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肩」教我的事:健康又快樂的老後生活,現在就要開始計畫!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六十歲時(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呢),某家雜誌社對外徵文,主題是「我這樣設計老後」。當時我受邀擔任評審,有機會讀到許多人的「老年生活藍圖」。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家都用興奮不已的語氣,開朗地描述即將展開的老年生活,在我看來,幾乎每個人都想擁有一個「帶有明亮感橘色」的燦爛未來。

我當然不認為老年生活會是浪漫的粉紅色,但至少我絕不會讓自己的未來變成絕望的灰色。

 

為了避免走到這般田地,最重要的,就是不論明天、後天……每天都要認真地生活。若要把這樣的積極態度用顏色概括,大多數人都認為是橘色。

 

當時投稿至雜誌的讀者,年齡大多落在四十五~五十五歲之間,也就是至少還可以再活個三、四十年的歲數。四十~五十歲這個年齡層,不論體力或精力都很充沛,也不太感覺自己已經步入老年。

 

因此,能夠透過文字,以當時尚堪充沛的體力、精力「用力發想」老後生活,應該是她們最開心的事吧?

 

 

當年已經六十多歲的我,老實說,也悄悄地在心裡期望,自己的老後生活能是明亮的橘色(因為我和這些讀者們其實也沒差多少年紀嘛)。

 

我和大家一樣,也不斷思考自己的老後生活會是如何。

 

年紀大了以後,空閒的時間必然會變多,如此一來,就有許多機會好好處理過去因為忙碌而耽擱的眾多業務。我想做的事不是「一大堆」,而是堆積如山,因此我相信,老後生活絕對不會無聊。

 

例如,和好朋友一起旅行;把年輕人聚集起來,由我親自教導大家做菜;和同為愛吃鬼的夥伴一起邊走邊吃;挑戰不擅長的縫紉等女紅,這些願望都需要充足的體力和精力才能完成。

 

 

那時,我真的還沒確實感覺自己年老。但實際上,我頭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老了的瞬間,早在邁入五十歲時就發生過了。那時我得了所謂的「五十肩」。

 

無法自由地穿脫毛衣、拿不到高處的東西,打掃起來更是格外吃力。五十肩這件事,讓我再也無法否認自己上了年紀,我為此十分愕然!

 

現在回想起來,五十肩等於是預告了年老必然來到。我將面臨體力與精力衰退,以及「伴隨著失能的老年」,這一切的一切都逼得我,非得改變原先編織的計畫不可。

 

換句話說,五十肩教我的是,設計老後生活時,也必須把「萬一失去健康」這個要素給考慮進去。

 

 

由於腰和腿不再靈活、身體行動不便,但又不得不拖著虛弱的身子繼續過活……這樣一來,原本充滿明亮橘色的老後生活,就會漸漸染上絕望的灰色。

 

因此,我想以開朗的態度、不失去自我,度過獨居晚年。同時我也注意到,若真的等老了之後才開始「老後計畫」,實在太晚,因為老化的頭腦很難接受新知,也得花更多時間才跟得上時代的腳步。

 

我也認為,若在「老了以後也要做的事」裡,設定了要與丈夫、朋友一起完成,就得同時做好「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很難說」的心理準備(也就是原本預設會陪你一起完成的人,屆時可能已不在身邊)。

 

幸好當時的五十肩並不嚴重,我很快就痊癒了,但多虧這次經驗,我開始更認真、實際地面對老後生活。

 

 

(本文摘自《不依賴的老後》,遠流出版,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肩頸痠痛不是五十肩?姿勢不良釀肌筋膜疼痛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0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南投一名40歲的吳姓女子,工作時需長時間使用電腦,下班後繼續低頭滑手機,經常覺得肩頸「頂扣扣」。不但脖子僵硬,還連帶造成頭痛,進而影響睡眠,難以忍受之下就醫求診,才發現是「肌筋膜疼痛症候群」。

復健科主任周建文指出,「肌筋膜疼痛症候群」是慢性痠痛的常見原因,疼痛有時會傳導到同一側的附近區域,常被誤認是五十肩。以吳姓女子的情況來說,他的肌筋膜疼痛症候群是長期姿勢不良所引起的。

 

手機電腦用不停

肌肉痠痛又失眠

 

