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有太多「應該」嗎?除了折磨自己,說不定早就累了對方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的「應該」,是束縛自己的、只適用於你自己的規格、規則。

文/心屋仁之助

 

在你的「應該」背後,事實上潛藏著恐懼。

 

恐懼」如果不這麼做就會如何……

 

如果不這麼做,別人就會不喜歡我。如果不這麼做,別人對我的評價就會降低、別人會當我是壞人、沒常識的人、冷淡的人……

 

你心裡重要的安全感、安心感會被剝奪。

 

因為感覺這樣的恐懼,所以才特別重視「應該」做的事情。

 

而你又用「應該」來評斷自己和他人。

 

在人生路上經常性地判斷這是好的、這是不好的。

 

我們或許可以說,隱藏在這「應該」背後的恐懼,是擊垮家庭、愛情、友情、生意等人際關係的原因。

 

如果你不撤除自己所抱持的「應該」,持續將它一視同仁地加諸在別人身上,對方就一直會是你的煩惱。

 

一旦成為「應該」的囚徒,就難免折磨自己和對方。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在家,整天找人吵架?心理師揭露長輩不說的真相

撰文 :風傳媒 日期:2019年01月2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位太太來諮詢,說先生退休後整天窩在家,常管東管西,對子女莫名動怒,愛發脾氣,什麼都要嫌。先生之前工作是司機,退休後曾小中風,走路不是很方便,現在整天不出門,只在家裡看政論性節目,跟著政客罵罵罵。

太太差不多65歲,兒女都成年了,她看得很開,想說終於休息想出門四處看看,無奈被先生綁在家整天聽抱怨,要他一起出門又不願意,擔心走不動、發生意外怎辦、不想被笑,又不太能勸他,動不動就吵架…來問怎麼辦?

文/林仁廷

 

老年是我們人生必經的最後一段,然而社會並沒有給我們相關的教育與心理預備,要在人生後半重新適應與學習什麼是老年,對多數人來說可能並不容易。

 

他們大半輩子都投入家庭與工作等社會角色,最瞭解自己的人好像是同事,與另一半沒什麼機會相處,直到退休後生活一下子改變,日子不需往前衝,兒女們有自己的世界,身體老化,根本沒有所謂號稱退休、自由的生活。

 

加上現代社會並不重視老年的閱歷,甚至是貶低,「老」一詞帶有老失能、過時與多餘的隱含,不僅是社會看待,當事人自己可能也這樣認為,人微言輕,孤單寂寞沒有功能,常忿忿不平或憂鬱無望,索性就一直躲在家裡。

 

若要避免老年憂鬱,協助長輩走出對老年的迷思,可從生理、心理及社會等層面開始著手:

 

退休在家很憂鬱?心理師揭露長輩不說的真相

 

1. 生理層面:與身體和解

 

(1)與身體和解

 

老年與身體相處的態度,相對年輕時過度使用它,現在該和解了,傾聽它的聲音。認識自己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不能做的替代備案又是什麼。

 

這些相關知識,做子女的可以適時提供醫學報導、專家研究,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轉給長輩聽,讓他們慢慢吸收與建立何謂「保養身體」:保養並非完全不動,而是適時適當的伸展通暢。

 

(2)提供自主空間

 

老年不一定需要被照顧,多數長輩其實生活可自理,關鍵則必須是處在他自己熟悉的空間,例如祖厝、長年居住房子及周遭環境。熟悉的空間可以彌補身體老化所帶來的不安,增加自主感,建議子女協助時以改善居家條件,增加自立空間為優先。

 

退休在家很憂鬱?心理師揭露長輩不說的真相

 

2. 心理層面:人生還要繼續

 

(1)重整心態

 

「認為自己是誰」是很重要的心理強度,長輩最常擔心自己帶給家人負擔,以為老年就是等死,日本1983年的電影【楢山節考】就在說環境與文化如何影響老年人看待自己的老。

 

