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不是理所當然,傷痕再小還是會痛!家人相處,別「以熟相欺」傷感情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以熟相欺」,在我們親近的人當中是很常見的,溫和一點的人會採取不著痕跡的漸行漸遠,激烈一點的人可能就會反攻回去。結論仍是-「關係破裂,漸行漸遠」。

大約是今年初、寒假的尾聲,我回南部家中過年,假期將結束時,我忘了什麼原因多延遲了一天,那時,家中負責採買的人跟我說:「啊,屬於你的那份口糧,我只有買到今天喔!」

 

我有點愣住,未經思考的說:「那……你的意思是說我沒有多停留一天的口糧囉?」,對方笑著說:「不是啦,我是說我得再去市場買些菜,補貨!」。

 

我絕對相信那位家人毫無惡意,只是有點開玩笑,因為他對我們都照顧得無微不至,但我至今仍記得當時那幾秒鐘錯愕的感覺。

 

我彷彿覺得自己在家多停留一天,是不受歡迎的。如果我真的不夠了解對方,我會不高興。

 

人際關係中,這些芝麻小事的確不值一提,但,若是不注意,這些小事有可能漸漸腐蝕著我們跟親人好友的關係。

 

這些事情也讓我想到資深的諮商心理師鄭玉英老師說的-「切莫以熟相欺」。

 

我第一次聽到這幾個字,大約是在20年前,我參加了一個跟心靈醫治有關的團體,我們有時會遇到個案跟家人之間有著很深的裂痕。

 

但他們列舉出來的理由,常人聽來都是「小事」,但小事累績出來的反感,到了一個臨界點後,會爆發成為「需要看心理醫師」的大事

 

「以熟相欺」,它的範圍滿廣的,大致包括言語上的草率不敬,反覆拿親人或好友的一些糗事在他人面前當笑話來取樂,不尊重心靈或物質方面的隱私權,表情的暴力,忽略或輕視他人感受,或是某種肢體方面的戲謔,不當碰觸等等。

 

這些行為的動機跟一般霸凌不同,通常絕不是為了傷害對方,反而是試圖藉著這些不當的事情來表達:「我跟你很親近,關係特別好,我對你的愛有信心,知道你不會為了這些小事而離棄我......我在別人面前對你做這些舉動,是要那些人知道,我跟你的關係是不同的......而且我以這份關係為傲......別人不敢對你說的話,做的事,我都敢,因為我們特別麻吉!」

 

關係的破壞 往往來自不起眼的小事

 

這些情況可能發生在親子,夫妻,情侶,要好的工作夥伴之間,一開始可能是為了「曬親密」,但次數太多或行為過火之後,常導致關係的破裂疏離。

 

我記得二十多年前,我還是個上班族,做個中階主管,部門裡有個極優秀的員工,她知道我很賞識她,於是逐漸有點脫序,開會總是遲到,上班中途溜班,茶敘時會在眾人面前問我:「我可以多吃一塊蛋糕嗎?」

 

當我佈達公司的一些政策,她會大聲嘀咕說:「公司這些規定超無聊的。」她雖然沒有直接嗆我什麼,但所有這些加起來,就是給我一種:「恃寵而驕,以熟相欺」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我忍無可忍,把她叫到我辦公室,說:「你最近的這些表現,讓我覺得如果我再容忍下去,我無法帶領別人,無法管理這個辦公室,我不想當眾指責你,但也不希望再看到類似的狀況!」

 

後來她哭了,委屈地說:「可是,你交代的任務,我有哪一件沒完成嗎?我們的私交也很好啊!」

 

我說:「如果你真在乎這份對你的賞識和情誼,你應該是更有分寸,成為我工作上的助力而非絆腳石啊!不要因為你的有失分寸而讓我被其他人抱怨啊!」

 

那個年輕人聽進去了,從未再犯,直到今天,我們都離開原來的單位,但仍是好朋友。

 

最愛的人傷你最深 親密的家人切勿以熟相欺

 

