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學問大!一起出門吃飯,該由長輩付錢嗎?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跟婆婆一起吃飯,媳婦付錢是理所當然嗎?和父母一起在外用餐,由誰付錢,似乎茲事體大。計較該由誰付錢這件事,就晚輩的心態來看,其實是卡在「孝順」二字。

文/黃越綏(專業婚姻與家庭諮商師)

 

臺灣最漂亮的風景就是人情味,所以不論在國內或國外,只要在餐廳用完餐後,看到彼此在結帳的櫃檯前搶著要付錢的,不用問大概就是臺灣人了。

 

可是在年輕的世代裡,這種情形似乎已經有越來越少的趨勢了,因為在普遍低薪的時下,加上每個人最好的朋友就是他桌上的電腦,而且只要打開電腦就會出現各種誘惑,光是網路購物就夠讓你目不暇給了,因此,假如克制力不夠的話,每個年輕人幾乎都是月光族。

 

 

所以除了必須性的事業應酬、特殊的狀況或特別節慶外,會主動請朋友一起出來吃飯的機會並不多了,當然或許正在追求或熱戀中的男女朋友例外,一般男女朋友出來約會時,也不會搶著要付帳,而是採各付各的,兩不相欠的交友形式也正在ing。

 

亞洲的社會還是比較注重長幼有序,所以晚輩請長輩吃飯付錢的機會比較多,可是現在有另外一種趨勢正在擴大中,那就是有經濟能力的長輩會喜歡藉聚餐的機會,可以和子女及孫子們多在一起聯繫感情,因此到餐廳吃飯負責付錢就變成了一種誘因。

 

也因為是由家裡的長輩付錢,所以晚輩們除了表達謝意外,並沒有什麼負擔,當然也就沒有任何的異議了。

 

但也有些長輩會認為:我把你撫養長大,現在該是你回饋的時候,居然連請吃個飯都要我付錢。表面裝作無事,心裡著實是不痛快的。

 

 

袁老太太的家庭聚餐

 

我曾經在養老院輔導過一位有輕微憂鬱症傾向的袁老太太(化名),並剖析她梗在心中已久的心事,原來她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丈夫還沒有去世之前,他們一家人經常吃館子,而且每次都是由三個子女分別輪流付錢,一家和樂融融。

 

自從三個兒女都結了婚以後,也許因為各自有了子女,在家庭經濟上的負擔也隨之增加,所以上館子輪流出錢的事情就變成每次大家一起分擔,而且選的館子也越來越經濟實惠。

 

其實,年老的父母親願意或期待能夠和子孫們在一起吃飯,也不過就只是想要感染和享受天倫之樂的氛圍罷了,至於用餐的館子大小和由誰負責付錢其實是無所謂的。

 

 

可是很遺憾的,老先生去世以後,整個情況有了非常大的轉變,因為老先生生前是退役的將官,所以兒女對他相當敬畏,都不敢不服從,可是只剩下她老太婆一個人的時候,小媳婦就先藉故在輪流的聚餐中缺席了兩次,在第三次家庭聚餐缺席的時候,大兒子再也忍不住,以大伯的身分在背後數落了小媳婦兩句。

 

沒想到引起小兒子當場反彈,加上兄弟倆那天酒都多喝了,於是三言兩語不和就起了爭執,甚至動武,大媳婦和女兒女婿都趕忙上前勸架,而她則嚇得差點尿褲。

 

從此以後,袁老先生退休後已經執行了數十年的家庭聚會活動就這樣子莫名其妙劃下休止符,袁老太太一再強調如今兩兄弟反目成仇了,她還有什麼臉回去見老伴?

 

接受老人家的請託,我決定出面,看看有沒有辦法來替她解決這個家庭問題。

 

 

既然關鍵人物是小媳婦,就從她開始吧!結果沒想到事情意外單純,問題在於小兒子已經失業三個月了,還不敢讓家人知道,而小媳婦的心情也相當低落,同時怕自己出來陪家人吃飯還得強顏歡笑,就乾脆選擇不參加。

 

真相大白以後,果然虎父無犬子,大哥大嫂馬上要我陪他倆登門去跟弟弟和弟妹道歉,老太太喜出望外,希望大家都能回復正常,但是以後吃飯餐廳的地點就選在她住的養老院附近,而吃飯開銷的錢全部由她一人負責。

 