其實人生真的七十才開始,整理經驗與運用智慧,在現代社會可以做的事還很多。要協助長輩重新定義老年期,得先從家人的態度開始,當子女歡心期待、不視為麻煩,長輩有被期待的感受,生命活力也會被喚醒。

 

(2)發展興趣

 

繼續人生的目的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興趣發展,它是一輩子的,不論年齡與體力,而人生有時是好好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鼓勵長輩發展興趣,就像對待孩子一般,公開讚美、肯定、關注他們所做的任何反應,建議最初要陪著一起做,直到他們玩出興趣,有新的生活圈與朋友。

 

若長輩已有興趣的(如喜歡在老家種田、做傳統工藝)也很好,不一定非得急著拉出門,可利用興趣累積出來的成果,幫忙找發表空間,鋪陳參與社會生活。

 

老年興趣發展不需受限,先認識自己的身體,還是可以適度挑戰的,國內有好幾個例子,長輩七、八十歲還去衝浪、登百岳及環島,做什麼倒是其次,不被「老」所限的心態才是重要。

 

退休在家很憂鬱?心理師揭露長輩不說的真相

 

3. 社會層面:尋找同伴與參照點

 

(1)提供真實他人的成功經驗

 

人類是群體社會,在缺乏客觀資訊下,總會互相比較,利用他人或某團體作為參照點,評估自己現在在什麼位置,又怎樣做是比較好的,這便是心理學的「社會比較理論」。

 

進入老年期也會這樣,當不知道怎麼做時,會參考別人怎麼做,然那些螢光幕裡的「別人」,其實不符合現實,不是太精彩就是太慘,較適合的方式應該是尋找條件相符的同伴再參照。

 

社會比較論可助子女與長輩溝通,當他們礙於傳統觀念不直接表述感受時,可先從左鄰右舍的閒事開始談起,再慢慢地探聽他們真正的想法,潛移默化教育。

 

「媽,以前那個鄰居阿好嬸和先生去環島了耶,聽說玩得很開心,拍了一堆照片,怎麼樣,改天你跟爸要不要試試?」

 

「不要啦,這樣浪費錢,發生意外怎麼辦?」

 

「不會啊,阿好嬸有糖尿病她也是去啊,他們都有一些預防措施,怎樣做就可以安心繼續行程…媽,你會擔心什麼嗎?」

 

退休在家很憂鬱?心理師揭露長輩不說的真相

 

提供情境相似,且為真實他人的成功經驗,並藉此從長輩的反應裡得知想法與感受,討論因應策略,讓長輩從故事裡參照到心態重整或興趣發展的成功經驗。

 

(2)善用社會資源

 

另一種尋找同伴的方式,是善用社會現有資源。

 

包括宗教類(宗廟、教會…)、政府單位的老人福利類(老人共餐點、銀髮俱樂部、樂齡學習中心、文康休閒點、志工服務…)、村里民類(村里民活動中心、里長辦的活動…)、學校類的(社區大學、松年長青學苑、學校志工…)。

 

子女起初仍須陪同長輩參加,關心他們的體驗,直到他們熟悉該情境為止。讓長輩充滿活力,做他想做的事,有目標地繼續人生,才是真正退休、自由的老年生活。

 

延伸閱讀:

1.專訪張曼娟》照顧老父母的重擔,如何壓垮無數人?她點破台灣沉痛現況,所有中年人都該看

2.長輩愛亂買東西、囤積廢物,為何他們就是講不聽?心理師:「我是為你好」也讓長輩受傷...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的付出不是天經地義!一封太太給先生的辭職信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1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吃過尾牙,等待公司發放年終獎金,在原崗位上倦勤思動者,大多已想好辭呈,準備投身年後跳槽潮,看在太太們的眼中實在好生羨慕,心想如果能從「太太」這個「職缺」抽身,不知該有多好。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朋友A就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向先生說BYE BYE。

 

