

循序漸進聊生死,避免禁忌話題的衝擊

 

媽媽因為有參與這個決定,對將來的身後大事,至少有所知悉。這是一個討論死亡的起點。雖然,每次講沒幾句,她就希望就此打住,但是,隨著時光推移,討論次數增加,話題也一次比一次深入。

 

每次聊到死亡的話題,難免涉及後事的處理,媽媽常撒嬌地說:「可是我很怕被燒耶。」

 

我就反問她:「還是您將來要考慮土葬?」

 

她又說:「這樣也會被蟲咬,還要撿骨,有點麻煩。」

 

儘管我們還沒辦法聊到百無禁忌,但是確實開始有些初步的討論與共識。每次討論到某個地步,我都會對她提出一個觀念,這一切只是預做準備,人生到最後是誰先走,還不一定呢!

 

 

接下來,我就會跟她說明自己的安排:

 

我已經決定,若有一天病危,將放棄急救,以及不必要的治療;離開人世後要以樹葬的方式,葬在金山的法鼓山園區;除了安頓家人生活開銷所需之外,大多數的遺產要捐出……

 

當然,以上交代並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每次都在她的阻止之下,盡量再多講一句,慢慢讓她了解我對自己身後事的想法。

 

如此循序漸進地聊生死,可以避免老人家對這禁忌話題感到太大的衝擊。彼此可以慢慢思考、慢慢溝通,不必急於一時要達成共識。

 

瀟灑告別之前,要交代好遺言、遺產、遺願

 

母子對於生死大事,能夠有這種半開放式的討論,說起來還是要感謝父親臨終時,對我們做了很好的示範,我把它歸納為「交代三遺,就不遺憾」原則。

 

所謂的「三遺」是指:

 

遺言、遺產、遺願。若在生前能清楚交代這三件事,自己可以走得瀟灑,家人或朋友也比較能夠盡力協助處理。

 

我的爸媽並沒有太多個人財產,我們姊弟三人感情融洽,不會因為錢財的事情鬧得不愉快。父親的醫療和喪事,所有費用都由我一個人獨自承擔。這是我能力所及,也願意負責。

 

再怎麼說,我都是家裡的獨子,理應這樣做。

 

相較於其他案例,我們這樣的小康家庭算是幸運的。不只是身邊親友,看報紙上層出不窮的社會版新聞,也經常聽說子女為長輩的金錢而反目,有時候連幾萬塊錢的醫療費用沒有平均分攤,或相差不多金額的遺產未能公平分配,就換來家庭破碎的結局,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對於花在爸媽身上的費用,我都認定是我應該支出的,就不會有公平不公平的問題。

 

對於自己將來老年時必須的花費,我也及早做好規劃,不要給家人任何負擔。為此,我替自己感到安慰與幸運。

 

爸爸離世之後,我更能夠跟媽媽坦然聊生死話題,彼此才能重新活一次。陪伴爸爸臨終的經驗,讓我們對死亡有多一點的認識與了解,雖然無法完全擺脫莫名的恐懼,但至少會鼓勵自己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天。

 

遠離顛倒夢想,才能究竟涅槃

 

每年的年終我都盡量在家陪媽媽,看著電視倒數計時,欣賞綻放煙火,給彼此祝福。我知道陪伴老人家的日子,是多陪一天就又少掉一天,因此特別重視。

 

有一年,在倒數計時前半個小時,三位朋友突然開車來巷口找我,讓我錯過和媽媽跨年,儘管媽媽很疼我,要我跟朋友出去玩,但心裡跟自己有點過不去。我常感傷地想著明年此時,又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矛盾掙扎於理性與感性之間。

 

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我告訴自己:當生命開始倒數,我們唯一要學習的,就是:放下。而不是執著於任何形式的懸念,或是貪戀於任何美好的時刻。

 

沒有人能夠預知,將來會在哪個場景,用什麼姿態和這個世界告別,但靈魂在肉身出世前已經有過約定,同意以那個形式說再見。

 

所有的不捨,都是痴愚的妄想。只有「遠離顛倒夢想」,才能「究竟涅槃」。

 

我知道了,我懂得了,我體悟了,但我還要再努力一點,或不要太努力,才能到達這樣的境界。生死學,學生死。這,真是一輩子的功課啊。

 

正視死亡,讓我們重新看待往後的人生,更懂得取捨,把握自己真正想要的、想做的、想珍惜的。

 

 

