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自己感到有價值而非常努力表現,直到住了院,才發現...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的「存在費用」,是心屋提出的概念,指的是一個人沒有特別的益處,僅僅只是存在時,能拿到多少錢。


文/心屋仁之助

 

換句話說,就是當你僅僅只是存活在這世界上,沒有創造出任何價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認為」自己值多少。

 

例如一個嬰兒,雖然他沒有賺錢,可是從產科醫師到助產士,從紗布衣到尿布、嬰兒床、人手的照顧等,所需所求都有人提供。

 

試著把這些換算成金錢。

 

嬰兒的存在薪資,是出乎意料之外地高。

 

因病住院的人,也是一樣什麼事都不必自己動手,就能獲得許多人的協助。

 

從這些例子來看,你應該可以發現自己的存在薪資其實滿高的。

 

有一位不久之前才出院的女性,在我的部落格中這樣留言。

 

過去,她深信「薪水就是忍耐下的報酬」、「努力是會有回報的」「一定會有人看得見我的付出」,因此她在工作上盡心盡力。後來,她遇上一場嚴重的車禍,摔斷了脊椎骨。

 

躺著起身只能仰起三十度,輪椅也不能坐,要用尿管。住院的時候她過著這樣的日子。

 

工作上她什麼也做不了,完全使不上力,同事們卻接過了她的工作,全部幫她完成。

 

住院四十天,天天有人來看她,替她代墊住院費,簡直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經此一事她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愛我!」

 

「原來我的存在費用這麼高啊!」

 

她在住院期間只是「吃飽睡、睡飽吃」,保險給付讓她沒花上一毛錢。

 

她說,在這次的經歷之後,她對金錢的不安全感完全消失。

 

就算不努力,也絕對不會為錢煩惱。

 

她說,透過這次住院的經歷,她對此深信不疑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會「接受」後,日子才會過得更優雅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些長輩變老後很可怕!我的外婆90歲時,拿結婚照給我看,上面至少有100個人合照,外婆說照片裏的人包括花僮全不在了,她好寂寞。

文/林靜芸醫師

 

叔公原本是體育老師,50歲時出車禍,變成長短腳走路有些跛跛的。叔公辭了工作,躲在家裏整天怨東怨西;脾氣暴燥,酗酒之後會翻桌打人,成為家裏的不定時炸彈,親戚朋友提到他全部搖頭。

 

姑婆很早就守寡,辛苦養大獨子,並替他成家。兒子事業有成,我們以為姑婆可安享晚福。

 

但姑婆80歲之後因與媳婦嚴重不和,媳婦聯合長孫趁著兒子出國,把姑婆送到老人院。會走會動的姑婆在老人院像瘋了似的要見兒子,好不容易兒子回國,母子相擁痛哭。兒子跪求原諒,卻沒帶她回家。姑婆在老人院盼不到回家,哭瞎了眼睛,住老人院七年之後往生。

 

葉太太是完全不同的長輩。我在高爾夫球場認識她,她打球姿勢很美,走路夠挺,喜歡穿粉紅色系。一回球場塞車,我們聚在一起,有人問她,怎麼沒男朋友呢?她說:「有啊!曾經與70歲的帥哥約會,半夜醒來發現隔壁躺著拿掉全口假牙的男人,嚇得她從床上摔下來!」


 

大家都被她逗笑,我那時才知道她已85歲。丈夫過世,兒女在美國,曾經接她去奉養,她住不習慣,回台灣一個人生活。她會開車,一個星期打二場球,我問她其它時間作什麼,她說事情很多,要報稅、要看醫師、要學書法、要玩臉書,很忙耶。

 

這麼有活力的老女人,我想她身體應該一級棒。但淋浴時發現她身上戴護腰、護肘、護腕、護膝及護踝。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從年輕就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每天早上起床後要花一、二個鐘頭舒展關節。也為了這個病,她持續打高爾夫球。

 

人類為了生存,天生有趨吉避凶的智慧。我們年輕的時候,以這種智慧追求健康、家庭、財富等等。進入老年,身體不免疾病殘缺,周遭環境也常不如人意,如果我們還是堅持完美,容易失望。

 

 

這時不妨以另種智慧來面對人生,日子會比較簡單。這種智慧,就是所謂認命,珍愛自己;樂觀面對,甚至可以阿Q精神,自得其樂。老人也許會衰弱,也許會被家人抛棄,但是快樂及優雅可以是自己的堅持。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黎兒專欄/隨時發現美好事物,當個「極品熟年」最快活!