A的先生本來是部門主管,自從公司部門裁撤之後,名為擔任顧問,其實多半時間宅在家。夫妻兩人都上班時,A忙著工作、忙著照顧孩子,結婚二十幾年,雖然累但也相安無事。

 

現在不需要為孩子忙碌,A卻覺得愈來愈不滿。

 

天氣不冷,我心好冷

 

A說:「我加班累的半死,他打電話來,不是來關心老婆還活著嗎?而是說妳『順便』買宵夜回來。」跟他抱怨工作累,他回答:「妳這樣有什麼好累的?」接著開始分析A做事情方法不對,A感覺就像再被補一刀。

 

最後,A學會最好就是閉嘴。

 

 

年節到了,婆婆要先生回家幫忙大掃除,先生迭聲說好,馬上轉頭要A請假,回老家他像尊佛一樣不動如山,任她一人跟著婆婆做東做西。

 

「在他家他愛面子我忍一忍,我自己家請人打掃總可以吧!他說太浪費,過兩天又說家裡亂七八糟影響運勢,然後問說怎麼還不動手整理?」

 

A下結論說:「我橫豎就是個不花錢的女傭,想到還要服侍這樣的的人三、四十年,能不絕望嗎?」

 

婚姻在中年卡關

 

A的案例並不罕見。孩子還小時,生活焦點在孩子身上,常無暇顧及另一半,但是當子女漸獨立時,焦點又再度回到彼此。

 

日本的心理學者河合隼雄曾描述過,當有外在挑戰時,夫妻背對背共同禦敵,戰況解除時,被迫轉身面對彼此,有時驚覺原來自己攜手的對象是這個樣子。這就是為什麼,夫妻之間共苦比同甘來得容易。

 

「我要這樣下去嗎?」

 

 

鮮少夫妻在婚姻過程中,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懷疑,而且隨年紀增加,這樣的聲音並沒有降低。能在年輕時的激烈愛憎中驚險過關,卻又不保證中年不卡關。

 

只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生活把人磨的坑坑疤疤。這折騰是雙方的,只是呈現樣貌不一樣。當我們見到對方狼狽,照見的也是自己的不堪。

 

當年欣賞對方的質樸、低調、溫和,不知不覺走味,質樸成了上不了檯面的粗糙、低調是無法融入人群的孤僻,溫和是懦弱沒主見。是當年自己瞎眼嗎?是對方變了嗎?還是自己變了?

 

善意啟動惡性循環悲劇

 

婚姻生活是兩個人營造出來的,花太多心力在事上爭論誰是誰非,疏忽維繫親密關係,如此一步步陷入惡性循環。

 

典型的例子,一方攬了多數的事情,自認犧牲付出,付出的同時又期待對方感激,當沒有得到相對應的感激時又感到失落。失落堆疊發酵出怨懟,積累久了或變冷淡、或指責。

 

如果往深處看,其實這些行為潛意識是想要獲得對方的注意,悲劇的是這讓人不舒服的表達方式,結果把對方推得更遠。

 

 

「我要這樣下去嗎?」

 

這是個好問題,當我們這樣問的時候,表示對現況已有不滿,對自己負責任一點的說法是:

 

「我不想要這樣繼續下去!」

 

先不要直接跳到要去、要留的兩個極端選項裡,而是尋找突破點讓關係改變,脫離關係困境。如果這一環節沒有打通,離開了,也只會陷入另一個循環。

 

去年《媳婦的辭職信》這本書在社群裡受到討論,作者是重視傳統的韓國家族長媳,她用自己的經歷說婚姻裡選擇不當媳婦,拋下婆家束縛,家庭關係反而變佳。

 

作者斬斷社會的價值觀所帶來的箝制與壓力,如果仿效這做法,寫封太太的辭職信,會發生什麼事?

 

許一個未來

 

談離職,重要的不是離開,而是接下來的位置,換句話說,離職是為了更好的下一步而做。想要為自己而活,要先知道自己要什麼,一如開導航要先知道目標。

 

先想一想,妳是如何定位「太太」這個位置?

