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診斷書,順便請他看傷口也要收錢?」...醫嘆:我是醫師!我看診時不順便也不隨便

撰文 :劉家成醫師 日期:2019年07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昨天我逛臉書看到這篇報導《醫師沒有「順便回答一下」的義務!有病掛號,才是尊重專業》,裡面提到了幾段話讓我很有感。

“到底病人憑什麼可以因為醫師評估不需要服藥,沒有「滿載而歸」就要求退掛號?”

 

“如果醫師在醫療專業的評估下,認定病人不需要服藥,只需要在生活層面上做某些調整,你難道不應該為自己夠健康,而覺得開心嗎?又或者是醫師覺得你的症狀,不是該科別的專業,幫你轉去更合適的科別就醫,你難道不應該為此感謝,好在沒有白忙一場嗎?”

 

先分享兩個小故事給各位。

 

代診等於專業減半?

 

我當總醫師的時候,有一次幫學長代診。門診快結束時來了一對中年夫婦,說是從一般外科轉過來懷疑肛門廔管的男性病人。

 

我看到轉診的小紙條寫著「煩請X醫師高診,懷疑肛門廔管。」我心想這是一般外科轉過來指名要找學長的病人,可能不知道今天是總醫師代診,所以我就禮貌性的問一下這對夫婦。

 

「今天X醫師不在喔,是由總醫師代診,請問你們有要看診嗎?還是我幫你掛三天後的門診?」

 

夫婦兩人相看了一下,「我們還是看一下好了。」中年女性冷冷地說著。

 

等病人躺上去病床,我檢查完了之後,確診是肛門廔管。正當我做完指診(肛門指診是直肛科醫師必做的檢查,主要是藉由手指去檢查肛門的種種問題),準備要解釋病情給這對夫婦的時候,我聽到了一段對話。

 

「ㄟ ...請問一下,既然是代診,掛號費可不可以減半啊?」那位婦人小聲的問跟診護理師

 

「抱歉喔,我們沒有掛號費打折的服務。」跟診護理人員耐心地回答。

 

我聽到這段對話,瞬間怒火中燒(總醫師時代時我的脾氣真的不太好),覺得這種方式根本就跟白嫖沒什麼兩樣。我脫完手套就走出來對那位婦人說:「我剛剛知會你們了,今天是代診,問你們還有沒有要看診,現在我看完了告訴你是肛門廔管,你卻問可不可以掛號費打折?」

 

「.......」婦人沈默不語

 

「我想這樣吧,我幫你掛三天後X醫師的門診,麻煩請你們再跑一次,我今天也不看診了,門診退掛!」

 

結果,那對夫婦不發一語地離開診間,我直接退掛。後來想想,我應該要收錢的,這樣做好像沒什麼好處。

 

解釋病情等於免費?

 

我前一陣子遇到一個隱毛竇(Pilonidal sinus)的病人,這個疾病常見於屁股溝處,病灶會有滲液及反覆感染的情況,一般來說主要以開刀來治療

 

我很詳細的跟這個病人解釋開刀的方式以及可能需要整形外科醫師的幫忙(皮瓣重建),病人住院後,到了開刀這一天卻因為心律過慢的關係,被麻醉科醫師退刀。所以我先請病人回心臟科檢查完後再回我門診安排開刀。

 

過了快一個月,我也快忘了這個病人,有一天病人突然掛來我的門診。我看了一下,他已經找另外一個醫師開完刀了,我就跟他寒暄一下。不問還好,一問就是抱怨連連,說什麼另外一個醫師很爛,開完刀現在屁股還是一樣濕濕的不舒服。

 

「需要我看一下傷口嗎?」

 

「好啊」他很高興樣子「就順便幫我看一下好了。」

 

「傷口看起來有點濕濕的,但是大致上來看是還好,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讓它癒合。」我看完之後跟他好好解釋。老實說,我不覺得那位醫師處理方式有什麼問題。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啊!那個醫生很爛耶,我問他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不講清楚!」

 

「你不覺得你這樣的做法是一次得罪兩個醫師?」

 

「啊?為什麼?」他很疑惑的看著我

 

