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媽媽的收穫:人生觀改變了,懂得區別真正重要的事

撰文 :新自然主義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照護高齡的媽媽,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受教於媽媽深切的指導,思索什麼是活著?人應該怎麼活才好?相信只要是照護雙親的人,雖然程度有別,但多少會有這樣的感受。

文/米澤富美子

 

畫家田村能里子女士,與幾位胞弟一同照護九十四歲的高堂。她說自己最近打開珍藏高價衣飾的箱子,拿出收藏當居家服在穿,穿不到的就送人。

 

田村女士看著我的臉說:「照護年過九十歲的媽媽,妳也會想這樣做,對吧?」她在徵求我的「贊同聲」。

 

我的確深有同感。

 

 

硬是咬牙買下的高級服飾,平日捨不得拿出來穿,一想到花這麼多銀兩買的,當然要珍藏起來。然而歲月轉瞬即逝,等妳想起這些衣服時,它們的款式早已過時。

 

雖然懊惱自己的愚昧,但還是捨不得處理掉。

 

然而,接觸了人生即將謝幕的老人家以後,我漸漸懂得如何區別什麼是真正重要而必須留在手邊的,哪些是可以斷然捨棄的。

 

這也是許多照護年邁雙親的人共同體悟的心境。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大意是這樣說的。一個人擁有的物品可以區分為以下五種類:

 

一、現在正使用的物品

 

二、明天會使用到的物品

 

三、有一天可能會用到的物品

 

四、不會使用到的物品

 

五、別人送的物品

 

第一種顯然是必需品,第二種也是確定很快就會用到的必需品,第三種是暫時用不上,但有一天或許會派上用場也未可知的東西,然而事實上,會用到的機率微乎其微。

 

至於第四種,將來可能也根本用不上,但姑且就先擺著吧!第五種則是別人送的紀念品,它可能是誰家的結婚伴手禮,又或者是國外旅遊買回來的紀念品,雖然不合用,但是想起對方的心意就捨不得丟。

 

把自己的物品按照以上標準分類,只留下第一種和第二種,其他都處理掉。這就是這篇文章的旨趣。

 

 

五年前,為了照護媽媽的需要,家中必須鋪設無障礙地板,好讓輪椅通行。又為了裝設方便坐輪椅使用的洗面台和廁所,必須騰出更多室內空間,而不得不淘汰媽媽的很多東西。

 

媽媽對這些充滿回憶的老東西戀戀不捨,我為此和她老人家展開激烈拉鋸,最後不得不祭出鐵腕,也由此領悟到「人生者,捨棄之謂也」。

 

話雖如此,我卻無法將這一領悟落實在自己身上,直到這次因為諸般需要,而不得不開始清理自己的身邊物。

 

 

開始著手整理以後,我發覺自己在照護媽媽這五年來,人生觀改變了,物欲明顯降低了,這才重新體認到田村能里子女士的言外之意。

 

照護者因為身心負擔都很大,因此容易傾向負面思考,不過照護老邁雙親也可能教會我們過去未能學會的道理,所以找出自己在其中的收穫很重要。如果懂得珍惜這些收穫,照護也會是值得感恩的體驗。

 

不到一定的年紀無法領會的事,透過照護父母而得以事先預習,臻至開悟的霎那。在我看來,這未嘗不是上天給予照護老父老母的回報。

 

 

(本文節錄自《親愛的老媽,照顧妳我們很快樂!》,新自然主義出版, 米澤富美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護的辛苦就像坐牢一樣,能撐過每次的掙扎、矛盾和懷疑,都是因為...

撰文 :新自然主義 日期:2019年02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關於媽媽的照護,我和妹妹的目標都希望是「朗朗照護」,而不是「老老照護」,但現實豈能如此理想。

像是「勞勞照護」、「牢牢照護」這樣的字眼,也曾掠過我的腦際。首先,照護的「勞苦」是不可勝計的。不只是狀況頻生,而且在此之前的人生經驗幾乎派不上用場。

 

再者,照護的人彷彿是「坐牢」的囚徒一樣,時間和空間都受到約束。我的朋友就說,人類可以分為「正從事照護的人(或是有過照護經驗的人)」與「不曾有過照護經驗的人」。

 