依我個人的看法是:出門一起去吃飯如果有晚輩付錢,那是長輩的福氣,如果有長輩出錢,那麼晚輩就太幸福了。

 

所以沒有「可不可以」的問題,只有「吃得開心與否」而已。

 

 

(本文節錄自《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台灣商務印書館,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因立場不同毀了家庭和諧!這四招避免選舉症候群

撰文 :健康傳媒 日期:2018年11月2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8歲已婚女性,是一名家庭主婦,求診原因主訴焦慮心悸失眠惡夢,診斷有「焦慮症及失眠」。個案自述因與先生有溝通不良情形,常會對她叨念且對她做的所有事均會大肆評論。

文/易禹昕

 

近來選情激烈,先生碎念的狀況更是嚴重,每晚必看政論節目,同時不斷放送自己的政治評論及理念。

 

每到傍晚先生回家的時間,她就感到有壓力,甚至害怕、心悸、胸悶、恐懼,到了晚上睡前情形更嚴重,失眠、淺眠、噩夢情形加劇,故求診尋求藥物及諮商。

 

 

69歲男性公務人員退休,與妻兒同住,因不滿年金改革,自己損失退休金,對政治人物十分憤怒,情緒起伏大,亢奮焦慮失眠,易怒。

 

近來選舉戰情激烈,個案投注過多精力於選情,頻頻向妻兒拉票,而兒子態度也很強硬,堅持與父親不同立場,兩人因政治意見不合,雙方常有言語衝突,造成妻子居中調停十分為難及痛苦,在妻子堅持下,協助個案就醫,診斷為「情緒適應障礙合併焦慮症」,建議治療。

 

選舉到,焦慮、失眠的患者也增加,書田診所精神科主治醫師施佳佐表示,選戰激烈,各類政論節目興起,關心國家大事的民眾也會為與其政治理念相同的候選人拉票或對反對的政黨給予不同的意見

 

但若太過投入時會對情緒造成影響,產生不少身心上的症狀,影響自己甚至身邊親友的生活,而原有焦慮、憂鬱疾患的病人,更可能會受影響而復發造成「選舉症候群」。

 

為了避免發生「選舉症候群」,施佳佐提出4項建議:

 

(一)對自己情緒有覺察,如果發現自己對選舉有過度投入,而引發身心亢奮失調情形,如心悸、焦慮、失眠,甚至影響人際關係,家庭失和,可上網查詢簡式健康表(Brief Symptom Rating Scale,BSRS-5),分數超標即建議就醫。

 

(二)學習自我放鬆技巧,幫助自己情緒緩和,學習轉移注意力。

 

(三)找尋其他內外資源,幫助自己重訂生活中的優先序位,切莫為了證明「我對你錯」,陷入兩極化思維,患得患失,傷身又傷了關係,失了家庭和諧。

 

(四)勿落入選前焦慮,選後憂鬱的情境,君子之爭,以平常心看待選舉的過程與結果。

 

施佳佐也提醒,選舉是一時的,健康是一輩子的,家庭關係和諧更是重要,選戰再激烈還是要回歸到正常的生活,當負面情緒傾巢而出產生身心症狀時,為避免症狀加劇,建議尋求身心專科醫師的諮商及治療。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想要老後好命!關鍵第一步:別把媳婦當天敵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7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文/ 前資深媒體人 朱國鳳

 

前一陣子,我在 Line 群組收到一則標題為「天敵」的短文,內容如下:「弟弟帶了一群朋友回家吃飯。
 
他神秘兮兮到廚房跟媽媽說:這裡面有一個會是妳未來的兒媳。

 

媽媽說:穿白裙子那個對不對?

弟弟說:你怎麼知道?

媽媽說:這一群人,我看那個最不順眼。
 
自古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但是準婆婆看準媳婦兒,很多是一開始就越看越不順眼。

短文作者認為婆媳關係就像是「天敵關係」,但是我想提醒,婆媳不是天敵關係,是長照關係。

 

劉大姊
 

我有一位長輩劉大姊,她的公公先中風、接著失智,很快就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婆婆雖然還行動自如,但是認為照顧公公是兒子與兒媳的責任,兒子要忙事業,當然擔子就落在劉大姊身上

 

劉大姊除了要料理三餐、餵公公吃飯、載公公往返醫院,甚至還要幫公公洗澡。因為公公連脫衣、穿衣這麼基本的動作,都已經不會做了,更不要說是自己沐浴、如廁。

 

由於婆婆堅持要讓公公天天泡澡,泡澡最艱難的一關是,要把公公從浴缸裡抱起來的瞬間,體型比公公嬌小的劉大姊,腰終於受傷了,而後才改由兒子接手。

 

但是浴室從此經常傳來兒子喝斥老爸的聲音,甚至是拍打的聲音,劉大姊腰傷痊癒後,於心不忍又扛起幫公公洗澡的任務,只是要從泡澡改成淋浴......

