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張舊照片提醒我的事:生命這樣短,有什麼好生氣、計較的?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辦公桌上有三張照片,一張是我爸媽的合照,這張照片不用解釋,大家都懂為什麼一定要放,就是很感謝他們把我養大,把我教育的超會說垃圾話,跟發廢文XDDD。

第二張照片是我跟一個老爺爺在首爾塔的合照,老爺爺跟子女們一起出遊,孩子們都不想上首爾塔,我跟他結伴同行。

 

他以前是個醫生,小孩後來都到美國,他也就跟著去美國了,兒子在美國交了某個國家的女友,他很討厭這個國家的人,堅決反對,因此去找了女孩,要女孩離開兒子。

 

我聽到這,整個人驚呆,問老爺爺說:「你這樣做,那女生不是會討厭死你嗎?」老爺爺一臉親切,面帶微笑的說:「被討厭又怎樣,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嗎?有一兩個人討厭你,又怎樣。」

 

我像是被雷打到一樣,呆在那邊,當時的我對人和氣到接近鄉愿,只要有人討厭我,我就很不舒服,老爺爺的話像在我的天靈蓋上,開了一扇窗,有道光灑落進來,告訴我,被討厭也可以。

 

親切的爺爺邊爬山邊說:「人生很短,你要大膽去試,肯試就有機會得到,不去試就什麼都沒有。」

 

 

多年後我的老闆也跟我說:「世界,留給膽子大的人」,兩個長輩都這樣說,我也就相信,因此遇到難關,我總會四處去問問,去闖闖,膽子大一點,果然得到多一點。

 

老爺爺為了感謝我幫他付門票錢,他寫了一張紙條給我,上面是地址跟電話,他說:「我在西雅圖開家小旅館,你有空來找我玩,我免費招待你吃跟住,有空來看看我這老不死的,死了沒,哈哈哈哈。」

 

多年後,我沒去西雅圖,紙條也弄丟了,但跟他的對話,卻烙印在我腦海。

 

 

桌上的第三照片是我EMA同學的獨照,她四十幾歲就過世了,一生過的精彩,卻走得突然,上學期我們還在一起夜衝,下學期她就生病,不久後也就跟我們告別了。

 

我常常看著她的照片,提醒自己,不要跟人計較,生命這樣短,有什麼好生氣,好計較的。

 

這三張照片的涵意分別是,多陪家人、被討厭又怎樣、人生苦短沒必要生氣計較。

 

短短的文字,希望在這樣的冬夜,能給你點溫暖,如果你因為這些文字心情回溫,我會覺得非常開心。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陶晶瑩:正學著和我的躁,說再見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7年02月03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面對主持金馬獎的壓力和各界評價,陶晶瑩回應「愈被罵,我愈要主持」的自信與努力,看來是對於閱讀阿德勒《被討厭的勇氣》有深刻的體認。不過,她透露自己正在學著跟自己的躁,說再見。面對恐懼,和七年前學會《我愛故我在》的去愛,是一樣的重要。
這是陶晶瑩擁抱人生的第二堂課。之所以踏出舒適圈,是因為怕冷、怕高、怕速度的陶晶瑩,為了家人仍是兩肋插刀的去.......滑雪?!不料,在闃寂的雪地中獨自滑行,她看見了自己內心幽微的恐懼與傷痛,在疼痛中,重新找到前進的力量。

女兒,不要忘記這個瞬間。

不要忘記這樣的美好、自在;不要忘記我們為了美好而一起奔跑;不要忘記那短暫卻可以永恆的開心;不要忘記此時的天空、湖水和風。

其實,人生的快樂,對我來說,這是最好。

幸福到耳中都出現了好聽的歌,幸福到以前發生了什麼都不重要,幸福到我覺得彷彿我像我女兒一樣小,只要和她泡在池子裡,一起笑就好。」

學著跟我的躁,說再見。

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我染上了躁症。倒不是正式地被醫生診斷、宣判,而是自己和周圍的人感受到的那股壓力。

經紀人以為是工作壓力造成。她們卻不知道,其實只有在談工作時我的狀態是平靜的。當這個工作被排入行程時,我就開始焦慮。

越接近工作日越嚴重。

真的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急躁,應該是進入這個娛樂圈以後。貴圈啊,真是踩碎了我的心。

