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二度就業,視照服員為天命「我喜歡照顧他人,能找到自己熱愛的工作真幸運!」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是二度就業婦女,能在人生中場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真的很幸運。我喜歡服務他人、教別人東西,我喜歡帶給大家歡笑,所以我喜歡照顧的工作。」笑容和藹的蘭芬,笑稱自己是天生來做照顧工作的,因為她性格溫和穩定有耐性,面對需要被照顧的長輩,她的心湧出奉獻的愛,而她說,像她這樣的照服員,很多呢!

身體勞累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你的「心」累了嗎?

 

「你說不累嗎?當然會累,照顧是很耗費體力、精神和心力的工作,你聽我的聲音,以前不是這樣的。」

 

蘭芬曾是一般的上班族,在女兒出生後,想要盡心盡力地照顧她、因而成為全職媽媽,但在女兒升大學之後,她的「空巢期」旋即出現,一直為家庭付出的她,是該復出職場了。

 

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命運的轉捩點,工作可不能隨便挑,在朋友先成為照服員的帶領下,蘭芬的第二人生不再是問號,而是一個驚嘆號!

 

「照顧別人,是我的天命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別人覺得很辛苦,會不會有很多原因是『心累』呢?

 

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因為一起工作的其他照服夥伴人都很好,我們很團結,家人們也都支持我,加上許多長者對我的一句『謝謝』,我的收穫真的非常的豐富。」

 

 

蘭芬緩緩說起自己工作上的點點滴滴,有時和睦平靜,有時滿臉笑意,身體的勞累是真實的,但心情的愉悅也是伴隨而來的禮物。

 

可以照顧長者我很開心,同時長輩們也讓我學習到很多,每個人的人生走到最後,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看到了人生百態,去思考『生病』的意義;我發現許多家屬的壓力來源,是因為『無法接受家人生病』的事實,總是會想到過去最美好的時光,放不下、捨不得,一直糾纏著自己的心......

 

其實蘭芬在年輕時也生過一場病,這讓她看待生病有全然不同的態度。

 

「有人對待老病死是敬而遠之,我是全然接受,那讓我更珍惜每一天,甚至更期待新的每一天,這些都是生命的狀態之一,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我情願笑著渡過。」

 

 

真正的包容,是接受他的一切,而不是逼自己忍耐

 

過去蘭芬的乳房曾有些病變,她曾經走過死亡的幽谷,歷經了情緒的低潮與折磨,病癒蛻變的她,對待長輩是接納,不是忍耐;對待家屬是同理,不是同情。

 

面對失智長輩也是,我聽到長輩過去的事蹟,今昔對比,也是會有些感嘆,但當我了解這一切只是『生病』,長輩只是『生病』了,我對他們的態度只是尊重。

 

有時他們像是困在某一個思緒的迷宮中,有一扇隱形的門阻擋他前進,長輩的所作所為都不是故意的;如果無法接受這點的人,就會對長輩產生情緒吧。

 

我想,如果長輩在他的世界走不出來,沒關係,我願意走進去,我會有耐心,慢慢地等他。

 

問蘭芬:「如果是你的女兒想做照服員,你也會同意嗎?」

 

她肯定地回答:「我當然同意,職業無分貴賤,重點是你是否認同自己的工作價值,喜歡自己的工作?如果我女兒對照顧工作有興趣,我會鼓勵她,但同樣地,無論她選擇什麼工作,我都會尊重她。」

 

 

蘭芬說,每個人都像是一本書,每本書裡面的故事都不同,有的讓你想落淚,有的讓你會心一笑;章節裡有自身際遇的獨白,也有家族的百年孤寂......

 

與蘭芬的對談中,也聊到還在照顧的家屬們,不禁想對許多照顧者們說:屬於你的那本書,現在寫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照顧生活故事還沒走到最後,我們是否能試著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呢?多寫進一些角色,多寫進一些歡笑,也多寫進一些精彩吧!