 

 

賀大嫂


還有一位女性長輩賀大嫂,與公婆同住,婆婆還把自己的父親接來照顧,婆婆的父親已近百歲,大家都稱呼他「老壽星」。
 
一日賀大嫂的先生邀請同事們來家聚餐,同事們好奇地輕聲問先生,平常是誰幫「老壽星」洗澡?先生愣了一下說,「老壽星」自己洗啊。
 
等同事們回家後,賀大嫂才跟先生說,平常都是她幫「老壽星」洗澡的,因為擔心夜間洗澡容易著涼,賀大嫂選在下午洗。賀先生晚上下班回來,沒見到「老壽星」的沐浴過程,還一直以為他的外祖父是自己洗。
 
當需要別人幫你洗澡時,表示已經進入長照階段了,長照階段的需求,當然不只洗澡這一項,只是可以從洗澡看到長照的艱難。
 
據我有限的觀察,兒子最多是幫自己的老父親洗澡,較少聽聞兒子幫老母親洗澡,反而是會聽到像劉大姊、賀大嫂這種任勞任怨的媳婦,不避男女忌諱,幫公公、甚至是再上一代的長輩洗澡。

 

長男的媳婦,大小事包辦,當然包括了「長照」

 

從洗澡的問題深入思考,女人的長照問題確實比男人大,因為長壽、體弱、又只能找同性幫忙洗澡。我們有沒有想過,老後誰來幫我們洗澡?誰來幫我們更換「包大人」、或是把屎尿?
 
靠安養院的員工嗎?且來看看 102 年衛福部所做的「老人狀況調查」,其中有一項問題是「未來生活可自理時,住進老人安養機構、老人公寓、老人住宅或社區安養堂的意願」。
 
可以發現,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年齡層在 55~64 歲的長者,只有 2 成願意住到老人住護等場所;年齡層在 65 歲以上的長者,甚至只剩 1 成願意。

 

 

從調查結果可以窺知,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住到安養院等機構的意願是如此的低,等到無生活自理能力時,應該多是在很無奈的情況下,才被送進安養機構。
 
因此現在就要思考老後,如果沒有生活自理能力,還是不想住到安養院時,要靠誰?
 
有兒有女的話,第一個會想要靠女兒,但是女兒會出嫁,就算沒有嫁到外國或外地,女兒也有自己的工作與家庭要照顧。
 
第二個是靠兒子,但是母子再親,也真是不方便要兒子幫自己洗澡、換尿片。
 
第三個是靠外籍看護,但是等到我們老後的年代,東南亞國家的移工輸出政策將會更緊縮,或是聘僱預算將會更提高,因為會有更多國家跟我們搶外傭,不要忘了,高齡化危機,不是只出現在臺灣。

靠兒、靠女、靠外傭,都不可靠的情況下,還能靠誰呢?想了想,還是媳婦最有可能伸出援手
 
但是從 Line 群組的那一則短文顯示,準婆婆似乎仍然沒有意識到未來的長照問題。很多媳婦熬成婆之後,好像都忘了會有老到走不動的一天,把可能會「長照」你的媳婦看成「天敵」。

 

前面提到的劉大姊與賀大嫂,都是「4 年級生」,都是長媳,而且都是家庭主婦。

 

她們生於農業時代,當年都是男主外、女主內,都有很深的家族觀念,媳婦把侍奉公婆當成天經地義,有這種媳婦的長者,長照不是甚麼大問題。

 

 

時代在變,媳婦還願意照顧公婆嗎?