周建文主任為吳女觸診時,發現他的肩胛斜方肌部位,有一條緊繃帶,按壓時的疼痛感覺,會傳導到太陽穴和上臂的位置。事實上,許多民眾都因長期使用3C產品及姿勢不良,產生緊繃的肌束和局部壓痛點,有時甚至伴隨心理壓力與失眠。

 

所幸,吳女接受震波治療,並搭配乾針療法,刺激痛點後,疼痛明顯緩解。

 

▲南投醫院復健科主任周建文為患者進行乾針療法。(圖/南投醫院提供)

 

慢性痠痛要治療

平日維持良好姿勢

 

肩頸痠痛是現代人的文明病,疼痛更是許多人的夢魘,長期忽視症狀,嚴重的話會演變成肌肉慢性疲勞、肌無力等障礙。

 

治療慢性痠痛的方式有很多,醫師會根據病人的狀況,給予適當的治療。部分醫院有開立慢性痠痛特別門診,也提供非侵入性的聚焦式體外震波治療,建議患者與醫師討論後,找出最適合的治療方式,平日也要維持良好的姿勢,避免日後復發。

 

▲南投醫院復健科主任周建文利用體外震波治療為患者緩解疼痛。(圖/南投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46歲退休,到台東蓋民宿!把客人當家人,獲TripAdvisor評選全台第6名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2月12日 圖檔來源:高婉萍提供
  • A
  • A
  • A

1月23日TripAdvisor公布「旅行者之選」台灣最佳民宿,高婉萍(Shirley)經營的「三十里蔚藍」在住宿者一片好評下,榮獲全台第6名!

經營民宿4年多,她用「自己想要如何被對待」的心款待客人,得到客人的讚賞和肯定。從早餐、下午茶、到清潔打掃都親力親為的她說:「我會盡己所能的服務客人。」

 

5年6班的Shirley是職場女強人,曾是遠傳電信財務分析師,必勝客、中橡、Levis、GE Medical、遠東巨城購物中心財務長。

 

精明幹練的她深受長官器重,卻也因工作壓力大,只要一放假,就到鄉間渡假,「我喜歡住民宿,建築有主人個人風格,也比飯店有溫度。」

 

有一回入住清境的香格里拉音樂城堡,「那天吃早餐時陽光很燦爛,我看到老闆從外面走進來,手中捧著一大束花,覺得這樣的人生實在太完美了。」她說:「那個moment抓住了我的心。」

 

那是2002年,她在心中種下了退休後也想這樣生活的願望。

 

三十里蔚藍

▲高婉萍很喜歡出國旅遊,圖為她在義大利旅行。

 

渴望鄉村生活 

買台東都蘭3分地

 

「我的工作是蠻累的,尤其在某些企業常工作到隔天早上,回家洗完澡,休息一下又到公司。」因此只要能出去旅遊,她就會全然放鬆自己,並非常渴望鄉村生活。

 

還沒退休,她已積極找地,「宜蘭、花蓮都看過,沒找到適合的。」在中橡工作時,一次和前董事長辜成允聊天,「他建議我去台東,那裡更自然、原始。」

 

「那時候來東部買地的人不多,請仲介推薦,看了20多塊地,第一塊看的就是這裡。」她解釋:「它原是退輔會的地,有簡單整理,還有一個農地儲水塔。」

 

雖然地上長滿了芒草,「爬到水塔上望去,眼前是太平洋,綠島在正前方,右邊是猴子山的海灣,實在太美了。」2006年,她花250萬元買下在都蘭的3分地。

 

三十里蔚藍

 ▲雙人房以閣樓設計,房間很浪漫,可以看海。

 

「買農地時最好有水,以及鄰路,現在法令規定要鄰路才能蓋房子。」她提醒。這塊地完全吻合她的需求,鄰路、離台東近、不會被東北季風的風飛沙,以及夏天的焚風影響。

 

對面就是綠島,「我希望海的中間要有個島,因為海很大,一望無際,晚上會覺得很孤單,看到燈塔及綠島的街燈會知道有人煙。」

 

找建築師設計 

建造理想民宿

 

買地後她想多存點錢蓋民宿,仍在職場打拚,只是身體越來越承受不了,「2005年就發病,但是不知道原因,2008年才診斷是貝歇式症,自己的自體免疫攻擊全身黏膜組織。」

 

她是完美主義者,「工作壓力一來就發燒,病情嚴重時一年住院3次,進行抗生素療程。」2009年她想離職,卻被主管說服留下來幫忙,期間和先生籌劃蓋民宿。

 