首先,第一場苦難便是大一簽了唱片合約,一直讓我等到大四才發片。

那時我不過是個大學生,沒有智慧型手機、沒有網路、沒有社群媒體的大學生。

日子就是上課、趕公車,和同學騎機車上貓空、去動物園。所以,簽了唱片合約真是件大事,感覺生命突然變成金色的,感覺在我面前的是一座浮在雲端的大城堡,一段奇幻旅程。

同學們聽說了這樣的事,又聽說我成了張雨生的同門師妹,眼睛發亮地將我團團圍住,七嘴八舌地詢問著、好奇著,彷彿她們的同學就要一炮而紅,變成大明星。

這樣的情形並沒有維持太久。

單純的我們,並不了解演藝圈的節奏和生態,我們的想像很簡單︰簽約、出唱片、上電視、紅。

實際面是,我一等就是三年。

同學們興奮的程度慢慢減低,從「你什麼時候要發片?」變成「你真的有要發片嗎?」

那時,我最大的壓力便是同學的眼神。他們從好奇、羨慕,到懷疑,然後漸漸忘了聊這件事。

他們大概覺得我在騙人,而我,也覺得自己受騙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每個月,我都換了一把零錢。在學校側門旁,一排餐廳的騎樓下,打著公共電話。

那電話是淡藍色加上銀色線條,胖胖的,如果不是心情低落,它應該有些Tiffany品牌的優雅可愛,但在記憶裡,我撥著公共電話的畫面,都是黑色的。

有時候我一個人撥打,有時候有同學陪。我打給簽約的製作人,他說,快了、快了。後來,他說,應該是下個月吧。

第一年我是相信的,所以掛了電話我是雀躍地離開。

後來,每個月我都被告知是下個月,這樣聽了兩年,二十四個月之後,我才算有一點點了解這個行業。

在此刻回憶起那些等待,主場景就是那幽暗的長廊,和那具公共電話。如要仔細想,應該是從意氣風發到憤怒不解,然後一定摻和了自我否定、重重的打擊,生活像是從準備要飛的狂喜暈眩,到希望落空的怨懟和自我放棄了些什麼。

多年後,進了演藝圈才知道,我當時簽的是製作公司,不是唱片公司in-house。

唱片公司面對的是不同的經紀公司、製作公司推出的新人名單,他們會看中較有潛力,或是較符合當時商業市場的來發片,更遑論他們還有自己簽約的重量級歌手要定期發片。

多年後,我看到唱片公司主管牆上的大白板才了解︰上面一個個大牌的名字,寫著何時拍MV、何時要上那個最熱門的綜藝節目,他們的名字是在軌道中的巨星,有的是太陽,有的是金星、水星。而我,連冥王海王都不是,感受不到任何引力,我被遠遠拋在外太空,不過是那億萬繁星的小亮點,寂寞地漂浮著。

等到大四下,終於進錄音室,唱歌、發片。又因為不是大家眼中的美女,所以,只能當一個被奚落的丑角。

我拚命搶話、搶發言機會、搶鏡頭。立刻就被亟需新人的主持界網羅。

第一個合作的大哥是倪敏然先生。他對節目很有想法,一想到立刻就要做,常常激烈地與工作人員溝通,那時飛進我世界中的爭吵、對立,和三個字或以上的髒話,撼動了我的宇宙。

第二位合作的大哥是曹啟泰先生。他的嘴巴總是連珠炮似地沒停過。一開機,他叭啦叭啦地串流程、介紹獎品,當時,我們從中午到晚上,一天可以錄遊戲節目《好采頭》五集。下了節目,啟泰哥還是不停地講——講他的老婆小孩、他的人生、他的婚顧公司,和他起了幾個會。

第三位合作的大哥是徐乃麟先生。一樣是個人未到聲先到的急性子。常常在化妝室就聽見他由遠而近的︰「快!快!快!」這三個字搭上他拍手掌的節奏,像極了清晨批發的漁市場,節奏刀起刀落之間,生意成交。

我後來的幾年也常常用乃哥的節奏說快!快!快!

或許也不用催促,因為沒有多久,我就做起現場Live直播。下午5:30播娛樂新聞到7:00,然後趕去廣播,做另一個現場,8:00~10:00的直播。

那是一段沒有朋友、沒有人生,只有工作的日子。

常常趕得連好好吃個便當的時間也沒有。一次,發現便當裡有隻小蟑螂,只能先把它挑開,然後不吃那個格子裡的菜,仍然把便當吃完。因為我連去找一份新食物的時間也沒有。

我要上現場了啦!快快快!

