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出鬼門關後開始畫畫!現在他90歲,舉辦人生第一場畫展

撰文 :清福養老院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張春霖爺爺已邁入90歲高齡,2018年初開始參加院內舉辦的「品美學課程」,初期爺爺是在家屬說服下參加了美學課程,家屬希望豐富爺爺的生活,於是爺爺開始跟著美學老師荳荳拿起畫筆,揮灑創作色彩。

個性和藹的他時常是班上的開心果,他的笑聲總會感染全場的老畫家們,大家都沈浸在開心歡愉的氛圍中創作,近兩個月來,春霖爺爺甚至用左手寫了一首首的好秋詩,更在聖誕節前夕,在院內舉辦了人生第一次的藝術創作個展。

 

美學的力量不僅促進身體機能的改善,也讓爺爺有了更大的歸屬感與成就感,令人欣慰的是,在這一連串的改變後,爺爺甚至移除了原本掛在臉上的鼻胃管,找回可愛的笑容,令家人備感放心。

 

▲畫功了得的春霖爺爺,連小巧的藝術品也製作得相當細緻。

 

左手畫家張春霖美學體悟

 

我是張春霖,住在清福養老院,感謝大家來參加我這輩子第一次的書畫展,這些作品都是我這一年來完成的,想不到我生病後還能舉辦這樣的展示會,很高興也很感謝荳荳老師的指導,更感謝大家的賞光,謝謝。

 

▲高齡90歲的左手畫家張春霖於2018年聖誕節前夕舉辦人生首次藝術創作個展。

 

我這輩子啊,大江南北都跑遍了,生老病死沒什麼,看開了,順其自然就好。人的一生就像天氣預報一樣, 十次裡總有一兩次是無法預料的,碰到了就面對吧。

 

去年中風後,我闖過鬼門關,不斷和自己不舒服的身體拔河,努力復健,還好身邊有親人的鼓勵、清福照護人員和阿蒂的細心照顧,讓我重新適應不一樣的自己,一天比一天變得更好。

 

自從今年初參加了荳荳老師的課程,從拿不穩畫筆到能完成一幅幅畫作,本來以為沒什麼,但慢慢地感受到其中的樂趣和成就感, 90歲的我原來也是有藝術天份的!

 

▲品美學老師荳荳擔任畫展主持人,引導春霖爺爺介紹自己的創作故事。

 

最後,和大家分享一下心得,不管我們生命中有什麼變化,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雖然我們無法掌控,但是可以保持快樂的心情,才能過好每一天,再次謝謝大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練街舞、唸英文!吳娟瑜的「酷老樂活」哲學

撰文 :廖元鈴 日期:2018年04月25日 圖檔來源:吳娟瑜提供
  • A
  • A
  • A

「我一生都在尋找真正的自己,不管到幾歲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名演說家吳娟瑜舉手投足之間,都洩漏著充足自信,很難想像這個被譽為「成長之母」的國際演說家,曾走過繳不出電費,只能直奔到馬路上痛哭的艱苦歲月。現已過花甲之年的她,過著充實又精彩的生活,不斷設定目標、鞭策自己成長,更思考著如何把自己的正能量,分享給更多同齡的「大大人」們。

細數吳娟瑜的經歷,著實會讓人摸不著頭緒,已有10載經歷的國中老師,卻突然辭職從報社、電視台開始做起,最後還成了享譽國內外的知名演說家,難以被複製的精彩經歷背後,正是蘊藏著她「找尋自我」的強烈渴望。

 

為家人、為子女付出 一度曾找不到自我

 

吳娟瑜坦言,當時的她與同齡的婦女相同,有了家庭就開始為子女、為丈夫付出,還是國中老師的她,強烈感受到自己深陷泥淖,「無法成長」的焦慮感促使著她遞出辭呈。「想不到這就是痛苦的開始」,吳娟瑜大笑說著這段經歷,當時的丈夫正值事業起步期、孩子年紀又小,曾有一度付不出電費,僅能直奔馬路旁掉起眼淚,她明白自己沒有退路,因此更加倍努力在媒體圈打拚,靠專欄寫作、國內演說,一步步擦亮「吳娟瑜」自己的品牌。

 

▲吳娟瑜早期不斷遠赴其他國家演講分享經驗。(圖片來源/吳娟瑜)

 

40歲拋家棄子奔美留學 找到多重角色與自我的平衡

 

