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癌症拚搏到最後一刻!豬哥亮風光背後的酸甜苦辣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5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豬哥亮,這位草根性、親和力極強的秀場天王,在世俗眼光中,似乎沒有辦法面面俱到,將家庭照顧的很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卻是一位不太需要別人照顧的長者,當大腸癌無情摧殘時,他緊咬牙根,為了兒女和觀眾,搏命拚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豬哥亮那搖頭晃腦的招牌動作、幽默機智的爆笑訪談內容,陪伴許多老人家度過無數個寂寥的夜晚。

 

輕鬆就能逗觀眾哈哈大笑的他,私底下也一樣秉持著「豬式幽默」,豬哥亮的大兒子謝順福回憶道:「就算得了癌症,他也不會整天愁眉苦臉,將要做的事情、要還的人情一件件安排好,很少抱怨。」

 

14歲便離家行走江湖,憑著特有的個人魅力,在叱吒秀場之後,卻也因簽賭的惡習,嚐盡人生的酸甜苦辣,失去舞台的豬哥亮,隱姓埋名,開始了漫長的出國深造之旅,戲癮一來,也只能在朋友的家庭聚會裡,一人分飾多角的演完整齣戲聊以自慰。

 

沒有工作的日子,太太為了生活,帶著出生不久的小孩子到夜市擺攤,種種生活的折磨,幸好還有一些親朋好友無悔的支持,讓豬哥亮漸漸對大起大落的人生有了感悟。

 

正視過去 扭轉未來

 

在眾緣匯聚下,豬哥亮終於戒了菸戒了酒也戒了賭,步步邁回舞台,周圍的掌聲、圈內朋友的相挺,都化作修正人生的能量。

 

那些紛紛擾擾的報導,其實都不如謝順福口中的豬哥亮來的真實。

 

當年復出後的第一件事情,不只努力工作償還債務,也在各種演出機會中,力邀過去曾經幫過他的老藝人參與演出,對共患難的家人妻小更是體貼照顧,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彌補過往的遺憾,報答過去的恩情。

 

藏在笑容底下的蒼茫眼神

 

舞台人生,風光的背後有著無盡的酸甜苦辣,復出後的豬哥亮踏到機會,拼了命的工作,終於被確診出大腸癌。

 

他戲稱自己沒有時間生病,療程的安排,總是以不影響電視電影劇組與工作夥伴為原則,因為他知道一旦更動時間,會造成許多人的不便。

 

所以豬哥亮常常在結束工作之後,打電話給女兒謝金晶:「爸爸晚上要去輸血,你來醫院陪我好不好?」語氣淡淡、輕輕的像在撒嬌,不仔細聽,不會發現其中暗藏的無奈。

 

舞台上的藝人總是光鮮亮麗,豬哥亮亦然,總希望每次跟人見面,都是精心打扮神采奕奕。

 

所以臥病住院期間,他謝絕了朋友的探訪,只讓至親陪伴,謝順福回憶說:「最後那段日子,在病床上幫豬哥亮按摩時,父親健壯的小腿肌,像氣球被針戳破一樣,只剩一層皮帶骨。」

 

「甘真正不會好了……?」豬哥亮聲音微弱,心被震了一下的謝順福卻不忍隨意接話,不知道爸爸究竟是在問他自己、問兒子、還是問蒼天?

 

就如豬哥亮所唱的:「做我的囝兒序細,好甲歹攏有真多,好的請恁加傳落,歹的算我卡歹勢……」

 

他將人生歷練給了大兒子謝順福,也跟謝金燕姐妹再次相認,牽成女兒謝金晶出專輯,也預留好小兒子的教育費,而那些一再被翻攪的傳言、紛紛擾擾的報導,相信將隨豬哥亮辭世後,一起落土。

 

▲豬哥亮與孫子們

 

悲歡無常  唯愛永恆

 

人生難免曲折,但曲折也可以是豐富,是美麗的。

 

在南台灣一個從小沒唸什麼書的小孩,本著天份,憑著興趣,靠著努力,一步步坐上秀場天王的寶座,幾段婚姻,幾個小孩,幾番攸關生死的紛爭,舞台上的冷暖,舞台下的恩怨,到最後回來面對一切,為了家人奮戰,直到最後一刻。

 

這些轉變,證明了「老」只是過程,「歲月」可以帶來無限可能,當今社會,我們通常聽到子女在煩惱照顧老人的種種問題,但是豬哥亮不同,他把自己人生的下半場,安排的多麼精彩。

