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討厭,到被稱為「聖人」?50歲後,找回你幾近瘋狂的熱情!

撰文 :林靜芸醫師 日期:2019年01月1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王教授依規定在65歲退休。離開他的職位後,在家裏沒事作,因為小中風休養了五年。70歲再出現的時候,居然變了個人。沒人喜歡從前的王教授,現在變成「王聖人」,受到大家的尊崇!

他的賞鳥,在我看來已到狂熱的程度,為了一種珍奇的鳥,花28小時坐飛機到非洲,出發前打黃熱病疫苗,服用虐疾藥丸。

 

別人出國是享受,他是跋涉到落後地區住帳篷,在河裏洗澡。而且早上二點起來等鳥,賞鳥只有5分鐘,卻全身皮膚被不知名的昆蟲叮咬,回到台灣紅腫搔癢了二個月。皮膚變質變色。

 

程醫師沒在怕,講到賞鳥,他的眼睛就會亮起來。

 

王教授是台灣血管外科的先驅。罵學生聲音很大,學生背後叫他「雷公」!王教授怕學生有成就太高,會爬到他頭上,教學時習慣留一手。

 

帶學生手術,關鍵技術遮遮掩掩不讓學生學習。團隊原本有許多優秀的年輕醫師;在王教授擔任主任的十二年,能幹的被攆走,拍馬屁的被留下來,該院的血管外科漸漸衰敗!

 

王教授依規定在65歲退休。離開他的職位後,在家裏沒事作,因為小中風休養了五年。70歲再出現的時候,居然變了個人。

 

他定期辦研討會,熱誠教導後進,更稀奇的是他攤開私藏,鉅細糜遺的傳承,還募款成立基金會,每個月帶年輕醫師到偏鄉去義診。沒人喜歡從前的王教授,現在變成「王聖人」,受到大家的尊崇!

 

50歲到75歲以後,英語稱為第三樂章,這個年齡的人不年輕,但是也不老,作什麼事都不遲。精彩的第三樂章有幾個特色:

 

1. 熱情:幾近瘋狂的熱情,程醫師的賞鳥是個例子。

 

2. 樂趣:中年人為了賺錢,必須工作,第三樂章的工作,不是為了賺錢,充滿樂趣!王教授上班的時候有壓力。退休後的工作純粹奉獻,變成一種享受。

 

3. 勇敢:接受變革,不怕失敗。70歲可以創業;75歲可以高空彈跳。

 

4. 學習:是最重要的課題,不管是新的歌,新的舞步,新學問,都能讓人快樂。

 

5. 社會服務:任何性質的服務,尤其指導年輕人,照顧弱勢,最能豐富心靈。

 

沒有人能停止生命的時鐘,不管您在什麼階段,跳出來思考自己的能量、技術、熱情,愈早規劃第三樂章,效果愈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考駕照、學游泳,一年接拍4支廣告!80歲奶奶愛挑戰,退休超精彩!

撰文 :王君瑭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圖檔來源:王春芬奶奶提供、王君瑭攝影
  • A
  • A
  • A

王春芬奶奶,看到她的第一眼總會忍不住停頓,質疑自己是否真的該開口叫這句奶奶,因為除了滿頭的白髮外,她無一處不讓人不感覺她是個青春少女,但她今年其實已經八十歲了。

▲奶奶氣色紅潤,看起來宛若一位青春少女。

 

春芬奶奶以前在政府機關當副局長秘書,跟許多人一樣,年輕時忙碌於工作和家庭,但當大家都以為六十歲退休的她是該休息享清福時,奶奶卻為自己翻開了一本新的行事曆,展開了全新的退休人生。

 

「我以前就是個很敢冒險的人,不會游泳卻總是跟著人家下水,只是因為工作很忙,很多事情想做卻一直沒有機會實踐。」

 

「我退休之後每天早上都會先去游泳,然後下午再安排不同的活動。」「周一要上韻律舞、週二要去合唱團、周三要去當志工、週四還有另一堂舞蹈課,然後週五我要學畫畫。」

 

春芬奶奶邊講邊翻出手機中自己的畫作熱情分享,色彩飽和、陰影漸層細膩,一筆一畫都是出自於這位「非科班」的奶奶手中,令人好不驚豔!

