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留錢或房子給小孩?別讓遺產成為手足失和的理由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5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建商要用一億跟你們買房子,你們賣不賣?」張醫師在他小小的診間,以宏亮的聲音,詢問著他的老同學們。

「賣啊!當然賣啊!賣了你就可以休息了」蔡伯伯興奮的說著,它們這群老同學都六十幾歲了,奮鬥了一輩子,退休後三不五時來楊醫師這邊看牙齒,也串串門子聯繫感情。

 

「你快賣喔!免得像我賣晚了,房價從過去一千六百萬,跌到一千三百萬,這世道房子價格在跌,你要賣房要快賣喔。」曹阿姨也鼓勵楊醫師快把房子賣一賣。

 

賣不賣房這事情,讓張醫師跟太太鬧了不少意見,張醫師年輕時趁著房價低迷時在台北鬧區買了間在巷子裡面的透天厝,占地十六坪,一家五口住著也挺舒服的,但張醫師年紀大了,加上之前得到一次重病後,他體悟人生不該一直只是看診賺錢,把門診時間縮短,盤算著要不要乾脆退休算了。

 

就在這時候,有家建商上門要收購他家的老房子重建,一坪開價七百萬,算一算只要張醫師點頭,就有一億一千多萬的進帳,人生瞬間無憂。

 

張醫師很想賣掉房子,打算每個小孩先分兩千萬,讓他們自己獨立出去買房,扣掉給三個孩子的六千萬,兩老還剩下七千多萬可以花用,非常足夠。

 

但賣房子的事情,卡關在張太太,張太太覺得這獨棟的透天厝,將來要留給小孩的,怎麼可以賣?賣了就買不回來了。

 

張醫師跟張太太因此鬧意見,張醫師說:「把透天厝留給孩子,三個孩子又不見得喜歡,到時候三個孩子對於房子賣不賣一定會吵翻天,趁著我們還在世,把房子變成錢分一分,事情不是比較簡單嗎?人活在世上,什麼也帶不走,捨不得賣房子,會害孩子將來吵架。」

 

張太太堅定不賣,賣房子的事情就這樣卡住了,張醫師每天在診間做民調,尋求支持,但眾人說破嘴,也撼動不了張太太想把透天厝留給小孩的決心。

 

不只張醫師為了房子心煩,來看牙的老同學蔡伯伯也因為房子很頭大。

 

蔡伯伯名下有三間房子,一間老媽媽在住,一間自己住,一間出租當生活費,蔡伯伯的小孩最近鬧著要蔡伯伯把房子分一分,蔡伯伯怎樣都不肯:「我現在把房子分給他們,小孩萬一翻臉不養我,我不就慘了,我怎樣也要把財產留到最後一刻才分家。」

 

看看診間裡面的老人家,為了房子問題大傷腦筋,真令人不捨,也不禁感嘆,人到老年想要享清福,還真不容易,如何有智慧的留遺產,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親一過世,兄弟姊妹爭搶我買的房產!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自己名下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爬山時遇到一個七十歲的阿姨,阿姨的腦中存著很多人生故事。

阿姨朋友有幾個孩子,女兒特別孝順,要去美國工作,還買了間房子登記在老媽媽名下。

 

沒幾年,老媽媽過世了,女兒覺得房子該收回來,改登記在自己的名字,兄弟們卻不肯,縱然知道這房子是姊姊買的,卻不肯無償把房子還給她,歸還的條件是,妳要再拿出三百萬給其他人,把這房子買回去。

 

我錯愕地看著阿姨,覺得太不可思議,阿姨說:「親情這東西啊,有時候也沒這樣可靠」,阿姨分享過來的智慧「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在自己的名字,才不會有糾紛。」

 

阿姨談起自己的手足,神情歡喜,她說自己的兄長份外重情,當年收入頗豐的哥哥,決定出錢買房子給爸爸養老,哥哥要身為妹妹的阿姨出力幫忙找,哥哥說:「我出錢,妳出力,大家把房子搞定。」

 

房子在當年以一千三百萬買下,登記在哥哥名下,每年的房屋稅,無障礙空間等等等開支,哥哥全部吸收。

 