「我當時要幫你處理,結果你放我鴿子跑去找別的醫師開刀,現在因為對那位醫師不滿意,你跑來我診間跟我抱怨,你覺得我會怎麼想?你覺得那個醫師幫你忙又被你嫌,他會怎麼想?」

 

然後我應他的要求幫他寫了住院診斷書,他就離開診間了。過了不久,批價櫃檯打電話過來我的診間,問我這個病人有沒有算看診?我心想,我都跟他講了快10分鐘,還幫他看了傷口解釋病情,沒道理不算看診吧?所以我請批價櫃檯計價。

 

過了五分鐘,他衝進我的門診,我當時正在看一個女性病人,他不管我是不是正在看診,劈頭就對我說「醫師,我只是開診斷書,你為什麼要收費?!」

 

「先生,不好意思」我耐著性子解釋「你在我診間待了快10分鐘,我檢查了你的傷口也解釋病情給你聽,這樣當然算看診。」

 

「這樣哪有算看診!!我主要是要開診斷書,順便請你看一下傷口也要收錢?!你是看屁啊!」然後就甩門離開,留下錯愕的女病人及跟診護理師。

 

唉,「順便」啊!

 

專業就是你不會但是他會。

 

前幾天家裡所有房間的電燈線路有問題打不開,在假日臨時叫了水電工來,檢查後發現是主線路沒有鎖緊,因此線路漏電導致所有房間的電燈不亮。他檢查之後把線路鎖好,然後他收了500元。

 

等水電工離開之後,老婆問我:

 

「這樣收500元好像有點貴喔?」

 

「今天是禮拜天,本來就會比較貴,而且這也是他的專業,他找到了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他值得收這筆專業費用,沒有他,我們今天晚上只能摸黑了。」

 

老婆聽一聽也覺得認同,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輕忽專業的價值。

 

醫師看診時看似沒有做什麼治療,但是他跟你解釋病情、幫你看報告、或者甚至是衛教,這些東西的背後是他花時間去學的,跟你收取掛號費及醫師診察費(健保給付220元)本來就是應該的。你跟律師約時間討論案情也是以小時計費,所以同樣的,醫生的專業也是要收錢的。 

 

「專業」就是,你不會但是他會,所以這就是專業。 

 

你牽車子去機車行檢查為什麼發不動,結果是某一個零件出問題,等修理完了機車行跟你收800元。你卻暴跳如雷的罵說:「才換一個小零件就要800元?!有沒有搞錯!黑店!」有沒有很熟悉的感覺? 這就是我們輕忽專業的心態。

 

我想,我們都需要學會尊重「專業」,有很多無形的成本是不能估算的,因為你只看到有形的「材料費」,卻忽視了無形的「技術費」。

 

就像《臺灣沒有好工作的最大原因,是我們不尊重專業的價值。》裡面提到的一段話:

 

“這些就是臺灣的社會現實,大家願意花錢到飯店吃飯,買昂貴的名牌,或是去酒店應酬,但是不願意付費給專業的服務,而專業工作者,也常常不得不提供免費或低廉的服務,使得產業無法存活,人才外流。”

 

“特別是當我每次拒絕免費服務時,都會感受到龐大的人情壓力,好像很現實,愛計較。然而開口的客戶和朋友,卻從來不覺得自己這麼做其實是在佔人便宜或不尊重專業,更別說要業者"提案",作為免費顧問諮詢的普遍現象。”

 

“我們不會走去小吃攤說,老闆請我吃麵,但是我們卻會要別人提供免費的文案,設計,顧問諮商。”

 

“臺灣沒有好工作的最大原因,是我們不尊重專業的價值。”

 

專業,需要你我的尊重。

 

我是醫師,我看診時,不順便也不隨便。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劉家成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是醫師,我不要被插鼻胃管;期待十年後的台灣,沒有被捆綁的老人

撰文 :醫病平台 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一位九十歲的老太太三度中風,無法行走,終日臥床,這半年來插著鼻胃管灌食,老太太前不久因肺炎住院兩週,出院不到三天就又因發燒被送到急診室,胸部X光片呈現肺炎,開始她最近四個月來的第三次入院。

文/陳秀丹(陽明大學附設醫院醫師──善生善終理念的推廣者)

 