說起人生最大的決定,大概是吳娟瑜突然在40歲那年遠赴美國念碩士,回頭說起這段歷程,吳娟瑜仍是直呼:「值得!」在外人眼裡看來,吳娟瑜可說是「拋家棄子」的追隨自己的求學夢,可是她卻笑言表示,良好的家庭關係,並不是「委屈自己」就可以成全的。她經營家庭、夫妻、子女關係近40年,她才慢慢發現——她曾深陷困境的原因,就是把「我」給做小了。經歷多年的摸索,她才慢慢發現,倘若能把丈夫、女子與自己的關係,拉好「三角」平衡,這樣的關係不僅讓彼此都感到「舒服」,還能鞭策彼此成長。

 

▲吳娟瑜演講後總是受到許多觀眾的熱情響應。(圖片來源/吳娟瑜)

 

學街舞、練游泳、上英文課 吳娟瑜的酷老樂活生活

 

近來吳娟瑜的封號還多了一個「街舞阿嬤」之稱,「本來是我的姪子要上的(街舞),後來想不到我就上癮了!」吳娟瑜津津樂道分享著自己的興趣,認為要保持著「退而不休」的吳娟瑜,不想過著所謂的「三機人生」——也就是整天在家裡盯著手機、電視機、洗衣機,六年多前和外甥一起到街舞教室上課,隨後外甥回美國讀書,自己卻開始熱衷起這項與眾不同的興趣。

 

「剛開始進去教室,街舞老師還一直盯著我看,我就直接回說:『我已經繳錢了喔,沒有走錯教室。』」吳娟瑜笑著分享這段趣聞,被問到跟年輕同學會不會有異樣眼光,她卻大剌剌的說著:「不會啊,我不覺得怪,其他人就不會覺得怪」,從剛開始慢一拍、到現在幾乎可以對準拍子跳著街舞的吳娟瑜,每天更搭配練起游泳、肌力,她自信握著自己的二頭肌,自豪說著:「你看,是不是摸起來很紮實。」

 

▲吳娟瑜長年經營「街舞」,她表示能運動又能聽好音樂,讓她非常開心。(圖片來源:吳娟瑜粉專

 

酷老樂活的秘訣:儲蓄不只有金錢   健康和友情都要「預先儲存」

 

現已過著「酷老樂活」生活的吳娟瑜,她認為現代人都應該要以「120歲」來做生涯規劃,她就遇過身邊有朋友什麼都沒準備,就進入退休生活,反而找不到自己生活重心、因而鬱鬱寡歡。她分享到要預先儲存的不只有金錢,而是要儲存「健康」、「友情」資產。吳娟瑜表示,她10年前健檢意外發現有紅字,她馬上開始投入運動、飲食管理,讓身體狀況越活越好;同時開始找起能交流的「老伴」,像是多參與活動認識年輕朋友,讓自己的思想也跟上潮流。

 

吳娟瑜的退休生活,仍是在找尋「自己」的路途上,每晚睡前都會聽著國內外專家的精彩視頻演講、每週上英文課程,時時與變動的社會做連結,她更是持續實踐著她給所有大大人們的建言:「絕不放棄,讓自己越活越年輕」 。

 

▼以下為吳娟瑜新書《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出色文化出版。

 

 

 

《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北、中、南讀者見面會

台北:04/28(六)金石堂城中店:http://bit.ly/2IK1ZUM

台中:05/05(六)紀伊國屋中港店:https://bit.ly/2FXQT0N

台南:05/12(六)政大書城台南店:https://bit.ly/2pACIDN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考駕照、學游泳,一年接拍4支廣告!80歲奶奶愛挑戰,退休超精彩!

撰文 :王君瑭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圖檔來源:王春芬奶奶提供、王君瑭攝影
  • A
  • A
  • A

王春芬奶奶,看到她的第一眼總會忍不住停頓,質疑自己是否真的該開口叫這句奶奶,因為除了滿頭的白髮外,她無一處不讓人不感覺她是個青春少女,但她今年其實已經八十歲了。

▲奶奶氣色紅潤,看起來宛若一位青春少女。

 

春芬奶奶以前在政府機關當副局長秘書,跟許多人一樣,年輕時忙碌於工作和家庭,但當大家都以為六十歲退休的她是該休息享清福時,奶奶卻為自己翻開了一本新的行事曆,展開了全新的退休人生。

 

「我以前就是個很敢冒險的人,不會游泳卻總是跟著人家下水,只是因為工作很忙,很多事情想做卻一直沒有機會實踐。」

 

「我退休之後每天早上都會先去游泳,然後下午再安排不同的活動。」「周一要上韻律舞、週二要去合唱團、周三要去當志工、週四還有另一堂舞蹈課,然後週五我要學畫畫。」

 

春芬奶奶邊講邊翻出手機中自己的畫作熱情分享,色彩飽和、陰影漸層細膩,一筆一畫都是出自於這位「非科班」的奶奶手中,令人好不驚豔!

