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心目中的幸福安養院,記得在這3個時間去參觀!

撰文 :高寶書版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找到心儀的安養院後,至少要參觀三次以上。時段我則是推薦分成「早上、中午、傍晚」前往參觀。

一般向安養院申請參觀時,都是在待客室看介紹手冊並接受簡單的說明,再到中心內稍微走一下就結束。

 

若只是要了解安養院整體的氣氛、設備、味道、清潔程度等等,能否讓人感到舒服的話,這種參觀的確就可以了。

 

可是,最重要的是「人」。今後要一起生活的入住者是怎麼樣的人,負責照顧的工作人員又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入住者,絕不可以在不了解這些事情的情況下就倉促決定入住。

 

為了要了解「人」,請試著體驗安養院的各種生活場面吧。

 

 

上午是個適合觀察安養院氣氛,與安養院的院長聊天溝通的好時段。也很適合觀察工作人員是否會對錯身而過的參觀者打招呼、建築物的採光好壞、廁所是否乾淨與否。

 

中午的重點則放在餐點上。可以在這時候仔細觀察入住者與工作人員的關係。若是可以,也請試著一起用餐。這麼一來,就可以將觀察時間拉長至三十到四十分鐘。

 

這時要注意的是,入住者的表情、入住者們的對話內容、入住者與工作人員的互動。

 

若是入住者面無表情,全都默默吃飯,或者大部分人都需要工作人員在一旁照顧才能進食,就表示入住者有很大部分都是失能程度較高,很有可能是常接收出院患者的安養院。

 

 

也請傾聽入住者們的對話,想像一下自己若是加入對話究竟會不會覺得有趣。雖然人的價值觀本來就各有不同,但若是跟價值觀相差太多的人聊天,一點都不有趣,老實說,只會讓自己更加疲勞。

 

若聊天內容跟平常自己與朋友或家人差太多,最好也將這間安養院從候補名單中刪掉。還有,工作人員的態度究竟是「不甘不願」還是「心甘情願」,是否為一個指令一個動作,臉上是否帶有笑容等等,也都是相當重要的要點。

 

就算要付五百至一千日幣的午餐費用,只要當成確認味道兼調查費,也就覺得很便宜了。

 

傍晚的安養院有著相當獨特的氣氛。平常住在自家時,通常傍晚這個時間都是收衣服、接孩子下課、買菜或日用品等等,有著許多充滿生活感的行動。

 

 

或許是因為這些日常累積的記憶,通常只要到了傍晚,大家都會開始坐立不安了起來,也請試著感受這種特別的氣氛。

 

患有痴呆症或阿茲海默症的病人,部分到了傍晚便會開始躁動,甚至會開口說「今天我就先回去了」。由於通常是在傍晚才出現這種行動,於是也被稱為「日落症候群」。

 

若工作人員在這種時候回答「你家就在這裡」之類的話,對已經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而感到不安的病人來說,反而會造成反效果。這種壓力更有可能會讓症狀惡化。

 

相對的,若是給予正面反應,或是回答「不過,在回家前先留下來吃晚餐吧」、「今天請住在這裡吧」等等,將病人的注意力轉向其他方向的安養院會比較好。

 

 

根據怎麼處理這種狀況,就能知道工作人員是否有確實接受相關教育指導。

 

在早中晚不同時段前往參觀,才能看到安養院各種不同的面貌。

 

像是看到入住者們幸福的表情而感到安心,看到工作人員配合每個入住者的狀況來照顧而受到感動等等。或許,分辨優良安養院的要點,就藏在這些小小的發現裡。

 

 

(本文摘自《想推薦給父母,自己也想住進去的「幸福安養院」》,高寶書版,上岡榮信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根本是遊樂園!養老院設KTV、才藝教室和賭場,把老後生活變有趣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蒲公英介護所開始發行院內通用的「種子(Seed)貨幣」只要完成復健、日常活動或是配合檢查就可以獲得幾百元~幾千元不等的代幣。長輩們可以用自己賺到的代幣買喜歡的零食、糖果、飲料。

 文/卡羅

 

說到老後要住哪?相信很多長輩的第一選擇不會是養老院。住進養老院,通常是不得已的決定。但是在日本愛知縣,有一家「蒲公英介護所」(たんぽぽ温泉デイサービス一宮)反而是老人們搶著入住,光居住人數就有250人之多!