後來爸爸過世,留下些遺產,其他兄弟姊妹討論後,決定多給大哥兩百萬,感謝他買房子給爸爸安養晚年,哥哥說:「這錢我不收,照顧爸爸是天經地義,我不多收這兩百萬。」其他兄弟姊妹好說歹說,哥哥才勉強收下一百萬,其餘遺產大家和樂的平分。

 

阿姨說,「兄弟姊妹分遺產時如果能夠圓滿,就有了親人可以走動跟互相照料,我跟哥哥的家人很常往來互相幫忙。」

 

兩個故事都是子女很孝順幫爸媽買房,第一個故事令人心痛,第二個故事讓人覺得暖心,不同之處,除了手足之間的價值觀外,重要的記得要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利,該登記在自己名下的,不要輕忽了。

 

為了彼此好,有些事,要說明白,才能讓感情永存。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要幫孩子買房、買保險、留遺產嗎?退休後別被錢綁架,「養兒防老」已經過時!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4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了之後,對錢能看開的人,應該都是經濟無虞的人。對錢看不開的人,可能很有錢,也有可能沒有錢。

我的基本態度是先善待自己,行有餘力再為子女著想,但很多人卻反過來,事事先想到子女,剩下的才給自己。

 

我應該算是經濟無虞,但還不算是有錢人。在子女念大學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我只負擔他們的學費到大學畢業,以後要念研究所,甚至要出國繼續深造,請他們自己想辦法。他們大學畢業之後,我又跟他們說,我也不會資助他們創業,如果真的想創業,還是請他們自己想辦法。

 

很多父母狠不下這個心,因為怕子女吃苦受罪,所以想盡可能留很多錢給他們。我認為愈擔心子女,他們就愈無法獨立。他們的人生還很漫長,但我們不可能陪子女一輩子,所以強迫他們早一點建立養活自己的能力,才是做父母最重要的責任。

 

我不會幫子女出大錢,但平常卻很樂意出點小錢,譬如全家人出去聚餐,或只是和其中一個子女吃飯,都一定是我買單。很多人認為,自己養育子女這麼多年,這時就該輪到他們出錢請父母吃飯。我反而認為,我請客時,子女應該會非常樂意與父母吃飯,但要子女出錢,或許他們基於經濟考量,反而會降低與父母見面的意願。

 

對於某些大錢,我也會願意出,譬如我就幫子女投保20年期的終身醫療險。只要我活著,就幫他們繳保費,一旦我不在了,之後的保費就由他們繼續繳(這樣不知道可否保證他們會孝順我20年?)此外,子女若要買房,我會資助他們頭期款的一小部分,但絕對不可能是全額。

 

不要太期待子女的報答吧!現在物價飛漲,薪水卻不漲,他們能養活自己都很不容易了,只要不跟你伸手要錢已屬萬幸,所以我建議為人父母者不要強求他們給孝親費了。

 

和子女在金錢方面「劃清界線」後,就可以開心花錢了,而且在投資理財上就可以相對保守,因為這時已經不需要再積極努力賺錢了。

 

如果你是有錢人,就更應該盡情享受,也更不該浪費時間精力在投資賺錢上。以前的人認為是「養兒防老」,現在萬萬不可做這種奢望,而應該要「養老防兒」。

 

你最好要給子女「老子不會留什麼遺產給你」的印象,而且也絕對不要為了規避遺產稅,在生前就想方設法轉到子女的名下。媒體上有太多這種棄養父母的新聞,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沒有什麼錢,甚至擔心無法靠此終老,當然就沒有開心花錢的資格,而且這時候最重要的事,就是千萬不要被子女拖垮。你已經養育子女到成年,早就仁至義盡,絕對不能過度寵溺,讓他們變成「啃老族」。媒體上也有太多這種要錢不成就殘殺父母的新聞,大家千萬要避免發生這種悲劇。

 

俗話說「有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又說錢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所以到了第三人生,錢只要「夠了」就好了。

 

每個人對「夠了」的定義都不同,我認為只要降低物慾,一定就會夠了。物慾太高,就擔心錢不夠,就要繼續拼命賺錢,這樣怎能擁有自在的第三人生?

