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世界上最好的建議,是在他想要的時候再給

撰文 :大人學 日期:2019年07月15日
  • A
  • A
  • A

最近收到這麼一個問題。

Joe你好,我想要問一個關於「溝通的問題」。

 

我自認洞察力很強,見微知著,常一眼就能看穿別人背後的心思,有時候也能很快點出一些「如果這樣做下去,長遠會產生」的問題。

 

其實我無意要改變他人,只是對自己觀察的事情抱有自信,也常想說,如果朋友也能和我一樣從多角度思考,對方也能享受到好處。

 

可是呢,問題來了,我認為自己在用字遣辭上很溫和,一旦講中他人的心思,對方就會露出受傷的樣子,似乎是被人點破、自尊心受創,自然情緒反應就大了起來。

 

一開始,我會嘗試跟對方講道理,不過很快的,我就知道一點用也沒有,因為先有了情緒,再怎麼溝通都是反彈。我想問問Joe,到底是我說話的場合不對,或者用詞不準確,該增進什麼樣的溝通技巧呢?

 

這個問題,其實讓我回想起自己年輕時候的事

 

大概在我24~25歲前後,常自持有想法,好為人師。在網路上,看到一些我覺得很笨的言論,就想要曉以大義一番,當時還真花了不少時間在網路上討論甚至筆戰。至於面對周圍同事或朋友,若看他們做出奇怪的決策,我也會想要好好地「建議他們一下」。

 

但偏偏,每次建議都得到對方一句:「Joe,你不要唱衰我啦!」可是,我覺得自己並不是看衰啊,而是清楚看得到這個狀況的終點啊!如果就這麼放任朋友走下去,他的人生如果因此遭難,這怎麼可以呢?於是我就會激動地找很多證據來「證明」別人想的是錯的。

 

但慢慢我發現,這樣的證明與堅持,其實沒有帶給誰任何好下場。因為鮮少有人是聽了我的觀點而感動甚至拜服,反而多是引來對方的不悅。

 

當然,如果有幫上忙,就算引起對方不悅、背負罵名,我倒也無所謂。但事實上,我的堅持往往讓狀況變差。

 

這是因為會能理解我想講什麼的人,一開始恐怕就不會做那樣的選擇;至於無法理解的人,我那些自以為是的建議,大多讓他們覺得被唱衰,所以當結果顯示確實不好時,他們更會埋怨:「都是你烏鴉嘴才會這樣!」

 

而且人其實是這樣的:越被否定、越要捍衛、甚至死命堅持到底,明明結果顯然如我預言,但對方反而更堅持要走到最後。結果我的干涉,最後更是助長了問題的發生!

 

況且,在多年之後回首,我才發現我的這些表達,背後未必只有好心,更多是「年輕氣盛」以及「我比你看得更遠」的貢高我慢。那些努力只是在維護自己的自尊,接連著間接傷害別人自尊。現在看起來,別人會反彈並討厭我,實在不意外。

 

很顯然的,自以為是的幫助,通常不會讓事情變好,反而平白惹人厭。

 

理解了這道理之後,我就很少主動講什麼。就算我看了別人做出明顯會很糟糕的選擇,除非是很好的朋友,我才會稍微點一下。

 

但對方若有反彈,我會趕緊打住、岔開話題;至於關係疏遠的,除非他是認真來請教,或是付錢請我給建議,不然我都盡量廢話不多說。以前人說交淺不言深,這我也親身實踐了。

 

有人可能會問,疏遠的人,可以冷眼旁觀,可是身邊關係很好的那群人呢?該怎樣給建議?我想提一提兩年前很紅的書:《被討厭的勇氣》。在這本書裡頭,有一個概念非常精鍊,叫做課題分離,也是我自己花了不少人生時間才體悟出的道理。

 

所謂課題分離,指的是:「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而我們無法代替他人的成長。」就像我寫了許多文章在大人學的網站上,看的人多,看懂者少,實踐者幾稀。

 

甚至常有讀者要跌過一次跤,才會回頭來說:「欸Joe,之前我看你的文章說不該在心情慌亂的情況下去告白。但我不信邪還是跑去做,結果真的碰到你說的結果,我才發現你是對的!」