常聽人說,「家人」是最難相處的一種關係,一來是:基於血緣的連結,家人關係通常很難說斷就斷,我們無法選擇誰是我們的家人,所以一旦這個關係成立了,彼此很難不受影響。

 

細細碎碎的言語失格就像鞋子裡的碎石,總是讓人難受。

 

二來,家人在各種人際關係中,被視為「理當」是最親密的,我們很容易認為:在「家人面前大可卸下面具,愛怎樣就怎樣,反正……做自己嘛!何必對親近的人還要謹言慎行呢?」

 

但在另一方面,「被欺」的那方會想:「外面的人不瞭解我、不善待我,也就罷了,我可以不計較;但你是我的家人,你理所當然該了解我、疼惜我,怎麼反而比外人更傷害我呢?」

 

在我多年跟兒童青少年工作的經驗中,無數次的印證,孩子認為父母或其他家人不夠了解他們,或是,孩子有許多事情寧願跟朋友說,也不願跟家人說,理由是:

 

「他們不會真的聽我說,他們聽我說的目的,是希望找到我言語間的漏洞,然後再來糾正我!責備我。」

 

 「以熟相欺」,在我們親近的人當中是很常見的,溫和一點的人會採取不著痕跡的漸行漸遠,激烈一點的人可能就會反攻回去。結論仍是-「關係破裂,漸行漸遠」。

 

沒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立即改善這些狀況,我想,把一個簡單的道理默存心中,時時提醒自己:「正因為關係親近,更容易被彼此的稜角碰撞,多付出一點謹慎,總比為了一粒細沙,刮出許多傷痕來得好。傷痕,即使再細,還是會痛的!」。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家人溝通,需要的不是講道理!賴佩霞:換個方式表達關心,找回彼此最舒適的關係

撰文 :賴佩霞 日期:2020年05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林煒凱
  • A
  • A
  • A

「同理心」是非暴力溝通的核心,其中又涵蓋了兩個彼此相關的層次:一是「同理自己」,也就是先懂得體諒自己的感受及需要,二是有了同理自己的經驗之後,才有辦法「同理他人」,體會對方的感受及需要。

這是我常常舉的一個例子。一早起床,太太跟先生說:「我頭痛,我想我是感冒了……」先生回了一句:「我昨天就跟你講了,要多穿點衣服,你就是不聽!看,現在果然感冒了!趕快,下午趕緊去掛號,去看醫生……」

 

這樣的對話,熟悉嗎?我猜我們都跟最親密的家人這樣說過。跟這位太太一樣,先生說這麼一大串,句句當然都是關心,然而,都不是太太想要得到的回應。太太最想要的,是先生的安慰與疼惜。

 

這就是同理心,同理自己及他人的感受與需要。

 

我們先換位思考。想想看,如果換做是先生跟太太說感冒了,會不會想聽太太說什麼「我早就跟你講了,你就是不聽」這樣的話?我想應該不會,先生應該也希望獲得安慰與疼惜。

 

首先,先生只要花一些時間,感受一下自己曾經生病、四肢無力,當下多麼希望太太能泡個茶、拿個枕頭,有包容、有耐性、有品質的給予溫暖。單單一個從主觀切換到客觀的小小動作,就能讓對方從懊惱提升到跟我們有親密連結。

 

換句話說,也就是養成一種新的習慣,設身處地去體會一下對方的需要,說穿了,就是意識上的轉換。就這麼一個小小的切換,就能夠讓我們從一個只想下指導棋、數落對方的狀態,躍升到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真切體諒的品質。

 

只要有一次深切對同理心的體悟,自然就不會再用以往的表達方式了。或者這麼說好了,萬一不小心又犯了毛病,也會知道要從哪裡著手改善關係了。

 

有一次,女兒Aggie的IG被網路駭客入侵,鎖住了幾十萬的粉絲,駭客要她付幾百萬台幣,才肯把帳戶還給她,但Aggie知道自己不可能也不應該付這筆錢,於是她非常沮喪。

 

換作過去的我,很可能會直接以母親的口吻,試著開導她:「只是IG帳戶而已,沒關係啦,反正網路上那些東西沒了就沒了,不值得你這麼難過……」之類的。我一定會試圖安慰她、勸她,或者乾脆直接告訴她:「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再弄一個就是了,小事一樁!」