我也深有同感。再多的言語解釋和筆墨形容,也無法將照護的辛勞傳達給不曾有過照護經驗的人。

 

 

而就算能夠精確傳達,那又如何呢?但是,為了敦促政府將解決照護問題納入政策,身在其中的人唯有不斷發聲才行。

 

二○○九年九月,《朝日新聞》的讀書專欄介紹了高山文彥先生的著作《葬父》。作者以自己的親身經驗,完成這本描寫遠距離照護父親的小說。讀書專欄的介紹文筆秀逸,對本書作者有如下的描述:

 

「主角是一名為了照護父親而往返東京與老家(高崎高千穗),把金錢、時間、體力都耗盡,卻還是想著盡孝道而苦惱不已的兒子。」多麼恰如其分的描寫。所謂照護,正是「毫不留情的把金錢、時間、體力都剝奪殆盡」。

 

關於「金錢」的消耗,前面已經說了很多。至於「時間」的消耗,以「老老照護」來說,「照護者本人的人生時間也所剩有限」是其一大特徵,但是無論你願不願意,就連這點有限的時間它也要一併奪走。

 

 

我有個書寫生涯專書的計畫,要將自己至今為止在物理學上的研究成果做一個總回顧與統整。

 

但是這個計畫的進度,因為照顧媽媽而大幅落後,只能眼看著自己的人生時光分秒流逝,時鐘的滴答聲總是在耳邊不停催促。而「體力」上的要求自不待言。

 

但其實本質上的問題並不在於「金錢、時間、體力」,最消耗人的,是精神上的疲勞。

 

一般而言,當人們面對嚴酷的考驗時,總會安慰自己:「只要撐到那一天就好」。可是對高齡者的照護來說,「考驗結束的那一天」就是與被照護者「天人永隔之日」。

 

照護者身心俱疲的時候,心中都不免掠過「這樣的日子到底還要多久?」的念頭。

 

可是只要一想到「這樣的日子結束時」,就意味著「那一刻的到來」,內心又不免萌生罪惡感,因此遭受自我嫌惡的攻擊,感到萬分沮喪,這會把人心撕裂成兩半。

 

 

生命有限,這是人生在世必然的命運與救贖,也是無人不知的事實。然而,如果太執著於這一事實,每天就會變得過於沉重;但若是完全不把它當一回事,到頭來又注定後悔。

 

照顧老邁的媽媽以後,我發覺自己似乎每天都在面對「什麼是活著?」的大哉問。

 

也不知媽媽是否洞悉了我和妹妹的苦惱,她曾經語氣輕鬆的對我們說:「老媽自己也會加油,好為妳們打氣。」長臥病榻並非媽媽的錯,變成這樣,最痛苦的應該就是她自己。

 

支持著照護的唯有「愛」,我現在只能這樣想。

 

 

(本文節錄自《親愛的老媽,照顧妳我們很快樂!》,新自然主義出版, 米澤富美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永遠捨不得丟?試試自我檢測法,輕鬆找出閒置物品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景氣的演變,會帶動人與物質的關係,從一九四〇年代的窮困貧乏、一九六〇年經濟起飛、一九九〇年台灣錢淹腳目……接著在二〇〇〇年之後到現在,台灣景氣開始衰退。

文/ 山下英子

 

經濟越好,大家就越敢買,不過心態成為很大的關鍵。台灣的老一輩居民,因為窮苦過,對於好不容易得來的物品,都有捨不得丟的、便宜就要買回家的通病。這樣的習慣,常不知不覺得就影響到下一代。

 

從原本空空的房子→任意購物消費→東西爆滿→捨不得丟,最後家裡就越來越滿、讓家深陷在雜物堆中。

 

我的老家有兩個烘碗機,每個烘碗機裡,大約有二十至三十人份的筷子、湯杓,以及大量的碗盤,但算算家裡的人,即便是過年大家團聚一起吃飯,頂多十一至十四人左右,根本用不到這麼多筷子。

 

而這些餐具之所以會這麼多,是從舅舅家、外公家及自己家中拿來挪去,慢慢累積集中而成。

 

 

和許多家庭一樣,我媽幾乎是把烘碗機當成餐具櫃,不只是烘碗機裡是滿的,就連餐櫃裡仍有大量的碗盤。看著烘碗機裡緊繃的筷架,邊緣已經出現裂痕,每次洗完碗盤,這些陳年餐具就跟著一起烘乾。