 

「人老不是什麼大代誌,只是加一副假嘴齒,麥講我吃老剩一支嘴,我頭殼內底有智慧……」如果每個長者,都能瀟灑、積極、無所畏懼的面對過去和未來,歲月可以是上天賜予的最好禮物。

 

打開電視,「豬式幽默」仍伴著歡笑聲放送著,而謝順福在提起爸爸時,眼神沒有顯露出太多哀傷,反而時常掛著與豬哥亮相似的微笑弧度。

 

神奇的是,來「擁恆文創園區」懷念豬哥亮的影迷們,嘴角也同樣掛著笑容。

 

原來生命的存在,不只是單純的形體,很多人,正以他們的笑容、他們的創意,他們的作品,他們的精神,活在人世間,無時無刻的陪伴著我們。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公癌逝後,她也罹癌卻戰勝病魔!「人生別再爭輸贏,時間,應該留給最重要的人」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4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趙海真提供
  • A
  • A
  • A

隱藏在巷弄中的「海真私房菜」,用餐時間總是高朋滿座,是老台北人才知道的眷村美味。到底這家店有什麼特別的魅力,讓李安、周潤發、伍佰、曾志偉、吳君如等等港台明星,都指定來這裡用餐呢?

料理是我的根,是這輩子最熱衷的事。」眼前有著一頭俐落短捲髮的老闆娘趙海真如此說道。

 

從小看著母親在眷村資源稀少的狀況下,還能接一些手工活貼補家用、想方設法的變出一道道料理,雖然料理手法並不精緻,但因料理藏了愛,便成了最美好的滋味。

 

別看趙海真現在經營著兩間店,生意紅火,十足女強人模樣,約30年前,她其實是一位家庭主婦。

 

與丈夫十分恩愛的她,總是準備一頓又一頓的美味餐點盼等丈夫歸家,只要看著丈夫與孩子吃得津津有味,她便覺得心滿意足。

 

熱愛料理的她,時常實驗新菜色分送給鄰居,時間一久,便形成了一個奇妙的場面。

 

「那時候我家來的人可多著,一天到晚有人在我家吃飯!左鄰右舍、我老公的同事等等,我倒也不覺得辛苦。」她說起又高又帥的老公,豪邁笑聲裡有幾分嬌羞甜意。

 

丈夫癌逝後,她從小女人變身成女強人

 

然而,這位丈夫背後的賢慧妻子,像所有眷村媽媽一樣,因為命運所逼,不得不堅強起來。

 

趙海真的丈夫在41歲時被診斷出直腸癌,原本胃口極好的他,被癌症折磨得毫無食慾;也因看不到痊癒的希望,態度逐漸消極,更要趙海真在自己死後,好好地利用保險金將孩子扶養長大。

 

趙海真無法接受丈夫如此消沉、一點求生欲望也沒有,

 

剛烈的她便在丈夫面前將一張張價值百萬的保單撕毀,希望藉此喚起丈夫的求生意志。

 

但,丈夫並未因此留下。

 

「人就這麼沒了,我完全無法接受。」提起這段,中氣十足的嗓音失了力氣。

 

丈夫沒了,飯要為誰而煮?有兩年時間,趙海真天天與朋友在外遊玩、麻痺自己,不願面對丈夫過世的事實。

 

後來,是孩子將她拉回現實。

 

看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她意識到不能再如此消沉下去,便想起童年記憶中,眷村媽媽總會自己做些簡易料理販賣,多少貼補點家用,彌補丈夫薪水的不足。

 

於是,她決定做一個全新的嘗試─開餐廳,做菜維生。

 

但,做菜跟經營餐廳,其實是兩碼子事。趙海真雖有一身好手藝,且為人慷慨不愛計較,但商場上爾虞我詐,有許多人情世故,是她一路跌跌撞撞,歷經股東分家、好友反目種種挫折才領悟得來。

 

罹癌改變人生觀!人生不再爭輸贏

 

「剛開始她一個人撐起一家店,我有次經過,看到她在客人走後,直接躺在桌上睡著。她喔!就是報喜不報憂,讓人想幫也不知道從何幫起。」一路守護著她走來的弟弟趙海康心疼地說著。

 

如此拼命的個性,讓她一手撐起海真私房菜,更加開了一家分店,風光背後經歷的掙扎與痛苦,她卻擺擺手不願意多提。

 