 

到底它跟我們一般認識的養老院有什麼不同呢?


蒲公英介護所內,有各式各樣的課程與休閒設施,例如:芭蕾課、花藝課、運動、溫泉池、KTV,甚至連賭場都有。最特別的是,你可以發現這裡的長輩們,非常積極、熱情地在參與日常活動及復健,沒有一般養老院沉悶的氣氛。

 

而這一切,都歸功於介護所推的「代幣制」。

 

 

根據MAG2NEWS的採訪,蒲公英介護所的社長筒井健一郎表示:「當人變成需要被照護的時候,原本的儲蓄、印章多會改由家族保管。只不過人的生存本能,不就是從『賺錢、存錢、花錢』而來的嗎?」

 

於是,蒲公英介護所開始發行院內通用的「種子(Seed)貨幣」只要完成復健、日常活動或是配合檢查就可以獲得幾百元~幾千元不等的代幣。長輩們可以用自己賺到的代幣買喜歡的零食、糖果、飲料。

 

等存款夠多了,還可以買外出行程,比如:去神社拜拜、逛街買東西等等。如果想試一下手氣,院內還設有賭場讓你一夜致富!(簡直是真人版大富翁)

 

代幣制不僅成功讓老人們重拾生活熱情,為了賺到夠多的代幣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連原本乏人問津的復健也大排長龍。不少臥床的長輩因為積極復健變得更健康,罹患失智症、憂鬱症的機率也大幅降低,身心都達到平衡的狀態。

 

 

不過有網友表示,這種以「代幣」計價的照護模式,似乎有點失去人性跟溫度?但大部分人對這種新穎的照護模式,仍抱持正面看法:「大家看起來很幸福快樂,而且身體也真的變健康了。」

 

高齡化是各國都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如何打造快樂的老後?」是我們可以一起思考的問題。或許未來會有更多創意又有趣的照護模式,翻轉我們的高齡生活。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送他去安養院,不代表不愛了!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親人失智,要積極尋求對他更好的照顧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文/藍家蓁

 

如果你問我,失智和失能哪一種比較好照顧,我的答案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一樣,失能的問題單純,而失智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的。

 

簡單來說,失智症就是大腦生病了,所以是沒有年齡限制的,而且失智症並不是單一項的疾病,而是許多症狀的組合。包含有:記憶力、判斷力、思考力、認知能力、計算能力、語言能力等功能出現衰退與障礙,嚴重地影響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品質。

 

 

「可樂爺爺」是一個早期的個案,我不太記得爺爺罹患什麼疾病,但爺爺失智的特徵卻特別突顯,讓我印象深刻......

 

爺爺個子很高大,戴著一副圓圓的小眼鏡,頂著一頭捲髮,看起來相當有學問,看起來就像卡通影片裡的博士。

 

爺爺是個讀書人,從他的書桌就可以看得出來,房間擺設簡單,只有書桌、衣櫃,和一張床,床上面還有包膜塑膠袋未拆完整的痕跡。

 

奶奶很沉重地說,這張床爺爺一次也沒睡過,因為爺爺都是趴在書桌上睡的。你覺得除了這樣,還有沒有其他會令家屬頭痛的問題?答案肯定是有的,有許多患者的病程尚未結束,而照顧者卻已身心俱疲。

 

由於爺爺很怕水,所以沒有人能夠勉強他洗澡,也因常常久坐不起,整個屁股都已潰爛,鮮血直流,直到奶奶找到我們來幫忙為止,事情似乎才有了轉機。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我很感謝奶奶貼心地準備小點心,讓我可以和爺爺「搏感情」,見時機成熟,再把握可以完成擦澡和換藥的機會,這是一個需要用心又鬥智的工作,但可以確定的是,好的態度絕對是溝通的萬靈丹。

 

