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想事事順利?先做這2件事,就能心想事成!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2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假設你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錢」「財神爺不會眷顧」的人。這就是你身為你自己這個人的前提。

文/心屋仁之助

 

對於深信自己是「沒有錢」、「財神爺不會眷顧」的人,無論他再怎麼學習賺錢、省錢的訣竅,無論我再怎麼在本書中傳達如何優游自得過日子的辦法,如果這樣的前提不變,我想金錢永遠不會流向他的口袋。

 

如果不率先改變「我沒有錢」的前提,財神爺就不會眷顧你。

 

所以囉!就假設自己是一個「很棒的人」。

 

 

這屬於「體力工作」,你只要出聲說出「我是很棒的人」,不停地說,改寫自己的前提就可以。

 

要認真相信。不要說些洩氣的話,像是「可是啊…」。

 

信我你不會吃虧的,就相信吧!

 

接著來思考,如果你是一個很棒的人,你會做些什麼。

 

例如一個大富豪,因為他對自己有充分的自信,相信自己是個極具魅力的人,因此我想,他在搭飛機的時候,反而不會在乎自己坐的是頭等艙還是經濟艙。

 

當你認為自己是這麼棒的人的時候,你的選擇範圍將會擴大數倍,心量也變得更寬廣,事情無論好壞你都能接受,然後財富就會源源而來。

 


(本文摘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樂觀才會快樂!101歲人瑞: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的開心和金錢、年齡無關,反倒和心境有很大的關係!

文/ 李慶隆

 

在公園運動,我總是會看到一位坐輪椅的阿嬤。她和其他阿公阿嬤一樣,由外勞推來公園運動,特別的是,她的外表打扮極為時髦,戴著花邊眼鏡,穿著色彩繽紛的衣服,紅的、黃的、綠的、粉的,在運動的人群中相當搶眼。

 

每次看到她,她總是露出牙齒,開懷大笑,是個很快樂的老人。有一回我忍不住走上前和阿嬤打聲招呼,我問道:「阿嬤,妳今年幾歲了?」

 

她毫不掩飾的說:「我今年一百零一歲了。」

 

阿嬤因為骨質疏鬆,雙腳沒力,無法長時間站立,才坐在輪椅上,但她依然每天出門運動。她的運動集中在上半身,她會用雙手搓搓耳朵、拍拍手,做些拉拉筋骨的簡單動作。

 

 

開心才是最好的養生之道

 

真正認識她後,終於有機會能聽她聊聊自己的故事。她是客家人,年輕時住在山上,是個「採茶姑娘」,工作很辛苦,每天清晨四點半就要起床到茶園,天性樂觀的她,邊採茶邊唱客家山歌。

 

她說:「那時候雖然身上沒什麼錢,但是過得很快樂。」說起年輕歲月,她的雙眼閃著光芒,好像時光又回到了從前。

 

「在山上工作很辛苦噢! 尤其冬天非常冷,還要早起。」她笑道:「唱個山歌、喝點小酒,不管怎樣,都要過日子。」喝點小酒,心情比較快活,這也是她的養生之道。

 

阿嬤總是對我說:「少年耶! 你要像阿嬤一樣,有錢沒錢都要喝一點小酒。」有時候她也會嘮叨道:「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公園裡,還有幾位客家阿嬤,她們一年四季,無論晴雨、天氣多冷,全年無休的出門運動。她們不會替自己找不運動的理由,所以很健康,又因為年輕時的勞動,身體基礎打得很好,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在公園裡運動的人對這群客家阿嬤都很客氣,稱呼八十歲的阿嬤「妹妹」;九十歲的是「姊姊」,九十五歲到一百歲是「大姊姊」;超過一百歲才會被叫作「阿嬤」。

 

反璞歸真的快樂

 

從她們身上,我學到了人要樂觀,就會活得很快樂

 

從年輕一路打拚,現在她們的人生到了心滿意足的階段。她們成長在資源缺乏、貧困的山上,打拚一輩子,到老時有能力搬到繁華的都會居住,心中充滿了感恩和知足。人生除了金錢和物質,更重要的是一顆喜悅的心。