 

▲ 奶奶每週上畫畫課,累積多幅繪畫作品,成就感十足。
 

「等等,奶奶,這些都是你一周的行事曆!?」小小的本子畫了滿滿的課程和註記,進入年末,還有尾牙、志工值班、出遊聚會等等多采多姿,讓人有點難以置信。

 

「其實一開始,我沒有學這麼多,我第一個學的是開車,那是在我退休的前一年。」「我兒子換了新車,把舊車留給了我,爺爺只會騎機車,我本來學了開車是想載他出去玩。」

 

將近六十歲時,奶奶考到人生第一張駕照(註:這些年基於安全考量,她已聽從子女建議不開車了),等到她真正退休後,爺爺卻離開了,頓時失去工作和老伴的春芬奶奶生活失去了重心,只好將重心放在孩子和佛學上,她開始參加佛學課學習誦經,甚至在SARS期間,和佛學班的朋友們四處替有往生者的家庭念經祈福,除了做善事外,也希望能藉此迴向給過世的老伴。

 

爺爺的離開,再加上孩子也慢慢長大、離家,讓春芬奶奶對於生死人生看得更開,並有了新的體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孩子也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應該打擾他們。」「而我忙了一輩子,也應該要有自己的人生。」

 

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為了不拖累孩子,也為了走出失去老伴的傷痛,更是為了自己,奶奶決定重拾年輕時那個愛冒險的靈魂,在接下來的日子,活出不一樣的新人生!

 

▲ 奶奶隨時散發青春氣息,連拍照都能擺出專業的網美姿勢,相當可愛!

 

「要活著就要動,不動,我覺得我很快就會死掉了。」健康,成了奶奶樂活的第一步,剛好此時有個年紀比自己還大的朋友問春芬奶奶,要不要一起去游泳,奶奶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

 

「但其實我是個旱鴨子,我完全不會游泳。」那為什麼還要答應呢?「因為我覺得別人可以,我應該也可以,反正就試試看嘛!都這年紀了我也不怕什麼,但我覺得人生不能白活!」

 

就這樣,奶奶報名了運動中心的游泳集訓課,九天的時間竟然就把游泳給學會了!滿滿的成就感也讓奶奶上癮,慢慢的從朋友邀約,到後來春芬奶奶開始會自己去找課上,就這樣一堂接一堂,奶奶的行事曆越塞越滿。

 

▲拍攝電視廣告的奶奶充滿活力,令人欽羨!

 

「愈動就愈健康,愈上課就懂愈多愈有趣,愈有趣朋友就愈多,就愈開心。」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我自己很老,孫子也不覺得我像奶奶,都很喜歡跟我玩在一起,我覺得我是最開心的奶奶!」

 

然而樂學的春芬奶奶不只周一到五把課排得滿滿的之外,對於新鮮的事物從不抗拒的她,打開通訊軟體裡更有許多「經紀人」傳來的試鏡邀約訊息,很難想像這可是一位八十歲奶奶的手機啊。

 

「我這一天要試鏡,不知道會不會上啊,但是我覺得很好玩!」

 

▲奶奶把試鏡、拍廣告當作新鮮有趣的體驗,強調「開心最重要!」

 

但別聽奶奶說的謙虛,她可是在去年一年之內接拍了四支廣告呢!「一開始就是我舞蹈班的同學,她是專業的經紀人,她剛好有一個廣告角色要找白頭髮的老奶奶,她就來問我要不要試試看?」

 

沒想到除了奶奶一頭漂亮的銀白頭髮,再加上超有活力的親切笑容,讓春芬奶奶一舉被廠商選中,第一支廣告就和林心如一起為桂格代言,接下來更接連被大潤發、格上租車和麥當勞等大企業相中,成了「最資深的新人」!

 

▲奶奶拍攝奶粉廣告,非常上鏡。

 

「人生只有一次,就算出糗又何妨,總要體驗過一次呀!開心好玩就好!」

 

也正是這種「把所有事都當成一種體驗」的樂觀心態,讓春芬奶奶隨時都充滿了活力。

 

▲第一次拍廣告就與藝人林心如同框,十分難得!

 

「別人家都是媽媽找不到小孩,而我是常常找不到我媽媽,因為她活動實在太多了!」談起媽媽,女兒張清清笑意藏不住,手機翻開都是媽媽的照片,女兒笑著說「媽媽是我們的天才美少女,又會畫畫,又會唱歌跳舞,爵士舞、肚皮舞、敦煌舞什麼都學,還跟著同學一起去參加比賽,得過台北市第一名呢!」

 

「每次跟她在一起,我都會覺得,我們才是老人家。」

 

春芬奶奶笑說「我的小孩其實都不太孝順--不太『有機會』孝順,因為我很健康,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就像我現在住四樓公寓,樓梯爬得比誰都快。」

 

「我也很喜歡出國玩,美國、義大利、維也納、日本、帛琉、中國東北,哪裡我都去。」聊起旅遊奶奶更是起勁,開心的神情真的就像是少女一般,照片的姿勢更是不輸年輕人,張張逗趣又可愛,讓人忍不住問奶奶到底怎麼保持健康和年輕的活力?

