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叔叔教我的事:生命意義,就是拍過200多部電影後,從事沒有薪水的公益活動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GOOD TV
  • A
  • A
  • A

編按:「永遠的孫叔叔」、資深藝人孫越雖已離開人世間,但他的愛卻永存我們心中。孫越一生演過200多部電影,榮獲兩座金馬獎,1982年在《搭錯車》中演活啞巴叔叔,賺人熱淚的演技讓他獲得第20屆金馬影帝,可以說有名有勢又有錢。但是他竟然願意在當紅之際,放下一切功名利祿,成為終身義工,他最賺人熱淚的一句話,「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多少可以了解他的生命意義就是要去「造福別人」,而不要只為自己的利益生存。

 

前一陣子,長庚大學醫學院的五名大三生,特地來找我,問了幾個問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面臨死亡時,人心理上的反應如何?」原來是他們學校有個課程叫「生死學」,教授要他們寫報告。大概是知道我曾經輔導過上百名的死刑犯,多少會了解他們面臨死刑執行時的心理掙扎。

 

不錯,人犯在面對生死關頭的時候,確實有很多掙扎。有的在被判處死刑後,每天都活在恐懼中,心理影響生理,有的年紀輕輕、還不到三十歲,居然就開始長老人斑了。有的連案子尚未定讞,就緊張到經常暈倒。

 

大部分的人則是很後悔過去的所做所為,臨終前,還會道出人生最後也最深刻的嘆息與歉意。但也有少部分心硬到一個地步,就算見了棺材,也不會流淚的。

 

輔導這些極刑犯的過程,我也常思考生命的意義,像「人活著到底為了什麼?」「要怎麼樣才能活得更精彩?」這類的問題。我接觸的某些死刑犯,明明前一天還健在,隔天就被槍決,讓我深覺生命的無常與短暫。

 

但在研究他們過去的為人處事時,我才了解他們並非想走上這條不歸路,只是過去沒有人生目標,被酒色、財氣等七情六欲捆綁得很厲害,以致於惹出大禍,做了傷天害理、罪不可逭的惡事。

 

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從我所認識的孫越叔叔過去所說的那一句名言「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多少可以了解他的生命意義就是要去「造福別人」,而不要只為自己的利益生存。

 

孫叔叔過去得過兩次金馬獎,拍過兩百多部電影,可以說有名有勢又有錢,但是他竟然願意在當紅之際,放下一切功名利祿,從事無給職的公益活動,成為終身志工,到處幫助人,也到監獄關心受刑人,就是他深知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人生有限,短短七、八十年,如過一夜,如睡一覺,如一聲嘆息,很快就會過去,要怎樣緊緊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善加利用,把自己所擁有的祝福(blessed),化成別人的祝福(blessing),就是一門大學問。

 

我的感受是,要看我們眼目所注重的是什麼,是短暫的還是永恆的,是利己的還是利他的。

 

胡子琳是更生團契所栽培出來的駐監傳道。年輕時,他意氣風發,很會做事,也很會賺錢。只是後來與友人到中國投資做生意,一時不察,銀行裡的存款都被合夥人領個精光。他用盡各種方法,想把錢要回來,但再怎麼努力,都白費氣力。

 

百般無奈的回到臺灣,想東山再起,卻欲振乏力,在心灰意冷的情況下,選擇自我了結生命。

 

偏偏天不從人願,他以為萬無一失的方法──開瓦斯、喝酒、吃安眠藥,自認會一覺不起,但「睡著」不久,他竟然醒過來,正當他疑惑房門窗戶都已經刻意用膠帶封閉,一氧化碳應該跑不出去的,怎麼可能還能醒來。

 

一邊思考,一邊照以前壞習慣、順手掏出一支菸,才想用打火機點燃,突然「碰!」一聲,瞬間氣爆,他的臉和手被炸得血肉模糊。

 

後來歷經多次整容手術,過程很痛苦,還好臉上沒有留下太多疤痕。只是伴隨而來的憂鬱症,讓他難以入眠,非得靠藥物,才能安睡片刻。所幸在這困難之際,他想起信仰告訴他生命的意義是要「愛人如己」,人不要為自己活,不要只圖私人的利益。

 

死,也不要為自己死,或說自己想死,就去死。重拾信仰的他,清楚看見過去的無知。他懺悔,向神祈求赦免他過去所有的罪過。

 