 

 

公園裡匯集著各式各樣的人,有些年紀輕一點的,例如五、六十歲這個族群,在公園運動時,總是神色凝重、面無表情,看起來精神壓力頗大,有時從側面了解才知道,某人原來是某大集團董事長。

 

也有知名政治人物,來運動時似乎怕人認出來,戴著帽子、口罩、眼鏡,好像見不得人似的將自己包起來。我們都要學習阿嬤,知足常樂,人生不要窮到最後只剩下錢,這樣人生就了無意義了。

 

 

(本文摘自《溫度記憶:永康國際商圈理事長的美麗人生》,今周刊出版,李慶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齡只是個數字!無論幾歲,隨時都可以開始學習新事物!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圖檔來源:達致
  • A
  • A
  • A

因為學習多年,我能看懂希臘文、英文、德文、法文等歐美語言,但以前從來沒有機會學過亞洲的語言,所以我從零開始學習韓文。現在已經能夠跟著韓國籍老師閱讀書籍,但仍然會犯一些低級的錯誤。

文/岸見一郎

 

我在六十歲時開始學韓文。因為我經常去韓國演講。如果回到年輕時代,就像在學語言時會犯低級錯誤一樣,會在很多事上犯錯、失敗,深刻體會到自己的無知和缺乏經驗。

 

學習新事物本身是令人興奮的愉快經驗。學習過程難免有痛苦,但其實不需要放棄至今為止累積的一切,就可以回到年輕時代。那就是「模擬體驗」年輕。

 

任何人都可以嘗試「模擬體驗」年輕,不需要特別的才華或資質,只需要少許挑戰精神。借用澳洲的精神醫師•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的話,就是具備「不完美的勇氣」。

 

 

有些人有機會挑戰新事物,卻用各種理由推託,說自己「沒辦法」、「做不到」。有人說自己記性比年輕時差多了;有人覺得太難了,無法理解;也有人說自己體力不好。只有一大把時間……。

 

但是,其實不可能做不到。只要像讀高中時那麼努力,即使從頭學習一種全新的語言,也完全有可能學會。但因為無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或是不願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所以在開始做之前,就認定自己「做不到」。

 

阿德勒說的不完美,並不是指人格不完美,而是新學習的知識和技術的不完美。一旦開始學習新的事,就會馬上看到「不會」的自己。因為以前沒學過,「不會」是理所當然。但是,接受「不會」的自己,才有辦法「學會」。

 

有一次,我在演講中提到自己開始學韓文,一位七十多歲的男性在演講結束後叫住了我。他告訴我,他從六十四歲開始學中文,目前從事翻譯導遊的工作。他鼓勵我:「無論活到幾歲,隨時可以開始學新事物。」

 

 

我學韓文才兩年,學習資歷尚淺,但現在已經看得懂韓文書了。

 

去年,我受韓國全國性的報紙《朝鮮日報》的邀請,用韓文寫了一篇簡短的書評。雖然寫完之後,曾經請老師幫我修改,也因為能力不足,無法盡情地寫下自己的想法,但寫完之後,還是很有成就感。

 

我打算在學韓文之後,再學中文。去年有機會去台灣演講,當時稍微學了幾句中文,讓我產生了興趣。

 

年輕時的學習經常被迫和他人競爭,或是必須有結果。然而,到了目前這個年紀,就不會在意別人的評價或是評論,可以充分感受學習的快樂。可以說,這正是年老的特權。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長過程,需要學會自我相處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的年紀都在增加,每年都會長一歲。有些人哀嘆,不希望歲數增加,越來越老,卻又希望長生不老,這兩者無法並存。

文/岸見一郎

 

活著,就是年歲增長,也是身體逐漸發生變化。年輕時,這種變化是「成長」,但曾幾何時,開始覺得這種變化是「衰老」——很多人都是因此意識到自己邁向年老。

 

在我牙齒出問題時,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老了。俗話說,女人每生一個孩子就會掉一顆牙齒,我已經連續掉了好幾次,每寫一本書,也會掉一顆牙齒。

