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重返職場!67歲資深造船工程師,轉任技術顧問輔導企業

撰文 :udn聯合新聞網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記者蔡容喬、達志圖庫
  • A
  • A
  • A

67歲的劉年甲是造船公司資深工程師,屆齡退休後一直想再投入職場、貢獻所長,卻苦無管道,透過勞動部高屏澎東分署南區銀髮人才資源中心,他加入銀響力團隊回歸職場,運用原本專長輔導企業解決問題,展開職涯新篇章。

劉年甲向輔導員說,自己26歲那年進入台船工作,在職39年期間,大多在設計部門從事船舶工程與零件製圖、生產管理、品質檢驗和機械操作安全管理,也曾擔任物料採購員,累積國內外採購經驗。

 

退休前,則以設計部門資深工程師身分,對年輕新進人員進行經驗傳承。

 

經輔導員諮詢評估,認為劉年甲不僅有豐富職場經驗,且樂於貢獻所長、傳承專業技能,邀請他加入中心銀響力團隊,發揮高齡勞動價值。

 

▲67歲的劉年甲是造船資深工程師,擁有39年業界資歷的他,在南區銀髮中心協助下,重回業界擔任技術顧問,讓退休生活更加精彩。記者蔡容喬/攝影

 

不過離開職場2年,加上劉個性較為內斂,一開始對於重回職場缺乏信心,因此透過口語表達及溝通分析技巧等訓練,分階段讓他逐漸適應職場

 

目前劉年甲已是頗具口碑的技術顧問,協助企業提升工廠管理效率,在帶領企業員工團隊合作課程時,也會邀他到現場經驗傳承。

 

他表示,退休後在南區銀髮中心協助下,得以運用專長輔導企業,繼續發揮所長,退休生活也變得精彩、充滿成就感。

 

▲67歲的劉年甲是造船資深工程師,擁有39年業界資歷的他,在南區銀髮中心協助下,重回業界擔任技術顧問,讓退休生活更加精彩。記者蔡容喬/攝影

 

延伸閱讀

勞動、退撫基金 1500億伺機進台股

肌肉骨骼疾病、聽力損失 職業病比率高

退休反而鬱悶 她重返職場找回生活重心

 

(本文獲「udn聯合新聞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二度就業,視照服員為天命「我喜歡照顧他人,能找到自己熱愛的工作真幸運!」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是二度就業婦女,能在人生中場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真的很幸運。我喜歡服務他人、教別人東西,我喜歡帶給大家歡笑,所以我喜歡照顧的工作。」笑容和藹的蘭芬,笑稱自己是天生來做照顧工作的,因為她性格溫和穩定有耐性,面對需要被照顧的長輩,她的心湧出奉獻的愛,而她說,像她這樣的照服員,很多呢!

身體勞累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你的「心」累了嗎?

 

「你說不累嗎?當然會累,照顧是很耗費體力、精神和心力的工作,你聽我的聲音,以前不是這樣的。」

 

蘭芬曾是一般的上班族,在女兒出生後,想要盡心盡力地照顧她、因而成為全職媽媽,但在女兒升大學之後,她的「空巢期」旋即出現,一直為家庭付出的她,是該復出職場了。

 

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命運的轉捩點,工作可不能隨便挑,在朋友先成為照服員的帶領下,蘭芬的第二人生不再是問號,而是一個驚嘆號!

 

「照顧別人,是我的天命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別人覺得很辛苦,會不會有很多原因是『心累』呢?

 

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因為一起工作的其他照服夥伴人都很好,我們很團結,家人們也都支持我,加上許多長者對我的一句『謝謝』,我的收穫真的非常的豐富。」

 

 

蘭芬緩緩說起自己工作上的點點滴滴,有時和睦平靜,有時滿臉笑意,身體的勞累是真實的,但心情的愉悅也是伴隨而來的禮物。

 

可以照顧長者我很開心,同時長輩們也讓我學習到很多,每個人的人生走到最後,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看到了人生百態,去思考『生病』的意義;我發現許多家屬的壓力來源,是因為『無法接受家人生病』的事實,總是會想到過去最美好的時光,放不下、捨不得,一直糾纏著自己的心......