 

於是我決定來做一個記憶實驗,這個實驗,我把它取名為《什麼東西不見了?》我收掉了一半以上的筷子、湯匙跟叉子,讓塑膠筷架變得鬆散有空間,要拿要放不必使用蠻力。原本塞在烘碗機四邊的大湯匙、叉子等,也被我收到剩下五個。

 

當晚我媽並沒有察覺。一天兩天過去了,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你不覺得烘碗機變得比較㝗(台語,音同ㄌㄤ,鬆的意思。)嗎?」

 

 

當下,母親腦中警鈴響起,馬上問我:「是有比較闊比較㝗(ㄌㄤ),妳是不是把什麼東西丟了?」

 

「沒有啊!暫時收起來而已啦!」我隨便給個說法,想看他的反應。「趕快放回來!」母親馬上交代。「好,那考考妳,有哪些東西不見呢?」我想測試他的記憶。

 

只見可愛的老媽左思右想,翻了翻烘碗機的內容物, 等了大半天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過了一會,竟然為之惱羞,大聲的說:「趕快把東西放回來啦!那些東西還要用。」

 

說歸說,老媽隔天就忘記了,後來我就自己作主把這些餐具,一口氣全都捐到收容安置機構,做為街友圍爐或聚會時的臨時餐具。像這樣的測試,可以對自己或家人進行實驗,很快就可知道,那些被收起來的物品,對當事人是否有用,真的具有意義,是不會被擺在家裡堆積塵封的。

 

 

《什麼東西不見了?》自我測試步驟

 

準備紙箱、並選定欲整理的區塊(小至抽屜、大至一個房間)。裝入閒置物品。

 

把箱子中的物品記到腦海中,並用膠帶封箱,寫上封箱日期及開箱日期(1 ~ 2 年後),開箱日期可記到手機中或行事曆。到期之前,若完全不需用到箱子裡的物品、也不記得箱子裡面的東西是什麼,可直接送出、回收。

 

這個實驗可以與家人一起試、也可以自己執行。開箱時,若只記得30% 以下的物品,並且發現自己在這段時間內,根本都沒使用到這些東西,就代表這些東西不存在也不會造成任何不便,可考慮整箱送出。

 

 

記得某次演講說,一位聽眾告訴我:「先前也做過這樣的事,半年之後,我就忘光光了,後來我連箱子都沒拆,就整箱丟回收了!」見他這麼乾脆也蠻讓我驚訝的,問她哪來的決心?

 

他很爽快的回答:「我怕一打開箱子,又把整箱留下來了,家裡已經很小了,不希望佔空間,眼睛一閉、心一橫,就讓它去吧!」

 

說實在的,自己裝箱放個一兩年,之後若不拆箱還能細數箱中物,應該都算是奇葩了。

 


(本文摘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出版, 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總是捨不得丟?聰明「斷捨離」,找回寬敞空間!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斷捨離初學者的問題中,以下的問題占最多數:

文/ 山下英子

 

「捨不得丟掉照片……」

 

「捨不得丟掉別人送的禮物……」

 

「不知道怎麼處理父母的遺物……」

 

緊接在這個問題之後,他們會問我:

 

「我該怎麼辦?還是丟掉比較好嗎?」

 

 

很多人抱著「捨不得丟掉」的煩惱,轉向他人尋求解決方法。對此,我都如此回答:

 

「該不該丟並不是由我來決定,因為那是你的東西,不是我的。」

 

接著我繼續反問他們:

 

「你想捨棄它的原因是什麼?」

 

「你必須捨棄它嗎?為什麼要捨棄它?你能告訴我嗎?」

 

這時提出問題的人便陷入沉默。沒錯,他們第一次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問題。

 

 

我最初向大眾宣傳斷捨離的概念時,經常要面臨多數人對於「浪費」的不同價值觀。

 

「竟然要我丟掉!我不能這麼浪費。」

 

「做事這麼浪費,別人不知道會怎麼想。」

 