 

年輕時,當然不會有這種情況。如今經歷了極度消耗體力後,牙齒掉落的經驗,讓我意識到自己漸漸走向年老。

 

掉牙齒會對日常生活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無法順利咀嚼,所以就會影響日常的飲食。如果需要治療,就必須忍受疼痛。掉牙齒也會影響容貌,少了一顆牙,嘴巴看起來的感覺很不一樣,就會露出老態。

 

因為我之前從來不曾為牙齒問題傷神或是煩惱,當需要裝假牙時,覺得自己真的老了,忍不住有點沮喪。

 

除了牙齒問題,我還發現視力也衰退了。視力即使衰退,也不痛不癢,更不會影響外貌,所以不至於像掉牙齒那麼令人沮喪。

 

但我因為工作關係,從早到晚都要看書,或是看著電腦寫稿,對我來說,視力問題是攸關死活的問題。我每天必須和文字打交道,卻因為老花而無法閱讀,這無疑也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身體機能衰退是不可逆的現象。當然,以當今的醫療技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減輕自訴症狀,也可以延緩身體機能的衰退,但還是無法完全恢復原狀。

 

如何接受再也無法恢復原狀的現實?在思考年華老去這件事,在面對疾病時,這個問題都是「重要」的課題。不要怨嘆,也不要逃避現實,而是要思考該如何與「眼前、當下」的自己相處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何協助父母迎向嶄新熟齡生活?心理師:這3點最重要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文/諮商心理師 張璇

 

對許多成年人來說,獨處有助於創造力和自我恢復,讓人得以調整心緒和靜下來思考,但對於子女經常不在身邊的銀髮族,或是獨身、已失去配偶的年長者而言,大量的獨處時光,往往更突顯生活的寂寥與冷清。

 

根據衛福部的資料顯示,臺灣有超過4萬6000多名的獨居老人,其中有將近1/5患有老年憂鬱症。即使不是獨居,家中尚有看護或其他親屬陪伴,與兒女也保持聯繫,許多年長者仍經常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父母生病不適或需要陪同就醫時,通常子女都願意幫忙,但對於不時被要求回爸媽家拿食物、代購物品,或是修理家中器具、搬移傢俱……等,常不知如何回應,分不清父母是真的需要協助,還是因為不知如何驅遣寂寞或想引起注意而不斷找些事情給孩子做。

 

 

雖然獨居不一定會感到淒清或怏怏不樂,但因家人陪伴減少,而可能會自怨自艾或愈來愈自我封閉,其心理健康可能需要更多的關注。太過保持距離,可能彼此都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1. 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被在乎的

 

不少個案和友人告訴我,家中年邁父母的固執程度,實在令他們難以招架、身心俱疲。

 

「我跟父親說過起床下床時不要太急,最好先側身再慢慢坐起來,他不聽,結果閃到腰了。

 

提醒他冬天出門要戴帽子,他說那樣不好看,堅持不戴。忍不住碎唸他太任性,唸完又很自責。」

 

也許沒辦法事事順應、滿足父母需要更多陪伴和照應的期待,但如果你愛他/她,不妨說出口讓他/她知道。

 

可能他/她的話題總是圍繞身體的種種不適、擔心,或充滿對生活、親友、共同居住的家屬,甚至是對外籍看護的抱怨,但偶爾花些時間聆聽他們說話、不那麼容易不耐煩,以語言或非語言表達「他/她的存在對你來說很重要」,都能傳遞愛與溫暖,減輕孤寂感。

 

 

2. 適度設立界線,避免因關係緊密而被壓力擊垮

 

愈來愈多的銀髮族健康研究發現,經常與人互動活躍的年長者,活得較久、較開心,也較健康。

 

有些熟齡長者積極上課、追求靈性成長、參加社團和戶外活動,但也有不少照護者或家屬告訴我,他們想邀請家中長輩外出活動、多與人接觸,他們卻很抗拒,連市辦的日照中心或社區樂齡中心也不願意前往。

 

