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個老人住修道院1週,竟從衰弱變健康!哈佛實驗揭露「變年輕」的秘密!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2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環境能改變一個人的心態,而這個心態又會改變這個人的行為,造成他人生的不一樣,而人生應該是操之在己的。

最近「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很紅,有好幾本新書出來討論環境如何改變基因。

 

人是基因和環境互動的產物,縱然身體裡有這個基因,環境還是可以使這個基因展現(express)或不展現出來。

 

說起來,這是合理的,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假如是別人做的決定,一旦不如己意,人就會抱怨,去怪罪別人「都是他害的」。

 

如果一個人把時間和精力放在找替罪羔羊上面,他就不可能有時間去改進了。

 

所以丹麥哲學家齊克果說:「生命只有走過,才能了解,往前看,才活得下去。」孔子也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過去上課上到某些行為,如:暴力,是有基因上的關係時,我都很怕學生會覺得我天生就是這樣,就放棄努力去改變自己了。人生應該是操之在己的。

 

 

其實四十年前,心理學家就看到環境對人有影響,最有名的一個實驗是一九八一年,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艾倫‧蘭格(EllenJ.Langer)做的。

 

她把八個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送到修道院去住一個禮拜,在進修道院之前,她給老人們做各種心智和體能的測驗(這叫前測)。

 

從影片上,我們看到這些老人都是老態龍鍾,走路要用拐杖,有的人甚至連自己的小皮箱都拎不動,要志工幫忙送到他的房間去。

 

入住後,實驗者把時鐘倒轉,讓他們回到二十二年前,一九五九年的生活型態—所有播放的歌曲、看的黑白電視新聞、播的足球賽,都是當年的事,連盛食物的碗盤都是五○年代流行的花色。

 

 

一週後離開時,再給他們做心智和體能的測驗(後測),結果發現他們步履變輕了,拐杖也不需要了,以前吃飯需要有人把食物端到他面前,現在不但不必,還會站起來替別人服務。

 

在修道院門口等車來送他們回家時,不但行李自己拎,有人還想模仿美式足球明星強尼˙悠耐特斯(JohnnyUnitas)去攻門(touch-down)。這些行為是他們在進了修道院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這些改變非常令人驚奇,只能說這個實驗證實了美國哲學家也是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說的「改變心態就改變生命」,因為心態變年輕了,他們的生理,不自覺地也跟著變年輕了。

 

 

去年夏天,我在貴州也看到一個九十歲的老人,每天爬坡上去種菜,他身手矯捷,動作俐落,說話口齒清楚(表示他腦筋動得很快)。

 

看起來只像六十歲,他沒有吃任何營養品,我覺得他的食物甚至是難以下嚥的粗糙。問起來,他說父母臨終交待要照顧他殘廢的弟弟,他每天必須要去耕作才能養活弟弟。

 

報上也有登美國北卡州一百零一歲的老太太,因為每年替非洲貧童縫衣服作聖誕禮物,自己獨立生活到現在。

 

所以美國有句諺語:「假如你認為你還年輕,你會持續成長,一旦你覺得你已經成熟了,那麼除了爛掉就沒有別條路可走了。」

 

環境能改變一個人的心態,而這個心態又會改變這個人的行為,造成他人生的不一樣。看到環境對心態的影響,又看到心態對健康的影響。

 

現在台灣已經正式進入老人社會了,政府是否應該加把勁,改善經濟,讓每個人都能期待明天太陽的升起呢?

 

 

(本文摘自《有理最美:培養閱讀好習慣,增進大腦思考力》,遠流出版,洪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建立這個心態!讓中風15年的他首次踏出家門

撰文 :大塊文化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一位失能的病人阿政,中風15年都沒有辦法下樓,他不過才住在2樓而已,只因為他中風,半側活動完全癱瘓,早年老公寓的樓梯非常陡,而且很窄,像堅叔這麼胖的身形,爬上去都快塞滿整個樓梯空間了;即使像團隊中手腳靈活的人,上下樓都覺得階梯每階高低不一又好陡,很怕一不小心摔下去,更何況是中風病人。