透過親戚,請一位在美國執業的建築師(沒有台灣執照)幫忙畫立面(民宿外觀),「他又請一位台灣可執業的建築師負責結構、法規等。」

 

Shirley喜歡南法、西班牙風,「我蠻嚮往普羅旺斯、歐洲,喜歡鄉村風,配上西班牙瓦片很適合。」想蓋一間有溫度的房子。

 

三十里蔚藍

▲民宿外有個大草坪及花園、噴水池,環境優美。

 

為設計民宿,她購買很多雜誌和書籍閱讀,有空時就住民宿取經,「本來我們的樓梯設計在裡面,住過一間民宿,發現樓梯的回音很大,會干擾客人,後來改在外面。」

 

另一間民宿,長廊雖然有窗戶,客人為了隱私、不會開窗,又和建築師討論修改。

 

「我希望房客住進來有隱私,但房間通風要好、有窗戶、採光和風景,這是需要花時間及精神去想。」圖型改了N次,建築師也很有耐性的接納。

 

她說蓋房子最大的挑戰是要很有想像力,「這些都是我憑空想像,有些難度,因本身又不是學建築的。」

 

她是來台東退休的,民宿只規劃4間房間,「建築師建議6間房間,但我不想那麼累。」Shirley希望讓客人使用更多空間,「4人房的陽台和房間一樣大,可以看山看海;2人房有陽台,躺在床上就可以看見前方的太平洋。」

 

▲4人房有個大陽台,可以看山看海,非常愜意。

 

三十里蔚藍

▲雙人房的床,直接面對太平洋,躺在床上就可以看海。

 

走遍全台找建材 

預算超支仍堅持

 

2012年開始蓋民宿,她也遭遇到一場生死之戰。一回住進台大醫院,病情嚴重到覺得自己快活不下去,「告訴Roland我死後想海葬。」

 

幸好,靠著頑強的生命力戰勝了病魔,2013年便決定賣掉台北的房子、移居台東。回憶搬家的那段時間,先生Roland說:「她正好住院,我一個人打包。」

 

民宿花了1年半蓋好,期間他們走遍全台找建材,「瓦片去台中找、磁磚到台北,木門片去台南看。」她表示,蓋房子是一件超級累的事,一生一次就夠了。

 

三十里蔚藍

▲ 民宿內部走鄉村風,非常溫馨可愛。

 

只要有空,她就四處上課,學會做手工皂、麵包、蛋糕、咖啡,到大溪學鑲嵌玻璃,客房內的Tiffany燈是她親手做的。先生Roland去學景觀設計,上木工課,客房內的衣櫃、桌子等是他買木頭裁切、設計製作的。

 

原本她規劃花1500萬元蓋好民宿,「預算永遠是實際成本的一半,包括軟體花了3000萬。」

 

她說在鄉下蓋房子要考慮的東西很多,如山坡整理、庭園,鋪草地等,動輒都要10幾萬,「剛好那時台北房地產不錯,把房子賣掉,再貸款1000萬元,保險到期就拿來繳貸款。」

 

像住高級飯店 

凡事親力親為

 

她希望客人來到三十里蔚藍,能全然放鬆、睡個好覺。房間的床墊買席夢斯、床是King size,再放上4個枕頭,「很像高級飯店。」

 

這些貼心細節,都讓民宿女主人的生活不輕鬆,例如床太大,每次鋪床一定要2個人。又因擔心乾洗店洗床單、毛巾有化學藥品,全都自己來,並讓陽光曬過。

 

三十里蔚藍

▲床墊是席夢思,床上放4個枕頭,很像高級飯店。

 

她從過去住民宿及到國外旅遊的經驗,學習款待客人的態度,將它們融合為自己的模式。現在房客只要一入住,就有下午茶和香檳可以喝。

 

「客人走了後我要清理房間、馬桶、換床單、晾床單,大熱天汗流到眼睛裡,還是要打掃。」客人11點退房後,緊接著今晚的客人入住,又忙著準備下午茶,她根本無法好好吃個飯。

 

三十里蔚藍

▲提供房客豐富的早餐,每天親手製作。

 

即使請了管家、提供優渥薪資,也因台東太偏遠留不住人,「這裡的生活太無聊,年輕人喜歡台北比較有趣的生活。」經營民宿4年多,換了多位管家,人手不足一直是最困擾她的事。

 