第一次看到這位病人,只見她的雙手被綁著,很激動一直要去扯鼻胃管,甚至連腳都扭動起來。老太太的兒子對我說,她在家裏就是這樣,一不小心,鼻胃管就會被扯掉,把手綁起來是不得已的。

 

我試探性的問了這個兒子,「如果是您自己,您要這樣插著鼻胃管,然後被綁手嗎?如果是我,當我吞不下,我就要死了,我不要被插鼻胃管。」

 

兒子說:「最好不要插,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一個人不能吃,就沒有營養,沒有營養會死吔,總不能看著媽媽活活被餓死吧?醫師,沒有鼻胃管,怎麼可以呢?」

 

結果,這個病人住院三天中自拔二次鼻胃管,就在第二次自拔管路當下,我剛好走進病房,我說:「鼻胃管不見了!」,只見媳婦冷眼的對著外籍看護說:「妳是怎麼顧的?」,可憐的看護說:「我就要翻身,才鬆綁,她就自拔了。」

 

好令人心酸的場景,但這樣的場景、類似的對話,每日不斷地在臺灣各地上演著,這是一個講究孝順的國度嗎?

 

當一個人退化到吞嚥有困難時,液體(水)是最容易嗆到的,當情況退化更嚴重,口水也會嗆到,而口水二十四小時都在分泌,如何去防止病人嗆到?

 

這已經不是鼻胃管或經皮胃造瘻所能預防的,因此即便有了鼻胃管或胃造瘻,吸入性肺炎還是無法避免。這就是這類病人會反覆肺炎入院的原因。

 

如果病人是暫時無法經口進食,短暫的使用鼻胃管灌食是可行的,但如果是退化中的老人,那就得仔細想一想,如果病人自己願意插管,那沒話說,如果他(她)不願意,我們麼可以強迫他們被插管,甚至將他們的手綁起來呢?

 

加護病房裏,曾經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先生向我哭訴:「醫師,我又沒有做壞事,為什麼把我綁起來?」被插鼻胃管的病人吃下的食物,沒有經過味蕾的品嚐,無法感受到食物的酸甜苦辣,他們常說:「醫師,我都沒吃。」

 

尊重生活品質與生命尊嚴的國家,退化的老人不會被插鼻胃管,照顧者會細心地、慢慢地進行餵食,如果真的不行了,不會強迫灌食,然後老人就順著生命自然的軌道,離開人間,展開另一段靈性之旅。

 

歐洲有一個國家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去扭轉該國插鼻胃管、或臨終打點滴的習慣,他們主張──「無久病臥床的老人!」。

 

芬蘭的國家政策是希望國人死前二個禮拜才臥床,國家花了很多錢在做預防保健,在做預防骨質疏鬆、預防跌倒,期望其國人有健康的老人生活。

 

臺灣剛好相反,花了很多的錢在已經倒地的病人身上。在歐美澳等國,他們不會為無法自然進食的臥床老人插鼻胃管,或採取經腸道營養等延命措施,他們認為,人終有一死,如果讓老人家這樣延長死亡的時間,反而讓其人權與尊嚴受損,是倫理不容的壞事。

 

老天讓我們生下來,老天也給了我們很好的退場機制。

 

當人老到不能吃、病到不能吃,此時身體呈現相對脫水狀態,腦內嗎啡的生成量會增加;心、肺衰竭,二氧化碳無法排出,這也會造成所謂的二氧化碳昏迷;肝衰竭時,阿摩尼亞的代謝出問題,會產生肝性腦昏迷;這些都能讓人們可以較舒服地離開人世間。

 

這是老天的恩賜,只是現在的醫療卻忘了老天給我們人類最好的退場機制。

 

天下雜誌曾經與393公民平台合作,調查臺灣臨終前的醫療現況,結果發現許多「另類的臺灣第一」,無效醫療非常的氾濫。

 

臺灣有超過5成的醫師為了避免醫療糾紛而實施無效醫療。什麼叫「無效醫療」?也就是這個醫療再也沒有辦法達到醫療「增進病人健康或減少傷害」的目的。無效的醫療分「質的無效」與「量的無效」。

 

「質的無效」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處在一種無意識狀態,或是再繼續處置下去,病人仍然會死亡,這是所謂「質的無效」。

 

