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每天睡醫院顧婆婆,老公卻和女同事喝咖啡!一件事告訴我們:一味犧牲付出,就只能當砲灰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5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犧牲享受」是宗教式理想道德情懷,但如果是「享受犧牲」則要小心變成心理疾病!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我已經做成這樣了,他還這樣對我,到底有沒有良心?」G忿忿不平的要朋友們評個道理。

 

G哽咽的說,先前婆婆生病住院時,她每天利用午休時間送魚湯,下班後回家張羅打點晚餐,接著再趕到醫院留宿,只因為先生說擔心看護大手大腳照顧不周全。

 

還有某次,G自己開完刀麻醉藥一退,醒來第一句話是要先生趕快銷假回去上班,她自己來就可以,先生真的再沒有出現過。

 

好不容易出了院,迎接G回家的是浴室裡一家四口累積五天的待洗衣物。G碎唸:「這個家沒有我真的不行。」然後,讓G崩潰的事情發生了,他從先生口袋掏出一張發票,上面打著兩杯咖啡,日期還是她開刀的那一天。而先生辯解那天女同事心情不好,剛好他放假所以載她去散心。

 

無聲的關係殺手

就藏在你身邊

 

聽完G的事,眾人默然。因為,朋友們不知道勸過她多少回,不用一個人把大小事都扛起,她總說,先生太忙、孩子做不好,她沒有辦法,總不能把事情放著。

 

想到自己體貼先生工作忙碌,換來的是他有餘裕去溫暖別人,G說這真是諷刺,愈想愈不值。

 

的確,這樣做很不值得。

 

在親密關係裡面,想用付出換取肯定,想用犧牲來穩固感情,本就不值得。

 

有一些女人像G一樣,在親密關係裡放棄自己的需要,有事情就一肩挑起責任,以為自己「做的半死」是愛的表現。甚至在人際關係裡,也總是配合他人,以為這樣就能達到最好的人際關係。

 

如果妳也是這樣的付出者,要小心!是不是已經陷入犧牲慣性,這會對身心造成傷害,累積久了有可能形成心理疾病。

 

更殘酷的是,犧牲的目的不僅無法增加感情,反而會破壞關係。也就是說,妳愈是努力要犧牲,就愈會拖垮關係。

 

不謹慎,好心也能做壞事

 

「這有什麼天理?」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全心付出不僅沒有價值,還有負面影響的人,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有沒有天理我不清楚,但原理是這樣的。理想關係是兩方有來有往,妳一直在付出,對方就沒有機會有貢獻,一開始對方也許會感謝,可是人都希望自己是有價值、能貢獻的,處在感激的位置久了,自尊也會受損。因此,只好把妳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這樣才能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保護自尊。

 

另一方面,付出被當成是應該的,會不會很委屈?委屈的情緒老是憋著,情緒長期沒有出口,失眠、頭疼、沮喪、免疫力變差等問題就來了;委屈情緒向外放,邊做邊抱怨,逮到對方就指責叨念,強調自己的辛苦,這滿身的苦水,讓人想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其實,你的一廂情願不一定是對方想要的,妳以為自己的關心是在幫忙,但對方的感受也許是被干涉、被控制,覺得妳太強勢,他也是在忍耐。

 

人性是趨樂避苦,如果和妳在一起壓力這麼大,當有「喘息放鬆」機會時,就容易倒向誘惑。不要怨嘆自己的付出人家不領情,有時真的是無法承受之重,妳的好心,反而做成壞事。

 

練習有價值,從這五招開始

 

如果妳是慣性犧牲者,有五項觀點提供參考,提醒自己不要陷入惡性循環,白白犧牲了:

 

1. 留一點舞臺給別人

 

不管是夫妻、子女、父母、朋友、同事之間都是一樣,問問自己「妳把事情都做完了,別人要做什麼?」家庭舞臺、工作舞臺,人人有自己的角色,不要把別人的角色都搶過去演,這會成為悲劇。

 

2. 認清關係的責任是一人一半,而不是全攬上身

 

關係是雙人之舞,兩個人要相互配合,對方不想要負責時,你的責任是把界線劃分清楚,做屬於自己的部分,而不是全攬在自己身上。該由對方做,就先耐著性子等等看。

 