 

▲ 奶奶每週上畫畫課,累積多幅繪畫作品,成就感十足。
 

「等等,奶奶,這些都是你一周的行事曆!?」小小的本子畫了滿滿的課程和註記,進入年末,還有尾牙、志工值班、出遊聚會等等多采多姿,讓人有點難以置信。

 

「其實一開始,我沒有學這麼多,我第一個學的是開車,那是在我退休的前一年。」「我兒子換了新車,把舊車留給了我,爺爺只會騎機車,我本來學了開車是想載他出去玩。」

 

將近六十歲時,奶奶考到人生第一張駕照(註:這些年基於安全考量,她已聽從子女建議不開車了),等到她真正退休後,爺爺卻離開了,頓時失去工作和老伴的春芬奶奶生活失去了重心,只好將重心放在孩子和佛學上,她開始參加佛學課學習誦經,甚至在SARS期間,和佛學班的朋友們四處替有往生者的家庭念經祈福,除了做善事外,也希望能藉此迴向給過世的老伴。

 

爺爺的離開,再加上孩子也慢慢長大、離家,讓春芬奶奶對於生死人生看得更開,並有了新的體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孩子也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應該打擾他們。」「而我忙了一輩子,也應該要有自己的人生。」

 

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為了不拖累孩子,也為了走出失去老伴的傷痛,更是為了自己,奶奶決定重拾年輕時那個愛冒險的靈魂,在接下來的日子,活出不一樣的新人生!

 

▲ 奶奶隨時散發青春氣息,連拍照都能擺出專業的網美姿勢,相當可愛!

 

「要活著就要動,不動,我覺得我很快就會死掉了。」健康,成了奶奶樂活的第一步,剛好此時有個年紀比自己還大的朋友問春芬奶奶,要不要一起去游泳,奶奶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

 

「但其實我是個旱鴨子,我完全不會游泳。」那為什麼還要答應呢?「因為我覺得別人可以,我應該也可以,反正就試試看嘛!都這年紀了我也不怕什麼,但我覺得人生不能白活!」

 

就這樣,奶奶報名了運動中心的游泳集訓課,九天的時間竟然就把游泳給學會了!滿滿的成就感也讓奶奶上癮,慢慢的從朋友邀約,到後來春芬奶奶開始會自己去找課上,就這樣一堂接一堂,奶奶的行事曆越塞越滿。

 

▲拍攝電視廣告的奶奶充滿活力,令人欽羨!

 

「愈動就愈健康,愈上課就懂愈多愈有趣,愈有趣朋友就愈多,就愈開心。」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我自己很老,孫子也不覺得我像奶奶,都很喜歡跟我玩在一起,我覺得我是最開心的奶奶!」

 

然而樂學的春芬奶奶不只周一到五把課排得滿滿的之外,對於新鮮的事物從不抗拒的她,打開通訊軟體裡更有許多「經紀人」傳來的試鏡邀約訊息,很難想像這可是一位八十歲奶奶的手機啊。

 

「我這一天要試鏡,不知道會不會上啊,但是我覺得很好玩!」

 

▲奶奶把試鏡、拍廣告當作新鮮有趣的體驗,強調「開心最重要!」

 

但別聽奶奶說的謙虛,她可是在去年一年之內接拍了四支廣告呢!「一開始就是我舞蹈班的同學,她是專業的經紀人,她剛好有一個廣告角色要找白頭髮的老奶奶,她就來問我要不要試試看?」

 

沒想到除了奶奶一頭漂亮的銀白頭髮,再加上超有活力的親切笑容,讓春芬奶奶一舉被廠商選中,第一支廣告就和林心如一起為桂格代言,接下來更接連被大潤發、格上租車和麥當勞等大企業相中,成了「最資深的新人」!

 

▲奶奶拍攝奶粉廣告,非常上鏡。

 

「人生只有一次,就算出糗又何妨,總要體驗過一次呀!開心好玩就好!」

 

也正是這種「把所有事都當成一種體驗」的樂觀心態,讓春芬奶奶隨時都充滿了活力。

 

▲第一次拍廣告就與藝人林心如同框,十分難得!

