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想洗澡,晚點再洗又何妨?比利時友善長照,給老人滿滿幸福感!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9年01月28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比利時知名長照機構主任美諦日前來台巡迴一週,帶領改進照顧品質的工作坊。她一再強調「溝通」對機構老人是很重要的,建議以「徵詢意見」的方式與老人溝通,而不是只有冷漠、制式的應對。

文/周傳久

 

這看起來是一件很小的事,卻能直接影響老人的幸福感。

 

舉例來說,一間安養機構由於需要維持穩定的運作,長輩起床、洗澡、用餐往往都有一定時間。

 

可是,每位老人搬進來之前,在家都有各自習慣的作息方式。如果很硬性的要求老人配合,無疑對失能、失智者是很大的壓力,甚至可能讓老人適應困難,而失去活下去的意志。

 

與台灣長照從業人員互動完的最後一天,美諦詢問長照機構的主管們,台灣在培養新進照服員時,有多少課程是教導他們如何溝通。在國內以技術為主的現行課程架構下,主管們聽了有些尷尬,對這個問題難以回應。

 

美諦說:「一步步來!」

 

 

事實上,美諦所屬的長照機構,經過幾年體驗式訓練和服務設計學習後,很多員工都轉變了,決心從此以後放棄制式照顧,改成每次照顧都以「徵詢意見」、「對話」的方式和老人互動。

 

這樣,老人日日有更多機會參與自己生活的決定,感受到更多生活自主,感受到更多生活自尊。照顧者徵詢老人的意見,老人就可以感受到在他四周來來去去的不是冷漠的人,而是會和我說話的人類!

 

也許包括我在內,有些對長照有興趣的人與工作者都會疑惑,人手已經不夠了,還要一一徵詢意見,萬一老人對每個問題的回答,都需要讓照顧者更費心處理,那不是自找麻煩?怎麼繼續本來忙著要進行的工作流程呢?

 

美諦的說法是,如果照顧者先徵詢再執行工作,比如老人說現在不想洗澡,那就等一下再洗,實際上不見得會造成什麼困難。而且,就長遠來看,能透過這樣的互動方式,建立更多互信的良好氣氛,對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好。

 

照顧者來說,這樣的工作氛圍帶有更多對人的尊重,也因此比較容易得到正面回應,而不是時間一到,二話不說就拖著老人去洗澡,這樣雙方更容易起衝突,更沒安全感。

 

 

當然,徵詢之前也要有一定的準備。每日例行生活可以用溫柔的方式詢問,給予老人選擇和彈性,嘗試調度人力和利用更多方式支持老人的需求。當老人說「不」,也是照顧者更理解老人的想法、期望與其身心狀態的機會。

 

另一方面,美諦提醒,除了例行生活作息的選擇以外,還可多問老人有什麼想實現的和期待的願望,可是不要過度開放,不是天馬行空地詢問,而是在可行範圍內給予選擇。

 

若是過度開放的提問,機構可能無法什麼任務都達成,對老人來說,這反而可能創造新的失落感。

 

問例行生活以外的期待之前,照顧者必須先做功課,了解每位老人在入住前的生活經驗,這樣更容易聚焦主題,營造有趣的溝通。

 

為了這種生活期待的詢問,美諦引用新的長照服務設計訓練,以一棟公寓的透視圖為隱喻,帶領大家從房子的各個空間探討相對應的全人需求:


 

‧入門大廳:名字、職業、個性、宗教

 

‧車庫:喜歡外出否、誰負責採買、出門方式

 

‧客廳:重要社交對象、舒服的定義、喜歡的活動、喜歡看與聽什麼

 

‧廚房:飲食習慣、飲食偏好、日常作息

 

‧浴室:個人照顧、穿衣偏好、其他穿戴物

 

‧臥房:幸福感、晚上休息、得到活力與降低活力的事物

 

‧閣樓:重要生命事件、旅行紀念品、回憶、常搬家否

 

‧院子裡願望樹:夢想、期待、重要建議、故事

 