撰文 :我年過60,又怎樣?-劉黎兒 日期:2019年01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劉黎兒攝影
  • A
  • A
  • A

日本社會已成老人大國,大家也懶得再談什麼少子、高齡化問題,因為談了30年了,沒大進展,只是老人比率越來越高而已,所需的社會保障支出越來越高,讓許多年輕人開始受不了,覺得老人掠奪資源,讓自己陷入貧困地獄。雖然年輕人也自覺,這跟自己不去投票有關係,國家預算都傾向老人,不過這是社會全盤大問題。

以年過60的個人熟年而言,在這樣逐漸嫌老、厭老的社會裡,要多多討人愛才行,才不會被當作是擋路的老害。熟年個人要怎樣做才好呢?其實很簡單,熟年只要別錯過任何美好事物就好!

 

新老人思想:獨立自主、不依賴年輕人

 

熟年要討人喜愛,經濟及生活力求自主自立,不要只想養兒防老,因為子女的時代越來越困難。

 

除此之外,要懂得欣賞美好事物,從身邊的一草一物起,到所見的人及事的優點,不要老是只看到缺點,因為缺點自己身上也很多,回家慢慢看就好。

 

要讓年輕人跟自己在一起會覺得開心,想把自己當朋友對待,不時想見面,而不是當長輩而敬而遠之。

 

▲日本正月開心出遊的年輕人。(攝影/劉黎兒)

 

日本總務省指出,在2018年9月時,65歳以上的所謂高齡者人口是「3,557萬人」,其中男性1,545萬人、女性2,012萬人,整體較2017年增加44萬,反映女人較長壽的狀況而且70歲以上超過2成,非常驚人。

 

另一方面,日本總人口是「1億2,642萬人」,較2017少了27萬人,老人不斷持續增加,成了生多於死的所謂「多死社會」,也跟過去的很不同。

 

面對這樣的社會,需要一些如作家五木寬之等所提倡的,不依賴年輕人、老人相互扶持的「新老人思想」之類的新熟年主義才行。

 

我跟朋友們的新熟年主義:不暴走、不教訓人

 

我的新熟年主義,則是盡量當可愛的熟年,不要因為自己有點年紀,就開始教訓人。

 

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好友大澤說,他唯一的座右銘是「不要教訓年輕人」,不要倚老賣老,到處抱怨或四處要指導年輕人,除非年輕人不懂來請教;不要讓年輕人乃至周邊的人覺得,熟年隨年紀增長,反而人性及品格低落。

 

現在社會到處都有撒野的老人,像是只為文件說明不清楚,就在區公所或銀行窗口發飆,或抓住稍微擦到身的路人不放,被認為是「暴走老人」成為社會問題,那豈不是太悲慘了?

 

只是不暴走也不夠,儘管社會或人生再怎麼充滿不安,熟年也要積極去發現許多美好事物。

 

▲身邊偶然遇見的風景都可以成為美好事物。(攝影/劉黎兒)

 

跟人接觸時,多看對方優點與經驗,跟別人說話時,先好好聽人說話,然後在任何煞風景的地方,也去尋找美麗或有趣的事出來。

 

雖然因為急性子,在日常生活裡不擅聽人說話,常會搶家人或朋友的話,但我自己是新聞界出身,據周邊反應指出,我在採訪時都非常專心聽別人說話,也有詳實記錄的習慣。

 

因此,我現在只好逐漸讓職業習慣變成生活習慣,否則會很討人厭,別人就不會愛跟我說話了。當然,只要有想去發現別人優點與經驗的誠意,就很自然會做到的。

 

隨時發現美好事物,立志當極品熟年!