 

▲ 奶奶喜歡在國內外旅遊,體力、精神都不輸年輕人。

 

「不要想太多!開心最重要!」「偷偷告訴你,其實我比較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有些老人太固執了,就不容易開心,我受不了。」

 

「但奶奶,很多人就是很容易擔心很多事啊,你都沒有擔心或煩惱的事嗎?」

 

「沒有欸,擔心了又能怎樣?」「要去找到讓自己專心、開心的事,因為人生很短。」

 

伴隨著奶奶哈哈的大笑聲,一瞬間心情也跟著笑了起來,似乎有點懂了奶奶的樂活之道,有些事不是不擔心,而是擔心了又能怎樣,與其把自己困在一方小天地,不如拋開煩惱為自己而活!

 

奶奶的行事曆,寫滿的不是人生瑣碎的代辦事項,而是退休後,對自己的期待與夢想;奶奶的行事曆,沒有煩惱與固執,只有「走出去試試看!」的樂活哲學。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也能很快樂!百歲奶奶沒駝背、不用拐杖,80歲還自己出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9日 圖檔來源: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 A
  • A
  • A

今年滿100歲的玉華奶奶是空軍退役軍官,個性活潑外向、身體硬朗,即使92歲罹患失智症,仍然開心生活,並在近期拍下一系列時尚照片留念,架式十足,完全看不出是失智病友!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家住嘉義的玉華奶奶失智後不久,就搬進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的聖母家屋,這是一個仿效日本家屋概念、專收失智長輩的機構,但環境就像普通民宅,沒有傳統機構的沉悶,反而有家的溫馨。

 

玉華奶奶在這裡住了8年多,失智病程進展緩慢,維持輕度失智長達6年,直到98歲才進展為中度失智,病情控制得相當好,令人嘖嘖稱奇!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活潑開朗的玉華奶奶,年輕時很愛漂亮、喜歡拍照,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決定替奶奶精心打扮,體驗一日大明星!

 

基金會特地前往日系服飾店替奶奶挑選亮黃色襯衫、淺藍牛仔褲,搭配時尚墨鏡、黑色小包,再繫上可愛的蝴蝶結髮帶,搖身一變成為走在時尚尖端的網美奶奶!

 

玉華奶奶的女兒楊女士說,媽媽年輕時就熱愛做造型,這次基金會替她梳妝打扮,還請專業攝影師拍照留念,媽媽非常喜歡,玩得好開心!

 

為了慶祝難得的百歲生日,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還替奶奶準備第二個造型,基金會人員回家翻箱倒櫃,找出媽媽的繽紛花朵長裙、深藍色金釦外套、霸氣珍珠長項鍊,搭配玉華奶奶自己的淺藍色上衣,貴氣又搶眼的造型馬上出爐!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拍攝時尚美照之外,基金會今(9)日更公開替奶奶舉辦慶生活動,特地準備儀隊耍槍表演,空軍退役的玉華奶奶不忘用標準「敬禮」手勢回應弟兄們,現場氣氛相當歡樂!

 

▲屆齡百歲的玉華奶奶還是有顆少女心,喜歡粉紅色系,今天特地穿著粉紅色上衣參加慶生活動!(圖/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玉華奶奶每週都會在7-ELEVEN新大業門市「幾點了咖啡館」擔任大齡實習生,製作咖啡及招呼顧客,增加與人互動的機會,有助穩定情緒、延緩失智。(圖/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即使高齡百歲,即使中度失智,玉華奶奶的風采依舊不減,身體和精神狀況相當好,完全沒有駝背,走路更不需要柺杖,這都歸功於玉華奶奶喜歡四處趴趴走的習慣,以及聖母家屋8年多來的悉心照料。

 

楊女士說,媽媽個性活潑外向,以前每當遇到地方選舉,就會跟著上街高喊「凍蒜、凍蒜!」又叫又跳,相當可愛。媽媽從來不吃保健食品,飲食上沒有特別養生,但退休生活非常活躍!

 

玉華奶奶加入基督教教會,每個星期讀經、做禮拜、參加小組聚會,也加入公益團體擔任志工、認養兒童,每次做志工都是自己走路或搭計程車前往,從來不要兒女陪同,非常獨立。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玉華奶奶也常與老鄰居一起打麻將、外出郊遊,80多歲時還自己報名旅行團,一個人出國都沒在怕,足跡遍布中國、韓國、菲律賓等地,甚至遠渡重洋飛去美國,還住在當地的接待家庭!

