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20年,卻養出媽寶!醫師親身經歷奉勸:別再叫兒子寶貝...4個方法幫助他長大!

撰文 :黃偉俐醫師的精神醫學新天地 日期:2019年07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有一次在百貨公司的電梯裡,看到一個年輕的媽媽推著嬰兒車,裡面坐著一個應該兩歲多的小女孩。小女孩長得很可愛,穿著白色蕾絲洋裝,頭上還帶著銀色的小皇冠,活脫就像一個小公主。

「布丁,坐好,你的腳伸太出來,會踢到人喔!」

 

「媽,我不喜歡叫布丁,要叫我寶貝。」

 

「為什麼要叫你寶貝呢?妳已經長大了。」對啊!嬰兒車都快坐不下了!腳還不伸進去一點,電梯人越來越多。

 

「不管,我就是喜歡妳叫我寶貝嘛,爸爸、阿公、阿嬤也都是叫我寶貝的啊!」

 

她媽媽沒有再理她,但是這個女娃兒的語言能力真的超棒,口齒伶俐、表達清晰,撒嬌中還不忘帶著點哭腔。要不是聲音太童稚,簡直像是15、6歲的美麗小惡魔在跟男友撒嬌講話,天啊!我突然覺得她很欠揍。

 

很多媽媽看到這裡應該很不以為然,覺得欠揍的應該是我這個精神科醫師吧!是我的心理有點變態才對,「本來小孩就是寶貝啊!」

 

一個寶貝的真實故事

 

有一次我的病人帶著她5歲的小男孩來看門診,她跟小孩說:「寶貝啊!我跟醫師講幾句話就好,你先出去等我。」我奉勸她不要叫小孩「寶貝」,她就是這樣回我:「為什麼不能叫,小孩本來就是寶貝啊!」

 

「可是等他長大了、離家讀書,職場工作了,誰會把他當寶貝呢?到時他怎麼適應?」

 

很多媽媽們一定覺得我太嚴苛,不過才5歲的小孩,離上班工作搞不好還20年呢?要疼當然是趁現在啊!那讓我來講一個寶貝被養了20年的故事。

 

寶貝的身後有一個過度疼愛的媽媽

 

「寶貝啊!起床啦!要去上幼兒園啦!」

 

「嗚!嗯…」這個5 歲的小男孩翻了個身,繼續睡。

 

這時也才早上8點半,幼兒園就在住家樓下的一樓,心疼她寶貝的媽媽怕他沒睡足,就再等半個小時吧!

 

「寶貝啊!起床啦!該上幼兒園啦!要遲到啦!」照理說已經9點,早遲到了。

 

「寶貝啊!起床啦!10點了,大家都在唱歌了。」1個小時之後。

 

等到寶貝真的去到樓下幼兒園,大概都要到早上11點。寶貝起床戲碼,幾乎每天都上演,一演演了兩年,寒暑假跟國定例假日休息。

 

小學離家也很近,除了跟校友會會長的女兒總是在吵架,偶爾沒交功課被老師打以外,整體還算平安。

 

等到上國中,這個長得像混血兒,確實很可愛的寶貝已經吃到90公斤了,但還不到170公分。超重的一個原因是他自小很愛吃,也很會吃,即使塞得滿嘴食物,雙手也都拿著吃的東西,還要東張西望看哪有好吃的。即使吃到吐了出來,沒關係,嘴巴用手背擦擦繼續吃(因為手上還有食物,只有手背能用)。

 

不過寶貝的媽也是很厲害,無視他巨大的身材,一天照樣餵5餐 - 早餐、中餐、下午茶、晚餐,還要加一個宵夜,就怕他的寶貝被餓到。

 

這幾年爸爸心裡面一直有一個念頭「天啊!一輩子從來都不曾想過,我竟然要養出一個100公斤的小孩。」還好國中畢業時“只”有97公斤,雖然只短少了3公斤,但是兩位數跟三位數的心裡感受差了很多。

 

寶貝的爸爸意外接到國中老師的電話

 

國中時,爸爸有一次接到老師的電話,因為平常這個寶貝都是媽媽在處理,第一次接到老師電話的爸爸內心有點毛毛的:「老師,請問小孩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啦!爸爸不要擔心,是這樣的,你的小孩這個學期因為遲到、沒交功課已經被記了13次的警告。」

 

老師停頓了一下,大概在等下文吧?可能那時爸爸在藥廠當主管,習慣的反應是在屬下報告完後期待聽到解決方案,爸爸就:「所以,然後呢?」

 

老師電話的那頭好像有點不知所措,大概期待聽到家長的回答會是像「真的啊?這個小孩真是不乖,害老師平常操心了,不好意思,那要怎麼辦呢?」之類的,「然後呢?」這種冷漠的回覆應該不會在期待的反應之中。(其實告訴你一個訣竅,「然後呢?」對付詐騙集團超有效,講到第三次,對方保證掛電話。)

 

其實呢!除了爸爸太酷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寶貝,爸爸總是說不得(寶貝不理你)、罵不得(話說重了,媽媽捨不得,爸爸會有麻煩),更是打不得,快100公斤耶!足足多了爸爸20公斤,胳臂又很粗,萬一回手怎麼辦?