也許是因為開店累積的壓力與疲憊,大約10年前她因為腹部絞痛、眼周長了黑斑,到醫院健檢才發現罹患直腸癌。

 

被醫生告知的當下,丈夫為病痛折磨的回憶再度被喚起,她整個人失了神。

 

萬萬沒想到,在歷經喪夫之痛,好不容易重新振作後,死神的腳步又再一次緩緩逼近。

 

但這次她沒有選擇逃避,而是立刻聽從醫師建議開刀,飲食也開始注重養生,不吃過度加工食品,每天健走1-2小時。

 

除此之外,不只改善生理習慣,更回頭檢討以前的自己。

 

以前的她遇到衝突總愛說服人,不計代價一定要爭到贏為止。「以前總怕別人冤枉我,現在不怕了,就讓時間證明吧,人生不一定要爭輸贏,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置之死地而後生,趙海真的病情因積極治療獲得控制,死神腳步遠離了,而她也因為直腸癌,離理想中的未來也近了一些。

 

現在的她,懂得平衡工作與生活,也懂得向家人求助,弟弟趙海康也幫著管理餐廳,她得空便忙些扶輪社事務,或是出國遊玩,還曾自助旅行到義大利、加拿大呢!

 

 

第二人生,只留給重要的事、重要的人

 

問起哪座城市她最喜歡,「威尼斯!那些精緻到極點的小物,最漂亮了!」

 

有著魔幻色彩的威尼斯,水面上映出的景色、店裡賣的面具、洋娃娃等奇幻小物,使得她眼神放出少女般的閃爍亮光,與說起過世的丈夫時的眼神相似。

 

誰說疾病總帶來悲傷?疾病,讓趙海真明白什麼人是最重要的人,什麼事是最重要的事。

 

而現在,即使再忙碌,她依然會有幾天穿梭在店裡,忙著招呼一桌桌的客人。

 

對她來說,除了旅遊的調劑、扶輪社的參與,大家齊聚一堂吃她做的菜,那種鬧哄哄的氣氛,仍讓她感覺到溫暖,這是初衷,也是她第二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存活率僅2成!台大教授勇敢戰勝子宮頸癌「把心情放輕鬆,就能活下來」

撰文 :何佩珊、楊雅馨 日期:2019年04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唐紹航、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運動是飲食控制之外,追求健康養生的不二法門, 它在KKBOX總裁李明哲、鴻海富智康獨董陶韻智,以及台大中文系副教授蔡璧名的身上展現魔法。 從他們的故事可看到,運動改變的不僅是身體,更帶來心靈上的契合與滿足。

在台大中文系教書,蔡璧名不是一身文青仙氣、明朗坦率的神態,更像穿越時空的俠女。

 

生於中醫世家,曾祖父及祖父都是中醫師,父母皆畢業於台大藥學系,父親蔡肇祺師承太極拳宗師鄭曼青,有精湛的武學根柢。蔡璧名後來生病,除了接受西醫的化療,中醫、太極拳與莊子,就是支持她撐過來的重要支柱。

 

四十二歲時,蔡璧名被檢查出罹患子宮頸癌第三期,回想當時,一位同年罹癌的同學問她:「妳知道得癌症時,妳恨嗎?有沒有自問為什麼是我?」她淡然以對,「不會,我只有想,為什麼不是我?」

 

過去她是台大傳說「不用睡覺的人」,如同歌劇大師普契尼的《杜蘭朵公主》。「我經常清晨五點才睡,八點就站在講台,因為仗勢我會中醫,仗勢可以打拳。」

 

她明知父親有一身精湛武術,卻一直沒好好學,她說:「不是不想學,是沒時間。為什麼沒時間?因為你不覺得重要。」沒想到,後來太極拳會成為陪她走過化療的無形力量。

 

擁完美的前半生

卻面對罹癌的「不完美後半生」

 

「你生病的時候才會回頭,怎麼沒有注意到最核心的東西?」蔡璧名的自問,她用肉身找答案。雖然生長於中醫世家,確診癌症之際,她接受一位也曾罹癌的好友建議。

 

他告訴我:「西醫與癌症奮戰,已經有很長的一段對抗歷史。」他自己經歷一遭,勸我遇到狀況時,再用中醫調理,我就接受他的意見,找最好的醫師,住進了癌症病房。

 

說起過往,蔡璧名想起《莊子》:「以前我讀《莊子》,知道要修身養性,可是修身養性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治療期間,做正子掃描費時四十五分鐘,醫院準備電視讓病人打發時間。

 

