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觀才會快樂!101歲人瑞: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的開心和金錢、年齡無關,反倒和心境有很大的關係!

文/ 李慶隆

 

在公園運動,我總是會看到一位坐輪椅的阿嬤。她和其他阿公阿嬤一樣,由外勞推來公園運動,特別的是,她的外表打扮極為時髦,戴著花邊眼鏡,穿著色彩繽紛的衣服,紅的、黃的、綠的、粉的,在運動的人群中相當搶眼。

 

每次看到她,她總是露出牙齒,開懷大笑,是個很快樂的老人。有一回我忍不住走上前和阿嬤打聲招呼,我問道:「阿嬤,妳今年幾歲了?」

 

她毫不掩飾的說:「我今年一百零一歲了。」

 

阿嬤因為骨質疏鬆,雙腳沒力,無法長時間站立,才坐在輪椅上,但她依然每天出門運動。她的運動集中在上半身,她會用雙手搓搓耳朵、拍拍手,做些拉拉筋骨的簡單動作。

 

 

開心才是最好的養生之道

 

真正認識她後,終於有機會能聽她聊聊自己的故事。她是客家人,年輕時住在山上,是個「採茶姑娘」,工作很辛苦,每天清晨四點半就要起床到茶園,天性樂觀的她,邊採茶邊唱客家山歌。

 

她說:「那時候雖然身上沒什麼錢,但是過得很快樂。」說起年輕歲月,她的雙眼閃著光芒,好像時光又回到了從前。

 

「在山上工作很辛苦噢! 尤其冬天非常冷,還要早起。」她笑道:「唱個山歌、喝點小酒,不管怎樣,都要過日子。」喝點小酒,心情比較快活,這也是她的養生之道。

 

阿嬤總是對我說:「少年耶! 你要像阿嬤一樣,有錢沒錢都要喝一點小酒。」有時候她也會嘮叨道:「人生要看得開,像阿嬤這樣!」

 

 

公園裡,還有幾位客家阿嬤,她們一年四季,無論晴雨、天氣多冷,全年無休的出門運動。她們不會替自己找不運動的理由,所以很健康,又因為年輕時的勞動,身體基礎打得很好,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在公園裡運動的人對這群客家阿嬤都很客氣,稱呼八十歲的阿嬤「妹妹」;九十歲的是「姊姊」,九十五歲到一百歲是「大姊姊」;超過一百歲才會被叫作「阿嬤」。

 

反璞歸真的快樂

 

從她們身上,我學到了人要樂觀,就會活得很快樂

 

從年輕一路打拚,現在她們的人生到了心滿意足的階段。她們成長在資源缺乏、貧困的山上,打拚一輩子,到老時有能力搬到繁華的都會居住,心中充滿了感恩和知足。人生除了金錢和物質,更重要的是一顆喜悅的心。

 

 

公園裡匯集著各式各樣的人,有些年紀輕一點的,例如五、六十歲這個族群,在公園運動時,總是神色凝重、面無表情,看起來精神壓力頗大,有時從側面了解才知道,某人原來是某大集團董事長。

 

也有知名政治人物,來運動時似乎怕人認出來,戴著帽子、口罩、眼鏡,好像見不得人似的將自己包起來。我們都要學習阿嬤,知足常樂,人生不要窮到最後只剩下錢,這樣人生就了無意義了。

 

 

(本文摘自《溫度記憶:永康國際商圈理事長的美麗人生》,今周刊出版,李慶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平淡就是快樂

撰文 :大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
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
已經這麼覺得了。
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文/米果

 

以前覺得,所謂的快樂,必須很具象,像煙火一樣。黑夜裡,啪啦啪啦,亮亮閃閃,像滿天落下的銀花。虛榮也沒關係,起碼要虛榮得很亮麗。

 

喜歡的人就一定要緊緊擁抱成一個圈子,既然在同一個圈子就要常常碰面,去吃飯,去KTV,去看電影,一起蹺班,一起旅行。

 