3. 有意識的留時間給自己

 

開始練習照顧自己,有意識的挪出一些個人專屬時間,這段時間的重要性就像和董事長開會一樣,關起手機,誰都不能打擾你。一開始最好做沒有產出的事情,例如發呆、喝咖啡都可以,主要目的是將注意力從滿足他人轉到自己的身上。

 

4. 經營屬於自己的社交圈

 

朋友也許沒有辦法幫妳解難,但是研究結果證實,對朋友述說能相當程度降低人的壓力,經營屬於自己個人的社交圈,這會是人解憂的救生圈。

 

5.尋求專業協助

 

如果覺得很難看出自己的盲點,又常在關係裡委屈,必要時尋求專業協助,個人諮商、伴侶諮商等都是有效的方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花半輩子照顧罹癌夫,卻不如一個外籍看護!一件事告訴我們:在這世上,最重要的是自己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兢兢業業數十年,走到今天,肩上的責任一項一項卸下之後,覺得輕鬆了,同時整個人也有被掏空之後的虛脫,這時候有個聲音響起:「你還有一段自己的行程要去完成。」一個訊息的召喚,我們要啟程出發,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

大陸知名搖滾歌手汪峰,也許你依稀熟悉,但若是說他是章子怡的先生,恐怕你就有印象了。他唱過一首歌〈存在〉,詞曲都是他創作的,道盡一個人追尋自我的掙扎與茫然。

 

人到中年,回顧前半生,前瞻後半生,也許你正在迷惘中,就像十幾二十歲時的自己,想著「我是誰」、「我想過什麼樣的人生」這類問題。

 

多少人走著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多少人愛著卻好似分離

 

多少人笑著卻滿含淚滴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藉口繼續苟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我該如何存在

 

這不是我要的人生

 

結婚多年之後,孩子長大離手,家裡只剩夫妻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原本想老夫老妻手牽手長相廝守,一起走到人生盡頭。可是突然有一天,另一半跟你說,他要離開,再也不回來。他的未來,沒有你。

 

「我想通了,這是你要的人生,不是我要的。從今天起,我決定去過自己的人生。」

 

這話真的很傷人,不是嗎?努力大半輩子,該盡的責任都盡了、該做的付出都做了,沒有一項漏掉、沒有一件疏忽,全力以赴維持著婚姻,未料竟迎來這個人生結局,換作是你,要怎麼面對?

 

我朋友的舅舅賴桑,兩年前退休,後來罹患癌症,太太沒說什麼,一肩扛起照顧他的責任。由於還要上班工作,無法照顧得無微不至,倒也八九不離十,賴桑沒什麼好抱怨的。

 

可是站在生死交關,賴桑對人生有了全新的省悟,有一個週末早晨,平靜地跟太太說,他要搬到山裡去住,直至終老,再也不回家。

 

「不行啊,我還要上班。」

 

「是我一個人搬去,妳不去。」

 

付出半輩子,不如一個外籍看護

 

太太嚇壞了,以為是自己哪裡沒照顧妥當,賴桑搖頭說,不是這個原因,而是他認真想過,太太的個性與習慣所經營出來的生活,並不是他想過的理想模式。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年,餘生想盡量按自己的意思來過。

 

「可是,誰來照顧你?」

 

「請外籍看護就可以。」

 

聽到這裡,太太情緒大崩潰,哭得不可收拾。兢兢業業三十餘年,到頭來先生寧願一個不相識的外國人來照顧,一起生活,也不要和她共度餘生,讓她有被嫌惡後丟棄的無價值感。

 

「原來在他的心裡,我不如一個外籍看護。」

 

像這樣中年之後,追尋自己人生的故事,男女都有,芳齡是一例。

 

結婚有孩子之後,芳齡便辭去工作,在家專心教養孩子,直至去年小兒子考上公職,眼見未來人生安穩妥當,芳齡卸下肩上重擔,鬆了一口氣,便跟先生提出離婚的請求。

 

先生也是受到極大的震撼,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近三十年來,兩人分工得極好,先生努力工作,太太認真持家,孩子教得出色,是人人稱讚的模範家庭,好不容易捱到孩子離手了,不就是苦盡甘來,可以好好過過兩人的日子嗎?

