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治療師告白/關於家的這件事,沒有所謂正常家庭

撰文 :艾彼-心理師的會心時刻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於「家」的這件事:沒有所謂「正常家庭」!

家庭治療師將一個核心家庭視為一個情緒單位,核心家庭是包括父母親與小孩的家庭,但不包含其他延伸家庭的家人,比方:爺爺奶奶叔叔或阿姨等。


這是家庭治療和一般個人治療最大的不同,個人治療重點在個人,但家庭治療在幫家庭中的每個個人去理解這個家怎麼了?為什麼家庭中的成員會這樣?如果要打破這樣的互動,家庭成員又能做些什麼?

 

這幾年一直在說情緒勒索、關係勒索,不要被情緒勒索、關係勒索,但是,我卻經常聽見個案在我面前說,「為什麼專家都說得這麼簡單,我卻做不到?」

 

因為這是一個家,這是最簡單的回答,也是最複雜的答案。

 

經常有人在我面前問,「這樣我家還有救嗎?我這個家人還有救嗎?」說真的,我覺得只是缺乏了一個空間、一個時間,一個家庭治療師的引導,讓家庭成員間彼此將心裡的話說出來,讓彼此聽見,所以家庭的互動就卡住了。

 

我的個案在我面前,聽了這席話,她眼眶泛淚的哭了,這個眼淚是安心的眼淚。原來長久以來,她都被困在一個對家的想像裡面,她覺得家應該是溫暖的、和樂的。家人之間應該就是有什麼說什麼的,不會這樣彼此之間好像很有距離,什麼都不能說的....

 

這個對家的想像,原來困死了這麼多人!

 

一次又一次的講座、工作坊和分享會中,我不斷聽到有人告訴我,家庭對他們造成的影響,或者是傷害。我想對在看這篇文章,並且有類似狀況的你,這樣說:「不要把自己繼續囚禁起來,出來上課、聽分享會都好,但不要再繼續把自己困在一個『家的想像之中』。」

 

家有各式各樣的樣貌,有些人的家,外人的眼光看來很不一般。但不是不正常,也沒有所謂「正常」的家庭。就是這個「正常」的定義,把所有人在家裡的人都困死了。

 

每個家庭有自己的故事。

 

我是一個家庭治療師,接下來的日子裡,除非遇到年節啊,或是有什麼很重大的新聞,否則我都會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家庭治療的大小事。

 

還有什麼,會比家對一個人的影響更重要呢?

 

(本文獲「艾彼-心理師的會心時刻」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為了丈夫,自己卻住進精神病院!「我只要捍衛家庭就好,犯不著傷心。」

撰文 :張曼娟 日期:2019年04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站在街邊,看著開西瓜車的老闆,從宜蘭或是花蓮或是台東載來的大西瓜,一把長刀,喀啦一聲,將西瓜汁水淋漓的剖開,接著,屬於西瓜特有的清甜氣息,便散逸開來,啊,這就是夏日的限定滋味了。

我總會想起怪傑金聖歎所說的:「夏日於朱紅盤中,自拔快刀,切綠沉西瓜,不亦快哉!」如果可以穿梭時空,我很願意待在金聖歎的桌角,分一片不亦快哉的西瓜來吃。

 

「可是,西瓜是沒有氣味的水果呀。」常有人這樣對我說,我所宣稱的那種清甜,也許只是想像。但我確實嗅聞得到,來自西瓜的訊息,就像一個似有若無的微笑,瞬間綻放,而後淡然消失。

 

童年的夏日,吃過晚餐之後,全家人圍著餐桌,觀賞父親切西瓜,也是一件開心的事。家裡自備一把西瓜刀,磨得鋒利,我們幫忙扶住西瓜,看父親準確的一剖兩半,而後切成一片一片的,給我們啃食。

 

將臉埋在碩大的西瓜片中,一邊啃著,一邊用西瓜汁洗臉的樂趣,是現在用叉子吃西瓜的孩子所不能體會的了。

 