 

「別人家都是媽媽找不到小孩,而我是常常找不到我媽媽,因為她活動實在太多了!」談起媽媽,女兒張清清笑意藏不住,手機翻開都是媽媽的照片,女兒笑著說「媽媽是我們的天才美少女,又會畫畫,又會唱歌跳舞,爵士舞、肚皮舞、敦煌舞什麼都學,還跟著同學一起去參加比賽,得過台北市第一名呢!」

 

「每次跟她在一起,我都會覺得,我們才是老人家。」

 

春芬奶奶笑說「我的小孩其實都不太孝順--不太『有機會』孝順,因為我很健康,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就像我現在住四樓公寓,樓梯爬得比誰都快。」

 

「我也很喜歡出國玩,美國、義大利、維也納、日本、帛琉、中國東北,哪裡我都去。」聊起旅遊奶奶更是起勁,開心的神情真的就像是少女一般,照片的姿勢更是不輸年輕人,張張逗趣又可愛,讓人忍不住問奶奶到底怎麼保持健康和年輕的活力?

 

▲ 奶奶喜歡在國內外旅遊,體力、精神都不輸年輕人。

 

「不要想太多!開心最重要!」「偷偷告訴你,其實我比較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有些老人太固執了,就不容易開心,我受不了。」

 

「但奶奶,很多人就是很容易擔心很多事啊,你都沒有擔心或煩惱的事嗎?」

 

「沒有欸,擔心了又能怎樣?」「要去找到讓自己專心、開心的事,因為人生很短。」

 

伴隨著奶奶哈哈的大笑聲,一瞬間心情也跟著笑了起來,似乎有點懂了奶奶的樂活之道,有些事不是不擔心,而是擔心了又能怎樣,與其把自己困在一方小天地,不如拋開煩惱為自己而活!

 

奶奶的行事曆,寫滿的不是人生瑣碎的代辦事項,而是退休後,對自己的期待與夢想;奶奶的行事曆,沒有煩惱與固執,只有「走出去試試看!」的樂活哲學。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處是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靠3大觀念,玩出快樂第二人生

撰文 :林靜芸醫師 日期:2018年12月2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人獨處」變成現代社會的問題,老人重視親情,盼望家人團聚,一旦獨處,容易發生心理障礙,出現緊張、恐慌、焦慮等情緒。醫學研究證實,愈早學會獨處的老人愈長壽,而且生活品質愈好。

文/林靜芸醫師

 

一名65歲的女性小腿被摩托車的排氣管燙傷,因為有糖尿病血糖沒控制好,小腿傷口難癒合,她輾轉來到我的診所。我拆掉紗布,她就開始哭泣,站在一旁的兒子大聲說:「醫生還沒碰你,你就哭,傷口不換藥怎麼會好呢?」

 

她的傷口屬三度灼傷,皮膚全層壞死,需要清創及至少三星期的傷口修護;我一面治療,一面叮囑她:「血糖要控制,營養要補充,小腿的血液循環要注意」。

 

但她只顧著哭,旁邊的兒子說,媽媽白天一個人在家,不知道她三餐吃什麼,但是發現她一天吃掉一包零食,有時是巧克力,有時是花生;每回去醫院檢查,血糖、膽固醇都大超標,調整處方用藥也沒有改善,還發現下肢血液循環障礙。

 

糖尿病的人下肢傷口癒合困難,我勸她除了照顧傷口,也要控制糖尿病,三餐最好定時定量。

 

結果她聽了反而哭得更厲害了,她說丈夫早逝,自己在菜市場賣衣服,拉拔三個孩子長大,現在孩子翅膀硬了,一個個離開,她一個人住、一個人吃飯,怎麼煮也不好吃,乾脆不煮,靠電視及零食過日子。

 

女人說,她年輕時精力充沛,每天都想早點醒來賺錢;現在卻希望永遠不要醒來,日子太沒意義了。

 

戰後嬰兒潮(1945至1964出生)的人,常被稱為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被子女棄養的第一代,這個女人有三個孩子,但他們為自己的生活奔波,沒時間也沒能力陪伴母親,讓母親必須一個人過日子。

 

獨處不是孤獨,獨處是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傳統老人等兒女回家孝順他們,但家人總有離去的一天,工作、同事也不可能常伴身邊,這種心態要調整,獨處的老人擁有更大的自主權,可以拜訪親友,也可以接受探視!