 

「妳是不是外面有人?」

 

「不是。單純就是想要過自己的人生。」

 

「難道這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不是妳想要的人生?」

 

「不同人生階段,不同責任義務。上半生為了你和孩子,下半生我想為自己再活一次。」

 

責任盡了,轉身追尋自己

 

先生雖然是個大男人,在職場做得有聲有色、呼風喚雨,心也是肉做的,聽到芳齡的一番剖白,大為受傷。但是眼見芳齡心意已堅,也莫可奈何,把離婚書簽了,放她自由飛翔。

 

事過境遷半年之後,我才敢開口問芳齡怎麼一回事。

 

芳齡解釋,完全不是別人想的那樣,像是她有外遇,或是她不愛先生等等,而是「走過歲月,我終於明白自己要什麼;孩子離手,我也才敢要自己的人生。」

 

芳齡繼續說,先生是個有責任感的好男人,跟他在一起,生活穩定,無憂無慮,安全十足,無可挑剔。

 

但是生活久了,兩人性情迥異,她過得並不快樂。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芳齡只能隱藏自己的需求,扮演好太太與母親的角色,讓孩子擁有溫馨美滿的家庭,享有快樂的成長歷程。

 

一旦孩子獨立了,沒有了角色責任,芳齡便選擇放下包袱,一個人輕快地完成人生旅程。她說,為自己再活一次,讓她有重生的喜悅。即使生活上會遇見一些困難,芳齡仍然歡喜地概括承受,因為這是她自己選擇的人生。

 

「先生不能改變嗎?」

 

「不需要改變,到了這個年紀,不必做太多勉強與妥協,做他自己就好。也許,他會碰到一個和他相合的人,下半生更能追尋他自己的人生。」

 

不必同行,也不必決裂

 

賴桑選擇卒婚,芳齡選擇離婚,為的都是追求自己的人生,過程中沒有大吵大鬧或對簿公堂,只有相互理解、平靜分手,以及滿滿的祝福。

 

老實說,真的不簡單,若非愛到深處無怨尤,有體諒與包容,否則不是任何人都能輕易做到。

 

在過去二、三十年的歲月中,為了維繫婚姻、教養兒女,不少人放棄夢想與堅持, 掩抑住悵然與失落。

 

雖然努力付出之後,結果還令人滿意,不過在責任卸下的一刻,整個人空下來,有時間與餘力想起自己,心底響起久久不見的聲音在召喚:

 

你,還有一段自己的行程要去完成。

 

每個人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尋找自我,認識自己,找到一個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姿態與方式。

 

即使如此,就算各有追尋,不能並肩同行,也不必過於決絕,還是可以用溫柔的方式尋求對方的支持,而且別忘了在固定的時間相聚,維繫情感。

 

畢竟,彼此相愛過,也盡心盡力經營過,這段感情值得珍惜,這段關係值得愛護。除非,對方不想要、不合適或不值得同行,那就不必勉強。

 

無論如何,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教我的事: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撰文 :莊聰吉 日期:2019年05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多年前移民紐西蘭,在那遙遠國度,老天讓我遇見兩位朋友,親眼經歷他們罹癌後的正向態度——無懼、自在與從容。在此,我樂於分享他倆的生命故事。

首先是位徐教授。

 

他早年因主張台獨而流亡日本,拿到博士後和妻移居紐西蘭,他家位於青青河畔之上,可眺望整片出海口。

 

我喜歡拜訪他,除了可由落地窗欣賞絕妙的美景外,還可邊品嚐他親調溫熱直入人心的咖啡,邊和他暢談各自的精彩人生

 

一個晴朗的清晨,他指著退潮後顯露出的潔白沙丘,問我可曾去過?

