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教我的事:坦然面對過去,把握現有時光,快樂就在自己手上!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5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在一家老報的前老社長的辦公室裡,我遇見了一位風度翩翩的熟齡男士。他自我調侃地說:「我就是那個當年『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的男主角─鄭余鎮。」

哇!我都還沒來得及反應,令我驚訝的是,對這段過往的軼事,他竟是如此坦然!

  

鄭余鎮告訴我,他老早不在政治圈了,而是進出兩岸的文化交流,他完全不介意大家提起他早年的一些緋聞,因為他說那是過眼雲煙,現在早已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快樂人生

 

2017年9月我們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的年會,我也特別邀請他參加,並安排他坐在第一排,雖然只請他上臺講了簡單幾分鐘,但是這些年推動兩岸的藝術文化交流的快樂卻溢於言表。

 

他說,其實他常常拿「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來作為跟新朋友見面的第一句自我介紹的話,因為新朋友立刻就會說:「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男主鄭余鎮啊!」

 

現在,「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幾個字便成了他的招牌,更成了他的一張名片。

 

 2018年2月14 日,鄭余鎮發給我的微信中說到:「2015年11月,我因肺積水在台大醫院加䕶病房急救,在昏睡中我飄然到天際,看到許多成雙入對的年長者,彼此間喜悅相處相互招呼,笑容可鞠,非常慈祥,徜徉在快樂的仙境,令我心曠神怡。悠然間,天上出現一道白光,在我眼前呈現LOVE的標示,極為清晰奪目。從睡夢中驚醒,我從天上掉下來,彷佛回到人間!我恍然大悟,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就是愛。」  

 

 「去年有一位旅美張姓牧師,要我提筆書寫『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貼在他白板上,令我感到神奇。他啓示我去傳播愛,於是我勤練書法,將愛的禮物化為正能量,傳播到地球各個角落 ,更體悟到這就是我的使命!」鄭余鎮不但活了過來,也活出了自己,成為了一位快樂的兩岸藝術天使。

 

鄭余鎮推動台灣藝術家走向世界,第一站便在「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事務協調局」的大力支持下,於2019年4月20日到10月8日在「北京世園會國際館」舉行為期半年的以「一帶一路 ,花開五洲」為主題的69國名花(國花)名家書畫展。

 

▲女畫家劉蓉鶯水墨花鳥創作在2019年4月29日於北京世園會展出

 

展出書畫作品138幅,其中彩墨畫69幅全部出自著名畫家劉蓉鶯教授之手,主題是「兩岸一家親,同胞攜手行」。鄭余鎮推崇劉蓉鶯是「心靈畫家」,更以一己之力,以筆傳情,用墨達意,充滿濃濃愛國情,拳拳報國心。

 

人隨著年紀、際遇的不同,對於愛的定義也大不同,年少時純純的愛,長大後異性間傾慕之愛,成熟後那份細而悠長的愛,還有更多人,有著悲天憫人的慈悲之愛。

 

也許,當鄭余鎮領悟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就是愛的時候,那份心靈的滿足就是一種幸福和喜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樂觀才會快樂!101歲人瑞: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的開心和金錢、年齡無關,反倒和心境有很大的關係!

文/ 李慶隆

 

在公園運動,我總是會看到一位坐輪椅的阿嬤。她和其他阿公阿嬤一樣,由外勞推來公園運動,特別的是,她的外表打扮極為時髦,戴著花邊眼鏡,穿著色彩繽紛的衣服,紅的、黃的、綠的、粉的,在運動的人群中相當搶眼。

 

每次看到她,她總是露出牙齒,開懷大笑,是個很快樂的老人。有一回我忍不住走上前和阿嬤打聲招呼,我問道:「阿嬤,妳今年幾歲了?」

 

她毫不掩飾的說:「我今年一百零一歲了。」

 

阿嬤因為骨質疏鬆,雙腳沒力,無法長時間站立,才坐在輪椅上,但她依然每天出門運動。她的運動集中在上半身,她會用雙手搓搓耳朵、拍拍手,做些拉拉筋骨的簡單動作。

 

 

開心才是最好的養生之道

 