他們像這樣緊抓著「浪費」兩個字,卻從不深入思考何謂「浪費」。我因此察覺到一件事。雜物會不停累積,並不是價值觀覺得「浪費」的表現,而是「思考停止」的指標。現在的我便是從「浪費」的刻板想法,切換成「捨棄」的新思維。

 

不管是照片、禮物、遺物,只要是自己覺得必要的物品就能留下,若是不需要的東西就捨棄。東西有保留的理由,那就留下來。想不到保留的理由,那就捨棄它。就是這麼簡單。

 

 

沒錯,自己絕不能停止思考。放棄思考就等於放棄了人生。斷捨離不但是培養如何恢復思考,更是學習如何取回人生的真諦。別被「丟」與「不丟」侷限了自我。

 

我本身會提倡斷捨離,正是因為我並不擅長斷捨離。常常會忍不住留戀難捨、延後決定,這是「被物品主導」的證據。後來我轉換成「由空間主導」的生活,更能從俯瞰角度審視周遭事物,減少雜物堆積的現象。

 

希望各位明白,「空間」等於「思考」。

 

 

(本文摘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出版, 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百歲的樂活哲學》東西以「自身需求」為考量,斷捨離讓生活清爽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7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太雅出版社提供
  • A
  • A
  • A

幾十年前家裡頻頻出現老鼠,令我們傷透腦筋,不得不在屋子四處擺放添加殺鼠藥的糯米糰子。

 

文/吉澤久子

 

當時有一位家事服務員會來家裡幫忙,我看到她拿出一把恰好合用的刀子。

 

定睛一看,原來是我前陣子丟掉的那一把,因為刀尖斷了。她將我認為不能使用的東西撿起來妥善保管。

 

「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這麼想著而留下來存放的東西多半不會再見光,只是侵佔屋裡的空間而已。

 

既然這樣,目前不需要的東西乾脆就丟掉。就在這種想法在我腦中高漲時,應該已經丟掉的刀子卻再度成為目光焦點,令我有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建造預鑄屋之前,由於我們夫妻都要工作,為了讓生活更舒適,我們希望新房子越簡單越好,而將收納空間縮減到極限,結果確實讓這棟「實驗屋」相當便利,家裡卻陷入東西到處亂放的狀態。

 

經過種種的教訓,我領會到東西並不只是東西。東西是包含購買地點、使用的人、場景和回憶在內的文化,而文化可以說等於時間。

 

在思考如何過生活時,第一個重點是掌握「自己的時間」,並且有意義地加以運用。因此反過來推想如何選擇、安置物品時,自然就會知道什麼東西才是必要的,你說是不是?

 

曾聽說過,人的一生中有超過一百五十天的時間是用來找東西。如果衣櫥塞滿了衣服,出門時勢必要大費周章地從裡面找出適合今天穿的衣物。如果滿地都是書報雜誌,需要某一本書時,就得在屋裡跑來跑去,拚命想要找到。

 

相反的,如果需要的生活物品不僅齊全,而且擺放得井然有序,就可以減少時間上的浪費。

 

剛結婚時,我們夫妻住在租來的豪宅中,光是打掃就要花上幾個小時。後來搬進屬於自己的小房子,用一筆建築費用買到的正是「時間」。

 

年滿六十六歲開始獨居時,我斷然處理掉家人在世時使用的洗碗機和大型冰箱。只清洗一個人用的碗盤時,手洗會比較快,而使用大型冰箱必然會塞進大量食品,需要花很多心力整理。

 

考慮到日後的生活,我確定自己並不需要這兩樣電器。物品的取捨和選擇並不容易,但是以「自身需求」為考量,生活就會爽快許多。

 

 

(本文節錄自《人不管幾歲,都值得好好活下去》,太雅出版社,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你的物品說斷捨離的3個選擇》沒價值就丟掉...看開,才會更快樂!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7年12月15日
  • A
  • A
  • A

迷思:雖然有些物品需要斷捨離,但總有一天我會想辦法賣掉,賣了就能賺大錢。

現實:等我終於把東西賣掉,才發現東西過期或過時,拿去拍賣才賺十塊

自以為雜物能賣錢,是斷捨離常見的陷阱。話先說清楚,只要是你真心喜愛、能讓你開心、讓生活便利的物品都有價值。但要是你以為某樣東西能賣錢而硬是不丟(即使你很討厭、不常用、沒空間放),你還是得丟掉它。