不只自己感覺幸福,還要讓旁人羨慕。生日的時候起碼要排滿一個禮拜的聚會,聖誕節不能一個人落單,到場朋友人數的多寡,拿來驗證自己人氣的多少。

 

假期必須填滿,出國必然要狂買東西,返家把行李箱打開,戰利品攤在床上,拍照上傳網路炫耀,那叫做旅行歸來的快樂。

 

 

以為天長地久是必然,如果有親人朋友或寵物離世,會崩潰,會不解,然後以文字訊息在網路互擁哭泣,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就連轉身走入日常都覺得不應該。

 

我羨慕那樣的自己。理所當然的傲嬌,開心或悲傷都不顧後果,自以為冷靜理智卻橫衝直撞,不管是討厭人或被討厭都用盡力氣,因此烙下深淺不同的傷疤之後,漸漸才懂得為人著想。

 

過了中年,沒那種心境和體力了,至多就站在可以俯瞰煙火的二樓陽台,吹著巷弄涼風,雖不到憑弔那般壯烈,多少有昨日黃花的蒼涼。說來好笑,我最近越來越懂這種心境了。

 

嗯,對的,站在二樓陽台,身體靠著生鏽的欄杆,探頭往長巷的裡側,看那些穿著花洋裝花襯衫的年輕人,一手拿著啤酒罐,一手拿著仙女棒,往煙火噴發的大馬路那頭奔跑。

 

 

我常常夢見那樣的畫面,因為自己穿不下花洋裝花襯衫而嚇醒,明白那是夢,或有隱喻,想一想也就釋懷了。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已經這麼覺得了。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盡量好睡,盡量天光自然醒來,規律過活已然成為功課。夜裡千萬不要突然清醒,因為重新入睡的能力正在衰退。熬夜失去的精神氣力,毫不客氣在體內挖出空洞,以前可以靠狂睡補足,現在想要狂睡也無法。

 

可是飯後往沙發一坐就很睏,如何睡去也不知,即使短暫幾分鐘,卻像熟睡到天涯海角,醒來覺得飽足,但是錯過的連續劇很難銜接,只好把支離破碎的情節,靠重播時段複習,真是老人症頭。

 

 

被菜市場某某攤販稱呼大姊阿姨時,還是會忿忿不平,感覺像是棒子夯過來,打中眉心,痛得要死,氣到像噴射機一樣揚長而去。

 

已經發現腿骨不像以前那般勇健了,蹲著不太容易,站起來更花力氣。最近摸到臉上的法令紋都已經鑿出明顯的溝,好吧,那就承認老了,不過自己清楚就好,旁人說得太明白,還是不開心。

 

變胖容易,變瘦很難。身體突然出狀況,就開始胡思亂想,狀況解除時,就想小小揮霍一下獎勵自己。一旦這麼想,胖也無所謂了,健康就好,節食是以前的功課,現在的作業是養生。

 

結交新朋友的速度跟態度都放慢下來,關於人生交際的硬碟空間越來越小,可以一起歡樂的酒肉朋友就算不聯絡也不覺得可惜,該刪除的不眷戀,覺得珍貴的就四處備份,會在內心留下位置給值得牽掛生老病痛的至親摯友。

 

老朋友也不只交往的年分夠老,一起變老的年分也夠長,以前靠爛朋友磨脾氣,現在靠好朋友延年益壽,朋友不必多,過了中年,留下相知相惜的就好,類似﹁精選集﹂的概念。

 

 

然後就變得很愛哭,一點點小事情,勾到內心一絲絲脆弱的線頭,就哭了。也不會哭太久,抽一張面紙,擤一下鼻涕,又轉身去做些普通到不行的雜事,譬如,洗碗、摺衣。平平淡淡。

 

最怕突然生病,就算是慢慢老去的過程,累積起來也很折騰。一旦被要求做什麼檢查,就不斷擔心直到聽完報告為止。

 

