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爸爸的死教我的事:學會對父母說這3個字,讓人生此刻沒有遺憾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19年06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中年子女與銀髮父母的緊張關係,讓彼此既相愛又疏離,明明很想擁抱對方,卻又擔心被刺傷。有位知名的檢察官好友,以正義形象行走江湖,讓人感覺他好打抱不平,卻也偶爾會在臉書發文,提及百忙中利用週末回南部老家探望父母的感觸,怪自己沒有能夠盡力承歡膝下,說出許多中年子女共同的心情。

以我這過來人的經驗,不得不說出實情:忙碌,只是藉口。我們明明知道:放棄對名利追求的百分之一,就能換得陪伴銀髮父母,讓他們擁有比現在開心一百倍的幸福,卻遲遲沒有去做。

 

我若不是先後經歷母親中風、父親驟然辭世的打擊,或許也跟大家一樣,迷惑於一個自以為是的假象當中:我要賺錢、要有成就,才能讓父母覺得沒有白白生養我。

 

但其實即使你沒有賺很多錢,沒有太大成就,父母從來沒有嫌棄過子女,頂多他們只是擔心你將來的日子不好過。如果你能把自己的生活照顧好,然後願意花一點時間好好陪伴他們,這一切已經足夠。

 

我很慚愧、也很感恩,母親犧牲她的健康、父親捨下他的肉身,幫助我及早覺悟這些事。

 

這十幾年來,我刻意保持低調,少賺很多錢、少出很多名,把做為「兒子」的角色,看得比「作家」、「演說家」、「主持人」、「顧問」、「點鈔機」更重要一些。

 

因此能找回內在的平衡,擁有和諧的家庭與工作關係,以求將來彼此要珍重道別的那一刻,心中不要有太多的遺憾。

 

正因為我們都不會知道,誰會先走一步,所以更要百般珍惜的腳踏實地陪伴彼此,顧好眼前的這一步。

 

遺傳,是累世因緣的顯化

 

有了這些領悟,讓我能夠回到內心深處,更客觀、更真實地看待彼此。從前的我,做事追求完美,高度嚴謹的自我要求;後來,在中風的母親身上,看到每個人的個性,都存在一體兩面的特質。「完美」,其實也是「不完美」。

 

母親是個比我更追求完美的人,她年輕的時候為了照顧家庭生活,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身心失衡才會疾病纏身。我曾經為此惋惜,覺得她不值得這樣犧牲。可是,看到她中風之後,努力復健的高度毅力,又非常佩服她的韌性。

 

銀髮父母和中年子女之間,存在著一面被歲月塵封的鏡子,你只要勇敢地勤於擦拭,就會看到一個真相:原來,我們這麼相像。從小到大,我以為最討厭你的某些方面;人到中年才發現,我其實也跟你一樣。

 

透過血液的遺傳,或共同生活的學習與影響,造就子女在為了不讓父母失望,而追求完美的路上,跌跌撞撞,有一天終於看到自己和父母的不完美,然後在這裡找到彼此和解的可能。

 

原來,遺傳就是累世因緣的顯化。當我們願意接受父母並不完美的事實,等同於接受自己也不夠完美,才能真正放下對親情無懈可擊的完美追求,回到平凡人生的角落,重拾珍惜與感恩的心。

 

對爸媽說:「我愛你!」

與過去曾經叛逆的自己和解

 

好友大貓說,他從小與父親的相處,始終隔著一段距離;直到婚後有一天起床漱口,驚醒般地發現自己清喉嚨的聲音,跟父親很像。而這個時候,父親已經老了。彼此之間,沒有講出口的心事堆積如山,沉澱於滾滾紅塵之間。

 

直到父親重病住院,大貓守在他的病榻前,握住老人家孱弱的手,「我愛你!」三個字,如紛飛千古未絕的白雪,盡融在生命殘落的簷間。

 

而多少中年子女的遺憾,竟是這一生從未來得及跟銀髮父母說:「我愛你!」

 

日前參加一位很值得尊敬的企業家前輩的追思會,席間播放一段影片,令與會賓客動容落淚。由於他走得很突然,事先毫無徵兆,儘管安詳於睡夢中辭世,子女仍非常不捨。

 

平日氣宇軒昂的長子,守喪期間神情憔悴,在影片中謙卑地說:「這一生最大的遺憾,是沒有來得及跟父親說:我愛你!」

 

他拋下完美形象,分享內心的脆弱,喚醒所有中年子女對生命的覺悟。

 

