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還要再住30年!你家的房子需要翻修嗎?

撰文 :原點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宅養老的住家改造原則

文/林黛羚

 

對住了一輩子的老家有感情是人之常情。但還是要考慮安全性。從五十多年前輕工業化開始,景氣開始復甦,原本多代同堂的家庭開始分散各地組成小家庭,為讓更多人有房子住, 興起了成批大量快速建成的別莊、販厝,「鋼筋細的像米粉、砌磚簡陋、只講速度。」一位年近七十歲的老工頭曾這樣形容。

 

三、四十年前,開始有公寓形式的住宅出現,房地產及公寓大樓營造業成為新興產業,政府並在一九七四年訂定建築相關法規,但法源多來自美國,與台灣潮溼多雨多地震帶的條件不同。有的則貪快求售,紮實的畢竟是少數。

 

 

老工頭說的沒錯,我有幾次機會看到翻修中的四、五十年老房子,樓板割開的時候,看到的鋼筋真的細到頭皮發毛。現在樓板通常用三號或四號鋼筋,而且還會固定間距穿插比較粗的七號鋼筋加強。

 

但早期樓板清一色用更細的鋼筋來搭接整片樓板,在拆除時,只見師傅腳一踢,整片樓板就掉下,因此這種老房子在翻修時,最好只拆到剩下骨架、或乾脆重建。

 

但也不是說早期的房子都很脆弱,如果是家族蓋的透天、或者建商自己也要住進去的大樓,自然就會蓋的較為堅固。

 

搭配定期的維護、保養與檢查,並且日後也不做影響到結構安全的改造的話,體質好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壽命達到七、八十歲以上也不無可能,只是比例實在不高。

 

不安全的建築,有點像是溫水煮青蛙,是潛藏的危機。如果房子本身讓你產生纖毫疑慮, 而你有可能再住上三十年以上的話,請務必先找建築師、土木技師等相關專業人員進行評估, 如果結構真的衰敗、或者補強經費超過預算的話,安全第一,還是搬家吧!

 

 

(本文節錄自《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原點出版,林黛羚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掌握「空間鐵三角」原則 打造舒適養老住宅

撰文 :原點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滿足初老及中老的需求,並為老老做準備

文/林黛羚

 

所謂「高齡者」是從幾歲開始算起呢?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從二十世紀延續至今,始終訂為六十五歲。

 

而日本老年學會在二〇一七年發表重新定義高齡歲數的研究報告,認為七十五歲才能算是高齡者。而六十五至七十四歲則只能算是「準高齡期(pre-old)」,這個階段。

 

年齡分界只是統計上的參考,並不會真的到了幾歲,才會有突然衰弱的感受,而是漸漸感覺到體力不如以往。依照身體轉變的程度,大致上可把老年期分為初老、中老及老老三大階段。

 

 

初老:略微感受生理機制的衰退,或者有些治療就會好轉的積年之疾,但不影響整體的健康狀況。心理狀態是保持在積極有活力的狀態。初老階段仍可以從事正職或副業,退休者也有體力照顧家中長輩,只要生活規律,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中老:慢性病或老化影響身心功能,變得較不活躍。有些生活細節需要有人陪伴或照護。例如, 如廁時、走樓梯需要有人攙扶。對近期發生的事情較難記得、或者容易分心。

 

老老:一天內需長時間坐輪椅或臥床,行動不便,日常生活無法自理,需看護或安養機構提供照護。台灣平均需要他人照顧的老老期約為九年,而全球老人的老老期平均約為八至十二年。

 

(原點出版提供)

 

在規劃老後的家,主要聚焦在初老期及中老期對空間的需求,但期望在宅終老的人,則要讓這個家有老老期的預備能力。

 

臥室到「浴廁、廚房」 維護尊嚴的空間鐵三角

 

在四十歲到六十歲這個階段,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參考家族病史,較能預先規劃所需要的空間特性。

 

 