 

後者要隨時去發現美好事物,那樣自己也會變得美好起來。我看許多日本美麗或氣質超優雅的極品熟年、極品老人都如此。

 

像2018年1月時,百歲的日本散文家吉澤久子,她從2017年2月到10月出版了7本書,我覺得她活得如此充實、快活的最大原因,就在於她不斷地肯定周遭美好事物,因此不會斤斤計較,就會發現每天都只有快活的事,而且只要有讓自己熱衷的事,就不會煩惱,心情不會老受影響,否則吃再多補藥養生也無效。

 

這輩子不是來還債的,對自己好一點!

 

要如何不斷發現周遭美好事物呢?

 

許多經濟上有相當餘裕的人,想多留點財富給子孫,即使打拼了半輩子,也還非常節儉,過度省吃儉用,也因此對於世間美好事物無法去享受,體驗非常有限,什麼都是為了子孫,因此也會對子孫有所要求。

 

世界隨著體力跟行動能力低落而越來越小,經常處於欲求不滿狀態,反而變成子孫的負擔,變成很不可愛的老人,如果不是看在遺產的份上,很多老人沒人想親近,這非常悲哀的。

 

熟年只要想通這點,留給子孫的財富少一個零,說不定對子孫還比較好。這輩子不是為了來還債的,更不是為了還子孫債的,不要太拼太省了。

 

▲正月的日本充滿繽紛色彩與祥和氣氛,美好事物隨處可見。(攝影/劉黎兒)

 

打算留給子孫的份,用掉幾成在自己身上,像是出門旅遊或投入自己有興趣的事物,或自己想做的社會公益,有讓自己能投入去做的目標,就自然會發現每一天都有許多美好事物出現,即使出現什麼狀況,因為有累積許多經驗,不會引以為意的。

 

自己過得充實快樂,就是給子孫最大的禮物,也能跟子孫分享自己的體驗,成為讓人跟自己見面、說話都是快活的事。

 

一機在手拍照,天下就是我的!

 

要發現美好事物,未必需要太多成本,像我的方式,就是透過鏡頭來發現。只要拿著手機或平板電腦出門就好了,隨處都會有許多新發現,我還另外加一個廣角小相機(手機加廣角鏡也OK),利於拍建物。

 

每天都拍無數張照片,有美麗花草山水,或是跟朋友的聚餐,或自由自在地享受的「孤獨的美食」等,也拍攝社會百態或是有趣的事物,比如奇特的自動販賣機、各種禁止標語牌、寫錯字的招牌等等。

 

▲建築、人群、社會百態都可以是美好事物的來源,只要用心觀察,就能拍下各種美好事物。(攝影/劉黎兒)

 

▲一支手機在手,隨處都能發現各種美麗的正月色彩。(攝影/劉黎兒)

 

因此,只要出門本身就很亢奮,也因此每次走錯路也不會沮喪、懊惱,除了賺取走路的步數外,也常因此有許多發現,這也是日文所說的「道草」(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因為別的事物而繞遠路了)的真諦吧!

 

許多熟年雖也拍照,但往往心力過度放在自拍上,就比較會錯過許多美好事物,或許稍微調整一下,試圖拍所見所聞也不錯。

 

▲兩位台灣女孩元旦參拜東京增上寺,開心自拍穿和服的模樣。(攝影/劉黎兒)

 

發現與尋找,永遠不嫌晚!

 

發現美好事物的另一個要訣是學習,有持續學習與不學習的熟年,心態跟外觀實在差很大。我有位大學同學,幾年前把自己的家財賣掉,整裝到美國去讀長年想讀的神學、哲學,如此勇氣與決心很不簡單,能沉靜自己的心靈去讀如此需要思考的學問,更令我敬佩。

 

最近看到她的照片,比幾年前更年輕、更開朗,更讓人喜愛她。

 

當然,熟年背書包再去求學是很不錯的事,但並非人人能做到。持續學習的熟年顯然比較能發現美好事物,方式很多,我是每天閱讀大量書報雜誌,也喜歡逛書店買書,許多朋友則喜歡上教室學習,也有人是參加各種因興趣結合的社團,像是登山、騎單車、歷史探訪等。