文/黃勝堅、 翁瑞萱

 

15年,沒出過家門

 

樓梯太陡,以至於蘭州國宅的老式公寓建築,連爬梯機都無用武之地,阿政就因為這樣,15年來都沒下過樓。

 

中風之後出院,阿政住過一小段時間的養護機構,但花費太高,家人負擔不起便帶回家照顧。絕大部分都是哥哥和九十幾歲的老媽媽輪流,拿藥怎麼辦?哥哥要不就近到藥房用慢性處方箋拿藥,或者是去醫院幫忙拿藥,阿政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回到醫院回診,15年就這樣過去了。

 

阿政是怎麼被發現的?因為市聯醫推居家醫療,醫師發現這個病人在門診都不現身,總是家屬來拿藥,不就表示病人有問題出不來?因為這樣,從門診追蹤到阿政家,了解之下才知道這15年來,他的慢性疾病是怎麼控制的:阿政哥哥到門診口述給醫生聽,以健保來說,病人沒有實際到門診,醫生可不可以用「聽說」然後開藥?實際上當然不行,可是醫生能置這樣有困難的病人於不管嗎?該不該開藥給他?他真的需要啊!可是早年沒有居家醫療這樣的制度,醫師也沒有依據到病人家一探究竟。

 

 

當阿政被發現後,他是有身障手冊的,且家境又是低收入戶,可是長照資源沒進去。中興院區醫療團隊進去後,已經中風了15年的阿政,要不要幫他做復健?因為他肌肉都已經攣縮了,復健能讓他的肌肉不再僵硬、更攣縮,所以團隊想想復健應該要加進去。況且一直照顧阿政的哥哥也七十幾歲了,照顧壓力很大;團隊就在想可不可能用復健治療來幫助阿政?阿政雖然坐輪椅,但還可以一手自己拿尿壺尿尿、可以自己用一手吃東西、還可以抽菸。

 

15年來,阿政都生活都在小小客廳的一張方桌旁,等著家人有空來跟他說說話,或者是看電視打發時間,他的生活再也沒其他動靜了。復健師來了之後,發現阿政還有一些不錯的肌肉是可以運用的,包括大哥要幫他洗澡時,復健師能教他屁股怎麼抬高,大哥就不會因為要使勁托起阿政而腰痠背痛;但阿政大哥拒絕了。

 

 

阿政大哥覺得團隊在找麻煩:

 

「我自己來還可以啊,你們那個照服員來,家裡又小又亂,多個外人進進出出,我更麻煩!」

 

「你們來阿政真的會比較好嗎?我都照顧了這麼久了,他也沒不好到哪去,你們是要來讓我多麻煩的啊?」

 

經過團隊努力的溝通,阿政自己也想試看看,大哥才勉為其難的點頭:「試一下好了。」

 

當復健師教會阿政抬臀後,大哥覺得真是太好了,阿政的一些擺位動作讓他輕鬆多了!當信任開始,半年後再跟阿政大哥提照服員的事,團隊勸他:「你看,復健師來做復健,你搬阿政就變輕鬆了,照服員來了之後,你可以放心出門去剪個頭髮或去辦個事,這樣不好嗎?」

 

照服員來了,阿政很開心,阿政大哥、連阿政老媽媽都會開心說笑了。個管師幾次訪視後,發現阿政愛唱歌,特別是那首〈愛拚才會贏〉。個管師很天才,她說:「這樣好了,既然在做復健,中風的那隻手就拿麥克風,好手扶著,一邊做訓練肌力,這樣做運動就不會太無聊了。」

 

阿政拿麥克風唱歌後,發現腦子開始變靈活、日子變得有活力、每天也有了寄託。有一天市長來看這個病人,提議說:「可以的話,揹他下樓看看。」

 

 

這是阿政15年來第一次下樓!