失智的人有時也呈現多重的人格特質,有時伴隨著如孩子般的性情,需要半哄半騙,當然,有時也會像體力飽滿的年輕人,作出瘋狂的作為,或是有一些頑固不堪的堅持。後來我發現,在家中的服務項目仍然算是可控制的,因為走出戶外的變數,有時大到你無法想像。

 

 

奶奶雖然精神上飽受折磨,但她仍深愛著爺爺,希望爺爺過得好。能夠讓爺爺過正常人的生活,是奶奶深切的盼望。若時間允許,我會把爺爺騙出家門,爺爺身型高大,在他身旁我顯得嬌小許多,牽著爺爺的手,開始我們的奇妙之旅。

 

也許是很少與外界接觸的緣故,對於路上的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四處張望,偶爾他會推推他臉上的眼鏡,想一探究竟,然而爺爺也會沿路不自主地一直吐口水,我只能一直對路人說「抱歉」,爺爺不是故意的,直到我們一起走進麥當勞,點了蛋捲冰淇淋吃,那是我倆最放鬆的時刻。

 

我也感覺到爺爺很開心,好像回到熟悉的過去,聽店員說,爺爺過去是店裡的常客,經常來喝飲料,因此也給爺爺一個封號,叫做「可樂爺爺」,難怪在這環境裡,爺爺顯得自在許多,只是爺爺已不認得這些資深服務員了。

 

其實,我非常鍾愛陪長輩外出散步這件事,除了覺得漫步很舒服外,還有機會更加探索長輩的內心世界。

 

有一回,我們走進麵包店,爺爺拿了最愛的紅豆麵包,老闆娘搖搖頭感慨地說:「人老了,怎麼變成這樣。」我在心裡深深地期盼著,這一塊紅豆麵包,能勾起爺爺一絲絲美好的回憶,我相信這是爺爺再也熟悉不過的滋味了!紅豆也串起了我對天上的父,總總的思念,我知道將來我們還會在一起。

 

居家服務是一套沒有劇本的故事,每天上演著不同的情節,直到有一天他們都不想演了......

 

有一回,奶奶拜託我帶爺爺去理髮,起初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地順利,等到洗頭要沖水時,他老人家不玩了,準備帶著一頂泡泡頭要打道回府,那時真是把我給嚇壞了,原來躺下來這個動作對爺爺來說是困難的,因為爺爺連床都沒躺過啊!最後大家齊心協力的幫助爺爺,在一陣慌亂中,將泡泡頭搞定,然後平平安安地回家。

 

奶奶終究無法一個人長期抗戰,面對這個相守了一甲子的男人,卻又無計可施。就像爺爺要尿尿時,他會跑去陽台小解;當夜晚大家要睡覺時,他老人家自己出門逛大街;然而爺爺也很少吃正常的餐點,總是餅乾、麵包糊口,從奶奶的眼神中,我感受到強烈的焦慮與不安。

 

 

奶奶過去是個畫家,性情相當溫和,自從爺爺生病後,奶奶就再也沒有出過遠門了,在這個家庭裡,奶奶漸漸地沒有了自己,也忘記了她曾在筆墨之間所擁有的自信和喜悅。

 

這一切是我們要的人生?如果爺爺知道,奶奶因為他而生活大亂,難道他不心疼嗎?奶奶忍痛把爺爺送走,由專業機構代為照顧,我清楚知道,將心愛的伴侶或長輩送去由別人代為照顧,並不表示你沒有了愛、沒有了恩情,而是更積極的尋求對家人更好的照顧。

 

當然,事前的準備工作、評估都不可少,因為我們也希望將來受到同等的對待。我知道當爺爺和奶奶分開之後,他們各自都會過得比原本好,因為他們都深愛著對方,只是這一切,爺爺已經不會表達了……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跨世代溫暖共融!小小提琴手獻曲 養老院長輩不孤單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8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清福養老院提供
  • A
  • A
  • A

「看到小孩真好,非常開心!」三峽清福養老院19日舉辦生命故事音樂會,機構內的長者分享自己的人生歷程與精采故事,也邀請他們的兒孫一同參與,搭配音樂演奏,長照機構內充滿溫馨氣氛與生命力。