 

不錯過美好事物,就是要有好奇心,有好奇心自然會想學習、探究,永遠有熱情與行動力,這對熟年而言,也是維持青春的利器。發現與尋找,永遠不嫌晚,現在開始就OK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起婆婆住院、全家每天跑醫院的日子,我承諾家人一定要健康變老

撰文 :博思智庫 日期:2018年11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庭背景 主要照顧家屬:黃太太,三十五歲,家庭主婦 病人:婆婆,八十三歲 疾病狀態:中風(輪椅代步) 家屬照顧歷程:二年四個月

文/蔣曉文(關渡醫院長期照護科主任)

 

婆婆今年八十三歲,​​中風至今已經二年四個月,我自己是家庭主婦,全職在家裡照顧孩子和婆婆,另外也有請一位​看護,共同參與照顧婆婆的工作。

 

婆婆本身就有長期性​​失眠高血壓的問題,是中風的高危險群。特別喜歡醃漬的食物,每次勸她多攝取水分和​纖維質,她都嫌我們太會碎念,自己的身體還很硬朗,沒想到這樣的她,有一天卻突然倒下了。

 

還記得事發當下,婆婆被緊急送往振興醫院急診室,醫生診斷之後,確認是血管栓篩型的中風。剛開始住進醫院的幾個月,婆婆的左半邊幾乎全部不能動,醫生告訴我們這是黃金復原期,因此我們一直寄予厚望的幫婆婆頻繁復健,希望讓她恢復到至少能夠倚靠拐杖行走。

 

婆婆本來就是個很好配合和相處的人,只要家人哄她,即使她不願意,也會配合復健。

 

 

一開始成效真的很好,我們甚至被醫院推薦進入健保的特殊方案,容許她能住院三個月接受復健治療(一般健保只能住一個月)。由於她的復健進展很快,神經內科的主任認為她是模範生,推薦她進入政府補助的特別方案。

 

有了這件事,全家人都覺得士氣大增,公公除了每天在醫院陪伴婆婆外,我們下班也會立刻趕到醫院,陪著她、哄著她一起做復健。

 

全家一條心,陪伴復健的那段失序日子

 

婆婆剛中風的那段時間,我和丈夫都覺得, 只要這陣子忙完之後,婆婆就會好起來, 我們就能鬆一口氣。

 

於是小孩的才藝課停掉了,每天都去醫院陪伴他的阿嬤,給婆婆加油和鼓勵;先生的工作也離職了。先生和我一個是獨子、一個是獨媳婦,就這樣輪流陪伴婆婆在第一陣線,希望讓她有動力繼續走下去。

 

由於婆婆的左半邊無法活動,不管是站或坐都有問題,因此一開始進行復健訓練時, 是從床邊罰坐開始,後方有一個人撐著她的身體避免婆婆不穩摔倒,等到婆婆的坐姿訓練得十分穩定時,才讓她開始貼著牆練習站立。

 

醫院牆邊都有桿子可以讓病人綁住包巾,訓練站立,復健一次要站半小時,站立的過程中,婆婆常常會忍不住喊累,想要放棄,我們只能在旁邊陪伴她,給她鼓勵。

 

 

然而,婆婆本來就是長期​​氣喘的病人,肺功能相比一般人更為低落,在訓練婆婆吃東西的過程中,往往會因為不小心嗆到食物,導致反覆的肺部發炎情形。

 

每次只要肺部一發炎,施打抗生素就會影響所有的復健活動,結果復健停擺的結果,就是本來的進展又慢慢打回一開始的原狀。

 

那陣子,家人之間的生活秩序一直都處在很混亂的狀態,每天醒來的第一件工作, 就是全家到醫院集合,待到半夜再回家休息。

 

先生離職之後,一度因為經濟考量,想把唯一的房子處理掉,因為光是醫療器 材、復健用具、牛奶、尿布等各種耗材, 每日每夜都在燒錢,還好當時婆婆自己也 有一些老本,不然,當下排山倒海的壓力, 完全壓得自己喘不過氣。

 

 

「答應你,要努力健康的老下去。」

 

