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一過世,兄弟姊妹爭搶我買的房產!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自己名下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4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爬山時遇到一個七十歲的阿姨,阿姨的腦中存著很多人生故事。

阿姨朋友有幾個孩子,女兒特別孝順,要去美國工作,還買了間房子登記在老媽媽名下。

 

沒幾年,老媽媽過世了,女兒覺得房子該收回來,改登記在自己的名字,兄弟們卻不肯,縱然知道這房子是姊姊買的,卻不肯無償把房子還給她,歸還的條件是,妳要再拿出三百萬給其他人,把這房子買回去。

 

我錯愕地看著阿姨,覺得太不可思議,阿姨說:「親情這東西啊,有時候也沒這樣可靠」,阿姨分享過來的智慧「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在自己的名字,才不會有糾紛。」

 

阿姨談起自己的手足,神情歡喜,她說自己的兄長份外重情,當年收入頗豐的哥哥,決定出錢買房子給爸爸養老,哥哥要身為妹妹的阿姨出力幫忙找,哥哥說:「我出錢,妳出力,大家把房子搞定。」

 

房子在當年以一千三百萬買下,登記在哥哥名下,每年的房屋稅,無障礙空間等等等開支,哥哥全部吸收。

 

後來爸爸過世,留下些遺產,其他兄弟姊妹討論後,決定多給大哥兩百萬,感謝他買房子給爸爸安養晚年,哥哥說:「這錢我不收,照顧爸爸是天經地義,我不多收這兩百萬。」其他兄弟姊妹好說歹說,哥哥才勉強收下一百萬,其餘遺產大家和樂的平分。

 

阿姨說,「兄弟姊妹分遺產時如果能夠圓滿,就有了親人可以走動跟互相照料,我跟哥哥的家人很常往來互相幫忙。」

 

兩個故事都是子女很孝順幫爸媽買房,第一個故事令人心痛,第二個故事讓人覺得暖心,不同之處,除了手足之間的價值觀外,重要的記得要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利,該登記在自己名下的,不要輕忽了。

 

為了彼此好,有些事,要說明白,才能讓感情永存。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女兒的付出比不上兒子?即使父母重男輕女,妳也要懂得愛自己!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終其一生都在討愛:親情裡的虧待,難以圓滿的遺憾,請先把自己愛回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最多是我,被父母抱怨也是我!手足不管事怎麼辦?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哥哥嫂嫂全家都已移民,臺灣只剩下弟弟安如留著。安如的父母吵架、彼此爭執多年,直到兄弟兩人都已經成年工作了,父親才因為受不了而決定離婚。

 
安如的父親退休後手頭上可使用的金錢也不多,為了順利離婚每月都還需要付不少贍養費給前妻,要說這一塊,安如的父親,還真是屬於「下流老人」的危險族群了。

 
安如的父母的身體狀況都不好;一個有多年的重度憂鬱症病史,一個則是多種慢性疾病在身。兩人離婚後,對安如來講,照顧壓力真的是倍增,安如無法分身同時照顧父親與母親,變成需要多請一個看護,另一個再由自己照顧。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


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另一方面,臺灣近年人才外移趨勢加劇,不少人轉往國外發展,甚至定居。只要兄弟姐妹之中,有人在國外工作生活,照顧的重擔就會很自然地落到留在家鄉的手足身上。因為他們在異鄉打拼,所以即使無法履行照顧責任,也是必然的,沒有人會責怪些什麼。反觀留在家鄉的兒女,要承擔的身心壓力就大得太多了。

 


 

安如繼續說道:「能花錢解決的都還事小,最痛苦的是他們兩個都輪番丟情緒垃圾給我!我好羨慕哥哥都不需要面對這些!」

 
仔細探究安如口中所說父母丟出來的情緒垃圾,我想,這對任何一個身為照顧者的子女來說,如果只單單靠自己,都會是一個很難調適的情況。
 

「他們彼此互相抱怨,明明就已經離婚了,還是不斷講到之前對方對自己有多不好,自己有多辛酸。加上生病的身心煎熬,動不動就對我發脾氣。要不就是在我面前掉淚,說哥哥多優秀,哥哥是無奈在新加坡工作,但我是沒出息所以陪著他們!偶而只要一不順他們的心,就開始攻擊我,說我不孝,哥哥比我好太多倍。」