 

換言之,每個人的成長,都有他必須踩的坑,旁人難以替代。你若告訴他要注意、別踩空,他可能會避過這一次,但說不準下一次還是會掉下去。就像兒時,我們都曾背過至理名言。

 

其實讀起來都沒看懂,但一定年紀後回頭再看,況味就大不相同。雖然寫的還是相同道理,但有了閱歷的鋪墊後,共鳴才緩緩湧現。

 

如果對方是好朋友、是親密伴侶、是小孩晚輩,你可以做的、也該做的,是在過程中待在身邊守護他。守護是什麼意思呢?這意思是說,事前適度分享但不過度干涉,決策尊重對方。

 

但行進的過程中,一旦他碰壁了並開口向你求救,例如他說:「欸Joe,我有這樣這樣的一個困難,你能幫我嗎?」那時候你的勸諫,以及勸諫下的用心和感情,他才聽得下去。可是在此之前,我會希望你綁一下手,封一下口,別因為這些建議讓關係弄巧成拙。 

 

我理解,我們每個人都會希望能幫助身邊重要的人避開陷阱,能有平穩順利的人生。所以那些自己曾踩過的坑、碰過的傷,都希望預先幫他們避開。但我得說,一個毫無經歷的人生其實是無趣的。

 

如果一個人真的從來沒有挫折過、沒有失戀過、沒有失業過、沒有質疑人生過、沒有猶豫過人活著的意義與價值,也就沒有成長突破後的成就感。

 

所以我們如果只是因為碰過、走過、看過,就不讓別人看,剝奪了他成長的機會,那其實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自私。而且,更有可能你的關懷,無法被對方接收,而只是讓狀況適得其反 — 讓對方更堅持在錯誤的道路上,並搞壞你們的人際關係。

 

所以呢,不管在友情、親情、或愛情中,最美好的人生關係,是參與對方的成長;而最黑暗的人生關係,則可能是試圖控制對方,剝奪對方的選擇。

 

誰也沒有辦法替代誰過日子,那不如就讓他的磨練,活成他自己的養分,轉化成他生命的根基;而你,則永遠是那個最睿智、最溫暖的守護者。

 

(本文獲「大人學」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遍體鱗傷!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忍無可忍時就斬斷關係

撰文 :佐藤大和 日期:2019年05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別為不該被傷害的事而遍體鱗傷,會在人際關係中受傷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因為涉入太深,這一點請務必牢記在心。

介入太深、距離太近,容易隨他人的情緒起舞,讓自己被耍得團團轉,所以必要時,也應當學著不理會對方的心情。

 

筆者在事務所成天傾聽當事人的心聲,有時心裡不免嘀咕:「我其實沒必要照顧對方的心情到這個地步。」

 

調解離婚或外遇問題時,有的當事人會因為克制不住憤怒而充滿攻擊性,相反的,卻也有人因為替對方想太多,而讓自己一直陷在死胡同裡走不出去。

 

筆者不是不能理解人因為多情而斬不斷關係的為難,但如果因為他人而造成自己心理崩潰,那就本末倒置了。

 

無論是男女感情糾紛,還是職場或校園裡的人際衝突,因為太為對方著想,反遭背叛而受傷害的例子不勝枚舉。然而,如果放任自己受他人的情緒操控擺弄,最終往往會以悲劇收場。

 

忍無可忍時就該斬斷關係

 

如果明知自己會受到對方的情緒傷害,那就寧可無視對方,而選擇自我保護。但倘若連無視對方,都會造成自己的心理負擔,那麼你還有另一種選擇,就是斬斷雙方的關係。

 

大家都說這是個人情淡薄的時代,人與人之間難得溝通。但是教筆者無法想像的是,現代人卻似乎比過去更缺乏絕交的勇氣,原因就在於大多數人都「害怕被討厭」。

 

人緣好的人不怕被討厭。他們客觀地堅持自己的原則,所以在與人交際往來的時候能做到「不勉強」,也就不會給自己累積壓力。

 

不善於在人際關係上拿捏分寸的人,不妨給自己訂下準則。筆者也給自己訂下這樣的準則,那就是—只忍耐對方三次,讓我忍無可忍超過三次就絕交!