 

妳的觀點、期待、渴望及價值觀等都會影響到妳的互動模式,影響到你們的關係。整理好之後,再來看下一步應該如何做。寫封信,把那些妳想要的告訴對方。

 

 

綜合個人觀察,除了外遇之外,婚姻裡讓太太難以忍受的是:

 

1. 最怕委屈沒人懂。

2. 最怕付出被當天經地義。

3. 最怕不被當一回事。

 

當這「三怕」被解決了,關係通常不會太差。

 

要不委屈,首先要做到不強忍,清楚自己的底線,並且讓對方知道。

 

付出要被肯定,要給對方要的,而不是自己想要給的。

 

要被當一回事,先把自己的需求擺前頭,妳重視自己了,對方才會知道重視妳。

 

 

先生們如果接到太太的信,先不用驚慌到理智斷線,太太願意提出辭呈就還存有一念,即使她說「我心死了,我們到此為止」,你也不要真這樣以為,她是不要被加諸的太太任務,這裡面你也有義務,如果要有轉機,你可以做的是:

 

1.關注:把生活焦點,從對事的理性分析移轉到對人需求的注意,尤其是太太的需求。

 

2.關心:將心比心,學習同理他人的感受,尤其是太太。

 

3.關愛:愛不只是心意而是行動,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做,可以虛心的去問太太。

 

改變永遠有機會。

 

 

 

熱門文章

退休就自由了?保持工作熱情,其實更健康!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理想的退休年齡是多少?不要以歐格斯特(Charles Eugster)作榜樣。這位運動員生於一九一九年,到二〇一七年還像一個火車頭似地動個不停,活了九十七歲,他說:「退休是你對你自己做的最糟一件事!」

文/麥迪納

 

歐格斯特看起來像一位典型的英國將軍:高貴的儀態、強大的字彙量、一口爛牙。最後一點倒是匪夷所思,因為他是一名退休的牙醫。

 

他也是老人健身界的奇葩,他是六十公尺、一百公尺、二百公尺短跑的老人組紀錄保持人,他在世界划船大師賽(World Rowing Masters Regatta)中拿過四十面金牌,他得到世界健美錦標賽(World Fitness Championship)老人組四次冠軍。

 

假如你上網搜尋他的照片,可以看到他跑步、拳擊和舉重的畫面,他露出牙齒笑得像一座燈塔,向著明天發亮。

 

歐格斯特不把退休當朋友,他認為是這種仇視退休的態度使他成功。

 

他說:「假如你去看英國女王的行程,根本滿檔。她不是會去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的花園裡跑步的人,但是她每天站很久的時間,她不會整天坐著,坐著是不健康的。最重要的是她有工作。」

 

假如房間內有大腦科學家一定會鼓掌同意。很多人把退休想成無憂無慮的生活、出去長途旅行,終於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然而實際上,退休人士的無憂無慮只能維持一陣子。

 

你覺得「終於逃出了上班的牢籠,自由了」,但是過一陣子以後,負面的情緒就上來了,那些有關退休的美好說詞到哪裡去了呢?

 

 

它只是個神話。

 

我們現在知道退休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非常有壓力的。在荷姆斯與雷伊生活壓力問卷(Holmes-Rahe Life Stress Inventory)中,退休排名第十,緊接在後的是「家人健康或行為的巨大改變」。證據在哪裡呢?

 

請準備好接受一連串統計數字的射擊,因為退休的觀念在身體健康和心智健全上都是射擊的目標,這些數據都是相關沒錯,不是因果關係,但是加總起來也足以打敗退休的神話,你將面臨嚴峻的抉擇。退休將增加你死亡的機率。

 

假如你選擇不退休,可減低百分之十一的死亡風險,當然就增加存活機率。

 

 

(本文摘自《優雅老化的大腦守則》,遠流出版,洪蘭著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會「接受」後,日子才會過得更優雅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些長輩變老後很可怕!我的外婆90歲時,拿結婚照給我看,上面至少有100個人合照,外婆說照片裏的人包括花僮全不在了,她好寂寞。