 
父母抱怨另一半,多少都會給孩子帶來負面影響,這與孩子本身是否成年,或父母是否已經離婚無關。

 
通常,在這類家庭裡面,父母提到兩個孩子時的情緒,顯然是相當矛盾的。因為他們通常不會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給予適時的感謝或讚許,反而是將這個孩子當成負面情緒唯一的出口。

 

 

他們口中稱讚的,總是那一位一年回來一兩次的「天邊孝子」。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距離遠,父母親把思念化成了讚許。反倒對眼前長期付出的孩子,視而不見,吝於給予感謝。在長期的壓力與不被肯定之下,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而言,是很難說服自己繼續照顧父母的。

 
38歲的安如,更說自己一點也不敢結婚,每次女方提及婚事,自己就會先逃避。「就跟她提分手啊!我已經要照顧兩個『大孩子』怎麼可能敢再生自己的孩子啦!」

 
安如的父母,其實是很幸運的一對,因為安如的確是犧牲了大部分的時間、夢想、感情,來換取父母老年生活能夠安穩,有人陪伴。對安如來說,雖然稱不上樂意照顧父母親,但他內心裡面總覺得無法放下老邁、離婚且長子已經離家的父母。

 
如果你像安如一樣,是家中兄弟姊妹裡唯一能夠照顧父母的人,請你給自己一點掌聲,當你的兄弟姐妹無論何故而不能與你一起分擔照顧責任時,至少你要能夠看見自己的付出。

 
你的父母,也許也困在他們自己的情緒裡,所以總是對你有一些責怪,拿你和其他手足做比較。

 
這不是你的問題,你的父母所看見的你,很可能只是有偏誤的你。


重要的是,生活中有沒有人能夠幫助你,看見自己的價值?付出背後具有的意義?

 


建議你,可以選擇一個具有支持力的團體,透過團體的力量相互支持;例如:選擇一個專業的心理師,透過諮商覺察內心、找出對策;或是選擇能夠提供照顧服務的資訊平台(像是愛長照),了解有哪些喘息資源可以利用等等,透過各種方式來減輕照顧的身心負擔。

 

但請千萬記得,不要只是你自己一個人,或是拉著身旁的親友一起陷在照顧者的複雜心情裡。


因為願意擔負照顧責任的你,本身已經不容易,盡量將它當作學習、覺察自己的機會,而不是讓原生家庭再次傷害你,陷入無法逃脫的命運之中。


社會上願意支持你、陪伴你的人很多,只要你願意勇敢說出來,走出來,為自己發聲,不要獨自一個人承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若英:祖父過世後,我堅決好好吃一頓年夜飯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8年06月07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甲上娛樂提供
  • A
  • A
  • A

劉若英導的第一部電影《後來的我們》,在中國創造了超過60億票房。
這部電影談了愛情,也講了親情,很多當下,人們只是活著,後來,那些記憶卻濃郁如詩,這是劉若英的體會。

劉若英的祖父劉詠堯是中華民國四星上將,她的祖母作為大將軍府邸的女主人,做起事來自然講究周到。

 

舉例來說,劉家請客吃飯,光是替客人送毛巾,都得有套有路。客人上桌前,劉若英的祖母會先為他們備妥幾條熱毛巾用來淨手,上到第四道菜,再奉侍幾條冷毛巾,等到客人喝完湯,她又會請人遞上熱毛巾給來客去油解膩,最後,隨熱茶附上一條冷毛巾,讓賓客清爽地享用甜點。

 

這門「得體」的功夫,最精妙的地方或許就在於細節上的琢磨,眉角要理得整齊熨貼,不出半點紕漏,不過劉若英的祖母究竟會老,幾年前,她患上了阿茲海默症,那些規矩條目就全沉入意識深海,上頭只浮沉了些記憶殘片。

 

直到現在,劉若英都還記得祖母連她也給忘了的那個時刻。過去祖母老催她快點結婚、趕緊生孩子,到了二○一一年,劉若英才終於結了婚、四十五歲時得了一子。

 