 

由於我教學講究實證,這正好給了我機會去印證非暴力溝通的效力。我想,如果只套用最基本的方法,不知效果如何?於是,我耐住性子,仔細聆聽女兒的敘述,同時不斷從她話中的線索,試著去了解「這是什麼感受?她的需要是什麼?」,希望能找到我要的答案。

 

撇開以往的習性,我一直很仔細聽、專心聽,開口前我整理了一下自己。

 

「你一定很難過喔!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累積這麼多的粉絲就這樣沒了,一定很沮喪、很懊惱!」我用很慎重的語氣,慢慢的、穩穩的說。

 

結果出乎意料,她先看了我兩三秒,居然一反先前的哀怨,反倒安慰我說:「其實也沒關係啦,反正我也在想,像這種IG社交媒體,到底有什麼意義……」

 

她回答得很平靜,情緒似乎也穩定了下來,然後,沒事了!

 

我不禁想,還真神奇,從邏輯上來看,我明明才提醒她花這麼多時間累積的粉絲就這樣沒了,她應該更沮喪才對,結果反而沒事了!相反的,我猜如果我用平常慣有的方式,勸她看開點,表現得這一切都不算什麼、不重要,她一定會更生氣,覺得我一點都無法體會她的心情,甚至跟我嘔氣也說不定。

 

這就是同理心奇妙的地方。坦白說,我只是用了傾聽及觀察,重複她說過的內容,僅此而已。

 

同樣的方法,我也曾經用在與母親的溝通上。

 

我非常幸運,以往在美國念高中時就修過心理學,現在回想起來,那幾堂課就是我心理學的啟蒙。

 

年輕時,一度我母親住在美國,而我人在台灣。她經常打電話給我,特別是晚上。提醒一下,那是個家家有電話、人人沒手機的年代,如果到了晚上十一點打來我不在家,第二天通上電話,她就會一直叨念:「女孩子這麼晚還不在家,像什麼樣子,一個人在外面,人家會怎麼看你?晚上那麼晚跑去哪了?你那些朋友難道沒爹沒娘……」

 

通常我不是把話筒移開,當作沒聽到她在電話那頭的數落,就是回嗆她:「好了啦,你每次都講一樣的話,可以了啦!」其實心裡想的淨是:煩不煩呀!

 

當時的我當然還沒開始學非暴力溝通,但是那一天,我突然想到心理學提到的同理心,決定換個方式跟媽媽互動。

 

我對她說:「媽,我發現你真的超愛我,整天滿腦子都在想我!你這麼愛我,我真好命!謝謝你耶!」

 

她突然停了下來,我可以想像母親在電話那頭愣住的表情。她的語氣快速從急躁和緩了下來,我甚至能聽到她因為放鬆而輕緩的舒了一口氣。她當下覺得被了解,她在「了解」上充分得到了滿足,而我也因為她不再碎念,心情跟著平和許多。

 

兩個人的互動立刻就像汽車換了檔,從原來的R倒退檔換到D的前進檔,明顯開闊了起來。

 

從人與人的相處來看,「愛」是非常重要的基本需求。母親的需要,是讓我知道她很愛我,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以往當她覺得我沒有把她的話聽進去的時候,就會氣急敗壞,而她越生氣,我就越不想聽。後來,當我選擇把她的話聽進去,並且明確說出她的感受及需要時,她覺得我懂她的心意,對她而言,這樣的連結就足夠了。

 

同理心的培養,可以取代想要開導對方、跟對方講道理的習慣,並逐漸發現想改變或開導一個人,真的很消耗能量。倒不如先把自己理清楚、講明白,最後讓對方自己去做判斷,看看能否為我們的關係做出更好的抉擇。

 

有時候我們說的道理,或許有些人真的不明白,但也有很多人不是不懂,而是不願意配合。很多學員在碰到問題時,心裡往往會冒出這樣的想法:「憑什麼要我配合你?」

 