長輩較缺乏與外界連結的意願,究其因素,除了和本身人格特質有關──較害羞或不習慣麻煩他人,也常受到親子之間的鬆密程度(依附關係)影響。

 

雖然不少銀髮族願意學習3C產品的使用,藉由網路生活排遣些許寂寞,但內心仍渴望能多與自己的兒女或孫輩互動(尤其長期與配偶關係不佳者或單親、喪偶者)。

 

 

不只一次聽到個案說:「有時真的忙得不可開交,很難在週間的晚上回父母家,週休二日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但若拒絕了她/他,又會因為她/他的不悅反應心裡很糾結,覺得自己好像很不孝。即使沒說甚麼,我也會很有罪惡感。

 

也有不少中壯年子女經常得在上班時間接聽熟齡父母或看護的來電,長輩的過度關心、期待多一點相聚或不時溢於言表的哀怨與悲情,常令子女備感壓力和難以承接過多的負面情緒。

 

所以,即使是與至親家人,「適度設立界線」仍有其必要;若未拿捏好分際又不擅於運用資源,一旦長輩的身心健康狀況更加惡化,便可能因疲於照護而倒下。

 

適度拿捏分際,並不是情緒切割、冷漠無情,而是引導長輩培養新生活的適應能力,降低對子女精神上或生活上的依賴。

 

 

以個人例子來說,沒有其他兄弟姊妹的我,一直與獨居的母親保持良好連結;平時以line彼此關心,盡量每兩週一起吃頓飯或外出走走,讓她感受到並相信,當她遇到問題時我一定會在,並持續鼓勵原本習慣宅在家的母親有更多社會參與、對長照資源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以便未來不時之需。

 

至親長輩內在的安全感和獨立性增加了,便不致那麼容易感到孤單和對未來憂懼。

 

3. 提升長輩生活意義感

 

許多熟齡長者雖然時感孤寂,也未失能或行動不便,卻不太願意參與社會活動,只喜歡待在家,除了對子女或家人較依賴,「在自己的家裡比較自在。」也是常常聽到的說法。

 

不敢踏出那一步,常是因為低自尊,覺得自己甚麼都不如人,或受到「人老了,沒甚麼用」的想法囿限,而對於外界的人事物失去興趣,較無活力,內在充滿強烈的失落感與空虛感,容易否定自己的價值。

 

子女們須體恤、同理他們不停在面對各種分離及不斷消逝的一切,也愈來愈失去對生活的掌控感,心靈舞臺充滿無奈、無助的獨白。除了不時受到死亡與未知恐懼的襲擾,也覺得自己似乎不再被需要。

 

存在治療大師Frankl在其經典作品《活出意義來》中提到,人類生命的動力在於「尋出意義」;瞭解自己為何而活,便能承受任何煎熬。哲學家尼采也說:「參透『為何』,才能迎接『任何』。」

 

樂齡生活專家們認為「培育動植物」和「擔任志工」對於使熟齡長者增加人生意義感大有助益,可使熟齡長者瞭解自己存在的無可取代、仍有能力照顧其他事務,較容易為自己的存在負起責任和珍重自己。

 

 

也許周遭的一切都可能被剝奪,但心靈的自由和平靜卻誰也奪不走。

 

綜合以上,藉由生活中「愛的經驗」與「美感經驗」提昇生活意義感、增進內在的安全感,有助於使父母以更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較冷清的熟齡生活。

 

而子女也毋需將父母的快樂責任揹在自己身上,能做的,就是讓他們「感到被在乎」,和「與他們同在」。

 

即使有時心理壓力很大,還是可以試著不逃避或閃躲,量力而為,與時而不安、的長輩保持連結。

 

 

縱然每位長輩的獨立性不太一樣,若對他們內在的「存在空虛」及「時而無助時而驚恐」有更多的理解和看見,或許更能鼓勵熟齡摯愛不因身體的退化或需要他人協助而自我否定、沮喪,為生活創造新的意義和價值。

 