 

對人的喜愛、討厭、忌妒、憎恨等情緒感受,都是感情在運作。感情是會用盡的,無論哪一種感情都像金錢一樣,耗用以後會越變越少。

 

因為別人的過錯,而讓自己一再面臨暴跳如雷的壞情緒,這就像不斷浪擲自己的金錢一樣,你不覺得這簡直是暴殄天物嗎?正如同不該無端浪費自己的錢財一樣,感情也要「省著用」,面對浪費我們感情的人,「無視」他們是必要的。

 

願意陪伴他人情緒、照顧他人心情的人,是體貼善良的好人。但是因為自己的體貼善良而傷害自己,陷入心力交瘁的絕境時,無謂的災禍就容易上門來。

 

 

(本文摘自《99%的糾紛都可以避免:王牌律師教你化解僵局、趨吉避凶的33個溝通法則》,時報出版,佐藤大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了聽見對方最真實的心聲!「最殘酷的意見,是最溫柔的提醒。」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19年04月2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顆咖啡豆的旅程,彷彿你我的人生,要經過很多階段,也要迎接各種挑戰。從開花到結果,多半是自然的恩寵。從處理到萃取,有愈來愈多人為的參與。

在處理生豆的技術層面,無論水洗、日晒或蜜處理,都比較容易找到客觀依循的標準;到烘焙與萃取的階段,雖然過程非常細緻,但至少還有數據可以參考,甚至已經有AI人工智慧加入研判;唯獨杯測與評選,這已經近乎是藝術的賞析品鑑。

 

儘管「杯測表格」中確實有很多項可以量化的指標,但唇舌與記憶共同交織的體驗,在數字之外還有很多感官底層的故事,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可以細說分明。

 

而緊接在杯測後面的評選,卻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出一翻兩瞪眼的決定。

 

杯測,往往只是個人感官體驗的過程;評選,卻直接影響交易最後的結果。

 

參與中南美洲專業咖啡考察團,十幾天非常緊湊的行程中,唯一的主題就是:杯測。從日出到日落,趕往不同的咖啡園區,杯測、杯測、再杯測。

 

由於產區都位處偏僻的深山裡,道路崎嶇且交通不便,多半靠長途步行,偶有機會搭上載送農具的小卡車,即使顛簸到站著、坐著都疼痛,還是覺得很幸福。

 

中南美洲專業咖啡考察團裡,可以說是臥虎藏龍,個個成員都很有本事,有咖啡貿易公司老闆、咖啡店經營者、資深咖啡師、專業咖啡教師……,只有我是初學者。

 

無論抵達任何一個咖啡農莊,杯測的陣仗都很盛大,儀式也非常隆重。

 

每一場杯測之後的品鑑討論,都深深影響來年的咖啡市場。其中只要有某個咖啡豆品項能獲得青睞,有可能該產區全年度的產量都會被獨家採購。數十萬至數百萬美金的生意,極可能在一次杯測中決定。

 

整個團隊一、二十個人,環繞著擺置現場磨研沖煮咖啡的長桌或圓桌,穿著專業咖啡師圍裙,手裡拿著杯測用的金屬湯匙,啜飲的聲音此起彼落,接著要開誠布公地討論,讓參與杯測的每個人對這批次的咖啡豆,都能有充分的理解與溝通,同時也讓交易雙方交換彼此的觀點與想法。

 

最殘酷的意見,都可能是最溫柔的提醒,只為聽見彼此最真實的心聲。

 

杯測後的討論會,是一場既殘酷又溫柔的對話。

 

很近似你在電視上看到歌唱比賽的決選現場,評審的每一句話,可以決定歌手的勝負,也能為他日後的成長帶來啟發。

 

或者,讓他感到挫敗而一蹶不振。兩種極端不同的影響力,端看彼此的了解與信任程度。至於評審的話語有幾分真誠?歌手本身能承受多少聽見實話的壓力?各有因緣與造化。

 