「量的無效」是假設過去的案例有100個,我們用這個方式繼續救治,病人仍然會死,這就是所謂「量的無效」。

 

事實上,臺灣加護病房的密度全世界第一,這並不是臺灣人的驕傲,臺灣很多人要死之前,會被送到加護病房走一遭,這是非常突兀的事。

 

臺灣長期依靠呼吸器維生人數是美國的5.8倍,美國的人口數是我們的十幾倍,可是我們呼吸器依賴的人數竟然這麼多,這令我非常憂心。

 

現代的社會,孩子生的少,年輕人生活壓力很大,試想,一對中年夫妻,當他們面對雙方家長的老病,以及自己所要撫養的子女,所要付的房貸,如果財力不夠雄厚,你叫他們如何過活?

 

臺灣的健保給付無效益的醫療,這助長了許多的老人被現代化的醫療無情的殘害。

 

在臺灣,您可以見到許多的臥床老人,全身攣縮、多處壓傷,插著鼻胃管、氣切管、導尿管,甚至意識昏迷還在使用呼吸器、還在洗腎的癌末病人…。這些對外國人而言,簡直是無法理解。

 

亞里布維曾說:「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時間的長短,而在思想行動力的衡量。」,人活著不只是為了維持一口氣, 能感受生命的美好才是真正的活著。放下心中的執念,讓生命回歸正常的軌道,不做生命的延畢生,人生大戲才精彩。

 

真正的愛是「給愛的人沒煩惱,被愛的人沒痛苦」; 孝順兩個字,「順」沒做到,怎能說是孝順?因此,如果老人家不願意被插鼻胃管,那就順他的意思吧!沒有鼻胃管,當然可以,因為沒有一個人帶著鼻胃管來到人世間。

 

我是醫師,我向大眾宣誓,我不要被插鼻胃管,我要美美地死去;期待十年後的臺灣沒有被捆綁的老人,我衷心的期盼。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護理師一句話,救回心肌梗塞男!醫師真情告白:尊重護理專業,別再讓他們辛苦又受委屈

撰文 : 急診醫師的眼睛 白永嘉醫師 日期:2019年05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過兩天就是護理師節,來分享一個和護理師有關的小故事。

那天晚上我上大夜班,白班同事交班中年男性病人要在急診留觀,主訴胃痛嚴重,抽血肝膽和心臟指數都正常,等第二天早上的胃鏡和超音波。

 

大夜班到了清晨的時候,現場來的和急救室病人依舊令人忙碌,觀察室護理師打電話來給我說那位中年男性還是不舒服,沒有劇烈疼痛但是還有悶悶的感覺,因為實在忙到無法立即去看他,我就請護理師繼續觀察。

 

不久之後電話又響,觀察室護理師說:「白醫師你要不要來看看他?」,血壓BP、呼吸RR、心跳HR、血氧SaO2都正常,但還是覺得他有一點怪怪的「看起來很不舒服」。

 

我只好去觀察室看他,做了一張心電圖完全正常,但因為護理師一句「怪怪的」,我再抽第二次血驗心臟酵素,結果完全上昇,診斷是非ST段上升心肌梗塞(NSTEMI),立刻聯絡心臟科住加護病房,白天做了心導管,病人很快就恢復健康。

 

家屬後來很感謝我。


我告訴他們:「你們真的要謝謝護理師」,若不是護理師仔細觀察、三催四請,我絕對不會去觀察室發現這嚴重問題。

 

醫師、護理師、檢驗師、放射師、藥師,都是一個團隊,缺一不可,成功醫療結果要靠團隊的每一個人。

 

有些病人和家屬,在醫師和在護理師面前說的完全不一樣,對醫師很客氣對護理師卻呼來喚去。

 

在護理師節前夕,希望再次呼籲提醒大家,別讓他們辛苦又受委屈,尊重護理師們的專業,他們可能是您或家人醫療最關鍵的因素,記得跟他們說一聲:「謝謝您,辛苦了」。

 

讓他們發自內心開心微笑,用盡全力幫助每一個病人!

 

我們家護理師很可愛吧?祝福全天下的護理師們:護師節快樂!謝謝你們 !