 

另外,獨處可以讀書、寫字畫畫、自酌自飲、靜心品茗、唱歌自娛,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照顧自己的健康,鍛鍊心智、勞動身體,其實比較養生。

 

俗話說,靠別人不如靠自己,子孫不管如何孝順,人生到頭來終究要獨自面對,獨處是一種生存技能,最好盡早學習。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學攝影,開啟人生新角度「給別人多一點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18日 圖檔來源:愛長照
  • A
  • A
  • A

透過學習,我在生活中改變很多。我會去學攝影,其實也是去找一個目標,專注在某一件事的當下,你看別人、看很多事,觀點會不一樣,也比較能夠接受身邊的家人他們為什麼是那個樣子。

文.攝/林曉盈

 

許淑惠,臺南人,今年61歲,育有三名子女,皆已成家。對事物充滿學習熱忱,平日到社大學習生態攝影、電腦,也追求心靈成長;課程外,妥適安排個人時間,享受一人時光,週末假日時間,則把握時間和家人相處。她對於目前的生活感到滿意。

 

近兩年學習大爆發 生態攝影、PS樣樣來

 

開始是因為朋友在社大學生態攝影,我想說學這個可以跟同學到處走走看看,了解生態是在拍什麼,結果一學就是三、四個學期,也認識很多朋友,尤其生態攝影一學期有三、四節以上的外拍,所以幾乎都在玩。

 

生態攝影上了快兩年,後來接著上PS(Photoshop),因為我想要多學一點。一般我們拍照都拍JPG檔,學PS是為了要處理相機裡的raw檔,不過對我來講PS有點難度,因為我對電腦不是很精通。

 

我的相機是OLYMPUS,屬於微單,可以換鏡頭。我不買單眼,是因為手上這台我已經摸得很熟了;如果換成單眼,這台就會少用。

 

▲用OLYMPUS拍完照片後,許淑惠會把作品上傳到FB分享。(林曉盈提供)

 

況且單眼很重,我習慣手持,拍鳥若帶著腳架跟著追,扛得又更重了;而且單眼幾乎都是全片幅(Full Frame),我沒有要追求拍得跟書上的照片一樣美,只是想多認識一些動植物和生態,所以以我這個年紀,這樣就可以了。

 

原本我買的鏡頭是旅遊鏡,因為它既輕又方便。後來跟攝影班去外拍,要曝星軌或拍螢火蟲,所以就補了一支定焦鏡。最近因為生態攝影去拍鳥,拍鳥需要長鏡頭,又買了一顆100-300 mm的長鏡頭。

 

拍完的照片我會放在臉書。現在回頭看以前的照片,覺得自己拍的越來越好。喜歡畫畫的人是把美麗的風景畫成一幅畫,我則是用相機來做畫。

 

▲許淑惠的攝影作品。(許淑惠提供)

 

藉由心靈成長課程認識自己、改變自己

 

原本我們家是做生意的,十幾年前從高峰跌到谷底,可以說是歷盡滄桑。因為是從很高的地方跌下來,所以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把以前的傷放下。

 

後來接觸到心靈成長的課,一方面是療癒自己,一方面是整理自己的生命,去了解我是誰?來這裡做什麼?這些課幫助我了解自己要的是什麼,不然就會每天傻傻地過日子。

 

然後透過學習、找到方法,我在生活裡也試著改變。

 

比方說,以前先生情緒上來,會開始翻舊帳,說我以前怎樣怎樣。我會說那是以前我沒有學習,所以會說出那樣的話,現在的我已經透過學習、有所改變,

 

所以我會為以前做過的事跟他道歉,而他也感覺到我跟以前不同。透過學習,我在生活中改變很多。

 

我會去學攝影,其實也是去找一個目標,專注在某一件事的當下,你看別人、看很多事,觀點會不一樣,也比較能夠接受身邊的家人他們為什麼是那個樣子。

 

▲許淑惠的攝影作品。(許淑惠提供)

 

享受獨處也把握和家人相聚的時光 

 