相對之下,產區咖啡杯測的討論會,會比選秀節目更真實誠懇許多。這個場合裡,雖然難免有商場銷售必須考慮的現實,但沒有太多人際之間勾心鬥角的爾虞我詐。一切的討論,或是很少數、幾乎不常發生的爭議,都回到咖啡豆本身的風味,以及處理技術上。

 

畢竟,所有牽涉到生意的條件,有它的市場機制,而此刻的決定,關乎未來市場的成敗。最殘酷的意見,都可能是最溫柔的提醒。

 

即使是一顆小小的咖啡豆,也要有「被討厭的勇氣」,在杯測會議各路專家意見的千錘百鍊中,找到願意欣賞自己的買主,無論對方真正看上的是價格,還是風味,都無憾於彼此的相遇。

 

丟棄所有偏見,全然打開你的心,按部就班聞香啜飲,就像是你從第一眼就愛上一個人。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三張舊照片提醒我的事:生命這樣短,有什麼好生氣、計較的?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辦公桌上有三張照片,一張是我爸媽的合照,這張照片不用解釋,大家都懂為什麼一定要放,就是很感謝他們把我養大,把我教育的超會說垃圾話,跟發廢文XDDD。

第二張照片是我跟一個老爺爺在首爾塔的合照,老爺爺跟子女們一起出遊,孩子們都不想上首爾塔,我跟他結伴同行。

 

他以前是個醫生,小孩後來都到美國,他也就跟著去美國了,兒子在美國交了某個國家的女友,他很討厭這個國家的人,堅決反對,因此去找了女孩,要女孩離開兒子。

 

我聽到這,整個人驚呆,問老爺爺說:「你這樣做,那女生不是會討厭死你嗎?」老爺爺一臉親切,面帶微笑的說:「被討厭又怎樣,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嗎?有一兩個人討厭你,又怎樣。」

 

我像是被雷打到一樣,呆在那邊,當時的我對人和氣到接近鄉愿,只要有人討厭我,我就很不舒服,老爺爺的話像在我的天靈蓋上,開了一扇窗,有道光灑落進來,告訴我,被討厭也可以。

 

親切的爺爺邊爬山邊說:「人生很短,你要大膽去試,肯試就有機會得到,不去試就什麼都沒有。」

 

多年後我的老闆也跟我說:「世界,留給膽子大的人」,兩個長輩都這樣說,我也就相信,因此遇到難關,我總會四處去問問,去闖闖,膽子大一點,果然得到多一點。

 

老爺爺為了感謝我幫他付門票錢,他寫了一張紙條給我,上面是地址跟電話,他說:「我在西雅圖開家小旅館,你有空來找我玩,我免費招待你吃跟住,有空來看看我這老不死的,死了沒,哈哈哈哈。」

 

多年後,我沒去西雅圖,紙條也弄丟了,但跟他的對話,卻烙印在我腦海。

 

桌上的第三照片是我EMA同學的獨照,她四十幾歲就過世了,一生過的精彩,卻走得突然,上學期我們還在一起夜衝,下學期她就生病,不久後也就跟我們告別了。

 

我常常看著她的照片,提醒自己,不要跟人計較,生命這樣短,有什麼好生氣,好計較的。

 

這三張照片的涵意分別是,多陪家人、被討厭又怎樣、人生苦短沒必要生氣計較。

 

短短的文字,希望在這樣的冬夜,能給你點溫暖,如果你因為這些文字心情回溫,我會覺得非常開心。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上了年紀後,把你的「利箭」收起來! 「心直口快」只會傷害愛你的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文/心靈輔導老師 王漪

 

已經忘記從哪個年代開始,「代溝」這兩個字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詞彙當中,後來,幾乎變得跟穿衣吃飯一樣的普遍了。彷彿不同世代之間必需有代溝才算正常。

 

當我年輕的時候,會很欣賞這兩個字,因為它給了我一個十足的理由,把所有人際關係中的不順遂,推到比我年長的人身上;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觀念陳腐,跟不上時代,我們之間才會難以溝通。

 

然而,當時因為年輕,掌握資源的人畢竟都比我年長,所以就算我能用「代溝」二字簡化、解釋一切溝通上的障礙,但為了生活,我也不太敢真的跟長輩較勁,當然,也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做什麼反省。

 

有好多好多年......直到今天吧,「叛逆」二字,仍被年輕世代視為一種風格,「反省」倒顯得太矯情了!