 

其實蘭芬在年輕時也生過一場病,這讓她看待生病有全然不同的態度。

 

「有人對待老病死是敬而遠之,我是全然接受,那讓我更珍惜每一天,甚至更期待新的每一天,這些都是生命的狀態之一,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我情願笑著渡過。」

 

 

真正的包容,是接受他的一切,而不是逼自己忍耐

 

過去蘭芬的乳房曾有些病變,她曾經走過死亡的幽谷,歷經了情緒的低潮與折磨,病癒蛻變的她,對待長輩是接納,不是忍耐;對待家屬是同理,不是同情。

 

面對失智長輩也是,我聽到長輩過去的事蹟,今昔對比,也是會有些感嘆,但當我了解這一切只是『生病』,長輩只是『生病』了,我對他們的態度只是尊重。

 

有時他們像是困在某一個思緒的迷宮中,有一扇隱形的門阻擋他前進,長輩的所作所為都不是故意的;如果無法接受這點的人,就會對長輩產生情緒吧。

 

我想,如果長輩在他的世界走不出來,沒關係,我願意走進去,我會有耐心,慢慢地等他。

 

問蘭芬:「如果是你的女兒想做照服員,你也會同意嗎?」

 

她肯定地回答:「我當然同意,職業無分貴賤,重點是你是否認同自己的工作價值,喜歡自己的工作?如果我女兒對照顧工作有興趣,我會鼓勵她,但同樣地,無論她選擇什麼工作,我都會尊重她。」

 

 

蘭芬說,每個人都像是一本書,每本書裡面的故事都不同,有的讓你想落淚,有的讓你會心一笑;章節裡有自身際遇的獨白,也有家族的百年孤寂......

 

與蘭芬的對談中,也聊到還在照顧的家屬們,不禁想對許多照顧者們說:屬於你的那本書,現在寫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照顧生活故事還沒走到最後,我們是否能試著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呢?多寫進一些角色,多寫進一些歡笑,也多寫進一些精彩吧!

 

認真負責的照服員,總能在照顧之中,思考自己要什麼未來。那麼,你呢?在照顧之餘,別忘了自己的人生。

 

生命的最後一程,如果我需要被照顧,我希望、期待更多像蘭芬一樣的人出現,病弱的身體需要被照顧,病中的心靈,更需要支持以豐盈。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親手泡茶、做蛋糕招待好友!退休夫妻的幸福小天地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春節連假才告一段落,正月初八這天,我便與一群熱愛收藏、品飲的年輕茶友們,來到台北市大安區,向茶道老師─玉萍老師行春拜年。

一直以來,玉萍老師都是我們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重要的支持者,每次只要我們舉辦茶會,她都會發揮巧思,為我們佈置一席茶席,並親自為來賓泡上一手好茶,至今我們每場茶會都相當圓滿成功,我想玉萍老師絕對功不可沒。

 

▲玉萍老師透過茶道獲得心靈的寧靜。

 

玉萍老師的先生是司法機關退休的公務員,剛開始,協會裡的年輕朋友對於這位外表嚴肅的長輩,總保持著一絲敬畏,直到今天,他們才真正見識到他的敦厚與熱情,也因此便直接稱呼他為「吳大哥」了。

 

這對公務員退休夫妻,一輩子鍾愛著咖啡與茶文化,於是在多年前尚未退休之際,他們便開始研修自己的咖啡茶道。玉萍老師說,每次當她思考著,如何將咖啡及茶的美味透過沖泡完整呈現之時,整個人就會沉浸在屬於自己的空間中,心靈因此得到平靜。

 

這股清靜而安逸的感受,如同有魔力般讓她無法自拔,就這樣她踏上了「東方、西方文化衝突與交融的不歸路」。於是,在公務員年資剛屆滿之際,夫妻倆便雙雙申請退休,開始打造屬於自己的幸福魔法空間。

 

兩夫妻的魔法空間是親手搭建打造的,就在自家住宅的後院。為此,他們特地從後門鋪設一條逸靜小路,希望能讓朋友們一走進這條小路,就可以放下塵世的憂勞。我實在無法想像,在這台北市最繁華的市中心,居然有著這片寧靜空間。

 

▲穿過逸靜小路,放下塵世煩憂,即將進入夫妻倆的幸福空間。

 