 

更妙的是,玉華奶奶飛往美國之前,自己買了一本英文會話書認真研讀,還做筆記呢!

 

即使92歲時失智,玉華奶奶仍然活潑外向、笑臉迎人,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表示,基金會順應奶奶的性格,安排她擔任聖母家屋的公關,熱情款待參觀訪客,這樣的活動有助於長輩保持人際互動,是延緩失智病程的好方法。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一般來說,65歲以後的失智風險每5年就增加1倍,但玉華奶奶直到92歲才診斷出輕度失智症,相信與她退休後保持大量的人際互動與戶外活動都有關係。

 

住進聖母家屋之後,楊女士說,家屋替長輩安排各式活動,像是吉他表演、帶動唱、烤披薩、做甜點、卡拉OK等,甚至有一年母親節,她一進門就看到好幾位奶奶正在敷面膜,還有專人替她們擦指甲油、做腳底按摩,像貴婦一樣享受!

 

楊女士分享,媽媽剛入住聖母家屋時,老朋友曾難過地說:「怎麼把媽媽關在那裡,好可憐!」直到親眼看見奶奶從家屋走出來時的神清氣爽,才知道奶奶其實過得非常幸福,與照服員的互動甚至比對子女更親暱。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黎世宏指出,台灣社會對於失智者的照顧往往因為人力與時間不足,失智長輩有能力自己做的事情,比如吃飯、穿衣等都由照顧者代勞,反而失去復健的機會,對自己也沒有信心。

 

聖母家屋強調「生活即復健」,鼓勵長輩自我照顧,自行完成洗澡、洗衣、晾衣等生活任務,進而保持健康。家屋目前有16位失智住民,工作人員包含8名照服員、2名護理師、1名社工師。

 

失智其實並不可怕,玉華奶奶用她溫柔的笑靨告訴我們:失智長輩的人生,一樣可以很精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任何時候都能重新開始:她75歲因關節炎畫畫,101歲變成世界名畫家!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世界上沒有偉人。
只有站起來迎接偉大挑戰的普通人。

文/이소영

 

安娜‧瑪麗‧羅伯森‧摩西(Anna Mary Robertson Moses,1860-1961)是美國家喻戶曉的畫家,人們喜歡親切地稱她為摩西奶奶(Grandma Moses)。

 

她在75歲高齡才開始畫畫(也有說法是從78歲開始,但這並不重要,畢竟從七十幾歲開始重新學習一樣新事物本身就足夠了不起),一直活到了101歲,留下了許多樸素溫馨的繪畫作品。

 

看著摩西奶奶的畫,我們會產生一種感覺,那就是上天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播撒了「才華的種子」,只要我們願意澆灌,任何時候都可以讓它發芽開花。

 

 

摩西奶奶一生忙於照顧子孫,直到七十多歲才開始澆灌自己的才華種子,照樣讓它開出了絢麗的花朵。

 

摩西奶奶喜歡描繪平凡而溫馨的日常生活。比如小村莊的春夏秋冬,男女老少歡聚一堂的小聚會、大聚會。

 

她一共生了10個孩子,但其中5個孩子都早早夭折了。如果有人問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和黑髮人送白髮人哪個更悲痛,我恐怕要沉思好一陣兒,才會回答是前者。

 

畢竟按照普遍規律來說,大家對於黑髮人送白髮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在我周圍,也有一些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情況發生。每當看到那些送走孩子之後無比哀痛的父母,我都會禁不住感嘆,原來世界上還有如此沉重的悲傷。

 

 

讓我們來看看摩西奶奶創作的〈縫紉聚會〉這幅作品。畫面中有許多人,每一個人的動作造型都各不相同。如果你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餐桌底下藏著一隻小狗,站在餐桌前的小朋友偷偷將玩具藏在了身後。

 

整個畫面之生動,讓人彷彿能聽到現場傳來的喧嘩聲。摩西奶奶喜歡畫孩子,也許她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懷念自己早逝的子女。而畫面中大家庭其樂融融的場面,好似表達了摩西奶奶渴望全家團聚的心願。

 

 

摩西奶奶原本十分擅長刺繡。在72歲丈夫去世之後,她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才開始用繪畫來打發時間。沒想到,她不畫則已,一畫就停不下來。就這樣,她越畫越多,越畫越好,終於讓自己的繪畫天賦徹底發揮出來。

 

有一天,一位名叫路易‧格萊德(Louis Glador)的美術愛好者來到摩西奶奶所在的小村莊,購買了一幅她的作品。在那之後,又有一個名叫奧圖‧凱勒(Otto Kallir)的畫商將她的作品放到紐約一個畫廊展出。