說也奇怪,之後他的憂鬱症不藥而癒,也讓他有機會在更生團契受神學造就多年。畢業後,奉差遣到政府辦的戒毒村,去陪伴並協助吸毒的受刑人脫離毒品捆綁。他的生命也從過去的「利己」,轉成了全然的「利他」。

 

我從年幼時,就立定志向要「服務人群」。高中畢業後,我進入警察大學受栽培,當了幾年警察,又赴美進修。學成之後,我到加州政府上班,服務從各國來的數千名政治難民。前前後後在美國待了十七年,從學習到付出。

 

因為習慣服務別人,當一九八八年,臺灣更生團契需要我,便毅然決然攜家帶眷回臺,從服務監獄受刑人,逐漸擴大到輔導邊緣青少年。近幾年也辦理成人中途之家,收容並服務出獄的更生人。又因為看到案件被害人總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裡哭泣,也致力於被害人身心靈修復的工作。

 

工作一做,就做個不停,這些人都需要被關懷,生活才能穩定下來,才有機會再重新出發。

 

時至今日,整整三十個年頭,我因著服務他人,內心非常喜樂,愈服務愈快樂,愈服務愈有力。自己也覺得生活多采多姿,每天都過著非常的有意義的日子。

 

生命的意義,始於尊重,從珍惜生命開始,我們學會欣賞生命,栽培生命,到最後最高的境界,就是奉獻生命。樂於付出的愛,就化成了眾人的祝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喜樂良鑰》,原水文化出版,黃明鎮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長過程,需要學會自我相處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的年紀都在增加,每年都會長一歲。有些人哀嘆,不希望歲數增加,越來越老,卻又希望長生不老,這兩者無法並存。

文/岸見一郎

 

活著,就是年歲增長,也是身體逐漸發生變化。年輕時,這種變化是「成長」,但曾幾何時,開始覺得這種變化是「衰老」——很多人都是因此意識到自己邁向年老。

 

在我牙齒出問題時,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老了。俗話說,女人每生一個孩子就會掉一顆牙齒,我已經連續掉了好幾次,每寫一本書,也會掉一顆牙齒。

 

年輕時,當然不會有這種情況。如今經歷了極度消耗體力後,牙齒掉落的經驗,讓我意識到自己漸漸走向年老。

 

掉牙齒會對日常生活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無法順利咀嚼,所以就會影響日常的飲食。如果需要治療,就必須忍受疼痛。掉牙齒也會影響容貌,少了一顆牙,嘴巴看起來的感覺很不一樣,就會露出老態。

 

因為我之前從來不曾為牙齒問題傷神或是煩惱,當需要裝假牙時,覺得自己真的老了,忍不住有點沮喪。

 

除了牙齒問題,我還發現視力也衰退了。視力即使衰退,也不痛不癢,更不會影響外貌,所以不至於像掉牙齒那麼令人沮喪。

 

但我因為工作關係,從早到晚都要看書,或是看著電腦寫稿,對我來說,視力問題是攸關死活的問題。我每天必須和文字打交道,卻因為老花而無法閱讀,這無疑也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身體機能衰退是不可逆的現象。當然,以當今的醫療技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減輕自訴症狀,也可以延緩身體機能的衰退,但還是無法完全恢復原狀。

 

如何接受再也無法恢復原狀的現實?在思考年華老去這件事,在面對疾病時,這個問題都是「重要」的課題。不要怨嘆,也不要逃避現實,而是要思考該如何與「眼前、當下」的自己相處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龍應台/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生命從不等候,能給的只有陪伴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07月27日 圖檔來源:天下雜誌提供
  • A
  • A
  • A

我們是在山河破碎的時代裡出生的一代,
可是讓我們從滿目荒涼、一地碎片裡站起來,
抬頭挺胸、志氣滿懷走出去的人,卻不是我們……

文/龍應台

 

回家

 

很多朋友問我是什麼讓我下了決心離開台北,搬到鄉間。他們知道我在過去的十五年裡,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在台北工作,每兩個星期我都會到潮州去陪伴你,不曾中斷。

 

但是你無法言語,在一旁聊盡心意的我,不知道你心裡明不明白我是誰;不知道當我握著你的手時,你是否知道那傳過來的體溫來自你的女兒;不知道我的聲音對你有沒有任何意義?我的親吻和擁抱是不是等同於職業看護那生硬的、不得已的碰觸? 你是否能感受到我的柔軟,和別人不一樣?