走進室內,更是讓我們驚訝不已,深處是玉萍老師自己的專用茶席,茶席上擺放著雅致的盆景桌飾,茶席右方的陳列櫃上有他們多年的收藏,包括咖啡、茶及酒。

 

空間左邊的牆上,掛著一幅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有別於一般供奉的書墨心經,這幅作品完全由蓋印而成,每一句經文都是一個章印,有陰有陽,每個刻章都是已故篆刻大師易越石的作品。

 

▲這幅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是由蓋印組合而成,非常特別。

 

記得年輕時看金庸小說,那封面的「金庸作品集」五個字的章印便是由易大師所刻,現在看到的這幅全刻印的心經,實在是風雅又獨特,但一想到易先生與查良鏞先生都已雙雙仙逝,心中更有無限感慨。

 

空間的中央,放置著能容納10人的方桌,桌上的佈置更不馬虎,盆栽、應景春聯、精心準備的茶點、水果…已讓我們目不暇給,英式三層點心盤上的蛋糕,還是玉萍老師今早親手製作的呢!

 

▲餐桌上擺滿了精緻茶點和水果,頗有一番情趣。

 

此時,我們拿出了準備給夫妻倆的禮物,這個由年輕人挑選的禮品,是款由台灣設計師設計的「紅龜粿擴香石」,玉萍老師馬上把這個禮物一同擺放上她的茶席,墨綠色的紅龜粿立刻便融入了這個空間中,沒有絲毫突兀。

 

中國人只要逢喜慶,就會在家製做紅龜粿分送給親友,「紅龜粿」意味著喜悅與分享,可見這份禮他們真的是花了心思挑選的,禮雖輕,但情意重。

 

▲小烏龜造型的墨綠色「紅龜粿擴香石」擺放在紅色茶具旁,完全沒有違和感。

 

老師說這裡是他們平常接待朋友的地方,兒子、女兒的聚會也都在這裡。聽著他們介紹自己是如何一點一滴的把這個空間佈置起來,細細的感受著每一個角落,在藝術氣息中,我似乎嗅到了兩夫妻在共打造這個空間時的堅持與快樂,感同身受地榮幸與感動。

 

玉萍老師與吳大哥把這個空間取名叫「倆在」,意思是「我倆同在」、「人在情在」、「人在銀兩在」,一邊說著還一邊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這樣公然放閃,讓我們都快張不開眼了,實在是令人羨慕。

 

▲夫妻倆把他們精心布置的小天地取名為「倆在」。

 

我們正聽得如癡如醉,沖泡好的茶已然呈現在眼前。這泡茶,茶色明亮清澈,端起品飲杯,放在上唇前飄搖,香氣撲鼻馥郁。喝上一口,清爽入喉,甘香重滑,茶湯下腹後,口中自然生津,後韻無窮。

 

過去,玉萍老師在國宴上,用中華千年的茶文化接待國外貴賓,如今她在「倆在」用同樣的規格接待我們。看著年輕朋友們的幸福表情,我知道他們實實在在的,接收到這兩夫妻的真誠情感了。

 

而這群年輕朋友,也已經開始打造他們的系統收藏,規劃他們退休後的幸福生活。我常跟他們聊起,在收藏的過程中,不用把自己限制在某一領域內,反而要把眼界打開,提升自己的格局,多方的去接觸。但萬變不離其宗的是,凡納入收藏的品項,都要符合「真」、「精」、「稀」三個原則。

 

年輕朋友的接受程度非常廣,也把這三個字奉為圭臬,他們將鄒炳良大師的當代普洱納入自己收藏中,在協會中我都稱呼他們為「當代普洱新貴圈」,因為我知道他們的這個收藏,絕對會讓他們十多年後到了輕熟之時,便開始享受自己的熟齡幸福。

 

▲年輕朋友也開始從事收藏,相信他們未來將會擁有一個幸福的熟齡生活。

 

我也相信,年輕的心是同頻共振的,自然而然就能玩在一起,與他們相處久了,彷彿自己也年輕了20歲。

 

回過神來,新貴圈已跟著進到前面的主建築參觀,聽說那天他們連廚房、臥房、甚至浴室的檜木泡澡桶都一併參觀了,果然這聲「吳大哥」不是叫假的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任何時候都能重新開始:她75歲因關節炎畫畫,101歲變成世界名畫家!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世界上沒有偉人。
只有站起來迎接偉大挑戰的普通人。