黃澄澄的小玉西瓜上市之後,很快就成為我們的新歡。一剖為二的小玉,最適合用湯匙舀起來吃,父親和母親吃半個,我和弟弟吃半個,瓜肉吃盡了,瓜皮裡餘下的湯汁也要飲盡,才有心滿意足之感。

 

當市場裡開始販賣去皮的西瓜,四分之一或是六分之一,去瓜皮之後帶回家,切在盤裡享用,西瓜刀再也用不著了。丟掉西瓜刀的那一天,切綠沉西瓜的歲月,也就一去不回了。

 

然而看見整顆西瓜,依然會勾起難忘的回憶。那是我的慘綠年代,母親的好友潔心阿姨從國外回來,借住在我家。

 

潔心阿姨的丈夫是自己追求來的,為了供家庭環境不好的丈夫念完學位,她到美國之後,日夜打工兼差,太過操勞使她的頭髮花白了。

 

過了幾年,丈夫果然成為美國的大學教授,還當上科學院院長,她也就成了人人稱羨的院長夫人,再也不用工作,只要享福就好。

 

然而,院長桃花不斷,感情的入侵者三天兩頭來找麻煩,光是應付這些事就夠焦頭爛額的了。

 

有一天,我聽見潔心阿姨對母親說:「我把自己當成沒有感情的動物,只要捍衛家庭就好,犯不著傷心。」我聽著卻很為她感傷。

 

炎炎夏日裡,母親吩咐我陪阿姨上市場逛逛,阿姨停在西瓜攤上,敲敲這顆,摸摸那顆,最後,她選了一顆十八公斤的西瓜,付了錢,對我說:「帶回家吧。」我毫不猶豫的彎下腰搬,卻發覺根本搬不動。

 

當時年輕的我只有四十公斤,這顆西瓜幾乎是我一半的體重了。賣瓜人好心的幫我搬起西瓜,於是,我便抱著西瓜跟上阿姨的步伐。

 

原本十幾分鐘的路程就能回家,那天,在炙熱的烈日下,走了將近半小時,衣裳全部濕透,細瘦的手臂失去知覺,雙腿顫抖,清楚意識到臉上迸出的是冷汗。

 

我的手腕韌帶受傷,接受了幾個月的治療。潔心阿姨回到美國之後,因為精神崩潰住進了醫院。慘綠時代的我似乎明白,太沉重的負荷,有時候真的不是我們努力就能承擔的,不管是甜蜜的西瓜;或是苦澀的人生。

 

只是微小的快樂:便足以支撐這龐大荒涼的人生。

 

(本文摘自《只是微小的快樂:便足以支撐這龐大荒涼的人生》,皇冠出版,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父母需要長照的那天來臨,別怕被說不孝!彼此給喘息空間也是愛的方式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4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有句話說:「父母年紀愈大愈像小孩。」但對於許多親子之間依附關係較黏密的成年子女來說,卻可能百感交集。

 

華人家庭中的子女,在學習獨立的過程中,很容易受到「孝親思想」與「自主性」(個體化)的拉扯,和各種「毒性規條」羈絆,難以張伸羽翼自在地遨翔,到了父母年邁時更走不開。

 

當「孝順」變成綁架家庭關係的鎖鏈

 

許多子女因父母依賴心較重,不得不將父親或母親的需要,擺在個人需要之前;只要稍對自己好一點,或是違抗父母的指令或期待,便會受到罪惡感的猛烈襲擊。

 

為了避開自我責難的痛苦,有時甚至要付上失去工作和健康的代價,家人關係與婚姻生活也大受影響。

 

力妤(化名)是家中獨女,最近也遇到類似的困擾。

 

力妤的父親已不在,哥哥和弟弟又都在外縣市,行動有些不便的七十五歲母親,雖有外籍看護照顧自己,每天仍會打好幾通電話,給在家邊工作邊照顧孩子的力妤。

 