「有次我在祖母面前幫兒子拍嗝。」劉夫人竟對著劉若英急喊:「妳別打劉若英的兒子!」孫女當然懂得劉夫人口裡的名字是誰,但她也曉得,祖母此刻呼喚的已非眼前人。

 

劉若英坐在磚橘色沙發椅上,語速很快地說著她和祖母的故事。「我們對孩子很有耐性,對老人卻沒有。當我還是孩子時,她牽著我的手、幫我們穿襪子,我們卻常常忘了做這些事。」

 

首度執導電影  中國票房亮眼

 

劉若英講話的神情與她的模樣很襯,淡淡地,卻帶了點兒英氣,她睜著一雙大眼睛笑說:「我現在常唱〈小毛驢〉給祖母聽!」儘管談的是失智的祖母,她還是很自在,像是講到自己兒子般充滿母性。

 

我們之所以會聊到劉夫人,是因為劉若英拍了部電影《後來的我們》,這是她第一次執導的片子,當然,監製張一白希望《後來的我們》是部愛情片。

 

在這個年代,愛情片還是最賺錢,這部電影在中國的票房也確實賣超過六十億新台幣,但劉若英在《後來的我們》裡談的卻遠不只青春與愛情。

 

電影中的愛情關於「北漂」,演員井柏然、周冬雨飾演的男女,從外省飄盪到北京,就像所有在巨大首都中迷失、尋找自我的靈魂,相識、相知、分手、重逢、遺憾而後釋然。但除了愛情故事,電影中講述親情的部分也同樣動人心弦。

 

田壯壯在戲裡演出井柏然的父親,戲分縱然不多,但他守著家鄉飯館、等兒子過年返鄉的身影,卻加深了片中親情的醚味。

 

 

於是對這部電影而言,描寫青年「漂蕩」的歷程就是必須的了,畢竟「出走」與「返鄉」有理所當然的辯證關係,而這種情感,身為導演的劉若英自個兒也嘗過。這部片改編自劉若英過去寫的短文〈過年.回家〉,當年她的作品場景是在台北。

 

然而那時候的台北就如同劉若英講的:「是林強的台北,是青年人要去打拚的台北!」劉若英說:「其實現在的北京就像當時的台北。」一樣像個巨大的消化系統,吐納吸收著異鄉的遊子。

 

劉若英也經歷過那種「闖蕩」的日子。高中畢業後,她就到美國加州念書。雖然家世顯赫,她卻得負擔自己的生活費用,在異地除了課業外,她忙著賺零用錢,包括到餐廳打工、教鋼琴,甚至會趁假日到中國城賣床墊。

 

「我打了四份工,我後來很堅決其中一份要在餐館,因為有得吃,又可以省錢。我很愛吃速食,就找賣漢堡的工作。」她笑著憶起在異鄉求學的日子,「做打烊那班可以把薯條都炸起來,全部包回家,那個學期我胖了八公斤。」

 

回到台灣後,她又決定走上「歌唱」這條路,「月薪一萬塊,領了三年半,有發票才能報帳,每個月都是入不敷出,常常在錄音室工作到外頭天都亮了。」

 

劉若英學音樂,當時教鋼琴一小時就能賺一千二,但闖蕩江湖的吸引力總是誘人,「我總可以用這行的神祕感,包裝我的難受。我做喜歡的事,不會委屈。」直到她演出《少女小漁》成為亞太影展影后,演藝事業終於上了軌道,然而她又開始為工作四處奔走,離家就更遠了。

 

劉若英記得有次,她為拍攝電影《新結婚時代》得在北京過年,除夕夜只吃了碗辣白菜泡麵加蛋,「祖母打電話問我除夕夜吃了什麼?窗外爆竹聲響,我只能說:『我在北京,當然是吃烤鴨、火鍋!』」

 

為了拍好《後來的我們》,劉若英去年好好走訪了北京。在北京,最著名的除了烤鴨,大概就是「鼠族」了,冬天的北京很乾,隱藏在這座亮麗、權威的大城市臟腑裡、那群「北漂」鼠族住的地下室,卻濡溼生黴。