成年子女提早作些自我建設和適度設定心理界線也是必要的;樂觀面對新階段的挑戰,不被孝親思想箝制、學習兼顧彼此的需要,或許能更有耐心和穩靜地陪伴他們安然變老、一同走過身體機能變化和心境轉換的歷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的時光如何過?學習正向的付出吧!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尤其是我們曾經經歷二戰後糧食缺乏的這一輩,特別會認為現在雖然辛苦,可是以後就輕鬆了。我們抱持著這樣的觀念努力工作。為了自己所屬的組織,我們一再努力,鞠躬盡瘁,相信自己所付出的將能使國家一步步走向復興。

文/山﨑武也

 

那是一個食、衣、住都匱乏的年代,說起來所有人都身處最「貧困」的時刻。因此,如果生活多少向上提升了一些,大家便有了一起成為「中產階級」的共同情感。

 

那個年代在經濟上沒有太大的貧富差距,在某種程度上國民團結合作,以整體提升為目標。大家心裡都希望,之後當國家昌盛之時,自己在退休之後便能過著悠閒自得的生活。關於這一點,雖然國家並沒有許下承諾,然而在國民之間卻有著共同的默契。

 

然而現在,這樣的夢想雖然沒有嚴重破滅到悽慘的程度,在相當程度上也是愈來愈難以實現。

 

 

好不容易才領到的年金,在實質上出現了減少的趨向,過去「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地工作,卻得不到公平的回報。

 

簡樸度日所存下來的存款,不但沒有得到預期的利息,未來甚至還可能被課徵利率,變成負成長。

 

而在政治和經濟的動向上,身處其中的有力人士或是有力組織優先取得自身利益的歪風已成奔流之勢,全然沒有道理及正義的可言。

 

然而日暮西山的老人已經沒有停止或是改變這股歪風的力道了。

 

一旦不可能改變現狀成了明確的事實,抱怨也沒有意義了。除了透過「改變自己的想法」來突破現狀之外,別無他途。

 

如果改變思維,正因為缺乏物資所以我們不致被物質所左右或誘惑,這也可以說我們以精神面的充實為目標做出了努力。另外,小小的增加就能讓我們大大歡喜,一點點的幸福瞬間也能讓我們陶醉於歡欣雀躍的幸福感裡。

 

這樣想起來,過去正因為食、衣、住以及其他方面有許多匱乏,所以大家才能夠目標「向上提升」,友好相待,一直保持著進步的熱情。正因為是一個物質匱乏的年代,所以大家才得以以「精神充實」為目標來努力。

 

因此,我們曾經生活在一個比現在更加「心靈豐富」的時代,我們的觀念會認為沒有抱怨的道理。

 

如果你認識到自己的年代是一個「曾經美好的時代」,或許在某個機會下你就會產生讓位給年輕人的心情。

 

你會以「我們已經充分享受過了,接下來換你們了」的心態來面對他們。這樣的有容乃大和氣度,將能夠讓年輕一輩對你敞開心胸。

 

 

只是,做事的時候,絕對不能表現出「施恩於人」的言行舉止。如果說出「我為你付出這麼多」或是「我都已經好好教過你了」,即使是在事情過了之後,都會讓你難得的好意變成強迫他人接受的心意,只會帶來反效果而已。你的好意,應該在每一次的機會裡分送給許多人。一旦你在心裡期望對等的報酬,你的付出只會變成多管閒事。

 

為人奉獻的時候,應該要依從自己「利己的」心願,也就是認為這樣會讓對方開心,所以我甘願這麼做。

 

如此一來,自己單向流通的情感只要傳達給對方就已經夠了。即使對方沒有感受到,我們自己也已經心滿意足,應該也就沒有遺憾了。

 

不過,此時如果有一點點的正向回饋,我們就會感覺到心花怒放,這是一定的。

 

老後的時光會有多長,雖然依照各人老化的程度而異,然而一定是比過去要短的。為了保全我們的晚節,讓它更加美好,我們應該從我們身邊的人開始,為所有的人付出。

 

如此一來,我們在眾人之前就能抬頭挺胸,也就沒有時間抱怨或是發牢騷了。我們將因此能夠過著恬靜的每一天。

 

 

(本文節錄自《一流老人》,天下雜誌出版,山﨑武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