坐在門診外頭,看著燈號變化,感覺歲月流失,比自己更脆弱的人在那四周,提示了生命來來去去的必然,只能鼓舞自己快樂一點。聽完報告,無事安心,就去吃些喜歡的料理,或回家途中去租DVD,最好是喜劇,動畫也好,看過的再看,沒什麼關係。

 

朋友說他的朋友倒下之後就走了,家人說有個親戚突然就離開了,這些斷斷續續的消息,四處埋伏,不定向襲來。慢慢把自己訓練成銅牆鐵壁一樣堅強,才知道變老不全然是壞事,雖然壞事還是比較多。習慣無常如常,原本就是學習。

 

 

時時警惕自己,不可以變成討厭的長輩,不要對親戚的小孩追問結婚了沒生小孩了沒加薪了沒,畢竟自己以前也很討厭被這樣修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去攻打的道館,顧好自己的神奇寶貝就好。

 

不可以對新事物新流行失去探索的興趣,對於新科技要有學習的熱誠,否則真的老了,學不會新介面就別想搶到年節熱門時段的車票機票,連訂房都很困難。

 

喜歡的打扮就繼續喜歡,沒必要為了迎合別人的觀感去改變什麼。年輕時愛穿橫條紋就繼續橫條紋,變成老爺爺老奶奶也可以穿垮褲配球鞋或寬褲配牛仔外套。白頭髮的好處是想要染什麼淺色系不必預先漂白,這麼想,就覺得很無敵。

 

要準備好如何去面對父母的老去,也要思考自己需要被照顧的時候,可以提前做什麼準備。這是人生後半段最困難的部分,相較起來,那些打玻尿酸除皺紋或雷射去斑的事情,根本雞毛蒜皮。

 

一切如常,就是快樂。就算沒有熱鬧的儀式也不會感覺空虛,只要知道遠方的親人朋友平平安安,就會開心很久。

 

因為懂得無常了,所以每天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天光,一切如常,平平淡淡,就很快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濫情中年:米果的大人情感學》,大田出版,米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騎腳踏車趴趴走、海邊散步喝咖啡!荷蘭人快樂退休的秘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2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達志
  • A
  • A
  • A

週間幫忙照顧孫子,週末溜到海邊散步、喝咖啡,或是踩著腳踏車一騎就是20公里,享受單車運動的暢快─這是許多荷蘭人的退休生活寫照。在政府完善的退休金制度下,晚年不必太擔心錢的問題,你要做的,是好好享受人生。

銀色海嘯席捲全球,面積、人口與台灣相差不遠的荷蘭,比台灣更早進入高齡社會,全國超過65歲以上的銀髮族約佔18.4%,比起台灣14%的老年人口,比例更高。

 

銀髮族越來越多,代表退休人士不斷增加。荷蘭中央統計局(CBS)指出,荷蘭2017年的平均退休年齡是64歲又10個月,並且逐年增長。

 

退休後,就是老年人生的序幕,如何老得健康、老得快樂,是個人生活也是社會議題。

 

荷蘭的平均壽命為82歲,其中男性80歲、女性84歲,台灣平均壽命則是80歲,男性77.3歲、女性83.7歲。相較之下,荷蘭人更為長壽一些,不只活得久,更活得好。

 

根據2018年世界幸福指數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8),荷蘭在156個國家中高居第6名,尤其在「健康平均壽命」項目表現突出,分數甚至超過幸福指數前三名的芬蘭、挪威和丹麥。

 

 

另外,2018全球退休指數(2018 Global Retirement Index)顯示,荷蘭在43國中位居第10名,在國家財務、健康、生活品質、物質生活水準都有一定的水平,整體表現超過第26名的台灣。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副代表范安治(André Verkade)接受專訪時說,荷蘭設有健全的退休金制度保障老年生活,確實是適合退休的好地方。

 

荷蘭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副代表范安治(André Verkade)。

 

一般來說,若在荷蘭工作超過42年,退休後每個月約可領到8成薪水,基本生活不成問題,退休後淪為貧窮人口的比例相當低。

 

經濟無虞之後,怎麼做到長壽又健康?「腳踏車」是關鍵之一!