每個主題各有細部問題,可用來啟發照顧者學習如何從更有結構性、更全人的角度關注客戶需要,再從各個小地方找到增加老人幸福感的提問和對應作為。

 

 

追求更有溫度的長照,是近年各國許多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期待,也可說是願景,但要有理念、有方法,並且激勵員工去行動,才能實現。

 

美諦分享自己機構的經驗時說,只要有人成功改善老人生活,或是做出成就感,就可以當成例子、故事傳給其他員工,鼓勵大家,讓大家知道是可行的。

 

這是比利時顯著改善長照的方法,並沒有因此花很多額外的費用,反倒減少很多主管一廂情願安排活動和生活設計,老人卻不喜歡的狀況。

 

這不就是雙贏、多贏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輕人投入長照第一線!把對奶奶的愛,轉為對其他長輩的照顧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14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要破除年輕人不願意投入長照的緊箍咒,阮傳堯的方式,是豐富自己的「裝備」,讓自己的照顧職涯充滿選擇權。這些年輕有朝氣的照顧新血,懷著信心與專業素養,正在一點一滴地改變大眾對「照顧工作」的成見。

文/小虎文

 

「許多人都說這個領域『沒前途』,但我不這樣想,有沒有前途,我認為是跟自己的努力有關,要出類拔萃,就要有所不同。」說話的是臺北醫學大學高齡健康管理學系的大四學生阮傳堯,他考取了照服員證照,將成為臺灣照顧領域的照顧人力。

 

當初選填科系時,媽媽有助攻,跟我說還有高齡健康管理學系,我喜歡跟老人家相處,也很喜歡運動,因此在學校的學習過程很愉快;也從原本的有興趣,變成了更想要幫助老人,為高齡社會盡一份心力。

 


奶奶不見了,一個待圓滿的遺憾


一路上陪著他在高齡學系成長的,以及堅定他信心的,其實還有一個潛藏在心的秘密。

 

「小時候我應該算是『隔代教養』吧,跟爺爺、奶奶在一起的時間很長,但那時候不懂得珍惜,不知道生命會有盡頭。有天,聽到奶奶在公車上跌倒了,之後的奶奶,反覆著住院,身體一直好不起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生病、跌倒對於年長者的危險性。我才改變想法,想對爺爺奶奶好一點。」

 

「記得那一天,我當時十歲吧!我在清晨接到爺爺的電話,他告訴我,奶奶在計程車上停止心跳,現在正在急診室急救,爺爺請我告訴爸爸這件事。」

 

「我覺得爺爺的語氣很平靜,加上我那時還不了解急救的意涵,想說應該還好吧,於是我並沒有馬上把爸爸叫醒,等到一、兩小時後,爸爸才趕到醫院,而奶奶已經過世了。」

 

 

「那一天的一幕幕,不斷反覆地在我腦中盤旋、上演,我不斷地想,我是不是還能做些什麼?我覺得我好像電影〈逃出絕命鎮〉的主角,關鍵時刻我做錯決定,讓遺憾難以忘懷,是我很需要去面對的地方。」

 

所以阮傳堯對服務爺爺奶奶們更有耐心,面對20初歲的他,爺爺奶奶也都當孫子看待。那份難以言喻的柔軟親情,阮傳堯用專業的照顧技能與溫暖陪伴,要在社會上延續下去。思念,可以更有溫度的存在。


沒有照顧裝備?那麼,就創造出來

 

阮傳堯對自己的職涯規劃很有想法,有目標的他,不會被居服員的緊箍咒-「勞動辛苦、薪資低、職涯發展低、自尊感低」所限制。

 

「在決定投入前,我已經想好我可以同步做些什麼了!除了居服員證照,我也進修樂齡運動指導員,其他的轉移位技巧、輔具使用等等相關課程更不用說,我還加強『管理』、『會計』等多樣的知識,我可以整合我身邊的資源,變成自己難以被取代的能力。」

 

 

要破除年輕人不願意投入長照的緊箍咒,阮傳堯的方式,是豐富自己的「裝備」,讓自己的照顧職涯充滿選擇權。

 