於是,工作人員遞資料慢了我急,新聞還沒剪好我變臉,每天急的下場是——猛爆型肝炎。

躺在病床上,我被迫思考人生的輕重緩急,那時的生死交關嚇醒了我,因為,我才三十歲。

出院付帳單時,看著那數字,可以換算成無數峇里島陽光燦爛的日子,或是紐約、倫敦、巴黎看不完的秀,我知道我人生接下來的選擇了。

後來,我盡量不急,盡量開心。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只是把那份焦慮內化,不讓別人看出來。不想影響別人、不想給周遭工作人員壓力。

於是我在等待的小空檔玩「Angry Bird」,看那橫眉豎眼的鳥兒比我還氣,心裡便好受一點。或者玩「Candy Crush」,消糖果,一排排、一列列,兩眼發直,忘記時間。要是大一點的空檔,我就去附近的商場,什麼「Z」牌、「U」牌、「F」牌、「B」牌、「G」牌的快速時尚都逛,翻翻看看,好過在棚裡枯坐。

遠一點的人看不出來我心裡急,近一點的人還是感覺得到。

經紀人、助理怕我不開心,下載夯劇讓我看,準備零食、泡麵開趴,有時候甚至在後台布置了微微酒精、各種水果酒,讓等待變成了姊妹聚會。

等待本來就是人生中必定會遇見的事,在演藝圈更是充滿了各種磨人的等待。

等太陽等海浪等霧散、等飛機過等垃圾車走等火車來、等遲到的大牌、等弄錯的道具、等沒出現的導演……

通常若是不可控的意外,我的心是平靜的,無奈地接受著。但若是因為不專業的因素,我的心就開始不平靜。先是驚訝於看見的荒謬,內心小劇場在海邊的大石頭上對天大喊︰「為什麼?為什麼?」然後有一群憂國憂民的文青圍坐一桌,討論這個圈子人才流失到底有多嚴重,這樣下去怎麼得了云云。最後,心急如焚的母親登場了,這樣就不能接小孩了,荳明天還要考試,誰幫她複習?

然後就山洪爆發。然後就想著退休,去種田、去看雲看海啊什麼的。

但奇妙的是,在私領域的我,卻有無比的耐心。對孩子、對老公、對朋友。

公和私的我,在兩個極端的狀態。

工作時,像高鐵、像殺手。追求速度、效率。回家後,像是在南洋路邊米粉小攤旁悠閒的狗,時而懶洋洋,時而追逐著雞,或向小孩搖尾巴。

是我把演藝工作看得太簡單所以無法接受無盡漫長的等待?是否我仍像當年的那個大學生一樣,不了解體系的龐大運作只著眼在自己的小環節?抑或是演藝工作充滿了如此不得不的等待?

多年前,日本男子偶像團體當道,一批批的花美男出唱片兼巡迴演唱會,還能拍廣告演偶像劇,我好奇地問了一個在日本工作的圈內人,為什麼他們能同時做這麼多產品卻仍神采奕奕、皮膚身體都是最佳狀態?

那工作人員說,因為這些當紅偶像都時間緊迫,所以,其他配合的幕後小組都先自己排練好了。

?!!?

他解釋,比如說發專輯的同時仍要同步拍偶像劇,那麼他們便會在偶像本人出現前找替身,把走位、台詞順幾遍,現場攝影師也跟著走幾遍,燈光道具早已定位,導播也熟悉節奏後,預定拍攝時間一到,偶像出現。他已經背好他的台詞,待替身示範他的走位後,拍攝便順利進行。

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國境界啊。

我看過眾家一線演員等臨演的情形,因為劇組不肯多花錢,只發臨演來半天,但眾家演員早已把前面戲分演完,執行製作說,那你們聊聊天等臨演吧!

也聽過拍了一整天的臨演覺得太累,一群人開始吵鬧要走人,最後甚至報警的鬧劇。

也有節目準時開錄,卻因為送道具的人睡過頭,全棚空等。

還有遲到慣了的美豔女星,好不容易只遲到半個小時,正當節目組暗自慶幸時,那女星開始補妝,一補,就補了兩個小時。

她的妝好了,我們的妝全等花了。

也碰過製作單位發我六點通告,因為江湖傳聞他們很會延遲,當天也有一場日本大師的音樂會,我心存僥倖地問製作人︰「可以晚一個小時嗎?」製作人斬釘截鐵地說︰「今天一定會準時!一定要六點到!」

悻悻然把票送給朋友去聽。那朋友聽完整場,再加上安可曲,然後很有良心地來棚裡探班,發現我還沒錄影。那天原本六點的通告,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半才開錄。

經過這麼多摧殘後,我發誓,只要我長大,一定要減少這種事發生,一定不讓工作人員或其他藝人在棚裡浪費生命、虛度光陰。憑什麼讓不專業影響專業?