許多高齡八旬以上的長者,將他們的生命故事化為藝術創作的養分,回顧過往之後留存記憶,91歲的李爺爺還親手製作生命故事書並集結成冊!養老院更開辦了「阿公嬤來講古」故事靜態展,提供長者分享生命及藝術創作的舞台。

 

▲ 91歲的李爺爺第二次參與生命故事音樂會,特別將自己手作的故事書拿出來與大眾分享,近百年的風華歲月以及作品的細緻度都令人驚豔。(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清福養老院特別邀請了7歲和10歲的小小提琴手來演奏,以《神隱少女》主題曲和世界名曲〈卡農〉拉開音樂會序幕,獻上樂曲給長輩們。音樂會安排四大主題,鋼琴家洪佳穗則擔任嘉賓,搭配主題彈奏多首經典樂曲。

 

79歲的李奶奶與大家分享自己在養老院居住的生活,也大方的表達對死亡的看法,字句間充滿樂觀與豁達開放。

 

▲ 李奶奶屆齡79歲,說話聲音仍鏗鏘有力。(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高齡92歲的方奶奶,哥哥與父親在她十幾歲時就相繼過世,她與母親一肩扛下所有家計,含辛茹苦培養下一代。也因此,奶奶看著全家四代一起坐在台下聆聽分享,心裡十分欣慰,場面相當令人動容!

 

▲ 92歲方奶奶與家人合照。(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回家卻被帶到安養院!失智奶奶含憾而終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8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我這次要跟各位分享的案例,儘管患者本人主張「我想要待在家裡直到最後」,卻在家人的反對下而無法實現。

 

文/小笠原文雄(日本安寧居家療護界傳奇人物)

 

  • 廣瀨光代 八十五歲、女性
  • 病名:失智症、間質性肺炎、高血壓
  • 家中成員:獨居

 

光代女士的妹妹本身接受過診所的居家醫療,並在家中離開人世。當時,光代負責妹妹的照護工作,因此她便產生「我也要像妹妹一樣一直在家裡生活到最後」的念頭,決定當自己以後沒辦法親自到診所接受治療時,也要接受居家醫療服務。

 

然而,由於光代患有失智症,因此親屬紛紛勸她住進安養院。這種情況十分常見,因為很多人會在意社會的眼光,覺得要是讓獨居的高齡者在家中過世,會被別人說「竟然對家人棄之不顧」。

 

此外,很多親屬也會有疑慮,認為「要是在家裡發生什麼狀況,就沒有人能幫忙」。個性開朗的光代,每當遇到親屬勸她住進安養院時,她總是會拒絕道:「不要緊的,我想要在家裡的佛壇拜拜。」

 

有一天,看護員到光代家中時發現她跌倒了,還說腳很痛動不了。看護員驚慌失措,立刻打電話給光代的弟媳,弟媳便飛奔過來,叫了救護車,將光代送往附近的醫院。

 

「發生什麼狀況時,請先來電居家護理所,切勿叫救護車。」小笠原內科診所都會這麼告訴家屬與照護支援專員。同時,我們還會在患者住家的電話旁邊,貼上一張寫有「緊急連絡電話」的紙張,上面寫著居家護理所的電話。

 

不過,由於光代無法將自己的想法清楚傳達給看護員,而此事便為光代人生的悲慘結局重下了種子。

 

光代接受了醫院的治療後,馬上就能回家了,但弟媳卻趁著這個機會將光代帶到安養院。

 

光代的家屬已經來過診所兩次,每次我都花了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徹底向他們說明「即使一個人住也沒有問題,你們儘管放心好了」,因此我原本以為他們已經接受了,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我接到這一連串的報告後感到相當懊悔,假如之前能夠將「家屬非常希望把光代女士送到安養院去」這一點考慮進去,而提供更加嚴密的照顧,就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了。

 

光代住進安養院的兩天後,發生一起狀況。安養院打了電話過來。

 

「醫生,光代女士很痛苦,麻煩您馬上過來一趟。」

 

我立刻飛奔過去。光代一看到我就喊道:

 

「醫生,我被他們擺了一道!唉唷喂呀,讓我死了吧!」

 

「發生什麼事了!?」

 

她聽到我這麼問,便用悲痛的聲音說道:

 