我的小孩當時才剛讀國小一年級,我們一 家三口搬出去沒多久,婆婆就病倒了,因為忙著陪婆婆復健,孩子放學也沒有多餘的心力照顧,不是叫他去護理站寫作業, 就是請他先到同學家,拜託同學的媽媽幫忙張羅晚餐,等我們從醫院回來,再過去把孩子接回家。

 

長久下來,小孩自己也產生了一些情緒反應,常常會對著我抗議:為什麼每天都要來醫院?為什麼不能出去玩?我只能無奈地嘗試讓他換個角度思考:

 

如果今天換成是我倒下去,你是不是也會想要每天來醫院看我呢?那麼,我們是不是要祈禱阿嬤早點康復,就能一起回家去?


我這樣說的時候,其實不知道孩子能夠理解到什麼程度,看到婆婆這樣,我也曾經堅定地對孩子說:我願意給你承諾,我會努力健康的老去,因為我不希望你變得像爸爸、媽媽一樣,過得那麼辛苦。幸好, 當我跟小孩溝通過幾次之後,小孩對於到醫院的反應,就不再那麼大了。

 

 

照顧好自己,才能繼續走下去

 

在醫院復健到最後,婆婆其實有些乏力, 偶爾也會有不想配合的時候,加上婆婆常常抱怨自己喘得要命,這時,復健老師可能會比較求好心切地說:你們乾脆不要來好了。因而冷落了婆婆。

 

現在,我們決定把所有的復健器材都買來,回家自己做復健。除了復健以外,也會固定在星期一、四帶著婆婆一起去針灸,轉移一下生活重心,讓婆婆有點事做,不要每天都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每個星期一和星期四的早上, 婆婆就會在家裡等著說:「我下午要去​​針灸。」有了一些事情期待,也讓每日陪伴 在旁的公公有點喘息空間,將注意力轉到 其他事情身上。

 

 

我公公是個很體貼的丈夫,每天始終如一 的哄著婆婆說:「妳趕快好啊!我帶妳去 吃那間很好吃的牛肉麵店,或是我們一起 去哪裡玩,也可以啊!」我常常覺得公公 是靠著意志力在撐著,需要一個抒發管道,

 

他比婆婆大上兩歲,自己也是高血壓和​​高血脂的病患,關節和膝蓋也不太好,但他 什麼事情都盡量不想去麻煩別人。

 

以前在醫院,我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婆婆身上,常常忽略了公公和小孩,後來發現不能這樣,必須調整好自己和家人的心態和生活,把自己照顧好,才能有更多的能量陪伴婆婆繼續走下去。

 

我同樣會擔心丈夫的壓力太大,因此時常鼓勵他發展一些自己的興趣,他現在每個禮拜,都和同事們一起學習打高爾夫球; 我自己也在學小提琴,把音樂當作紓壓的管道。

 

現在的我,已經能夠獨立拉起一首簡單的曲子了。每當家人不在時,我就會把房門、窗戶關緊,自己一個人獨自練習, 透過找到自己的興趣重心,當作一種紓壓和調劑,如此,才有力量繼續向前邁進, 面對未來的生活。

 

 

(本文節錄自,《在宅安心顧,圖解長期照護指南​》博思智庫,蔣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症護理師:死亡讓我們看見的不是恐懼,而是看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撰文 :博思智庫 日期:2018年08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死亡讓我們看見的永遠不是恐懼,而是讓自己看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事物。

文/林怡芳(癌症護理師)

 

有人選擇死亡,來抗議生命中無法抹去的汙點,有人在生命的盡頭,仍堅強的為重要他人呼吸著,就算是苦不堪言,也沒有一句怨言。

 

臨床上的「好」病人,最好的老師

 

第一次接觸到達哥,就覺得他好正向、積極,充滿生命能量,即使他下肢近乎癱瘓,每天從躺到坐已經是最大的活動範圍,也絲毫不見他的垂頭喪氣。

 

腫瘤造成脊髓壓迫是一瞬間的事,病人會跟你說:「昨天都還可以自己走去廁所,怎麼會一覺醒來世界都不一樣了?腳再也不聽使喚,有時候連大小便都一起失控。」

 