 

認真負責的照服員,總能在照顧之中,思考自己要什麼未來。那麼,你呢?在照顧之餘,別忘了自己的人生。

 

生命的最後一程,如果我需要被照顧,我希望、期待更多像蘭芬一樣的人出現,病弱的身體需要被照顧,病中的心靈,更需要支持以豐盈。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洗完澡清耳朵、按摩助排便…貼心照服員這樣做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2月1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安慈對郭阿姨說:「等等泡完腳,我們就去睡覺好不好?」但對方眼神似乎有些茫然,安慈仍多問了兩次後,才慢慢地扶她上床。

郭阿姨罹患肺腺癌,經過一年多的治療,原本相當有起色,但藥物療效出現變化改用其他療程,沒想到出現腦部積水的現象,常常意識不清、不認得家人,也不說不笑。安慈接了郭阿姨的案子,至今一個多月每天從晚上到早晨,照顧她12個小時,半夜每2個小時,還要幫她翻身拍背或是換尿布。

 

參加照顧訓練 助人也利己

 

照顧郭阿姨讓安慈想起自己的母親,當初安慈為了家計去參加照顧訓練課程時,媽媽卻叨唸「好好的工作不做,怎麼去幫人把屎把尿?」沒想到訓練剛結束沒多久,照顧的第一個對象就是媽媽—她中風了,安慈也是這樣隨侍在旁,整整兩個星期在加護病房,幾乎沒有闔眼。

 

輕聲細語照顧 患者感受得到

 

郭阿姨雖然常常意識不清楚,但安慈每個照顧過程,一定先跟她說個兩三遍,即使她大都沒反應。家屬很納悶:「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問她?她不是聽不到嗎?」安慈說:「你怎麼知道她沒聽到?如果完全都不跟她說話,即使她有聽到也沒機會反應。」

 

果然,在安慈照顧這段時間,郭阿姨偶而還是會點個頭,或是微笑、「喔」一聲來回應,甚至回答一個完整的句子,讓家屬訝異不已。更有一回,在郭阿姨住院期間,她兒子告訴安慈:「你看,媽媽的視線一直跟著妳,她很在意妳欸。」

 

細心呵護很辛苦 照顧者不能只有一人

 

安慈老是說郭阿姨的照顧工並不辛苦,但家屬卻覺得她做的遠超過交代的。像沐浴不只是沐浴,洗完還會細心地擦乳液、清耳朵,刷牙不只是刷牙,還用牙線、牙尖棒進一步清潔,通便不只依賴塞劑,還按摩腹部促進自然排泄。

 

她說,每個照顧細節其實都是來自不同的照顧經驗,每次都是學習的過程,下一個照顧對象就是實習的機會,這樣一來,照顧的品質就會越來越好。

 

這一個月下來,郭阿姨越來越依賴安慈了,而她家人最擔心的,就是安慈不能繼續來工作,除了讓人信賴的照顧人員不好找,原先家人自己24小時照顧,幾乎沒辦法睡好覺,甚至整個臉都浮腫了。安慈語重心長地說,臥病在床絕對不能只依賴一個人照顧,別說照顧品質大打折扣,照顧者也可能很快就倒下去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長輩當朋友!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協助老年人如廁、洗澡、換尿布的照顧服務員,一定是中年婦女嗎?在台北三峽,一位年僅25歲的男性照服員打破了大家的想像。這位大學畢業就踏入安養院擔任第一線照服員,而且是生物相關科系出身的大男孩,是機構中多位長輩天天依賴的「小暘」。

年輕、男性、非本科畢業,吳彌暘去年獲頒新北市績優老人福利機構照服員,從新北市五百多位男性照服員中脫穎而出,他的每一項特質都引人注目。

 

曾照顧中風爺爺

體悟專業重要性

 

他是家中獨子,從小看著爸爸親自照顧中風、半身癱瘓的爺爺長達十年,因為不懂得專業照顧技巧,總是疲累不已。高中時,吳彌暘曾和堂弟一起協助照料爺爺,「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堂弟一人扛一邊的手臂,把爺爺抬進浴室洗澡,超累!」