我該慶幸,自己因禍得福。母親意外中風,提醒我珍惜彼此的相處。她出院後回家,繼續漫長的復健及調養之路。人生突然遭此重擊,彼此都感到心力交瘁。

 

某個晚上我幫她蓋好被子,互道晚安。轉身離開她臥室,帶上房門前,我輕輕地說:「媽,我愛你!」幾秒鐘之後,我聽見她很小聲地回應:「我也愛你!」

 

那一刻,我們才終於能夠從懊悔、難過、不捨、愧疚,百般複雜的心境中掙脫出來,重新回頭看見彼此相愛的本質。

 

你,對銀髮父母說過「我愛你!」嗎?現在,就試試看,好嗎?或許,第一次難免尷尬,你很緊張,他也害羞,但只要跨出這一步,不僅你與父母的關係,就更前進一些,你也會在此刻,與過去曾經叛逆的自己和解。

 

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

 

(本文摘自《重新,一個人:擁有自由無畏的人生下半場》,皇冠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家庭治療師告白/關於家的這件事,沒有所謂正常家庭

撰文 :艾彼-心理師的會心時刻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於「家」的這件事:沒有所謂「正常家庭」!

家庭治療師將一個核心家庭視為一個情緒單位,核心家庭是包括父母親與小孩的家庭,但不包含其他延伸家庭的家人,比方:爺爺奶奶叔叔或阿姨等。


這是家庭治療和一般個人治療最大的不同,個人治療重點在個人,但家庭治療在幫家庭中的每個個人去理解這個家怎麼了?為什麼家庭中的成員會這樣?如果要打破這樣的互動,家庭成員又能做些什麼?

 

這幾年一直在說情緒勒索、關係勒索,不要被情緒勒索、關係勒索,但是,我卻經常聽見個案在我面前說,「為什麼專家都說得這麼簡單,我卻做不到?」

 

因為這是一個家,這是最簡單的回答,也是最複雜的答案。

 

經常有人在我面前問,「這樣我家還有救嗎?我這個家人還有救嗎?」說真的,我覺得只是缺乏了一個空間、一個時間,一個家庭治療師的引導,讓家庭成員間彼此將心裡的話說出來,讓彼此聽見,所以家庭的互動就卡住了。

 

我的個案在我面前,聽了這席話,她眼眶泛淚的哭了,這個眼淚是安心的眼淚。原來長久以來,她都被困在一個對家的想像裡面,她覺得家應該是溫暖的、和樂的。家人之間應該就是有什麼說什麼的,不會這樣彼此之間好像很有距離,什麼都不能說的....

 

這個對家的想像,原來困死了這麼多人!

 

一次又一次的講座、工作坊和分享會中,我不斷聽到有人告訴我,家庭對他們造成的影響,或者是傷害。我想對在看這篇文章,並且有類似狀況的你,這樣說:「不要把自己繼續囚禁起來,出來上課、聽分享會都好,但不要再繼續把自己困在一個『家的想像之中』。」

 

家有各式各樣的樣貌,有些人的家,外人的眼光看來很不一般。但不是不正常,也沒有所謂「正常」的家庭。就是這個「正常」的定義,把所有人在家裡的人都困死了。

 

每個家庭有自己的故事。

 

我是一個家庭治療師,接下來的日子裡,除非遇到年節啊,或是有什麼很重大的新聞,否則我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家庭治療的大小事。

 

還有什麼,會比家對一個人的影響更重要呢?

 

(本文獲「艾彼-心理師的會心時刻」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是家庭照顧中的「三明治族」嗎?照顧家庭間的孝順與關係平衡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4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有句話說:「父母年紀愈大愈像小孩。」但對於許多親子之間依附關係較黏密的成年子女來說,卻可能百感交集。

 

華人家庭中的子女,在學習獨立的過程中,很容易受到「孝親思想」與「自主性」(個體化)的拉扯,和各種「毒性規條」羈絆,難以張伸羽翼自在地遨翔,到了父母年邁時更走不開。

 

當「孝順」變成綁架家庭關係的鎖鏈

 

當「孝順」變成綁架家庭關係的鎖鏈。

 

多子女因父母依賴心較重,不得不將父親或母親的需要,擺在個人需要之前;只要稍對自己好一點,或是違抗父母的指令或期待,便會受到罪惡感的猛烈襲擊。

 

為了避開自我責難的痛苦,有時甚至要付上失去工作和健康的代價,家人關係與婚姻生活也大受影響。

 

力妤(化名)是家中獨女,最近也遇到類似的困擾。

 