文/이소영

 

安娜‧瑪麗‧羅伯森‧摩西(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1860-1961)是美國家喻戶曉的畫家,人們喜歡親切地稱她為摩西奶奶(Grandma Moses)。

 

她在75歲高齡才開始畫畫(也有說法是從78歲開始,但這並不重要,畢竟從七十幾歲開始重新學習一樣新事物本身就足夠了不起),一直活到了101歲,留下了許多樸素溫馨的繪畫作品。

 

看著摩西奶奶的畫,我們會產生一種感覺,那就是上天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播撒了「才華的種子」,只要我們願意澆灌,任何時候都可以讓它發芽開花。

 

 

摩西奶奶一生忙於照顧子孫,直到七十多歲才開始澆灌自己的才華種子,照樣讓它開出了絢麗的花朵。

 

摩西奶奶喜歡描繪平凡而溫馨的日常生活。比如小村莊的春夏秋冬,男女老少歡聚一堂的小聚會、大聚會。

 

她一共生了10個孩子,但其中5個孩子都早早夭折了。如果有人問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和黑髮人送白髮人哪個更悲痛,我恐怕要沉思好一陣兒,才會回答是前者。

 

畢竟按照普遍規律來說,大家對於黑髮人送白髮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在我周圍,也有一些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情況發生。每當看到那些送走孩子之後無比哀痛的父母,我都會禁不住感嘆,原來世界上還有如此沉重的悲傷。

 

 

讓我們來看看摩西奶奶創作的〈縫紉聚會〉這幅作品。畫面中有許多人,每一個人的動作造型都各不相同。如果你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餐桌底下藏著一隻小狗,站在餐桌前的小朋友偷偷將玩具藏在了身後。

 

整個畫面之生動,讓人彷彿能聽到現場傳來的喧嘩聲。摩西奶奶喜歡畫孩子,也許她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懷念自己早逝的子女。而畫面中大家庭其樂融融的場面,好似表達了摩西奶奶渴望全家團聚的心願。

 

 

摩西奶奶原本十分擅長刺繡。在72歲丈夫去世之後,她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才開始用繪畫來打發時間。沒想到,她不畫則已,一畫就停不下來。就這樣,她越畫越多,越畫越好,終於讓自己的繪畫天賦徹底發揮出來。

 

有一天,一位名叫路易‧格萊德(Louis Glador)的美術愛好者來到摩西奶奶所在的小村莊,購買了一幅她的作品。在那之後,又有一個名叫奧圖‧凱勒(Otto Kallir)的畫商將她的作品放到紐約一個畫廊展出。

 

很快,摩西奶奶就在紐約紅了起來。她樸素溫馨的繪畫風格像一股清泉,滋潤了都市人乾涸的內心,為死氣沉沉的都市森林帶來了新鮮活力。

 

隨後,摩西奶奶的畫展從美國開到了歐洲,乃至世界各地。1949年,美國總統杜魯門親自授予她「女性全國新聞俱樂部大獎」。

 

1960年,紐約州長洛克斐勒宣佈將摩西奶奶的一百歲生日定為「摩西奶奶日」。

 

摩西奶奶于101歲辭世。雖然她已經離開了,但她的作品卻依然溫暖著我們。我之所以將她放在本書最後一篇,是因為我從她的作品中感受到了一種藝術最本質的魅力。

 

也許,我之前看過的所有名畫都是為了與她的作品邂逅做準備。

 

摩西奶奶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我的母親。她30多歲就患上了糖尿病,血糖指數比一般的糖尿病患者都要高出許多。

 

做護士的妹妹說,她的血液黏稠度高得嚇人。雖然醫生和家人都為她擔心,她自己卻並不害怕,反而一邊養病,一邊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慢慢好了起來。

 

 

媽媽出生於全羅南道寶城一個富裕家庭,外婆十分重視教育,一直支持她念完了大學設計系。

 

她二十四歲就和自己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爸爸結婚了。剛結婚不久,爸爸家的生意就出了問題,兩個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生完我和妹妹之後,媽媽陪著爸爸一起在首爾賺錢還債。

 

媽媽原本是一個特別精緻的女人,喜歡打扮和購物。但來到首爾之後,她只能在雜貨店、保險公司做著與自己的專業毫不相干的辛苦工作,根本沒有精力妝扮自己。

 