 

好不容易把爺爺「架」進浴室後,兩個大男生累得在原地直喘氣。「可是現在自己學到這些專業以後就發現,原來這樣做就好了啊!不需要兩個人扛。抬回床上也很簡單,一個人就可以。」就這樣,家庭經驗種下了吳彌暘日後成為照服員的種子。

 

勇闖長照第一線

學技術造福父母

 

熱愛生物類科的他,大學時按照興趣,進入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就讀。不過,相較於待在實驗室,吳彌暘更想接觸人群,加上他不喜歡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又看到長照是趨勢,毅然決定進入安養院照顧長輩,累積臨床經驗,也希望未來能讓自己的父母享有高品質的老後生活。

 

▲吳彌暘在機構擔任照服員,專業而親切地照顧長輩。(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生物背景不衝突

照顧長輩更加分

 

大學主修的專業看似和照服員的工作大相逕庭,吳彌暘直言「我並不會後悔我唸生物。」原來,大學修過的生物學、神經科學、癌症生物學等相關知識,都成了照服工作的絕佳養分;吳彌暘在面對長輩的疾病和身體狀況時,常常應用過去所學,並感到十分受用。

 

高齡長輩有距離

發揮創意敞心房

 

每天一早八點,吳彌暘準時出現在三峽清福養老院,展開一天的工作。他負責照顧的長輩有中風的、半癱的、意識清楚的,也有健忘的,大多是生活無法自理,使用鼻胃管、尿管、包尿布或坐輪椅的年長者,年紀從六、七十歲到高齡九十幾歲都有。

 

雖然身體不方便,卻不是每個老人家一開始就願意接受照服員的服務。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吳彌暘與長輩相處的方式很特別,卻大受老人家歡迎。

 

長輩當朋友寒暄

喊老大拉近距離

 

「欸,大ㄟ!你今天吃飯了沒?」操著流利的台語,長輩們口中的小暘,常常這樣對他們打招呼。愛聽人家喊他「大ㄟ」(老大)、「頭家」(老闆)的長輩,總是被逗得好開心。

 

吳彌暘笑說,他喜歡和老人家輕鬆閒聊、東扯西扯,讓彼此的關係不像是傳統的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而是比較平行的朋友關係。「其實年輕人進來(機構),他們都滿開心的,因為我們像是孫子那種感覺,又可以常常跟他聊天。」「他會覺得你是一個很親切的朋友,陪伴在他身邊。」

 

有時只是暫時離開,去處理其他事情,長輩會說:「小暘,你要回去了喔?」吳彌暘調皮地開個玩笑:「對啊!我要走啦!」過了一會兒,長輩說:「你怎麼又回來了?」小暘答:「我想你啊!所以我又回來了。」老人家開心地笑著:「哎呀!你不能這樣啦!我都幾歲了,你還想我啊!」

 

這就是吳彌暘和老寶貝們的相處方式,彼此開開玩笑,輕鬆以對,反而讓長輩放鬆許多,也在無形之間,縮短了雙方年齡的鴻溝與距離感,更加深了對彼此的信任與牽掛。

 

「長輩會覺得你在他身邊是一種…怎麼講,很熟悉的感覺。今天小暘不在,他們就覺得怪怪的。有時候我休假,他們就會說:昨天怎麼沒看到你?」

 

▲吳彌暘與長輩們感情好,有時他休假不在,長輩還會不習慣。(圖/林芷揚攝影)

 

個性爽朗又真誠

服務阿嬤沒問題

 

對待阿公,喊一聲「大ㄟ」或是互相調侃、說笑,就能讓他們心裡舒坦,但身為男性照服員,面對女性時又該如何相處,甚至幫她們洗澡、換尿布呢?在保守觀念的影響下,多數阿嬤不太能接受男性照服員的服務,但憑著小暘爽朗、真誠的性格,事情總有例外。

 

某天,有位女性照服員在替一位阿嬤服務時,需要其他人手幫忙,吳彌暘還沒有靠近,阿嬤遠遠看到有男性照服員,馬上說:「啊!男生不要來,男生別看啦!」沒想到,後來經過幾次的閒聊,阿嬤和吳彌暘混熟了以後,竟然願意讓小暘幫她換尿布和洗澡,甚至還會主動開他玩笑呢!