文/林靜芸醫師

 

叔公原本是體育老師,50歲時出車禍,變成長短腳走路有些跛跛的。叔公辭了工作,躲在家裏整天怨東怨西;脾氣暴燥,酗酒之後會翻桌打人,成為家裏的不定時炸彈,親戚朋友提到他全部搖頭。

 

姑婆很早就守寡,辛苦養大獨子,並替他成家。兒子事業有成,我們以為姑婆可安享晚福。

 

但姑婆80歲之後因與媳婦嚴重不和,媳婦聯合長孫趁著兒子出國,把姑婆送到老人院。會走會動的姑婆在老人院像瘋了似的要見兒子,好不容易兒子回國,母子相擁痛哭。兒子跪求原諒,卻沒帶她回家。姑婆在老人院盼不到回家,哭瞎了眼睛,住老人院七年之後往生。

 

葉太太是完全不同的長輩。我在高爾夫球場認識她,她打球姿勢很美,走路夠挺,喜歡穿粉紅色系。一回球場塞車,我們聚在一起,有人問她,怎麼沒男朋友呢?她說:「有啊!曾經與70歲的帥哥約會,半夜醒來發現隔壁躺著拿掉全口假牙的男人,嚇得她從床上摔下來!」


 

大家都被她逗笑,我那時才知道她已85歲。丈夫過世,兒女在美國,曾經接她去奉養,她住不習慣,回台灣一個人生活。她會開車,一個星期打二場球,我問她其它時間作什麼,她說事情很多,要報稅、要看醫師、要學書法、要玩臉書,很忙耶。

 

這麼有活力的老女人,我想她身體應該一級棒。但淋浴時發現她身上戴護腰、護肘、護腕、護膝及護踝。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從年輕就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每天早上起床後要花一、二個鐘頭舒展關節。也為了這個病,她持續打高爾夫球。

 

人類為了生存,天生有趨吉避凶的智慧。我們年輕的時候,以這種智慧追求健康、家庭、財富等等。進入老年,身體不免疾病殘缺,周遭環境也常不如人意,如果我們還是堅持完美,容易失望。

 

 

這時不妨以另種智慧來面對人生,日子會比較簡單。這種智慧,就是所謂認命,珍愛自己;樂觀面對,甚至可以阿Q精神,自得其樂。老人也許會衰弱,也許會被家人抛棄,但是快樂及優雅可以是自己的堅持。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甩掉「應該要怎樣」的標籤!從「心」認識自己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辨識情緒都是哪裡來的?它們來做什麼?

 

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

 

這就是我們要的情商。

 

想像你現在穿得好看,風和日麗,你走在乾淨開闊的路上,感覺著和煦的天光與微風,你喜歡這個天氣、這條道路,你喜歡此時的自己。

 

路邊有本來表情呆滯的人,看了你自在的樣子,他們也稍微有了一絲微笑。

 

沒有人會否認,這是幸福,是眾多幸福之中,很棒也很容易得到的一種。

 

這種幸福裡面,有別人,也有自己。

 

 

看到你走過的人,如果再看仔細一點,會看到你渾身上下,有不少小標籤、小貼紙,隨著微風擺動著。

 

有的小標籤,是用很隨便的字跡寫的,也很隨便的用根絲線拴在你的衣襬上,一扯就會掉落;也有的小標籤很隆重,是黃金打造的小牌子,上面的字是用刻的,這樣的小金牌用金鍊子掛在你的手腕或頸子上;其他各式各樣的小布條小紙條,上面也都有各種字樣,有的用粗繩綁在你的腳踝,有的只靠紙頭本身的黏膠,勉強貼在你背上,隨時會被風吹跑。

 

這些小標籤小牌子上面,寫的是什麼?