 

(本文獲「 急診醫師的眼睛 白永嘉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自己的生命自己決定!病人自主權利法,讓你尊嚴走向生命終點

撰文 :黃詩絜 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生走到最後階段,誰不希望有個美好、有尊嚴的終點?95歲李爺爺,失智十多年,逐漸失去生活自理、行走、溝通甚至吞嚥能力,完全臥床需看護照顧,因年事已高,家屬選擇安寧療護。

他因為無法順利進食被放置鼻胃管,但自行拔除了好幾次,女兒內心陷入糾結:「爸爸沒鼻胃管會餓死啊…可是他一直拔是不是不舒服…我好痛苦,他清醒的時候什麼都沒交代,現在我要幫他決定,好像在主宰他的生命…」

 

這是醫療人員與末期病人家屬溝通時常面臨的難題。家屬可以接受病人瀕死時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卻無法決定該不該停止維持生命治療。如果你是家屬,會選擇怎麼做呢?又或者,如果你是病人,會怎樣選擇呢?

 

「病人自主權利法」即將於108年1月6日正式施行,是全亞洲第一部完整保障病人自主權的專法。其立法目的就是為了尊重病人醫療自主、保障善終權益、促進醫病關係和諧。

 

 

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不同的是,它保障了病人有「知情」、「選擇」與「決定」的權利,也擴大適用的對象與範圍。

 

針對五大類臨床條件病人,包含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痛苦難以忍受、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合適解決方法之情形,可藉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行使特殊拒絕醫療權。

 

具完全行為能力之人(年滿20歲或未成年但已合法結婚者),可以經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是一段溝通過程,需由意願人本人、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療人員、二親等內親屬至少1人(註1)及醫療委任代理人(註2)共同參與,討論當意願人處於上述五大類臨床條件時,決定接受、終止、撤除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之全部或一部。

 

 

值得一提的是,「預立醫療決定」有一定格式,必須簽署書面文件,由兩位見證人見證或公證,經醫療機構核章,註記在健保卡上才會生效。

 

意願人參加「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時,可以直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如果有疑慮,也可思考後擇日再簽。簽署後也可以書面撤回,或變更,而且重新註記。

 

「預立醫療決定」的時機是當意願人的病況由二位相關專科醫師確診,並經緩和醫療團隊至少二次照會,確認符合上述五種臨床條件之一時,醫療團隊即可依照預立醫療決定給予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而且提供病人緩和醫療及其他適當處置,協助病人善終。

 

前一段日子因為一些新聞事件讓大眾發現病人自主的重要性,藉由「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施行,或許讓尊嚴善終更容易達成。

 

如果李爺爺在失智初期就立下預立醫療決定,自己決定接受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或許就會更圓滿的走向生命終點。

 

 

註1:二親等內親屬有特殊事由,可以不參與,但意願人須書面說明。

註2:醫療委任代理人可以不指定,如有指定,須年滿20歲,具完全行為能力並經書面同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看病,需要「靠關係」嗎?失智權威醫師的四個就醫指南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8年09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只找一位最有影響力的人就好,才不會讓醫師疲於接電話和給承諾。

文/劉秀枝(失智症權威醫師)

 

華人講究關係

 

一位八十歲的男士日前需要動心臟瓣膜手術,發現自己原本熟識的醫師朋友們都已退休了,於是經朋友輾轉引介,終於找到一位心臟外科權威,手術成功,康復出院。

 

看病要靠關係嗎?華人社會一向認為「關係」很重要,買票、訂位、求職、做事要靠關係,政壇、商場要有人脈,就連掛號看病、住院開刀也講求關係,才能找到好醫師,得到好的治療。

 

是這樣嗎?

 

一張圖片裡畫著一隻雞、一條牛及一堆青草,請問,其中哪兩項比較接近?