 

對於長輩們的依賴與信任,吳彌暘感性地說:「算是一個羈絆吧!你跟他之間的一個羈絆,然後你們就會有一種…比朋友更好的感覺吧!」對待安養院的長輩,就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般,尤其對少有親友探望的老年人來說,小暘更是他們的心靈依靠,「因為他後半生的生活,都是你在他身邊啊!」

 

日復一日的真心付出,老人家都感受得到。吳彌暘曾主動關懷一位平日較難親近的阿嬤,「我會問她,要不要曬個太陽啊?妳手都冰冰的。」或是主動上前,幫這位中風的阿嬤把圍兜穿好。

 

某天,阿嬤遞了一張字寫得歪七扭八的紙條給小暘,上面紀錄了她從廣播節目中聽來的健康祕訣,接著告訴容易過敏的小暘:「你參考看看,這樣你就不用一直吸鼻子了。」

 

▲吳彌暘經常主動關心長輩,細心察覺他們的需求。(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助長輩恢復健康

內心滿滿成就感

 

除了體會到與長輩相處的溫暖,吳彌暘也從照服工作中獲得很多成就感。由於部分長輩住進安養院之前,有自己伸手拔掉鼻胃管或是容易跌倒的特殊情況,照服員會為這些長輩進行訓練,幫助他們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吳彌暘舉例:「比如可以自己去如廁啊、自己去吃飯。如果我們讓一個長輩從需要訓練,到讓他脫離尿布、脫離坐輪椅,讓他們能夠回到最初的生活型態,我覺得這是還滿有成就感的。然後他就被家人帶走,我就繼續在這裡服務下一個。」

 

「哇!你走路走得不錯哦!」小暘親手扶持長輩,也親眼看著他們進步,即使訓練時間需要半年到一年不等,能幫助老人家從輕微失能,進步到重回健康,這份成就感帶給吳彌暘心理滿足,也是支持他繼續往下走的動力之一。

 

面對生死需堅強

精進技術更專業

 

一般上班族朝九晚五,小暘則是早上八點上班,晚上七點下班,午餐和晚餐各休息半小時。可以想像,照服員的工作時間長、體力消耗大,加上老年人身體衰弱,突發狀況多,擔任長照的第一線人員,不僅體力受到考驗,心臟也要夠大顆。

 

無法預演的生離死別,更需要提起勇氣面對。

 

比起從事生醫研究的大學同學,「他們在實驗室,不會看到長輩真的在你面前,要你去壓CPR(心肺復甦術),可是在這裡就是…你就會看到你照顧兩、三年的長輩,他們可能哪天…那個床位可能就空了。」吳彌暘娓娓道出照服工作的另一種艱難。

 

難過、不捨、惆悵,所有的情緒只能自己消化,因為隔天還得照常上班。「我覺得你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你要走下去,因為今天是遇到他們離開,可是以後可能是遇到你父母要離開。」

 

練習堅強之外,積極的小暘也很重視專業能力的提升,並懂得汲取經驗,不斷精進照顧技術,希望讓下一位長輩獲得更棒的服務。如此一來,雖然面對長輩離開,難免感到失落,卻也能將傾注在老寶貝身上的愛,繼續傳遞給下一人。「他們也都算是人生的導師啦!」小暘這麼說。

 

▲吳彌暘對長照領域充滿熱忱,希望未來有機會出國進修,了解國外的照顧方式。(圖/林芷揚攝影)

 

擔心體力難負荷

進修考照先鋪路

 

從實驗室進入安養院,一頭栽進長照領域,「我走別人不太想走的地方,或許會有自己的發展。」吳彌暘對照服工作有熱忱、有成就感,更有明確的生涯規劃,期待在這個年輕人還相對較少的領域中表現突出。