我先生平日要上班,假日我們兩個人會開著車出去。我會帶著相機一起,有時候剛好遇到美麗的風景,就隨手拍下。和先生一起去玩,我不會為了拍照而忽略了他,不過有時候,我先生看到不錯的畫面也會跟我說:「欸~那裡有…...」

 

我們兩個都是很隨興的人,不喜歡規劃;即使規劃,也只有三天兩夜的行程才會這麼做,而且只訂出目的地而已,其他的,就沿路慢慢玩。像我們上次去武陵,只是那天突然想說:「這種天氣去武陵應該不錯,楓葉應該有一點紅了!」就臨時決定出門了。

 

對於生活安排,我現在禮拜一下午會去上課,晚上再接著去上PS。禮拜二很隨興,好天氣的話會去海邊走走,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拍。沒有的話,就去公園走一走、運動。公園有時候會出現一些稀有的鳥,去看看也好,不然就帶個書到公園也不錯。禮拜四是生態攝影課。

 

禮拜五是家庭日,那天我就會去買個菜,等女兒女婿回來一起晚餐。禮拜六、日是我們夫妻兩個人的日子。現在的我比較懂得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對現在的生活也覺得挺滿意的。

 

我先生年底就要退休了,對於退休後要做什麼,以前我會給他建議,現在我不會這麼做了。也許是我改變了,所以看他也覺得他在變。就像一個點,當你繞著圓心轉,你在轉,旁邊也跟著轉。

 

現在我會覺得:「給別人多一點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

 

▲許淑惠和先生都是隨興的人,即便出遊也很少做規劃。此為武陵美景,兩人學年輕人玩自拍。(許淑惠提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熱門文章

60歲後,在Instagram上爆紅!日本夫妻「bonpon」的造型巧思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09月28日 圖檔來源:Instagram(@bonpon511)
  • A
  • A
  • A

pon(妻子)是從五十二歲開始不染白髮。過去雖然一個月染兩次也毫不在意,或許是進入更年期身體有所變化,每次染髮,頭皮便感到不舒服。

文/bonpon

 

一不染白髮, 造型就不一樣了

 

不只如此,甚至開始掉髮,結果到皮膚科看病,就被告知原因是來自染髮。女兒雖說,「媽媽妳要留白髮至少等到六十歲以後嘛。」但pon也無能為力,因為染髮就是會讓頭皮受傷。

 

然而,當pon開始保留白髮,開始感覺其實白髮倒也不壞。

 

或許是因為少年白的bon(丈夫)很早就滿頭白髮,所以看在眼裡的pon,對自己變得整頭白髮也沒有太大抗拒也說不定。

 

現今老年雜誌也開始啟用白髮的模特兒,目前社會可說漸漸走向「自然最好」的方向。不染白髮真的很輕鬆,所以我們也很推薦煩惱於究竟染不染頭髮的人接受白髮。

 

只不過,滿頭白髮看來真的就是比較蒼老。如果不擦口紅也不講究服裝,真的看來就是一個老婆婆……這對於男性來說也是一樣,如果不穿得時髦一點,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老爺爺的感覺。

 

我們雖然不會刻意裝年輕,不過還是時時提醒自己要挺直腰桿、穿得整潔體面。這麼一來,就有一件令人困擾的事,那就是變得滿頭白髮後,以前的服裝哪一件看來都變得不適合自己了。

 

一直以來,我們兩人基本上都喜歡傳統服裝。

 

雖然說育兒期根本就顧及不了時尚,所以經常都是T恤加牛仔褲就了結,但等到四、五十歲時,就再也不適合過度隨興的衣服。為了隱藏體型,pon也開始嘗試穿長版上衣,可是仍然感覺不大適合,全長褲也一樣,就是不大對勁……

 

總之,滿頭白髮穿起來就是甚麼衣服也不對,而我們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嘗試。

 

在我們嘗試了各種服裝後,某一天,我們向女兒借了衣服。

 

結果一穿發現,黑白色調的衣服很適合白髮女性。嘗試擦上口紅,然後穿上時尚服裝,結果整體看起來饒富趣味,就連抱怨要留滿頭白髮為時尚的女兒也說,「這種搭配方法看起來,滿頭白髮似乎也挺不錯。」

 