 

代溝,不只是「世代差異」,而是天天發生

 

公元2000年,我經由一個很巧合的機會,進入教育界工作,我服務的對象是9歲到17歲的兒童青少年,在這個環境中,我被自己的學生推擠著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對「代溝」這件事有了意想不到的理解。

 

首先就是關於代。「世代」這件事,通常我們會以20歲算一個世代;以此類推,20歲以下的人,彼此之間就該沒有代溝了嗎?錯!在學校裡,我三不五時會聽到這樣的對話:「拜託,那些學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垃圾分類都搞不清,用過的面紙算廚餘啊?」在國小的遊樂場裡,則會有低年級的學生委屈地嚷嚷:「那些六年級的喔,這麼老了還搶我們的鞦韆!」

 

這些讓我想到,我念國小的時候,隔壁就是一所女中,當時身材扁平的我看到高中女生玲瓏的曲線,心裡想的是:「天哪,要是我有一天像那些老女人一樣,胸部晃來晃去的,那我都不要活了......」對孩子們來說,可能相距三、五年就是一個世代,區分世代的未必是外在的年齡數字,而是跟某種需求有關。

 

12歲的跟9歲的,如果會搶玩具,他們就有代溝;如果12歲的帶著9歲的去爬山,玩得開心,就沒有代溝。代溝,是一種會隨著需求而變動的東西。

 

 

即使在生理年齡相同的孩子當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才華,也會形成另一種心理層面的代溝。記得曾有一位臺商的孩子,在北京讀到國二才回來,總是帶著點傲氣,跟我說臺灣的小孩很幼稚,有一次在課堂上問起大家喜歡的音樂,學生都七嘴八舌的說著周杰倫、五月天之類的,那女孩等大家說完了,用帶著點京腔的清朗聲音說:「我喜歡馬太受難曲!」全班都靜下來,同學們臉上寫著「蝦米?!」

 

還有兩個參加我社團的學生是練鋼琴和小提琴的,他們跟我說:「我們在學校覺得很孤單,因為我們談的事情,對其他同學來說都是天書。」

 

從跟年輕孩子來往的經驗,我逐漸可以確信一件事:所謂的「代溝」,跟生理的年齡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有「溝」,那是來自許多生活歷練和內在經驗的總和。

 

比方說,一個學二胡或是書法的孩子,可能跟年長的、不同世代的人處得很好;一個喜歡小動物的成人,可能跟小孩子很有話聊。但反觀來看,即使同樣的兩個人,在不同的事物上,也會有難以溝通之處。

 

 

代溝,在於你不願意去了解

 

當我逐漸年長之後,我感覺到身為長者,或是長者身邊的照顧者,更需要對「代溝」這件事有個比較精準的認知,因為社會上一般人已經把許多標籤貼在老人身上,比方說:保守、固執、愛說教……如果我們也只把生理年齡當做世代的唯一分界,我們很容易對號入座地,跳進世人對年長者的刻板印象裡,讓年輕人把一切溝通上的障礙,都歸咎於「因為年齡帶來的世代不同,而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

 

如果想要不被「代溝」二字困住,無論是長者本身或是長者身邊的人,能開發自己的多元能力,保持終身學習的習慣,是很有幫助的。

 

分享一點我個人的經驗,論生理年齡,我真的算初老了,我的眼睛老花,動作變慢,但我學習用電腦繪圖,做微電影,很多年輕人沒有比我強;我養動物,小孩子很喜歡問我動物的事。

 

我在不同的事物上可能跟某些人看法不同、溝通不易。但,都不是因為年齡的差距,而且我很坦然的接受:無論是跟哪個年齡層,總是會有人喜歡你,或是不喜歡你......那就隨緣吧。若是有人跟任何人都能情投意合,那倒真是有點奇怪了。

 

 

心直口快,忽視對方的存在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我曾經在這兩種不同看法中擺盪很多年,年輕時,我是「說話經過大腦,但刻意選擇了有話直說,將言語犀利視為一種能力,將敢言當作有個性」的人,直到發生過一些事情,我發現被我的直言傷害最深的,都是那些愛我、提拔我、照顧我的人。