力妤的父親已不在,哥哥和弟弟又都在外縣市,行動有些不便的七十五歲母親,雖有外籍看護照顧自己,每天仍會打好幾通電話,給在家邊工作邊照顧孩子的力妤。

 

如果只是聊聊天還好,但有時是說想出去走走,希望女兒隨行;有時是感冒了或心情不好,希望女兒幫忙打電話跟當天原本約好的醫師重新預約。

 

還有一次,是媽媽為了拿壁櫃裡的物品突然跌倒,雖然看護叫了救護車,還是得放下手邊工作,馬上趕到醫院急診室瞭解情況(因為有些醫療說明詞彙,外籍看護聽不懂)。

 

也因為這些不時出現的突發狀況,週間晚上或假日的親子時間常被擠壓,雖然和先生都很喜歡小孩,很想有第二胎,但母親的倚賴和身體狀況不穩定,讓力妤一直不敢再生。

 

對於難以給予女兒,像其他媽媽給自己孩子一樣多的關注,力妤覺得很抱歉。這幾年能陪伴女兒的時間已經很少,擔心若再有二寶,恐怕更忙不過來。

 

三種關係備受影響:親子、配偶、手足

 

三種關係備受影響:親子、配偶、手足。

 

不少像前述案例(力妤)的「三明治媽媽」告訴我,即使家中的年長者並非完全獨居,或已經有了看護,在工作中或想好好陪伴小孩時,還是常接到家中長輩或看護的電話,而必須緊急處理。

 

即使不是全職的照護家屬,如果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或離父母住處較近,又是家中年長者的情感重心,其工作、經濟,個人核心家庭的相處時間,都會飽受衝擊。

 

除了難以專心照顧孩子,對夫妻關係的影響也很大。這些子女的配偶,對於他們的另一半「需要隨時待命」常難以調適,覺得自己被忽略、家庭生活被破壞。

 

當對方年邁又依賴的父母需要格外關注時,他們更加反彈,因為另一半可能總是犧牲夫妻時間或親子時光去滿足他們的需要,即使只是偶爾陪伴,也常因疲累、受氣而情緒不佳,壓力不小心便會轉嫁到配偶或孩子身上。

 

照護者的先生或妻子,對於在照護者家中較少分擔到照顧責任的手足,也會很不諒解。

 

些負面情緒或抱怨,對照護家屬而言,也是一股莫大的壓力。此外,全職或非全職照護家屬,也常要放棄交朋友的時間和渴望。

 

當有照顧責任在身,即使是與老朋友見面吃個飯,也會覺得是種負擔。除了個人時間有限,無形的壓力總如影隨行,因此許多照護家屬常選擇不再參與朋友聚會,友人們也可能因總是被拒絕,而不再邀約。

 

照顧者要盡孝道  自主與自私不能混為一談

 

照顧者要盡孝道  自主與自私不能混為一談。

 

照顧者因為善盡孝道,或親子關係過度黏結,常忘了生活曾經是有趣的,忘了自己除了兒女的角色之外,也可以有些自己的生活,或是將「自主」與「自私」混為一談。

 

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沒辦法,誰教他/她是我的爸/媽呢?」

 

甚至覺得沒有滿足父母的要求而去做自己的事,便是自私;而幾乎與年邁或生病的父母寸步不離,任其予取予求。

 

該如何平衡愛父母,同時也不忘自我疼惜?以下提出三點建議:

 

1. 檢視家庭規條,覺察內在恐懼

 

特別是即使父母並沒有太重大的疾病,許多子女(通常是家中最關心父母的孩子,或長子長女)在上班時間或正忙於自己的事,仍不敢不接或不回父母的電話。

 

有些是長期受到父或母的影響,對於孝親的責任有較高的要求,不知不覺將父母的需要擺在自己的需要前面;也可能是出於恐懼,受家庭系統中的明規條或隱規則困縛,不想因為疏於關照,而受到父母的怨罵或其他親友的議論。

 

這些子女的情緒,很容易隨著年邁父母的喜怒哀樂及其身體狀況而起伏,甚至影響到另一半或孩子。

 

若能更多去覺知這些可能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掙扎和拉扯,更有意識地去省察內心的恐懼,極有助於慢慢擺脫「害怕被說不孝」的恐懼而避免過度,造成個人身心及生活的失衡。

 

2. 站穩立場,設立界限

 

年邁的長輩,有時不自知自己在子女要求甚麼,即使不是身體不適,也可能因為看不到孩子或自己不再是孩子的重心,而亂發脾氣或冷嘲熱諷,甚至到處講孩子的不是,找人訴苦。

 