 

「一個在銀行的年輕人,和他做幼兒園教師的女友,每天穿得人模人樣,但從外頭光亮的世界回家,就會走入另一個世界,就著鍋吃泡麵。」

 

「北漂」們想成功,離家很遠,「他們或許有天得回家,成的沒成的都要回家。過年的時候也要回家的,又要被問有沒有要結婚了……。」劉若英蹙緊眉,抬頭凝想了半晌。

 

「小時候我覺得過年很好,能拿紅包、穿新衣戴新帽。」但年就是年復一年,每年劉家都吃一樣的菜色,烤麩、豆芽菜、紅燒獅子頭和蹄膀,吃久了總會膩。

 

直到一九九八年,劉若英的祖父去世,「我感覺家似乎要散了,我堅決好好吃年夜飯!」那時她突然領悟到,家裡必須有人在、有人等門,「我們盛大地辦了過年!要有紅燒獅子頭,該有的必須有!」那年她和姊姊洗了兩百多個盤子,把劉家的年過了下去。

 

後來有一年,劉家除夕沒有獅子頭吃,劉若英還為此大哭了一場,接著便跟祖母學會了所有年夜菜色,更堅決地跟家人聚在一塊兒過年。

 

 

細數幸福裡說不完的故事

 

「年輕的時候,會覺得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劉若英淡淡地笑說,但是她現在四十九歲了,「可以說我老來得子,但不能說我老來俏!」她大笑。年歲在她臉上看不出痕跡,但她確實在人生裡,懂得了珍惜和陪伴,而身邊那些原本就很重要的人,也更成為她最疼惜的寶物了。

 

她開心講起兒子的趣事,「我昨天下午想忙裡偷閒,回到家打開門,兒子看到我就大聲尖叫,像是離別很久一樣!」做媽媽的劉若英,神情有點驕傲,現在她知道了,幸福裡一樣有說不完的故事。

 

「我的人生已經走向倒數,」她笑說,「接下來我做的每件事,都應該是想做的事!我不怕失敗,但怕無聊,不如先跟我兒子在一起,這樣永遠不會無聊!」

 

所有事情都可能跟著時間過去,或許人們也會隨著時間遺忘,但與心愛的人們認真地活著,總是能體會到濃郁的情感,劉若英接著像講悄悄話那樣說,「有時候,我會見到祖母眼睛裡,會有少女般的笑意!」。

 

她曾經唱紅一首叫《後來》的歌,又拍紅電影《後來的我們》,但感覺得出來,她喜歡的不是後來,是現在的自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李偉文觀點》到底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在即將退休時或已退休後盤點資產,算算自己這大半輩子賺來的錢,依此計畫往後的生活形態與開銷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遺產的規劃。

撰文/李偉文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對於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清朝掃除鴉片的大臣林則徐說過一段很有名的話:「小孩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若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也說過:「一個年輕人能夠繼承到的最豐厚資產,莫過於出生貧窮之家。」一如社會上普遍流傳的「家貧出孝子」。

 

由於貧窮,孩子能體會父母的辛勞,滋生改善生活、努力上進的雄心。

 

這種一切靠自己的志氣在滿街都是媽寶的時代還蠻重要的。

 

記得我哥哥讀國中時,家裡沒錢讓他補習,他自己跑去找臺北最大間的補習班老闆,向老闆說自己繳不出學費,但要是能讓他免費上課的話,他將來的考試成績可以讓補習班當招生宣傳。

 

老闆或許是好奇一個孩子居然敢直接找大人談判,真的讓他免費去上課。後來,哥哥在聯考時以接近榜首的分數成為全補習班當年最高分,讓補習班得到了免費宣傳的機會。

 

我的膽子沒有哥哥那麼大,都是自己亂讀,大學畢業後也沒向家裡拿過錢。即使父母百年後,我們為人子女也從不期待獲得任何遺產。

 

但是,我知道時代改變了,雖然我認同節儉樸實是很好的美德,孩子擁太多錢只會養成奢侈浪費的習慣,太輕而易舉得到的東西也不會被珍惜。

 