如果只是聊聊天還好,但有時是說想出去走走,希望女兒隨行;有時是感冒了或心情不好,希望女兒幫忙打電話跟當天原本約好的醫師重新預約。

 

還有一次,是媽媽為了拿壁櫃裡的物品突然跌倒,雖然看護叫了救護車,還是得放下手邊工作,馬上趕到醫院急診室瞭解情況(因為有些醫療說明詞彙,外籍看護聽不懂)。

 

也因為這些不時出現的突發狀況,週間晚上或假日的親子時間常被擠壓,雖然和先生都很喜歡小孩,很想有第二胎,但母親的倚賴和身體狀況不穩定,讓力妤一直不敢再生。

 

對於難以給予女兒,像其他媽媽給自己孩子一樣多的關注,力妤覺得很抱歉。這幾年能陪伴女兒的時間已經很少,擔心若再有二寶,恐怕更忙不過來。

 

三種關係備受影響:親子、配偶、手足

 

不少像前述案例(力妤)的「三明治媽媽」告訴我,即使家中的年長者並非完全獨居,或已經有了看護,在工作中或想好好陪伴小孩時,還是常接到家中長輩或看護的電話,而必須緊急處理。

 

即使不是全職的照護家屬,如果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或離父母住處較近,又是家中年長者的情感重心,其工作、經濟,個人核心家庭的相處時間,都會飽受衝擊。

 

除了難以專心照顧孩子,對夫妻關係的影響也很大。這些子女的配偶,對於他們的另一半「需要隨時待命」常難以調適,覺得自己被忽略、家庭生活被破壞。

 

當對方年邁又依賴的父母需要格外關注時,他們更加反彈,因為另一半可能總是犧牲夫妻時間或親子時光去滿足他們的需要,即使只是偶爾陪伴,也常因疲累、受氣而情緒不佳,壓力不小心便會轉嫁到配偶或孩子身上。

 

照護者的先生或妻子,對於在照護者家中較少分擔到照顧責任的手足,也會很不諒解。

 

些負面情緒或抱怨,對照護家屬而言,也是一股莫大的壓力。此外,全職或非全職照護家屬,也常要放棄交朋友的時間和渴望。

 

當有照顧責任在身,即使是與老朋友見面吃個飯,也會覺得是種負擔。除了個人時間有限,無形的壓力總如影隨行,因此許多照護家屬常選擇不再參與朋友聚會,友人們也可能因總是被拒絕,而不再邀約。

 

照顧者要盡孝道  自主與自私不能混為一談

 

 

照顧者因為善盡孝道,或親子關係過度黏結,常忘了生活曾經是有趣的,忘了自己除了兒女的角色之外,也可以有些自己的生活,或是將「自主」與「自私」混為一談。

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沒辦法,誰教他/她是我的爸/媽呢?」

 

甚至覺得沒有滿足父母的要求而去做自己的事,便是自私;而幾乎與年邁或生病的父母寸步不離,任其予取予求。

 

該如何平衡愛父母,同時也不忘自我疼惜?以下提出三點建議:

 

1. 檢視家庭規條,覺察內在恐懼

 

特別是即使父母並沒有太重大的疾病,許多子女(通常是家中最關心父母的孩子,或長子長女)在上班時間或正忙於自己的事,仍不敢不接或不回父母的電話。

 

有些是長期受到父或母的影響,對於孝親的責任有較高的要求,不知不覺將父母的需要擺在自己的需要前面;也可能是出於恐懼,受家庭系統中的明規條或隱規則困縛,不想因為疏於關照,而受到父母的怨罵或其他親友的議論。

 

這些子女的情緒,很容易隨著年邁父母的喜怒哀樂及其身體狀況而起伏,甚至影響到另一半或孩子。

 