真正認識她後,終於有機會能聽她聊聊自己的故事。她是客家人,年輕時住在山上,是個「採茶姑娘」,工作很辛苦,每天清晨四點半就要起床到茶園,天性樂觀的她,邊採茶邊唱客家山歌。

 

她說:「那時候雖然身上沒什麼錢,但是過得很快樂。」說起年輕歲月,她的雙眼閃著光芒,好像時光又回到了從前。

 

「在山上工作很辛苦噢! 尤其冬天非常冷,還要早起。」她笑道:「唱個山歌、喝點小酒,不管怎樣,都要過日子。」喝點小酒,心情比較快活,這也是她的養生之道。

 

阿嬤總是對我說:「少年耶! 你要像阿嬤一樣,有錢沒錢都要喝一點小酒。」有時候她也會嘮叨道:「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公園裡,還有幾位客家阿嬤,她們一年四季,無論晴雨、天氣多冷,全年無休的出門運動。她們不會替自己找不運動的理由,所以很健康,又因為年輕時的勞動,身體基礎打得很好,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在公園裡運動的人對這群客家阿嬤都很客氣,稱呼八十歲的阿嬤「妹妹」;九十歲的是「姊姊」,九十五歲到一百歲是「大姊姊」;超過一百歲才會被叫作「阿嬤」。

 

反璞歸真的快樂

 

從她們身上,我學到了人要樂觀,就會活得很快樂

 

從年輕一路打拚,現在她們的人生到了心滿意足的階段。她們成長在資源缺乏、貧困的山上,打拚一輩子,到老時有能力搬到繁華的都會居住,心中充滿了感恩和知足。人生除了金錢和物質,更重要的是一顆喜悅的心。

 

 

公園裡匯集著各式各樣的人,有些年紀輕一點的,例如五、六十歲這個族群,在公園運動時,總是神色凝重、面無表情,看起來精神壓力頗大,有時從側面了解才知道,某人原來是某大集團董事長。

 

也有知名政治人物,來運動時似乎怕人認出來,戴著帽子、口罩、眼鏡,好像見不得人似的將自己包起來。我們都要學習阿嬤,知足常樂,人生不要窮到最後只剩下錢,這樣人生就了無意義了。

 

 

(本文摘自《溫度記憶:永康國際商圈理事長的美麗人生》,今周刊出版,李慶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王偉忠:中年人想快樂,關鍵在身體健康、心靈自由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古時候,「他鄉遇故知」便是人生至樂之一;現在,什麼都稀鬆平常,快樂卻顯得難得。其實,心靈自由了便能快樂,但這得靠自己思考、找路,而非天天數臉書上的讚。

文/王偉忠

 

一早起來看奧運閉幕,選手們表情真好,在森巴音樂中笑得毫無負擔,是種努力後的快樂。想想,多久沒在身邊看到這種笑容?

 

在特殊的情境下,音樂、音效會帶來強大感染力。週末看到《賓漢》推出新版,趕緊進戲院重溫舊夢。

 

第一次看《賓漢》才十多歲,我第二次上台北, 好友單肩扛台巨大的SONY手提卡式錄放音機走進全亞洲最大的國賓戲院,一路引人側目。

 

這台錄音機是七〇年代最新產品,放進卡帶,可以直接錄余光「青春之歌」、陶曉清「中廣熱門音樂」裡面最新的西洋歌,輸出功率大到可以開舞會!不過,「滑世代」孩子們連卡帶長什麼樣都沒見過……。

 

 

扛錄音機進戲院,當然為了錄音,我們超迷卻爾登.西斯頓的《賓漢》,錄下萬馬奔騰那場戲的音效,回家反覆聽, 真過癮、真樂!(現在這麼做會觸犯著作權法。)

 

古時人生四大樂是「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現在什麼都稀鬆平常,還天天在臉書上遇故知,快樂太難。

 

想快樂,關鍵在身體健康、心靈自由

 

身體健康可以借重醫療和運動心靈自由則要靠自己。天天數臉書得到幾個讚、或看別人好吃好玩,無法快樂;要能獨立思考,擺脫社會普遍價值觀的干擾,找到自己的路,方能自得其樂。

 

像新加坡好小子Schooling參加奧運前便宣告關閉臉書,專心投入訓練與競賽,終於拿回金牌,他知道快樂靠努力、不靠別人的讚,因為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