 

已擔任照服員三年的小暘,深知工作對體力上的負擔,未來年紀增長後,恐會力不從心。因此,他從去年開始,每周的兩天休假日都重返校園,進入二技攻讀社工系,為自己開闢第二專長、累積更多資本。

 

他為自己規劃的藍圖是,先取得社工系的學歷,再考取社工師執照,未來可能朝向公部門發展,期待結合照服員的工作經驗,在長照領域有所發揮。

 

平日工作勞累,難得的假日又要上課、讀書,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可是沒辦法,因為你未來的規劃就是這樣。如果你不規劃,你就是必須一直花體力啊!所以必須要讓自己更專精在另一塊。」很有想法的小暘,看得夠遠,也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私人時間相對少

進修不易太辛苦

 

由此,可以看出照服員不只體能負擔大,也因為上班時間長,下班後的私人時間相對較少,加上工作壓力大,一般人很容易打退堂鼓。即使是相關科系的畢業生,實際投入後,也不一定能久待,一周內就放棄的大有人在。像吳彌暘這樣,可以一邊工作、一邊進修,不只靠體力和腦力,更要靠意志力。

 

「我一直覺得這個工作就是…其實你要進修很困難。像我還想去進修英文,因為我很想知道國外的照顧方式是怎樣,像澳洲那邊他們有相關的證照,我很想去了解、去唸,但是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而且還有經濟壓力,我還要還大學的學貸。」小暘十分上進,但是夢想的實現,沒那麼容易。

 

「除非真的像我這樣很拼,要有意志力,想說:好!沒關係,我就去上課,以後一定會用得到。」

 

盼年輕人做長照

環境問題待解決

 

顯然,我們的社會還有年輕人對長照充滿興趣與想像,也肯花時間、下功夫提升自己。誰說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能吃苦?他們能,他們願意,但是大環境的不友善,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承受。

 

隨著人口急速老化、長照服務擴展,社會需要更多人力投入長照,有充足的人力、友善的工作環境、完善的在職進修管道,才有更高照顧的品質,讓每一位長者都能及時受到服務;而我們每一個人,也都盼望有專業、親切的照服員,願意牽著我們的手、搭著我們的肩,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老後。

 

赴澳洲進修的願望,仍在夢想清單裡嗎?「有點遙遠。」小暘想了想,這麼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長輩覺得一無是處:丹麥照服員的溝通課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在丹麥居服中心見習時,來了一位照服學校 (SOSU) 的老師,名叫德瑞。她在簡報時談到居家服務品質,特別強調溝通的重要性,以及相關課程的重點內容。

 

文/周傳久

 

她說,每個客戶的環境與生活方式不一樣,但為了維持良好的互動氛圍,照服員進到客戶家中以後,一定要記住,口出任何言語,都絕對不能讓老年人覺得他做什麼事情都是錯的。

 

專業人員言語不當

長輩被當小孩指責

 

這話很有道理。想想看,不少老年人的人際關係越來越少,居服員可能是老人家一個星期見面最多的人類。若是來了一位讓自己感受被指責的人,心裡當然不舒服。

 

可是,居服員怎麼會故意找老人家麻煩呢?其實不是故意的,而是輕忽了溝通的細緻度以及對照顧品質的認知。

 

例如,看到老年人冰箱裡的食物,可能不符合居服員學校教的標準,覺得不夠衛生。又例如,看到老人放置藥品的方式,可能造成細菌感染或不利保存。當然,這還是經過兩年訓練,富有知識的居服員才有辨識警覺。

 

這時,如果居服員很直覺地說,這樣不好、那樣不對,活一輩子的老人家等於被當成小孩一樣的指責。

 

這種情況只有丹麥要注意嗎?華人文化號稱,要讓西方人羨慕我們的社會較尊重長者,然而在發展高齡社會居家服務的過程中,還得看是什麼生活習慣、背景的人從事第一線服務。

 