 

我搖頭,他即略帶惋惜的口吻說:「我常利用日落前寧靜時分,輕挽妻的手,緩緩漫步沙洲之上,四周微風徐來,青山綠水美景環繞,那幸福滋味筆墨難以形容,有空我一定帶你去走一趟」。

 

無奈天不從人願,過了不久,他因開過刀感染C型肝炎,進而惡化為肝癌,而我因事飛回台灣,不能在旁陪伴照料,心中倍感歉疚。

 

從來得知,他曾當面詢問主治醫師,了解從確診肝癌到死亡,平均可存活六個月的殘酷事實後,即充分利用生命最後時光。

 

隨身攜帶醫療用緩解疼痛的嗎啡,開車陪伴其妻遊遍紐西蘭各地好山好水,而不願將自己禁錮在蒼涼落寞的病房。

 

當我再次返回紐國,一進家門,就這麼湊巧接到其妻來電:「莊醫師,徐教授今午出殯,你要不要送他最後一程?」

 

匆忙換裝後,我急駛赴約,只見一群親朋好友安靜尾隨捧著骨灰甕的徐太太,一路走向生前許教授允諾帶我去的沙洲,然後遵照遺願,面對夕陽西沈之際,將骨灰輕灑向寬闊深藍的大海。

 

那時的我,淚已滿面,心中吶喊:「徐教授,您真是守信用的好友,天國再見,一路好走!」

 

另一位則是黃船長,年輕時嚮往海上生活,從基層幹起,奮鬥多年,終於升為船長,五大洲各大港口皆有他的足跡。

 

退休後,選擇人間最後一塊樂土——紐西蘭安享餘年,有錢有閒,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沒想到一場車禍意外,改變他的一生,急診照X光,懷疑他為末期肺癌轉移大腦,導致開車時精神恍惚撞上電線桿。

 

為了確定診斷,也為了落葉歸根,他偕妻回台就診,當醫師請他出去,並吩咐其妻進診間時,他不想迴避,央求和他的妻子共同討論病情,充分了解後,他向院方請假,返家誠實面對一對兒女。

 

全家難得聚在一起,開了個家庭會議,他先對於跑船生涯疏於顧家,未盡父親職責致上誠摯歉意。

 

席間並點出兒女個性上的缺失,希望他們注意改進,然後用毛筆在訃文上一字一句工整寫下告別式想邀約親朋好友的名字,最後從容不迫住進安寧病房。

 

據其妻事後描述,黃船長不曾呻吟自己痛楚,反而時時提醒她幫忙照顧隔壁床哀嚎的孤獨老人,臨死不忘助人,令人感佩。

 

我何其有幸成為一位醫師,能看盡醫院每日上演生老病死的劇碼。「人生上台容易下台難」,希望每個人都能抽空去急診室走一回,在短時間內就能體驗人世間的滄桑與無常。

 

有人說:「每個人的墓誌銘都是個0字。」,它依生前所作所為可解釋成「無」、「虛空」、「圓滿」或「句點」。

 

因為好友的往生,對我而言,是個難得的生命教育,除了懷念,更讓我深深體悟當下活著的可貴,死亡只是帶走身體,並沒帶走生命。

 

我很贊同影后柯淑勤所言:「當那天來臨,請好好的跟我說再見。你們可以含淚,但請微笑。含淚,是我活著帶給你們感動。微笑,是祝福我到另一個未知。」

 

祈盼老天在我走之前,給我些時間學徐教授,答應人家的事盡早完成;學黃船長,和家人促膝懇談,跟因誤解而疏離好朋友道歉;跟幫助過我的貴人道謝,跟摯愛的妻子與女兒道愛;最後和他們一一珍重道別。

 

我願逝如秋葉之靜美,所以準備好兩首喜歡的歌——「bridge over the trouble waters」和「瀟灑的走一回」。

 

其優美旋律與感人歌詞將陪我走向陰暗後的光明,因為恩師前框機主教單國璽曾跟我說:「死亡猶如通過一條曲折隧道,只要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郎祖筠/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失智的長者就像孩子,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是問父母相同問題不下數十遍,他們的眼中沒有透露不耐,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郎祖筠談起失智、已逝的父親沒有一絲迴避或保留,侃侃而談的她只盼大眾能夠更重視老人議題。

「人最怕孤單寂寞,一旦孤單寂寞,就會了無生趣,人就會開始萎了,萎了之後什麼功能就開始退化,脾氣就開始古怪,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快活的長者。」郎祖筠面對老後的心態相當明朗。

 

回憶起父親,郎祖筠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父女倆的槓子頭故事。

 

黃昏時節,夕陽將天空染成金黃色,母親懷著弟弟,因為身體不好,總是臥床等待丈夫回家煮飯、做家務,女孩在門口等待著還沒回家的那個人,遠遠看見肩膀寬闊的高大男子走來,夕陽將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停在一棟違章建築前,女孩一瞧,是爸爸回來了!