但當社會經濟已經過了快速向上成長的階段,競爭又愈來愈激烈,父母如何將有形或無形的資產留給孩子,就是個必須慎重思考與計畫的新課題。

 

比如說,有個朋友曾經很感慨地說:「過去我們都說不要給孩子魚,而是要教他們釣魚的方法,但是到了這個時代,孩子就算學會釣魚的方法也沒用,你還要給他們釣竿,並帶他們到有魚的池塘。」

 

遺產該怎麼算?應先扣除這三個方向的花費

 

一旦我們盤點完資產,不再工作賺錢時,如何使用財產應分為三個方向來思考:

第一是必須用到的錢,也就是退休後長達二十多年的日常固定開銷與生活費;第二是可能會用到,比如生病時的醫療費甚至看護費,這部分或許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與條件選擇適合的保單來預做準備;第三是享受人生的所需花費,也許是個人樂趣、也許是人生圓夢資金。扣除這三個部分之後剩下來的,才會是留給孩子的遺產。

 

有位朋友曾經很務實地建議,留下多少錢給孩子,最多就是遺產的免稅額。

 

因此首先要去稅捐處申請「全國財產總歸戶財產查詢清單」,確定自己名下的房產和土地現值多少錢,再加上現金和股票等資產,查看一下是否超過了免稅額,只要是遺產多到必須繳稅的部分,就是自己生前應該花掉的錢。

 

也有朋友認為,自己賺來的錢,首先要做的是贈與給自己,慰勞自己過往這麼辛苦。這話當然沒錯,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不忍心把錢花光光,眼睜睜看著孩子在生活裡掙扎。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對於資產有限的一般人來說,只要事先想清楚,其實很容易處理。孩子比較多或房地產多的人比較需要費點心思。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將資金投入有興趣的領域 遺產也能花得很有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這個研究結論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太容易。首先,你得先確定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麼,然後就要「聰明而看得開」。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

 

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遺產不該只給家人 也應回饋給社會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

 

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其實選擇有很多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1月26日 分類:聰明理財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即將退休或已退休時,盤點資產,算算自己這大半輩子賺來的錢,然後計畫往後的生活形態與開銷,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遺產的規劃。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死後孩子為了遺產反目成仇的,屢見不鮮,尤其留有生前沒有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時,最容易發生爭端。

 

留遺產是好是壞?家貧反激勵志氣

 

對於要不要留遺產給孩子這件事情,清朝掃除鴉片的大臣林則徐曾經說過一段很有名的話:「小孩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若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也說過:「一個年輕人能夠繼承到最豐厚的資產,莫過於出生貧窮之家。」這句話也如同社會上普遍流傳的「家貧出孝子」,或者因為貧窮,使孩子體會父母的辛勞,滋生改善生活、努力上進的雄心。

 

其實,這種一切靠自己的志氣,在滿街都是媽寶的時代還蠻重要的。記得哥哥讀國中時,家裡沒錢讓他去補習,他就自己找台北最大的一間補習班的老闆談,跟他說自己繳不出學費,但是若能讓他免費上課的話,他將來考試成績可以讓補習班當招生宣傳。

 

或許班主任好奇,一個孩子居然敢直接找大人談判,真的就讓他免費上課,後來聯考,哥哥以接近榜首的分數,成為全補習班當年最高分,而讓補習班得到免費宣傳的機會。我膽子沒有哥哥那麼大,但是我自己也從來沒有補習的需求,都是自己亂讀,但是,也是從大學畢業之後,就再也沒有從家裡拿過錢。父母過世之後,我們兄弟也沒有拿取任何遺產。

 

時代不同競爭激烈 留遺產應審慎規劃

 

不過,雖然我認同節儉、樸實是很好的美德,孩子擁有太多錢只會養成奢侈浪費的習性,尤其太輕而易舉得到的東西也不會被珍惜,但是我也知道時代改變了。當社會經濟已經過了快速向上成長的階段,而且競爭愈來愈激烈,父母如何將有形無形的資產留給孩子,是一個必須慎重思考與計劃的新課題。

 

比如說,就曾經有個朋友很感慨的說:「過去我們都說不要給孩子魚,而是要教他們釣魚的方法,但是到了這個時代,孩子就算學會釣魚的方法也沒有用,你還要給他們釣竿,並且帶他們到有魚的池塘。」