從生理狀況來看,例如家中母親、外婆及奶奶,都有腰椎、膝蓋退化甚至開刀的狀況,那就要有心理準備,家族的膝蓋、腰椎比別人脆弱、更早老化,應該找有電梯的住家、或者安裝樓梯升降椅。在心理上,我喜歡家中一目了然、不要隔來隔去,因為對自己的了解,在規劃客餐廳跟臥室,就會盡量整合,避免有太多的隔牆。

 

類似上述與空間有關的生理限制及心理偏好,從中年會延續到老。都要事先檢視清楚。

 

 

老老期的長輩,已邁入臥床或坐輪椅階段,心智上也有退化或異常現象。完全癱瘓或鎮日臥床者,多送至安養機構專業照護。至於可由看護與親友照顧的長輩,則可透過空間規劃、在家中安然度過老老期。

 

我外婆的老老期明顯出現在外公過世當年。外公過世半年之後,她在體力及心理上都有明顯衰退趨勢。她的被照護時間僅六年,就在睡夢中過世。這段期間,她幾乎都坐在客廳沙發上,不太說話,每天上午媽媽和看護推著輪椅,帶外婆一起出門散步,當時的狀況,仍在可攙扶狀態下走幾步如廁。

 

(原點出版提供)

 

在老老期這個階段,不外就是睡覺、沐浴及排泄,因此空間的規劃,要以便利照護者為主,達到「輔助照護」、而不是「妨礙照護」。尤其,照護者若是家人的話,不便的空間,長年累積下來容易造成身心俱疲。

 

因此,規劃老後的家,建議以「水區」為核心,廚房、浴廁的管線配置底定後,以後盡量不要大改,讓臥室、廚房、浴廁形成鐵三角,照護者走幾步就會到,不必為了一杯水舟車勞頓。

 

若受限於條件,則也可選擇家中有衛浴的套房(通常是主臥),再於臥室設置小吧台、小廚房,方便看護者準備長輩的臨時性營養品。

 

浴廁門可一開始就先做成水平拉門、取代推拉門,使用較方便。全室天花板不做多餘綴飾,若將來有需要,也方便安裝天花板軌道升降椅。

 

 

(本文節錄自《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原點出版,林黛羚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打造三代宅】孝親房是安自己的心,還是讓父母開心?

撰文 :原點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長輩雖然體力退化,但尊嚴與安全感並沒減少,想接老人家來住的兒女,需留意長輩心理上在乎的點。

文/林黛羚

 

讓自己安心? 還是父母開心!

 

因為擔心爸媽身體而就近照顧,兒女當然會有壓力。有時過度的擔心,會表現在強勢或過激的言行上。若處理不慎,反而容易讓長輩反彈抗拒挫敗、甚至自我放棄。

 

無心的語言暴力諸如:「不要自己去拿、很危險,你要什麼?我幫你去拿?」「你不要吃這個,太硬牙齦會受傷(或者太軟容易哽到),你只能吃流質食物。」「我還沒回來之前, 不准跟看護出門。」「不能打電話、不可以把電話留給親戚。外面詐騙這麼多,誰曉得你會不會又被騙錢?!」無暇多想的空間配置,有時甚至變得粗暴。

 

讓長輩產生被遺棄或輕忽的感受、甚至寧可回鄉下老家獨自生活。因此,自在舒服地分開住,其實是勝過委屈求全的孝親房。

 

 

只是安身,沒能安心的長輩房

 

其中一例是台南的小鄭一家。位於台南市重劃區新蓋的連棟透天,共有一到四層樓,新型透天的縱深較早期短,每層僅能配置前後兩房。

 

兒子小鄭(化名)有感於母親過世後,有糖尿病的父親一個人住新化老家,三餐自己隨便弄隨便吃、又不按時搭配降血糖藥,半年內就因兩次急性併發症送醫。

 

身為長子的小鄭,與其他弟妹們商量後,決定要把父親接來市區住。臥房都配置在三、四樓沒有多空間再裝電梯,兒子擔心父親爬樓梯容易摔倒,只好緊急在一樓車庫後方隔出一木造房間。

 