 

 

但真切斷與世界的連結,還是會焦慮。像最近遺失手機,整天坐立不安,仔細推敲行程,終於想起最後在朋友車上使用手機,一問,真找回來,太開心!因此現代人生至樂應改為「找回手機時」。

 

再看《賓漢》,特意選擇會隨效果震動的座椅,想像萬馬奔騰時全身跟著晃,應能帶來十倍感動,卻失望了。散場放眼四周全是老炮,原來大家想看的不是賓漢,而是我們早遺失的青春。

 

 

(本文摘自《半減卻:王偉忠盡情吹牛六十年的心得報告》,時報出版,王偉忠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平淡就是快樂

撰文 :大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
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
已經這麼覺得了。
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文/米果

 

以前覺得,所謂的快樂,必須很具象,像煙火一樣。黑夜裡,啪啦啪啦,亮亮閃閃,像滿天落下的銀花。虛榮也沒關係,起碼要虛榮得很亮麗。

 

喜歡的人就一定要緊緊擁抱成一個圈子,既然在同一個圈子就要常常碰面,去吃飯,去KTV,去看電影,一起蹺班,一起旅行。

 

不只自己感覺幸福,還要讓旁人羨慕。生日的時候起碼要排滿一個禮拜的聚會,聖誕節不能一個人落單,到場朋友人數的多寡,拿來驗證自己人氣的多少。

 

假期必須填滿,出國必然要狂買東西,返家把行李箱打開,戰利品攤在床上,拍照上傳網路炫耀,那叫做旅行歸來的快樂。

 

 

以為天長地久是必然,如果有親人朋友或寵物離世,會崩潰,會不解,然後以文字訊息在網路互擁哭泣,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就連轉身走入日常都覺得不應該。

 

我羨慕那樣的自己。理所當然的傲嬌,開心或悲傷都不顧後果,自以為冷靜理智卻橫衝直撞,不管是討厭人或被討厭都用盡力氣,因此烙下深淺不同的傷疤之後,漸漸才懂得為人著想。

 

過了中年,沒那種心境和體力了,至多就站在可以俯瞰煙火的二樓陽台,吹著巷弄涼風,雖不到憑弔那般壯烈,多少有昨日黃花的蒼涼。說來好笑,我最近越來越懂這種心境了。

 

嗯,對的,站在二樓陽台,身體靠著生鏽的欄杆,探頭往長巷的裡側,看那些穿著花洋裝花襯衫的年輕人,一手拿著啤酒罐,一手拿著仙女棒,往煙火噴發的大馬路那頭奔跑。

 

 

我常常夢見那樣的畫面,因為自己穿不下花洋裝花襯衫而嚇醒,明白那是夢,或有隱喻,想一想也就釋懷了。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已經這麼覺得了。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盡量好睡,盡量天光自然醒來,規律過活已然成為功課。夜裡千萬不要突然清醒,因為重新入睡的能力正在衰退。熬夜失去的精神氣力,毫不客氣在體內挖出空洞,以前可以靠狂睡補足,現在想要狂睡也無法。

 

可是飯後往沙發一坐就很睏,如何睡去也不知,即使短暫幾分鐘,卻像熟睡到天涯海角,醒來覺得飽足,但是錯過的連續劇很難銜接,只好把支離破碎的情節,靠重播時段複習,真是老人症頭。

 

 

被菜市場某某攤販稱呼大姊阿姨時,還是會忿忿不平,感覺像是棒子夯過來,打中眉心,痛得要死,氣到像噴射機一樣揚長而去。

 

已經發現腿骨不像以前那般勇健了,蹲著不太容易,站起來更花力氣。最近摸到臉上的法令紋都已經鑿出明顯的溝,好吧,那就承認老了,不過自己清楚就好,旁人說得太明白,還是不開心。

 

變胖容易,變瘦很難。身體突然出狀況,就開始胡思亂想,狀況解除時,就想小小揮霍一下獎勵自己。一旦這麼想,胖也無所謂了,健康就好,節食是以前的功課,現在的作業是養生。

 