 

他們因為善良有修養,沒有讓我踢到鐵板,也不願當眾給我難堪,但是,當他們知道我有可能口無遮攔之後,對我終究是產生了一些戒心,不再100%信任我在言語方面的自制力了……

 

另外,我也發現一些人,利用我的敢言,去打擊他們想對付的人,我用我的犀利替他們當了打手,他們稱心如意,我卻當了砲灰。

 

經歷過那麼多事情,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說:「心直口快,有話直說」是一個雙面利刃,如果您沒有把握能夠巧妙的運用這把箭,那我奉勸您,還是把它收進劍鞘裡比較穩當。

 

因為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可能傷及無辜,而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也未必彌補得回來。

 

 

拉近距離其實很簡單

 

如果您是長者,不要倚老賣老,以為自己吃的鹽比別人吃得飯多,就能講話不顧他人感受。因為現在的晚輩,已經不會因為您年長就無條件服服貼貼,說話太離譜,就有可能會自取其辱。

 

如果您是老人身邊的照顧者,也要知道長者的心是脆弱敏感的;即使他們智力衰退了,還是能從我們的音調音量和表情,察覺別人對他們是友善還是嫌惡。

 

長者來日無多,能讓他們在人生最後一段過得溫馨平靜,不也是功德一樁嗎?

 

無論是跟哪個世代的人相處,本於善意,謹言慎行,都會帶來我們比較期望的善果,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撰文 :梁冬說莊子 日期:2018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個人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一隻鳥,這不適合鳥。如果因為愛一隻鳥而把它弄回來,塞給它你愛的東西,比如說你愛的叉燒、鵝頭,你愛的烏克麗麗、李宗盛……對於一隻鳥來說一定是很痛苦的,這隻鳥最愉快的事情莫過於在朋友間裡混著,然後快樂地自己找點吃的。

 

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獨特的天性和用處

 

有一次,顏淵要往東去齊國,他的老師孔子卻面有憂色。子貢見狀就跑去問:「請問老師,顏淵要到齊國去,但我看見老師臉上有一點兒不爽,為什麼呢?」

 

孔子曰:「善哉汝問。」(在古代,老師要說話之前,學生一定要問個問題。佛教裡面也如此,甚深禪定,或者是面有憂色的時候,某弟子坦露右肩問老師一個問題,老師就說:「哇,善男子,善女人,善哉善哉,你問得好啊,我就想說可是沒人問呐。」)

 

管子曾經說過,「褚小者不可以懷大,綆短者不可以汲深。」——小袋子裝不下大東西,短井繩提不來深井水。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命運各有所定,形形色色的生命都有它獨特的天性和它的用處。

 

比如說「性」,橡皮筋的「性」就是拉開之後它會彈回去,這就叫橡皮筋的「性」。如果一個橡皮筋拉出來之後,彈不回去了,那它的「性」就已經敗了。

 

你把水倒進一個電熱壺裡之後,過一兩分鐘它就能煮開,那就是電熱壺的「性」。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獨特的「性」,更何況人、動物,這種有情無情的眾生呢?

 

孔子說:「我很擔心顏淵去到齊國齊侯那裡後,張口閉口都是各種你應該怎麼樣,我應該怎麼樣,最後大家都不爽。因為齊侯就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他沒有被憋壞,就一定會反過來作用於顏淵,那顏淵就會很慘。」(我們以前在《人間世》裡面聽到過這個故事。)

 

孔子把這段話繼續往下延伸了,他說:「從前有一隻海鳥飛落到魯國的郊外,魯國的領導人就把鳥迎進了太廟。讓它喝茅臺,在宴會上演奏古琴之類人聽的音樂,讓頂級國宴大師做美食。但是呢,那隻鳥頭暈目眩、憂愁悲苦,一塊肉也不敢吃,一杯酒也不敢喝,三天就死了。」

 