她卻告訴護理師她不用看,因為要練《莊子》的神凝功夫,就是把眼睛閉起來,但最厲害的練法是把眼睛睜開,將注意力放在眉心、心窩、丹田,因為你的眼睛注視著那裡,「當下就是沒有念頭。」

 

那時蔡璧名才發現,練功時身體會安靜下來,很快入睡,「睡著就沒有痛苦,因為我真的太需要好好睡了。」她這才恍然大悟,「醫道同源」要求的就是一顆平靜的心。

 

「莊子講真宰真懼,其實我們的心是我們的主宰。」她回望過去,學會了無數技能,但沒有學怎麼用心,「那是我在醫院很大的覺醒。」

 

只是當主治醫師告知蔡璧名,她的癌症已從婦科器官擴散到胃腸、淋巴,五年內存活率是二五%,且在她之前治療最成功的病例,做完療程就是終生配尿袋。

 

她忍不住自問:「我接受西醫治療是不是太可惜?有中醫師等級的本事都無用武之地了。」

 

萬物運行皆有理

採西醫治療、中醫階段性養成

 

但她很快地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因為過去的中醫學養與練功底子,都成了與她在病榻上並肩作戰的千軍萬馬。「我從開始治療到現在,沒有經歷那些(指腸道出血、暴瘦等副作用),這時就明白中醫的底蘊還在,沒有白費。」

 

她在病房早起後,就為自己把脈開藥,只要排便太軟,會用薏仁、茯苓調養。以中醫學養調控身體,同時練功。每天有兩小時卸下病人身分,把所有點滴、治療管線拆掉,專注練功。

 

她很感謝主治醫師賴瓊慧的包容與開明,讓她這個「非典型病人」在病房打拳、做穴道導引,把這個屬於中國的傳統功夫,用父親教她的方式,自己組織起來。

 

「說穿了,我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活下來。」大病一場,讓蔡璧名了解到中國的醫學及太極拳功夫「不治已病治未病」的脈絡,就是要人們從重視身體的人,轉變成重視「心」。

 

接受了西醫化療,再加上原有的中醫武術根基,蔡璧名到現在,還在探索身體與心靈的新關係。她體悟到,中醫的架構與西醫非常不同,西醫的目的就是把病治好,中醫治病是階梯式的,要你一步步往上。

 

「人不僅是封閉在天地之間,而是處於開放的大自然,人體的每一個穴道,就像一扇扇窗戶。」

 

走過這一遭,她明白了養生就是養心的道理。她深切感受到,醫家與道家告訴人們「生命中有樣東西非常重要,不分古今中外、男女老少,都是最核心的價值——你的心要更輕鬆。」

 

末了,她亮了亮眼眸,「我很感謝十一年前那場病,人要鬼門關走一回,才會真正明白你在追求什麼。」為了活下來,她不斷鍛鍊,「當你真的想離疾病很遠的時候,你會變成不只是平人,你會往上,你會更好!」

 

養生×養心 醫道同源求平靜

練《莊子》的神凝功夫,

把眼睛閉起來,將注意力放在眉心,達到追求平靜的境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陪伴母親走過生命最後 方念華領悟:平靜做好道別準備,晴天總會到來

撰文 :安寧照顧基金會 日期:2019年03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方念華、達志影像
  • A
  • A
  • A

歷經生與死的層疊交會,方念華如今想來,心中仍有對至親的不捨,然而在陪伴母親走過人生最後一段旅程的路上,盈滿她心中的,除了悲傷,更多的是學習、感觸,以及無盡的感謝

文/凃心怡

 

談起比母親早走一步的父親,方念華感嘆地說,一切都來得突然。

 

「我父親在發現肝腫瘤的時候,腫瘤已經有9公分大了。」80幾歲的老人家不愛到醫院,也不願意進行醫療檢查,直到肉體疼痛難忍,才不得不在家人的陪伴下就醫。

 

方念華還記得當時的一切猶如極速奔馳的列車,父親先是住進了一般病房,一個月後急送加護病房,僅僅昏迷一日便撒手人寰。

 

就在父親驟逝、選定的告別日前一天,方念華生下了第2個孩子,悲喜交加、兵荒馬亂,讓她甚至連父親的告別式都無法參加。

 

因緣際會接觸安寧緩和療護

 

然而就在尚未好好平撫喪父之痛時,父親過世前半年就發現罹患胰臟癌的母親,病情開始急轉直下,農曆過年前後,母親在醫生建議之下,決定住進馬偕醫院淡水院區的安寧病房。

 