 

但是成長於工商業崛起後的世代,親族關係淡薄,而且多是雙薪家庭,就算有心,也無力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完全扛起長照公婆的責任。
 
某位金融業者就曾感慨,「4、5 年級生,將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被棄養的第一代」,也就是從 4、5 年級開始、以及之後的世代,都要有被「棄養」的心理準備與實質準備。
 
這項預言是否成真,還很難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媳婦在長照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未來卻很難再用「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大帽子了。
 
遵奉儒家文化的華人社會,媳婦一向被賦予很沉重的責任,但是在西方社會,媳婦只是姻親關係。從媳婦的英文「daugter in law」就可以知道,媳婦只是法律上的「女兒」,法律關係、姻親關係一旦結束,媳婦身分也就結束。

 

 

近來在日本,就開始出現「媳婦們的逆襲」,掀起一種「死後離婚潮」。根據日本《news-postseven》、《MBS NEWS》等報導,所謂的「死後離婚」,就是妻子在先生過世後,申請終止與「配偶血親」的姻親關係。
 
「配偶血親」指的就是公婆,特別是婆婆,當媳婦根據民法,結束與公婆的姻親關係時,當然也就沒有義務照顧公婆了。
 
這個風潮的導火線,是長年不合的婆媳關係,看媳婦不順眼又如何,但是婆婆萬萬沒想到,兒子可能會比自己先走,當兒子不在了,媳婦是可以依法拒絕照顧的重擔。
 
不論中外,「長照公婆是媳婦的責任」,這頂沉重的「大帽子」既然越來越不靈了,還能指望媳婦嗎?
 
我的感想是,婆婆不能再指望用「大帽子」了,也不能再把媳婦看成天敵了,而是要真的把「敵人」當成「自己人」。
 
未來的媳婦可能無法像劉大姊、賀大嫂一樣扛起長照的全部重擔,但是若婆媳關係良好,想要住在自家安養天年,媳婦仍然會是關鍵人物。

 

 

而且我說句打趣的話,要在失智前把脾氣變好,未來媳婦才會心甘情願地分擔一些照顧任務。前經濟部長趙耀東,晚年罹患阿茲海默症,是由長媳扛起照顧重擔。
 
根據媒體報導,趙部長病發後慢慢像個小孩,媳婦每天為公公洗澡或餵食時,公公其實已經不認識她,但是仍然會對她微笑,我想這也是趙部長的媳婦,能夠對照顧重擔甘之如飴的原因之一吧。
 
還有生活自理能力時,把媳婦當外人、當敵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卻要媳婦幫自己洗澡、把屎把尿?普天下的婆婆們,真的要早一點學習趙部長,把媳婦當女兒。
 
有一部舞台劇《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裡面有很多婆媳對招的刻畫,婆媳關係不睦,存在千古,但是其中有一句台詞說的好:「我們都不姓岳,都因為嫁進岳家而成為岳家人」。
 
婆婆與媳婦其實都是外來人,只是先來後到,但是因為嫁進同一個家庭,而成為一家人,彼此都應該珍惜很深的緣分,準婆婆若能早一點意識到「婆媳關係好,長照煩惱少」,真心地把「後來的外人」當親人,老後才會有更多的倚靠,這是我從那則 Line 上的短文所產生的感觸。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婆媳之間沒血緣又有代溝怎麼辦?黃越綏:將心比心很重要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婆媳之間的關係,真是既複雜又微妙!
說是以母女互相稱呼,卻又很難像真正的母女那樣親密、無所不談。

 

文/黃越綏(專業婚姻與家庭諮商師)

 

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尤其婆婆和媳婦的身分關係,跟母親和女兒是截然不同,做母親的對女兒嘮叨或是酸言酸語,身為女兒的可以不在意,但也可以頂嘴反嗆;同樣的,當女兒對母親耍賴或胡說八道時,通常母親也可以很快就原諒或釋懷,因為母女的感情乃天性,不會涉及到動機論,因此雙方可以較無顧忌地直來直往。

 

而婆婆和媳婦原本就是兩個陌生的女人,既沒有血緣關係又有代溝,她們之所以會湊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婆婆的兒子就是媳婦的丈夫。

 

偏偏在我們的社會學中,沒有一個科系是教導這個關鍵性的人際關係:男人如何建立、維繫母親與妻子間的關係?因此婆媳間的溝通只能彼此自求多福了。

 

人際關係的溝通最重要的就是為了要增進彼此瞭解,但由於婆婆和媳婦之間的關係往往建立得很倉促,就算透過兒子的關係彼此已經認識多年,卻因為尚未結婚,所以雙方真正相處的時間與瞭解程度也很有限。

 