如果明知是不合理的要求仍一定要子女配合,或已需要請看護,仍堅持由子女照顧,這時子女就要堅定立場,最好就照顧家中長者事宜設立界限與原則(比如多久到父母家一次、什麼時間固定通電話等等)。

 

否則,不僅前述的幾種關係都會被破壞,照護者與被照護者之間的關係,也可能因為過度黏密而毀裂。

 

藉此機會再稍微說明家族治療大師Murray Bowen所提出的「自我分化」概念(也有學者稱之為「情感上的成熟度」)。

 

這樣的成熟度,指的是一個人在理智和情感的運作中取得平衡的程度,以及是否能在關係中兼顧「親密」和「自主」。   

 

自我分化程度高的人,其心智與情感比較獨立,較能抵抗長輩的過度要求,能夠適度地拿捏好界線;反之,分化程度較低的人則很難做自己,常會分不清人我界線,容易與他人的情緒混淆,較難拒絕長輩的過度要求。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3. 克服心理障礙,練習放手與運用資源

 

有時絆住照護家屬的,不是金錢,也不是長者過度依賴,而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心中常想著「慈烏有反哺之恩,羔羊有跪乳之義」,或是不放心而不敢找幫手。

 

別再一直擔心、捨不得父母,怕其他人不知如何照顧或照顧得不夠好;當「照顧」變成一段漫長而煎熬的路途時,若沒有足夠的奧援,照護家屬(子女)根本分身乏術,很容易忽略個人身心與其他關係的平衡。

 

即使是獨生子女,或是兄弟姊妹遠在異地較難輪替關照,最好還是充分運用各種照護服務及輔具的協助,尤其是臨時的人力支援。

 

除了陪伴和照顧,平時也要為長輩做些心理建設,讓年長者對專業照護者更有信心。否則,三明治世代很容易壓力指數破表。

 

願意試著做些調整了嗎?寫這篇文章,絕不是在說奉敬父母的那一套已不合時宜,而是在反哺、報答恩情之外,也別忘了疼惜自己。

 

我一直深信愛父母(照顧父母生活和情感需要)與保有一點個人生活、兼顧其他親密關係是可以找到平衡點的。

 

「別再把父母一直揹在自己身上」這件事情知易行難,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和覺醒,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但如果不早一點開始轉變目前的依存模式,未來的適應將更加困難,不僅主要照護家屬的身心負荷可能愈來愈沈重,其他人際關係的損害也可能更劇烈。

 

縱然不易卸除、擺脫所有的包袱,至少,可以嘗試分擔責任的重量,才可能留出一點時間和耐性給孩子、配偶、友人或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那只是彼此為難

撰文 :采實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曾經有一個朋友,他一直放不下一段讓他十分挫折的親子關係,他用盡各種方法,都無法好好與父親相處,只要父子一碰面就是烏煙瘴氣。

有一次,父親生病,他必須貼身看顧,互動一樣非常緊繃,只不過這一次他讓自己退到觀察者的位子,看著父親是怎麼跟醫護人員溝通,果不其然,父親惹毛每一位想幫助他的護理師。

 

 

負面情緒是二手菸,離開吸煙室才能找回健康

 

那一刻朋友突然懂了,他說:「如果負面能量是二手菸,原來我一直被關在吸菸室裡,可偏偏我不抽煙。」

 

從那之後,他終於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從父親〈一個已經匱乏、枯槁的人〉身上,擠出任何一滴愛。懂了這一點之後,他心裡就不苦了。

 

也明白,想要重拾健康,他必須先離開吸煙室,唯有自己身體強壯了,才有可能給身旁的人更多的滋養與關懷,讓關係變得飽滿、奕奕。不再把離開和遺棄劃上等號。

 

 

然而,當他在抽離情緒,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父親後,他意識到父親雖然嚴謹、挑剔,卻也並非一無是處。在某些狀況下,父親一針見血的評論甚至能帶給身旁人許多啟發。

 

只是他想被滿足的部分,是父親給不出來的,所以他告訴自己何苦要留在錯的地方,堅持找到對的答案,為難彼此。

 

從此,當父親又在批評他的選擇時,他不再拼命地捍衛自己,想要解釋到讓父親理解,甚至認同,只是靜靜地聽完或是離開,讓對話自然而然結束。

 

就像有些東西,對你來說是廢物,可是對另一個人卻是寶物。再好的人都有人會討厭,再討厭的人也還是有人愛。割捨,是一種流動,讓人與物都有更好的依歸、錯位的還有機會重新修正。