 

很快,摩西奶奶就在紐約紅了起來。她樸素溫馨的繪畫風格像一股清泉,滋潤了都市人乾涸的內心,為死氣沉沉的都市森林帶來了新鮮活力。

 

隨後,摩西奶奶的畫展從美國開到了歐洲,乃至世界各地。1949年,美國總統杜魯門親自授予她「女性全國新聞俱樂部大獎」。

 

1960年,紐約州長洛克斐勒宣佈將摩西奶奶的一百歲生日定為「摩西奶奶日」。

 

摩西奶奶于101歲辭世。雖然她已經離開了,但她的作品卻依然溫暖著我們。我之所以將她放在本書最後一篇,是因為我從她的作品中感受到了一種藝術最本質的魅力。

 

也許,我之前看過的所有名畫都是為了與她的作品邂逅做準備。

 

摩西奶奶的故事讓我想起了我的母親。她30多歲就患上了糖尿病,血糖指數比一般的糖尿病患者都要高出許多。

 

做護士的妹妹說,她的血液黏稠度高得嚇人。雖然醫生和家人都為她擔心,她自己卻並不害怕,反而一邊養病,一邊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慢慢好了起來。

 

 

媽媽出生於全羅南道寶城一個富裕家庭,外婆十分重視教育,一直支持她念完了大學設計系。

 

她二十四歲就和自己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爸爸結婚了。剛結婚不久,爸爸家的生意就出了問題,兩個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生完我和妹妹之後,媽媽陪著爸爸一起在首爾賺錢還債。

 

媽媽原本是一個特別精緻的女人,喜歡打扮和購物。但來到首爾之後,她只能在雜貨店、保險公司做著與自己的專業毫不相干的辛苦工作,根本沒有精力妝扮自己。

 

但即便如此,她也從來沒有叫苦叫累,也沒有埋怨過爸爸。媽媽總是說,一個人不管做什麼,只要在團隊裡做那個最認真、最投入的人,就一定會成功。她還經常教育我們,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保持樂觀的心態去面對。

 

另外,她還告訴我們即便是在最艱難疲憊的時刻也要找到自己的方法戰勝壓力,並充滿熱情地享受生活。

 

記得小時候,我和妹妹有一次在菜市場附近迷路了。一位打扮十分漂亮的阿姨發現了我們,便幫我們給媽媽打了電話。不一會兒,我們就看到媽媽從遠處跑了過來。

 

她看上去那麼憔悴、那麼邋遢,簡直就是整條街上最土的村婦。

 

「那就是你們的媽媽嗎?會不會太邋遢了?」

 

漂亮的阿姨笑著說道。雖然當時我年紀還小,但還是被這句話刺傷了。一想起照片上媽媽年輕時風姿綽約的樣子,我的內心一陣酸楚。

 

我默默地看著那位嘲笑媽媽的阿姨,心裡暗暗地想,總有一天我的媽媽會找回自己,變回那個漂亮的媽媽。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我和妹妹都考上了大學。這時,家裡的境況也好了許多,媽媽總算是可以清閒下來重新開展自己熱愛的繪畫事業了。雖然她已經50歲高齡,心中卻依然懷著一個畫家夢。

 

剛開始學畫人體畫的時候,她害怕父親看見,總是悄悄把畫藏在我的床底下。那段時間,她總是紅著臉抱著畫作來到我的房間,一邊給我展示那些關鍵部位不詳的作品,一邊嘀咕著「可惜有的地方還沒畫好呢」。

 

她一方面很害羞,一方面又忍不住想炫耀,就連表妹來家裡做客都要被她拉去看她的作品,實在是有趣得很。

 

不久之前,媽媽的人體速寫作品開始有機會參加一些展覽。現在,她不僅參加了不少群展,還拿了幾個獎。我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成了摩西奶奶一樣的人物。

 

我相信,只要她堅持畫下去,總有一天會成為東方的摩西奶奶,而且是最漂亮的摩西奶奶。

 

今天,媽媽也和往常一樣,坐了2個多小時的車去學畫畫。雖然學畫的過程很辛苦,她卻只感到幸福。而作為家人,我們看著這樣的母親也倍感幸福與驕傲。

 

正如老話所說,「人生沒有太晚的開始」。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

 

 

歷史上有太多大器晚成的例子。亨利‧盧梭直到40歲才正式開始畫家之路,康德(Immanuel Kant)直到57歲才發表了「三大批判」的第一部──《純粹理性批判》。

 

德國發明家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到61歲才發明了印刷機與金屬活字,可可‧香奈兒在沉寂15年之後重歸時尚界時,已經71歲。