 

這是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國際心理學期刊》的一篇論文中的圖片。作者是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教授,他用這個問題問了三百一十六名美國小孩及兩百二十一名華人小孩。

 

華人孩子的答案幾乎都是「牛和草」,因為牛吃草;而美國孩子則認為是「牛和雞」,因為牛和雞同屬動物,而青草是植物。

 

可見中西方文化不同,思考模式迥異。一般而言,華人講究關係、互動及全觀,西方注重歸類、規則及分析。

 

過度關照,可能招致反效果

 

 

講求關係,其實有時候會給醫師帶來困擾。

 

有一次,我受朋友之託打電話去關心一位住院病人的病情,接電話的那位年輕醫師既無奈又委屈地說:「在你之前,已經有十幾通電話來關照,我都忙著向大家解釋病情,沒時間看病人了。」

 

醫師承受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關照,花在病人身上的時間反而減少,而且在壓力下,表現可能會不如預期,造成「VIP症候群」。

 

就好比資深醫師盯著實習醫師替病人打點滴,囑咐他要好好打、要一針見血,那麼結果很可能是:實習醫師因過度緊張而戳了好幾針,就是扎不進血管裡。

 

因此,如果住院不放心,要請人向醫師關照,只找一位看來最有影響力的人士就好了,才不會讓醫師疲於接電話和給承諾。

 

我的經驗

 

我以前看診時,難免會有親朋好友或同事介紹病人前來,我都告訴他們:「請先不要告訴我病人的名字,我記不住;就算記住了,在門診時一忙也會忘記。所以,請他本人到門診來時,主動告訴我是誰介紹的就好了。」

 

其實,主要是病人覺得「有講有保佑」,轉介者和醫師也覺得盡力了,大家都心安。

 

另一方面,也有人對看病找關係很不以為然。多年前在門診的診間,有位女士的病情比較特殊,我隨口問:「你是有人介紹來的嗎?」

 

她回答:「是誰介紹的跟看病有關係嗎?」

 

我愣了一下,說:「要是介紹你的人問起你今天是否有來看診,我才容易聯想得起來啊。」

 

另一位病人從南到北看了許多醫師,我問她同樣的問題,她說是求神卜卦,指引的方位剛好落在我所在的醫院和診間。好奇特的引介。

 

曾有位六十歲的女士急性腹痛,由她一位退休的護理師朋友帶著掛急診,該做的檢查都做了,仍不確定病因。在急診室的通道上,護理師巧遇以前認識的外科醫師,於是請他順道看看生病的朋友,並在與急診室的醫師討論後,建議朋友做剖腹探查手術。

 

結果開刀發現是,朋友患了非常不易診斷,且可能危及生命的「小腸缺血性壞死」!動手術切除一段小腸後,她康復出院了。

 

這位女士真是幸運,天時、地利、人和,配合得剛剛好。

 

醫病之間,有時也需要緣分

 

 

幸運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有醫師朋友或與醫師相熟的朋友。那麼看病時,怎樣才能找對醫師?

 

一、找資料

 

可以透過親朋好友們口耳相傳,也可以請教自己平常看病的醫師,或者上醫院的官網、門診網路掛號系統,查詢醫師的專長。而且平常報章雜誌若有醫師團隊的專題報導,最好稍加留意。

 

二、做準備

 

看病前,先將病情和要詢問醫師的問題寫在一張紙上,看診時才不會忘記。

 

三、重溝通

 

醫病關係不僅建立在雙方互信與充分溝通,也需要一點緣分。如果覺得溝通不良,不用勉強,可以改看其他的醫師,但是對第二位醫師要據實以告,如此不僅能增加醫師對病情的了解,也才不會重複檢查。

 

四、記症狀

 

有些疾病在剛剛發生時症狀不明顯,難以確診,後來症狀愈來愈清晰,診斷才會浮現,所以病症發展的「時間點」,是醫師診斷的重要關鍵。

 

醫師的本職是看病,每位醫師都希望盡心盡力地為病人醫治,或許說話方式和看病態度會有些許不同,但不會因為「有關係」或「沒關係」,而對病人有不同的診療方式。

 

 

(本文節錄自《把時間留給自己:失智症權威醫師的自在熟齡指南》,寶瓶文化,劉秀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死兩相安!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急診室裡,突然送來一位骨瘦如柴、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先生,醫師一看立刻對病人兒子說:「你父親現在呼吸衰竭,如果不插管很快就會走了!要不要救?」救人是醫師的天職,簡單一句問話卻讓家屬的心狠狠揪成一團。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說,急診室常常送來這樣的病人,醫護人員有告知義務,也必須尊重家屬,但「你這樣問我,我怎麼回答?」

 