 

騎腳踏車可說是荷蘭的全民運動,家家戶戶都有腳踏車,大人騎腳踏車上班,孩子坐腳踏車上學,荷蘭小朋友更是從2、3歲開始就學騎腳踏車,從小培養單車情感,養成一輩子的運動習慣。

 

腳踏車

 

腳踏車

▲荷蘭人從小到老都愛騎腳踏車。

 

荷蘭是低地國,建造地下化的交通系統較不容易,所幸地勢平坦,為單車提供絕佳環境,政府為鼓勵民眾騎腳踏車,基礎設施也很完善。

 

在荷蘭,腳踏車不但有專用道,還有專用號誌,甚至享有道路優先權,紅綠燈不必等太久,汽車都得讓一讓。

 

更有趣的是,道路還設有感應系統,只要偵測到腳踏車靠近,就可以快速變換燈號,騎單車暢行無阻,比開車更方便!

 

正因如此,騎腳踏車上班在荷蘭非常普遍。

 

范安治分享,他住在荷蘭期間,也是騎腳踏車上下班,從住家到公司約8公里,每天出門跨上單車、踏板一踩,25分鐘就能抵達目的地,而且全年風雨無阻,雨天穿上雨衣、寒冬戴上手套與毛帽,照樣踩著腳踏車上班去。

 

通勤之外,荷蘭人也喜歡在週末騎腳踏車,當作休閒活動,一騎就是20甚至40公里,沿途享受微風輕拂、欣賞自然美景,身心暢快無比。

 

長年的運動習慣,為荷蘭人打下紮實的底子,從年輕就開始儲蓄健康,年老後自然擁有較強健的身體。許多荷蘭人退休後,依然保有騎腳踏車的習慣,80歲還在騎車也不奇怪。

 

「走路」也是荷蘭人熱愛的休閒活動,尤其喜歡在海邊或樹林間漫步,既鍛鍊身體又能釋放壓力。

 

在台灣生活2年多的范安治,仍維持走路運動的習慣,盡量每天都走到1萬步,偶爾在市區騎Ubike代步,也曾經一路騎到淡水,展現荷蘭人的單車精神。

 

除此之外,荷蘭人的健康意識高,對吃下肚的東西很有自覺,希望買到健康、品質優良的食物,而這種集體意識也形成一股改變環境的力量,使得健康食材在超市能夠輕易取得,價格也不高,可說是另類的「基本人權」。

 

范安治發現,相較之下,健康的食物在台灣普遍比較貴,反而是連鎖速食店相對不健康的餐點,比其他國家還要便宜。

 

荷蘭人不只在乎飲食,也重視是否擁有充足的睡眠和休閒時間。

 

荷蘭的法定工時是每週一至週五共40小時,但工作時間相當彈性,員工可以和主管協調,比如週一4小時、週二10小時等,而且只要能順利完成工作,不一定非得每天綁在辦公室。

 

休假方面,除了週休二日之外,年假也不少。范安治舉自己為例,已過花甲之年的他,現在每年約有50天年假,休息時間相當充足,不怕沒空放輕鬆。

 

荷蘭

▲范安治強調,荷蘭人的健康與長壽不只仰賴社福資源,而是各方面努力的結果。

 

由此可見,荷蘭人健康與長壽的背後,不只有健全的退休金制度、健康醫療等社福資源支持,與社會的運動風氣、基礎建設、工時制度、生活方式更是息息相關。

 

退休之後,荷蘭人都做什麼呢?

 

范安治分享,首先當然是好好享受沒有工作束縛的自由時光,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像是旅行、做志工,甚至開啟事業第二春,也有些退休人士重返校園,70歲還在大學上課的大有人在!