對於安寧緩和療護,方念華坦言,在母親入住安寧病房之前,他們對其了解並不深。

 

「我們教會有一位趙可式修女,她應該是台灣推動安寧療護的第一人,這部分是從她那裡大概知道一些訊息;但是我們只認為,安寧療護就是讓病人舒服一點,卻還是避免不了逝去。」

 

這樣的想法,直到方念華陪伴母親進入到安寧病房之後,才開始對安寧緩和療護有不一樣的察覺。

 

 

回想起堅忍的母親,在面對胰臟癌侵襲所承受的肉體劇烈苦痛之下,雖然頻頻喊痛,但卻從未在兩個女兒面前輕易落淚。

 

「當時胰臟癌已經咬到她的動脈,無法進行手術切除,只能靠化、放療的方式盡可能縮小腫瘤,可是還是對她造成非常大的苦楚。」

 

方念華說,當時醫護人員將母親的嗎啡劑量不斷調升,到了臨終前一個月,嗎啡劑量幾乎已經瀕臨上限,母親依然痛苦難耐。

 

一天,醫生前來巡房,始終堅強的母親一看到醫生,熱燙燙的淚滑落臉頰,她告訴醫生:「實在太痛了,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那年的春天提早入梅,望著窗外連續下了好幾天不停歇的雨。

 

醫生溫柔地對方念華的母親說:「你看外面一直在下雨,下雨的時候我們常聽到雨聲滴滴答答的,如果我們房子有一丁點漏水就會擔心得不得了,但是絕對不是每天都是這樣傾盆大雨,而讓你的房子淹水,總是有雨勢變小或放晴的一天。或許,那個希望就是明天了。」

 

母親聽了醫生的這番話之後,才緩緩地拭乾臉上的淚水,點點頭說:「是啊!也沒錯。」

 

這一段智慧之語,不只讓母親得到了安慰,就連當時就在一旁的方念華,也被這番話撫慰到。

 

「其實,當時醫生的這番話語,最可貴的就是給我們一個希望,因為很多人認為死了就沒有希望了,但我們可以把『放晴』做很多解釋,在信仰中,當你得到永生的時候就是放晴了,也就是說,其實死亡後面的希望更大。」

 

 

平靜做好道別的準備

 

在安寧病房中陪伴母親的那段時日,讓方念華深切感受到,原來所謂的安寧緩和療護並非是在等死,而是逐步、平靜地接受死亡的到來。

 

「其實安寧療護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你可以做好準備、暫時結束這一世的心態。」

 

談起母親的最後一段時日,方念華的臉上少有止不住的悲傷,取而代之的總是煦煦露出的溫暖笑意,「我母親是一個很美的金牛座,愛漂亮,也很喜歡收集一些玉器、首飾。」

 

在稍有體力的時候,她會請女兒們將她的首飾帶到床邊,再一一放入精心準備的精美袋子裡,向他們說明買下這一件件首飾的前因後果,並交代日後務必轉送給她所屬意的歸屬之人。

 

 

在那段時間,保險專員、銀行行員也都會到病榻前探視她,他們會共同討論日後財產的處理與分配。

 

「對比一般病房全力與疾病奮戰到底的求生氛圍,安寧病房的環境會讓人做好心理準備,並且很自在從容地談論身後大事。」方念華說。她還記得有一回,她在母親的病床旁,問她:「妳會害怕嗎?」

 

其實在當下她問出這句話時,並無任何不妥的想法出現,「現在想來也覺得我怎麼敢講那種話,但我知道,當時正是因為我了解,她已經對肉體生命的結束有所準備了,所以我才敢問她。不然一般在家人想求活的時候,怎麼可能敢談死呢?」

 

在那一段時日裡,他們在安寧病房中做出對身後事的大小決策、談論生死,也為彼此做好了道別的準備。

 

無懼瀟灑 踏上另一段旅途

 

 

母親離開的那一天早晨,她告訴女兒們:「我想,今天或許就可以走了。」過了早餐時間,她撐起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闔上雙眼,以極其安詳的姿態,慎重地與此生告別。

 

母親離去時,方念華與姊姊陪伴在她身旁,「安寧病房中,醫護隨時會觀測母親的指數,那天凌晨4點就來告訴我們,她的各項指數都不太對,要我們去陪著她。」

 