「病人已經臥床痛苦了四、五年,現在有機會去做神仙了,插管後又被卡在這裡,之後不行再氣切,再送去呼吸照護病房…。」黃勝堅不捨地說。

 

社會急速老化

安寧是未來趨勢

 

為了讓末期病人走得更舒適、更有尊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近年推行居家安寧,把傳統安寧病房搬到病人最熟悉的家裡,服務受到病家肯定,日前榮獲第一屆政府服務獎。

 

台灣已是高齡社會,不出十年就會變成超高齡社會,臥床在家的長者只會越來越多,「你出不來,那我把愛送進去。」黃勝堅擁有豐富的安寧療護經驗,2012年擔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期間首創居家安寧,走進偏鄉照顧想在家善終的末期病人。

 

「我們照顧得很好,病人走的時候是微笑的,待在自己家裡,子孫隨侍在側。我那時候才發現,咦!連在家裡都可以顧到這樣,真的是舒適而且有尊嚴。」

 

重症末期病人

還有安寧選擇

 

身為神經外科醫師的黃勝堅,曾經長期守在加護病房面對腦部重症患者,看過太多生命垂死前承受的痛苦,以及家屬見到病人受盡折磨後抹滅不去的陰影。於是,黃勝堅決定將善終觀念帶進加護病房與一般病房。

 

「後來我會告訴家屬,這個我救不起來,但是我會好好照顧他。」面對生命末期,黃勝堅強調,「醫生要會CPR,也要會放手,懂得尊重病人,要有能力提供舒適、尊嚴的照顧。」

 

生死交關之際,不是只有「拚到底」或「放棄」這兩個選項,全力搶救和安寧療護就像向左、向右的兩條路,方向不同但都盡全力去做;安寧絕對不是放棄,只是選擇不同。

 

回到急診室的情境,那位呼吸衰竭的老先生,還有什麼選擇?

 

黃勝堅建議,不妨這麼告訴家屬:「伯伯缺氧很辛苦,我們現在給他氧氣,但是早晚需要面對。爸爸臥床很久了對嗎?我們也可以給他插管,但是很辛苦,現在法令允許可以讓他舒適、尊嚴的,這樣好不好?」

 

▲時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的黃勝堅前往病人家中探視。(攝影/林煒凱)

 

安寧全面照護

實踐醫療永續

 

安寧療護是尊重人性與病人自主權的善終方式,並能實踐醫療永續。「如果你沒有安寧的概念,會用掉很多無效醫療,那就會拖垮整個醫療照顧體系。」

 

黃勝堅舉例,當他走進台北市病人家中才驚覺,「哇!他已經在三家醫院拿藥了,平均一天吃十五顆,我們碰過最多的一天吃二十六顆!藥都重複啊!」

 

居家安寧團隊不只提供醫療,更幫助病人重整生活、媒合社福資源。重複用藥的,請藥師來整合藥物;營養不良的,請營養師來指導飲食;屋內髒亂的、獨居沒有人送便當的,都有相應的長照資源可以介入。

 

修補生命裂痕

身心靈都安寧

 

生活整頓好了,心靈也要淨化。黃勝堅強調,安寧療護是身、心、靈三方面同時達到安寧,心中真正放下的病人,交感神經系統就會進入「關機」狀態,減輕生理疼痛感,因此臨終前必須了無遺憾。

 

曾經有位阿公對醫護人員說:「要走了,總是要跟一些人說對不起…就我前妻啦!總覺得欠她一句對不起…。」安寧團隊花了一個多月,真的替阿公找到四十年前離異的前妻,帶著孩子、孫子前來探視,生命最後一刻終於彼此和解。

 

團隊還曾陪一位阿嬤回南寮老家,再看一眼她最眷戀的漁港海岸;也曾陪癌末病人從台北搭救護車回台東老家,再望一望那片都蘭深山中的祖傳果園,兩三周後便安心辭世。

 

黃勝堅說,安寧其實是「生死兩相安」,臨走時道歉、道謝、道愛、道別,修補生命裂痕、化解恩怨情仇,病人帶著微笑安心地走,活著的人也沒有遺憾,這樣的死亡照護更能激發社會正能量。

 

「我常講『面對死亡、學習愛』,如果你願意勇敢面對死亡,就會發現愛的力量非常、非常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