 

手上提著一包槓子頭,父女二人坐在廊下,默默的啃著硬硬的槓子頭,嘴裡漫出的香氣在廊下環繞,沉默無語卻是心靈上的溝通,片刻父親起身說到:「進屋吃飯吧!」

 

女孩跟隨其後,父女倆一起在廚房完成今日晚餐。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成了郎祖筠最懷念的時刻。

 

郎祖筠在大眾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位爽朗、大姐風範的舞台劇演員。2010年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去世,照顧老父6年的失智歷程,讓郎祖筠對於老人議題更加關切,成為了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的終身志工。

 

郎祖筠表示,「越及早規劃,養老基金越豐厚,就不用太擔心老後的生活基金,在未來什麼都漲的社會環境,房租、物價、水電費年年漲,尤其在都會地區的房租更是漲得比電梯還快。」

 

郎祖筠提起一個建議:由於現今社會有太多房東限制房客的房租報稅,因此法律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用來規範房東與房客之間租賃的規章,否則光是存錢就相當辛苦的這一代,要如何攢錢來面對老後生活呢?

 

面對自己老後的問題,郎祖筠毫不猶豫地說:「不要因為年齡而向人生說不!」應該打破對「老」一詞的觀念,如果認為因為老了而什麼事都做不成,那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了,「千萬不要放棄,如果你還想活著,不想成為需要成天呼喊別人幫你做事的話。」

 

不要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現在有許多老人的社區大學或是活動,多多參加還可以交朋友,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另外她提到,時代一直在變,必須與時俱進,警惕自己不要成為倚老賣老的年長者。

 

郎祖筠的母親說過:「四十歲以後的身體是自己的。」這句話潛移默化的長存在她心中。身體老化後該注意養身,要開始注重飲食問題。

 

再者,運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俗話說「要活就要動」,不常運動的話,腰跟腿就會沒力,很快就退化,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善用飲食與運動來延緩老化。

 

郎祖筠舉了父親郎承林的例子,父親輪椅一坐上就不下來,後來就真的不良於行了。

 

談起父親,郎祖筠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父親的失智儘管讓她感傷,但是她仍然正向積極的面對:「我爸的個性本來就溫和、可愛,失智後仍然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就像有天我弟指著台北101問他知不知道是哪裡呀?

 

結果他回答:『誰的墓碑那麼大啊?』真的是笑死我們了!」

 

開放大陸探親後,咀嚼檳榔多年的郎父特地洗白了牙口要回雲南家鄉與老母親相見。一見到母親,雙膝跪下,淚水在兩頰猖狂的放肆,一瞬屋內充滿著眼淚與親情的溫度,暖的門外都感受得到。

 

老母親一句:「你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去了那麼長的時間!」當年只留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就一別四十年,如今相見更是心中有滿滿的話語想傾訴。

 

一行人坐下開始敘舊,郎祖筠的母親向從未謀面的婆婆打起了先生的小報告,像是住在隔壁的關係般親密,感覺不出疏離感,她告訴老母親:「您兒子總是嚼檳榔,弄得一口咖啡色漬,要回家才特別洗白了牙齒呢!」

 

幽默的郎父則回應:如果我牙齒不好看,當有人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55~」

 

「你來自哪裡呀?」

 

「蒙古~」嘟嘟嘴的說。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豬~」郎祖筠嘟起嘴模仿。

 

如果我牙齒乾乾淨淨,人家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67~」

 

「你來自哪裡呀?」

 

「山西~」笑嘻嘻。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雞~」

 

老母親不明白什麼是「檳榔」,但是仍被郎父生動的臉部表情逗得呵呵直笑。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郎祖筠拿著與父親的合照。

 

郎祖筠表示:「我爸是個著重外表的人。」

 