Shirley每天清晨起床,工作到半夜,老公常常看不下去,為了這件事常勸她,「他覺得我做得那麼累,身體又不好,要我想想『妳的初衷是什麼?』」

 

不過,她自認是勞碌命,「把我關在這裡不做事,我會死。」幸運遇到很好的客人,認同她的經營和努力。即便到現在,她還是不斷學習,嘗試製作各式點心,讓入住的客人都能感受到她滿滿的愛和溫情。

 

經營民宿know how

 

1.買地時要注意有無水電、鄰路,以及季節因素對房子的影響。

 

2.多做功課,經營在地關係。

 

3.喜歡和人交往,有足夠的體力。

 

4.定位民宿,提供完整服務或是只給一把鑰匙就可。

 

5.許多事必須親力親為,要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做家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步入退休還想抓住青春尾巴?「認命」會讓生命更自在!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今年一月,國內戲院正巧陸續上映了由兩位老帥哥分別主演的新片,一部是克林伊斯威特的《賭命運轉手》,另一部則是勞勃瑞福的《老人與槍》。

文/施昇輝

 

兩部電影都改編自真人實事,前者是美國史上最老的運毒車手,後者則是美國史上最老的銀行搶匪。

 

雖然我正在讀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但我不想在此寫影評,我只想分享我對「認命」這兩個字的看法。

 

 

現在已經進入第三人生的朋友,應該對兩人都不陌生。克林伊斯威特1930年出生,現年89歲,成名作是1964年的《荒野大鏢客》。

 

勞勃瑞福1936年出生,現年83歲,成名作是1969年的《虎豹小霸王》。兩人後來都演而優則導,前者因1992年的《殺無赦》和2004年的《登峰造擊》兩度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獎,後者則以1980年的《凡夫俗子》得到同樣的獎項。

 

兩人在好萊塢成就同樣輝煌,但到了老年之後,卻展現出對生命截然不同的體悟。

 

克林伊斯威特非常自在於他容貌與體力的衰老,但勞勃瑞福卻仍舊迷戀他往年的翩翩風采。

 

 

在《賭命運轉手》中,克林伊斯威特即使自己身兼導演,也完全不排斥以一個糟老頭的形象面對觀眾。

 

他演一個迫於經濟壓力而協助運毒的「下流老人」,因為不起眼才不會被警方懷疑,但也因為老態龍鍾所以常被毒梟欺負,完全不復他當年的銀幕英雄形象。

 

相較於他,成龍則是另一種典型。他仍不服老,還在拳打腳踢、耍弄危險特技,但觀眾的眼睛當然雪亮,看他早就老態畢露,因此近幾年他主演的電影已到乏人問津的地步,若非主角,甚至連宣傳都看不到他。

 

克林伊斯威特其實早在他60歲自導自演的《白色獵人黑色心》(White Hunter, Black Heart,台灣未映)中,有一場衝突戲,已經看到他被人一拳擊倒在地,而正式向觀眾宣示他年華已老,身手不再,自此成為好萊塢絕無僅有的「認老」典範。

 

 

一個偶像明星尚且如此,但我們身邊有許多進入第三人生的平凡人,卻不斷用各種保健食品或美容科技,想要拒絕接受老化的事實。

 

幾年前,在捷運上被年輕人讓位,是我開始接受自己不再年輕的重要轉捩點。

 

當時,有個年輕人從普通座位起身,要把座位讓給我坐。我立刻婉拒他的好意,結果坐在博愛座上的一位老先生,示意我坐在他的旁邊,因為這樣我就不會佔據一個可以給一般人坐的普通座位。

 

這位老先生的提議讓我更尷尬,但我卻坐了下來。從此以後,我搭捷運時,除非看到比我更老、行動更不便的老人,否則我都大方坐在博愛座上。從那一天起,我終於可以很自在地面對自己的年齡了。

 

 

前幾個月,我接受一位知名廣播女主持人的訪問。正式開錄之前,她見我滿頭灰髮,說她可以送我一瓶染髮劑讓我試用。

 

我謝謝她的好意,並告訴她我不在乎頭髮顏色,因為我已經不需要應酬別人,也不需要巴結別人了。其實我最想和張忠謀一樣,擁有滿頭的白髮,這樣才能更顯智慧。

 

我想,滿頭黑髮的她聽了一定很不高興,但這就是我現在的人生態度。她比我年輕幾歲,但已經看到臉上經過美容的痕跡,希望她到老了,別跟某位大牌電視女製作人一樣。

 