這些年輕有朝氣的照顧新血,懷著信心與專業素養,正在一點一滴地改變大眾對「照顧工作」的成見,我們是不是也要開闊心胸,更加地鼓勵他們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輕人搶做長照 不再只有媽媽級人手

撰文 :楊雅馨 日期:2018年11月14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攝影/蕭芃凱
  • A
  • A
  • A

縱使政府有再好的長照策略,沒有人力、人才,一切都淪為空談。南投五育高中看見在地老化現象,培育本地長照基層人才,期望落實有品質的長照服務,讓長輩在地安老。

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也就是說,每七名人口就有一名老人。而國內長期以來仰賴外勞人手,約占所有的照顧服務員六○%。一旦他國停止輸出外勞或有更好的薪資條件等,勢必出現照服員短缺的問題。此外,國內照服員年紀偏大也是隱憂,目前台灣照服員平均年齡為四十至五十五歲,三十歲以下僅占了一成。

 

位於南投縣南投市的五育高級中學,因見到鄉里間獨居老人的問題,六年前面臨學校轉型時,便將長照這塊納入,經過兩年的規畫與準備,於一○四學年起(二○一五年)正式成立照顧服務科。

 

五育高中董事會祕書黃美玉表示,當初學校要成立照顧服務科,是身為學校董事長的父親黃添榮,長年參與草屯媽祖廟會活動,發現許多熟識的長輩漸漸不來了,一問才知道很多長輩獨居、行動不便,因而和草屯媽祖廟發起供餐活動。六年前,黃添榮提到這些服務的志工將來老了,有誰可以接續服務?一方面則希望學校裡的孩子們除了讀書,還要能自給自足、服務他人,於是提出增科的申請與規畫。

 

銀髮體適能、尿布體驗 讓學生了解工作內容

 

三年多前,「長照」這名詞還不夠夯。招生時,有許多學生問:「念照顧服務科,畢業後能做什麼?」黃美玉笑著表示,她只能簡單說,是照顧老人、陪伴老人。不過,在南投,與阿公阿嬤一起生活、隔代教養的孩子們也不少,對陪伴老人並不陌生。

 

五育高中第一屆照顧服務科包含轉學生,陸續招收了四十二名,目前三個年級共有二百名學生就讀。教務處副主任兼就業組長林郁君不諱言,一開始的課程設計,是參考各大專院校的「老人照顧學系」,將內容修訂為簡易版,一路調整到現在。

 

一年級有教育部的必修科目——國文、數學、英文等,學校只能在校訂科目做些修正,如長照概論、美容實務、銀髮體適能等;二年級有膳食營養、人體結構與功能概論等,暑假會安排兩周的見習;三年級有基本照顧技術(如尿布體驗:學生們互包尿布,了解長輩的感受)、復健實務、活動教具設計等,並搭配二十天的實習。

 

林郁君指出,見習與實習最大的差異是,見習是利用兩周左右的時間,由學校師長安排到三種不同屬性的單位,一個單位待三天,學生可以藉此了解長照體系的多元化,並找出適合自己的領域。實習則是更貼近長照實務,由學生自由選擇,到單位實際操作照服員的工作內容,當學生選定實習單位後,不能轉換機構,也因此要學會對自己負責。

 

實習忍異味撐下去 首屆畢業生成績亮眼

 

此外,學校會透過參與社區活動、見習等,讓學生認知,長照的職場形態就是充分地忙碌。至於辛苦程度,若以十分來計,正在實習的學生會覺得有七分到八分左右;對於「願不願意留下來?」他們的答案倒是肯定的,認為這個行業「有前景」、「感覺還不錯」。

 

「這些孩子去了機構,遇到最大的障礙,是味道,例如尿布的異味。」林郁君表示,曾經有一名學生,已經戴著口罩,仍設法將自己靠近門簾外。據她說,這樣「味道會淡一些。」不過這名學生從無法適應,到最後仍選擇留下。吃、喝、拉、撒、睡是人的本能,「維持病人的身體清潔與舒適,也是照服員工作裡的重要一環。」林郁君說。

 

數字會說話,五育高中第一屆照顧服務科四十二名畢業生,有十九名繼續在職進修。現於南投醫院護理科擔任照顧服務員的林采妍表示,雖然曾經考慮轉護理系,實習後發現長照領域很廣,護理師要從事專業性的治療,照服員相對不用承受這麼大的壓力,CP值反而較高。

 

五育高中照服科

五育高中照服科第一屆畢業生,成為長照2.0的生力軍!