 

 

(本文摘自《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采實文化出版,楊嘉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孝順」讓你好疲憊?同時照顧婆婆和孩子,自己卻失眠、情緒暴怒怎麼辦?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雯的先生目前長期派駐在廈門工作,每三個月回來兩週。先生外派後,沒想到婆婆得了失智症,目前她已經辭去工作,全心照顧失智的婆婆一段時間了,現在的她看起來非常疲憊,她緩緩地從先生決定接受外派說起。

文/艾彼

 

記得結婚大概六年左右的時候吧,我大女兒才剛滿四歲,老公回來面色很凝重。

 

我看他狀況不對,也沒主動問他什麼,兩個人哄女兒上床睡覺,又陪婆婆看了一下電視,他一直沈默寡言。忍到終於剩下我們兩個人,準備熄掉客廳的燈休息時,他才抓著我的手吞吞吐吐地說他被外派的事情。

 

關雯的老公出自單親家庭,由媽媽單獨養大。社會歷練豐富、閱人眼光精準的她,結婚之前就覺察出這樣的家庭動力,也清楚知道自己只要嫁給他,就必須也當孝順的媳婦,和老公同盡孝道,照顧婆婆絕對是義務,也明白與婆婆同住一定是兩人結婚的必要條件,

 

 

那時我朋友都佩服我太勇敢,因為她們沒有人敢嫁這樣的老公!不過,住在一起誰能沒有摩擦?我就是學習和婆婆相處囉。老公外派前,我和婆婆算是相處起來蠻自在了,老公駐外的這幾年,我還真的挺感謝婆婆的。

 

原來關雯的婆婆尚未失智前,不只能夠自理,還能幫忙照顧兩個女兒,幫忙接送女兒上下課、準備餐點。老公派駐廈門以來,婆婆都樂意協助,她才因此能在秘書工作與家庭照顧之間找到一點喘息的機會。

 

可是現在婆婆失智了,老公既是獨子卻不在台灣,她理所當然成了照顧婆婆的不二人選。雖然說嘴上說著理所當然,不過她自己心裡知道,並不完全是這樣的。她的先生在得知母親出現失智前兆時,曾經飛回台灣一起去找養護中心

 

 

果然當晚和先生開車回家的路上,先生對她說:「老婆我薪資上還可以過得去養護中心不是不好,我只是不想讓媽媽在那樣的環境老去,太孤單了,我們可以讓媽媽在家裡嗎?」她形容當下,先生已經哽咽到不行,必須把車停在路邊直到心情平復。

 

關雯一言不發的陪著,直到老公心情平靜下來和他換手開車,路上才聊起一些應該讓誰來照顧媽媽的細節。

 

先生希望她把工作辭了,在家全天候看護婆婆。沒想到這次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決心一個人擔起照顧婆婆、照顧孩子的責任,長期照護失智婆婆的這條孝順之路,卻無比艱辛。

 

她一直以為自己都應付得很不錯,只是直到最近出現失眠、情緒失控暴怒暴哭……她才驚覺:事情不對了,必須尋求幫助,否則,可能不只是傷害了自己,也可能傷害了婆婆。

 

 

不要忘了,照顧者也會過勞

 

過勞,不只會出現在職場,在照顧者身上也經常發生。當發現肩負照顧責任的自己開始出現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無助無望,身體也開始出現狀況,例如:容易感冒不適、容易疲憊,甚至休息也無法恢復等等身心失調的狀況,很有可能就是過勞了。

 

當我們認識到照顧者也會有過勞症狀時,你將會發現無法再用同樣的眼光看待虐老、弒親等新聞,你便不會輕易地說出不孝二字,而是嘗試去理解照顧關係中的糾結。

 

首先,照顧是一個不斷付出、燃燒自己為別人的行動。再怎麼有愛的人,當他的焦點一直往外,卻忘了自己也是個「人」時,也都會有耗盡的一天。人和機器最大的差別,就在我們是血肉之軀,會累、會想休息、會脆弱,會需要正向支持、會需要別人有好的回應。

 

 

但照顧年長者和照顧孩子比較起來吃力的多。就拿體重來說,年幼的孩子比較輕,你抱得動他;攙扶年長者、背、抱都會花上更大的力氣。孩子的意志或控制權還沒有發展完全,但年長者,有自己的脾氣,尤其在身心開始退化後,最無法放棄的最後一道防線,似乎就剩這樣的意志和控制權了。