「都是他們跟我說『我帶妳去一個好地方』,結果就把我一個人扔在這種地方了。我徹底被他們擺了一道。醫生,我好痛苦啊!」

 

當時,患有高血壓的光代出現了「章魚壺心肌症」。她的血壓幾乎降到原本的一半,不斷冒著冷汗。

 

章魚壺心肌症(又稱壓力型心肌病變、心碎症候群)是發生在患者極度緊張時,這時將營養輸送到心臟的那三條細小的血管(冠狀動脈)全都出現痙攣,使得心臟變得像章魚壺(一種抓章魚的瓦罐)一樣幾乎動也不動。

 

簡單來說,患者會因為急性心臟衰竭而導致陷入重度肺水腫或休克狀態。

 

這麼一來,已經沒有救了。唯一可能有救的方法,就是讓她回家,消除她的緊張狀態。由於這麼做必須獲得家屬許可,於是我便請院方聯絡家屬,但卻連絡不上。

 

我為她施打舒汝美卓佑注射劑,緩解了她的痛苦,但這麼做也只是一時的安慰而已。

 

光代緊握著我的手,說什麼也不放開。這時,我也只能對她說「馬上就會舒服了」,除此之外,我什麼都做不了。

 

光代不久便失去意識,四個小時後逝世於安養院。當時光代的那句「醫生,讓我死了吧!」她那絕望的眼神與沉痛的聲音,至今我仍忘不了。

 

安養院也能成為愉快的居所

 

這則案例可能會讓人對安養院產生誤會,以為安養院是不好的,因此我要再與各位分享一則同樣住在安養院的佐川佳子(七十九歲˙女性˙阿茲海默症)的案例。

 

有一天,我前往為佐川女士看診時,兩名工作人員正替她洗腳,而她的兒子則面露微笑看著她。

 

小笠原:「佐川女士今天也一樣帶著安詳的微笑呢。」

 

工作人員:「雖然我再怎麼照顧她,她都不會對我說什麼話,但是我只要看到她在我的照顧下變得很開心、很舒服的樣子,我就不禁拚命的照顧她。她兒子每天也會來陪媽媽一起聽音樂。」

 

佐川的兒子:「今天我打從心底感受到,在眾人的幫助下活著是件多麼喜悅的事。雖然我很希望母親可以盡可能活久一點,就算多一天也好。但要是她現在在這種狀態下走,我也心滿意足了。」

 

隔天,佐川在她喜愛的這間安養院辭世,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一樣。

 

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安養院,只要這個地方是患者本人與其家屬想要待的地方,再加上有醫療工作者與照顧者可以在背後支援患者本人與其家屬,細心為患者進行心靈療護,那麼,這個地方就會成為一個讓患者可以愉快生活的「居所」,成為患者最終的歸所。

 

 

(本文節錄自《可喜可賀的臨終》,方智出版,小笠原文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第一間「老人醫院」 最快4年後啟用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6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老年人口估計將在民國114年突破20%,成為超高齡社會,老年照護、醫療都是重要課題。

行政院近日核定成立國內第一間國立的專責「老人醫院」,將由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興建,並設有「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除了老人醫學人才培育外,也將整合醫療產業與老人照護等,投入29億元,最快將在111年啟用。

 

依照規劃,1到9樓為老人醫院,約設350個病床,包括急性病(含精神病)、加護、安寧、失能失智等;10到12樓則為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預計收治對象為65歲以上長者、50歲以上失智患者和49歲以下失能的身心障礙者等所有納入長照2.0的對象。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未來全國醫療體系一定會為高齡社會做調整,「老人醫院」將會成為趨勢,但同時也希望老人可先到診所或地區醫院看病,落實分級醫療。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也指出,設老人醫院不是要老人均到此看病,而是醫療團隊透過照顧高齡急重症患者的經驗累積,發展更佳治療;國家級老人醫院也需要更深度研究及教育老人醫學,培育更多人才。

 

依據這次計畫,成大醫院也將增加老年專科醫師人數,從原有的20位增加至75位。成大醫院院長楊俊佑說,老人醫院將有智慧管理設備,未來長者病情穩定回家休養還可以透過智慧科技做遠距的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