 

當我們以為追逐夢想的權利只握在年輕人手上時,有的人已經在四五十歲開始新的挑戰。當我們以為晚年只是為生命的終結做準備時,有的人已經在六七十歲高齡向新的夢想發起衝擊。

 

正因為有這樣一些人的存在,世界才會變得如此美好,我們才會不斷獲得前進的勇氣和希望。

 

我將要回到天空

在欣賞完這世間美景的那一天

回到天空,告訴人們這裡很美

 

這是刻在詩人千祥炳墓碑上的文字,也是他的著名詩歌〈歸天〉中的一部分。

 

人生,不過是我們回到天空之前的一趟限時旅行。這趟旅行是否美好,完全取決於我們自己。如果你現在感到自己想做某件事而為時已晚,那就趕快開始吧。現在開始,一切都來得及。

 

請記得,歲月雖然給我們帶來皺紋,但只要有一顆勇於挑戰的心,我們的靈魂將永遠年輕。

 

 

(本文節錄自《療癒美術館》,時報出版,이소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為兒孫活!我的老媽60歲靠Google交筆友,70歲還去打工換宿!

撰文 :合和拾間小當家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圖檔來源:陳怡秀提供
  • A
  • A
  • A

國中時,我是全校唯一沒報考聯考的學生,高中時,又成了唯一不去參加推甄的學生,大學念了半年就休學,後來才又重考去念其他的科系;大學畢業後,不到三十歲,做過超過二十份全職、兼職工作。

這麼多年來,我的瘋狂、特立獨行,敢說敢做,甚至是任性而為的性格,在台灣還是普遍保守從眾的社會價值觀下,時常顯得特別突兀,但我這樣一個不在框架之內,感覺隨時都會破壞一切的人,卻出乎意料地在職場的工作上,有許多很好的機會,並且累積了專業。

 

然而,我很清楚,這一切都不是學校教育或職場環境所給我的,如果認識我的老媽,知道她是如何教育我的,就會知道,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下,會造就這樣的我,不但不是奇怪,而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所以今天我想寫寫我與老媽的故事。

 

*老媽是典型的「放任教育」,從來不管孩子的學業,就連家庭聯絡簿都要我們自己簽名。

 

小時候忘記帶東西,即使學校就在巷口,不到三分鐘就能送達,她也不肯幫我送,忘記帶傘就自己淋雨回家,遲到、翹課,她也沒說甚麼,因為她認為,念書是自己的事情,遲到就被罵,翹課就讓學校記過,要自己負責。

 

老媽雖然放牛吃草,但是只要我們想做什麼時,她卻又相當支持著,她從來不會說妳太小不能做什麼,或要替我做,她只會問我,想怎麼做,在她眼中只要沒有太大的危險性,什麼都能去嘗試。

 

小學時,我想要有個藍色天空的房間,老媽給了我油漆錢,讓我自己買自己漆,甚至當我把玻璃窗都漆成藍色的,讓整個完全不透光,她都沒有責怪我;我想要有個城堡,老媽就帶著我到處去鄰居家按門鈴,要紙盒和牙膏盒,讓我自己蓋;想要有個馬,她讓小孩去五金行挑素材買鐵片、鐵絲和各種「危險」的器具,讓我自己動手做。

 

國中時,我嫌家庭理髮不好看,她開始讓我自己剪,後來還買了好幾千的專業剪髮剪刀送我,也買了裁縫機,讓我能去縫製自己想要的布包和東西。

 

到了高中時,我迷上童軍,她也答應讓我把地下室清空,還買了帳篷給我搭,讓我每天住在帳篷裡;當我有了喜歡的男生,她沒禁止,還親自當郵差去幫我投遞情書給喜歡的男生,為了想看那個男生一眼,還會幫忙我一起做禮物給對方。

 

就連我出社會想要自己做背包客棧,要動手DIY,從水泥、燈具、釘木架、自己做寢具、窗簾、鋪地板等等,當時六十幾歲的老媽也拚老命陪著我一起做粗活。

 

從小到大她總是說,我沒有把妳生得比別人差,別人做得到的,妳一定也做得到,而我問她怎麼做,她都會說,妳那麼聰明,一定想得到。老媽像是下咒般地不斷灌輸著我這樣的想法和信念,讓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覺得只要肯花時間和心力,就能做的和別人一樣好,即使做不好,也可以再想辦法。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在別人眼中成為一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而且敢於突破、接受挑戰的人。

 

 

牡羊座的她,從來不嘴砲,而是每天這樣的實踐著自己的信念,她在結婚後,想念書,就在三十幾歲,跑回去念高職,當她在快六十歲時,覺得和老爸無法相處時,就決定離婚,不但離婚,還在離婚後,為了慶祝找老爸一起帶著全家去離婚旅行,這種事情,也只有她才幹得出來。