 

「是這樣的,照規定他要被記好幾支小過,要不要暑假時來學校勞動服務,將功抵過。」大概是爸爸讓她很失望,老師悻悻然地把真正的目的說出來。心裡大概想「天下哪有這樣沒羞恥心、漠視師長的爸爸,搞不好比小孩更需要勞動服務。」

 

沒想到爸爸更狠:「我一開始還以為妳要跟我討論小孩為什麼會遲到,不交功課,你有甚麼想法?我可以做些甚麼?老實說,對於他被記幾支警告、幾支小過我不是很在意啦!我比較想說的是,學校讓一群不守規矩的小孩集合起來去勞動服務,可以達到甚麼教育的目的?」老師說不出話來,爸爸也就把電話掛了,酷吧!

 

後來這個寶貝高中考得一蹋糊塗,就跟隨著他去年不小心沒考好哥哥的腳步,到美國念高中去了!反正兩個都在美國出生,拿了美國籍,外公外婆也在美國,很方便,其實寶貝早就打好算盤,根本沒在念書。

 

寶貝到了美國念書之面臨現實

 

寶貝離開了留在台灣的媽媽,上學就沒遲到了,因為錯過學校公車,沒人會開車載他到學校,要自己走20幾分鐘的路上學,尤其下雪的冬天是很慘的。有一次功課慢交了一天,發現影響成績的後果很嚴重,從此也不敢不準時交功課了。

 

倒是依然不愛運動、不要出門,宅在房間裡上網的習慣依舊,而且過重的小孩在美國會被歧視,交朋友也是不容易的,躲在家裡比較好。

 

到了大三要結束,系裡要求一定要實習完才能畢業,但是他既沒參加社團,也從沒打過工,寄出去的履歷都被質疑跟拒絕。

 

他這才發現問題大了,原來以前寶貝的生活不能再任意地過下去了,臨時抱佛腳,趕快跑去應徵速食店,開始打生命裡的第一份工。

 

可是這樣還不夠,還得靠著爸爸幫忙找關係找暑假見習,最後好狗運申請到食品大廠的檢驗實習,還有薪水拿,總算畢了業。

 

這時他才跟爸爸講實話:「其實我以前都沒有好好用功念書,覺得念書做甚麼!同學都那麼笨,功課都很簡單。」這爸爸當然知道,單單寶貝跟哥哥兩個人平常兄弟倆廝殺象棋,都可以下到幾乎上段的實力,怎麼可能成績那麼差,還不是「寶貝病」。

 

寶貝最近突然發覺身材很重要,努力減了20公斤,回台灣度假前先問附近有沒有健身房,現在他一周要去3次。

 

平常老是使不上力,空有滿腹心理學、教育學理論的爸爸(爸爸是心理學研究所的高材生,平均分數第一名,有拿獎狀的),這時才算盡了心力,也放下了心:

 

1. 寶貝長大了,不再是活在自己世界的寶貝了。

 

2. 終於可以不用擔心自己養出一個體重破百的恐龍。

 

3.這輩子應該比較不用擔心他的未來了。

 

故事講到這裡也不用賣關子了,我就是那個爸爸,那個「寶貝」就是我的小兒子。當他小時候被濃濃的母愛包圍,簡直就像是穿了「金鐘罩鐵布衫」「慈禧太后的黃馬褂」,我只能在旁邊看了搖頭,卻碰不得。

 

直到生命中某一個事件發生、某一個時刻到來他才知道,躲在自己被寶貝的世界裡是不行的,而我苦等的這一刻,就像極了那苦守寒窯18年的薛寶釧。

 

畢業前半年,有一次他跟我說,有一個朋友問他畢業後要不要在台北合作開個茶坊,讓窩居的上班族下了班有個地方喝喝茶,再回家睡覺,成功了還可以搞加盟。

 

我聽了一股無名火立刻冒了出來,罵了他好幾次Stupid,這種工作當初就留在台灣,隨便念個高中畢業就可以做了,我花了那麼多錢讓他去美國念高中、大學幹甚麼?