 

「在台灣,很多照顧服務員都是外籍勞工,南投醫院雖然是用本國籍,但畢竟不是科班出身,訓練九十小時的照顧服務員和完整三年的專業課程,還是有落差。這些同仁縱使年輕,能力還是有目共睹的。」南投醫院護理科護理長曹文昱說。

 

人才需要培育、養成,並做好職涯規畫,而非單純的薪資保障。也因此,五育高中照顧服務科強調「三加四的規畫」,即三年職業學校的訓練後,再繼續完成四年的大學學歷。唯有扎實的實務經驗,未來他們要做經營管理、獨當一面時,才能在職場深耕。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幾點起床、吃早餐都可以!這間奧地利長照機構,把「自由」還給老人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9月26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寫本文時,我剛拜訪完一間奧地利的護理之家,移動到以色列朋友家小歇。

文/周傳久

 

我的以色列朋友是舞台劇演員,昨天邀請我們去看晚上九點開演的舞台劇,演出時間共一個半小時,所以我們昨天晚一點回來就寢,今早也就晚一點起來。

 

今天早上我沒有壓力,不需要趕行程、不必配合朋友的起床時間,也不用怕朋友覺得我睡晚一點很奇怪,真的很輕鬆!更讓我體會到幾天前在護理之家所學到的,讓所有老人都得到像家一般的自由生活。

 

這個奧地利安養機構體系共有十一家,營運的共同特性就是,住民想什麼時候起床,就什麼時候起床,吃飯、洗澡也是一樣。至於從事什麼活動,由老人自己決定。

 

有一位住民告訴我,前天晚上他跑去聽音樂會,回來已經十一點多了,第二天想睡到幾點都可以。我也親眼看到,有位一百歲的住民起床以後在沙發上打盹,直到上午十點多想吃早餐了,才由照服員備餐。

 

 

本於相同的經營理念,機構不採用中央廚房配膳,而是在每個住房區的客廳設置廚房,讓住民聞得到備餐的味道。照服員有個辦公桌就在廚房一旁,方便住民有需要時可以馬上叫得到人,也更有安全感,照服員也更容易看到住民的需求

 

例如,照服員準備午餐時,可能同時看到有些老人吃早餐發生困難,就可以隨即處理。又或者是有些老人吃得比較慢,就讓老人自己慢慢吃,照服員可以運用時間做別的事情。

 

這種生活自由乍聽之下沒什麼,但是如果更了解各地機構的營運方式,就知道這樣很可貴。許多機構為了配合經營者和照顧者,都有固定的作息時間去處理基本生活需要,這樣就變成住民要配合。

 

在一般社會生活中,學校、軍隊、監獄,還有一些工廠,因為有特定原因而採取集體生活,統一步調和節奏。可是對已經經過人生大半歲月,與失能、失智共處的人,還有必要如此嗎?晚年還要繼續這樣「忍」嗎?

 

 

比起一些歐洲國家,台灣的機構更像病房。

 

政府法規容許四人住一間(養護之家還有六人一間的),要和陌生人或可能互相干擾的人一起住,一直住到死。

 

曾有統計發現,我們機構的老人一天平均睡眠約五小時,這不單是因為老人較難入睡,而是受到室友、噪音等干擾,加上必須配合固定作息,這樣如何讓住民健康?如何期待住民精神好而穩定?

 

若是理解以上差別,再來想想政府容許機構設立的本質,就不免有些疑問。到底什麼是安養和養護?什麼是「照顧」?

 

近期,政府在推動延緩失能,拼命邀請物理治療、職能治療等協會、公會發動體能運動方案,看起來是想與先進國家一樣,讓更多失能、失智老人可以延長亞健康歲月。

 

但這到底在成全誰?多運動固然好,但想到生活的自由因為離開家而被剝奪,不先改善造成的原因,是不是有點捨本逐末?老人又如何能愉快、自在的去運動?