若能更多去覺知這些可能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掙扎和拉扯,更有意識地去省察內心的恐懼,極有助於慢慢擺脫「害怕被說不孝」的恐懼而避免過度,造成個人身心及生活的失衡。

 

2. 站穩立場,設立界限

 

年邁的長輩,有時不自知自己在子女要求甚麼,即使不是身體不適,也可能因為看不到孩子或自己不再是孩子的重心,而亂發脾氣或冷嘲熱諷,甚至到處講孩子的不是,找人訴苦。

 

如果明知是不合理的要求仍一定要子女配合,或已需要請看護,仍堅持由子女照顧,這時子女就要堅定立場,最好就照顧家中長者事宜設立界限與原則(比如多久到父母家一次、什麼時間固定通電話等等)。

 

否則,不僅前述的幾種關係都會被破壞,照護者與被照護者之間的關係,也可能因為過度黏密而毀裂。

 

藉此機會再稍微說明家族治療大師Murray Bowen所提出的「自我分化」概念(也有學者稱之為「情感上的成熟度」)。

 

這樣的成熟度,指的是一個人在理智和情感的運作中取得平衡的程度,以及是否能在關係中兼顧「親密」和「自主」。   

 

自我分化程度高的人,其心智與情感比較獨立,較能抵抗長輩的過度要求,能夠適度地拿捏好界線;反之,分化程度較低的人則很難做自己,常會分不清人我界線,容易與他人的情緒混淆,較難拒絕長輩的過度要求。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3. 克服心理障礙,練習放手與運用資源

 

有時絆住照護家屬的,不是金錢,也不是長者過度依賴,而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心中常想著「慈烏有反哺之恩,羔羊有跪乳之義」,或是不放心而不敢找幫手。

 

別再一直擔心、捨不得父母,怕其他人不知如何照顧或照顧得不夠好;當「照顧」變成一段漫長而煎熬的路途時,若沒有足夠的奧援,照護家屬(子女)根本分身乏術,很容易忽略個人身心與其他關係的平衡。

 

即使是獨生子女,或是兄弟姊妹遠在異地較難輪替關照,最好還是充分運用各種照護服務及輔具的協助,尤其是臨時的人力支援。

 

除了陪伴和照顧,平時也要為長輩做些心理建設,讓年長者對專業照護者更有信心。否則,三明治世代很容易壓力指數破表。

 

願意試著做些調整了嗎?寫這篇文章,絕不是在說奉敬父母的那一套已不合時宜,而是在反哺、報答恩情之外,也別忘了疼惜自己。

 

我一直深信愛父母(照顧父母生活和情感需要)與保有一點個人生活、兼顧其他親密關係是可以找到平衡點的。

 

「別再把父母一直揹在自己身上」這件事情知易行難,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和覺醒,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但如果不早一點開始轉變目前的依存模式,未來的適應將更加困難,不僅主要照護家屬的身心負荷可能愈來愈沈重,其他人際關係的損害也可能更劇烈。

 

縱然不易卸除、擺脫所有的包袱,至少,可以嘗試分擔責任的重量,才可能留出一點時間和耐性給孩子、配偶、友人或自己。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天天煮飯、照顧家庭才是好媽媽?每個母親都要懂得「斷捨離」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媒體上常常會出現那種能夠完美駕馭家事跟育兒的超級女強人。

從「盡善盡美」中獲得解放

 

舉凡煮飯、打掃、養育子女等等,必須仔細並徹底做好這些家事才是正確的,因為付出勞力才能如何如何……。社會上到處都在宣揚這樣的訊息。

 

這是否讓你產生「反觀自我卻⋯⋯」這樣的內疚感呢?

 

「該費工夫的地方卻偷懶」、「沒有時間用心去做」等,出乎意料地,有不少人對「家事無法如自己所想」而感到內疚、罪惡。

 

我想先告訴大家:「再多偷懶一點吧!」

 

如果對「偷懶」這個詞感到抗拒,也能將它美化成「不費時不費工」的意思。人如果都沒有時間了,哪還能用心做事呢?