 

經過家前面廟宇,阿政激動的雙手合十拜拜:「謝謝菩薩保佑,請保佑讓我將來能夠越來……身體越來越好……能夠早日不要再拖累大哥、拖累阿母……」四處東張西望後,阿政急著推輪椅到附近的檳榔攤,他九十多歲的老媽媽還在那賣檳榔。

 

「我沒生病以前,放學啊、下班啊,都會去幫媽媽賣檳榔。」阿政告訴隨行的團隊,第一次看他能把輪椅推得如此輕快。

 

當一個久病的人能出家門,發現生活圈子變大了、周邊鮮活起來了,看事情的角度、對生命期待也不一樣了。團隊帶阿政去里長辦公室,讓里長知道他轉介來的病人,經過團隊這樣照顧後,真的變成不一樣了。阿政看到鄰居們會主動說嗨,揮手打招呼,不少老厝邊看到突然現身的阿政,還直說:「哎喲,你可以出門嘍?要繼續加油喔!」

 

「阿政的個案,讓我覺得當病人有意願走出來時,延緩失能這個目標,才能夠落實去做到。」瑞萱主任微笑得好溫暖:「雖然重度失能的病人已經沒有辦法出家門了,可是像輕度跟中度的失能病人,可以的話,會請照服員多鼓勵他們,被推出來走走的意願,還是有的。」

 

推病人出來要去哪好呢?團隊會尋找有所謂的「共餐加值」地方。共餐加值的聚點,跟延緩失能活動是很類似的,會有一系列課程,不外乎是讓病人動手、動腦、動腳,全身都盡可能活動。因為能來這裡的,都是同一社區的住戶,互相認識、彼此了解後、也能互相鼓舞打氣。

 

重要的是藉由這些活動,病人們開始有了一點自我的肯定。因為失能後的老人,過去能夠做的事情因為失能,很多行為都被剝奪了,有些是自我的角色剝奪、自我肯定的剝奪。

 

有些是家屬會覺得:「你都不方便了,沒關係,有事我來幫你做。」家屬的出發點是心疼、憐惜,是一翻好意,可是卻無心剝奪了病人很多的行為能力。

 

「我覺得,在長照裡不是只有日常生活的照顧,而是怎麼去重建他的心理靈性的那一個部分。」瑞萱主任強調:「所以幫病人能現身在陽光下,感受周遭的生意盎然,朝氣般蓬勃的這種活力,是會群聚感染的。」

 

 

共餐,讓大家一起吃吃飯、聊聊天,一個人大概只要付個30塊錢或50塊錢就好,很容易就讓老人家們的胃口變好、飲食都津津有味起來。用這樣來延緩失能的活動,中興院區團隊曾經於社區據點辦了一個九九重陽的活動,請志工們幫忙帶了十多位長輩出來,有坐輪椅的,有拄著拐杖走得很慢的,活動設計一個多小時而已,因為失能老人沒辦法坐太久。

 

團隊找了中興院區的業餘樂團來演奏薩克斯風,然後帶點復健活動,鼓勵他們做做運動。事後同行的家屬告訴團隊工作同仁:

 

「很久很久,沒見過老人家這麼開心。」

 

「原來我媽媽還願意站起身來動一動,太意外了。」

 

有老人家說:「生病這麼久,心情壞透了,原來心情變好,音樂還是很好聽、東西還是很好吃。」

 

幾天後,有位病人拉著探訪的個管師說:「那天參加活動後回家,晚上好好睡,連安眠藥都免了,真是太好了。」

 

實戰經驗豐富的瑞萱主任說:「長照病人要讓他有動的意願,是需要團隊經過設計,要有動機才有辦法,而且得在很自然而然的氣氛下,才有辦法。所以現在開始,團隊努力從這方面來讓失能病人心甘情願、快快樂樂的和團隊玩大家一起來的遊戲。」

 

在臺北市的12個行政區,都各有一個社區整合加值服務,就是代號「A+」的據點,希望透過這些據點,照顧這些病人,針對些比較中重度、複雜的個案,辦一些活動提供加值服務,每月會辦三個半天的活動,希望讓這些民眾走出來,希望家屬能夠相信並支持這樣用心的團體

 