 

 

奧地利這家機構的住民一半以上都是失智。可是,很少看到他們出現噪動、遊走或攻擊性的言行,根本原因就是他們有安全感以及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有的人餵鳥,有的人一起吹口琴,有的看報,有的在排戲。

 

照服員不必花很多時間去研究,如果老人對抗照服員的「照顧」時該如何化解。

 

當我們看到機構老人不好照顧時,或許真的可以想想,究竟我們提供的「照顧」如何影響老人生活,有哪些方式反而製造了問題。

 

行文至此,讀者或長照界朋友可能要問:是不是奧地利這家機構比較有錢?沒有,誰都可以住。是不是照顧人員很多?事實上,沒有差別很多。

 

以照顧這麼多失智住民的機構來看,照服員與住民的比例是一比六,不算非常寬鬆。不過,有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是,輕度失智的住民會幫助重度失智的,這是通常不會在一比八或是一比六照顧比的「事實」看到的「真相」。

 

 

怎麼辦到的?照服員告訴我,照顧者必須懂得妥善安排所有工作,同時,照顧者和管理者要有一致的信念來經營。所以,已有十二年營運經驗的主管用堅定眼神告訴我:「真的行得通!」

 

從環境設計到營運設計,再到第一線照顧、溝通、互動,奧地利的機構展現真正看重人性而帶來的生活品質,對住民好,對照顧者也好。這樣的照顧模式,可以成為台灣接下來的選擇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愛傳下去!「一碗麵的故事」姊弟投入長照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圖檔來源:東華醫院提供
  • A
  • A
  • A

你還記得一碗麵的故事嗎?這個感動全台的故事迄今已12年,老二魏雪婷和老四魏學聖因為感念母親曾受人照顧,相繼成為照服員,希望能將這份愛透過長照傳遞下去。

12年前,南投縣竹山鎮有5個年幼的孩子,輪流在安寧病房陪伴罹患子宮頸癌末期的母親,他們合點一碗陽春麵且堅持只吃一半,剩下的要打包帶回給爸媽吃,孝心至今仍讓人感動不已。

 

魏雪婷、魏學聖姊弟感念母親生前曾受人照料、度過人生最後一段旅途,決定到竹山鎮東華醫院參加照服員職業訓練,投身長照工作,為需要協助的家庭分勞解憂。

 

魏雪婷原先從軍,2017年底選擇退伍返鄉服務人群,已經考取竹山鎮東華醫院的照服員執照,也開始在家鄉的長照工作。職業軍人待遇每月近5萬元,改當照服員的薪資幾乎「打對折」,她卻甘之如飴。

 

她說,母親對抗子宮頸癌時她和弟弟年紀小,已記不清楚細節,但在母親過世後,不知如何面對噩耗的姊弟倆曾經拿石頭隨意砸向別人住宅的玻璃窗,發洩「為什麼是我們沒有媽媽?」的無奈與憤怒。

 

年歲越長,魏雪婷姊弟回顧年幼無知,漸漸了解那是需要別人幫忙和照顧的無助感。現在她照顧患者,把對象都當成自己的家人,「我長大了,換我照顧老人家了。」得到助人的成就感,心靈上的充實和快樂金錢難以衡量。

 

「長照實務除了愛心、耐心,還需要勇氣。」魏雪婷表示,無論插管病人灌食、洗澡或臥床病人的清潔工作,都要專業技巧才能順利達成,起初她看到病人真正狀況,會恐懼、反胃,甚至需要塗綠油精、戴兩層口罩隔離氣味,硬著頭皮動手做,經過東華醫療團隊和護理人員指導「眉角」,才逐漸駕輕就熟。

 

魏學聖在參加職訓前,和大伯共同照顧罹癌小叔,翻身、把屎把尿都不喊累,心中也埋下從事長照工作的種子。他說,長照工作真的相當辛苦,但若能讓長者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他的勞累感也就一掃而空!