結交新朋友的速度跟態度都放慢下來,關於人生交際的硬碟空間越來越小,可以一起歡樂的酒肉朋友就算不聯絡也不覺得可惜,該刪除的不眷戀,覺得珍貴的就四處備份,會在內心留下位置給值得牽掛生老病痛的至親摯友。

 

老朋友也不只交往的年分夠老,一起變老的年分也夠長,以前靠爛朋友磨脾氣,現在靠好朋友延年益壽,朋友不必多,過了中年,留下相知相惜的就好,類似﹁精選集﹂的概念。

 

 

然後就變得很愛哭,一點點小事情,勾到內心一絲絲脆弱的線頭,就哭了。也不會哭太久,抽一張面紙,擤一下鼻涕,又轉身去做些普通到不行的雜事,譬如,洗碗、摺衣。平平淡淡。

 

最怕突然生病,就算是慢慢老去的過程,累積起來也很折騰。一旦被要求做什麼檢查,就不斷擔心直到聽完報告為止。

 

坐在門診外頭,看著燈號變化,感覺歲月流失,比自己更脆弱的人在那四周,提示了生命來來去去的必然,只能鼓舞自己快樂一點。聽完報告,無事安心,就去吃些喜歡的料理,或回家途中去租DVD,最好是喜劇,動畫也好,看過的再看,沒什麼關係。

 

朋友說他的朋友倒下之後就走了,家人說有個親戚突然就離開了,這些斷斷續續的消息,四處埋伏,不定向襲來。慢慢把自己訓練成銅牆鐵壁一樣堅強,才知道變老不全然是壞事,雖然壞事還是比較多。習慣無常如常,原本就是學習。

 

 

時時警惕自己,不可以變成討厭的長輩,不要對親戚的小孩追問結婚了沒生小孩了沒加薪了沒,畢竟自己以前也很討厭被這樣修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去攻打的道館,顧好自己的神奇寶貝就好。

 

不可以對新事物新流行失去探索的興趣,對於新科技要有學習的熱誠,否則真的老了,學不會新介面就別想搶到年節熱門時段的車票機票,連訂房都很困難。

 

喜歡的打扮就繼續喜歡,沒必要為了迎合別人的觀感去改變什麼。年輕時愛穿橫條紋就繼續橫條紋,變成老爺爺老奶奶也可以穿垮褲配球鞋或寬褲配牛仔外套。白頭髮的好處是想要染什麼淺色系不必預先漂白,這麼想,就覺得很無敵。

 

要準備好如何去面對父母的老去,也要思考自己需要被照顧的時候,可以提前做什麼準備。這是人生後半段最困難的部分,相較起來,那些打玻尿酸除皺紋或雷射去斑的事情,根本雞毛蒜皮。

 

一切如常,就是快樂。就算沒有熱鬧的儀式也不會感覺空虛,只要知道遠方的親人朋友平平安安,就會開心很久。

 

因為懂得無常了,所以每天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天光,一切如常,平平淡淡,就很快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濫情中年:米果的大人情感學》,大田出版,米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提早退休,沒工作反而不快樂?中年重返職場,2個關鍵找回成就感!

撰文 :職場戳戳樂-洪雪珍專欄 日期:2019年02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工作上碰到瓶頸,感到有志難伸、心裡鬱悶時,很多人都會講一句話,「等我有錢了,就不工作了!」可是很少人真正去想過,真的有錢了,不工作行嗎?

如果是六七十歲,不工作鐵定是行的,大家會恭賀你好福氣。不過如果是四五十歲,不工作就變成一件怪怪的事,別人看得奇怪,但是更多的是自己心裡怪,是一個難以跨過去的門檻。

退休不做事,不見得美好

 

最近有一位年逾五十歲的讀者就有這個困擾,來問我怎麼辦。

 

他年輕時,工作很拚,跟著老闆到大陸拓展事業,沒日沒夜地做,一年沒回台灣幾趟,就算回來了,也是匆匆地來去,兼帶著處理公務,始終沒能好好與家人相處,錯過了不少重要日子,成為揮之不去的遺憾。

 

還好跟對老闆,老闆給他的薪資待遇優渥,所以五十歲就財富自由了!