 

十五年了,我不知道。

 

四月初,生平第一次參加了一個禁語的禪修。在鳥鳴聲中學習「行禪」,山徑上一朵一朵墜落的木棉花, 錯錯落落在因風搖晃的樹影之間。木棉花雖已凋零,花瓣卻仍然肥美紅豔;生命的凋零是一寸一寸漸進的。 

 

眼眉低垂,一呼吸一落步,花影間,我做了一個決定。

 

一回到台北就南下潮州,開始找房子想租。很快就發現,鄉間的住宅大多窗戶很小,但是寫作的人內心有黑室,需要明亮開敞的大窗,讓日光穿透進來。被仲介帶著看這看那,一個半月之後,決定放棄。

 

還是找塊地自己建個小木屋吧。我跟仲介說,幫我找這樣一塊農地:開門就見大武山,每天看見台東的太陽翻過山來照我;要不然,開門就見大草原,那塊每天都有軍機跳傘的綠油油大草坪就很好;要不然,開門就見「白鷺下秋水,孤飛如墜霜」,就是李白見到的那塊地啦,也可以接受。

 

一個半月之後,放棄農地了。因為,當我終於看中了一塊「西塞山前白鷺飛」的美麗農地時,仲介說,「建小木屋只能非法的,你是知道的,對吧?」

 

我說,「我不知道。但是非法的我不能做。」

 

他很驚訝,「人人都做,為什麼你不能做?」

 

我把運動帽簷再壓低一點,現在連鼻子都遮住了,想跟他開個玩笑說,「蘇嘉全偷偷告訴我的……」轉念覺得,別淘氣,於是就只對他說,「唉,就是不能違法啊。」

 

從行禪動念到此刻,三個月過去了。能再等嗎?美君能等嗎?

 

我當天就央求哥哥把他倉庫出讓,一週內全部清空。再懇求好友三週內完成所有整修工程。第四週,捲起台北的細軟——包括兩隻都市貓咪和沉重無比的幾箱書以及電腦的硬的軟的,在大雨滂沱中飛車離開了台北。從動念到入住,一分鐘都沒有浪費。

 

在你身旁

 

不再是匆匆來,匆匆一瞥,匆匆走;不再是虛晃一招的「媽你好嗎」然後就坐到一旁低頭看手機;不再是一個月打一兩次淺淺的照面;真正兩腳著地,留在你身旁,我才認識了九十三歲的你,失智的你。

 

我無法讓你重生力氣走路,無法讓你突然開口跟我說話,無法判知當我說「我很愛你媽媽」時你是否聽懂,但是我發現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且只有留在你身旁時才做得到。

 

因為在你身旁,我可以用棉花擦拭你積了黏液的眼角,可以用可可脂按摩你佈滿黑斑的手臂,可以掀開你的內衣檢查為什麼你一直抓癢,可以挑選適合的剪刀去修剪那石灰般的老人腳趾甲,可以發現讓你聽什麼音樂使你露出開心的神情。

 

我可以用輪椅推著你上菜市場;我會注意到,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場裡,野薑花和綠檸檬的氣味相混、虱目魚和新切雞肉的腥氣激盪、賣內衣束褲的女人透過喇叭熱切的呼喚聲,都使你側耳傾聽。

 

我可以讓你坐在我書桌旁的沙發上,埋頭寫稿時,你就在我的視線內,如同安德烈和飛力普小時候,把他們放在書桌旁視線之內一樣。打電腦太久而肩頸僵硬時,就拿著筆記本到沙發跟你擠一起,讓你的身體靠著我的身體。

 

因為留在你身旁,我終於第一次得知,你完全感受我的溫暖和情感汨汨地流向你。

 

我們是在山河破碎的時代裡出生的一代,可是讓我們從滿目荒涼、一地碎片裡站起來,抬頭挺胸、志氣滿懷走出去的人,卻不是我們,而是美君你,和那一生艱辛奮鬥的你的同代人。現在你們成了步履蹣跚、眼神黯淡、不言不語的人了,我們可以給你們什麼呢?

 

我們能夠給的,多半是比你們破碎時代好一百倍的房子、車子、吃不完的、丟不完的衣服,喔,或許還有二十四小時的外傭和看護。但是,為什麼我們仍然覺得那麼不安呢?