達哥靠著僅存上肢的肌力,努力學習復健運動,只要復健師交代給他的功課,他跟著看護大姊總是會照表操課的完成。

 

這樣臨床上的「好」病人,如果剛好遇到護理系學妹來實習時,我都會強力推薦給護生(護理系來實習的學生),希望她們能在腫瘤科感受到護理對於病人及家屬的重要意義。

 

工作以前,就算是讀了四年的護理系,內心對於護理的價值,還是充滿許多黑人問號,但隨著工作年資漸增,每天雖然只是做著一些例行事務,但對於每個病人及家屬來說,能被好好的照顧著、關注著疾病的變化,耐心的傾聽不適,甚至是用心解決自身的問題,都是一種護病間難得的情感依靠。

 

在疾病帶來苦痛的折磨之際,能因為這些善意而稍稍覺得欣慰,感覺有人在替你一起分擔憂慮。

 

實習學妹親上現場,看見護理價值

 

這次我被分配到的護生是佳玲,她是台大護理系大三的學生,由於自己也是台大畢業,有時候看著學妹就會想起當初青澀的自己,在大學時期總是懷抱滿腔熱血,希望有一天能讓護理被更多人看見。

 

她非常認真地替達哥安排每天復健運動的時間,陪他一起練習抓握或是抬腿,有時甚至沒有實習的日子,也會在下課後繞過來看看達哥,他們在彼此的身上互相學習著不同的經驗,共同成長。

 

甚至病人轉到復健病房時,佳玲也都盡可能地追蹤他的後續,已經不是病人跟護生的關係,更像是一種革命情感。

 

我常跟學妹們說,雖然個案報告是我們的目的,但真的能對照顧產生熱情,在過程中學習到如何運用護理專業知識幫助病人,才是最難得可貴的經驗學習。

 

記得佳玲結束實習時,寫了封卡片給我:「謝謝妳帶我看到護理的價值,這些都會是日後繼續在這條路上前進的重要養分。」對於這些回饋,總是感到非常欣慰。

 

那天佳玲學妹偶然出現在護理站,問我為什麼優良護理師頒獎那天,我卻沒有出席領獎?

 

其實對於領獎,總是覺得心虛,在這個工作崗位上,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努力,就可以完成這些,而是需要一整個團隊對於照護有著相當的默契,彼此可以在同事下班後,繼續接手未完成的工作,持續追蹤及提供不落拍的照護。

 

然而,每年各單位卻只能選一到兩位的優良護理師,在我眼裡,這是一個團隊的工作,而非一人出頭的獨角戲,所以頂著光環去領獎,總是讓我感覺全身不自在。

 

但我沒有解釋太多,就以官方說法「剛好要上班無法出席」帶過去,看了一下目前住院的名單,發現達哥這次住在○一之二,我開心的問佳玲:「要不要去打個招呼?」我也好久沒看到達哥,想必他仍然充滿朝氣。

 

死亡讓我們看見的,不是恐懼

 

和佳玲一起走進了達哥的病房,拉開圍簾的瞬間,著實嚇了我一跳,達哥這次看起來似乎出不了院,旁邊的生理監視器把他的身體狀況赤裸裸的呈現,過低的血氧濃度,以及過快的呼吸速度,讓他說句話似乎都要費盡全力。

 

但充滿朝氣的達哥看到我們,仍然開心露出像是「他鄉遇故知」的微笑,彼此寒暄了幾句,他也直言坦承知道自己這次病況不好,可能就要撐不下去了。

 

「那你害怕嗎?」我問他。

 

「不怕,但是……」此時的他眼角泛出男兒淚,手上緊握著太太的手,我看得出眼淚裡盡是牽掛。

 

「好,沒有關係,你已經加油很久了,這次就不幫你加油了!不要擔心,我們會陪著你一起面對後面的事情。」我拍拍他說。

 

當我們走出病房時,達哥的太太追了出來。

 

「妳覺得他還有多久?」她似乎很希望能給她一個確切的時間,其實我們都知道有多久都還是不夠久。

 