例如家人吵架,可能會勸其中一方說:「你就好好跟他說嘛……」但他卻回嗆「我才不要!」也就是說,他其實知道怎樣可以讓另一方釋懷,但就是不情願那麼做。

 

這個時候,就可以思索:「他渴望什麼?需要什麼?」

 

或者換個方式,這個時候,就是我練習同理他人及同理自己的機會。我們可以回頭想想,問問自己:「如果我是他,我為什麼這麼不情願?我有什麼感覺、什麼需要沒有得到滿足?」

 

(本文摘自《我想跟你好好說話:賴佩霞的六堂「非暴力溝通」入門課》,早安財經出版,賴佩霞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不斷告別,要走也要微笑說再見!倒數時刻做1件事,給家人最溫柔的禮物

撰文 :李春杏 日期:2020年04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只要有機會能留下全家福的合影,不管在何時何地,都是值得珍惜的。尤其是臨終前的陪伴留影,希望留下的是親友間彼此祝福、道別的畫面,期待日後在家屬的回憶中,除了悲傷之外,也能明白善終是人生最棒的禮物之一。

最愛的家人都在身邊,辛苦一輩子的父親,現在終於要安息,我想帶著他最愛的家人,在最後的時光裡溫柔地陪伴著他。

 

安寧從來都不是急照會,但肝膽內科的病房護理師卻早早打來問我:「學姊,你收到照會單會立刻來病房嗎?病人狀況不好已經推到治療室觀察了。」當然!這一定要啊!

 

原以為可以很快地幫二十一樓血腫科瘦巴巴的阿杯做完舒適護理,沒想到做完口腔清潔、剃鬍子、皮膚護理,再帶著看護做移位和翻身擺位,再把記錄補齊,一瞬間一百二十分鐘就過去了,沒有一分鐘虛晃的,因為阿杯今天有可能要飛去當天使,我希望他能帶著乾淨和祝福,平安出門。

 

清潔、細語都是種體貼

 

這天等我去到十七樓的病房時已經下午四點了,治療室和走廊外的親友團加起來人數大概十多人,陣仗來頭不小。大家都哭得很傷心,我靠近床邊自我介紹,卻看見病人皮膚的皮屑和滿布的出血點,張口呼吸的嘴巴很髒、很乾,卡了很多藥粉和黑黑的東西。

 

剛五十出頭罹患肝癌末期的大哥,工作是人民的保母,今年年中才診斷出來病況並不樂觀,家人很積極陪同治療,可惜成效不好。這次因為解黑便住進來,一入院血壓和血氧都不太穩定,我想,他應該是我今天的第二位天使。

 

由於嘴巴真的太乾、也太髒,所以先用食鹽水紗布溼敷五到十分鐘,軟化一下卡在牙縫中頑強的小黑,接著用ENT棉棒、橄欖油棉棒、海綿牙刷輪番上陣清潔,絕不辜負大哥原本一口潔白的牙。

 

過程中也不斷用三毫升空針抽開水,從臉頰邊給予少量水分滋潤喉嚨。大哥吞得很好,於是我又請家屬去買威德果凍,用吃布丁的小湯匙來餵,大哥也吃了好幾口,這很令人開心!

 

等忙完第一輪後,我請太太和兒子先到護理站,留下女兒和親友陪伴病人,想說可以跟家屬說明善終準備的注意事項。

 

才約莫短短五分鐘的時間,不知是親人還是朋友,就急忙跑到護理站兩次,說是病人狀況不對,叫我先別說話了,趕緊進去看病人比較重要,但兩次的結果都是病人很疲憊地闔上眼,生命徵象沒有太大差異。看得出來現場的每一個人,情緒都好緊繃。

 

於是換了衛教場地,讓親友都可以隨時靠過來聽,我選擇站在治療室門邊輕聲地跟太太說:「還記不記得以前哄孩子睡的情景,我們如果希望孩子能乖乖舒服地睡著,可以輕輕拍他、輕輕撫摸他,小小聲溫柔地跟孩子說說話,這樣孩子比較容易睡著,音量太大聲反而容易驚嚇到孩子。」