曾經不容許髮絲間有任何一根白髮的父親,某天滿頭白髮地映入眼簾,突然接收到父親年邁的事實,使得她流下眼淚,「原來爸爸老了啊!」

 

接著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善忘的他們,就算在照顧上辛苦了點,但是也請不要罵他們。」郎祖筠語重心長的說到。他們就像回到孩子的模樣,只是拖著年老軀殼罷了。

 

失智後的父親,心肺功能漸差,因此飲食變得較為清淡養身,本身口味就重的父親會像孩子般拒絕、生氣,但是郎祖筠善用身為女兒的柔情攻勢。

 

加上父親失智後對於時間失去現實感,「爸爸,你剛剛答應我要再吃一口的耶~」,每十分鐘重複這個循環,一碗飯就這樣讓哄著吃完了。

 

對於失智家人的世界,日本作家右馬埜節子〈うまの せつこ〉曾在書中表示:最初的一步是最重要的,必須思考「什麼才是進入當事人世界的那把鑰匙」。

 

面對失智者,郎祖筠有一套,與失智長者溝通時,善用失智症狀的健忘、轉移注意力、先順從他們再用另一種說法來說服並完成目的。

 

作家荷妲‧桑德斯〈Gerda Saunders〉形容失智者的世界:「我日復一日的往那個『奇怪國度』踉蹌前進,經歷『全新未知的一切』。這個國度,是由我的過往自我、現在自我與未來自我之間的交錯線所界定出來的。」

 

剛開始發現父親失智時,是某天父親發現太太不在家,便問郎祖筠:「妳媽去哪了?」

 

她回:「澎湖。」

 

父親再問:「去幹嘛了?」

 

她回:「放生。」

 

父親便戲謔地說:「她怎麼不把自己給放了?」,這段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七、八回,弟弟在旁說:「爸今天已經問我五、六次了。」

 

但是郎祖筠總是耐心地回答父親,儘管答案一模一樣。

 

父親就像是在一個「奇怪的國度」般,頻率總是對不上,會將幾十年前的事當成現在進行式,或是扭曲了原本的事實成為「自己認知的事實」。

 

▲郎祖筠為老盟終身志工,代言愛的手鍊。

 

郎祖筠分享自己失智的老父也曾經有走失經驗,好險父親會寫自己的名字才不致走丟,當他在社區打轉時,被社區管理員「領」回家。

 

「失智長者找回的機率不高,所以我爸真的很幸運。」

 

因此她也積極地倡導老盟─愛的手鍊,它可以協助找回走失的失智老人、智能或精神障礙有走失之虞的家人,「帶著這條手鍊的家人找回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郎祖筠強調不要讓自己發生會後悔的事,所以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郎祖筠相當感謝請來照顧父親的外籍看護Amy,「她把我爸照顧得很好,他的皮膚總是潤潤的,身上也都沒有不好的味道,也從不便秘,我們真的很感謝Amy。」

 

「她兒子需要一台電腦,我就買給她;她需要一支手機,我也買給她;她想要回家看家人,我們也買機票給她飛回家。」

 

郎祖筠表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互相,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因為工作因素,陪伴父親的時間少,還好Amy把父親照顧得很好,才讓她不致後悔莫及。

 

岸見一郎說過:「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郎祖筠表示贊同,「父親喜歡吃重油鹽的食物,但是身體警訊告訴我他不能吃,那我要因為孝順他而讓他吃嗎?所以我勢必要忤逆他,那怎麼做才是孝順呢?我想答案一目了然。」

 

幸好郎父本身個性就溫和,要哄也比較容易,問她對於面對家中有失智長輩的朋友,是否有建議要分享。

 

郎祖筠表示:「唐從聖家中也是有家人需要照顧,只是每個家庭面臨的狀況不同,我只能寄些可能對他有用的書籍,供他參考罷了。」

 

她拿出五本書出來,細細地說每本書的好,可見她對於這類的議題是相當充滿熱忱。

 