而且,許多人因訓練時間太短,對於分辨「專業溝通」和「依直覺說話」的能力還不足,所以有時候講話脫口而出,非常傷人。

 

居家訪視遭投訴

溝通能力待加強

 

2018 年開春以來,台灣幾個縣市衛生局都為了同一個問題很頭痛,就是有一些接受居家服務評估的客戶投訴,認為到家裡訪視的照顧管理專員,姿態太高或出言不遜。這和前述丹麥老師講的問題相似。官員感到很挫折,認為他們快速推動也提供經費的服務,怎麼老是得到這種回應。

 

我自己也親眼見過台灣的營養師居家訪視,一打開糖尿病獨居老人的冰箱,就碎碎念,然後看到桌上有中午吃剩的鹹魚,也講個不完。哪個營養系教學生這樣和人溝通?不會吧!可是在實際場合,這位營養師的心態尚未預備好,從事專業服務了。

 

照顧管理專員的情況也是類似,拿著檢查居服條件的表格,用機關槍的速度問長輩問題,態度就像在問案一樣,老人家怎麼會覺得舒服?

 

說話別傷長輩的心

台灣需強化溝通課

 

丹麥的老人足部預防護理課程,也很強調溝通的重要性。老師在教導技術與示範動作之前,每一次都先告訴學生,在看長輩的腳和鞋子時,要一邊告知有哪些問題以及如何處置,而且千萬不要說出任何嫌惡的話,因為這很傷老年人的心。尤其是「買鞋要花錢」這類的話,容易讓老人家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不要讓活了一大把年紀的人覺得一無是處」是所有老年人照顧者的必修的一門溝通課。但看看今天台灣新進居服員上過多少溝通課程,以及怎麼教、教什麼之後,不難發現,真的有很多努力空間。

 

不論是政府訪視還是私人的照顧單位,丹麥老師講的溝通原則都一樣重要,因為每一件做在老人家身上的事情,即使是對不能言語者,也是透過溝通完成。

 

透過「溝通」,使人意識到自己是人,因為有一個形象相似的動物在你面前,用你的語言向你表達,這是晚年最大的福利與尊嚴來源之一。

 

我們有些第一線的照顧者,本身就在言語暴力或高壓環境下長大,如何幫助他們在到府工作前,有專業的溝通自覺,是訓練的必要一環。不過,這不是用一大堆投影片講一些溝通模式圖,再舉幾個例子就可以達成的。

 

丹麥需實習一星期

以色列請演員協助

 

在丹麥,資深的居服員會帶著新進的居服員實習一周,第二周再由學生獨自做一個星期給老師看。如此一來,可以觀察學生如何與客戶溝通、是否有效運用溝通模組課所教的內容。

 

在以色列,若是大學有開設相關的訓練課程,還會設置單面鏡教室,再請專業演員來輔助教學。為什麼他們這麼看重溝通能力?因為這對照顧品質與資源投入都有非常大的影響。

 

重視溝通能力

維護照顧品質

 

不要輕忽「溝通」的重要性,因為這對敏感、失落又獨居的老人家來說,溝通能力的好壞,其效應有可能放大好幾倍。尤其是居家服務中,需要溝通的頻率可是比急性醫療的頻率高出很多。

 

所謂「照顧」,究竟何謂照顧?溝通方式是第一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衛福部拍板 照服員月薪保障32K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配合今年1月起推行長照給付及支付新制,衛福部已於昨(30)日發函各地方政府,明定全職居家照顧服務員,月薪至少3萬2,000元,採時薪制的居家照顧服務員,時薪至少200元。

今年開跑的長照給付及支付新制,將過去以「時間」做為政府補助的計價單位,改為以「項目」做為支付經費的計價單位。

 

衛福部表示,今年新制上路後,外界都很關心照顧服務員的勞動條件。衛福部蒐集民間實務給薪情形後,已於4月30日發函各地方政府,明定雇主發薪應符合下列原則:

 

一、採月薪制的全時居家照顧服務員,每月最低薪資至少3萬2,000元。

 

二、採時薪制的居家照顧服務員,每小時薪資至少200元,另外照顧服務員往訪個案家的交通工時,每小時不得低於基本工資140元。

 

三、採拆帳制者,換算成月薪或時薪,仍不得低於上述薪資基準。

 

衛福部強調,後續將會督促地方政府落實單位薪資管理,同時服務提供單位除了提升薪資以外,也鼓勵建立單位內人事管理制度,例如獎懲考核、升遷規劃、證照津貼等事項,提供完整的居服單位職業願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心長照指南:如何判斷家人適不適合居家照護?