 

克林伊斯威特算是動作明星,而勞勃瑞福則一直是以俊帥形象走紅影壇,所以對外表仍是非常在意。

 

他在《老人與槍》中,演一個極有紳士風範的老先生,走進銀行,笑容可掬地翻開西裝內裡,亮出一把槍,輕聲細語地向行員說:「這是搶劫,請把錢裝滿,我不想傷害你。」然後帶著現金都快滿出來的公事包,優雅地走出銀行。

 

這一切都太夢幻了、太虛假了,不是嗎?勞勃瑞福不肯向年齡投降,其實反而是弄巧成拙的。現實人生中,我們看到這種在容貌上,想要努力抓住青春尾巴的老人家,應該多半是同情大過嚮往吧?

 

承認容顏的老去,但依舊保持年輕的想法,才能讓自己在第三人生更自在、更從容。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前先做好這些準備,輕鬆拒絕「退休症候群」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退休老人找到新的自我認同管道,進而提升自我社會價值,去社區當志工,或是上社區大學的課。不管如何,政府應將高齡人才建置資料庫,否則是很可惜的事。

常聽到「退休症候群」,到底有哪些狀況?一般而言,主要有:

 

1. 封閉自我,常覺寂寞、沒由來失落

 

2. 自信不足,輕度憂鬱

 

3. 變得較孤僻,更敏感易怒

 

4. 情緒起伏大,煩躁不安,易傾向於悶悶不樂

 

5. 多疑,尤其不知不覺就懷疑自己生病

 

 

如果以上狀況完全沒有,那恭喜你,可以安享你的退休生活。但完全沒有退休症候群,退休之後對社會適應良好,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也不容易,主要取決於:

 

1. 退休前自身健康狀況

 

2. 退休時心理態度

 

3. 家庭和諧

 

4. 教育程度

 

5. 身心是否準備、調適到最好狀態

 

6. 退休後經濟來源

 

7. 退休後周圍環境資源是否相同

 

我請大家和我一起從「人力運用」的角度度來思考:試想這龐大人力如果從此閒置,豈非可惜之至?

 

一個人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工作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四十年,已經成「精」了,就算不被聘為顧問,也可以擔任志願服務工作,不僅回饋社會,還可消磨時間,利己利人,何樂不為?
 

 

因此建議政府兩點:

 

退休老人找到新的自我認同管道,進而提升自我社會價值,去社區當志工,或是上社區大學的課。不管如何,政府應將高齡人才建置資料庫,否則是很可惜的事。

 

1. 對於屆退人員有一個專門輔導的機制,讓他們做好退休準備

 

讓準備退休的人真正是「有準備的」退休。不是讓這一群人「等退休」,然後慌慌張張去適應另一種生活。

 

從幾十年極有規律、節奏感、責任感的職業生活,變成無拘無束自由自在、自己管理時間的退休生活,其實變化很大,政府應該更用心,照顧到屆退人員。

 

2. 更加強對「高齡自我保健」的教育

 

今天政府一再宣導、企圖解決的長照人力、長照福利等議題,那些都是「後端」的、老人生病以後的、需要入住專業照護機構的;為什麼不在「前端」就自我注意、自我照護?

 

保持健康,為自己省錢、為家人省照顧心力?至於說,所謂前端要拉到多前?我認為至少要退休前,開始準備,用心規劃。而不是身體出狀況,需要「用」到長照,那絕對為時已晚。

 

 

另外有兩點建議家人:

 

1. 自己的家人自己顧

 

不論家中長輩是什麼職業退休,都難免不了要面對一些適應上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不僅僅是剛剛上面說的。

 

政府要注意屆退人員社會適應的問題,家人也要注意即將退休長輩的規劃、心態調適,而不是處處仰賴政府,自己的家人自己顧,這才是重點。

 

因為退休老人能否適應社會,取決於角色變化帶來的心理落差影響有多大,而心理狀態是反映老人生活質量的重要指標之一。

 

2. 觀察退休長輩的身心狀況

 

心理會影響身體,老年人如果在情緒上產生低落、消極、抵抗、排斥的情感特徵,將會直接影響其心理健康的程度。對事物的看法及態度是保持健康的關鍵因素。

 

換言之,我覺得家人注意退休長輩不要脫離人群,不要與生活脫節。因為不只家人,家庭以外的社會支持,對老年的積極生活將會有顯著的影響。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誰來關心屆退人員?前陣子不是有新聞,因為年金改革,許多原本打算退休的人又打消念頭,繼續工作。這對經濟是否有正面影響,絕對有利?