如此一來,不論是婆婆還是媳婦,都會很在意對方的反應,而且一旦心裡的防禦機制啟動以後,也就會變得特別敏感,再加上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所以不論是婆婆對媳婦還是媳婦對婆婆,彼此在講話的技巧上(也就是閩南語所謂的「眉角」)都應該特別注意。

 

 

朱太太的沉默媳婦

 

朱太太(化名)到了兒子可以交女朋友的年齡時,就經常耳提面命地提醒兒子:將來若娶妻,一定要找一個面帶笑容而且懂得話語術的女人,因為他們家從商又兼有門市部的生意,在顧客至上的原則下,能做好圓融的人際關係比什麼都重要。

 

偏偏兒子找的媳婦是個安靜而沉默寡言的女生,為了希望媳婦可以趕快上手接班,於是乎,朱太太採取酸言酸語的方式來刺激媳婦,像是:「咱們又不是開棺材店,妳幹嘛嚴肅地老擺著一張撲克臉。」「過路財神看到妳早嚇跑了。」「到底我們家是欠妳多少錢?」

 

朱太太的激將法反而讓媳婦越發緊張,而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笑才好。

 

於是朱太太決定改變策略,她隨團到國外旅遊了兩個星期,再回來崗位的時候,竟發現媳婦的服務態度已經不一樣了,像變個人似的,臉上不但堆滿笑容,也會主動招呼顧客。

 

驚訝之餘還來不及問媳婦,反而是媳婦主動跟婆婆說故事。

 

朱太太出國不在的期間,有好幾位老客人上門購物,其中有一位用語重心長的口吻跟她說:「妳長相很漂亮,但很可惜,為什麼不學妳婆婆一樣笑臉迎人?妳知道妳婆婆做人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只要走進她的店,即使買賣不成,做朋友也很舒服。妳既然是第二代的接班人,就應該要聰明一點,趕快把妳婆婆的好功夫給留傳下來。」

 

有些婆婆講話之所以會酸言酸語,與她的個性、說話的態度及口氣均有關係,甚至已經變成她自成一格的習性和特質,而不自覺。

 

不要把對兒子不滿的情緒,投射在媳婦身上

 

因此,如果媳婦覺得婆婆的酸言酸語已造成心理上的不愉快或不舒服,其實可以直接找機會和婆婆溝通,用比較委婉的態度,但要直接把自己的看法表達出來,也許經過彼此溝通後,才發現原來是自己太敏感,而扭曲了婆婆的本意。

 

會對媳婦酸言酸語的婆婆,有部分是基於對兒子情感不滿足的反射,因為婆婆覺得兒子是她一手辛苦拉拔長大的,結果竟有了媳婦就忘了娘。

 

在心理不能取得平衡的情況下,又不能對兒子怎麼樣,就只好用嫉妒的方式來找媳婦的碴。

 

今日的媳婦就是明天的婆婆,因此如果能夠用「同是女人」而且將心比心,去體諒和感受一下婆婆的失落情結,或許就不會那麼介意了。

 

對於喜歡酸言酸語的婆婆,媳婦不妨把自己訓練成有聽沒有懂的大智若愚者,只要能學習不要太在意,那麼也就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至於婆婆們要怎麼跟媳婦講話?當然除了盡可能不要酸言酸語,由於為人婆婆活得老看得多,因此對晚輩還是要用比較慈祥的態度,去包容媳婦的無理和無知。

 

 

(本文節錄自《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台灣商務印書館,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黃越綏談婆媳學問》不執著傳統、別追求完美…婆婆的好命之道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與其要當個人們心目中表相的好命婆婆,倒不如學習如何當個有智慧的婆婆來得更踏實。

 

文/黃越綏(專業婚姻與家庭諮商師)

 

首先是觀念的問題,只要想到自己選的丈夫和己出的兒女都未必能盡如己意,怎麼能夠期待別人家的女兒?