 

他應該是第一次被我大聲痛罵,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諾諾的解釋著,我也罵到“ㄙㄠ”聲,就叫他寫一個提案給我,自己分析一下成本跟利潤,加盟的獨特性。

 

他也算乖,第二天就寫了滿滿的一張紙寄給我,最後結論是:「爸爸,我知道錯了,這個生意不能做,但是你也不要罵我Stupid好嗎?」

 

台灣寶貝何其多

 

其實我在門診中「寶貝病」真的看多了,最離譜的一個案例是孫子已經國小三年級,阿嬤每天餵他吃飯、幫忙穿衣服已經很過分了,還要替他洗澡。

 

前幾天在新聞又看到了類似的報導,不禁感嘆台灣寶貝何其多,這些充滿愛意的長輩們到底知不知道,當寶貝進了社會,哪個老闆會把他當寶貝啊!

 

一個適應不良,寶貝就可能成為一輩子職場的天兵天將,永遠活在「驕傲自戀」跟「失敗挫折」不斷輪迴的地獄裡,這時再買“被討厭的勇氣”,或許還可以再天兵些。

 

即使家中很富有的寶貝們,沾賭、毒、色、變成恐怖情人,弄出酒駕殺人還是不斷出現在我們的新聞裡。

 

可憐的媽媽、嬤嬤(對不起,我不是性別歧視,只是電視都這麼演)總是護著寶貝,哭著說:「我們的小孩從小都很乖,都是壞朋友害的,他絕對不會做壞事。」一輩子的寶貝,闖一輩子的禍,甚至要養他一輩子,更慘的還賠上成百上千萬,甚至好幾個億。

 

缺乏反省能力、無法吃苦的「自戀型人格」寶貝

 

想想假如你自小就被「寶貝」「寶貝」的叫,你會怎麼看待你自己?你會要求甚麼樣的待遇?你會反省自己嗎?你會尊重別人的感受嗎?「寶貝」的世界中心不就是「寶貝」自己嗎?哪還需要有別人呢?所謂的自戀型人格,根據精神醫學的診斷標準,有如下的特質:

 

自戀型人格特質CHECK

 

□ 1. 覺得自己很重要的自大感,如誇大成就與才能,雖然表現一般,卻自認優越,也希望別人認同。

 

□ 2. 相信無止境的成功、權力、美貌、或是幻想理想的愛情、工作、事業等。

 

□ 3. 相信他或她的「特殊」及獨特,僅能被其他特殊或居高位者所了解。

 

□ 4. 需要過度的讚美。

 

□ 5. 認為自己有特權,不合理的期待自己有特殊待遇,或別人會自動地順從他或她的期待。

 

□ 6. 在人際上顯得剝削,例如占別人便宜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 7. 缺乏同理心︰不願意辨識或認同別人的情感需求。

 

□ 8. 時常妒忌別人或且認為別人妒忌他或她。

 

□ 9. 顯現自大、傲慢的行為或態度。

 

以上只要有符合5項特點(或更多),即可高度懷疑這個人的自戀已經足以嚴重影響他的生活、工作,或人際關係。

 

讓我們來看看被當作「寶貝」的小孩:

 

□ 1.他們的父母往往相信他「寶貝」的特殊及獨特。

 

□ 2.希望自己的「寶貝」有特權,沒有也要幫忙弄到。

 

□ 3.過度高估「寶貝」的能力與外貌;給予太多的鼓勵和讚美。

 

□ 4.父母會不自覺顯現自大、傲慢的行為或態度,像是PO臉書的炫耀文,買貴到離譜的小孩專屬超跑。

 

自戀型人格的比率隨著年齡變輕不斷增加!

 

這樣的小孩容易在成長的過程中缺乏自省,如果再加上經濟環境好,長得還不錯,自然會相信自己的未來是擁有無止境的成功、權力、美貌,可以有理想的愛情、工作、事業。

 

這樣的人當然很容易缺乏同理心,不願意辨識或認同別人的情感需求,並顯現自大、傲慢的行為或態度。

 

能力不足者,不斷換工作,把事業搞砸,總覺得是別人妒忌他、搞破壞、運氣背。能力好者,經常是家中或職場的小霸王,欺凌同事屬下、甚至毆打家人,變成很多人痛苦的來源。

 

你希望自己的「寶貝」將來會變成這樣嗎?還是你覺得自己的「寶貝」長大了自然就沒問題呢?醒醒吧!現在有很多的調查發現(有興趣,或懷疑者,請參看《自戀時代》),自戀型人格的比率隨著年齡變輕不斷增加,年輕人的信心遠高於他們真正的能力,而年輕一代的父母其實也在更自戀中。

 

你的「寶貝」會是例外嗎?重要的課題是──該如何幫助他長大

 

1.停止叫他「寶貝」,叫他「寶貝」只是滿足了你過多的愛跟虛榮

 