但人性是很奇怪的,積習難改、積非成是。

電視台內的工作人員習慣了過去的工作節奏,有些人一開始還會私下抱怨︰「錄那麼快幹嘛?連抽根菸喝咖啡的時間都沒有……」

但這種高鐵速度一上軌道,怨言變成了驚喜的贊同︰「哇!下班了還可以和家人吃晚飯!」或是「下班了還可以去玩欸!」

於是,在能力範圍內我加緊速度、提升效率。在我還是得無盡、無意義地等待時,我練修養。

看劇、寫書、練字、聊八卦、看書,也順便練演技。

演我很快樂、演不在乎,演了解這就是演藝圈的常態。我的演技很表面,所以遠的人看不出來我的焦慮,近的人還是感覺得到。

我以前看過大哥級主持人打或踢工作人員的,這麼比起來,我還算是忍得不錯。

不過我還是不聰明,畢竟有些人還是察覺得到,可見我壓的還是不夠深。就不能微笑優雅地說,沒關係啊!大家加油哦!臣妾做不到啊!

可能是那忿忿不平的種子已深埋在心裡。為什麼不專業可以影響、干擾專業?

每個人對職業道德的要求不同,又或者,這已經不只是工作心態的問題,而是人生哲學的問題?

體諒。

體諒別人偶有的風雨;體諒別人驚慌時的不知如何判斷;體諒他人正在學習;體諒他人力有未逮。

如果可以溫柔地等待孩子的嘗試錯誤,那麼,也應該這麼對待別人的孩子。

學,我也正在學。

學著和我的躁,說再見。



本文出自圓神書活網,原文標題
四度主持金馬!面對各種壓力與評價,陶晶瑩說:正學著和我的躁,說再見。​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文章

別被「夢想實踐」綁架 享受老後生活的「小確幸」就很好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 A
  • A
  • A

市面上除了《下流老人》之外,所有關於熟齡的書都歸屬於「勵志類」,鼓勵大家在人生下半場,或我所謂的「第三人生」要追求夢想、要勇於實踐自我,然後提出很多的建議,並佐以自身的實例,但很多讀者看完之後,雖然非常羨慕,卻很難做到,搞得自己更加焦慮。

完全忠於自己,其實是非常困難的,請大家不要對自己期望過高,以免更加失落。只要你有年邁、甚至生重病的父母,你怎麼可能不牽掛?怎麼可能拋下他們,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你的子女永遠都是你一生難以放下的負擔,學業、事業、感情、家庭,甚至是健康,都還會默默擔心,「兒孫自有兒孫福」只是拿來短暫安慰自己的話。

 

很多侃侃而談此一議題的人,可能父母都已過世,或是沒有子女,再加上擁有不必擔心未來生活的穩健財務基礎,才能如此灑脫。媒體雖然喜歡以「樂活大叔」稱呼我,但樂活其實只是我的「心境」,絕對不是我的「現實」。

 

日前參加一場相關主題的座談會,其中一位女性與談人提到她曾到國外學開滑翔機,完成了她一生想要翱翔天際的夢想。在場群眾聽完他的分享,都露出超羨慕的神情,心想「有為者,亦若是」,最後她還用「夢想是生命的維他命,裡面綜合了艱辛、愉悅,以及不可放棄。只要吃下去實現,生命就得到這樣的養分。」這句話做總結,更是讓全場氣氛達到最高潮。我聽完,也非常感動,然後對於我接下來要分享的退休理財經驗,感到非常自卑,因為與她的故事相比,實在是太膚淺了。

 

不過,羨慕之後,請捫心自問,你有這麼偉大的夢想要實現嗎?就算有,你有機會實現嗎?這位與談人曾度過一段家庭事業兩頭燒的生活,不只工作忙碌、公公父親同時罹患重病,子女又非常叛逆,讓她每天幾乎都喘不過氣來。等到公公父親相繼去世之後,她才說服先生讓她出國一個月,然後辭掉工作,去完成她畢生的夢想。千辛萬苦取得飛行執照後,她還是回到家庭與事業的現實,繼續做個稱職的職業婦女。

 

千萬不要以為第三人生可以輕易「任我行」,只要擁有很多「小確幸」,其實就很棒了。小確幸絕非年輕人的專利,甚至我常勸他們不要以追求小確幸就滿足,但到了第三人生,當不知道有什麼大夢想可以追求時,常常有些小確幸,至少會讓自己覺得很幸福。

 