 

 

這是第一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決定?有人會選擇繼續工作,因為錢永遠賺不完,沒有人會嫌多的,更何況還身強力壯,不論體力或智慧都處於人生最高峰,還可以風風火火再大戰它百來回!

 

這位讀者卻做了另一個選擇,他不想錯過與家人的美好時光,想要回來陪伴父母老去、兒女成長,以及與妻子重溫戀情,於是回到台灣。

 

這個年紀回到台灣,要另外謀職不易,就算要謀職,也謀不到一個輕鬆的工作,那又何必回台灣?因為不缺錢了,他也就整個退出職場,完全不工作。

 

 

可是,五十歲不工作,就是個怪!是讀者沒想到的怪,非常不適應,先講他自己,以前每天從早做到晚,加上夜裡不時要跨國連線,等於二十四小時在工作,現在是二十四小時不工作,手上握的時間一大把,做什麼好呢?

 

一開始還可以出國旅行,但是總不能天天都在旅行吧?一般人還會做有興趣的事,偏偏他屬於那種沒有興趣的人,所以光是熬時間,把每天二十四小時過了,就是痛苦不堪的事。

 

妻子看他煩,子女看他沒用

 

再來看看他的妻子,本來妻子是盼著他回台全家團聚,可是他這一回來,把妻子原來二十年的生活步調全給打亂。

 

以前妻子會安排朋友下午茶,或是去上課進修,現在全部必須放掉,待在家裡料理三餐,等於綁住手腳,奪去了妻子的自由。

 

因此兩人反而都不開心了,妻子有一次還說,他是日本女人形容的「大型垃圾」,很想把他再丟回職場回收再利用。

 

 

至於兒女,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國中,看著爸爸天天在家,感到不解,因為同學的父母都還在工作,填寫家庭資料表時,父母職業都填「無」,讓他們為自己的不同感到不自在。

 

過去提到爸爸,他們都一臉驕傲地說,爸爸在大陸從事什麼行業、位高權重,現在他們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有一次同學還帶著同情口吻問孩子:「你爸爸失業了嗎?還沒找到工作嗎?會不會家暴?」

 

讀者的父母,心情也差不多,過去他們會滿臉光彩,說兒子今天飛這裡、明天飛那裡,受到公司重用,前途看好;現在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說「我兒子賺飽了,不工作了」?當然不行,這種炫富太傷人了。

 

但是啥也不說,老友就會狐疑地看向他們,以為有難言之隱,而寄予同情的眼神,更讓二老不自在。

 

就這樣折騰了兩年,退休後的美好日子該享受也享受了,讀者決定復出江湖,找回昔日的活力,也給兒女做榜樣,可是他不打算回到老本行,問我還有什麼選擇?這是第二個關卡,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選擇?

 

 

有興趣 + 有意義 = 理想工作

 

我給了他兩個選擇的標準,一是做有興趣的事,一是做有意義的事。做興趣的事,對自己付出,人會變得快樂;做有意義的事,為別人付出,人會獲得滿足。從中年到老年,能得到快樂與滿足,這個人生就算是功德圓滿。

 

年輕時,工作最主要的動力是為了賺錢,在換工作時,看的多半是薪水與職銜,或是未來的發展性,是不是職位能越跳越高、薪水越領越多,而這些都是外在價值,不見得是自己真心喜歡或追求的。

 

就算全部到位了,也未必滿足與快樂,有時心裡反而空空的、虛虛的,懷疑過的是自己想過的人生。現在既然不需要再為錢擔憂,就不必在意外在價值,不妨回到自己,看看內在價值,找出興趣所在,以及人生意義。

 

人到中年,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整理自己。

 

 

走完人生的大半段之後,看著前方還有小半段,很多人會開始進入自省階段,問自己幾個簡單的問題: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想去哪裡?

 

中年人問這些問題,是想要明白自己這一生的定位。而定位要用哪一種座標?