 

降低物慾,並不是要你盡量省錢,而是要你重視「品質」,而不是重視「價格」,情願好一點,而不是多一點。

 

不要再買很多身外物了。就算你認為這些都是寶貝,但當你往生之後,子女大概會一口氣全部把它們都扔了。應該把錢花在一些特殊的體驗上,這些會成為你的回憶,但不會成為子女眼中無用的遺物。

 

把錢拿來買「時間」,因為它不該被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把錢拿來買「舒服」,因為體力也不該被無謂的糟蹋。

 

第三人生,千萬不要被錢綁架!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手足不照顧父母該怎麼辦?確立自己的底線,不讓手足拖垮人生

撰文 :采實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紹華有一個哥哥,但從小就好大喜功,總想著一夕致富,不願腳踏實地工作,經常回老家向爸媽調頭寸。但等父母年事漸高,需要人看護照料時,哥哥卻不見蹤影,總推說太忙碌,把照顧父母的重責全都推到紹華身上。

一開始紹華對哥哥仍抱持著一份尊敬,在父母有狀況時通知哥哥,希望他前來探望,甚至協助分攤照護的工作。

 

但哥哥的回應,每回都讓他失望,即使出現,也都另有所求,常惹父母傷心。這讓他對哥哥越來越不諒解。

 

一、確立自己的底線

 

一直以來紹華雖對哥哥有許多不滿,但為了不讓爸媽擔心,重要節日時,紹華仍願意回老家團聚,並對哥哥保持基本的禮貌。

 

可是哥哥在啃完父親的退休金後,竟把念頭動到自己身上,希望爸媽當說客,要紹華拿錢出來投資哥哥的生意,這便已踩到紹華的底線。

 

這個舉動,讓紹華意識到如果他不能保護好自己,繼續讓大哥予取予求,這個家只會更殘破不堪,爸媽的晚年會更辛苦。因此,他決定徹底熄滅對哥哥的最後一點情分,斷絕手足關係。

 

 

二、拉開物理距離,縮短互動時間

 

在下了這個決定後,紹華封鎖了哥哥所有的通訊帳號,並錯開回老家過節的時間,不讓哥哥有機會向自己開口借錢。目的是希望透過行動讓哥哥明白,兩人之間已無任何情分可言。

 

三、準備告別

 

紹華不僅顧慮到自己,他還請教律師可以透過什麼方法,避免哥哥掏空爸媽的資產,偷偷變賣老家,或讓爸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債務人。並有計畫逐步安排爸媽北上居住,方便自己就近照顧。

 

四、好好道別

 

由於紹華很早就意識到哥哥性格裡的問題,因此對他來說,困難的並不是割捨掉與兄長的關係。

 

而是逢年過節,當爸媽遺憾一家人不能好好團聚時,不因為他們的話而產生愧疚感,覺得自己對兄弟太過計較,或懷疑自己是否有必要做得如此決絕。

 

對紹華而言,與其說他道別的對象是兄長,不如說是對一個美滿、和諧家庭的想像,他知道家人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堅守好自己的界限。

 

 

五、整理回憶與物品

 

其實,小時候紹華曾經很崇拜兄長,跟哥哥感情也很好。

 

但出了社會後,兄弟倆的價值觀漸行漸遠,大小爭執亦不斷。在先前某一次搬家中,紹華將許多青春期跟著哥哥玩的東西,一次打包、回收或送人,藉此告別了自己的青春,並明白從此之後,自己肩頭上的責任只會越來越重。

 

六、幫助自己度過戒斷反應

 

對紹華來說,割捨掉這段手足關係,他最困難消化的情緒,不是悲傷,而是憤怒。特別是當自己工作忙,爸媽又生病時,他難免會覺得不公平,為何只有他一個人在承擔這些壓力。

 

可是他轉了一個念,告訴自己「若非爸媽當年的栽培,我現在也沒能力扛起這麼重的責任,能付出其實是好事,意味著我能力好,而且懂得愛人。」想通了這一點,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心結。

 

 

七、走出新天地

 

漸漸的,爸媽不在紹華面前提及任何哥哥的事情,並且感謝紹華為家裡付出的一切。他們逐漸理解是紹華的堅持,才保住這個家不會支離破碎,並讓哥哥學習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紹華不知道將來的關係會怎麼變化,哥哥有沒有機會浪子回頭,但至少他保護好了自己和在乎的人,不被盲目的愛搞得一身傷。如果有那麼一天,破鏡真能重圓,他相信這個家會更緊密、牢靠。

 

這七大步驟並非是線性前進,有時候我們會在某些關卡徘徊、拉扯,都是正常的。特別是從未和他人有分離經驗的人,會需要多一點時間培養對失落的免疫力,慢慢長出獨立和自主。

 