我們想要的最終目標或許應該是「惟望吾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出自有名的唐朝詩人蘇東坡),其實這是最幸福的,之所以稱呼智能有障礙的小朋友“喜憨兒”是有道理的,想太多往往是不快樂的根源。

 

但是現代社會,年輕人低薪,面對人工智慧的挑戰,要生存必須要有好工作,持續吃苦的努力奮鬥,還要用很多腦。從小當寶貝,難免比較不願吃苦,比較不願受氣,這樣的特質往往會造成必然的失敗。

 

2.讓他從小分擔工作、獨立照顧自己

 

「寶貝」的一大特質是被過度的照顧,像之前提到十歲的男孩還要阿嬤幫忙餵飯洗澡,很無言。最常見的狀況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尤其是媽媽不喜歡「小公主」下廚房(更遑論「小王子」),怕他們碰髒的東西、怕碰油煙辛苦、危險。

 

結果長大後很多都不會做家事,尤其煮東西,反正到處有便利商店、餐廳。但是「寶貝們」會因此喪失很多生存的技能,也可能因為長期的外食付出健康的代價。像我經常看到年輕女性得嘴角炎、這和維他命B缺乏有關,最近研究也顯示老年人有更多跟維他命B缺乏有關的失智問題。

 

3.讓他學會幫助別人、培養同理心

 

剛剛提到分擔工作,這其實這也是培養分工合作的開始,而不是只讓大人們幫「寶貝們」做。懂得要分工合作,其實也就在學習幫助別人,並且增加更多人與人之間深度的互動。

 

透過這個過程,孩子們會學到團隊精神、學會更多的社交技巧、學習別人身上的故事跟優點,知道要如何相互的幫助。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在培養同理心,同理心是親密關係的重要基礎,也是人的溫度之所在。

 

一個沒有同理心的社會,即使你擁有再多的財富,也必須有堡壘或運氣,保護你免於受生理或心理的傷害。

 

4.讓他了解自己能力的所在,不要活在金錢與愛心堆疊出來的幻想裡

 

有一種叫「有志氣,卻眼高手低的寶貝」,老是高估自己的能力,失敗了就推給命運,怨天尤人。因為所謂的「寶貝」常常是活在父母或長輩用金錢與愛心堆疊出來的生活裡,他們沒真的體驗過困難,更遑論遭遇現實的無情。

 

有些課業上的小小成功就被過度的讚美,還沒進入社會,他們就活在「我一定是溫拿」的幻想裡。問題在現實往往是殘酷的,父母或長輩的金錢與愛心並不能買到未來的成功與順遂,想像與現實的落差常常注定了悲劇的發生,有時是事業、有時是愛情,有時是家庭,最殘的是牢獄之災吧?

 

無條件的愛放在心裡就好

 

所以,請千萬、千萬不要再叫自己的小孩「寶貝」,把寶貝跟無條件的愛放在心裡就好,我們要養出的絕對不是一輩子好命的「寶貝」,要一輩子成功順遂不是任何人給得起的,靠的是老天爺的賞賜。我們要的是「心中的寶貝」未來

 

1.能獨立思考、能獨立照顧自己

 

2.能面對困難、解決問題、逆風而行

 

3.能好好與人相處、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

 

4.能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建立成功的事業

 

5.能快樂,但不是建立在別人的苦痛,或自己未來的痛苦上

 

(本文獲「黃偉俐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喝了湯,把魚丸留給孩子!一件事告訴我們:爸爸的愛,是不能言語深沉的愛

撰文 :吳念真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他拿著筷子的手沾滿泥巴,或許是推車用力過度吧, 整隻手不自主地顫動著,眼睛看著遠方,沒有表情地不停咀嚼著, 好久之後才似乎想起什麼,轉頭看我,然後夾起一塊肉伸向我⋯⋯

歲末年終,或許如早年一些老人家說的,是一個奇怪的「關卡」。某年冬天,在短短十幾天裡,竟然有幾位長輩前後離開,其中還包括我初中時候的音樂老師李泰祥先生。

 

看著攤在桌上的幾份訃聞,忽然想起父親。

 

比起享壽七十五到八十幾的這些長輩們,父親離開得好像太早了些。他六十二歲走的,正是我寫這篇文字時的年紀。

 

而且,比起這些長輩的孩子幫他們寫下的生命經歷,父親的一生似乎顯得貧乏空虛。

 

記得他過世時,原本也想和別人一樣,幫他寫一段「生平事略」,但也在那個當下才發現,自己和他好像一點都不熟,因為他從沒主動跟我們說過他的人生點滴,而我們好像也不曾問過。

 

這彷彿是臺灣很多上一代父母跟子女之間永恆的遺憾,因為他們似乎不習慣、不懂得,甚至羞於「親密」—不管在語言或行為上。

 

或許因為這樣,所以跟弟妹一說起和父親相關的印象時,似乎都是個人的經驗或感受,很少有大家都同時在場的「共同記憶」,而且奇怪的是,多數都和食物有關。

 

不過,慢慢地似乎也都明白,在那個貧乏的年代,一個不會表達情感的父親,能讓他的孩子們感受並牢記他少數關心與愛的「證據」,無非就是最簡單、直接的和吃食相關的記憶吧?