 

本書的核心主題是:「不費時耗工、簡單完成,讓人既愉快又有趣地做家事。」

 

 

我想告訴那些感到內疚的人,如今已經不再是需要耗時耗力的時代了。

 

過去的媽媽們,由於許多事情沒有機械自動化,不得不靠勞力來填補,因此都生活在需要勞心費神的文化下。不過,現在的社會科技進步,不必費力就能輕鬆完成的家事已經逐漸增加了。

 

即使如此,你還是會覺得:「身為主婦、身為母親,應該多花點心思才對吧!」這種感覺仍舊莫名地縈繞在大家心頭。

 

你在意的是什麼呢?他人的眼光?還是家人的眼光?

 

到頭來,家事已在無意間變成「他人主導」。

 

那些精緻的「造型便當」也是如此,最初只是單純為了孩子所做,後來目的卻慢慢變質,甚至與其他媽媽間形成競爭。跟聖誕節的燈飾一樣,燈光效果不斷升級,最終反倒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目的。

 

而另一方面,「完美做好家事的人」也會有不安全感。原因是什麼呢?

 

因為即使他們家事做得盡善盡美,也沒有人稱讚他們,這反倒成為一種壓力,產生了「我明明這麼拼命,為什麼大家都不稱讚我?是不是我做得還不夠好?……」的「被害者心態」。

 

 

別為了「美味三餐」過度努力

 

「不會做年菜,感覺是一種罪過。」工作勤快的母親曾這麼說過。

 

雖然現代女性也多在外工作,但在家事上相對保守的「常態」卻持續蔓延。對於自己主動說出「是一種罪過」的女性,究竟是對什麼產生了內疚感呢?

 

社會上出現「飲食教育(食育)」這個詞的時候,我覺得做母親的人負擔又變得更加沉重了。光是「親自下廚」加上「家庭和樂」,這已經造成驚人的壓力,根本不可能有那樣的閒暇時間。

 

女性不論何時都會被要求身兼父職與母職,不僅在外要工作,回家也要工作。她們正是對這種社會壓力感到自責。令人感慨的是,時代正急遽變化,但社會的舊觀念仍然停滯不前。

 

 

當我旅遊亞洲各國時,總是對各地豐富的「飲食」感到興奮。尤其是對像泰國等仍有皇室的國家深有所感,雖然他們有皇室等級的料理,但是在飲食方面的束縛卻很少。

 

直到現在,在日本只要提到早餐,大家仍有「媽媽要做好」的想法。可是,在泰國反而是「走,我們一起去路邊攤吃早餐吧!」他們的自由自在真是令人羨慕。

 

關於「每天早晚女性都要親自在家下廚」這件事,不用說歐美文化了,這種想法在亞洲國家也不常見。

 

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將這種固有舊觀念「斷捨離」。

 

許多人都是「為了孩子」、「為了家人」而煮飯吧! 不過沒心情下廚的日子,還是可以到外面用餐。

 

旅館準備的早餐都十分美味,不過一般人不太可能頻繁地去旅行,因此我認為生活周邊應該要出現更多提供「美味早餐」的商家才對。

 

 

日本女性(男性)都很認真生活。和食確實也是很棒的文化,可是過於追求「至善」、過多的要求,都會讓供應方疲於應對。各種飲食器具的形狀、用途皆不相同,光是收拾就是一件辛苦的差事。

 

相較之下,在世界其他各國「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想法反而占大多數。我希望讀者能夠將這點謹記在心。

 

需要斷捨離的東西

 

 他人眼中的「好媽媽」、「好主婦」形象。

 「努力付出=很偉大」的心態。

 「手作至上」的信條。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 出版,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選前焦慮,選後超憂鬱?精神科醫師4招沉澱心情,別讓自己失眠、家人失和