我們不一定要按照他人的腳步前進,請接受自己處理失落的方式,別強迫自己要多快復原或放下,別忘了當初你希望割捨這段關係,不就是想要好好被尊重,唯有你先做到了,別人才有機會跟上。

 

此外,若你遇到的對象是具有暴力或強烈情緒傷害的人,你還是可以清理這段關係,但在你下定決心執行前,請務必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

 

 

好好道別,是你能送給彼此最後的禮物

 

有人說,生命就是一個不斷邁向死亡的過程,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死亡的鐘聲已經在倒數。這看似殘酷的事,其實是為了教會我們珍惜當下,因為沒有死亡,活著也不會快樂。

 

同樣的,不論是哪一種關係,在相識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距離分離更近一步。

 

當你懂得告別的真諦,不害怕失去,你才算是真正擁有。

 

關係總有起有落,在意識到無路可進的時候,願意停下腳步,不再勉強彼此改變,接受他此刻的模樣,好好道別,是一種成全,也是一份成熟。

 

這世上沒有誰非誰不可,只要你相信自己有建立關係的能力,你就不會害怕離開任何人。

 

 

(本文摘自《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采實文化出版,楊嘉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這是母親過世後,帶給我的重要禮物:活在當下!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然,活在當下,說來簡單,做起來困難。你必須放下所有舊習慣、抱怨、心結。以我來說,我還得認清自己生性好強、性急。

文/梅根·奧羅奇

 

就像許多人一樣,我也希望日日生活都是風和日麗,然而,我過於執著於細微末節,難得片刻平靜。二十幾歲時,我拚命工作,彷彿專注是我唯一救贖,無止盡地憂慮下一項計畫,錯過家庭聚會,還忘了採購聖誕節禮物。

 

有一次,我打算趕回家串門子,當時帶了賞鳥手冊出門的媽媽,把手放在我的手臂上,說:「梅根,我不希望你光顧著爬過一座又一座山,沿路走馬看花。你應該停下來欣賞風景。」

 

我媽媽五十五歲過世之後,對於她曾經說過的話,我想了很多,逐漸意識到她給了我非常重要的禮物:她的存在。

 

有一天晚上,我和爸爸聊天,他也這麼說:「你媽媽就是有辦法活在當下,她這麼做讓一切感覺更好。」聽了他的話,我突然明白了,我希望我的生活能夠有更多那種「活在當下」的片刻。

 

 

失去媽媽,不只帶給我痛苦,還帶來出乎意料之外的祝福。喪母讓我重新調整我的專注力、價值觀、我關注的焦點。

 

以前,我媽媽只要一看到我有多容易被焦慮擊垮,就會說:「梅根,放輕鬆。」如今,我試著實踐她的典範,學習在日常的混亂中放鬆,並且謹記在心:在這個不可思議的遼闊世界,我置身之地如此渺小。

 

當然,活在當下,說來簡單,做起來困難。你必須放下所有舊習慣、抱怨、心結。以我來說,我還得認清自己生性好強、性急;我必須退一步察覺我如何待人嚴格,在應該支持對方時卻妄加批評,堅持事情必須按照我繁重的行程表一一完成。

 

如今,在我朋友遭遇困境時,我會花更多時間,好好坐下聆聽。我爬的山也減少了。

 

我媽媽非常擅長贈送禮物,她既體貼又淘氣(有一年,她在我的聖誕襪裡放了小瓶裝的能量飲料)。但她最棒的禮物依然是她走近生活的方式;她不曾讓任何事耗盡她的心力,導致沒有時間與我們談笑,好好聽我們說話。

 

有時候,我想像她的臉龐,感到失去的痛楚,但悲傷隨即昇華為幸福,因為我知道她留給我許多禮物。喜悅像陽光般擴散開來,我彷彿聽見她說:「梅根,放輕鬆。」終於,我領會她話裡的含意了。

 

 

(本文節錄自《歐普拉人生指南》,時報出版, 歐普拉雜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最多是我,被父母抱怨也是我!手足不管事怎麼辦?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哥哥嫂嫂全家都已移民,臺灣只剩下弟弟安如留著。安如的父母吵架、彼此爭執多年,直到兄弟兩人都已經成年工作了,父親才因為受不了而決定離婚。