 

喝了湯,把魚丸留給孩子

 

喝了湯,把魚丸留給孩子。

 

出生時,祖父託人幫我排了八字,長大後看到時已摺痕龜裂、字跡斑駁,只依稀看出「大運起三歲」及「三奇蓋頂」這幾個字。研究過命理的朋友說,「大運起三歲」的另一個意思是,從三歲開始就會記得某些事。

 

或許是這樣吧,母親在世的時候,幾次跟她印證我腦袋裡殘存的一些過往影像時,她總會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怎麼可能?那時候你才多大?你怎會記得?」

 

比如對父親最早的記憶,是一個穿著有點像軍裝也像學生制服的人逆光站在門口,他的背後是夏天傍晚時分的陽光和遠處山嶺昏黃的顏色。

 

那個人打開便當盒,用筷子戳起一顆白色的丸子,搖晃著,誘引我走向他,然後我咬了一口那顆丸子,覺得那味道真好!吃完之後,那個人笑著,又從便當裡戳起另一顆來,吃完之後或許不過癮吧,我哭了,可是那個人還是在笑。

 

這個宛如夢境一般的畫面,曾經求證於母親,記得她同樣無法置信地說:「怎麼可能?你哪會記得?」

 

那時候我才三歲多,父親大約二十六、七歲,政府召集這批出生於日本時代、而當時已超過徵兵年齡的人進行「國民兵」訓練。

 

暑假時每天一早,父親帶著便當翻過山到九份國小報到受訓,午餐時,這群參訓的人會到市場的麵店叫一碗湯配便當,父親通常只喝湯,而把魚丸留在便當盒裡,帶回來給他的孩子。

 

之後曾在父親留下的少數照片裡,看到上頭寫著「瑞芳地區國民兵訓練結業紀念」的一張,裡頭一群人背著槍、戴著船型帽,穿著就跟記憶裡那個搖晃著魚丸的人一樣的制服,都朝鏡頭笑著。

 

不過當我看到這張照片時,上面好幾個人的頭頂上,都有小小的、不同墨色的×字記號,我問父親這個記號代表什麼?當時才四十來歲的父親說:「已經過世的人。」他還記得那些人的名字,以及他們過世的原因,包括災變、生病和自殺。

 

我沒問的是,這些人當時是否曾經和他一樣,把湯喝了,而把魚丸留給他們的孩子?

 

泥巴和汗水交織的背影

 

我們兄弟姊妹總共五個人,最小的妹妹出生那年,有個大颱風侵襲北部,村子裡很多房子都倒了。當時金礦業已經蕭條一陣子,許多已經失業很久而今連房子都沒了的人,乾脆死心地放棄一切,離開這個曾經繁盛一時的村落到外頭謀生。

 

也不知是幸或不幸,那次颱風我家只倒了煙囪,父親雖然也失業了一陣子,但最後找到一個推礦車的工作,所以沒在那個「移民潮」的巔峰離開。

 

一位採礦師傅「淪落」為只靠力氣而完全不需專業技術的礦車工的那種失落感,我們要到很久之後才能體會,當時只覺得父親的脾氣變得沉默,甚至暴躁易怒。

 

每天下工後、晚餐前,他總是要我們到雜貨店賒一些黑糖、麵線回來,然後默默地坐在門口,等我們幫他弄好黑糖拌麵線後,自己大口大口地吞食,也不管屋裡的孩子們都流著口水看著。

 

那時候我已經大了,每回去雜貨店賒東西時總會想:「都這麼窮了,你還要賒帳吃這麼好的?」

 

當然同樣要到很久之後才懂,那是一個人在體力耗盡之後最快速的熱量補充,也才懂為什麼他都在那碗麵線吃完之後,整個表情才會稍稍舒緩,才會用比較溫和的口氣跟我們說話。

 

記得某個星期天,豬肉販子竟然不請自來地把擔子挑到我家門口,然後從擔子裡拎出一塊三層肉,說是父親買的,並且交代我把肉切塊用醬油滷一滷,中午裝便當送到坑口去。

 

我問肉販說:「是買的,還是賒的?」

 

他的回答是:「大人的事,小孩不要問!」

 

是賒的。我當然懂。

 