 

此外,荷蘭人重視社交活動,退休後花更多時間拜訪親友,三不五時就找個理由相聚,凝聚彼此的感情。

 

范安治認為,人際網絡是快樂退休的重要元素,他幽默表示:「我前面說過,荷蘭是退休的好地方,但如果你是外國人,聽了以後就跑去荷蘭退休,那可就糟了!」凸顯社交網絡對退休生活的影響相當大。

 

台灣人退休後,常常幫忙帶孫子,荷蘭人有時也會這麼做,但通常只是一個星期協助照顧一、兩次,很少做全職。

 

有趣的是,有些荷蘭人退休後會幫自己寫「自傳」。

 

走過一甲子,看遍人生風景,肯定有許多精采故事和生命經驗值得記錄,或是與家族分享傳承。小老百姓的自傳不是名人傳記,不會出版也不會熱銷,卻是人生最珍貴的記憶。

 

退休前,培養新的興趣也很重要。

 

近年準備退休的范安治分享,傳統的荷蘭家庭是女主人負責煮菜,以前的他從來不下廚,下班回家後就問太太「今天晚餐吃什麼?」

 

但時代改變,後來因太太工作繁忙,他開始試著自己料理,從最簡單的義大利麵開始,逐漸發現做菜的樂趣,現在的他非常熱愛烹飪!

 

荷蘭

▲范安治早已培養新的興趣,準備迎接精彩的退休生活。

 

范安治笑著說,人們退休後不再忙於工作,得找些事情來做,比如下廚就能創造全新經驗,令人樂在其中,退休生活肯定更有樂趣。

 

學荷蘭人快樂退休、健康樂活,就從今天開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許芳宜/「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時報出版
  • A
  • A
  • A

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文/許芳宜

 

朋友說:許芳宜,妳還在跳?


當然還在跳,因為身體要快樂!

 

(圖/時報出版提供)

 

「身體要快樂」是時間帶給我的體悟,是舞蹈專業回歸樸實身體的禮物。


「身體要快樂」開始於二○一二年,那是我第一次走進城鄉,手拉手的接近人群,用身體分享快樂的美好開始。

 

多數朋友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是身體要快樂?」其實就是讓身體快樂!身體是誰的?是你的、是我的,「身體要快樂」就是你、我要的快樂。

 

什麼事情可以讓你快樂?身體如何才會快樂?簡單的問題可以很哲學,從字意的表面聊到深刻的內心世界,也可以很直白。


我和所有人一樣,想認識自己的外在和內在,想認同自己的存在與價值。

 

認識自己的過程不容易,從青春到熟女到更年的身體經驗,身體是我最辛勤的戰友,也是最嚴厲的老師,我對身體有著不一樣的理解,身體的能力不只是工作、吃飯、睡覺、滑手機。身體有溫度、有表情,身體不會說謊,有記憶也會說故事。


當我對大家說:「開心的時候我跳舞,難過的時候我跳舞,每個身體都可以要快樂,享受身體的人不應該只有我。」

 

開心的時候跳舞,難過的時候跳舞,想說的並不只是跳舞,是讓身體「動起來」──舞蹈是讓我身體動起來的媒介與方式但是,可以讓每一個人動起來的媒介不一樣,可以讓每個身體快樂的方式不同,有人透過游泳、爬山、慢跑、打球、唱歌、做瑜伽、打掃拖地、整理家務等事,讓身體動起來,不知不覺進入「動」的禪修世界,那是身體專注的時刻,也是把身體還給自己的時刻。

 

「身體要快樂」讓我思考自己想要什麼、身體需要什麼、快樂的感覺是什麼,這其中包括: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大家看著我用跳舞讓身體動起來找到快樂,可能直覺回答:「因為許芳宜會跳舞!」答案:「是也不是!」

 

身體快樂的感覺是什麼?真的很難解釋,身體是我最寶貝的專業,經驗是我最真誠的禮物,所以我選擇用行動分享。

 

剛開始走入人群時,自己也很緊張,擔心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遙遠的「夢想」,經過實際走訪了許多城鎮,親自指導了許多課程,大家眼神交會、汗流浹背、無法控制的笑容,證明了「身體要快樂」真的很簡單。

 

每一個動起來的身體,在很短時間內極度的專注,忘記平時與身體的陌生感,專心、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自己,身體們少了戒心多了信心。

 

流著汗臉紅心跳的感覺,身體釋放壓力的感覺,相信身體的感覺,只能感受無法言喻。那是身體快樂的感覺!