 
安如的父親退休後手頭上可使用的金錢也不多,為了順利離婚每月都還需要付不少贍養費給前妻,要說這一塊,安如的父親,還真是屬於「下流老人」的危險族群了。

 
安如的父母的身體狀況都不好;一個有多年的重度憂鬱症病史,一個則是多種慢性疾病在身。兩人離婚後,對安如來講,照顧壓力真的是倍增,安如無法分身同時照顧父親與母親,變成需要多請一個看護,另一個再由自己照顧。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


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另一方面,臺灣近年人才外移趨勢加劇,不少人轉往國外發展,甚至定居。只要兄弟姐妹之中,有人在國外工作生活,照顧的重擔就會很自然地落到留在家鄉的手足身上。因為他們在異鄉打拼,所以即使無法履行照顧責任,也是必然的,沒有人會責怪些什麼。反觀留在家鄉的兒女,要承擔的身心壓力就大得太多了。

 


 

安如繼續說道:「能花錢解決的都還事小,最痛苦的是他們兩個都輪番丟情緒垃圾給我!我好羨慕哥哥都不需要面對這些!」

 
仔細探究安如口中所說父母丟出來的情緒垃圾,我想,這對任何一個身為照顧者的子女來說,如果只單單靠自己,都會是一個很難調適的情況。
 

「他們彼此互相抱怨,明明就已經離婚了,還是不斷講到之前對方對自己有多不好,自己有多辛酸。加上生病的身心煎熬,動不動就對我發脾氣。要不就是在我面前掉淚,說哥哥多優秀,哥哥是無奈在新加坡工作,但我是沒出息所以陪著他們!偶而只要一不順他們的心,就開始攻擊我,說我不孝,哥哥比我好太多倍。」

 
父母抱怨另一半,多少都會給孩子帶來負面影響,這與孩子本身是否成年,或父母是否已經離婚無關。

 
通常,在這類家庭裡面,父母提到兩個孩子時的情緒,顯然是相當矛盾的。因為他們通常不會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給予適時的感謝或讚許,反而是將這個孩子當成負面情緒唯一的出口。

 

 

他們口中稱讚的,總是那一位一年回來一兩次的「天邊孝子」。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距離遠,父母親把思念化成了讚許。反倒對眼前長期付出的孩子,視而不見,吝於給予感謝。在長期的壓力與不被肯定之下,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而言,是很難說服自己繼續照顧父母的。

 
38歲的安如,更說自己一點也不敢結婚,每次女方提及婚事,自己就會先逃避。「就跟她提分手啊!我已經要照顧兩個『大孩子』怎麼可能敢再生自己的孩子啦!」

 
安如的父母,其實是很幸運的一對,因為安如的確是犧牲了大部分的時間、夢想、感情,來換取父母老年生活能夠安穩,有人陪伴。對安如來說,雖然稱不上樂意照顧父母親,但他內心裡面總覺得無法放下老邁、離婚且長子已經離家的父母。

 
如果你像安如一樣,是家中兄弟姊妹裡唯一能夠照顧父母的人,請你給自己一點掌聲,當你的兄弟姐妹無論何故而不能與你一起分擔照顧責任時,至少你要能夠看見自己的付出。

 
你的父母,也許也困在他們自己的情緒裡,所以總是對你有一些責怪,拿你和其他手足做比較。

 
這不是你的問題,你的父母所看見的你,很可能只是有偏誤的你。


重要的是,生活中有沒有人能夠幫助你,看見自己的價值?付出背後具有的意義?

 


建議你,可以選擇一個具有支持力的團體,透過團體的力量相互支持;例如:選擇一個專業的心理師,透過諮商覺察內心、找出對策;或是選擇能夠提供照顧服務的資訊平台(像是愛長照),了解有哪些喘息資源可以利用等等,透過各種方式來減輕照顧的身心負擔。

 

但請千萬記得,不要只是你自己一個人,或是拉著身旁的親友一起陷在照顧者的複雜心情裡。


因為願意擔負照顧責任的你,本身已經不容易,盡量將它當作學習、覺察自己的機會,而不是讓原生家庭再次傷害你,陷入無法逃脫的命運之中。


社會上願意支持你、陪伴你的人很多,只要你願意勇敢說出來,走出來,為自己發聲,不要獨自一個人承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