(本文節錄自《希望你用不到, 但一定要知道的長照》,大塊出版,黃勝堅、 翁瑞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的時光如何過?學習正向的付出吧!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尤其是我們曾經經歷二戰後糧食缺乏的這一輩,特別會認為現在雖然辛苦,可是以後就輕鬆了。我們抱持著這樣的觀念努力工作。為了自己所屬的組織,我們一再努力,鞠躬盡瘁,相信自己所付出的將能使國家一步步走向復興。

文/山﨑武也

 

那是一個食、衣、住都匱乏的年代,說起來所有人都身處最「貧困」的時刻。因此,如果生活多少向上提升了一些,大家便有了一起成為「中產階級」的共同情感。

 

那個年代在經濟上沒有太大的貧富差距,在某種程度上國民團結合作,以整體提升為目標。大家心裡都希望,之後當國家昌盛之時,自己在退休之後便能過著悠閒自得的生活。關於這一點,雖然國家並沒有許下承諾,然而在國民之間卻有著共同的默契。

 

然而現在,這樣的夢想雖然沒有嚴重破滅到悽慘的程度,在相當程度上也是愈來愈難以實現。

 

 

好不容易才領到的年金,在實質上出現了減少的趨向,過去「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地工作,卻得不到公平的回報。

 

簡樸度日所存下來的存款,不但沒有得到預期的利息,未來甚至還可能被課徵利率,變成負成長。

 

而在政治和經濟的動向上,身處其中的有力人士或是有力組織優先取得自身利益的歪風已成奔流之勢,全然沒有道理及正義的可言。

 

然而日暮西山的老人已經沒有停止或是改變這股歪風的力道了。

 

一旦不可能改變現狀成了明確的事實,抱怨也沒有意義了。除了透過「改變自己的想法」來突破現狀之外,別無他途。

 

如果改變思維,正因為缺乏物資所以我們不致被物質所左右或誘惑,這也可以說我們以精神面的充實為目標做出了努力。另外,小小的增加就能讓我們大大歡喜,一點點的幸福瞬間也能讓我們陶醉於歡欣雀躍的幸福感裡。

 

這樣想起來,過去正因為食、衣、住以及其他方面有許多匱乏,所以大家才能夠目標「向上提升」,友好相待,一直保持著進步的熱情。正因為是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所以大家才得以以「精神充實」為目標來努力。

 

因此,我們曾經生活在一個比現在更加「心靈豐富」的時代,我們的觀念會認為沒有抱怨的道理。

 

如果你認識到自己的年代是一個「曾經美好的時代」,或許在某個機會下你就會產生讓位給年輕人的心情。

 

你會以「我們已經充分享受過了,接下來換你們了」的心態來面對他們。這樣的有容乃大和氣度,將能夠讓年輕一輩對你敞開心胸。

 

 

只是,做事的時候,絕對不能表現出「施恩於人」的言行舉止。如果說出「我為你付出這麼多」或是「我都已經好好教過你了」,即使是在事情過了之後,都會讓你難得的好意變成強迫他人接受的心意,只會帶來反效果而已。你的好意,應該在每一次的機會裡分送給許多人。一旦你在心裡期望對等的報酬,你的付出只會變成多管閒事。

 

為人奉獻的時候,應該要依從自己「利己的」心願,也就是認為這樣會讓對方開心,所以我甘願這麼做。

 

如此一來,自己單向流通的情感只要傳達給對方就已經夠了。即使對方沒有感受到,我們自己也已經心滿意足,應該也就沒有遺憾了。

 

不過,此時如果有一點點的正向回饋,我們就會感覺到心花怒放,這是一定的。

 

老後的時光會有多長,雖然依照各人老化的程度而異,然而一定是比過去要短的。為了保全我們的晚節,讓它更加美好,我們應該從我們身邊的人開始,為所有的人付出。

 

如此一來,我們在眾人之前就能抬頭挺胸,也就沒有時間抱怨或是發牢騷了。我們將因此能夠過著恬靜的每一天。

 

 

(本文節錄自《一流老人》,天下雜誌出版,山﨑武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父母姐都失智、自己曾罹患乳癌!失智權威劉秀枝,面對「老化」卻如此豁達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1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 A
  • A
  • A

人生每個時期都有它的困擾,像是青春期有青春期才有的困擾;而人到了中年,便會有中年才會有的困擾;那麼,到了老年,難免會產生老年才有的困擾……這叫特色!