「死亡,不只是過去一切的結束,也是未來一切的開始。放下對肉身的執著,我們的心更近了。」

 

包括:我和爸爸的心、我和媽媽的心、我和自己的心,都更加靠近。

 

聽親友聊往事,重塑家庭歷史,感傷中有甜蜜

 

我對爸爸的很多了解,都是從整理遺物中獲得。

 

從前就知道爸爸喜歡閱讀、喝自己釀造的葡萄酒、對朋友非常好、蒐集整套郵票、收藏一些字畫、寫很多日記、有處女座的潔癖、最愛的衣服和領帶是哪些……但我不知道他非常珍愛我幫他重新裱褙封面的古董字典、沒想過他一直以我出版很多作品為榮。

 

為了撫平悲傷,我經常和媽媽、舅舅聊起與爸爸有關的往事。

 

原來我以為媽媽本身就很厲害的洋裁手藝,其實是來自爸爸的鼓勵,並贊助學費。在那個年代,媒妁之言的餘威還在,並不盛行自由戀愛。

 

爸爸來自對岸,媽媽是道地台北人,初期瞞著外公外婆談情說愛,爸爸決定幫媽媽出學費,去當時頗負盛名的日本洋裁補習學校「登麗美安」學做衣服,造就媽媽後來能夠自己成為最早期的SOHO族在家工作,替貴婦們縫製高級洋服。

 

幾位舅舅、阿姨七嘴八舌爆料,我才知道媽媽的烹飪技巧,百分之九十都是爸爸教的。爸爸年輕時便隨著大學校長飄洋過海到台灣,在戰亂的顛沛流離中認識各地朋友,靠著「民以食為天」的精神,學會很多精緻料理的手藝,婚前就開始傾囊相授,婚後已然享受成果。

 

據說,幾位舅舅和阿姨,我出生前就常來家裡打牙祭。聊起這些往事,感傷中有甜蜜。

 

在懷念父親中,放下對肉身的執著,彼此的心更近了

 

爸爸過世以後,從前那些我不以為意的事,件件都變得珍貴。

 

至今我仍保留著每一封他寫給我的家書,多半是我當兵服役期間,他勤於寄送的關心與鼓勵。

 

我開始陪媽媽一一去拜訪爸爸的老友,聽聽他們聊聊有別於我眼中的爸爸。我費盡千辛萬苦,策劃一趟意義非凡的家族尋根之旅,與媽媽、兩位姊姊,搭飛機到廈門,再轉車三、四小時,回到爸爸童年的故鄉,在對岸親友的口述歷史中,重新陪爸爸長大一次。

 

從前我不懂怎麼吃魚頭,爸爸離開後,我慢慢學習啃魚頭,回想著他像貓咪一樣把魚骨魚刺清理得乾淨整齊的畫面,再看看眼前自己為了吃魚頭而弄得杯盤狼藉的情景,不覺莞爾。

 

每年三節,我們全家固定去金山祭拜爸爸,不定期更新安厝骨灰罈門前的花飾布置,盡量選爸爸喜歡的花卉與顏色,以投其所好。

 

過年期間,我學爸爸去傳統市場買幾枝梅花,插在客廳的透明玻璃花瓶裡,感覺他的花藝還在這個家裡傳承著。

 

爸爸離開後,我試著去經歷他的經歷、享受他的享受、疼愛他的疼愛,然後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愛他,才發現他對我有多深的影響。

 

之前我以為我的生理年齡發育得晚,心理年齡早熟得比生理還要快,我認為我的身體是到十七、八歲才從男孩成長為男人。直到爸爸過世,我才知道我是四十歲以後才真正成熟。

 

「我目前單身,尚未有子女,但我在爸爸離開人世後漸漸發現:我早已在他身上學到如何當一個好爸爸。」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換我照顧您:陪伴爸媽老後的12堂課》,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金700萬就夠了!江育誠:我靠「ETF、勞保年金」月領5萬,過快樂退休生活

撰文 :江育誠 日期:2020年07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今周刊攝影組
  • A
  • A
  • A

曾經有位讀者看到《今周刊》的報導之後寫信給我,她說工作已經三十多年,也獲得一定的成績,做到高階主管,覺得自己的職場生涯已經到了一個轉捩點,她想要擁有不一樣的人生風景,非常希望能像我一樣,用興趣滋養生命,但是讓她遲遲無法下定決心的原因是,她不知道退休金的「安全數字」是多少。