但即便如此,她也從來沒有叫苦叫累,也沒有埋怨過爸爸。媽媽總是說,一個人不管做什麼,只要在團隊裡做那個最認真、最投入的人,就一定會成功。她還經常教育我們,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保持樂觀的心態去面對。

 

另外,她還告訴我們即便是在最艱難疲憊的時刻也要找到自己的方法戰勝壓力,並充滿熱情地享受生活。

 

記得小時候,我和妹妹有一次在菜市場附近迷路了。一位打扮十分漂亮的阿姨發現了我們,便幫我們給媽媽打了電話。不一會兒,我們就看到媽媽從遠處跑了過來。

 

她看上去那麼憔悴、那麼邋遢,簡直就是整條街上最土的村婦。

 

「那就是你們的媽媽嗎?會不會太邋遢了?」

 

漂亮的阿姨笑著說道。雖然當時我年紀還小,但還是被這句話刺傷了。一想起照片上媽媽年輕時風姿綽約的樣子,我的內心一陣酸楚。

 

我默默地看著那位嘲笑媽媽的阿姨,心裡暗暗地想,總有一天我的媽媽會找回自己,變回那個漂亮的媽媽。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我和妹妹都考上了大學。這時,家裡的境況也好了許多,媽媽總算是可以清閒下來重新開展自己熱愛的繪畫事業了。雖然她已經50歲高齡,心中卻依然懷著一個畫家夢。

 

剛開始學畫人體畫的時候,她害怕父親看見,總是悄悄把畫藏在我的床底下。那段時間,她總是紅著臉抱著畫作來到我的房間,一邊給我展示那些關鍵部位不詳的作品,一邊嘀咕著「可惜有的地方還沒畫好呢」。

 

她一方面很害羞,一方面又忍不住想炫耀,就連表妹來家裡做客都要被她拉去看她的作品,實在是有趣得很。

 

不久之前,媽媽的人體速寫作品開始有機會參加一些展覽。現在,她不僅參加了不少群展,還拿了幾個獎。我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成了摩西奶奶一樣的人物。

 

我相信,只要她堅持畫下去,總有一天會成為東方的摩西奶奶,而且是最漂亮的摩西奶奶。

 

今天,媽媽也和往常一樣,坐了2個多小時的車去學畫畫。雖然學畫的過程很辛苦,她卻只感到幸福。而作為家人,我們看著這樣的母親也倍感幸福與驕傲。

 

正如老話所說,「人生沒有太晚的開始」。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

 

 

歷史上有太多大器晚成的例子。亨利‧盧梭直到40歲才正式開始畫家之路,康德(Immanuel Kant)直到57歲才發表了「三大批判」的第一部──《純粹理性批判》。

 

德國發明家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到61歲才發明了印刷機與金屬活字,可可‧香奈兒在沉寂15年之後重歸時尚界時,已經71歲。

 

當我們以為追逐夢想的權利只握在年輕人手上時,有的人已經在四五十歲開始新的挑戰。當我們以為晚年只是為生命的終結做準備時,有的人已經在六七十歲高齡向新的夢想發起衝擊。

 

正因為有這樣一些人的存在,世界才會變得如此美好,我們才會不斷獲得前進的勇氣和希望。

 

我將要回到天空

在欣賞完這世間美景的那一天

回到天空,告訴人們這裡很美

 

這是刻在詩人千祥炳墓碑上的文字,也是他的著名詩歌〈歸天〉中的一部分。

 

人生,不過是我們回到天空之前的一趟限時旅行。這趟旅行是否美好,完全取決於我們自己。如果你現在感到自己想做某件事而為時已晚,那就趕快開始吧。現在開始,一切都來得及。

 

請記得,歲月雖然給我們帶來皺紋,但只要有一顆勇於挑戰的心,我們的靈魂將永遠年輕。

 

 

(本文節錄自《療癒美術館》,時報出版,이소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退休人生超精彩!寫得一手好書法,跟女兒環遊歐美,還獲頒教育獎!