 

下列兩種選擇可以為我的雜物門檻把關。

 

選擇一:轉賣。

 

選擇二:轉送。

 

第三種選擇,也是最應該戒掉的選擇:雖然很討厭,但還是把東西留著,只因為覺得好像有點值錢。

 

我以前會根據轉賣價值來衡量家中所有物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計算所有雜物的剩餘價值。用這種方法丟東西,就算我決定要丟掉,過了很久以後還是會看見它在家裡輪迴。我現在幾乎什麼都捐出去,但你要是和以前的我很像,現在要你捐只會讓你摔書吧。

 

所以我會告訴你,實際一點。我也會告訴你賣東西的眾多方法,讓你知道每樣物品都賣掉要花多少力氣,以及這麼做你家會變成怎樣。如果我的經驗能讓你斷捨離得快一點,我就算成功了。

 

決定寶物的真正價值

 

很多小物狂熱份子都會幻想靠變賣小物致富。

 

其實沒必要讓賺錢的白日夢阻礙自己斷捨離,現在就把白日夢戳破!要和自以為有價值的物品說掰掰,就是認清它其實沒價值。

 

比方說阿嬤的瓷器青蛙,只要上eBay,五分鐘就能知道它的市場價格。

 

翻看青蛙看底部,把商品說明輸入eBay 的搜尋欄,有沒有哪一項商品和你手上那隻一模一樣?別高興得太早,你要注意的第一件事,是其他青蛙賣家覺得這東西值多少。他們可能懂行情,可能不懂。

 

這種事情我也經歷過。我有一樣物品,別人也有,而且他們賣一百五十美金!只不過這樣商品並沒有出現在拍賣第一頁,一百五十只是某人在抬價。你要繼續看網頁,左手邊有一欄「拍賣成交」,這欄才重要。要了解拍賣行情,沒什麼比已經成交的交易更實際。我在eBay 學到最深刻的教訓,就是物品的價值取決於賣家願意付出的價格。拍賣成交那一欄會讓你了解現實。後來我像是洩氣一般,因為我發現全世界的eBay 都沒人要買我自以為很有價值、希望變賣後能替兒子裝牙套的寶貝。他們連小錢都不願意出。

 

看開一點

 

如果你懶得親自把東西賣給真正需要的賣家,就讓其他人來賺這麻煩錢。你也別捨不得這筆中間費用,畢竟負責中間工作的人也要拿薪水。

 

有一次我拖了一箱厚重的書去二手書店,那裡有一名女子負責掃描我的書籍,在鍵盤上敲幾下,然後告訴我那批書超過四十美金。我十分震驚,拿著空箱子和現金走出店門,心裡真興奮,回家又多裝了一些書。

 

第二批書放在我的後車廂好幾個月後,我終於想起來,把它們帶去書店,期待這次不知道會收到多少錢。

 

結果不到兩塊錢。我大吃一驚。店員解釋收書規矩,電腦系統會預測什麼書賣得掉,也能預測售價。

 

我懷著恨意原則,把幾本我認為「更有價值」的書拿回來,離開書店。那幾本書在後車廂又放了一年多吧。拿書賣錢的願望破滅,發現自己不願放手的東西其實一文不值,感覺好丟臉。

 

現在我已經不在意這件事了(其實偶爾還是會)。我不知道那兩批書有什麼不同,不過這就是重點,我不知道。但書店的電腦系統知道,因為書店付錢請人做出複雜的程式,從全國各處分店收集銷售數據,而每間分店都要付租金、電費、人事費用。如果書賣不出去還用高價收購,生意做不起來。

 

書店很實際,他們了解市場運作,我只不過是拖一箱自己不要的東西進去店裡罷了。

 

於是我決定,我的東西不管是誰要買、誰來賣,只要能離開我家就好。

 

不要把自己搞得比收購業者還累。如果你想賺錢就認真網拍,要讓人幫你收購就不要嫌錢少,不然乾脆直接捐出去,再也不用煩惱。

 

只要別放在家裡,怎樣都好。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 唐娜‧懷特 Dana K. White

出版:三采文化

書名:懶惰主婦持家術:拯救主婦心靈,看見整潔新希望的29個家務事真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