文/小虎文

照片提供/寶瓶文化


如果說每個女人都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花語,劉秀枝醫師就像一朵桃紅色的花朵,即使安穩溫和地在角落,依舊不自覺吸引眾人的駐足盼望,如同她神采奕奕的笑容終年綻放,和煦的陽光就在她的心底。

 

曾罹患乳癌、父母與二姐都罹患失智症,面對人生難關,如何才能不卡關?劉秀枝醫師笑笑地回答:「我天生豁達,把握當下能做的,那麼,就不會留下遺憾了。」身為神經內科、失智症權威,劉醫師的生命不是全然地「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能夠「不惹塵」在於她豁達、圓融的處世心態。

 

 

不求無病無痛人生 活到老年,是種恩賜

 

「我覺得人生不需要求無病無痛,我曾經跟幾位精神良好、態度爽朗的朋友聊天,才發現原來他的病歷洋洋灑灑,甚至有人有多種慢性病、有人開過不少手術;但你不了解的話,你會認為他們非常的健康。」

 

無論在診間內、診間外,劉醫師看遍不知多少人生縮影-「就跟許多人的人生不是沒有挫折,而是選擇如何去面對;許多人不是沒有健康危機,但最終懂得與疾病相處,與自己相處。」

 

聽聞劉醫師瀟灑自若的態度,進一步詢問她對於「老」的看法,她的熟齡見解。

 

 

「人生,就像四季運行,經歷了春天、夏天,乍暖還寒的秋天後,很自然地會走到冬天,如同人會步入老年一樣,這是萬物必經的生命循環。再來,我們能夠年老,是種恩賜,除非很年輕就走了,沒有機會去領略四季的變化。」

 

「我想,人會怕老,是因為把『老』跟『衰老』劃上等號了。我是這樣看的,人生每個時期都有它的困擾,像是青春期有青春期才有的困擾;而人到了中年,便會有中年才會有的困擾;那麼,到了老年,難免會產生老年才有的困擾……這叫特色!我們能不能,就像吃當令食材一樣,去享受它帶來的滋養與風光?」

 

劉醫師提到,我們可以覺察自己對「老」的想法,我們是怎樣塑造自己的價值觀與人生,又是如何被社會意識和教養環境影響呢?

 

老了就孤苦?其實是你創造的

 

「有正面的看法,就會朝那個方向走,自己就會變成自己想要的那個人;相反地,如果一直哀怨自嘆,覺得人生悲慘,思考影響行為啊!真是不自覺地越活越不快樂。最近我看了部電影⟪姐就是美(I feel pretty)⟫,講述一個豐腴的女生因為意外得到一個能力,她往後看到的自己,就像『女神』一樣漂亮。

 

但,她是不是真的符合客觀條件的『女神』呢?她看到自己很美,相信自己很美,其實是她的自信和自尊,讓她的愛情與事業無往不利。套用在退休後,我們這些要邁入老年的人身上,仍是很有啟發性的;人生最後一段路,你到底,想怎麼過呢?」

 

 

劉醫師用輕鬆的心情看待自己,但用積極的行為成就自己。要維持正向的心態,跟我們的行為更有關聯。

 

退休後的朋友都回來了

 

「退休後,我每一星期上一次KTV課學唱歌,還有一星期一次的健行,一動一靜的生活;既動腦也動身體!」劉秀枝醫師開玩笑地說,有些人一輩子喜歡做同一件事,有些人就是喜歡多嘗試,例如她自己,說不定過去就是「欠栽培」?所以當然要趁退休後,多多嘗試!

 

她學了烏克麗麗,近期還上了寫作課,在⟪康健雜誌⟫和⟪聯合報⟫的「元氣周報」各有一個專欄,完成她一直想做「醫病溝通」的心願,生活充實又愉快。我問醫師,退休後是不是反而更忙了?