 

財產規劃三部分 只留遺產免稅額

 

不過,當我們盤點完資產,面對退休不再工作、上班賺錢時,對於財產的使用,要分為三個方向思考。

 

第一部分是必須用到的錢,也就是退休後長達二十多年的日常固定開銷與生活費;第二部分是可能用得到的,比如因為生病所需的醫療費用,乃至於看護費用,也許這部分可以依自己能力與條件選擇適合的保單來預作準備;第三部分就是享受人生,不管是為了個人樂趣或是圓夢,所需花費的錢;扣除這三部分,剩下的才會是留給孩子的遺產。

 

有位朋友曾經很務實的建議,留下多少錢給孩子,最多就是遺產的免稅額。因此,首先要到各地稅捐處申請「全國財產總歸戶財產查詢清單」,確定自己的房產和土地現值多少錢,加上現金、股票等資產,看是不是超過了免稅額,只要遺產多到必須繳稅的部份,就是自己在生前該花掉的錢。

 

也有朋友認為,自己賺來的錢,首先要做的是贈與給自己,慰勞自己過往這麼辛苦。這話當然沒錯,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其實是不可能這麼忍心,敢把錢花光光,而眼睜睜看著孩子在生活裡掙扎。

 

畢業後自力更生 結婚後另謀住處

 

我自己的做法是,跟孩子清楚地表明,他們讀大學加上研究所二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是之後他們就必須自力更生。當然,家裡房子若想住,在結婚前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至於房子變成遺產,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也會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來變現、付遺產稅。

 

對於一般資產很有限的人來說,只要事先想清楚,其實很容易處理,倒是孩子太多,或是房地產太多的人,要公平分配就得費盡心思了。

 

善用財產圓夢 「聰明而看得開」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自己的財產幫自己圓夢,也就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倒是必須「聰明而看得開」。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是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又有人追求性靈上與宗教上的修鍊。

 

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你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自己在乎的事情上,自己就會覺得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這個研究結論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太容易,首先是你要先確定自己真正在乎是什麼,然後就要「聰明而看得開」。

 

發獎學金鼓勵孫子 共享天倫之樂

 

比如說,曾經遇到朋友的父親,雖然年紀近八十歲,但是身體還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很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其實他很幸運,眾多外孫、內孫,都住在大台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可以到,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結果也是和別人一樣,只有逢年過節才看得到這些孫子。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就跟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讀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是爭先恐後回來,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者幫這些孫子們解決生活上或學業上的問題,幫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的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而且,可以順便鼓勵他們,同時督促他們,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很忙,正在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是很順理成章的事。

 

他聽到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他又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也沒空跟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的,若不帶手機給兩千元,若是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就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跟您聊天了!」

 

投資成立基金會 實踐興趣回饋社會

 

如何把自己擁有的資產,放到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可以做得到。又比如說,我也很鼓勵兒女都已在外國成家立業,但是自己又不願意到國外無所事事養老的長輩,把一間房子賣掉,拿到一些現金,成立個基金會,聘請一些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

 

你關心教育就成立有關教育的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有關環保的基金會,我相信這樣將自己畢生賺的錢投入在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有意義,生活得更精彩而豐富。

 

其實,遺產不只給自己的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一位義大利作家卡爾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他用這麼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不能帶走任何東西,那麼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的人類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整理畢生珍藏 轉贈親友當禮物

 

當然,我們留下的遺產也不見得是需要那麼崇高而偉大,把我們大半輩子所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清出許多東西,然後及時送給別人,因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使用過的遺物。

 

典範回憶好教養 無形遺產最珍貴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物品之外,我覺得最棒的遺產是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就像雖然我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從小我們看著他們的背影長大。他們雖淡泊名利,但是對於知識的熱情與對人世間永不止息的善意與信心,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他們的行止,也是身為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跟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很拮据,跟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也是要想辦法挪出來的。

 

當然,我覺得留給來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我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富足的愛不虞匱乏 人人都有珍貴遺產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而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台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曬乾當存糧。」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因為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得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

 

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