 

魏雪婷表示,她和弟弟想投入長照體系,除了長照是台灣醫療服務的發展趨勢,更多的是想為回饋社會,謝謝社會大眾幫助她的媽媽和她的家。20日的結訓典禮上,魏學聖不忘對天上的媽媽說:「我現在在當照服員,就像之前別人照顧妳一樣!」

 

▲ 竹山鎮東華醫院獲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補助舉辦照服員職訓,第三班20日晚間筆試後舉行結訓典禮。(圖/東華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如何留住年輕人?北歐經驗面面觀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從今年開始,長照政策有許多變革,包含包裹給付、失智共照、跨專業領域整合型延緩失能(或稱為復能計畫)。一般對於經費分配的討論,著墨已多,但有一個非常關乎政策品質的問題,討論卻還相對有限,那就是人才培養,尤其是照服員的養成。

 

文/周傳久

 

無論是哪一種專業人員跨域合作,都需要與第一線照服員配合,但台灣目前的照服員培訓時數只有一百小時左右,很難與各專業人員有交集。而且,在地方政府的多次聯合會議上,陸續傳出各地區照服員拒絕配合,因為他們怕出事、怕負責任,厭煩與家屬溝通。

 

如果照服員繼續處於養成不足,又欠缺制度支持的情況,要怎樣符合客戶期待呢?

 

台灣照服員少年輕人

問題根本在教育制度

 

同時,台灣仍在大量進用外籍看護,因為本地人才不足,或投入意願不高。目前全台有許多長照相關科系所,幾乎以發展長照為名,申請設立不難通過。可是,畢業後真正投入的還是有限,浪費教育資源,也浪費青年人生。

 

如果後繼無人,短期內民眾感受到服務不如期待,長期下來,很難確保政策穩定發展。是故,人才培育,能有更多年輕新血加入,迫切重要。

 

一部分學者和社會觀感認為,相關科系青年不投入,是因為薪水,是因為職業的社會形象,或是因為想當管理職而不想當照顧者,或者承受不了壓力云云。這些說法可能有個盲點,就是認為問題都在學生。然而,不應忽略的是,我們是怎樣培養人的?

 

受限學校要生存,我們現在的招生過於寬鬆。相關科系的教學規劃承襲護理、社工專業,固然有其優點,但教學方法仍有許多只是單向講授,輔以若干影片,幫助降低學習的無趣感。

 

但是,這樣是否真的帶給學生好的感受?是否真能讓學生習得自信和自尊?是否啟發思考倫理價值?是否幫助聯結知識、創造知識的素養?是否有單獨一人進入社區的勇氣和與他人合作的能力?是否知道如何跨越年齡鴻溝,與老人取得互信和溝通交集?

 

一百小時的照服員訓練固然太弱,但若一個技職以四年培養,時間實在不短,其中究竟學生經歷怎樣的學習經驗,這些課題必須嚴肅以待。以下對應舉一點北歐的例子提供參考。

 

北歐入學有心理測驗

還有面談與體能測試

 

首先,入學前,以芬蘭為例,有心理測驗筆試、面談、體能測試。心理測驗看邏輯能力,因為永遠都可能出現教科書沒教的問題。面談最重要,因為可以過濾學生的態度和價值觀。但體能也不能輕忽,因為有些人有宿疾,若投入長照工作,對自己和客戶都是風險。

 

筆者曾於國內長照科系用一樣的測試,發現部分同學連聽清楚和聽懂操作都有困難,還有些人的上肢、下肢一動,才發現他們無法持續執行動作。這樣畢業若投入工作,還真是需要注意。

 

入學後有學習諮詢制

課程設計育多元人才

 

再來是入學後,北歐國家有學習諮詢的制度。例如,丹麥有十六歲學生擔心代溝,老師建議可以利用當地共同話題「手球」開啟對話,學生豁然開朗。又如學生個人的生活處境,該如何兼顧學業、如何根據以往學習經驗,安排適當學習步調和課程內容,也都可以諮詢。

 