 

每次照顧都像是一場意志的拔河,這已經不只孝不孝順的問題。何況在照顧現場,單純只有孝順根本無法確保照顧者可以完全掌控照顧狀況,愈是孝順的人在中間愈是為難,既想讓父母做決定,又想站在事實替父母考量。

 

其次是無助感,成年子女身為照顧者看著父母親逐漸變得虛弱。心裡明暸老化歷程是不可逆的,父母身心狀態不會變好,只會每況愈下。

 

 

這樣的感覺會造成照顧者在心理上認為自己付出的沒有意義,即使投注再多心力、精神與時間都無法讓父母親的狀態變好,自然也會無法從照顧父母的任務中獲得成就感、希望感。當沒有人理解你內在慌張的無助,反而要求你應該孝順時,執行照顧者的任務會變的更加困難。

 

各種標籤,是照顧者的緊箍咒

 

任意將照顧者貼上不孝這類標籤,更可能成為重軛勒住照顧者的脖子,不能表達自己的挫折、痛苦、憤怒、想休息,以及想被照顧的心理需求。這些人們平常就覺得難以開口的感受與想法,在長照家庭中,更容易使照顧者覺得有這些感受是不對的,反而加深了內心的愧疚感與罪惡感。

 

不論是經濟考量被迫做出自行居家照顧的決定,亦或是自願承擔照顧者的責任,未曾受過專業訓練的照顧者,都只能邊摸索邊學習,可能在照顧的過程中感受到挫折,或是引發過勞症狀。

 

也許這些隱忍的照顧者、失控出手的照顧者並非不孝,而是因為照顧者太過用力想要做到孝順,反而讓自己太快耗竭。如果你也是這樣的照顧者,害怕做不到世人眼中的孝順,覺得必須加倍努力?害怕被說不孝,默默忍耐積壓所有情緒?

 

請你對自己寬容,因為你是被照顧者最至親的人,你們中間一定曾發生過不足為外人道的事件,讓你在照顧的時刻無法客觀地抽離去看待,眼前這個曾經善待或惡待你的親人,又無法斷了照顧關係,你的挫折與負面情緒也是因此而來。

 

 

若不能安心地述說產生,直接對所照顧的對象傾瀉的狀況也是必然。他們是情緒的源頭,對他們發作看似找對人,卻會讓處境更無法收拾。

 

別忘了偶爾的失控,並非不孝,只是你忘記了照顧者必須先照顧自己,身心皆然。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自我照顧、排解情緒,請你一定要記得求助於專業資源,不論是個別諮商或是支持團體,相信所有的專業都樂於在此時供給你所需。

 

請你也照顧好自己

 

照顧自己不單單只是要自己去泡個澡、吃好睡好、多休息這樣簡單的生理滿足。而是,原諒自己是一個凡人、是照顧者的親人,你能做得並不多;而是,接受自己的確會在照顧關係中,被挑起最脆弱的情感,會憤怒、會哀傷、會自責、會愧疚與罪惡。

 

而是,你知道過去發生的種種事件,讓你與受照顧者的關係只能停留在這,無法前進,可能也很難修復,然後為此哀悼這類心理上的追尋,是照顧者最漫長的修煉。

 

尤其媳婦在照顧者的角色上又和單純只是親子關係、血緣關係的兒女照顧者不太相同。媳婦是基於法律而成的身分角色,也是一個只要解除婚約關係,就能解除的身分角色。在這類角色上,心情多半不是無奈,而是容易升起覺得被虧待、覺得不公平的心情。

 

 

即使有負面情緒,也不能否定你的孝順

 

首先,請妳照顧自己的情緒。不要因為覺得被虧待、不公平,而感受到愧疚,或自我苛責。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因為妳和受照顧的人並沒有血緣關係。

 

妳只是希望為他們多做一點,但是累著了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下,才出現這些負面的想法而已。

 

記住,即使有這些想法,也不能夠否定妳孝順的那一面!