 

一個早晨,沒清醒、沒表情的走進便利商店,想買杯咖啡提神,結帳時員工臉上大大的笑容,一聲活力十足的「早!」嚇我一跳,現在買咖啡送希望!瞬間,我醒了,感覺自己看見太陽。

 

被太陽溫暖過的我,隔天抱著期待再去買咖啡,結果員工沒有笑容也沒有早安,但是那天我選擇買咖啡送微笑,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希望他也能看見太陽。這是身體的感染力,是身體的能量。

 

「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祝您——「身體要快樂」!

 

 

(本文節錄自《我心我行》,時報出版,許芳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前大法官許玉秀:「我照顧她,不如說是她陪我」12年照顧失智母親,只有更捨不得

撰文 :口述:許玉秀 整理: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一天,我在樓上跟同事講電話,媽媽一直催促我下樓吃飯,最後竟拿起樓下電話叫我。下樓後,我跟媽媽抗議:「妳這樣讓我很沒面子。」沒想到她居然說:「我今天早上連電話都沒碰到!」爭執了一、二分鐘,突然間,她愣住了,那個表情,讓我警覺一下。

一周後,我帶媽媽去神經內科掛號,醫生說有一點危險傾向,但沒確診是失智,開了類似銀杏藥品給她吃。但媽媽說:「我又沒有神經病!」之後拒絕看醫生,也不吃藥,我只能持續買銀杏讓她服用。

 

那是我的疏忽,短短三個月,我從歐洲出差回來,她狀況一下子就惡化了!

 

我很懊惱,我一直忙於工作,疏忽她,沒早點發現。我心想,還能照顧她多久?不行,我要好好把握最後這段時間,讓記憶停留在快樂鍵。

 

以前,媽媽很省,不買衣服、不上館子,我帶她去好一點館子,她會生氣,說擺什麼派頭?她以前捨不得做的,現在我全部都讓她做。SOGO開幕(台北復興館),我馬上帶她衝去購物;去五星級飯店用餐,我必須坦白說,為什麼去五星級飯店,因為廁所是乾淨的,對我來說,照顧壓力比較小。

 

以前,我上班後,她就窩在家裡,白天看股票,晚上看政論節目,但人家不是都說要多多社交,才能延緩退化嗎?現在我乾脆去哪都帶著她。

 

我演講、開會時,她就在一旁抄經書;跟朋友吃飯、聚餐時,她也一起參與聊天。我不怕讓朋友知道。

 

與其說,我照顧她,不如說是她陪我,讓我重拾生活的能力。以前我不懂生活,下班、假日就是在家看書、寫報告。媽媽生病後,現在一放假,我就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帶她出門,朋友都誇她很美。

 

二○一二年,媽媽中度失智,我帶她去國家音樂廳,我一轉頭,媽媽跑去跟別人聊天,結果聊得很開心,對方完全沒發現她是有狀況的人。媽媽的中度,維持了很久一段時間。

 

去音樂會時,我會做好萬全準備,好比說,選擇靠走道與逃生門的位置,媽媽一有狀況,可以立即處理,但偶爾也有失算的時候。有一次,誤信售票員建議,買了中間「難以逃生」的位置,當媽媽因躁動而發出聲響,我試圖解釋,卻被白眼飆罵:「失智妳還帶出來……。」我只能一邊低頭不斷道歉,一邊拉著媽媽倉皇而逃。

 

失智症,最好的藥方是親人的陪伴。他們記憶停留在過去,了解他生命故事,才能對話。

 