再來是學制。芬蘭、丹麥不管青年就學還是成人投入照顧業,都需要兩年以上的學習。大致上,第一年是醫療照顧共同課程,第二年可分老人照顧、口衛助理、身心障助理、幼兒照顧、復健助理、急診助理等。

 

大家有共同素養也有意願選擇,未來轉換也不會非常難,因為基礎相似。畢業後,可以繼續銜接護理,但並非一定以此表示地位或「脫離苦海」,因為當地照服員的專業足夠,薪水也不會很低,以基礎生活滿足而言,可以安居工作。

 

這種學制同時為社會預備許多人才,而非只限長照和照顧老年人。因社區照顧需求與挑戰增加,目前北歐各國都已經將照服員提升到助理護士等級。

 

另外,因為現在科技進步,學生不必大量時間待在教室裡單向學習,有越來越多的數位課程和自我測試,可以根據個人步調而彈性學習,以便在面對面教學之前,先有基本知識,再讓老師進一步帶領技術學習與課程討論。

 

入學第一年就實習

累積經驗促進反思

 

再就實習制度而言,丹麥、芬蘭每個模組課都有實習,驗證學生自我學習和整合所學產生對策的能力。挪威更看重青年的發展特性,他們的日照中心等長照機構,會刻意設置實習生休息室,希望讓他們對這個行業有好印象,也感覺到什麼叫做被照顧。

 

針對實習方式,他們開學六周後,就陸續進入職場實習。由於第一年的時候,專業還在養成,不期待學生進行複雜的照顧,但是可以在機構中,選自己喜歡又不影響長輩安全的職務,像是備餐或其他事務都可以。目的是先了解職場、練習與人溝通,並看到好榜樣,進而反思自己的興趣和未來更進一步的專業。

 

第一年的實習時間少、上課時間多,第二年則會調整成多半在職場實習。第三年可以工讀,有收入也有成就。這些職場體驗,都要定期返校報告,是一人在三位老師面前簡報,氣氛很緊張、慎重。但也因為一直有職場的最新經驗,學生學習動機強,也能發問,促使老師也受惠。

 

新移民成為長照新血

具專業素養不易退出

 

北歐國家培養照服員學校的學生來源,若以新移民較多的丹麥為例,他們其實與台灣相似,一樣有許多人是為求餬口,或謀職不易來此,自我形象不一定很好,生活背景也有複雜或價值扭曲者。

 

但是,丹麥老師很有信心和勇氣地說,學生進來前有許多問題,但在學習歷程與學習環境的洗禮之下,可以重新塑造學生,讓許多人畢業時成為專業工作者。這樣的結果,若說是提升公民素養也不為過。

 

由此來看,北歐國家在長照人才的招募、學習、實習上,一環環都在在顯示出他們培養人的理念和科學。在北歐,投入長照者有年輕人,也有轉職者,他們有基礎素養,所以不輕易受挫而退出職場。

 

北歐的照服員、護理師人力也很缺,但照顧品質落差較小,而且他們沒有自卑感,也能和其他專業者組成團隊,像是「聯合復能」之類的新一代政策就不難承接。另外,他們的專業人員能將第一線經驗分享、轉化,成為最真實的創新來源。挪威新版的失智照顧手冊就是這樣發展而來。

 

台灣急推長照政策

基礎教育有待改進

 

台灣因選舉和社會需求而急推長照政策,今年不論照管專員、失智個管師,還有跨域復能,都是快速修正,已經讓服務品質穩定性降低。可是,照服員的養成卻幾乎不動如山,雖有若干彈性開放,如自訓或調整小時數,但大學和成人的照服訓練班,在招募、諮詢、教學、實習等許多環節,進步仍有限。

 

有的實習形同形式,甚至未完成所有技術測試也能拿證書。這樣一入職場,部分人員容易被護理師輕視,而發生口角傷害,不難理解。這些並非無法改進,但就像施政者面對下水道工程,不容易表面討好,卻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建設一樣,如果總是代代取巧,民眾生活品質終究難以提升。

 

勿再以「文化國情不同」解釋,我們長照品質的基礎、教育訓練制度,有待更多重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