 

這時她和兒子都點點頭。

 

我接著說:「先生其實現在人很虛弱很累,就像小北鼻一樣,但這裡人很多,大家說話聲音也都比較大聲,這的確會影響到他休息。等等我教你們怎麼幫病人按摩,大家可以輪流幫病人做,沒有輪到的人先在走廊休息,人多更要分工,才不會幾天下來大家都累倒了。」

 

這時女兒和親友也都點點頭。

 

有家人陪伴的美好時光

 

我讓太太用溫水幫先生擦擦腳;讓女兒用橄欖油紗布幫父親去除皮屑和殘膠;再讓兒子掌心勻著精油溫柔撫觸父親水腫的腳,這些將是這家人最後共同相處的記憶,我不想他們只剩下淚水和悲傷,應該還要有其他的回憶加進來。

 

辛苦一輩子的父親,現在終於要安息,我想帶著他最愛的家人,在最後時光裡溫柔地陪伴著他

 

不知不覺,原本有些吵鬧的治療室靜了下來,我順勢帶上了門,讓門內除了我只剩母親、太太和一雙兒女。

 

我先跟病人說:「林先生,你很幸福喔!雖然身體生病,但你最愛的家人都陪在你身邊,現在每個人都要輪流到你耳邊跟你說悄悄話喔!」我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家屬一樣淚流滿面,但臉部的線條變柔軟了。結束的時候,我提醒每一個家屬,記得再抱抱病人,再親親病人一下。

 

最後我也準備要下班了,留了公務機號碼給家屬,並詢問家屬:「要不要再來一張全家福呢?」家屬沒有回答我,卻立刻各就各位站好位置,我不只拍了全家福,也拍了他們各自跟病人的合照,我期待家屬往後想起這一天,都記得回憶中有一點點的美好。

 

祝福這兩位病人,都在溫柔的陪伴中沒有痛苦,輕輕飛走當天使。

 

阿杏小語

 

只要有機會能留下全家福的合影,不管在何時何地,都是值得珍惜的。尤其是臨終前的陪伴留影,希望留下的是親友間彼此祝福、道別的畫面,期待日後在家屬的回憶中,除了悲傷之外,也能明白善終是人生最棒的禮物之一。

 

家人都到齊的全家福照裡,每個人都漾著溫柔的笑容。

 

(本文摘自《陪你到最後,安寧護理師的生命教育課:春落下的幸福時光》,四塊玉文創出版,李春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教我的事:給世上最能教愛的人多點良善!少一點「添加物」,家人關係更親密

撰文 :許皓宜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2010年前後,亞洲陸續出現一連串的食品添加毒物事件,例如,奶粉裡加了三聚氰胺,點心被添加了塑化劑。

毒奶粉被踢爆真相之際,香港家庭治療研究院的家庭治療師李維榕正好到台灣做案例演示。當時我坐在台下,對某段治療談話印象特別深刻。

 

那是一對在現場不斷爭吵的夫妻,對彼此的指控中,滿滿都是過往的家庭宿怨。

 

李維榕觀察了一會兒夫妻倆的爭執模式,問他們說:「我知道最近台灣人都在討論毒奶粉事件,如果你們的婚姻也有毒,你們知不知道各自添加了什麼毒素在你們的婚姻裡呢?」

 

這對夫妻被李維榕天馬行空式的發問,干擾了原本習慣爭吵的思維路徑,兩人一時之間,還真的停下來認真地想:對喔,我們在婚姻關係中,放了什麼毒?