 

「退休前要維持興趣,也要懂得找興趣;要聯絡舊朋友,也要交新朋友。我認為很重要的是,要找一群朋友一起變老,當然,也要懂得享受獨處。」劉醫師退休後,大學、中學、小學的同學都回來聯絡了,久別重逢,情意更濃。過去大家忙於事業、家庭全力地往前衝,退休就像是大家終於可以中場休息了,多開心!

 

▲劉秀枝醫師(攝影/賴小路‧寶瓶文化提供)

 

至於退休究竟要準備多少錢?劉醫師說,每個人的需求不同,沒有標準答案,但一樣可以從「我要什麼生活」計畫起,老本,真的要從年輕時就努力存。但同樣地,劉醫師也提醒大家不用太恐慌。「老了收入銳減(甚至沒有收入,只靠退休金),可是支出也會銳減;所以,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給失智照顧的家屬們:珍惜他們還會行走的時候

 

劉醫師長年專注在失智領域,她有幾點分享分享給失智症家屬:

 

「即使生病了,靈魂仍是不朽的。我退休後仍不斷寫作、寫專欄,是希望能提醒大家重視失智症,同時,也不需要恐慌。65歲以上有5%會得失智症,越老越容易得到失智症,因為人慢慢退化了。」

 

 

但輕度還能享受生活,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坐輪椅、躺床,得到失智症,還是能有生活品質。劉醫師舉一個很有名的「修女研究」作為舉例,在國外曾經研究過一群在修道院的修女,她們一生都在動腦、動手、社交,因而有些修女死後解剖發現她們其實有「阿茲海默症」但卻不影響生活。

 

除非到了中重度後,才會有精神病症的行為。我有時會聽到家屬說,失智長輩的遊走、妄想讓自己很不開心,我總是笑笑地回答:「你以後會懷念他還能趴趴走的時候。」

 

最後我想跟家屬說,照顧真的很辛苦,你可以加入支持團體,雖然每個長者的狀況都是獨一無二的,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而且還能相同經歷的人一起分享與獲得支持。

 

 

記得,自己需要喘息;記得,千萬不能只有一個人照顧。照顧不能只有一個人,無論協助的對象是親人還是陌生人。

 

還有,要知道資源補助在哪裡,減輕自己經濟和實際生活的重擔。照顧過程不簡單,但我們可以轉念想:這也是一種從中學習、從中成長!很多時候,生病是沒有理由的;人生的事情擺不定時,就當抽到壞籤;我是這樣想的,遇到,我們就面對吧!

 

最後提醒大家,失智長者有不舒服時可能不會說,家屬要更覺察長者的需求。接下來的,就讓我們享受生命的每一刻,把自己的身體顧好,愛惜自己,這是我們能給自己最好的禮物。記得,失智症,不是世界末日。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美國退休協會執行長:我喜歡自己60歲的樣子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今年剛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年人口已超過14%,如何創造美好的老年生活是重要課題。美國退休協會(AARP)執行長詹金斯(Jo Ann Jenkins)今(14)日來台參加論壇,希望顛覆社會對「老化」的刻板印象。

▲美國退休協會執行長詹金斯(Jo Ann Jenkins)今日參加論壇,與民眾談論如何面對熟齡議題。

 

美國退休協會是全球最大的無黨派、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提升熟齡族群的生活品質,主張「優雅老化」,鼓勵熟齡族群參與社會、主動服務別人,而不是等著別人來服務。

 

執行長詹金斯在今日舉行的論壇與民眾面對面,一起思考如何面對「老化」、「高齡」這些聽起來似乎很「可怕」的名詞。詹金斯直指,大家都想活得久一點,卻沒有人想要變老,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許多民眾花錢抗老、謊報年齡,不願意接受老化是生命的正常歷程與智慧的累積。

 

詹金斯大方分享她現年60歲,也不願意把60歲稱之為「新的40歲或50歲」,因為60歲就是60歲,而且「我喜歡自己60歲的樣子!」充分展現自信與擁抱老年的正面心態。

 