話雖如此,我們完全沒有時尚設計類的服裝,於是便先以COMME des GARÇONS(註:由日本設計師川久保玲於一九六九年成立的知名國際時尚品牌,全球超過二百間直營店面)、Y's(註:知名設計大師山本耀司設立的服裝品牌)為中心,目標在低於五千日圓的便宜服裝,在網路拍賣上購買衣服。

 

同時,我們的髮型也配合時尚設計嘗試各式各樣的造型,有時剪成超短髮,有時則剪成香菇頭。

 

目前大家看到的這個髮型,其實都是我們自己剪的。這是因為我們從過去就為了省下美容院的費用,因而自己修剪頭髮。

 

(圖/天下雜誌提供)

 

時尚設計的服裝加上紅通通的口紅,看來雖然十分醒目,但真正的我們,其實原本是內向、不喜歡穿彰顯自己服裝的性格。

 

只不過,都到了這把年紀,實在也沒有甚麼好在意的了,所以我們便轉念一想,算了!享受人生就好!

 

我們雖然變成滿頭白髮,但卻因此得以享受新的流行時尚,這令我們體會到,原來也有些樂趣是上了年紀才能享受的。

 

搭配裝扮的契機

 

借我們衣服的二女兒,非常喜歡打扮化妝,經常到ZARA去找時尚服裝,或是到二手服飾店去買二手名牌。我們也經常一起出門購物,然後給女兒在不知該買哪一件服裝時提供建議。

 

我們還住在一起時,當她問我們,「哪一件比較好看?」時,我們也會為她提出意見來。甚至,還會母女互借衣服穿著。

 

大約在五年前,當我們一家出去時,由於只有爸爸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於是被女兒說,「至少和我們配合一下色調吧。」到後來,女兒更是說「我幫你買帽子」、「我幫你買刮鬍刀,你去留鬍子」,然後開始送各種禮物給爸爸。

 

這可以說是希望爸爸更帥一點、希望爸爸和女兒站在一起時風格相似一點的「爸爸改造計畫」吧!即便對老婆說的話充耳不聞,被女兒一講,做父親的人當然不可能無動於衷。

 

由於爸爸一直以來都穿得很隨興,所以光是戴帽子都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比方說到外縣市玩時,他想說反正沒熟人,因此願意戴在頭上。

 

就是這個契機,讓我們三個人出門時會在服裝上某些部分統一色調,或著是穿相同花紋的造型,以營造共同的風格氣氛。我們搭配裝扮的指導者就是我家女兒。

 

光是一起出門就有樂趣,出門全家打扮,可說更是樂上加樂。無論是出門前討論衣服穿著,或者是實際穿出去在街上,對我們來說都是愉快的經驗。

 

 

(圖/天下雜誌提供)

 

某一天, 使用Instagram的女兒偶然將出門在外的我們兩人之照片上傳至網路上,結果意外地獲得了許多「讚」聲。女兒勸我們說,既然這麼有迴響,那麼你們兩個乾脆就創一個專屬兩人的帳號如何?

 

於是我們便開始嘗試,並將帳號取名為「bonpon511」,這是將我們兩個過去的外號以及結婚紀念日的五月十一日組合在一起的帳號。

 

現在回想起來,竟然會有這麼多朋友來看我們的照片,實在令我們驚奇不已,人生真的是充滿許多未知的遭遇。

 

做為兩人的紀錄,我們會拍下當天的服裝與外出地點的照片並投稿在Instagram上頭,如果這是單純的情侶裝,那麼我們一定會難為情到不好意思給大家看。

 

我們年輕時候真的那麼穿過,比方說兩個人一起穿Boat House 等上頭印有同一種標誌的上衣等衣服,因為當時就是個大家都這麼穿的時代。

 

現在我們雖然無意穿情侶裝,但是至少會在既有的服裝內選擇色調與花色相同者穿著。這只是端詳擁有的衣服,然後搭配看來兩人速配的造型。

 

正因為不是完全相同的衣服,如果是條紋裝,那只要將顏色統一看來就會有整合感;雖然都是條紋裝,但條紋粗細卻不同,或者雖然是同色的格子裝,但大小卻不同等。

 