「我覺得他很累了,只是放不下。」我拍拍太太的肩膀。

 

「我知道他很累,看他這樣,我也好難過……」太太擋不住眼角的淚水,開始潰堤,「可是,可是,我們才結婚不到一年,他真的是很好的人,為什麼這麼晚才遇見他。」斷斷續續把心裡的不甘心拼湊出來。

 

「至少妳還是遇到他了啊,他一定也很慶幸,在他生命走到四十二歲的時候遇見了妳,妳一定也很好,他才會確定就是妳了。」

 

「謝謝妳們來看他!」我們互相擁抱,互相道謝。

 

我在心底默默地說著,謝謝你們讓我知道,死亡讓我們看見的,永遠不是恐懼。

 

 

(本文節錄自《存在的離開:癌症病房裡的一千零一夜》,博思智庫出版,林怡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院應「少下床多休息」嗎?你錯了!

撰文 :健康醫療網 日期:2018年03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國外最新研究發現,醫院施行防跌措施,無法降低跌倒事件的發生,還可能導致「出院症候群」,造成病患出院後,更容易跌倒而再次入院;反倒是多鼓勵病人下床走動並復健,更能縮短住院天數。研究已刊登於《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

 

醫院怕病人跌倒 施行防跌措施

 

2008 年起,美國聯邦醫療保險不再支付病人在院內跌倒所產生的醫療花費;2010 年,美國政府對未能有效防止院內意外事件發生的醫院施予罰金,大部分醫院開始制定防跌措施,例如安裝警鈴,不僅增加病患心理壓力,也增加護理人員工作負擔。

 

導致出院症候群 病人易跌倒再住院

 

限制病人活動,真的能有效防跌嗎?根據一份澳洲 6 家醫院進行的研究顯示,現行醫院使用的預防跌倒措施,並無法降低院內跌倒事件的發生。

 

布里格姆婦女醫院內科醫師馬修・格蘭登指出,限制病人行動的策略,可能導致「出院症候群」(posthospital syndrome),當病人在院內缺乏活動,在出院短期間內,更容易發生跌倒並再次入院。

 

另一篇刊登於《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的研究,將 65 歲以上、共 100 位的住院病人分成兩組,一組每天進行 15 至 20 分鐘的特別活動訓練,並要求病人記錄下床走動的頻率;另一組病人,僅要求病人記錄訪客及醫療人員進出的次數。

 

住院多復健 縮短住院天數

 

伯明翰阿拉巴馬大學附設醫院老年醫學科副教授辛西婭・布朗指出,研究發現出院,住院期間不太活動者,出院活動功能變差,例如一位老人在住院前,每周可以自己進城 1 至 3 次;出院後,每周進城不到 1 次,而且每次都要撐著柺杖。

 

其他研究也發現,在院內接受復健,可以縮短住院天數、減少日常活動功能的喪失、減少 6 年內住入療養院機率等。

 

多下床活動 降低再次住院率

 

辛西婭・布朗副教授表示,隨著愈來愈多臨床研究顯示,「住院時病人要待在床上好好休息」的觀念需要被打破,同時醫療機構應規劃適合住院病人的活動,或是復健流程,不但節省病人再次入院的醫療花費,也能改善病人未來生活品質。

 

參考資料、文獻來源:

1. 翻譯人員: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研究所研究生莊昱哲

2. 參考文獻:Growdon ME, Shorr RI, Inouye SK. The Tension Between Promoting Mobility and Preventing Falls in the Hospital. JAMA Intern Med. Published online April 24, 2017. doi:10.1001/jamainternmed.2017.0840

3. 參考文獻:Brown CJ, Foley KT, Lowman JD, MacLennan PA, Razjouyan J, Najafi B, Locher J, Allman RM. Comparison of Posthospitalization Function and Community Mobility in Hospital Mobility Program and Usual Care Patient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Intern Med. 2016;176(7):921-927. doi:10.1001/jamainternmed.2016.1870

4. 資料出處: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執行團隊、科技大觀園 https://goo.gl/Hax24V

5.《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計畫編號MOST105-2515-S-006-008)補助產出

 

(本文獲「健康醫療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