那天,除了依照囑咐把肉切塊去滷之外,我「惡向膽邊生」地偷偷留下了一小段,把它切得很薄很薄,和肉塊一起滷熟之後,分給圍在灶邊的弟妹們一人兩片,也給在採石場打工的母親留了幾片。當時心裡想的是:「也不能一直只有你吃好料的吧?」

 

中午看著父親蹣跚地推著裝滿廢石的礦車出坑,他一看到我便迫不及待地把礦車停了下來,然後像幾天沒吃飯似地,手也沒洗就打開裝肉的小鋁罐,把肉汁往便當裡的白飯澆,接著大口大口地扒起飯來。

 

他拿著筷子的手沾滿泥巴,或許是推車用力過度吧,整隻手不自主地顫動著,眼睛看著遠方,沒有表情地不停咀嚼著,好久之後才似乎想起什麼,轉頭看我,然後夾起一塊肉伸向我,說:「你們也很久都沒有吃到油腥了哦?」

 

我嘴裡含著肉,鼻頭一陣酸,然後聽見父親說:「剩下的⋯⋯帶回去分給弟弟妹妹吃。」

 

之後他繼續大口大口地扒著飯,不知道他的兒子正在背後看著他,看著他工作服上泥巴和汗水交織而成的斑駁痕跡,以及他仍顫動不已的手。

 

煮給父親的最後一道菜

 

煮給父親的最後一道菜。

 

父親晚年(其實一點也不「晚」吧?)除了礦工職業病「矽肺」之外,同時也有糖尿病,頻頻進出醫院。矽肺會喘,體力耗費大,需要高熱量的食物補充,而糖尿病偏偏得節制飲食,因此他經常為了三餐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和母親鬧彆扭。

 

有一回,他再度住進醫院,我去跟母親換班照料,晚餐送來的時候,他只看了一眼就一把推開,說:「再餓⋯⋯看到這些東西就飽!」

 

我問說:「那你現在最想吃什麼?」

 

他沉默了好久之後,才有點靦腆地、小聲地說:「可以下飯的就好⋯⋯像那種用醬油滷得爛爛的、鹹鹹的三層肉⋯⋯」

 

當晚回家跟當過護士的太太說起父親的渴望,她說三層肉不好吧?但如果是魚說不定還可以。

 

於是第二天,我買了一條父親喜歡的虱目魚,切塊後,用蔥、薑和醬油滷了帶到醫院去。

 

午餐時間,我把病床邊的布幔拉了起來,以免護理人員看到彼此難堪,然後坐在床邊看著父親就著那些魚大口大口地扒著飯,看到他拿著筷子的手微微地抖動著,一如當年在坑口。

 

只是這回他沒跟我說:「剩下的帶回去分給弟弟妹妹吃!」他說的反而是:「剩下的⋯⋯幫我收好,不要讓護士小姐看到⋯⋯晚上我還可以吃!」

 

當時不知道,那就是這輩子我煮給父親的最後一道菜。

 

最初與最後通常最難忘,一如我記得和父親第一次與最後一次一起看的電影,分別是《愛染桂》和《東京世運會》一樣。我記得這道滷虱目魚,就像記得當年魚丸的滋味,以及他搖晃著魚丸要我靠近的樣子。

 

 

(本文摘自《念念時光真味》,圓神出版,吳念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孩子也是:大學文憑教我們的2件事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4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多年前,我幫小姪子請了不少家教,家教有沒有用,坦白說,也曾經當過家教老師的我,真的覺得霹靂有用。

付出多了,我對姪子的功課,變得很在意,他壓力很大,後來他沒考上前幾名的高中,我也就放棄了,覺得不用逼得這樣緊迫,他累,我也累!

 

姪子後來呢?念完大學,開開心心在上班工作,我當時恐懼成績不好,會沒有未來吧啦吧啦,人生因此烏有的事情,沒有發生,完全沒有發生喔!

 

後來我才懂,人生要崩塌,其實也蠻難的,就跟要餓死一樣,聽起來很簡單,但其實超難的,餓死如果這樣簡單,就不會有「瘦不下來」還要花錢減肥這種事情了。

 

好文憑,是進入大企業的通行證,但好文憑不是人生順利的保證,事實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擔保你人生無風無浪的。

 

「ㄧ枝草、一點露」活著沒這樣難,別讓恐懼毀了自己。

 

我有個朋友,當年交往了個音樂才子,有天,才子來公司,四處張看,四處逛,我跟才子說,辦公室區域,你不能進去,才子說:「為什麼?為什麼不行!」然後自顧自的往前走,我對於他的不受控,超傻眼。

 

天兵才子每次聽到別人說著,「上班有多煩、多痛苦」,他總覺得很困惑,提問「你們為什麼要做這些不喜歡的事情呢?我真的不懂?」

 

你們以為這樣的天兵,出社會後會很慘嗎?剛好相反,他過得超好!