撰文 :新自然主義 日期:2019年01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上年紀,就是一點一滴累積某些收穫的歷史,另一方面卻也意味著逐漸放手的過程。才想到以前會玩的槓上翻轉,現在已經玩不來了,接著就發現向來引以為傲的滿頭青絲,如今也花白了。

然而,人生就連為失去而惋惜的時間也不可得。健康的秘訣無他,就是為自己生命裡的收獲亦或是持續不斷的傳承而歡喜。有一則報告說,七十歲的人使用的語彙是二十多歲大學生的兩倍以上,聽了真叫人無比欣慰。

 

對媽媽來說,上年紀最重大的失去,應該是她的膝關節軟骨吧!才過八十歲開始鬧膝關節疼痛,先是拄拐杖,然後坐輪椅,如今退化到臥床無法自己翻身的地步。

 

長輩退休人生超精彩!書法、旅遊樣樣來,還獲頒教育獎!

 

距今七十一年前,爸爸被一紙徵召令送上戰場時,媽媽才二十二歲。爸爸在終戰的半年前陣亡異鄉,直到終戰的隔年,確定死訊的通報才送到家裡,媽媽時年二十七歲。

 

貌美如花的她拒絕了好幾門親事,為了七歲的我和我五歲的妹妹堅持不願再嫁。從那時直到屆齡退休的三十五年間,媽媽始終守在工作崗位。她熱愛工作,也以自己的職場為榮,是身為職業婦女的資深老前輩。

 

媽媽屆齡退休以後,唯有說過那麼一次:「妳們老爸如果不是戰死在沙場上,現在也該退休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到處去旅行了。」

 

長輩退休人生超精彩!書法、旅遊樣樣來,還獲頒教育獎!

 

坊間有許多以「fullmoon」2為主題的旅遊商品,全都是以夫妻為優惠對象,給予連袂參加的夫妻折扣優惠。無論雙方感情如何不睦,只要是夫妻就可以享有優惠,而同樣是兩人成行,感情再好的親子、朋友都被排除在優惠的對象之外,真叫人不是滋味。媽媽應該也是因此有感而發吧!

 

曾經養育我們的媽媽,現在輪到我們來照顧她了。她退休的時候,我是這麼想的。所以,在她的腿腳還沒有問題時,只要我出席國際會議,就邀媽媽同行,讓我們母女兩的足跡,遍及美國、加拿大、法國、德國、英國等地;國內演講的場合,我也找媽媽一起出門。

 

我們去過沖繩、長崎、廣島,還走訪了長野縣上田的無言館(戰歿畫學生慰靈美術館3),媽媽從那個時候開始拄拐杖。

 

長輩退休人生超精彩!書法、旅遊樣樣來,還獲頒教育獎!

 

然而媽媽退休後的人生規劃裡,基本上並沒有我出場的餘地。她的退休生活十分精彩,和她上班時幾乎沒兩樣,還是同樣的充實。如果要記述媽媽退休後的生活,可以用摺紙、俳句、書法三個關鍵字來表示。

 

她善用自己的幾何學天分,投入了摺紙藝術,還因此受吹田市委託,主持公民館的摺紙教室近三十年,並且在自家教授學生。媽媽在摺紙課堂上,總是不斷拋出「沿著正方形的對角線」、「做兩個等邊三角形」等等幾何用語。

 

長輩退休人生超精彩!書法、旅遊樣樣來,還獲頒教育獎!

 

她因為主持摺紙教室有功,還獲頒吹田市的教育功勞賞。她向《同人誌》4投稿創作的俳句,至今已獲選數十次,也和朋友們一同組成吟行之旅;她的書法同樣不馬虎,資格檢定考試一路打通關,就在即將挑戰師範級5檢定考時,膝關節開始疼痛。

 

寫書法的人書寫掛軸時,必須將大開紙張攤平在榻榻米上,屈膝揮毫。媽媽因為膝痛,無法採取這一姿勢。不得已,她斷然放棄習字。上書法課的最後一天,她致贈紀念禮物給老師和同門,鄭重拜別以後才離去。

 

長輩退休人生超精彩!書法、旅遊樣樣來,還獲頒教育獎!

 

媽媽的灑脫讓我自嘆不如,在自己的人生也面臨必須不斷放手的現在,媽媽一貫的灑脫自在,就成為我的最佳範本。

 

 

(本文節錄自《親愛的老媽,照顧妳我們很快樂!》,新自然主義出版, 米澤富美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