 

對彼此的主觀想法,就是關係的添加物,可能含有毒素

 

李維榕的這段問話,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確實,關係的組成如同食物一般,是你放一點添加物、我也添加一點,所混合出來的成品。

 

當我們添加的內容物中含有毒素,又自以為只有放這一點點無傷大雅,便很容易像食品風波一樣,滾呀滾的,滾出一場極具殺傷力的風暴。

 

長期以來,我在治療室中觀察伴侶互動已久,覺得親密關係中的添加物可以分成兩種:

 

其一是先天性的添加物,精準來說,更像是原物料起化學作用所混合成的物質,例如性格特質、內在不安與個人渴望。

 

其二則是偏屬後天的添加物,比如工作壓力,以及原生家庭和姻親關係的壓力。

 

我和先生結婚超過十五年,一開始最難適應的,就是他那副只要沒了笑容就顯得冷漠的臭臉,而他最不喜歡我的地方,則是在家就變得邋遢隨便的魚干女個性。

 

這兩項性格特質彷彿我們各自帶到婚姻中的原物料,攪拌啊攪拌,混合出獨特的親密關係中的產物。

 

我透過他臉上的表情看見了記憶中父親的權威,他在我身上感受到母親不夠溫柔的部分,原本毫不相干的天性特質擺進同一段關係中,激發了對方深層的感受,引發不安、煩躁,和未被滿足的渴望,形成對彼此的主觀想法。

 

他對我的主觀丟到我身上,我也拋出我對他的主觀——這些主觀就是關係的添加物,可能含有毒素,身在其中的我們卻毫無知覺。

 

「你幹嘛對我擺一個臭臉?」其實他沒有,他只是覺得沒什麼開心的事情,就不用特地擺個笑容而已。

 

「你幹嘛都要穿那件那麼寬大的睡袍,很像家裡突然來了一隻白熊。」這句話其實有點拐彎抹角,不如直接說:「老婆,你該減肥了。」來得乾脆。

 

這世界上有太多伴侶,因為對關係中的化學添加物渾然不覺,而逐漸用否定對方和人身攻擊,來賠掉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

 

學著看見自己在一段關係中所放進的添加物

 

當第一種添加物已經不知不覺地讓伴侶關係產生毒物反應,第二種添加物再加進去,關係風暴便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想想,如果今天我們在公司遇到不少開心的事情,回家後,即便一進門就聽到另一半對你說:「你今天穿這件衣服,看起來真的好胖喔!」

 

還有可能因為心情不錯,而不忙著生氣,觀察看看對方是怎麼了,為何平白無故說這種話?但倘若今天在外已經受了不少怨氣,回家又聽見這番話,想必檯面上的戰事或檯面下的冷戰,都難以避免。

 

然而,婚姻治療的經驗又讓我注意到,這些被伴侶怒稱為引爆戰爭的始作俑者,也常常沒有能力發現,自己正用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方式,在和對方說話。

 

所以關係大戰開打時,雙方都覺得委屈,都感到受傷,都覺得是對方先引起的,都認為是對方的錯——背後最大的原因在於,我們都對自己在關係中添加的毒物,渾然不覺。

 

渾然不覺所引發的爭吵往往非常耗能,雙方都認為自己「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就算不想繼續爭吵,也找不到可以下台階的地方,工作、家務都因而延遲。長久下來,關係想不走到盡頭,都難呀。

 

多年的婚姻生活,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再那麼扁平化地,去看待發生在眼前的事物,而是學習看到每個人的行為、每段關係的形成背後,都有其獨特的脈絡。

 

學著看見自己在一段關係中所放進的添加物,讓我不再苦苦執著於:「為什麼他是這樣的人?」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說:「人生不只需要聰明,還需要善良。聰明讓我們看穿別人,看懂人性;善良讓我們理解別人的難處,懂得放下。」

 

當然,我也非常認同,我們的善良必須要有底線。

 

但對於伴侶、對於家人,我們真的可以給他們更多一點善良,因為他們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能教我們學會「愛」的人。

 

添加物效應

 

在關係中做了些什麼,卻缺乏自覺,因而迴避了自己需要負擔的責任。

 

家庭治療當中有個「互補性」的概念,指的是一段關係之中,彼此的行為會互相影響,形成一種互動上的序列:你做了什麼,讓我這麼做;我做了什麼,又讓你那麼做。這裡談到的「添加物效應」,即是延續這個概念而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遠流出版,許皓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存500萬幫家人還債,卻得不到感激,彼此感情都耗盡!吳若權:天下最難的是,甘願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如果夠甘願,即使寒窗苦讀無人問,也不會覺得寂寞;只要夠甘願,即使散盡千金,也覺得助人為樂。