如今想來,方念華不禁感嘆父親離開時的情景,「那天,我們進加護病房看過父親之後,才短短離開不到3個鐘頭,就在家裡接到醫院的電話說他走了。這讓我母親非常難過,覺得我父親離開時,身邊都沒有家人。」

 

送走至親之後,方念華體悟到,面對死亡,沒有在哪一個時間點降臨是最合宜的,因為悲傷都是相同的,尤其是親人朋友的離去,更是無法瀟灑坦然。

 

然而經過那一段在安寧病房時的體悟,以及長年來的信仰教誨,讓她明白,人們要面對的,不是早走或晚走的遺憾,「來與去的本身,都是在成就後面永生的那一站,我希望到時候我自己離開時,也能有這樣瀟灑自在的想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安寧照顧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用安寧療護送走父親、陪伴罹癌母親 吳若權:為生命做最好的安排

撰文 :安寧照顧基金會 日期:2019年03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若權、達志影像
  • A
  • A
  • A

即使結識安寧療護多年,也認同其理念,在面對至親家人的逝去以及陪伴抗癌的旅程中,吳若權仍得不斷地學習、做功課,嘗試與心中的罣礙進行和解。

文/凃心怡

 

早在20年前,台灣知名作家吳若權就已經因為代言的關係,接受過一連串安寧療護的訓練,一路走來,他幾乎與台灣安寧療護的脈絡並肩同行。

 

談起早年台灣社會對安寧療護的接受度,他坦言並不高,「社會一聽到安寧療護,普遍會覺得那是放棄治療的想法,當時醫學院學生所受的教育,也是以救人為天職,希望替病人多爭取一些生存的時間。」

 

 

無常為日常 及早做好抉擇

 

就在吳若權接觸安寧議題的第5年,一向健康、甚少出入醫院的父親突然倒下。

 

「他的病程進行地非常快,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他不舒服、呼吸困難,進了醫院第2天就無法吞嚥,第3天便心臟衰竭,之後陸續引發肺積水、肺衰竭、腎衰竭、肝衰竭等,不到幾個禮拜就進入昏迷狀況,4個月後就過世了。」

 

吳若權永遠都記得,在父親離開前一個月,具備完整安寧療護觀念與訓練的他為父親簽下不急救、不插管的決定,但在他口頭表達這個想法之後,每一位醫生與護士只要見到他,就會再次向他確認:「你真的要放棄嗎?」

 

自認一路走來,無論是職場或家庭中做決策從不在意外人眼光的吳若權,卻在每一次的詢問中,開始有所動搖。

 

編輯精選:生死兩相安!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他心裡很明白自己是在做一件對的事情,為父親逐漸離去的靈魂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身體折磨,但他也開始捫心自問:「我這樣的決定在別人看來是不是很無情?我是不是真的很不孝?」

 

當初為父親做出決定時心裡的不捨與掙扎,至今想來,吳若權仍然心有戚戚,他常常與身邊朋友分享:「趁著我們身體還好好的,頭腦也很清楚的時候,趕緊替自己做好抉擇吧!不要把這麼困難的問題交給你的家人做決定。」

 

2017年吳若權的母親被確診罹患癌症,確診的當時,口腔頭頸癌已經轉移到肺部,醫生認為已經到了末期。

 

在不適合開刀的情況之下,他們選擇了免疫療法,很幸運地病情獲得很好的控制,不過吳若權每週仍需花上4個半天的時間陪伴母親就醫與回診。

 

「雖然現在控制良好,甚至已經不見腫瘤,但我還是慢慢有在做一些安排與準備。」他開始在思索居家安寧的布置,也詢問附近醫療院所是否能支援居家安寧。

 

 

許多朋友笑他神經質,過早就開始準備,但他卻認為,安寧療護並非是當人生走到盡頭才能開始進行,「人生就好比搭火車,一趟車從台北到高雄,不是到台南才做準備,而是出發時就要開始周全設想,身心靈皆如此。」

 

身心靈皆是安寧療護面向

 

在身體上,他秉持著安寧療護的思維,盡可能地減少母親身體承受的苦楚。

 

「例如上次做的正子攝影檢查發現1公分左右的腫瘤,可能要做切片或穿刺才能進一步判定良性還是惡性,但是我決定回到安寧療護的方式,我覺得可以等到下一次正子攝影時再去觀察腫瘤的變化,沒有一定要在這個時間點就立刻做切片。」

 

吳若權也十分感謝地說,所幸母親的主治醫師相當支持他的決定,讓母親少受一些苦。

 