最後郎祖筠提到,家人的情緒也相當重要,不只要顧好失智長輩,還要顧及到照顧者的身心狀態,否則照顧者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對於被照顧者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訪問結束了,郎祖筠辦公室充滿著關懷,在那氛圍下,任誰都會被她的用心給打動,郎祖筠說:「想到伊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杏林子老師〈創辦人劉俠女士筆名〉,是許多身障朋友的好朋友,伊甸也很善於利用大眾資源。」

 

如今大眾對老人議題的關注度,不論是在社會的角落,還是檯面上的聚光燈,大家都在努力為它發聲,期望大眾能更加的關注老人議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親一過世,兄弟姊妹爭搶我買的房產!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自己名下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爬山時遇到一個七十歲的阿姨,阿姨的腦中存著很多人生故事。

阿姨朋友有幾個孩子,女兒特別孝順,要去美國工作,還買了間房子登記在老媽媽名下。

 

沒幾年,老媽媽過世了,女兒覺得房子該收回來,改登記在自己的名字,兄弟們卻不肯,縱然知道這房子是姊姊買的,卻不肯無償把房子還給她,歸還的條件是,妳要再拿出三百萬給其他人,把這房子買回去。

 

我錯愕地看著阿姨,覺得太不可思議,阿姨說:「親情這東西啊,有時候也沒這樣可靠」,阿姨分享過來的智慧「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在自己的名字,才不會有糾紛。」

 

阿姨談起自己的手足,神情歡喜,她說自己的兄長份外重情,當年收入頗豐的哥哥,決定出錢買房子給爸爸養老,哥哥要身為妹妹的阿姨出力幫忙找,哥哥說:「我出錢,妳出力,大家把房子搞定。」

 

房子在當年以一千三百萬買下,登記在哥哥名下,每年的房屋稅,無障礙空間等等等開支,哥哥全部吸收。

 

後來爸爸過世,留下些遺產,其他兄弟姊妹討論後,決定多給大哥兩百萬,感謝他買房子給爸爸安養晚年,哥哥說:「這錢我不收,照顧爸爸是天經地義,我不多收這兩百萬。」其他兄弟姊妹好說歹說,哥哥才勉強收下一百萬,其餘遺產大家和樂的平分。

 

阿姨說,「兄弟姊妹分遺產時如果能夠圓滿,就有了親人可以走動跟互相照料,我跟哥哥的家人很常往來互相幫忙。」

 

兩個故事都是子女很孝順幫爸媽買房,第一個故事令人心痛,第二個故事讓人覺得暖心,不同之處,除了手足之間的價值觀外,重要的記得要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利,該登記在自己名下的,不要輕忽了。

 

為了彼此好,有些事,要說明白,才能讓感情永存。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的付出不是天經地義!一封太太給先生的辭職信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1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吃過尾牙,等待公司發放年終獎金,在原崗位上倦勤思動者,大多已想好辭呈,準備投身年後跳槽潮,看在太太們的眼中實在好生羨慕,心想如果能從「太太」這個「職缺」抽身,不知該有多好。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朋友A就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向先生說BYE BYE。

 

A的先生本來是部門主管,自從公司部門裁撤之後,名為擔任顧問,其實多半時間宅在家。夫妻兩人都上班時,A忙著工作、忙著照顧孩子,結婚二十幾年,雖然累但也相安無事。

 

現在不需要為孩子忙碌,A卻覺得愈來愈不滿。

 

天氣不冷,我心好冷

 

A說:「我加班累的半死,他打電話來,不是來關心老婆還活著嗎?而是說妳『順便』買宵夜回來。」跟他抱怨工作累,他回答:「妳這樣有什麼好累的?」接著開始分析A做事情方法不對,A感覺就像再被補一刀。

 

最後,A學會最好就是閉嘴。

 

 

年節到了,婆婆要先生回家幫忙大掃除,先生迭聲說好,馬上轉頭要A請假,回老家他像尊佛一樣不動如山,任她一人跟著婆婆做東做西。

 

「在他家他愛面子我忍一忍,我自己家請人打掃總可以吧!他說太浪費,過兩天又說家裡亂七八糟影響運勢,然後問說怎麼還不動手整理?」

 

A下結論說:「我橫豎就是個不花錢的女傭,想到還要服侍這樣的的人三、四十年,能不絕望嗎?」

 