這正是屬於想退休卻又不敢退的退休恐懼症的典型,我相信許多人也跟她一樣,最大的擔憂與焦慮,都來自於不知道應該準備多少的退休金才足夠。

 

關於退休金的安全數字,許多報章雜誌都陸續提出各種版本,一個最常看到的版本是兩千萬,這個數字一直讓我不以為然,也嚇跑一堆想退休的上班族。

 

我只能說它是萬無一失的數字,但事實上,打對折之後的數字或許更貼近真實人生。

 

關鍵十五分鐘

 

退休後,存款只出不進,是許多人對於退休金沒有安全感的原因之一,因此有些人期待能透過投資理財,獲得額外的收入。

 

但是凡是投資必有風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是許多退休人士的共同心聲,如何不受傷的穩健投資是一門重要的功課。

 

退休前、退休後,對於風險的承受能力也截然不同。

 

退休前,工作上的大小事情,我都會做好風險管控,唯獨投資這一項,在別人眼裡,我可能遺傳了阿公的賭徒性格,完全是孤注一擲。

 

但事實上,我心裡還是有一把尺,畢竟依自己的能力,錢再賺就有,不怕沒飯吃。

 

前面提及我阿公把嘉義東門市場的所有攤位全部輸光,而我也曾經差一點一無所有。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家公司的名字非常不吉利「訊碟」,迅速下跌,當時只要一念之差加上錯失關鍵十五分鐘,一夕之間,我的人生就會瞬間從彩色變成黑白。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正好到深圳出差,從澳門進深圳的入關通道,路程只有短短十五分鐘。

 

當時手機還沒那麼普及,我在通關途中,突然興起打電話的念頭,立刻找了公用電話亭打給我太太問:「訊碟現在多少錢?」

 

她講了一個數字,我心裡一驚:「你幫我查一下,這個價格是漲停。」

 

她說:「沒錯!是漲停啊。」

 

我立刻告訴她:「全部幫我賣掉,我不要了,太可怕了。」

 

我才一賣完,立刻一路跌停鎖死,從此再也沒有打開過,連續二十二根跌停板。

 

只能說上天真的很眷顧我,前後只差了十五分鐘,我也可以通關完後再打那通死亡電話,前後只差十五分鐘,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

 

越簡單越有效的投資法則

 

 

除了少數像訊碟一樣的黑天鵝事件外,大部分時候,我的投資都能維持正報酬。

 

也讓我行有餘力可以維持古董鐘錶、藝術品等收藏嗜好。

 

我深信一個簡單的真理,越複雜的事情越要簡單化。

 

因此,我的投資原則很簡單,一次只投資一檔股票,很少人像我這樣子,現在的人太聰明,擁有太多知識,每個人都是滿手股票,美其名分散風險。

 

我不喜歡如此,背後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親自經營過好幾家公司,我深深了解,任何一個公司的好壞,不會是一夕之間,所以股價不可能也不應該在一夕之間有20%的起伏。

 

此外,一定要選擇有賺錢的公司,千萬不能有撿便宜的投機心態,股價會跌跌不休一定是基本面出了大問題。

 

股票說穿了只有兩個字,就是人性。

 

因此,我非常贊同巴菲特所說:「當所有的人都貪婪時,你要恐懼;當所有人都恐懼時,你就要貪婪。」這也是我的投資原則。

 

退休後,我的投資又變得更加簡單,只投資費用低、殖利率高、日成交量千張以上的ETF。

 

我借用我兒子的話來說明ETF的優點,「我不厭其煩地推薦這種投資法,像個傳教士一樣,只要拉長時間,分批買進,虧損機率相對低,會是很好的啞巴兒子。」

 

ETF是退休人士比較穩健的投資標的,哪怕是只賺了一個便當錢我都很高興。

 

目前,各劵商推出的 E T F 標的很多,

 

最著名的元大臺灣五十(ETF 0050),元大高股息(0056),臺灣五十是臺股市值前五十大的公司所組成,元大高股息則是從臺灣總共一百五十檔中大型股票中,挑選出未來一年現金殖利率最高的三十檔股票作為成分股。

 

根據統計資料,元大高股息從二○一三年到二○一八年,平均殖利率是四.五一%,大約是銀行定存的四倍。

 

元大高股息平均大約四.五%的殖利率,也是我所認為退休金的安全數字。

 

也就是一千萬的退休金,每年如果有四.五%的獲利率,一年大約可以有四十五萬的收益,平均每月大約有三萬七千元。

 