在靈性上,他鼓勵母親投入宗教的懷抱,「現在她每天早上起來都會唸心經,唸到都會背了,這是一種靈性的提升,代表她願意精進自己。」

 

 

在心理準備上,吳若權也透過生活相處,有意無意地找尋適切的時間點,與母親討論身後事。

 

他認為這些人生大事絕非是一場會議,大家坐下來就能有所定案,「這些決定其實是來自日常生活,例如走過民權東路看到很多禮儀公司就可以談一下,收到親友的訃聞也可以聊,甚至看到名人過世的訊息也是一個時機。每次都能聊一點點,更能理解媽媽的想法。」

 

有一回他收到親友的訃聞,母親看了上頭的死亡日期與出殯日期後,直言對方的子孫實在不孝,竟然2個禮拜就把遺體火化了。

 

吳若權笑著回母親說:「聽說在上海2天就燒了,2個禮拜算久了,而且殯儀館的冰櫃是一天天在算錢的,」他順口一問:「不然你想冰多久?像古早時代說的『七七四十九天』嗎?」

 

母親並沒有特別回應,但這一段對話卻讓他深放心中,「這讓我知道,我媽媽認為2個禮拜太短了,但是她其實也沒有堅持要到49天這麼長。」

 

 

吳若權也時常以開玩笑的方式跟母親說:「有什麼事情要快點說,不然以後擲杯問都不準喔!」以此緩解長輩對於死亡的忌諱與恐懼。

 

編輯精選:吳若權/變老很容易 但接受與適應老化的過程,很難

 

照顧者也需要安寧療護

 

面臨父親的驟逝,以及陪伴母親漫長的抗癌之路,吳若權一路走來,都將安寧療護謹記在心,而當年對於父親離去時心中的那份掙扎,直到前些時候,他才從1位與他共乘捷運的陌生男子身上,發覺自己的豁然開朗。

 

「那名中年男子接到一通電話,我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只聽見他很清楚地表示:不需要急救,也不用做任何措施,病人都已經決定如此,也註記在健保卡上了。」

 

掛掉電話後,男子便開始滑手機,看新聞。

 

吳若權笑言,或許不明白的人會認為這位先生很無情,但他卻在對方身上看見了一份溫柔的慈悲,「或許他正趕著要去醫院處理生命最緊張的一刻,無論是否正在壓抑著悲傷,但他的表現都在訴說一件事──他們家準備好了,他也準備好了。」

 

一路走來,他在陪伴親人的過程中,逐步學習與成長,他也認為自己要學的還有很多,尤其是安寧之後的自我安寧。

 

 

「我現在用7成的時間在照顧我母親,不過我也深知,當一切都過去之後,我的失落感會很大。」

 

吳若權認為,照顧者要如何讓自己安寧,是另一種學習。「長期擔任照顧者該如何安頓自己的身心,是安寧療護延續的另外一章,也是我未來要學習與投入的功課。」

 

(本文獲「安寧照顧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編輯精選:吳若權/大人的成熟指標:權衡人生的重點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存活率不到1%仍奮力一搏!他戰勝鼻咽癌末期,完成「老天爺給的任務」

撰文 :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財團法人台灣癌症基金會
  • A
  • A
  • A

在四十三歲生日前一個月,因為耳朵一直發炎積水,告知醫生病情已經很久沒有改善,醫生覺得不對勁,便進一步做更仔細的檢查,才在鼻腔深處看到一點點瘜肉,經過一系列檢查後,在生日當天看報告,已經遠端轉移到脊隨確診為鼻咽癌四期C,也就是末期中的末期。

文/台灣癌症基金會抗癌鬥士翁崇益

 

癌細胞轉移,百分之十的存活率

 

「醫生,這個期數會怎麼樣?」

 

「一般來說,兩年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十。」

 

當時正值青壯年,正是衝刺事業的最佳時期,當我得知罹癌的消息時,沮喪了幾天,跟同齡人相比,我的身體狀況一直保持得很好,為何只有我得癌症

 

然而,這樣的念頭也僅僅是稍縱即逝,從小獨立長大的過程讓我學會轉念,人都有負面的時候,不需要逃避,於是接受沮喪的情緒,也很快調整好心態。

 

心想著:「我還那麼年輕,很多比我年長的大哥大姊都抗癌成功了,我當然也沒問題。」

 

很多人只會看見百分之九十的死亡機率,但我看到的是還有百分之十的存活率!