 

過去可以用名與利作為經緯度;中年之後,名與利再也無法滿足,必須收回眼光,往內去求,問問自己這顆心,希望自己的定位是什麼。

 

這個問題,就好比有人問,當你往生之後,希望後人在墓誌銘上寫下哪一句話。

 

 

奉獻,是最高的自我實現

 

這位讀者說,他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但是他可以想想「意義」這件事。

 

後來他告訴我,他想接觸一些基金會,拯救瀕臨輟學的青少年,以免他們被這個社會給放棄,而被犯罪集團給吸收,終身再也難以回到正常體制裡。

 

他帶著有點羞赧地說,給予這些失去機會的孩子一個機會,是他人生下半場的終極意義,或許墓誌銘可以寫道:

 

「他永遠對著差一步就掉落深淵的孩子伸出援手。」

 

 

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得到什麼是最重要的,其實到了中年就會發現並不是,唯有為別人付出與奉獻,才是工作的意義,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感到心裡真正的踏實。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洪雪珍粉絲專頁」

 

歡迎加入我的Line@ ID:@bfj9781d 

或點此直接加入:https://line.me/R/ti/p/%40bfj9781d

洪雪珍最新力作<你的強大,就是你的自由>

在各大書店與網站都可以購買:

博客來 、金石堂誠品電子書獨家>樂天KOBO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騎腳踏車趴趴走、海邊散步喝咖啡!荷蘭人快樂退休的秘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2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達志
  • A
  • A
  • A

週間幫忙照顧孫子,週末溜到海邊散步、喝咖啡,或是踩著腳踏車一騎就是20公里,享受單車運動的暢快─這是許多荷蘭人的退休生活寫照。在政府完善的退休金制度下,晚年不必太擔心錢的問題,你要做的,是好好享受人生。

銀色海嘯席捲全球,面積、人口與台灣相差不遠的荷蘭,比台灣更早進入高齡社會,全國超過65歲以上的銀髮族約佔18.4%,比起台灣14%的老年人口,比例更高。

 

銀髮族越來越多,代表退休人士不斷增加。荷蘭中央統計局(CBS)指出,荷蘭2017年的平均退休年齡是64歲又10個月,並且逐年增長。

 

退休後,就是老年人生的序幕,如何老得健康、老得快樂,是個人生活也是社會議題。

 

荷蘭的平均壽命為82歲,其中男性80歲、女性84歲,台灣平均壽命則是80歲,男性77.3歲、女性83.7歲。相較之下,荷蘭人更為長壽一些,不只活得久,更活得好。

 

根據2018年世界幸福指數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8),荷蘭在156個國家中高居第6名,尤其在「健康平均壽命」項目表現突出,分數甚至超過幸福指數前三名的芬蘭、挪威和丹麥。

 

 

另外,2018全球退休指數(2018 Global Retirement Index)顯示,荷蘭在43國中位居第10名,在國家財務、健康、生活品質、物質生活水準都有一定的水平,整體表現超過第26名的台灣。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副代表范安治(André Verkade)接受專訪時說,荷蘭設有健全的退休金制度保障老年生活,確實是適合退休的好地方。

 

荷蘭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副代表范安治(André Verkade)。

 

一般來說,若在荷蘭工作超過42年,退休後每個月約可領到8成薪水,基本生活不成問題,退休後淪為貧窮人口的比例相當低。

 

經濟無虞之後,怎麼做到長壽又健康?「腳踏車」是關鍵之一!

 

騎腳踏車可說是荷蘭的全民運動,家家戶戶都有腳踏車,大人騎腳踏車上班,孩子坐腳踏車上學,荷蘭小朋友更是從2、3歲開始就學騎腳踏車,從小培養單車情感,養成一輩子的運動習慣。

 

腳踏車

 

腳踏車

▲荷蘭人從小到老都愛騎腳踏車。

 

荷蘭是低地國,建造地下化的交通系統較不容易,所幸地勢平坦,為單車提供絕佳環境,政府為鼓勵民眾騎腳踏車,基礎設施也很完善。

 

在荷蘭,腳踏車不但有專用道,還有專用號誌,甚至享有道路優先權,紅綠燈不必等太久,汽車都得讓一讓。

 

更有趣的是,道路還設有感應系統,只要偵測到腳踏車靠近,就可以快速變換燈號,騎單車暢行無阻,比開車更方便!