 

甚至只要有七百萬的退休金,每個月就有大約三萬元可供花用。

 

再加上每月二萬元的勞保老年年金,一個月平均約五萬元的花費,應該非常足夠過一個衣食無憂的退休生活。

 

這還是完全沒有動到本金的情況下,若再加上以房養老等的財務措施,退休真的一點都不可怕。

 

※ 本網站及作者所提供資訊僅供參考,投資人應自行承擔投資風險及投資結果。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今周刊出版,江育誠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妹妹忙工作,還沒退休就罹癌去世 江育誠:愛要及時,遺憾有什麼意義?只是永遠的痛

撰文 :江育誠 日期:2020年07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今周刊攝影組
  • A
  • A
  • A

分享「退休要提早準備」的觀念後,我陸續接到許多演講邀約。對於這些邀訪,我從不拒絕,盡量排出時間。對我而言,推廣退休要更精彩是一種福音,一場演講即使只有一個人能夠聽進去,並做出一點點改變,我都深感欣慰。因為我心中有個最大的遺憾,那就是我妹妹。

妹妹只小我三歲,因為年齡相仿,小時候常常玩在一起,家裡兄弟姊妹中,就屬我和她最親。

 

我為了規畫退休,在八里買了房子,打算當作畫室,妹妹也跟著在同棟的樓下買了一間房子,計畫著退休之後,彼此可以有更多時間相處,共同規畫退休後的生活

 

妹婿和妹妹是一對很出色的企業家,妹妹更是典型的工作狂、女強人,白手起家的她,自創家電品牌「愛美神」,業績亮眼。

 

她正好是我的反面教材,生命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任何事情都要等到退休後,對於夢想的實現、興趣的培養,都一延再延。

 

對我而言,這個想法既可憐又可怕。

 

我雖然屢屢向她洗腦,退休要趁早規畫的觀念,但是繁忙的工作與事必躬親的個性,讓她遲遲無法下定決心斷捨離。

 

原來不是什麼都能等以後

 

有一天,她突然打電話給我:「哥,我去臺大看醫生,那個醫生好可惡,他明明沒檢查,也沒有證據,怎麼可以亂說我得了癌症!」

 

好強的她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用抗拒代替害怕。

 

當下我立刻聯絡熟識的醫生,安排更詳細的檢查,報告出來後,醫生把我拉到一旁說:「只剩半年時間。」妹妹罹患的是「無聲的殺手」胰臟癌第三期,那年,她才五十八歲,正是快可以功成身退、享受退休生活的時候。

 

妹妹罹癌,對全家打擊都很大,對我而言,更是青天霹靂。事後回想,許多事情都是早有徵兆的,只因為忙碌、大意而疏忽,母親與我同住,孝順的妹妹不時會來探望,帶著媽媽出去逛逛,晚上再回來。

 

那段期間,她有時候會跟我說:「哥,我常常肚子痛,都找不出原因。」當下,我竟然完全沒有任何警覺,以為只是一時的勞累、腸胃不適,沒有多想,更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如今,再多懊悔都無法表達我對她的愧疚與不捨。

 

匆匆完成的夢想,像是快餐

 

妹妹是個樂觀積極的人,即使得了最可怕的癌症,她並沒有怨天尤人,依舊選擇積極面對,要戰勝病魔。我鼓勵她卸下一切重擔,為自己而活,這次她聽進去了,暫停公司所有事務,並開始寫下自己的願望清單。

 

願望清單裡第一項就是妹妹生平最愛的旅遊,諷刺的是,她真正出國旅遊的次數寥寥可數。

 

平常因為工作繁忙,責任心重的她事必躬親,放不下也走不開,但是面對突然被畫下的休止符,妹妹終於感受到生命的無常,生怕再不踏出第一步就永遠沒機會了,因而慌亂地安排旅行計畫,匆忙地動身出發。

 

為了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光,妹妹決定帶著全家老小一起出遊,習慣照顧人的她又得張羅一切細節,根本無法真正徹底的放鬆,更無法細細去體會各地的景致與歷史文化,旅遊的品質大打折扣。

 

每到一個景點,妹妹就會寫信給我,看著她趕進度般地完成自己的願望清單,好像在吃速食一樣,囫圇吞棗而食不知味。

 

她這一生的願望清單就這樣草草地結束,身為哥哥的我,心疼與不捨,難以言喻。

 

愛就要及時說出口

 