 

只因對方和自己的兒子結了婚,身分變成了媳婦,就能一蹴可幾地達到婆婆滿意的程度,這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接下來是對於新進門媳婦的態度,對待這位即將成為家庭成員的家人,要像老樹幹在接新枝時,特別給予環境上的保護和較長的適應時間。

 

由於每個人在原生家庭的生活習性都已經根深柢固,因此若要讓對方有落地生根以及入鄉隨俗的意願,負責教導任務的婆婆就要更有愛心和耐性。

 

當個不完美的婆婆

 

雖然說「知性可以同居」,但到底婆媳之間有輩分的關係和代溝存在的事實,因此,良性的溝通就變成非常重要的工具,婆婆盡量不要用權威的口吻來命令和斥責,免得媳婦拿婆婆來和自己的母親比較時,就會覺得自己處處受委屈了。

 

一旦婆婆遇到媳婦無禮的頂撞和衝突時,這種情形如果換成是自己的女兒,很可能不是一巴掌打過去,就是臭罵個半天,但對於媳媳則千萬不可,切記:媳婦和女兒間最大的不同,就是媳婦會記恨。

 

因此不妨先讓自己深呼吸,而同時也針對衝突的癥結,反問自己三個問題:這件事情有這麼重要嗎?這件事情真的有這麼急嗎?這件事會死人嗎?

 

假如答案都是否定的話,那麼就可以消氣了,因為不值得。

 

女性在當了婆婆以後,就失去了自我,是最得不償失的消耗和損失,在西方國家的觀念裡,子女超過二十歲就算是獨立成年人,因此必須離家自己去奮鬥。

 

而在父母的心目中,他們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因此很少會像亞洲的父母親不但會為成年的兒女安排婚事、買車、付房貸,甚至無條件像保母般,還幫他們帶小孩。

 

 

最好笑的是,當這些奴性堅強的婆婆在面對媳婦的時候,都表現得十分賢慧,但背地裡卻頻頻找閨蜜好友吐不完的苦水,當聆聽者反駁她們時,她們的口徑卻又一致,無奈地回答:「妳以為我喜歡呀,不就是捨不得兒子辛苦,更捨不得孫子沒有人帶嘛!」

 

典型的只會在討好中妥協,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

 

以我個人的經驗分享,依我的外表給人的刻板形象,應該是屬於強勢和掌控型的婆婆,我也從來不否認我的脾氣大、性子急,但明理、慷慨和幽默也是我的優點。

 

不要執著當個傳統的婆婆

 

我在對於子女的教育方針上面,注入了民主精神:

 

一,希望我的孩子能夠有自由選擇婚姻的權利,因為選你所愛而愛你所選的婚姻,姑且不論能否走得長遠,但至少當下是幸福的。

 

二,希望能夠給孩子選擇職業的自由,人的一生都需要靠工作換取收入,因此能夠樂在工作中也是種無形的幸福。

 

三,是讓孩子有選擇價值觀和信念的自由,包括政治及宗教信仰等。

 

所以當四十歲的兒子告訴我他已經找到結婚的對象時,他有點擔心我會反對,當下我跟他撂了句英文:「So what?」

 

接著,我就請兒子和女友在一家高級的西餐廳用餐,我只是想當面再確定他們彼此是否真愛?他們都點頭示意後,我立刻伸出雙臂表示恭喜和祝賀。

 

事後兒子告訴我,當晚準媳婦才走出餐廳門口,轉身就抱著他大哭了,因為她太激動和感動了,沒想到會這麼容易,才只見過一次面就可以馬上通關。

 

不少朋友認為我也算是個名人,要娶媳婦或嫁女兒的對象應該都會先要求門當戶對才是,通常對於這樣的質疑,我都會回答:「我和我的親家們的確都是家世清白的門當戶對。」

 

因為是獨生子,所以兒子和媳婦希望婚後可以跟我住在一起,方便孝順我,但是我婉拒了,並告訴他們我已經習慣獨居了,再加上我還沒有退休且冗務太多,恐怕會影響彼此生活起居的時間而感到不自在。

 

尤其新婚夫妻更應該要有自己的空間,先去培養兩人婚後的情感和彼此適應、瞭解的能力。

 

我告訴媳婦,我個人一向主張女人應該比男人更瞭解女人,而且如果我們要做長久的家人,一定要先坦誠相對,千萬不要扮演雙面人,因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也告訴兒子,對於我們的婆媳關係要有信心,除非必要,否則不用太過介入,免得陷入裡外不是人的困境。

 

託天之福,溫順乖巧的媳婦和我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更好,當她告訴親朋好友:她很幸運能成為我的媳婦,而且她認為我是她的再生父母時,我真的深感欣慰,同時也感謝老天。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好命的婆婆,但我很享受擁有兒子媳婦和女兒女婿──他們都表示很愛我的歲月。

 

 

(本文節錄自《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台灣商務印書館,黃越綏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