撰文 :博思智庫 日期:2018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評估是否要將病患接回家居家照護時,有幾項重點需要審慎考量。

文/蔣曉文(關渡醫院長期照護科主任)

 

出院前,先評估是否轉入機構或居家照顧

 

1. 自己家庭的人力與能力是否足夠?

 

如果家庭成員只有一、兩名,也不符外籍看護申請條件,而其中一名又需要出外工作,剩下的另名成員是否願意肩負起全天照料的責任,又是否能承擔大量、迎面而來的壓力?

 

相反的,如果家庭成員人數眾多,彼此能夠分擔協調照料責任,同時又能互相給予支持,那麼對於病患跟家屬都會是一個比較良好的照顧環境。

 

2. 家庭及社區的支持系統好不好?

 

家庭或社區是否擁有良好的支持系統,也是評估是否適合居家照顧的其中一項重點。

 

家庭的支持系統包含了經濟狀況、親友支援以及照護者和病患彼此間相互適應的情形;而社區是否擁有良好的長照資源可供申請,有無課程可以使病人在平日學習中,互相參與交流,都是考量重點之一。

 

 

3. 環境適不適合居家護理?

 

住宅的環境合不合宜,是照顧過程是否安全最關鍵的因素。

 

如果是行動不便的長者,住宅有沒有電梯能夠讓他往來室內外,不用花費太多精力;居家環境能不能設置扶手,建立基本的無障礙空間;雜物是否太多,會阻礙進出和有絆倒危機,考量完這些才能讓病人放心入住。 

 

4. 病患失能的程度跟狀態?

 

如果病患尚能維持一定的自立能力及安穩情緒,在照料上會相對輕鬆;而如果病患處於失能程度很高,幾乎無法行動的臥床狀況,雖然需要專人隨時左右陪侍,擁有固定照顧步驟,但也較不會耗費心神跟壓力。

 

相比之下,意識界於清楚到不清楚、行為舉止時常躁動的病人,則會帶給家屬相對大的壓力,因病人雖然有自主能力,卻處在認知功能不全的狀況,因此更容易產生危險。

 

 

居家照護必知的食、衣、住、行四件事!

 

當進行居家照護前,必須要理解最重要的一件事:「生活行為比復健更有效」,出院到回家,正好是病患建立生活的最好時機一旦拖延,對於生活積極的企圖也可能變得低落,導致原本能自主進行的日常行為,反而再也學習不起來。

 

同時, 重建日常行為流程,也能幫助病人與照顧家屬之間早點習慣彼此的「新生活模式」。

 

1. 食:營養與用藥安全

 

失能、失智的病患依據疾病類型不同,會有不同種需忌口的食物,假如有缺乏鈣和鎂的問題,可以透過多吃蔬菜和小魚乾都能解決鈣質不足的情況;老年性貧血的病患,則可以透過一些營養豐富的高湯燉品或紅棗、白木耳等中藥材,來增加蛋白質和鐵質的攝取。

 

不管是全穀雜糧類、奶豆魚蛋肉類、蔬菜水果類或油脂及堅果種子類,都要好好確實地進行分配,均衡的分入正餐之間,才能避免營養失衡。

 

有些病患的病況十分複雜,失能的情況可能還包含了許多併發症或特殊疾病,往往一個疾病後面還伴隨著許多併發症,出院前需事先跟醫院確認,住院前、出院後的用藥是否有特別需要注意跟禁口的部份,正確的依照醫囑使用藥劑,不亂服藥,才不會造成用藥重複和互斥的問題。