 

天兵才子真的沒去上班,他現在是很紅的youtuber!!

 

他不是可以上班的正常人,卻是一個創意奇才。

 

所以,也許你自覺自己跟別人很不同,或者你的小孩跟別人很不一樣,請放寬心,他們會自己找出路,而且可能過的比我們都好喔

 

不信?請你看看現在的網紅,哪一個是可上班的啦!如果他們上班,應該是公司超不ok的怪咖吧!

 

怪,非常怪,而且要很夠怪!才是這些人的魅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請放寬心。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對孩子放手,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
  • A
  • A
  • A

母親中風後的這二十年來,身為居家照顧者的我,很少安排超過五天的長途旅行。唯一有過的機會,是四年前重返巴黎的那十天。回台灣後,意外寫成《每一次出發,都在找回自己》(皇冠出版),我以為再也不會允許自己任性出遊。

文/吳若權

 

畢竟,為了尋夢而離家,是年少才有的特權。

 

熟年以後的人生,還能有幾次壯遊呢?對現階段的我來說,算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

 

自從考過SCA咖啡師執照,投入在這個領域的學習愈多。只要母親身體狀況可以的時候,常陪著她以「尋咖啡,訪好友」之名四處遊走。

 

次數多了、時間久了,母親漸漸懂得品味咖啡,從一般人最能接受的拿鐵,到行家才懂得鑑賞微酸的黑咖啡,她都非常樂於嘗試。

 

唯獨對於兒子即將成為咖啡師這件事情,充滿疑惑。如同之前我去考中國心理諮詢師證照,她彷彿百思不得其解,一有空就問:「你又要轉行嗎?」

 

要怎樣讓傳統的媽媽,了解她一旦生養水瓶座的好奇寶寶,就會有毫無止境的問號?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倒是她聽說我有機會,可以跟著一群咖啡專家,前往中南美洲考察各大農莊時,就跟著開始興奮起來。即使後來她弄清楚,我因此必須離家超過十六天,仍然非常鼓勵我參加。

 

在慎重考慮的過程中,她極力勸說,要我放心出去,不用擔心她。

 

我以為這是基於她對我的愛與成全;直到出發前一晚,我說:「您要好好照顧自己。」她勉強撐著微笑,無法自抑地落下眼淚,我才知道母親真正的心情,其實是因為多年來久病纏身的愧疚。

 

天下沒有一個母親,願意用自己的病體,綑綁住孩子尋夢的決心;但日常已成習慣的依賴,卻在放手的這一刻,因為軟弱而看見真情。

 

那兩行突然落下的眼淚,讓我讀到她內心的恐懼與無助。即便如此,這就是我們母子必須要各自經歷、也要共同練習的課題。

 

放手,並不是為了不讓對方有繼續依賴的可能,而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探索咖啡,對一些未解世事的年輕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夢想的追尋。無論是到處走訪有特色的咖啡館,或是自己開一家品味獨具的咖啡店,都充滿浪漫的情懷。還聽說有些中年人,退休之後立刻開了咖啡館,彌補半生未竟心願的遺憾。

 

對我而言,循著世界地圖展開咖啡的學習之旅,是對於人生解答的追尋,向內心深處叩問自己生命更多的可能。

 

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

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孩子習慣沒有你的日子 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從來不敢放心一個人出國旅遊,因為我擔心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們會因為少了我的照顧而生活秩序大亂,即使不得已必須出遠門,也會不斷以電話遙控,出門前做足各種準備,出門後隨時叮嚀。

我自以為盡責,多年後我才知道他們一點也不覺得是我的母愛,反而是無形的監控,讓他們感到極度的被約束。

 

小時候不敢反抗,等到長大上了大學,兩個小孩都找理由爭取住校,因為這樣就可以脫離我的管束,我也才知道之前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其實才最快樂。

 

我自己可能是因為排行老大的緣故,從小父母交代的工作不只要照顧好弟妹,還有各種家務要分擔,只要我有一項沒做好,不但會受到工作忙碌的父母責備,事後我還是得把工作完成。

 

 

因此從小養成的責任心讓我對甚麼人都想盡心,做甚麼事都想盡力,不知不覺中也會用自己的標準去對別人要求,其實對別人是壓力,自己也不會因此得到更多的認同,真正吃力不討好。

 

讓我漸漸覺悟的另一個原因,是不只一次發現我要求的跟他們做的完全兩回事,要不是口頭答應然後照他們的方式做,就是聽完都當耳邊風,包括買給他們的東西收了也不穿不用。

 

讓我最意外的是在我被診斷出得了癌症生病的時候,我還擔心萬一自己死了這個家怎麼辦?他們未來的日子怎麼辦?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如我想的露出慌亂的神情。