如果只要有點小確幸就滿足的話,至少不會看到別人有精彩故事可以分享時,還會感到那麼焦慮、自卑了。

 

「任我行」並不是非要完成什麼大夢想不可,只要不勉強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其實就很接近那個境界了。第三人生因為比較沒有負擔家計的壓力,所以真的不必再巴結別人、再看別人臉色了。換句話說,只要擁有「被討厭」的勇氣,就能自在樂活了。這是實現「任我行」最簡單的方法。

 

我在此舉一個自身的實例與大家分享。近年我因為寫了幾本暢銷書,漸漸打開了知名度,所以有些理財談話性節目會邀我去做來賓。製作單位看我口條清晰、台風穩健,就希望我能和其他名嘴一樣,與他們長期配合。每天錄影一小時,就有數千元入帳,真的很輕鬆,但我還是婉拒了。名嘴上節目,製作單位都寫好了腳本,其實他們只要照著講就可以了,但我不想從事表演事業,只想講自己認同、理解的內容,所以我決定不要為了錢勉強自己。

 

後來,還有一家財經電視台希望我每天去錄盤中解盤,我也婉拒了,理由很簡單,我不想改變現有的生活。

 

不想去的飯局,就別勉強去。不想再來往的朋友,就別勉強自己再跟他見面,甚至直接在臉書上刪了他。不想參加另一半的活動,就別強顏歡笑配合了。想做的事才做,不想做的事都委婉拒絕吧!

 

不過,只有兩件事請務必勉強自己,一是走出家門,二是結交新朋友。如果你認為宅在家,才真正忠於自己,那我必須說,你的第三人生肯定是黑白的。

熱門文章

先對自己好,別人才會對你好 精神科醫師教你告別情緒化3招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0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可以事先準備能讓自己心情雀躍的「禮物」,就能保持好心情。

情緒化與否,取決於思考方式,現在馬上做就有改變,請重新自我檢視。

 

對自己好,別人才會對你好

★一周犒賞自己三次。

★知道有開心的事等著自己,心情就會愉悅。

★從日常小事中發掘樂趣。

 

一周準備三個「禮物」給自己

 

想到要和討厭的人見面,或是要和討厭的上司開會……每當遇到這種鳥日子,總是不免心情沉重。相較之下,如果已經安排好要和喜歡的人約會,或是約好和朋友一起吃飯,從幾天前就會感到興奮,心情很好。

 

想到開心的事就會情緒高昂,面對討厭的事則會心情低落,這是人的習性。既然如此,可以事先準備能讓自己心情雀躍的「禮物」,就能保持好心情。我建議可以在一周內準備三個禮物給自己,關鍵在「可實現的範圍內」以及「能讓心情亢奮」兩項重點,像我就會事先預約好和太太兩人一起吃晚餐的餐廳,或是買想看的電影預售票。

 

簡單一點的就像確保閱讀時間,或是把自家收藏的高級紅酒開來喝,種類和方法都不限,無論是玩賽馬或賽船、看職棒或足球比賽、睡上十個小時、欣賞繪畫或是買花回家裝飾居家生活都可以。

 

從微小的發現中找到樂趣

 

在忙碌的生活中,人的感覺會漸漸變得遲鈍,進而對任何事失去興趣,對原本喜歡的事物也變得麻木,如果你怎樣都找不到可以當作「禮物」的樂趣,就請你好好回顧自己的生活。

 

試著從日常生活的微小之處找到樂趣,例如原本每天早上都喝沖泡式味噌湯,但其實比較喜歡用高湯現煮的味噌湯之類的小幸福。先找到小小的樂趣,然後再加以延伸也是一種方法,可以改用比往常更高級的味噌,或是高級昆布,像這樣追求屬於自己的樂趣即可。

 

POINT

事先準備禮物,讓自己天天心情愉快。

 

與其自己痛苦,不如勇敢說「不」

 

★許多人身邊都有斬不斷的人際關係。

★因為不敢說「不」所以心情不好。

★試著說「不」!