 

2. 衣:身體衛生與併發症的預防

 

居家照護的病人由於行動不便,回歸日常生活的第一步,可能就會遭遇到更衣、沐浴的困難,家屬從旁協助,選擇正確、方便的衣物,才能順利完成穿換過程。

 

一般常見的衣著選項,大多為開襟式的上衣或寬鬆、有彈性的褲子,方便家屬一人換穿。

 

另外,身體的衛生清潔部分,患者的口腔清潔時常是照顧家屬忽略的地方。固定的翻身、尿布時常更換,在清潔上要加倍注意,才能避免褥瘡和濕疹的發生。

 

3. 住: 確認家裡環境有無障礙物或雜物出現?

 

 

原本的住家畢竟不是為了長照需求而打造,因此當迎接患者回來家裡時,也要特別注意到家裡的一些小細節,營造出安穩、健康的居家環境空間。

 

失能或是半失能狀態的長者,回到住家中,最容易碰到的就是絆倒危機。因此,居家生活中的任何障礙物、會導致滑倒的浴室地板,都要仔細的改造成適合的無障礙空間。

 

延長線、電線應該收拾整齊並固定在牆角;若有輪椅或行動馬桶等輔具,收拾時也應擺在靠進牆邊的位置,避免患者絆倒。

 

家具則是避免使用有輪子、移動式的櫥櫃;而溼滑的浴室地板則可以加上防滑地墊,增加抓力。

 

乾淨、明亮、清潔的住家環境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病患長期居住在家中,居家環境的好壞,等於是他漫長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部份,因此照護住宅的環境,比起一般住家更應打造的明亮清潔。

 

除此之外,如果是患有失智症的病人,對於空間感和色彩較有辨識障礙,避免使用複雜的裝潢和色彩,才不會造成失智症患者的焦慮不安,而適當的接觸陽光和照明,也能減少落日症候群、減少憂鬱和增加鈣質吸收。

 

另外,行有餘力也可加強門窗隔音設備,減少室外或大馬路上的噪音出現,提供一些鳥鳴或復古輕音樂於房間,都有助於臥病在床的患者穩定情緒。

 

4. 行: 確認需要哪些輔具? 要買、還是要租?

 

身體的照顧完善外,心靈的照顧也要完善,盡量鼓勵病患維持正常的社交生活和自立能力,有助於增強身心的活躍。

 

然而,外出的安全也需要特別注意,行動不便的病人外出時要特別防範腳步不穩、跌倒的危險;而失智症長者則一定要戴上姓名手環或GPS定位系統,避免走失;也可額外輔以輔具協助行動。

 

輔具的購買可與醫護人員進行討論, 各縣市政府依患者狀況也有輔具補助申請。如果考量到日後失能恢復的機率高;已經決定選擇居家安寧;甚至是還在等申請補助下來等幾種狀況出現時, 可以考慮暫時租用輔具,等到有需求時再行添購。

 

如何申請輔具?身心障礙手冊是關鍵!

 

申請輔具補助,首先必須先領有身心障礙手冊,這部分可以請復健科醫師協助開證明,床跟輪椅目前都可申請補助,每兩年可申請三種器材,至於適合什麼樣的床、什麼樣的輪椅,挑選的過程都會有社會局派人評估跟建議。

 

由於補助的申請流程比較長,往往都會拖上兩、三個月,建議家屬先購買好輔具之後,再請廠商開立收據,等到社會局核發通過,補助才會入帳。

 

由於政府的補助金額有限,因此如果購買價位較高的行動輔具時,沒有辦法全額補助,有些家屬喜歡一次買就到位,購買品質好一點點的設備;而有些家屬考慮到照護金額的龐大,在挑選上則是以補助金額為主,這些在購買和申請時,都是需要詳加考量的喔!
 

 

(本文節錄自《在宅安心顧,圖解長期照護指南》,博思智庫,蔣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