 

那是因為我們每一個在假裝正常過日子的中年兒女其實都知道,我們所給的這一切,恰恰是你們最不在乎的,而你們真正在乎和渴望的,卻又是我們最難給出的。

 

我們有千萬個原因蹉跎,我們有千萬個理由不給,一直到你們突然轉身、無語離去,我們就帶著那不知怎麼訴說的心靈深處的悔欠和疼痛,默默走向自己的最後。

 

你們走後,輪到的就是我們。

 

在木棉道上行禪時,我對自己說,不要騙自己了。此生唯一能給的,只有陪伴。而且,就在當下,因為,人走,茶涼,緣滅,生命從不等候。

 

 

(本文節錄自《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天下雜誌,龍應台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快來「失智咖啡廳」喝咖啡! 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快樂服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4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是全台首家由年輕型失智病友服務的咖啡館,由年輕型失智症者接待客人,並進行介紹、備餐、出餐、結帳等工作,透過人際互動延緩退化、增加自信。

日前媒體報導,咖啡館生意冷清,許多民眾趕緊到場支持,讓失智者與家屬都非常感動。台灣失智症協會感謝大眾相挺,今(28)日特別提供交通與菜單資訊方便民眾參考,也期待社會對失智者多一點理解與體諒。

(2019/08/28更新)

失智症不單是老年人的疾病,全台約有一萬多人65歲之前就罹患年輕型失智症,許多病友確診時只有五十多歲,是家庭經濟支柱也可能是公司主管,對患者與家屬是一大打擊。

 

62歲的林先生年輕時在大陸從事電子業,四年前遇到公司無預警資遣,於是回到台灣。原本個性溫和的他,脾氣漸漸變得暴躁易怒,曾任護理人員的太太發覺不對勁,去年帶先生就醫之後,才知道罹患年輕型失智症。

 

林先生回憶,當時他的兩個孩子一個正在創業,一個還在國外唸書,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承受很大壓力。所幸,除了固定服藥回診之外,他也參加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課程,包含戲劇、舞蹈、手工藝等,同時替自己安排運動、閱讀、擔任圖書館志工等活動,幫助促進大腦健康、延緩病程,連醫師聽了都讚賞。

 

為協助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增加社會互動,台灣失智症協會在台北市設立「young咖啡坊」,由病友製作咖啡、餅乾、三明治等餐點並提供服務,2018年4月正式開幕對外營運。

 

失智症病友已花一個月的時間學習料理餐點,林先生在現場熟練地泡咖啡,也有病友在協會人員的協助下,親手做鮪魚玉米熱壓吐司,再由另一位病友負責送餐。咖啡坊氣氛溫馨、熱鬧,每位穿著圍裙的病友都樂在其中,認真而快樂地提供服務。

 

▲在吐司上塗抹玉米沙拉、小心翼翼放上番茄片,一名開朗的病友正在現場製作鮪魚玉米熱壓吐司。(攝影/林芷揚)

 

▲服務員快樂地穿梭在咖啡坊內,為客人送上美味餐點。(攝影/林芷揚)

 

有位病友分享,以前在家從來不用煮飯,來到咖啡坊之後才學習如何做飲料和點心,笑說每種工作他都喜歡,也會與同伴互相支援。從病友的笑容中,看得出來,這裡確實提供病友一個促進身心健康的快樂園地。

 

林先生指出,他罹病之後主動上網、借書查閱相關資料,才漸漸了解失智症是怎麼回事。他知道自己現在會有片段式的記憶,比如記得身上有錢,但忘記後來錢花去哪裡,或是記得太太買粽子回家,卻忘記曾經吃過。全家人也還在學習如何與失智症病友相處。

 

目前社會對失智症的認識還不足,林先生表示,尤其缺乏對年輕型失智症的了解,一般人看到五、六十歲的病友,都不會想到失智症的可能性,因此難免遇到對病友態度不友善的情況。

 

「young咖啡坊」每周六營運,因座位有限,需事先上網預約,希望民眾看見失智者更多的可能性,並給予多一點耐心與理解,共同打造失智症友善社會。

 

營業資訊

 

1.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2巷4號

 

2. 電話:(02)2598-8580

 

3. 營業時間:每周六上午10:00至下午4:00,用餐時間90分鐘,低消80元。週日到週五為年輕型失智者團體課程時間,故未開放。

 

4. 現場約有30個座位,採線上預約制,預約網址為:https://www.surveycake.com/s/KpwPR ,填畢後會有工作人員於週一到週五9:00-18:00間,與您確認訂位是否成功,請等候通知。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每周六10點至16點對外開放,採事先上網預約訂位。(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用什麼態度,去看待你生命中所發生的事