 

用比較樂觀的角度去看待生活,緩和心情,安慰自己,不要一直沉浸在還能活多久的思考中,學會去接受它、面對它,一定會有不同的人生!。

 

暫停手上的工作,完全配合治療,經過六次的住院化療,以及三十七次放射線治療後,再做二十四次化療,經歷了快一年的治療,準備回到職場上班,努力回歸正常生活。

 

編輯精選:肺癌年輕化,30歲起要做這個檢查

 

 

卻又檢查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臟,做了放射線治療後,癌細胞又轉移到淋巴還有肺。

 

為了能夠陪伴家人更長的時間,不管是多麼痛苦的療程,也都硬著頭皮面對,在辛苦治療後,得知癌細胞不僅沒有被消滅,還從鼻腔到脊椎,再轉移到肝、淋巴、腹腔,對於這個結果讓人有些失落。

 

但依舊配合醫生治療,沒想到半年後又轉移到肺部,連醫生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我了。

 

「這下存活率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了。」醫生雖然還沒有宣判我死刑,卻也告知我機會不高,

 

「我都已經那麼配合跟努力了,癌細胞為什麼還是不停轉移?」頓時覺得有些受挫,我選擇接受但不選擇認命,只給自己短短的時間難過。

 

接著告訴自己:「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痊癒機率,我也可以創造那百分之一的奇蹟!只要老天爺還沒判我死刑,只要這場生命的官司還沒有三審定讞,我都會用盡全力跟它上訴到底。」

 

編輯精選:被6個醫生宣判只能活半年,她實現6%的奇蹟

 

 

把癌症當感冒,守候家人無聲的愛

 

「能說說你怎麼看待癌症的嗎?」一位記者發問。

 

「就當作感冒啊!」

 

「但你是癌症末期耶?」發問者通常都會很訝異。

 

「那就當作是重感冒啊!」我笑著說。

 

也許是小時候的環境養成獨立的性格,認為人生只有生與死是大事,其他事情在這兩者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以當我把癌症看成只是個小感冒時,這件事就變得沒有那麼嚴重了,只要吃藥、喝水、多休息就會好,若你硬要把它無限放大,就算真的只是小病也會變成重病。

 

 

我不希望讓家人感覺家裡有個病人,得要小心翼翼照顧我的情緒,造成他們的壓力。

 

所以治療期間,除了日常的叮嚀外,很少有關於我生病的話題,一如往常地生活,甚至回到職場繼續工作,彷彿我的身體裡沒有癌細胞的存在。

 

我與老婆之間沒有太多肉麻的言詞及口頭的關心話語,並不是她不在乎我,而是另一種的心靈守候。有時候感動不一定要說出口,無聲的愛是另一股巨大力量。

 

老天爺給的任務,老天爺給的禮物

 

 

三年前醫生判斷存活率不高,我依舊沒有放棄任何希望,每天運動,補充營養,讓自己過得很開心。

 

在臉書寫的一篇文章:「雖然生病了,但我一定會成功回來的!」意外得到很多人的關注與祝福,透過大家的分享,因緣際會獲得了一些演講、受採訪的機會,甚至也出了書。

 

一年、兩年過去了,距離罹癌已經滿四年了,不但超過醫生說的兩年存活率,回到醫院複檢的時候,醫生驚喜地恭喜:「鼻腔、肝、脊椎、肺部的腫瘤已經完全消失,現在只剩下淋巴,而淋巴的腫瘤沒有變大的跡象。」

 

這段時間,我把罹癌當成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任務,同時也是一份禮物。

 

老天爺希望我從這個過程體會生命的智慧,然後幫助更多人,所以我到處演講、分享、鼓勵一些身體或心理生病,或是遇到工作壓力與挫折的年輕人。

 

 

演講的時候,台下原本迷茫的眼神,過程中眼中開始充滿光亮及希望,一路到結束後的擁抱。

 

我知道這場分享也許能讓某些生命因此變得更美好,這些能量同時幫我消滅更多壞細胞,所以我把每次的演講都當作是治療的一部份,那是一種真實無副作用的自然療法。

 

因為心態上的改變,我的世界也跟著轉變了,變得更加精采、更有活力,現在的我不但更珍惜身體、珍惜每一天、珍惜身邊的家人,同時也活出不一樣的自己,我想這是老天爺給的生日禮物。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台灣癌症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編輯精選:生病後更珍惜人生!「不要只是為了生活,而忘了如何生活」

 

編輯精選:用安寧療護送走父親、陪伴罹癌母親 吳若權:為生命做最好的安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