 

我看未必。事情會越來越多,體力只會越來越差,經濟面大環境不景氣,很多單位遇缺不補,人員負擔加重。而我相信勞工這塊尤其嚴重。

 

姑且不管退休早晚的問題,希望大家注意到社會支持這一塊。積極正面的社會支持,其質量和數量會直接影響一個人的健康。

 

 

具體而言,社會支持影響有兩種:

 

一是當退休人員因為外在情境而產生不適或壓力,減緩負面情緒,舒緩壓力,減低不適,減輕對身心健康的衝擊。

 

二是社會支持能夠在日常生活中使老人保持正面的、積極的、樂觀的情緒,使其對自己的生活充滿信心,進而以此維心理健康。

 

為何我會強調這一點?老人的信心很重要,他現在從職場退下來,以前在公司可能上司推崇、下屬尊敬、同儕佩服,他的自信有很大一塊是來自公司,現在忽然退下來,自信的維持還是很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隨著臺灣進入高齡化社會,老年人口越來越多,對老人歧視、偏見、使老人被邊緣化,還是很嚴重,而且有可能越來越嚴重。這是我在專欄裡一直呼籲大家重視的。

 

每一個退休老人適應社會的能力都大不相同,家人也會給予不同的建議,上面所提社會支持是功能面的。

 

 

大體而言,退休老人的社會適應可以分為物質面和精神面兩種:

 

1. 物質面的社會適應

 

是指退休老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可以滿足。

 

但這牽涉到退休金和自己身體狀況,就像我在專欄一再強調的,退休後一定要維持身體健康,這個「前端」狀態要維持得越久越好,維持得越久,對自己好,對家人更好,最好永遠「用」不到長照。

 

2. 精神面社會適應

 

是指退休老人找到新的自我認同管道,進而提升自我社會價值,去社區當志工,或是上社區大學的課。不管如何,政府應將高齡人才建置資料庫,否則是很可惜的事。

 

但依我看,政府這方面還有很多努力空間。

 

隨著醫藥進步,以及人們越來越注重自身健康,平均壽命不斷提高。

 

換言之,退休後的生命期也越來越長。如何使這段生命期維持品質,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另一種層面的幸福愉悅,不僅是屆退者的議題,更是周遭家人、朋友息息相關的事。

 

一旦退休,地位、經濟、心態,甚至健康都與工作時大不相同,需要心理調適與社會支持。

 

退休議題與高齡、長照問題同等重要,很多人一直覺得關於長照,政府腳步太慢、政策不合實際情況、推動缺乏效率,心裡很急,總希望多做點什麼。只要有越多人呼籲,就會有越多人重視這個狀況。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喝茶、品茶半世紀!退休主管:因為茶,我的人生很幸福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2月2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有位三十多年的苔岑之交,從品嚐普洱茶的時期就與他認識,不只交情深厚,還與我有著許多共同喜好。

這位好朋友前陣子從中租企業退休後,時時與我品茶聊天,有次茶聚時他有感而發:「與茶結緣將近半個世紀的我,透過茶而覺得人生到目前為止很幸福。」

 

▲朋友從學生時代開始喝茶,品茶至今將近半世紀。

 

朋友的老家在北迴歸線以南、曾文溪畔的台南善化,在這個每年夏天長達六個月,並以產糖著名的小鎮出生的孩子,從小都是在糖廠吃冰棒、喝香甜紅茶長大的。

 

初中開始,他為了考試熬夜讀書而開始喝烏龍茶,後來他考上北部的大學,每學期開學前夕,他總是不忘到城隍廟旁的振發茶行,包上一斤的烏龍手包茶北上,用茶香紓解鄉愁,書香、茶香就這樣陪伴著他整個求學的日子,直至今日,喝茶的習慣已然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

 

雖然從小就開始喝茶,但是就像每天吃飯不一定很懂米一樣,真正進一步認識茶葉是進了大學之後,因為接觸班上香港僑生而喝到普洱茶,普洱的滋味與重香氣的台灣茶截然不同,那股極強的茶氣與回甘跟他非常對味。

 