遺憾的不只是草草結束的願望清單,還有來不及表達的愛。

 

妹妹過世後,每次我去她的塔位上香悼念時,就會看到一束鮮花。

 

管理員問我說:「她老公每天來,夫妻感情這麼好,到底是怎樣培養的?」

 

我回答:「正好相反,是因為生前沒有好好培養。」

 

妹妹過世後,妹婿幾乎天天到她的靈前悼念,我猜想他是帶著愛與遺憾的心情,因為生前各自都忙於工作,對身邊的親人,難免偶有輕忽,未能好好珍惜,一旦失去,才知道一切都為時已晚。

 

我跟太太說:「愛要及時,遺憾有什麼意義?只是永遠的痛。」

 

失去至親的悲痛,讓人難以承受,連平常冷靜理性的妹婿都如此哀傷,更何況親生母親。

 

我母親最疼愛的孩子就是妹妹,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我實在不敢想像。因此,對母親,我選擇隱瞞妹妹過世這件事,我也叫所有兄弟姐妹、孫子輩們,都不能告訴她這個噩耗。

 

為此,我編了一個謊言:「妹妹去日本教唱歌了。」

 

母親說:「那給我買機票,我要去日本看她。」

 

我只好繼續安撫:「你身體不好,怎麼去日本。」

 

為了取信母親,讓她放心,所以三不五時,我還會準備一些日本的禮物,謊稱是妹妹從日本買來孝敬她的,讓她開心。

 

向母親隱瞞妹妹過世,這是一個很殘忍的謊言,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或不對,面對至親骨肉的天人兩隔,我只知道連我自己都承受不住,更何況是母親。

 

花掉的是財產,沒花掉成了遺產

 

妹妹的驟逝,留下許多遺憾,她心中百般不捨的年邁老母親,還有她過世沒幾天,就呱呱墜地的小孫女。

 

妹妹是優秀又能幹的女中豪傑,處處替人著想,不但照顧全家老小,還一肩扛起經濟重擔,辛苦大半輩子,賺得不少財富,卻捨不得花,最後想花也花不到了,正好驗證了一句俗語:「花掉的才是財富,不然就是一堆冰冷的數字。」

 

 

妹妹留下許多來不及實現的願望與遺憾,深深震撼了我往後的人生態度。

 

為了妹妹,我告訴自己要活得更樂觀與充實。

 

人生無常或許是老生常談,但是,卻是血淋淋的事實。

 

前裕隆集團的董事長嚴凱泰,也是我的前老闆,曾開玩笑地跟我說:「如果你離開的時候,我一定會來上香,因為你年紀比我大很多,所以就不是詛咒。」

 

我怎麼都無法預料到,如此優秀傑出的企業家竟然會因為癌症而英年早逝。人生的無常與生命起落都是一門功課,越早修讀這門功課,遺憾或許就會少一點。

 

我不禁想起《徒然草》裡的一段話:「人皆有死,然尚未及待,已襲掩而至,宛如淺灘相隔千里,潮水瞬間已掩至腳邊砂石,是故,人當恨死愛生。存命之喜,焉能不日日況味之。」

 

我遇到不少人像妹妹一樣,專心投入工作、家庭,忙碌的生活,許多人雖然嚮往退休美好生活,但是永遠只停留在嚮往,而沒有進一步行動。

 

為了讓妹妹和嚴先生的遺憾不再重複發生,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四處去傳播福音,分享退休要提早規畫,生命要及時,愛更要及時。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今周刊出版,江育誠著)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是生命最精華樂章!江育誠:只要做對2件事,黃金人生會更加豐富、精彩

撰文 :江育誠 日期:2020年06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退休可以是人生最精彩的一段樂章──只要你願意提早準備。但是,能提早預想退休生活的人少之又少,許多人還停留在過時的觀念,以為退休就是享福、含飴弄孫,更無需規畫練習。因此,許多人的退休生活毫無意外地變成一片蒼白,徒然浪費了最精華的人生黃金十年。

在職場上,我並不是最出色的一位,裕隆集團光是高階主管就有約二、三十位,人才濟濟,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優秀經理人。

 

大家還不忘時時精進自己,參加EMBA課程等,大部分在職場上虎虎生風的成功人士,往往到了退休前一天,依舊將所有的時間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卻忽略了下一階段的黃金人生。

 

如果沒有提早為退休生活預想與規畫,結果可想而知,最後退休生活就是無所事事的安享天年,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想要一個什麼樣的退休生活

 

爬玉山前,你得先從陽明山等小山開始練爬,上臺演講前,你也會提早準備講稿,反覆誦讀。為什麼唯獨退休不必預先規畫與練習?