▲美國退休協會執行長詹金斯(Jo Ann Jenkins)。

 

一般提到「高齡社會」,各界都將之視為危機。詹金斯認為,這是錯誤的想法,高齡社會不該是個問題,老年也不該是令人害怕的生命歷程。

 

觀念一轉,老化不是衰老,而是成長與機會;老人不是社會的負擔,反而還能貢獻社會。簡言之,老年應該是個擁抱新機會,且能再創人生高峰的階段。詹金斯指出,我們不該害怕老年,反而應該有所期待。

 

其實,熟齡族有能力根據自己的意願,打造喜歡的老年生活。但詹金斯提醒,熟齡階段必須擁有健康、財富、自我,三者缺一不可,才能妥善安排老後。她也說,老年孤獨感對健康的傷害,相當於一天抽15根菸,長期下來恐怕會少活8年,熟齡族群的身心健康都要提早做好準備。

 

另一方面,詹金斯鼓勵民眾終身學習,不斷學習新事物,讓人生不只有第二春,可能還有第三春、第四春甚至第五春。最重要的是,無論幾歲,永遠不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蔡昕伶。

 

老化是一種成長,也是一種學習。今日一起出席論壇的新創社會企業「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蔡昕伶表示,「銀享全球」提供銀髮照護的相關資訊與經驗交流,像是銀享小聚、國際研討會、國外參訪團等,也舉辦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亞洲區大賽,鼓勵年輕人發揮新創精神,促進更美好的高齡社會。

 

改善老年生活,從顛覆觀念做起。擁抱熟齡,才能翻轉社會!

 

熱門文章

人生沒有下坡路!退休後更要以百米速度衝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學畢業後,參加過一、兩屆的大學同學會,然後參加的人就越來越少,後來就沒有人再提起同學會。時間一晃就過了四十多年,最近幾個老同學突然邀約在台北聚餐,有一點點興起念舊之情,但主要是反正已退休,閒來無事的好奇心態,就去赴約了。

文/蘇達貞

 

本以為會是久別重逢的那種慷慨激昂、興高采烈的場面,出乎意料的卻是感歎、消沉的有些哀傷的氣氛。出席的A君因工作受傷,被老闆資遣;B君當一輩子公務人員,因屆齡被強迫退休;C君在大陸打混多年,終於不想混了,打包回台,這次的聚會也是因他而起。

 

這三人都剛開始要展開他們的退休人生,有點期盼著終於可以海闊天空,卻又對這海闊天空有點茫然的徬徨與不安,所以想到我這個已退休十年的過來人,聊聊退休的人生。

 

老同學退休後重逢

Line群組熱鬧滾滾

 

感傷、徬徨之後,話題進入當年的荒唐糗事,再勾起往日的革命情感,然後籌組同學會、找回逝去的青春,這議題就成了談話的主軸。讓四十年不見的同學們再聚首一次,看大家是否都垂垂老矣!看大家是否都能再年輕一次!不然就算是來一場垂死之前的迴光返照似的瘋狂派對吧!

 

於是四個人兵分四路,尋回失散在世界各角落的同學,靠著正夯的手機line的功能,建立起「海龜海鮭海歸」群組,一周內,除了已經提早去找上帝報到的四人沒有回話之外,其餘46人無一倖免,統統納入群組。

 

然後,一個月下來,line群組的通訊小品超過一千通,內容從「回春仙丹」到「養生成佛」無所不包,看來退休後同學都已成為「盈盈美代子」的「長舌宅男」和「怪怪歐吉桑」。

 

銀髮族更是低頭族

沉迷網路值得省思

 

但打屁歸打屁,也不盡然全無具體建樹,至少同學會的籌備委員也經由推舉而成立,籌備主委也由網路票選而定奪,於是主委開始敦促各委員辦理同學會的聯誼活動。

 

第一個議案是趁這次0206花蓮震災,同學會籌組代表團,赴花蓮慰問在花蓮受災的同學,於是line群組裡,傳來慰問花蓮的動畫簡訊數百通,且一個比一個炫,然後此案就無疾而終。

 