一開始,媽媽幾乎動不動就打電話給舅舅,講的都是同樣那些話,一位阿姨到後來都不接她的電話。後來,我漸漸知道媽媽的故事,跟她聊天,不讓她去打擾別人。

 

前兩年,媽媽跌倒後,精神體力大不如前。最近狀況也不太好,高燒不止還住院,一想到她可能沒辦法再跟著我到處走,我一度很焦慮,不知如何是好!現在的她,更需要協助,但我年紀大了,也有點力不從心。我知道,該是啟動第二階段計畫的時候。

 

在我懷裡時,媽媽總是一臉滿足,像個小孩似的。我常想,小時候,她也是這樣哄我的吧!

 

十二年來,我堅持帶著她,因為我在跟老天爺搶時間。我也曾想過最後階段,但想像歸想像……我想,真要面對時,我還是會捨不得!

 

許玉秀

出生:1965年

經歷:司法院大法官、國際刑事法學會台灣分會理事長

學歷:德國佛萊堡大學博士

照顧資歷:12年

照顧模式:親自照顧,積極參與各種社交活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連自己都不了解你自己 還談什麼快樂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07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是否也曾被這11種常見的人生困境卡住?要終結過去的情緒陰影,唯有正面迎戰,才有辦法脫離困境,迎向燦爛人生!

你是否搞不懂自己為何重覆愛上同一種人,不斷與對你冷淡的人捲入關係?

最親近的人,你卻覺得他們其實不夠了解你,還總感覺所有人都會離開?

你是否重視別人的需求勝過自己的需求,甚至不清楚自己的需求到底是什麼?

在別人眼中你一切順遂、備受讚賞,但是你心底卻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

 

我們將類似這樣的模式稱為人生的困境(lifetraps), 以下將歸納人生中常見的11種人生困境,你或許可從中找到幾個自己也有表現出的模式。

 

「被人離棄」(Abandonment)

 

是一種你所愛的人將要離你而去的感覺,一種會永遠被孤立的情緒湧上你的心頭。

 

不論是你感覺親近的人將死亡,永遠離開家庭,或是因為想要和其他人在一起而離棄你,你多少都會產生將要變成獨自一人的感覺。

 

「無法信任&傷害受虐」(Mistrust & Abuse)

 

你認為別人將會以某種方式來傷害你。

 

那些方式可能是欺騙你、帶給你身體上的傷害,或是利用你。當陷在當中時,就會想躲在一片不信任感的牆後來保護自己。

 

你要不就是完全避免與人發展情感關係,或只是擁有一段表面關係;要不就是和無法善待你的人建立關係,然後自己感到憤怒,想要報復對方。

 

「被剝奪感」(Emotional Deprivation)

 

你相信自己對愛的需求永遠不會從其他人身上獲得適當的滿足。你感覺沒有人真正在乎你、關心你,或是了解你的感受。

 

你會受到冷漠,吝於付出者的吸引,不然就是你自己會變得很冷淡,不願付出,你的情感關係必定只會往暗淡無光的方向走去。

 

你會有兩種感覺交替出現:受騙、氣憤,以及受傷害的孤獨感。但諷刺的是,你的氣憤只會讓人對你更加漸行漸遠,讓你的情感持續被剝奪。

 

「疏離孤立」(Social Exclusion)

 

你感覺自己和他人有所不同,總會有一種被世界孤立的感覺。

 

如果你有這方面的問題,那麼你可能有過被同儕排擠的經驗與感受,你會覺得你不屬於朋友圈。你可能是感覺到自己不好看、談話技巧不佳,或是感覺自己有缺陷,你會避免與人接觸,也會避免與群體發展社交關係。

 

「過度依賴」(Dependence)

 

你會覺得如果沒有其他人給你足夠的協助,就無法好好處理日常生活上的事務。

 

你要依靠別人來當你的支柱,而且總是需要別人支助你。你常會暴露出完全不信任自己判斷的態度。你感覺自己沒有什麼能力可以做出好的判斷,所以舉棋不定。難以信任自己的判斷力。