撰文 :倒著看人生-周凡 日期:2017年01月26日
  • A
  • A
  • A

「 It's not what happens to you,it's what happens after. 」--W. Mitchell 「 人生,不在於你發生了什麼事;而是你用什麼態度,去看待你所發生的事。」



[倒著看人生]影片:你的態度決定天的高度


失去,不是結束,而是全新的開始
 
W.Mitchell 米契爾從小就是一個愛冒險的小孩,在他28歲時,有一天他騎著摩托車,油箱有些瑕疵,再加上當天天氣炎熱,騎沒多久油箱突然爆炸,大火將他整個人吞噬,造成他全身60%灼傷。醫護人員趕緊將他送進醫院搶救,雖然他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但是付出的代價就是整個臉毁容,還有一雙手的手指全部截去,整整在醫院休養很長的一段時間。出院後,生性愛冒險的他又去跑去開小飛機,結果很不幸地,小飛機從天上掉了下來,造成他的下半身癱瘓,醫生判定他一輩子只能在輪椅上渡過餘生。
 
一般人遇到這種倒楣的事,通常都會大聲吶喊:「老天爺真的不公平,為什麼是我?」但是W.Mitchell 米契爾心裡卻不這麼想,他心理想:「我要如何重新站起來?我現在還擁有什麼?我還可以做些什麼事?」結果後來他成為飛行員、泛舟、跳傘的專家,甚至也成為市長,持續推動環保相關議題。
 
在他歷經這麼多的生命磨難之後,他說:「 It's not what happens to you, it's what happens after.」,而我給他做了註解「 人生,不在於你發生了什麼事;而是你用什麼態度,去看待你所發生的事。」
 
失去,才是突破框架的開始
 
去年我完成了我做了幾十年的夢想,通過測驗成為一名專業的潛水員。在許多的測驗中包括面鏡排水、水中脫卸裝備、中性浮力…等等。而中性浮力對於我來說是相當困難,所謂中性浮力就是你必須能夠處在水下面的任一個點,不會上浮或下沈的一種狀態。
 
剛開始教練教我用呼吸來控制身體的浮沈,常常因為控制不好而東倒西歪,非常沮喪。
 
我跟教練說:「如果我有雙腳,一定可以學得更快。」
 
教練說:「中性浮力的關鍵不在於雙腳,而是在你的呼吸。」
 
他甚至親自示範在海下面盤腿,用呼吸控制身體的沈浮。我練習了好長一段時間總算漸漸抓到了如何用呼吸來控制身體的訣竅。
 
當我通過測驗之後,我不好意思跟教練說:「 我大概是花最久時間才完成中性浮力。」
 
教練笑笑跟我說:「 有很多專業潛水員還有一些教練,他們中性浮力也沒有做得你好喔!」
 
我很驚訝,心理想或許教練只是在安慰我,於是我再問:「 為什麼呢?」
 
教練說:「 要做好中性浮力,其實真正的關鍵在於呼吸,並不在於你的雙腳,有很多潛水員就是因為能使用雙腳,反而讓他們常忽略了用呼吸來控制,而你就是因為無法使用雙腳,反而能讓自己更專注在呼吸上,去控制自己的身體。」
 
當初我一直以為沒有雙腳是我無法學好中性浮力、甚至無法潛水的最大阻礙,但是卻剛好相反,原來失去,才是真正突破框架,完成夢想的開始
 
人生並不在於你發生了什麼事?或是你失去了什麼?而是當你面臨了生命接二連三的考驗時,你用什麼態度去看待它?那個態度很重要,因為它是你改變自己、扭轉生命很重要的關鍵點。

熱門文章

將自卑感化為成長的動力

撰文 :岸見一郎 日期:2016年08月02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正因有了自卑感,才會努力向上發展。只不過,那並非與他人比較而來的自卑感,而是只要為了讓自己更向前一步去努力就行。

上小學之前,祖父總是一有機會便對我說:「長大了去讀京都大學!」當時的我,還不懂祖父所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後來才隱約知道,如果可以進去,就可以得到大人的稱讚。雖然不見得了解具體的意義是什麼,唯獨有一件事情非常確定,那就是:要考上京都大學,必須頭腦很好。

但是,進入小學一段時間之後,我就注意到自己的算術好像不太行。暑假結束前拿到的

成績單上,算術的評分是「3」。從學校走回遠離校區外的家裡之前,三十分鐘的路程上,我好幾次放下書包,從裡面拿出成績單來確認,可是,不論我反覆看過幾遍,算術的評分還是「3」。我心想:「糟了!這樣的話就進不了京都大學了。」在五等級評分之中拿到「3」,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可是,所謂的自卑感不是實際狀況中不如人,而是感覺到自己不如人。所以,當自己覺得不行時,就是不行。
 