第二個議案是由澎湖在地同學辦理澎湖七美三日遊,讓同學自由攜眷或攜友,或單獨參加,於是line群組裡,又互傳了討論澎湖人文歷史與風景名勝的簡訊數百通,最後的結果是因為只有會長一人報名參加而取消。

 

第三個議案是由滯留在美國的同學主辦阿拉斯加郵輪七日遊,此案也經過line 群組瘋狂討論,最後因複雜度過高而決議暫緩處理;然後line的話題又進入「回春仙丹和養生成佛」,這次line群組簡訊暴增到一週就超過一千通,其中大約999通都可以當成「垃圾郵件」來處理。

 

本以為所謂「低頭族」、「網路虛擬世界」,這是現代年輕人的表徵,但從籌組同學會這件事來看,低頭族在銀髮族的人口,應該遠超出其他族群的人口,如果有人針對「為何銀髮族沉迷於網路世界?」做出調查研究,其結果應該會發人深省。

 

晚年生活意義不明

銀髮族退休好徬徨

 

退休對大部分的銀髮族來說,多少都有些徬徨與不安,突然對參與同學會的熱衷,對銀髮族來說,是百利而只有「一害」,那一害就是「以為找到依賴與寄託的出口,而讓徬徨不安的生命更消沉。」

 

早在本世紀之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生命意義對銀髮族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族群」,但國內大多偏向於銀髮族的生理、心理疾病的探討,極少關注銀髮族晚年生活的意義。

 

台灣衛生福利部對於銀髮族的施政計畫中,除了對長期照護的服務資源善加著墨之外,對於探討銀髮族晚年生命意義也是一片空白。

 

銀髮族易患憂鬱症

急需確立生命意義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到了2030年,臺灣5個人當中就會有一位大於65歲的銀髮族,若再從醫療的持續進步、長照政策的逐漸完備和社會的越趨於安定等因素來考量,未來的實際銀髮族人口數字可能會比內政部的統計數字還高出許多。

 

在美國,目前約有15%銀髮族受憂鬱症狀所影響,而在台灣,銀髮族憂鬱症之盛行率則可能已高達26%。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在2020年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與愛滋病將成為本世紀的三大疾病,而銀髮族最為迫切的課題則是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

 

這些疾病的統計數字也許並不意外,但背後的疾病原因卻是耐人尋味,因為研究結果顯示,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指數」愈高,其「生活壓力的指數」就愈低;生活壓力的指數愈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傾向就愈低。

 

也就是說,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出「提高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認知」,是降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最佳良藥,是現今台灣地區制定銀髮族福利政策最重要的一環。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

是百米賽跑最後衝刺

 

人生到了銀髮族這個階段,生命意義受到許多改變,例如:生理功能減退、角色及權力改變、社會關係的改變,這些改變造成銀髮族的自我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會壓力與經濟壓力,這些壓力讓銀髮族的情緒低落、沮喪、悲傷、消沉、無望、無價值感,對生活逐漸失去動力,對外界刺激反應越來越無感,以為人生已然只剩下下坡路,終點已在前方不遠處。

 

其實,從我已退休的這十年之間,和一群不老水手在花蓮滄海桑田中,建構退休後的重陽人生的心歷路程來回顧,多少就已經悟出,其實,人的一生自始至終都在選擇要走哪一條路,但所選擇的路就只有上坡路,從來就沒有下坡路。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反而是生命繼續衝刺的一條上坡路。(圖/蘇達貞提供)

 

越是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身體越是會做出最後的衝刺,銀髮族的這個生命階段,又何嘗不是人生的最後衝刺。

 

身體越虛弱,生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防止老化,生活壓力越大,心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承擔壓力,人生到銀髮族這個最後階段,就像是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一樣,這是生命在展開最後的衝刺。

 

▲銀髮族的人生階段,就像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人生從來就沒有下坡路,它一直都是在準備下一個階段的衝刺,衝刺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

 

所以,不要再徬徨不安而消沉下去,讓生命再次準備衝刺吧!銀髮族們!

 

▲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退休後就不會惶恐,反而會讓生命再次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