 

讓最親密的人,明白你的疲憊

 

接著,請妳務必讓枕邊人意識到妳已經出現過勞、身心俱疲的狀態了。再這樣下去,對想盡孝道的照顧者,或對需要被照顧的公婆來說都不會是一件好事。跟枕邊人呼救,告訴他妳的難處。

 

在敘述的時候,盡可能避免情緒化的詞彙,處理好情緒再去溝通。必須在言詞間充分表達妳很願意照顧公婆,和先生一起分擔,過去妳已經做了哪些事。現在妳已經無法獨撐大局,需要更多的實際支援和情緒支持,甚至還需要多一點外在資源。

 

邀請枕邊人一起分擔照顧父母親的壓力,如果像關雯的例子一樣,考量經濟狀況和先生工作的現況,暫且先生不能投入太多時間和體力照顧父母。

 

可能就需要事先收集各個不同的安養中心能提供的服務、安養中心的特色,並且請先生重新評估納入專業照護資源、安養機構的可能性。

 

 

更好的照顧並非推卸責任或不孝

 

必要時,請照護機構的專業人士與另一半聊聊,讓另一半了解送往安養院是為了父母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兩人婚姻品質更能維持而做的考量,並非不孝或是卸責。

 

這種情緒如果一直無法找到妥善的方式可以處理,很容易會被丟入婚姻關係,造成夫妻溝通的不順暢、情緒衝突,或是覺得挫折想乾脆放棄婚姻。當然,如果兩人一直無法溝通,找適合的家庭治療師或婚姻治療師一起談談都是好的做法。

 

如果真的試過了各種方法仍舊無法讓另一半一起加入照顧的行列,也許狠下心來提出離婚,讓先生意識到妳的付出與重要性,不是不能嘗試的方法。但這畢竟是險招,弄不好反而造成夫妻間更多失焦的衝突,建議還是以溝通為主,不要拿離婚當作威脅,會簡化很多可能衍生的問題。

 

給照顧者的話

 

你真的只是太累而已嗎?

 

這幾年台灣的新聞報導總是不乏照顧者不堪長期照顧帶來的身心壓力,出手傷害親人,乃至結束親人生命的憾事。這類虐老、弒親的問題追究到最後就是長照的問題,而虐老、弒親的起因之一就與照顧者過勞、身心俱疲有關。

 

照顧者過勞的狀態,容易以身心失調的症狀表現出來,在此提供一些常見的過勞症狀提供讀者們參考。假如你發現身旁認識的照顧者朋友開始出現這類症狀,請你告訴朋友,不要一個人獨撐,協同親友一起協助,或最重要的—尋求專業支持。

 

 

【過勞症狀檢核表】

□ 活動力明顯下降。

□ 容易感冒不適。

□ 持續地感到疲憊,即使休息也無法恢復。

□ 忽略自己的需求,覺得自己的事情不重要,例如:沒有胃口、忙到不想吃飯。

□ 會因為被照顧者的情況而心情起伏,經常失眠。

□ 你的生活都繞著照顧他人打轉,但照顧他人卻不能為你帶來滿足感。

□ 想要傷害自己或所照顧的人。

□ 容易感到心情低落、煩躁、易怒。

□ 感覺無助無望。

□ 覺得心情不會有人懂,寧可選擇不說。

 

過勞的症狀的描述, 勾選的個數越多,就代表過勞的狀況更加嚴重。 前五項屬於身體、生理上的過勞。後五項代表心理、情緒上的過勞。

 

勾選的數目在三個以下:

 

有一點症狀出現囉,需要評估一下最近的生活型態,是因為家人突然出現急性的病況加重導致過勞感突然上升,或是長久下來的累積?無論是哪一種,你都需找出對自己最有效的方法來舒壓,並且需要排入每週的行程中喔。

 

勾選數目在三至八個間:

 

表示目前的生活給你的壓力感蠻大的,可能代表之前沒有重視過舒壓這件事,要開始建立起規律而正確的舒壓方法,讓自己慢慢恢復元氣,從過勞的不舒服感中恢復。

 

如果找不到或不知道從何開始,務必一定要和有照顧經驗的朋友聊聊,或是尋求一至二次的專業諮詢,調整生活是你目前最迫切需要的。

 

 

勾選數目大於八個:

 

表示你身心的過勞感受已經超過你能負荷,也許之前一直沒有覺察,或是即使覺察了也一直壓抑著,說服自己靠意志力來支撐。

 

親愛的,此刻請你安靜下來,去感受自己的身體、感受心裡的聲音,承認自己真的累了。也謝謝自己一路上這麼努力地在為家人付出!但是,這也是你回過頭來照顧自己的時候了,別再苛責自己,要自己與家人一同受苦。

 

而是,要明確知道我過得好,家人才能和我一起好。盤點目前生活,最需要支援的事情有哪些?哪些事情可以請其他長照專業人士來分擔?你的情緒有沒有適當的出口?如果都沒有頭緒,建議你一定要先找專業人士聊聊,有一些方向才能夠不慌張地前進。

 

 

(本文摘自《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四塊玉文創出版,艾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回家總跟爸媽吵架?5個溝通習慣,親子感情變超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張伯伯剛滿六十歲,工作也不像以往一樣那麼忙碌,也不用像年輕時需要交際應酬到半夜,在與妻子面對面相望的日子裡,最期待的就是兒孫們圍繞在自己身旁,讓他有含飴弄孫的感受。

 

然而,張伯伯從小孩小時候,看到他們就習慣「唸」小孩哪裡沒做好。在學的時候,就說你的數學沒念好,少的那一分去哪裡了?