能夠自己不斷努力,很不容易;願意對別人持續付出,更不容易。但是,還有比這些更困難的事情——天下最難的是:先要求自己心甘情願,再去努力與付出。

 

如果夠甘願,即使寒窗苦讀無人問,也不會覺得寂寞;只要夠甘願,即使散盡千金,也覺得助人為樂。

 

反之,若不能甘願,努力的同時,覺得自己很心酸,就會有抱怨;若不能甘願,付出的同時,覺得自己犧牲很多,就會感到委屈。

 

而抱怨與委屈,將使得努力與付出的效果,大打折扣。

 

通常在家裡,最會碎碎唸的,往往是做最多家事的那一位。甚至,邊做邊唸,已經成為他的習慣。

 

令人遺憾的是,他付出心力所對家庭的貢獻,與他愛碎碎唸給家人帶來的負面感受,正好功過相抵。甚至更慘,家人無視於他付出的辛苦,只覺得他愛碎碎唸,很煩人。

 

有時候,他還會得到類似以下無情的回應:「不甘願,就不要做嘛!又沒有人逼你非得要這樣吧!」

 

有位女性朋友多年來始終保持單身,不敢結婚的原因,並非沒有追求她的對象,而是她知道娘家有很大的財務漏洞,不想拖累無辜的外人。

 

三十五歲那年,她把好不容易存到的五百萬,拿去幫家人還債,最後回復孑然一身的處境。

 

在她看來,原來就很不成器的家人,並沒有因為她協助處理完債務問題,變得比較上進,更沒有對她的付出感激在心,簡直就是麻木不仁。她氣急敗壞,對著家人破口大罵,傷了彼此的感情,連最後的一點恩義,都耗盡在雙方的口角裡。

 

事後,她滿懷委屈地問:「我做錯什麼?我付出了一切,卻得到這樣的結果。」

 

說真的,以對家人的付出而言,她什麼也沒做錯。只不過從一開始決定要付出的起心動念、直到完全付出以後的那一刻,整個過程中,她少了一個很重要的心態,叫做「甘願」!

 

你聽過慈濟證嚴法師說的:「甘願做,歡喜受。」這句名言吧!所有想要克盡己責的人,難免碰到一種很難熬的處境,並非執行的困難度有多高,而是做的時候不夠心甘情願,只因為不甘願、或不夠甘願,結果就是讓所有的付出大打折扣。自己覺得很委屈,別人也不感謝。

 

另一位男性朋友,雖然本身的工作已經很忙,睡眠嚴重不足,但他每天都會接送值夜班的護士女友。無論刮風下雨,從無怨言。

 

女友常內疚地說:「看到你的黑眼圈,我好心疼!」

 

他露出疲憊的微笑說:「哪需要這樣說啊,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兩人幸福地相對凝望,款款深情就在眼神中交流。

 

 

沒錯啊,天下最難的是:甘願!必須要真正地心甘情願,才會樂在其中。如果不甘不願,寧可乾脆不要做啊。否則,所有的努力與付出,都是自虐自苦。當你能夠甘願地努力、付出,在過程中享受愉悅,結果是否盡如人意,也已經不重要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人生每件事,都是取捨的練習》,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勇敢說出自己不喜歡,是值得冒的險!退休後做對這「兩件事」,與家人關係才會幸福!

撰文 :李雅雯(十方) 日期:2020年03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媳婦跟婆婆吵架了;婆婆覺得自己很委屈,卻不直接與媳婦談清楚,反過來打電話給自己女兒,抱怨媳婦,甚至請女兒傳話,讓媳婦道歉。這種「三角傳話」,只會讓關係變得更糟。

我知道,實話很危險。但實話能讓人自由,而自由值得冒險。

 

回到當年,我想,現在的我會選擇告訴公公,我們沒有自己的房子、沒有存款、孩子要出生了,我需要為未來打算。

 