 

我很驚訝的發現,環視周遭,我是唯一一個認真在準備退休生活的人。

 

忠於自己,勇於追求卓越如果要回溯根源,大概是因為我從來就不是那種輕易接受安逸生活的人。

 

我總是選擇追求挑戰與考驗,大膽跳出舒適圈,這個特質來自於大學時期受到卡繆存在主義的影響,我深深相信人要忠於自己的靈魂,勇於追求卓越,自己的靈魂自己作主,不容他人來評斷。

 

在人生重要的轉折關卡,我認為每一次的選擇都要忠於自己,無論是退休後的第二人生,或是退休前的職場生涯,「忠於自己」這個信念,可說是貫穿我一生的主旋律。

 

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同擔任機械工程師,因為工作認真,入職才兩年很快就被升為副理,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很滿意這樣的成績,但是我卻毅然決然放棄優渥舒適的職位,選擇一切歸零,從頭開始。

 

我辭掉副理一職,跑到裕隆集團剛成立的汽車工程中心,從最基層的助理工程師開始做起,很多人無法理解我的選擇,當時家裡還有年邁雙親與妻小嗷嗷待哺,壓力不可謂不大。

 

一切從頭開始,但是我相信憑著努力與實力,不怕沒有展現自我的機會。

 

1)不當配角,我的價值自己創造

 

我的專長是機械,當時的大同電子研究處,剛從電視開始轉入電腦,以生產電子零件為主,我只能夠參與周邊的結構、外觀設計、負責包裝而已,無法真正參與產品的核心設計,永遠只能當配角。

 

此時剛好裕隆成立汽車工程中心,號召海內外機械工程精英加入,目的是要打造出第一臺由臺灣設計跟製造的國產車,也就是後來大家耳熟能詳的「裕隆飛羚」,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錯過。

 

當時裕隆的工程中心共有三百多位工程師,人才濟濟,清一色都是來自臺清交最優秀的碩博士高材生,只有我一個人是以專科生的身分被錄取,並且去沒多久,就拿到年度最優秀工程師的殊榮。

 

我很幸運地被委以重任,主要負責設計汽車最複雜的部件儀表板,我還記得完成後總經理扛著儀表板向吳前董事長說:「儀表板最複雜的零件都已經做出來,飛羚已經成功了一半。」

 

治軍嚴謹、人稱「鐵娘子」的吳前董事長當下十分開心,我也是少數沒有被她摔過公文的經理人。

 

2)挑戰舒適圈,開拓新視野

 

進入工程中心,順當的工程師生活,應該無可挑剔,然而我又再度選擇脫離舒適圈。

 

當時裕隆遇到一個重大危機,裕隆和國產正式分家,裕隆突然沒有了業務,得自己負責銷售,我的人生也遭遇大轉彎,從工程師變成賣車經理,也讓我有機會進一步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

 

裕隆後來推動「廠辦合一」這個組織改造的大工程,將總部從臺北移往苗栗三義,當時身為總經理辦公室主任的我,責無旁貸。廠辦集中是個艱難任務,身段與手段都必須非常靈活,才能安撫反彈聲浪。

 

我記得有一次老闆娘莉蓮看到我在嚼檳榔,露出驚訝表情。

 

我說:「沒什麼,待會要去工會開會。」

 

工會工人都習慣吃檳榔,為了跟他們博感情、獲取認同,我願意做任何嘗試。唯有做到勞資雙贏,才能成功凝聚向心力,因此推出「每個員工宿舍都有單獨電話」「臺北交通車永久服務到無人使用為止」等配套措施,讓廠辦集中得以順利推行。

 

一次又一次地跳出舒適圈,接受新的挑戰,成為我生命中唯一的主旋律。

 

「忠於自己」本身就可以拓展生命的寬度與深度,我常常鼓勵年輕人勇於追求卓越,年輕時候的我,還沒有買房子前,就花了半棟房子的錢買了一套最好的音響,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會讓自己的生命更豐富。

 

經營興趣也是如此,原本我的退休規畫是成為一名高爾夫球教練,最初我也是一竅不通、從零開始,但是因為熱愛,就會讓自己越打越好。

 

退休後的第二人生可以更精彩,只要勇於大膽追求。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江育誠著,今周刊出版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