 

畢業後進入職場,就算兒子找到目前最熱門的AI工作,也被爸爸很不屑地說,那只是一個玩電腦的工作。

 

現在當散居在外的兒女們回家時,往往不喜歡父親老古板的想法,就直接跟父親對嗆說他落伍了!

 

張伯伯就回說翅膀長硬了喔,我的話都當耳邊風了啦。本來很好的家庭氛圍,就在這些話語之下,空氣瞬間凝結。

 

女兒就曾說過,三天好像是一個冥冥之中被詛咒的日子,以前住校時到現在回娘家都一樣,只要在家超過三天,一定會跟父親吵架,這個詛咒好像永遠都不會停止。

 

 

由於傳統華人社會的教育模式經常是打罵教育,孩子感受到父母親不是愛和關心,而是憤怒與恨

 

特別父母親的觀念處於過度的極端化之下,「細漢偷栽胡瓜,大漢偷牽牛」--面對孩子的不適當的行為或不如自己的意思,便有種「如果現在不好好教他,長大以後還得了」的想法。

 

殊不知,如果只是用「恨鐵不成鋼的」心態,每一次都「好好教」,只會讓孩子越來越畏懼父母親。責備並非不需要,端看你以什麼心態去說這件事!

 

若每一次都用「不好好教那還得了」的方式,孩子會養成「不能做錯事」或是「不能以不是父母親的方法做事」。

 

這些想法都會阻礙了孩子的獨特性,抹煞了他們的個別差異。久而久之只會把孩子往外趕,因為孩子無法活出自己的樣子,反而在外面才會有自己想要的自由。
 

在這樣的溝通之下,長輩對晚輩的壓抑,晚輩對長輩的反彈,關係永遠不會好。

 


 

反觀有許多家庭,每每家庭人聚集在一起時,大家說說笑笑的,家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劍拔弩張,而是溫暖的氣氛一直都在家裡面醞釀

 

因為父母親願意讓孩子去試試,可能是學業上的、工作上的,甚至是未來的另外一半的選擇上,都可以拿出來討論,也沒有一定的答案。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許多長輩都期望年歲大了之後,兒孫能夠承歡膝下,要如何不讓子孫不想回家,反而是能吸引他們常常回來呢?


 

1. 首先要放軟身段,看兒孫們所看到的事,聽他們所說的話。

 

這是放下身段的方法,我們可以傾聽的角度去面對他們的想法。


 

2. 其次是,別認為自己樣樣都是對的。

 

我們無法在每件事情都可以達到完美,便不應該用這樣的方法看待其他人,不要以「你要如何、如何」的姿態去面對他們。可以試著用「我覺得......好像可以......可能會更好」或是「你有沒有想過其他做這件事的方法呢?」以這些話語,來徵詢孩子的想法。

 

3. 尊重他們的想法。


當他們並沒有以長輩的意思去做的時候,我們所該做的,不是重複不斷地去唸他們,反而可以跟他們說:「我雖然不認同你做的某件事,但我尊重你的選擇。」讓他們仍然能自由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4. 行有餘力,鼓勵他們朝著夢想前進。


當孩子們決定的事,也無法讓他們改變成你所期待的樣子時,何不做一個灑脫的長輩,祝福他們,也鼓勵他們繼續朝著他們的方向邁進。

 

5. 收起你的刀子口。


當他們失敗的時候,千萬別說:「你看,之前就告訴你了,你就不聽,現在自食惡果了吧!」我們可以做的是:「我看到你在這件事上已經盡力了,我很願意陪在你身旁,跟你一起渡過這不容易的時光。」
 

當這些話在家裡面經常出現時,家,便是一個很容易吸引兒孫經常回來的地方了。


 

臨床心理師溫馨的提醒:

 

1. 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不是做壞事,固然父母有自己的擔心,但為了關係著想,還是讓他們自由的去作。
 

2. 當他們失敗了,仍然站他們這一邊,成為他們的支持和後盾,會更容易加深彼此的關係。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