 

斬不斷的人際關係會導致壞心情

 

團體生活中許多人都有斬不斷的人際關係,就像不愛吃甜食的A平時很受B的照顧,某一天收到B送的大福,雖然A的真心話是不想吃大福,但還是勉強吃了一口,然後說「真好吃」。結果,B一心認定「送甜食能讓A開心」,從此之後一有機會就送甜食給A,到最後A也不敢說自己其實不喜歡甜食,所以感到壓力很大。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類似的經驗,好比不敢不送年終禮品或賀年卡給曾經照顧過自己的人,或是不敢拒絕上司的酒席邀請,社會中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讓每天都過得不愉快。

 

提起勇氣說「不」

 

「對於討厭的事,我不敢說不。」

 

「因為不想惹麻煩,所以吃點虧就算了!人際關係良好最重要。」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那就從現在開始改變吧!偶爾提起勇氣,試著說「不」。

 

對於不合胃口的伴手禮,可以直說「很抱歉,我不愛吃」;面對不想參加的酒席,回答「我有事不能去」也OK。

 

總是壓抑自身情緒的人,都會對說「不」感到猶豫,但是說「不」也是一種溝通,無論對方立場為何,只要自己不能接受或不能忍受,就要老實說出來。如果對方是通情達理的人,就算雙方都對彼此說出真心話,關係也不會改變,只要不要用情緒性發言攻擊對方就好,坦率地表明真心話與情緒化是兩回事。

 

偶爾有勇氣說「不」很重要。

 

人生的重心要多樣化
 

★如果支撐自己的心靈支柱只有一項,情緒上容易不安定。

★支柱無論是什麼都可以。

★擁有自己擅長的領域也很重要。

 

會敗給挫折與不敗給挫折的人

 

東大畢業的社會精英自殺事件─每當發生這種事,媒體很常解讀成「因為小時候一路順遂,所以一遇到挫折就受不了」。但我卻不這麼想,因為我身邊也有許多經歷相同挫折的人,但他們並沒有發生那樣的悲劇。那些無法跨越挫折的人是因為「只有一根心靈支柱」,所以不管以什麼作為支柱都無妨,可以是自己熱衷的興趣、和家人之間的連結、志工活動或副業。

 

舉個例子,被霸凌的孩子若是有「轉學就好了」、「在補習班唸書就好了」的想法,就不會心理壓力那麼大。苦惱著如何與媽媽友① 集團來往的人,若能換個方向想「只要跟自家人好好相處即可」,就不會對「被集團孤立」感到不安。

 

如果有好幾根心靈支柱,就算其中一根倒了也還有其他慰藉,心理上能夠游刃有餘。我自己也是抱著「當不了醫生的話還能當作家,再不然也可以拍電影」的想法,才能不被不安的情緒擺布。

 

「擁有擅長的領域」也很重要

 

關於找出心靈支柱這件事,「擁有擅長領域」也是個重點,心理學家阿德勒(Alfred Adler)說:「有了成功經驗之後,就會覺得自己或許也能在其他領域獲勝。」所以即使是小事也沒關係,只要有成功的經驗之後,就能抱持自信,找出自己擅長的領域就變得格外重要。

 

在擅長的領域盡情地發揮實力,能令人產生安心感。如果不擅長跑業務就擔任企劃,如果不擅長企劃,就負責做簡報,即使在其他領域失敗了,還是可以抱著「沒關係,我還有擅長的領域」,避免自己陷入負面情緒中。

 

POINT

只要有好幾根心靈支柱,心理上就能游刃有餘。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和田秀樹

1960年生於大阪市。1985年畢業於東京大學醫學系。曾於東京大學醫學系附設醫院精神神經科、老人科與神經內科實習,先後擔任國立水戶醫院神經內科及急診中心住院醫師、東京大學醫學系附設醫院精神神經科助理、美國卡爾梅寧格(Karl Menninger)精神醫學校國際研究員、專治高齡者之綜合醫院「浴風會醫院」精神科醫師,現為國際醫療福祉大學研究所教授(專攻臨床心理學)、川崎幸醫院精神科顧問、一橋大學經濟學系非常任講師、和田秀樹身心診所(專治抗老化與企業主管諮商)院長。台灣已經翻譯出版23本書,是知名度高的作者之一。

 

書名:不被情緒勒索的51個方法

 

出版:三采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平淡就是快樂

撰文 :大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26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
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
已經這麼覺得了。
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文/米果

 

以前覺得,所謂的快樂,必須很具象,像煙火一樣。黑夜裡,啪啦啪啦,亮亮閃閃,像滿天落下的銀花。虛榮也沒關係,起碼要虛榮得很亮麗。

 

喜歡的人就一定要緊緊擁抱成一個圈子,既然在同一個圈子就要常常碰面,去吃飯,去KTV,去看電影,一起蹺班,一起旅行。

 

不只自己感覺幸福,還要讓旁人羨慕。生日的時候起碼要排滿一個禮拜的聚會,聖誕節不能一個人落單,到場朋友人數的多寡,拿來驗證自己人氣的多少。

 