 

反而是鎮定又冷靜,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我不但是強人,還是個不需要別人擔心的人,他們相信我絕對有能力處理,原來長時間的強勢作為,我已然成為他們心目中不倒不敗的巨人。

 

 

在工作上也一樣,當年生病的時候,我先在最短的時間內安排好所有工作,並交代萬一時的應變措施,員工們只是靜靜的聽著,沒有驚慌也沒有特別的情緒反應,反而是我在擔心緊張。

 

而後自己靜靜的去接受治療,直到恢復上班,他們都像不曾發生過甚麼似的,好像我在與不在都不會影響他們工作的節奏。

 

之前正常上班的時候我都是在公司午餐,也會請同事一起分享,即使外出的時候也會把飯菜準備好,讓他們加熱就可以吃,這個常態因我生病不在而中斷了。

 

而後又再回到公司,午餐又每天照常新鮮供應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依然淡定,甚至看不出有和以前有何不同,不禁讓我反省是我給得太多,還是我想得太多?

 

 

那種淡定讓我有點錯愕,真不知道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還是可有可無,看來不管是對親人還是對友人,我顯然都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們常因為愛一個人而恨不得傾其所有的給予對方,例如父母對子女,總認為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分身,所以從不吝嗇付出,盡可能地替他們規畫、提醒與防範可能遇到的傷害與挫折。

 

他們不做的便急著幫他做,做不好的、做壞的便幫他善後,讓他以為天下無難事,甚麼困難都有人幫他解決。

 

有的孩子可能因此被寵成弱智,有的孩子恨不得逃離,無論任何結果都是傷感的,其實夫妻也好、子女也好,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老闆看待員工也是,你以為處處為他們設想是最周到的照顧,其實你給的未必是他想要的,一旦出現摩擦,他們的冷漠便是最直接的反應,因此讓他們習慣沒有依賴的相處方式,是必須修正的。

 

 

後來,我慢慢試著在平常和孩子聊天的時候,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把一些想說的話,包括該讓他們知道的家中事物、財務,以及生活經驗講給他們聽,同時把自己的想法當建議跟他們聊。

 

也許當下他們未必同意我的想法,日後也可能有他們自己的做法,但我已經學著不去求證和過問,畢竟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要去經歷,我的想法再好也無法替他們承擔未來會遇到的任何問題。

 

對一些看不慣的、想說、想管的盡量避口不說,他們做錯的、做壞的、不做的,也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只有讓他們自己去接受後果才能讓他們記取經驗,明知道行不通也必須讓他們自己去試、去面對,畢竟我無法照顧他們一輩子。

 

對員工我開始要求他們自己去處理錯誤,而不再事事幫他們善後,畢竟我也總有退休的時候,他們在我這裡受到的保護,有一天到了別處未必是相同的處境。


 

例如一直以來我都包容他們工作上的所有失誤,甚至概括接收發生的損失,自己氣得要死,他們未必當回事,也不覺得我的寬宥是恩惠。

 

改用放手的方式,讓他們全程自己決斷,任何結果自己負責,成王敗寇、適者生存本來就是職場的鍛鍊,自不自信,都該讓他們自己面對。

 

如果我依舊一直在旁指手劃腳,就算每次收爛攤擦屁股,還是無法幫助他們覺悟,對待員工同樣需要理智而不是鄉愿式的姑息。

 


(本文摘自《做個不麻煩的老人》,原水文化出版,梁瓊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成年後,怎麼溝通才不會老是起衝突?

撰文 :銀髮心棧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傳統的華人社會是相當重視家庭、家中的長輩就是家族的寶,晚輩們理當敬重長輩、孝順他們。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似乎沒有所謂和成年子女溝通這回事,晚輩就是要察言觀色,體貼年邁父母的需求;在權威式家庭下,更是父母說得算。

但隨著時代的轉變,晚輩對長輩的敬重,似乎不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一些家庭甚至是一種奢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代年邁父母和成年子女的關係有所轉變,過去子女的事業很多是承襲了父母的事業,成家立業都和父母有緊密的關係。然而,現在這樣的關係不存在,子女敬重父母的動機很自然的就降低了許多。

 

葉金川就曾說過:「我們這一代,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也是孝順子女的第一代。」

 

此話雖然心酸,但大家都不可否認。在這樣的前提下,兩代之間的溝通就顯得格外重要,否則彼此傷害,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該怎麼做呢?

 

暫時放下身段

 

設身處地

 

確認彼此的目標是否為相同的

 

針對事情不要針對個人

 

對於沒有共識的事情,只能先放手

 

上面的幾個點也適用在子女的身上,唯有彼此都做一些努力、退讓,才可能會有理想的親子關係,天倫之樂才會有可能發生!

 

(本文經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