一個人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一隻鳥,這不適合鳥。如果因為愛一隻鳥而把它弄回來,塞給它你愛的東西,比如說你愛的叉燒、鵝頭,你愛的烏克麗麗、李宗盛……對於一隻鳥來說一定是很痛苦的,這隻鳥最愉快的事情莫過於在朋友間裡混著,然後快樂地自己找點吃的。

 

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孔子說:「上古時期的聖人,並不要求人們的能力都一樣,他只會根據人的不同能力,讓他們做自己擅長的、符合本性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切就會條理通達。」

 

我覺得這真的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觀點,人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天性嗎?如果一隻鳥很難改變它的鳥性,你覺得一個鳥人能改變他的鳥人之性嗎?比如說,我們是不是真正地理解這個孩子,他天生特別應該去做什麼呢?

 

我有了孩子以後,就特別喜歡觀察小朋友,有些時候他和他的同學們在玩,同樣一個班,上一樣的課,但是他們的情緒反映模式,對某些東西的敏感程度、樂趣,卻有很大不一樣。

 

最好的教育是應該讓孩子成為一個更好的他。而不是把他按照我們想成為的樣子,或者把我們覺得特別好,但是自己都捨不得吃、捨不得用的東西塞給他,讓他成為一個我們心目當中應該成為的樣子呢?

 

試圖把自己的老公改造成別人老公的樣子,反過來,試圖把自己老婆改造成別人老婆的樣子,很荒謬吧?但是為什麼我們總對自己的孩子說;「你看看別人的孩子怎麼怎麼樣……」性質可能是一樣的。

 

是不是這個天底下有一種快樂叫物任其性呢?這個快樂可能不僅僅是被給予自由,讓他成為他自己的那一種快樂,也是有權利對別人進行干預的那一個施于方的快樂。不企圖改變任何人,對於我們自己就是快樂的源泉。

 

被莊子認為叫作至樂的東西,無論是改造者和被改造者,無論是施者和受者都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據說,榮格生前最後一次和他的弟子聊天時說,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我們獲得至樂的源泉可能來自於放棄想要改造某個人的衝動。莊子再次借孔子的口來和大家分享他的人生觀。你選擇接受,或者部分接受都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這樣的可能——「let it be」。

 

釋放自我比改變自我更加令你怡然自得

 

以莊子的視角,或者《莊子》版孔子的視角來看,這個世界上最苦逼的事情莫過於一個人想要改變自己。因為他會遭受雙重打擊、雙重煎熬、雙重難過。

 

但是你會有一種隱隱地不相信嗎?你會認為我真的想成為那個樣子,我覺得現在的我還不夠好嗎?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我們對自己的看法,但是你真的了解你的那一些種種因緣和合之下的情緒模式、深層次的動機來源、性格、天賦裡面所帶來的某種能力優勢嗎?

 

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並不是說完全按照現在你的樣子,像一灘爛泥一樣放任自由,而是你花了一點兒時間不試圖改造,而是去提純自我,或者不用提純這個詞,而是試圖看到一個真正的自我呢?

 

我是射手座,但是有很多很不像射手座的地方。比如說我就不喜歡遊山玩水,不喜歡開著一個越野吉普車,橫跨大陸。對於我來說開一個越野吉普車,橫跨半條街就可以了。

 

有一天有一個以占星的名義,其實是在做心理工作的朋友來跟我推導了半天之後,說到一句話讓我覺得莫名地興奮。他說:「梁老師,你此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成為一個真正的射手座。」

我「哇」了一下,原來我一直的痛苦來自於我壓抑了自己射手座的那一面嗎?也許它只是個幻覺,但是它卻點燃了我。

 

如果你真的是一個對權利和影響力非常敏感的獅子座,不要壓抑自己,你可以的,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強化所有性格裡的那些特質。

 

試一試了解自己,試著讓自己潛在的慾望表達出來,看看它的真偽,看看它被釋放完之後,你是否是更加怡然自得,這也是一種物任其性的達觀吧。

 

莊子把這樣的故事放在他的《至樂》篇裡面,我相信自有他的深意。

 

祝你有一個能夠慢慢地釋放自己更深層次自我的快樂的靈魂。

 

 

看更多:梁冬說莊子〈人間世〉、〈養生主〉【限量典藏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