 

六十幾歲時,她出國玩,遇到欣賞的男生,雖然語言不通,但她卻能硬是靠著google翻譯跟對方當了兩年的筆友,還為了想拍好看的照片,在兩個月內靠運動瘦了快十公斤。

 

今年七十二歲的她,每天行程滿滿,她會開著手排的八人座去環島,睡車上,還自己一個人去世界各國玩,並且每天打扮得非常地華麗,甚至前兩年,還學會了劈腿,並且還跑去上芭蕾舞課,因為她說,她要其他人知道,「女人到了七十歲還可以漂亮成這個樣子」(這是一字不差的轉述她的話)。

 

 

除此,我和她的相處和互動也很特別,不像許多人常說和父母像朋友一樣,我跟她不像朋友,比較像是互相支持鼓勵的「戰友」。

 

她不是老媽子,不會對我噓寒問暖,她一出門玩,就是一兩個月沒有半通電話,而我說要一個人徒步環島,她甚至不會問何時出發,何時回來,也不會給我擁抱或是苦口婆心地叮嚀,或是陪我談心,一般母親的印象是無法套用在她身上的,而一般子女對母親的孝行,也不是我會做的事情。

 

幾年前,她說要出家,我回答,妳不是真的想出家,出家要剃頭髮,妳不可能會剃的,她反駁,於是我在家裡客廳,親手把自己老媽的頭髮剃光,我邊剃她邊哭,我只是告訴她,妳沒有決心就不要說要出家,連剃頭都哭,出什麼家。

 

大姊知道氣壞了,而八十幾歲的姑婆第二天看到老媽的光頭,也哭了,大家都想阻止我老媽出家,我卻是獨排眾議堅持讓她試,因為我認為她有權利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而家人該做的就是支持,就算她是一時衝動,去體驗也好。

 

後來她去寺廟裡住了快一年,許多年都沒回家過年,我也被家人責怪,讓她不是跟家人一起過晚年,反而一個人住在台東的廟裡,但最終她沒有出家,回到了家裡,而回來後的她,就像重生般,煥然一新,過得更快樂,也更自在。

 

前幾年,她說想去看看這世界,我鼓勵她把家裡的房子賣掉,做為旅遊的錢,而她也在我們的支持下,一個人去了無數的國家旅遊,去年甚至去親友家幫忙帶小孩,即便英文也不好,而且是第一次出國"打工換宿",但她卻毫不畏懼,還很得意自己到這個年紀,還有工作的能力,並且可以一個人在國外生活。


同樣的,當我許多次轉換工作,現在創業快三年收入都不穩定,她雖然會唸個幾句,但是出於對我的信任,她還是支持著每個我的決定。 

 


(​她在美國帶小孩的模樣)

 

我們兩個,總是互相袒護著彼此的瘋狂,當一個孩子的任性有了母親的支持,一個母親的任性,有了孩子的支持,就像是為了彼此撐起了保護傘,再也不用懼怕世俗的眼光,因為自己的母親/子女都支持,旁人又有甚麼好議論的呢?

 

關於老媽和我之間的奇怪故事實在太多太多了,是她讓我有勇氣嘗試各種不同的事情,不害怕面對困難,以及對自己的一切行為負責,她瘋狂、不服輸的性格,以及另類的人生觀,融合在我的基因,血液,思想裡。

 

她的一生沒有甚麼很大的成就,而她也不是那種為兒女犧牲奉獻的傳統媽媽。

 

我們母女之間的愛,不是那種噓寒問暖的關懷,但她給的愛卻遠超過那些,她認真地活出自己,而且越老活得越好,用自己做為榜樣,讓我們知道,不過未來如何,當我到了七十歲,一定還是會跟她一樣活得很燦爛,不需追隨世俗的價值觀。

 

我們兩個都忙,不常聯絡和見面,但只要互相看到彼此燦爛的活著,就覺得幸福。

 

回到寫這篇文章的起心動念,我很想說的是,教育有很多方式,愛有很多方式,付出有很多方式,甚至關係也很有多方式,我們家的故事,跳脫了世俗的樣版,但卻仍擁有幸福和希望,雖然不是每天都快樂,也不是每件事情都順利,但是卻活的真實而精彩。

 

也希望我的老媽也能成為激勵更多台灣的老媽們,不要再為兒孫活,為自己活,想做什麼就去吧,妳們過得快樂,孩子也會很開心的!

 

附記:北投黑貓婆寫真集:在她的字典,老這個字,只會用在「老娘」上,老娘爽,老娘開心,老娘做甚麼都可以。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