假期必須填滿,出國必然要狂買東西,返家把行李箱打開,戰利品攤在床上,拍照上傳網路炫耀,那叫做旅行歸來的快樂。

 

 

以為天長地久是必然,如果有親人朋友或寵物離世,會崩潰,會不解,然後以文字訊息在網路互擁哭泣,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就連轉身走入日常都覺得不應該。

 

我羨慕那樣的自己。理所當然的傲嬌,開心或悲傷都不顧後果,自以為冷靜理智卻橫衝直撞,不管是討厭人或被討厭都用盡力氣,因此烙下深淺不同的傷疤之後,漸漸才懂得為人著想。

 

過了中年,沒那種心境和體力了,至多就站在可以俯瞰煙火的二樓陽台,吹著巷弄涼風,雖不到憑弔那般壯烈,多少有昨日黃花的蒼涼。說來好笑,我最近越來越懂這種心境了。

 

嗯,對的,站在二樓陽台,身體靠著生鏽的欄杆,探頭往長巷的裡側,看那些穿著花洋裝花襯衫的年輕人,一手拿著啤酒罐,一手拿著仙女棒,往煙火噴發的大馬路那頭奔跑。

 

 

我常常夢見那樣的畫面,因為自己穿不下花洋裝花襯衫而嚇醒,明白那是夢,或有隱喻,想一想也就釋懷了。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已經這麼覺得了。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盡量好睡,盡量天光自然醒來,規律過活已然成為功課。夜裡千萬不要突然清醒,因為重新入睡的能力正在衰退。熬夜失去的精神氣力,毫不客氣在體內挖出空洞,以前可以靠狂睡補足,現在想要狂睡也無法。

 

可是飯後往沙發一坐就很睏,如何睡去也不知,即使短暫幾分鐘,卻像熟睡到天涯海角,醒來覺得飽足,但是錯過的連續劇很難銜接,只好把支離破碎的情節,靠重播時段複習,真是老人症頭。

 

 

被菜市場某某攤販稱呼大姊阿姨時,還是會忿忿不平,感覺像是棒子夯過來,打中眉心,痛得要死,氣到像噴射機一樣揚長而去。

 

已經發現腿骨不像以前那般勇健了,蹲著不太容易,站起來更花力氣。最近摸到臉上的法令紋都已經鑿出明顯的溝,好吧,那就承認老了,不過自己清楚就好,旁人說得太明白,還是不開心。

 

變胖容易,變瘦很難。身體突然出狀況,就開始胡思亂想,狀況解除時,就想小小揮霍一下獎勵自己。一旦這麼想,胖也無所謂了,健康就好,節食是以前的功課,現在的作業是養生。

 

結交新朋友的速度跟態度都放慢下來,關於人生交際的硬碟空間越來越小,可以一起歡樂的酒肉朋友就算不聯絡也不覺得可惜,該刪除的不眷戀,覺得珍貴的就四處備份,會在內心留下位置給值得牽掛生老病痛的至親摯友。

 

老朋友也不只交往的年分夠老,一起變老的年分也夠長,以前靠爛朋友磨脾氣,現在靠好朋友延年益壽,朋友不必多,過了中年,留下相知相惜的就好,類似﹁精選集﹂的概念。

 

 

然後就變得很愛哭,一點點小事情,勾到內心一絲絲脆弱的線頭,就哭了。也不會哭太久,抽一張面紙,擤一下鼻涕,又轉身去做些普通到不行的雜事,譬如,洗碗、摺衣。平平淡淡。

 

最怕突然生病,就算是慢慢老去的過程,累積起來也很折騰。一旦被要求做什麼檢查,就不斷擔心直到聽完報告為止。

 

坐在門診外頭,看著燈號變化,感覺歲月流失,比自己更脆弱的人在那四周,提示了生命來來去去的必然,只能鼓舞自己快樂一點。聽完報告,無事安心,就去吃些喜歡的料理,或回家途中去租DVD,最好是喜劇,動畫也好,看過的再看,沒什麼關係。

 

朋友說他的朋友倒下之後就走了,家人說有個親戚突然就離開了,這些斷斷續續的消息,四處埋伏,不定向襲來。慢慢把自己訓練成銅牆鐵壁一樣堅強,才知道變老不全然是壞事,雖然壞事還是比較多。習慣無常如常,原本就是學習。

 

 

時時警惕自己,不可以變成討厭的長輩,不要對親戚的小孩追問結婚了沒生小孩了沒加薪了沒,畢竟自己以前也很討厭被這樣修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去攻打的道館,顧好自己的神奇寶貝就好。

 