他說:「由於香港不產茶,所以販售的普洱茶都附有詳細介紹,那是我對所謂後發酵普洱茶的初體驗,後來我也介紹台灣的烏龍茶給香港同學,開始研究輕發酵的烏龍、包種和不發酵的碧螺春。為了茶,常跑重慶北路林華泰茶行與有記茶行、西寧北路南興茶行、民生西路新芳春茶行及貴德街錦記茶行等百年老店。」

 

從與香港僑生的茶文化交流那一刻開始,他已開始埋下茶葉知識的深厚基礎。

 

 

大學畢業,他分發到警總海防部隊服役,1980年代中期的台中港區外,有幾十家委託行,經常成功偷渡一些特別的普洱茶,因此他便常在放假時流連其間,嚐遍這些遠渡重洋的稀客,他說這段往事,是他當兵時期最美好的回憶。

 

不同於別人一般形容當兵有多操勞,看著他神采飛揚的形容著,我都想搭著時光機回去,與他共同經歷起床早點名後便開始喝普洱茶的軍中生活。

 

剛進入職場的頭些年,他仍時常開車回到台中港買茶,後來隨著工作壓力日增,以及成家後事務繁瑣,這個習慣才慢慢地間斷,但每逢上茶樓或進館子吃飯,他總是改不了泡壺普洱回味一番。

 

離開媒體加入金融界後,他搬回政大附近,我們一起組了一個假日登山社。每周末在政大校園內環山步道健行一圈,是我們住在附近茶友的固定行程,健行結束我們會聚在朋友家中泡茶。偶爾大夥兒一起走入街頭巷尾,去發掘好喝的著名產區普洱茶餅及茶磚,從實際品飲,來體驗西雙版納、臨滄、思茅,三大古茶區各寨子的特色。

 

與普洱茶的情緣日積月累,大夥漸漸開始有了相同的默契,那就是要透過系統性的集體努力,一起成為普洱的達人。

 

▲品味、收藏普洱茶是我們這群朋友的共同愛好。

 

2005年春天,朋友發現原來善化老家一牆之隔的蘇國藩醫師,收藏了相當多的普洱茶,而且有意出讓,於是帶著大家南下到蘇醫師診所二樓的倉庫中尋寶,從60年代的印級茶到70年代開始的七子餅,琳琅滿目,至此建立起他在普洱茶收藏投資的基本部位。

 

茶友們常常發現,同樣一片普洱茶的不同茶商,對產地來源的說法各異,茶商的上一手怎麼告訴他,他就怎麼轉述給他的客戶,在一次因參加漢廣詩刊而認識的吳德亮強烈建議下,2005年6月我們便決定出發前往雲南一趟,直搗黃龍的深入考查。

 

我們從昆明飛到「思茅」,再搭車行駛將近9小時,摸黑進到了號級茶的大本營「易武」,每位茶友都為之雀躍。

 

▲與易武當地茶農在陳雲貴茶號前合影。

 

住在龍馬同慶茶廠的宿舍的三個晚上,這期間走訪麻黑寨、黑風寨及落水洞,幾個古茶區非常有代表性的茶寨,並在易武大街上參觀幾家茶廠及茶行,把多年來放在心裡的疑問及關心的重點,一一請教實際在種茶、收茶、做茶及賣茶的茶農、茶工與茶商。

 

想起每到目的地,逢人就問的此情此景,友人與我都會心一笑,「只能意會,不可言傳,一切盡在不言中」我想就是這種感覺吧。

 

此後每隔一兩年,大夥便會組團前往各大古茶區,與雲南當地普洱茶相關的產、官、學對口交流,奠定了此後堅不可摧的知識基礎。

 

前前後後去了十幾趟雲南後,大家更堅定了品嚐、收藏投資普洱茶的方向與志趣,藉著對普洱茶投入長達十幾年時間、精力與金錢的過程,一群好朋友也從分享收藏品,與交流品茶經驗中建立穩固情誼。

 

▲我和幾位愛茶的朋友,都因為品味和收藏好茶而擁有幸福的熟齡生活。

 

十多年前媒體提倡的樂活生活,到近幾年標榜的幸福熟齡,我想我這個朋友從茶葉研究中累積的普洱茶知識與快樂,從喝茶攝取的茶多酚、兒茶素、茶黃素及維生素等營養中獲得的健康,以及從普洱茶中累積茶資產的財富,正是樂活與幸福熟齡的最好證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