 

「脆弱不安」(Vulnerability)

 

你生活在恐懼中,擔心災難隨時會來臨,不論是自然災難、犯罪、醫療相關,或是在財務方面。你在這個世界上感受不到安全。

 

這種恐懼是多餘且不實際的,但卻會控制你的生活,你卯足全副精力,只是想確認自己是安全的。你的恐懼也可能圍繞在各種疾病之間:怕患上焦慮症、受愛滋病感染,或是精神失常。也可能是特別關切財務受損問題,害怕走上破產之路,最後流落街頭。

 

「缺陷自輕」 (Defectiveness)

 

你的內心感覺自己有缺陷。你相信當其他人接近自己,也真正了解自己後,就根本不會再愛自己了。因為缺陷可能會暴露在他人面前。你很難相信身邊的人會看重自己的價值,所以你被拒絕是可預見的。

 

「失敗自卑」(Failure)

 

你總會有自己有所不足的想法。相較於同儕,你更相信自己是失敗的。

 

在童年時期,你對於自己的成就感到自卑,其他孩童總是比你好。到了成人階段,你會誇大自己的失敗程度,並以這種方式來讓自己持續處在失敗狀況中,讓這一種困境得以維持。

 

「屈從討好」(Subjugation)

 

你會犧牲自己的需要和欲望,以達到取悅他人或迎合他人需求的目的,這樣會讓別人來控制你。

 

這樣做讓你可以擺脫罪惡感,不會因為將自己擺在第一位而傷害他人,或是因為害怕如果不服從,就會被懲罰、被離棄。

 

「超高標準」(Unrelenting Standards)

 

你會帶強迫性地要求自己達到超高標準。

 

你非常強調社會地位、錢財、成就、美感、秩序,或是別人的認同,以致不惜犧牲幸福、快樂、健康、成就感,和美滿感情的代價來達成。

 

「我有特權」(Entitlement)

 

和接受現實生活限度的能力有關。處在這個困境中的人會覺得自己很特別,他們堅持自己有辦法立即做到、說到,或是擁有任何他們想要的。

 

他們不管別人是否認為不合理,不管時間和耐心,也不管現實狀況是否可行,還有是否會影響到別人,而且自律有困難。

 

為什麼會陷入困境?

 

人生困境是一種從童年時期就開始萌芽,然後在一生中不斷重覆的模式或主題。最終結果就是到了成人階段後,我們會想辦法再創那些在童年時期傷害我們最深的情景。

 

人生困境具有會傷害自我的能力,就治療師的觀察, 正是因為有這項的特質,所以才讓它顯得如此令人痛苦。它是我們所熟知的,雖然帶給我們痛苦,但卻因為讓我們感覺自在且熟悉,因此難以扭轉。

 

正面迎戰,改變人生困境

 

人生困境是深根的長期模式,如同成癮行為或是壞習慣一樣,難以改變。

 

要改變,就需要有體驗痛苦的意願,要正面迎戰它,了解它,同時還需要紀律,每天有系統地觀察和改變行為。想要改變,就不能一下這樣,一下又要那樣地不穩定,要持續反覆練習,改變才有可能發生。

 

深入探索自己,創造個人展望

 

“我們不應停止的探索之旅,在所有所有的最終,我們會到達最初,一個首次發現的最初。”-出自詩人艾略特(T. S. Eliot)在《四個樂章》(Four Quartets)

 

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一些與生俱來的偏好。或許在我們生活所進行事,最重要的就是去發掘我們天生所渴望的是什麼。

 

確認自然本性最好的線索,就是情緒和身體的直覺。當我們從事滿足自然本性的活動,或是發展符合自然本性的情感關係時,我們會感到美好,我身體也會獲得滿足,能體驗到樂趣或歡樂。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傑弗瑞・楊 /   珍妮・克露斯克

出版:天下雜誌

書名:重建生命的內在模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