我會直接(不傳話),很堅定地,深吸一口氣,說出我的經濟狀況,坦承我的需要(我需要存錢),我會宣布我的做法(從今天開始,我不付你們的房貸了),但同時表達,我有彈性(你們需要什麼?還有什麼我能做的?也許,幫你重新整理債務清單?幫你找更低的貸款利率,也許擔任你的保證人),我關懷你們的需要。

 

回到當年,我該說「不」,帶著恐懼,帶著不安,帶著勇氣地,大聲說「不」。

 

我猜,公公應該還是會趕我出去,跟我斷絕關係,讓我難堪。我也許,會成為親友間的「逆媳」, 失去特權─ 不能回婆家、沒有年夜飯、剝奪繼承權─ 但我不想放棄。我不想放棄,讓自己變成我想要的那種人。

 

我不要唯唯諾諾、悽悽惶惶,我要勇敢,而且一致。我在想,我會去找更多支持我的人,跟他們待在一起,保持聯繫。

 

我想,我會更努力的賺錢,兼一份差,結交新的朋友,盡力彌補損失。我想說出真話,得到拓展;我想說出真話,得到連結;我想露出自己的傷口,得到信任。如果回到當年,我不會放棄。

 

我到現在才懂,勇敢說出自己不喜歡,是值得冒的險。

 

劃清金錢界線時要注意的兩件事

 

當你決定「露線」的時候,要注意二件事情:

 

1.不要陷入三角關係;

2.不要忘記問:「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所謂「三角關係」,是指「間接傳話」。比如說,媳婦跟婆婆吵架了;婆婆覺得自己很委屈,卻不直接與媳婦談清楚,反過來打電話給自己女兒,抱怨媳婦,甚至請女兒傳話,讓媳婦道歉。這種「三角傳話」,只會讓關係變得更糟。

 

如果你要「露線」,請千萬記住,要深吸一口氣,直接與當事人談個清楚。如果是公公融資,要你還錢,你要當面跟公公表明你的「金錢界線」;如果是妹妹揮霍無度,要你還卡債,你要當面跟妹妹說清楚。

 

不論發生什麼後果,你都能做出行動,適應「反擊」:你的婆婆可能會拒絕幫你照顧小孩,你要找好資源,隨時準備把孩子送過去;你的爸爸可能會跟你斷絕來往,而你本來每個禮拜都要回家吃飯,現在你面臨這種爭執,可能要重新找到生活圈、朋友圈,建立新的生活模式......想好最壞的情況,做出準備,接受衝擊。

 

我們必須看清現實,負起責任,組織一個可靠的顧問團,規劃「腳本」,反覆練習,然後行動。

 

記得,只有在對方否認有問題時,或者發生你無法處理的情境,你才必須找別人商量;而這個「別人」,千萬不要是你的「閨蜜」、朋友、或有跟你一樣處境的人(同病相憐者)。

 

你要找的咨詢者,必須是「走在你前面」、有「好的溝通技巧」、「在這方面處理得很成熟」的人─ 也許是諮商師,或是其他專家,才能給你幫助。一個與你「同病相憐」的人,只會跟你一起「留在原地」,一起生氣。

 

其次,千萬不要忘記,「露線」的時候,要在最後加上一句:「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

 

因為我們關心他們,我們愛他們,他們是我們的一部分─ 還記得草坪的比喻嗎?親朋好友,跟我們同一個社區,我們彼此有「籬笆」,但沒有樹起一道「牆」。

 

我們互相關照,看得到對方,關心對方;鄰居的草坪枯萎了,我們雖然不能踏進去,代他澆水,但能在他的門上,貼上一張提醒紙條?也許再加上一張名片,提供一名加裝自動灑水器的廠商電話?我的意思是,當你露出「金錢界線」時,我們仍關心別人,仍能做點什麼,讓他得到幫助。

 

重要的事情,再說一次:

 

當你決定「露線」,不要陷入「三角關係」;不要忘記提醒,你在乎他們、你關心他們的需要,你充滿了愛。這件事情一點也不容易,如果一時做不到,不要放棄。有時一個改變,需要時機。做能做的,然後放鬆。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 (電子書)》,采實文化出版,李雅雯(十方)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