不可以對新事物新流行失去探索的興趣,對於新科技要有學習的熱誠,否則真的老了,學不會新介面就別想搶到年節熱門時段的車票機票,連訂房都很困難。

 

喜歡的打扮就繼續喜歡,沒必要為了迎合別人的觀感去改變什麼。年輕時愛穿橫條紋就繼續橫條紋,變成老爺爺老奶奶也可以穿垮褲配球鞋或寬褲配牛仔外套。白頭髮的好處是想要染什麼淺色系不必預先漂白,這麼想,就覺得很無敵。

 

要準備好如何去面對父母的老去,也要思考自己需要被照顧的時候,可以提前做什麼準備。這是人生後半段最困難的部分,相較起來,那些打玻尿酸除皺紋或雷射去斑的事情,根本雞毛蒜皮。

 

一切如常,就是快樂。就算沒有熱鬧的儀式也不會感覺空虛,只要知道遠方的親人朋友平平安安,就會開心很久。

 

因為懂得無常了,所以每天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天光,一切如常,平平淡淡,就很快樂。

 

 

(本文節錄自《濫情中年:米果的大人情感學》,大田出版,米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被負面情緒綁架!一邊冥想一邊祈福,心靈安定好幸福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冥想培養的慈悲心靈也適用於自己。開始能夠包容平時因為失敗而感到焦躁的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可以減少自責的頻率。

文/ 有光興記

 

慈悲冥想的核心概念在於默唸咒語。維持放鬆的姿勢,自然呼吸,在心中重複咒語,替自己和親朋好友祈求幸福。實踐這套過程可以安定心靈,甚至能夠降低其他冥想方法的難度。

 

慈悲冥想,培育慈悲心的冥想方法。也是奢摩他冥想的其中一種,可以安定心靈,協助人們達到正念狀態。

 

祈求自我和親友的幸福

 

在椅子或坐墊上放鬆緊繃的身體,緩慢進行呼吸冥想。接著按照一到三的順序默念以下的咒語,祈求人們的幸福。無法專注時就停止默念,回到呼吸冥想,安定心靈。

 

靜坐,以放鬆的姿勢坐著默念五到十分鐘的咒語。

 

在心中祈求幸福,從自己的幸福開始, 一路祈求到其他人的幸福。希望我的親朋好友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腦中逐一浮現的家人、朋友、恩人等親朋好友祈求幸福。把「我的親朋好友」改成具體的姓名「○○○」也可以。

 

 

希望那個人也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如果腦中浮現了來往不深或單純擦身而過的人,也可以替他們祈求幸福。知道名字的話可以在默念時直呼其名。

 

希望我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一開始先祈求自己的幸福。在心中慢慢默念,重複數次。還不熟練時只要重複「希望我獲得幸福」就好。

 

替更多人們 祈求幸福

 

祈求自己和親朋好友的幸福非常簡單。慈悲冥想的目標是連同討厭和立場相對的人們的幸福一併祈求。最終目標是替世上所有生靈祈禱。

 

包括棘手的人按照前面的順序,替自己、親朋好友和來往不深的人祈禱後,在心中默念底下的咒語,替討厭的人們祈求幸福。

 

希望我討厭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嚴厲的上司、合不來的鄰居等討厭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討厭我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討厭自己、和自己所屬團體立場相對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世界上所有生靈都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不限對象,替全人類和全生物等生靈祈求幸福。祈禱的範圍如果可以包含討厭的蟲子等棘手的生物更好。

 

不求效果,常保溫柔

 

反覆替人們祈求幸福可以常保溫柔安穩的心境,更容易接納自己和他人,不再因為負面思考而煩惱。

 

溫柔待人能夠溫柔對待自己和他人。不因成功和失敗而過度沉浸於喜悅或悲傷中,心境安穩

 

不再自我中心「我想要這樣」「我必須這樣做」的頭減少,不再自我中心,人際關係圓滿不再因自責或討厭別人感到壓力。和他人產生聯繫時感到幸福。

 

 

降低冥想難度不再急於追求冥想效果,可以專注於正念冥想本身。就算進展不順也能寬以待己。

 

心靈安定,連結其他冥想方法

 

藉著慈悲冥想,可以激發人們向自己和所有生靈展現憐憫與慈悲。不再強調「我」、不再因為失敗而自我否定,也不再責怪他人。慈悲冥想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幫助人們擺脫多餘的煩惱,提高其他冥想方法的效能。

 

 

(本文摘自《圖解7種不被情緒綁架的煩惱整理術》, 今周刊出版,有光興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