撰文 :健康傳媒 日期:2018年11月2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8歲已婚女性,是一名家庭主婦,求診原因主訴焦慮心悸失眠惡夢,診斷有「焦慮症及失眠」。個案自述因與先生有溝通不良情形,常會對她叨念且對她做的所有事均會大肆評論。

文/易禹昕

 

近來選情激烈,先生碎念的狀況更是嚴重,每晚必看政論節目,同時不斷放送自己的政治評論及理念。

 

每到傍晚先生回家的時間,她就感到有壓力,甚至害怕、心悸、胸悶、恐懼,到了晚上睡前情形更嚴重,失眠、淺眠、噩夢情形加劇,故求診尋求藥物及諮商。

 

69歲男性公務人員退休,與妻兒同住,因不滿年金改革,自己損失退休金,對政治人物十分憤怒,情緒起伏大,亢奮焦慮失眠,易怒。

 

近來選舉戰情激烈,個案投注過多精力於選情,頻頻向妻兒拉票,而兒子態度也很強硬,堅持與父親不同立場,兩人因政治意見不合,雙方常有言語衝突,造成妻子居中調停十分為難及痛苦,在妻子堅持下,協助個案就醫,診斷為「情緒適應障礙合併焦慮症」,建議治療。

 

選舉到,焦慮、失眠的患者也增加,書田診所精神科主治醫師施佳佐表示,選戰激烈,各類政論節目興起,關心國家大事的民眾也會為與其政治理念相同的候選人拉票或對反對的政黨給予不同的意見

 

但若太過投入時會對情緒造成影響,產生不少身心上的症狀,影響自己甚至身邊親友的生活,而原有焦慮、憂鬱疾患的病人,更可能會受影響而復發造成「選舉症候群」。

 

為了避免發生「選舉症候群」,施佳佐提出4項建議:

 

(一)對自己情緒有覺察,如果發現自己對選舉有過度投入,而引發身心亢奮失調情形,如心悸、焦慮、失眠,甚至影響人際關係,家庭失和,可上網查詢簡式健康表(Brief Symptom Rating Scale,BSRS-5),分數超標即建議就醫。

 

(二)學習自我放鬆技巧,幫助自己情緒緩和,學習轉移注意力。

 

(三)找尋其他內外資源,幫助自己重訂生活中的優先序位,切莫為了證明「我對你錯」,陷入兩極化思維,患得患失,傷身又傷了關係,失了家庭和諧。

 

(四)勿落入選前焦慮,選後憂鬱的情境,君子之爭,以平常心看待選舉的過程與結果。

 

施佳佐也提醒,選舉是一時的,健康是一輩子的,家庭關係和諧更是重要,選戰再激烈還是要回歸到正常的生活,當負面情緒傾巢而出產生身心症狀時,為避免症狀加劇,建議尋求身心專科醫師的諮商及治療。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IBM女副總的「不犧牲」哲學 完美兼顧家庭與事業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圖檔來源:攝影/唐紹航、高孟華提供
  • A
  • A
  • A

現年三十八歲的台灣IBM市場行銷暨公共關係處副總經理(即行銷長)高孟華,不只管理三個團隊、近三十人,負責公司行銷策略與市場開發、企業社會責任等重要業務,曾工作忘我到一整天幾乎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但另一面,她也是一個四歲小女生和六歲小男生的媽,每周五都接送小孩上空手道課,每周也至少有一天親手製作愛心午餐便當,親子關係經營得妥貼良好。

「可能我的強項在balance(平衡),一直尋求平衡點,」採訪這天,迎面走來的高孟華身形高䠷,一頭烏亮頭髮披在肩後,擁有多重身分的她,臉上洋溢著兼顧工作和家庭的幸福平衡點。

 