婚姻在中年卡關

 

A的案例並不罕見。孩子還小時,生活焦點在孩子身上,常無暇顧及另一半,但是當子女漸獨立時,焦點又再度回到彼此。

 

日本的心理學者河合隼雄曾描述過,當有外在挑戰時,夫妻背對背共同禦敵,戰況解除時,被迫轉身面對彼此,有時驚覺原來自己攜手的對象是這個樣子。這就是為什麼,夫妻之間共苦比同甘來得容易。

 

「我要這樣下去嗎?」

 

 

鮮少夫妻在婚姻過程中,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懷疑,而且隨年紀增加,這樣的聲音並沒有降低。能在年輕時的激烈愛憎中驚險過關,卻又不保證中年不卡關。

 

只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生活把人磨的坑坑疤疤。這折騰是雙方的,只是呈現樣貌不一樣。當我們見到對方狼狽,照見的也是自己的不堪。

 

當年欣賞對方的質樸、低調、溫和,不知不覺走味,質樸成了上不了檯面的粗糙、低調是無法融入人群的孤僻,溫和是懦弱沒主見。是當年自己瞎眼嗎?是對方變了嗎?還是自己變了?

 

善意啟動惡性循環悲劇

 

婚姻生活是兩個人營造出來的,花太多心力在事上爭論誰是誰非,疏忽維繫親密關係,如此一步步陷入惡性循環。

 

典型的例子,一方攬了多數的事情,自認犧牲付出,付出的同時又期待對方感激,當沒有得到相對應的感激時又感到失落。失落堆疊發酵出怨懟,積累久了或變冷淡、或指責。

 

如果往深處看,其實這些行為潛意識是想要獲得對方的注意,悲劇的是這讓人不舒服的表達方式,結果把對方推得更遠。

 

 

「我要這樣下去嗎?」

 

這是個好問題,當我們這樣問的時候,表示對現況已有不滿,對自己負責任一點的說法是:

 

「我不想要這樣繼續下去!」

 

先不要直接跳到要去、要留的兩個極端選項裡,而是尋找突破點讓關係改變,脫離關係困境。如果這一環節沒有打通,離開了,也只會陷入另一個循環。

 

去年《媳婦的辭職信》這本書在社群裡受到討論,作者是重視傳統的韓國家族長媳,她用自己的經歷說婚姻裡選擇不當媳婦,拋下婆家束縛,家庭關係反而變佳。

 

作者斬斷社會的價值觀所帶來的箝制與壓力,如果仿效這做法,寫封太太的辭職信,會發生什麼事?

 

許一個未來

 

談離職,重要的不是離開,而是接下來的位置,換句話說,離職是為了更好的下一步而做。想要為自己而活,要先知道自己要什麼,一如開導航要先知道目標。

 

先想一想,妳是如何定位「太太」這個位置?

 

妳的觀點、期待、渴望及價值觀等都會影響到妳的互動模式,影響到你們的關係。整理好之後,再來看下一步應該如何做。寫封信,把那些妳想要的告訴對方。

 

 

綜合個人觀察,除了外遇之外,婚姻裡讓太太難以忍受的是:

 

1. 最怕委屈沒人懂。

2. 最怕付出被當天經地義。

3. 最怕不被當一回事。

 

當這「三怕」被解決了,關係通常不會太差。

 

要不委屈,首先要做到不強忍,清楚自己的底線,並且讓對方知道。

 

付出要被肯定,要給對方要的,而不是自己想要給的。

 

要被當一回事,先把自己的需求擺前頭,妳重視自己了,對方才會知道重視妳。

 

 

先生們如果接到太太的信,先不用驚慌到理智斷線,太太願意提出辭呈就還存有一念,即使她說「我心死了,我們到此為止」,你也不要真這樣以為,她是不要被加諸的太太任務,這裡面你也有義務,如果要有轉機,你可以做的是:

 

1.關注:把生活焦點,從對事的理性分析移轉到對人需求的注意,尤其是太太的需求。

 

2.關心:將心比心,學習同理他人的感受,尤其是太太。

 

3.關愛:愛不只是心意而是行動,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做,可以虛心的去問太太。

 

改變永遠有機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