阿德勒說,任何人都有自卑感,那是「對於努力與成長來說,健康而正常的刺激」。正因有了自卑感,才會努力向上發展。只不過,那並非與他人比較而來的自卑感。如果現在的成績是「3」,那麼,不是為了與任何人競爭,而是只要為了讓自己更向前一步去努力就行。

無論是否受到肯定,讀書也好、工作也罷,為了達到熟練,唯有努力。但是,公開表明自己的努力或勤勉有時似乎不受大家贊同,反而看起來是不太用功的人能博得他人好感。甚至,也有人不認為讀書是好事,他們主張不要讀書,而要從經驗中學習,應丟下書本,向外發展。雖然笛卡爾(René Descartes)表示:「幾乎一到可以脫離師長們教導的年紀,我便完全放下由書本上獲得學問的方法。」(《談談方法》〔Discours de la méthode〕)這並非完全不再讀書的意思,而應解釋為,不再認定讀書才是唯一能發現真理,且最有效的方法。笛卡爾不再讀書這件事讓人難以想像,因此,這句話不該只依照字面上的解釋。

要讓他人覺得自己看起來並非那麼勤奮認真,有其目的。因為失敗時,就能以沒有盡全力為藉口。

自尊心強的人害怕受傷,所以不是故意不付出應有的努力就去考試,就是乾脆不參加考試。這麼一來,萬一結果不如自己所預期時便有藉口。但其實原本只要多努力用功,就會有好成績。

那樣做,就如同「走鋼索的人,知道自己下方已經張好網子」,即使不慎掉落,也可以輕鬆著地,不受重傷。(《阿德勒教育心理學》)

不必限制飲食或不運動也能瘦之類的減肥法,許多人趨之若鶩。光聽就學會說英語的學習法也一樣。就算真的減肥成功、真的只是聽聽就學會了英語,但為了維持體重或保有英語能力,還是需要努力,否則成功不會持久。還是必須要說,那些期待不必格外付出努力就能成功的人,認真度不足。

有一天,一位計程車司機對我說了下面這段話。
 
「車上載著客人還說這些,似乎有點失禮,不過一旦客人上了車,我只要負責安全開到目的地就行。對我來說,這段時間並不算在『工作』。那麼,說到什麼時間才算在『工作』,其實是客人下了車以後,直到下一位客人上車為止的這段時間。這段時間內,我不能只是漫無目的隨便亂開,必須先打聽、蒐集資料,知道在什麼時間、在哪裡可以載到客人。只要像這樣開計程車開個十年左右,往後十年的景況將會完全不同。如果只是想著:『今天(客人很少)運氣真不好。』這份工作是無法持續下去的。」

即使是短程的客人,只要載得夠多,應該也可以有不錯的收入。但是,如果接連一直載到那樣的客人,或者客人少時就說自己運氣不好,這樣的人不會設法去改善狀況,可以想像他們的人生如果不是沒有轉變,就是因什麼也不做而變得更糟糕。

雖然沒有必要特別強調自己的努力與用功,但還是希望可以盡己所能去努力。當然有時候那麼做了依然拿不到好成績,甚至考試也過不了關,令人感到遺憾。不過,也只有坦然接受,寄望下一次的挑戰。

萬事起頭難。沒有人天生就會騎腳踏車、會游泳。不論再怎麼難,自己要面對的事,只能自己去做,誰也無法替代。只要有毅力,耐著性子去進行,即使開頭認為自己辦不到,一段時間之後,真的就可以做到。
 
我曾經教一位以鋼琴家為志向的高中生學英語。問了一下,知道她是從三歲開始學鋼琴。有一次,我這麼問她。
 
「曾經想過要放棄彈鋼琴嗎?」
 
「一次也沒有。」
 
「覺得練琴很辛苦嗎?」
 
「從來沒有過。」
 
是的,就是這麼斬釘截鐵。
 
她處在一個從來沒有人逼迫、可以開心彈琴的環境下,並在過程中下定決心成為鋼琴家。如果是自己所喜愛的,努力就不會是一件痛苦的事。在師長看來,課業加上音樂課程,都必須咬緊牙關去面對,一定很辛苦,卻不知道她樂在其中。儘管為了學習自己不懂的事物必須要努力,但那同時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圖片來源:pexel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