 

正因如此,騎腳踏車上班在荷蘭非常普遍。

 

范安治分享,他住在荷蘭期間,也是騎腳踏車上下班,從住家到公司約8公里,每天出門跨上單車、踏板一踩,25分鐘就能抵達目的地,而且全年風雨無阻,雨天穿上雨衣、寒冬戴上手套與毛帽,照樣踩著腳踏車上班去。

 

通勤之外,荷蘭人也喜歡在週末騎腳踏車,當作休閒活動,一騎就是20甚至40公里,沿途享受微風輕拂、欣賞自然美景,身心暢快無比。

 

長年的運動習慣,為荷蘭人打下紮實的底子,從年輕就開始儲蓄健康,年老後自然擁有較強健的身體。許多荷蘭人退休後,依然保有騎腳踏車的習慣,80歲還在騎車也不奇怪。

 

「走路」也是荷蘭人熱愛的休閒活動,尤其喜歡在海邊或樹林間漫步,既鍛鍊身體又能釋放壓力。

 

在台灣生活2年多的范安治,仍維持走路運動的習慣,盡量每天都走到1萬步,偶爾在市區騎Ubike代步,也曾經一路騎到淡水,展現荷蘭人的單車精神。

 

除此之外,荷蘭人的健康意識高,對吃下肚的東西很有自覺,希望買到健康、品質優良的食物,而這種集體意識也形成一股改變環境的力量,使得健康食材在超市能夠輕易取得,價格也不高,可說是另類的「基本人權」。

 

范安治發現,相較之下,健康的食物在台灣普遍比較貴,反而是連鎖速食店相對不健康的餐點,比其他國家還要便宜。

 

荷蘭人不只在乎飲食,也重視是否擁有充足的睡眠和休閒時間。

 

荷蘭的法定工時是每週一至週五共40小時,但工作時間相當彈性,員工可以和主管協調,比如週一4小時、週二10小時等,而且只要能順利完成工作,不一定非得每天綁在辦公室。

 

休假方面,除了週休二日之外,年假也不少。范安治舉自己為例,已過花甲之年的他,現在每年約有50天年假,休息時間相當充足,不怕沒空放輕鬆。

 

荷蘭

▲范安治強調,荷蘭人的健康與長壽不只仰賴社福資源,而是各方面努力的結果。

 

由此可見,荷蘭人健康與長壽的背後,不只有健全的退休金制度、健康醫療等社福資源支持,與社會的運動風氣、基礎建設、工時制度、生活方式更是息息相關。

 

退休之後,荷蘭人都做什麼呢?

 

范安治分享,首先當然是好好享受沒有工作束縛的自由時光,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像是旅行、做志工,甚至開啟事業第二春,也有些退休人士重返校園,70歲還在大學上課的大有人在!

 

此外,荷蘭人重視社交活動,退休後花更多時間拜訪親友,三不五時就找個理由相聚,凝聚彼此的感情。

 

范安治認為,人際網絡是快樂退休的重要元素,他幽默表示:「我前面說過,荷蘭是退休的好地方,但如果你是外國人,聽了以後就跑去荷蘭退休,那可就糟了!」凸顯社交網絡對退休生活的影響相當大。

 

台灣人退休後,常常幫忙帶孫子,荷蘭人有時也會這麼做,但通常只是一個星期協助照顧一、兩次,很少做全職。

 

有趣的是,有些荷蘭人退休後會幫自己寫「自傳」。

 

走過一甲子,看遍人生風景,肯定有許多精采故事和生命經驗值得記錄,或是與家族分享傳承。小老百姓的自傳不是名人傳記,不會出版也不會熱銷,卻是人生最珍貴的記憶。

 

退休前,培養新的興趣也很重要。

 

近年準備退休的范安治分享,傳統的荷蘭家庭是女主人負責煮菜,以前的他從來不下廚,下班回家後就問太太「今天晚餐吃什麼?」

 

但時代改變,後來因太太工作繁忙,他開始試著自己料理,從最簡單的義大利麵開始,逐漸發現做菜的樂趣,現在的他非常熱愛烹飪!

 

荷蘭

▲范安治早已培養新的興趣,準備迎接精彩的退休生活。

 

范安治笑著說,人們退休後不再忙於工作,得找些事情來做,比如下廚就能創造全新經驗,令人樂在其中,退休生活肯定更有樂趣。

 

學荷蘭人快樂退休、健康樂活,就從今天開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