 

字跡潦草的紙條上面,寫的大概是你隨便應付著做過的某個臨時工作;至於小金牌上刻的,可能是你非常珍視的某個身份:「某某名校的榜首」或是「某某旺族的後裔」。另外那些小布條小卡片上,則各自寫著你的各種信仰、各種價值觀,有些可能是隨便聽來的,比如「永遠不再跟雙魚座交往」;有些是認真想要相信的,比如「錢就是一切」或「要就瘦,要就死」。

 

還有些內容極瑣碎,就算被風吹掉,你也不會在乎的,像是「鹹粽子才是粽子,甜粽子算什麼粽子」或「修照片要把臉修小沒關係,但好歹別把背後的柱子都修歪了」之類你勉強算是有點意見但並不真在意的小原則。

 

這些小標籤小紙條在微風中微微飄動著,有些令你身姿更優雅、有些顯得你華麗或霸氣,有些搞得你凌亂,有些很累贅、有些跟你整個人一點都不搭,有些在你身後留下一地紙屑垃圾。

 

但不管怎麼樣,這些小標籤小紙條,沒有妨礙你的行動,沒有遮擋你的五官,也沒有阻止你感受風景與天氣。

 

也就是說,你還算是自由的。

 

 

什麼時候,我們會變得不再自由呢?

 

當這些小標籤小紙條,變得跟雜誌一樣大,跟盾牌一樣大,甚至跟商店招牌一樣大,那我們就不自由了。

 

我們會行動受限、視野受限、感受不到風景與天氣,整個人被這些標籤與紙條給困住。

 

你一定覺得我太誇張了。誰身上沒有那麼幾十個或幾百個標籤紙條跟著呢?哪會嚴重到令我們不自由?

 

嗯,即使是最瑣碎的紙條,只要黏在你身上,不必變太大,只要變成撲克牌那麼大,就會妨礙你了。

 

紙條卡片上那些大大小小我們覺得「理當如此」的事:「粽子理當是鹹的。」「修照片理當知所節制,別把背後柱子也修歪了。」「我家孩子既然是我生的,考試起碼必須前十名。」「要娶我家女兒,聘金起碼超過一百萬。」「我這篇文字起碼該得到兩百個讚。」「今天我趕時間,交通應該要順暢,如果塞車,就是有人跟我作對。」「我既然買了這三支股票,這三支股票就該連漲一週。」

 

 

如果照我這樣列下去,我們每個人身上絕對不只幾百個小標籤,這些「理當如此」,每秒都會生出新的小紙片小標籤、附著上我們的身子。這秒有幾張脫落了,下一秒又會有更多補上。

 

它們會像鱗片,覆蓋我們全身乃至眼耳。我們可以仗著這一身鱗甲,到處去指手劃腳,「這個不對」「那個太差」,做出各種評價、各種判斷,但沒有察覺我們已經漸漸把世界、風景、天氣、別人,都隔絕在外。

 

而別人也看不到我們的面貌,別人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標籤紙條,所形成的一付密不透風的鱗甲。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當我們覺得每件事都有個「應該」的樣子,而這些事卻都不對,都不合我們期望的時候,我們就喚來了許多「應戰」的情緒:嫉妒、憤怒、自卑、猜忌⋯⋯都來了。

 

我們調出了各種對付敵人的情緒,但其實並沒有敵人出現,可是因為我們身上黏貼的那些原則,帶領著我們到處樹敵、到處去評斷與我們無關的事、到處去宣示那些「理當如此」

 

於是,只要對方不聽話,只要生活不聽話,只要世界不聽話,我們就覺得「有人跟我們作對」。

 

 

然而,因為這些我們以為的敵人,根本不是敵人,當然也就無敵可退。我們莫名其妙喚出場的這些應戰的情緒,卡在台上,怎麼退場?

 

我們趕時間,遇上塞車,於是感覺交通跟我們做對,「交通」就是此刻的敵人,我們喚出了焦慮、喚出了生氣、喚出了怨氣,然後呢?「交通」這個敵人要怎麼打退?要怎樣才能跟「交通」討回一個公道?