其實,她一直是被時間追趕的人。「我不是人生勝利組,一路來都是靠努力。」她父親早逝,身為有兩個弟弟的長女,一直很想趕快出來工作,高中、大學打了十份工,成就動機極強的她,花十年,讓自己一路從台灣IBM實習生進階到最年輕的副總經理。

 

職涯養成過程中,她持續學著拿捏職場和家庭的平衡。最大的掙扎是二○一四年,當時,長官給了她大中華區行銷的外派歷練機會,不要求她搬到北京,可以定期出差往返,但她剛生完女兒才六個月……。

 

「公司其實已經問我第三次,我生完老大時沒這麼做,我知道我會生老二,如果懷孕這樣travel(旅行)會很麻煩。」但這次再提,她明白,公司已釋出最大善意,等了她這麼多年,如果又說不,可能沒有下個機會了,自己也會有遺憾。「小孩那麼小的時候,比起我一直都在,但心不在,對他來講更有意義。」

 

出差堅持最多三晚 縝密排程 是長官愛將也是好媽媽

 

平時孩子由公婆帶,但她和先生取得共識,兩人不能同時出差,一定都要有人陪伴小孩。她選擇周一凌晨出發、周四半夜搭上回台班機,讓她每周一中午前就到中國,周五則在同屬大中華區的台北辦公室上班;對小孩來說,自己每周只有周一到周三,三個晚上不在。

 

「但這件事不是說我先跟老闆講好,時間到了,我一定得走。」儘管當時有和長官溝通自己的規畫,她也不諱言,站在長官角度,還是工作為重,「重點在你怎麼調配,不管到底是禮拜幾飛、禮拜幾到,該在就要在。」

 

有一次,她必須在中國停留兩周,就請媽媽和先生交替,分別先後帶兒子和女兒到北京和她會合,之後先生到上海出差,她自己帶兩個小孩回台,「我所有東西都是plan(計畫)好,身上一個小包包,裝三本護照、三本台胞證,跟一個已經裝好奶粉的奶瓶。」她解釋,如果當時沒這樣處理,會讓小孩有三周沒有父母同時陪在身邊,「希望透過中間各種安排,把這樣的事情減到最低。」

 

一六年初,高孟華結束大中華區行銷工作,回台接下行銷長一職時,她的新老闆先把話說在前頭:「希望不要之後拿小孩很小或家庭當藉口!」她回說「你知道我不會!」原因是,公司願意給這麼大的責任與職位,自己同樣也要有一定程度的體認,不能辜負對方期待。

 

為了同時繼續扮演好媽媽的角色,她給自己訂一個時間,每周五下午五點要去接兒子上空手道課。偶爾被一些事情耽擱,她就請家裡人幫忙,「至少我持續做一件事,讓孩子感受到,這是一個commitment(承諾)。」

 

此外,儘管沒辦法天天準備愛心便當,但她不希望孩子覺得媽媽都沒幫他們煮飯,於是從去年六月兒子上大班開始,她跟學校商量好,每周會有一到兩次帶便當,「這也是一個平衡,重質不重量,在他人生中有感受到,總是有些事情是媽媽有堅持幫他做。」

 

高孟華

高孟華衝刺事業也權衡家庭生活,每周一定有一、兩天為兒女早起準備便當。

 

很多人都問高孟華,女性工作者面對職場和家庭該怎麼平衡?她的建議是:「不要有遺憾。」要如何做到?「工作與家庭的平衡,不是說一定是一比一對等,而是怎樣在權重中是平衡的,要拿捏一個剛剛好的感覺。」她解釋,不同角色組成了自己的人生,只要在每個角色中,盡量把自己想做的、能做到的都完成,不管結局為何,至少都經歷了,而不是選擇犧牲任何一方,就沒有遺憾。

 

「愈來愈多身分加在我身上,我會看到更多的自己。」這讓高孟華很享受。

 

「幸福是,可以沒有遺憾去體驗人生!」高孟華這樣相信,也用種種行動,達到了這種平衡狀態。

 

高孟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