這樣的搭配好就好在兩件衣服不是完全一樣。如果pon穿紅色衣服,那麼bon就在襪子上稍微加上紅色。穿紅內褲也沒人看到,但穿紅襯衫又有點令人害羞,但像襪子這一種就算一個人穿出去也不會太顯眼的簡單變化,他也就欣然接受了。

 

話雖如此,在襪子上點綴紅色,也是當個上班族時代無法實現的事。正因為退休了所以才能心態更為獲得解放,因此bon對各種搭配穿著也是樂在其中。

 

 

(本文節錄自《第二人生,你好》,天下雜誌出版,bonpon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龍應台:生命這堂課,我太晚開始學習了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8年04月24日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台灣的人口結構正急劇轉變,當年歷經戰亂的一代逐漸凋零,而「戰後嬰兒潮」的世代,年華也逐漸老去,2026年,台灣就將邁入「超高齡社會」。在這樣的隘口,衰老與死亡的課題,離每個人的生命都越來越近,作家龍應台正目送著母親,陪伴她走完最後的這段路。

龍應台看著出版社為自己新書《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拍攝的影音短片,忍不住低下頭擤了擤鼻子,瀏海和眼淚都快掉了下來。原本龍應台可能想在那兒坐更久的,不過因為這天是新書發表會,她還是得站到台上講講話。

 

影片裡播放的是她與失智症母親應美君相處的片段,「看著她的眼睛,妳知道,她其實已經走了!」龍應台後來在台上如是說,由於失智症的關係,年老的美君已經沒什麼行為能力了,在書中,龍應台也曾用「廢墟」形容美君的身骸。

 

然而即使母親的肉身成了一座廢墟,美君終究還是她的母親。龍應台在影音片段裡頭,向美君大喊:「妳今天會笑耶!」沒露臉的美君背脊微微顫動,隨著螢幕裡傳出的笑聲,邊看,她忍不住就又動了情。

 

 

去年下半年,龍應台決定搬離台北到屏東潮州定居,她搬進哥哥家從倉庫整修而來的6樓,和她的貓和母親住一起。其實在過去,龍應台每隔兩周,也一定抽時間去看媽媽,畢竟美君開始患有失智症至今,已經經過了十八個年頭,就一般定義而言,她已經是個勤勞孝順的女兒。

 

但龍應台知道即便如此,「生命這堂課,我太晚開始學習了」她笑說,「我絕對不是典範,到了現在,我除了陪伴,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給她了。」在屏東,對著美君和窗外青灰色的大武山,龍應台真正開始凝視著美君,開始學習生命的習題。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雖然是龍應台花一年半內寫出的書,但她發現自己其實足足準備了三十年之久。龍應台從自己初爲人母的時候回憶起,她還記得,當年她寫出《孩子你慢慢來》那種歡天喜地的、對生命初始的驚詫。她也記得,兒子十八歲,她必須面對的那個「相處困難」、「背對父母」,在《親愛的安德烈》書中那個孩子。

 

在面對下一代的歷程中,龍應台逐漸發現,自己也曾經是那個「下一代」,還有條平行的、重要的生命,越來越接近那沒有光的地方:那是龍應台的父親和母親。

 

她終於寫出了《大江大海》,「當我父親去世後,棺木被推進火爐,我才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他。」她在《大江大海》,試著面對整個流離失所的那個世代。時間有時候走得很緩、很慢,有時候又猝不及防,龍應台在這樣旅途中,試著探索「生命的課程」。

 

現在她看著潮州的窗外,外頭有幾根電線竿,有些鳥兒停在電線上,「他們(父母)並不只是電線上的小鳥,而是來自背後大山、大海的鳥。」在《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裡,她除了寫下了給母親的信,還找出許多舊照片,用35篇的歷史圖片與故事,寫出了她們那個世代的過往與堅毅。

 

「我無法告訴年輕人該如何如何,但我想,該說的是從小開始,就要去學習生命是什麼,學習如何帶著覺悟過日子。」龍應台說,「我們的社會對於『生』有很多期待和作為,但對於老、病、死卻學習太少」,她說:「所以在這本書出之後,我要多說一點話,讓我同輩的中年兒女知道說,『Let’s talk about it,來談吧』;然後對於20歲這一代人想要告訴他說,『嘿,你現在開始不遲,或者說,你再不開始就遲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