 

我們宣布:我家的孩子,考試要前十名,聘金要一百萬⋯⋯憑什麼?我們任性喚出來的自尊、期待,魯莽上場,呆立原地。

 

我們宣布:粽子必須是鹹的,那麼天下這許多賣甜粽子的店、吃甜粽子的人,我們是要關了他們的店呢?還是縫了他們的嘴?這些隨便出場,無從收拾的情緒,除了堵在我們自己的胸口,還能去哪裡?

 

不知從哪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往哪去;不知為什麼而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要拿什麼去消化。

 

這些沒完沒了的「應該」,都是哪裡來的?

 

如果這些「理所當然」大多未經檢驗,來路不明,為什麼還把它們理直氣壯的貼滿了全身上下,當成我們的標籤、甚至我們的鱗甲?

 

你是你父母的孩子,這個標籤對很多人來說,一定很珍貴,值得以黃金打造、鄭重銘刻,掛在頸上。

 

可是如果這個標籤被你父母或是你自己看得太重,導致這枚金牌大如門板,掛在頸上,你就是死命的拖,也拖不動一厘米。它成了枷鎖,而不是標籤。

 

你要做自己,就要讓你自己比這些標籤紙條都重要,讓它們只是點綴在你身上,而不是拖垮你遮蔽你,你珍視的少數幾個標籤,值得好好打造,隨身珍藏,偶爾展示。

 

剩下那麼多別人隨手塞給你的、無助於你做自己的標籤紙條,那就放鬆的看待,恰當的對待,黏上就黏上,掉了就掉了,別用它們來評斷別人,評斷自己,乃至困住自己。

 

 

如果真心相信「錢是一切」,那就認真研究它有沒有道理,研究之後覺得有道理,那就認真研究金錢跟自己要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是要靠它創業?還是要靠它求偶或繁殖?然後把這想法設為目標,一步一步去靠近。

 

這是你專注研究之後,想要做的「自己」,你經得起內心的自問自答,內心因而強大,你想要的生活,就會在眼前浮現。

 

如果只是人云亦云的相信「錢是一切」,然後還要分散心思去管盡天下的其他瑣事,罵交通、罵天氣、罵明星、罵別人修圖修太多、罵別人不懂粽子的好壞,那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弄清楚我們要做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自己?

 

我的工作,使我常常接觸演藝界的明星。明星當然是依據大眾的評斷而存在的一種身份。

 

但在這麼多的明星裡,有些人能夠「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以「恰當」的程度,去接收大眾的評價,然後「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目標。這些明星未必是最紅、最受歡迎的,但比較可能是明星之中,內心比較寧靜平衡的。

 

做情緒和感覺的主人,而不要被情緒和感覺牽著鼻子走,這不是空話,這可以一步一步做到。

 

辨識情緒都從哪裡來?它們來做什麼?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這就是我建議的情商。

 

培養情商不是為了做生意,也不是為了受歡迎,那些都只是順便跟著來的東西。

 

 

情商的唯一價值,也是它比智商重要的唯一原因,是探尋情商的過程,就是探尋自己的過程。所謂的「心」,雖然抽象,但真的存在,而且就是我們賴以度過一生的依據。

 

智商不是智慧,智商有可能使擁有者更焦慮、更辛苦,而不一定能得到自由與幸福。智商沒辦法處理「心」的事情,智慧才可以。而智慧的基礎,是「明白」。

 

世界充滿了與我們無關的事,但「心」的每件事,都與我們有關。

 

世界永遠不會屬於我們,但「心」永遠屬於我們。

 

世界的強大,可能更令我們感受不到自己,但「心」的強大,就是我們的強大。

 

我們有「心」,這是很大的禮物。越大的禮物,越要好好享用啊。

 

情商就是幫助我們認識這份禮物、打開這份禮物、享用這份禮物的鑰匙。生命沒辦法給我們更大的禮物了。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蔡康永

出版:如何出版

書名:蔡康永的情商課──為你自己活一次

 

(原文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