房間短短兩週就搞定,內部裝潢算精緻,但這房中房的開窗卻都開在室內,窗戶一個朝前車庫、一個朝後方樓梯口,樓梯口側邊還有一道高聳鞋櫃。鄭爸看了房間之後感嘆「好像管理員室。」在兒女們的半哄半脅迫下,還是勉強搬入。

 

一樓前段依舊是車庫,倒車時汽車排放的廢氣、殘留在地上的車油,都散發陣陣異味,即使把朝車庫的窗子關起來、擺了空氣清淨機,還是隱約聞得到油煙味。

 

▲ 連棟透天常見的形式,車子停在一樓前段、後段則安排樓梯、房間(或廚房餐廳),但近年透天縱深越來越短,已不適合再安排居住空間。(原點出版提供)

 

「我明明還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偏偏叫我來住這。明明可以爬樓梯,只是走比較慢而已,兒子偏偏不讓我住樓上。前有臭油味、後有臭鞋味,我又不是地下停車場的守衛,聞這些廢氣,我會活比較久嗎?!」鄭爸說。

 

住慣鄉下三合院、習慣了新鮮空氣的的鄭爸,半年不到,就一直嚷著要回家,已經好幾次叫計程車來載,搞到後來小鄭只好跟車行說,只要是鄭爸的來電就想辦法推托。

 

我收到小鄭的來信到現場評估,「為什麼不把鄭爸的房間直接與後面這扇對外窗相接?這樣鄭爸房間才能通風吧!」

 

 

小鄭指著房間與窗戶之間的鞋櫃解釋,「新家剛完工時,我們整棟都有做裝潢,這鞋櫃是我們一樓唯一的櫃子,放全家鞋子、雨具跟我的電鑽維修工具的,因為是特別找系統櫃廠商訂做,花不少錢。增加孝親房的時候,沒想太多,直接避開櫃子,就變成房中房。」

 

「拆掉鞋櫃吧!鞋櫃改到二樓入口,除了鄭爸之外,你們改在二樓換鞋就好。」我說,「令尊若住一樓,就要讓他的房間有對外窗。車庫與孝親房之間應該做一道完整的隔間牆,之間裝設氣密式拉門以供通行。徹底隔開車庫與孝親房,避免車子的排氣滲透到鄭爸房間。」

 

除了有真正的對外窗外,我建議還要加裝窗型換氣機、或於天花板安裝省電靜音換氣扇。

 

「剛過來的時候,你們隔壁社區就是電梯大樓了。有空房可以租嗎?」我問,「你們可以幫鄭爸租一間啊!電梯很方便,而且不必住一樓,空氣比較好、採光又好。」

 

「這……沒想過耶,通常不是住在一起比較好嗎?」小鄭認真思考可能性。

 

▲ 明亮通風,行走動線開闊的臥室,無論在安全或心情上,對長輩來說都很重要。(原點出版提供)

 

近距離,也是一種「住在一起」!

 

有時我們不知不覺會陷入「大家都這樣」,所以「這樣比那樣好」的泥沼,其實不一定的。

 

「可是公公吃飯怎麼辦?」小鄭老婆解釋說,「當初把爸爸接來,就是要督促他定時吃飯的。有時他心情不好,都不到二樓來吃,老公只好用分隔餐盤送到一樓給他。如果他住到另外一棟,不就更難讓他定期吃飯了嗎?」

 

為了讓鄭爸三餐按時吃飯,小鄭或太太在上班出門前,一定會準備兩份不同菜色的便當給鄭爸,一個當早餐、一個當中餐,晚餐等夫妻倆下班後,再與鄭爸一起吃。

 

「如果爸爸住那間大樓,更不可能願意過來吃吧!」

 

「誰說一定要在這邊吃呢?你們可租兩房一廳,只要有廚房跟冰箱就好。早餐看要在那邊做、還是送餐過去,晚餐集中到鄭爸那邊吃飯。反正從你們家走到那裏也才一兩分鐘,這樣就不會有不願意一起吃飯的問題。

 

分開住,他有尊嚴有自由。一起到他住的地方吃晚餐,他不會感覺低人一等,也有被陪伴關愛的感覺。」大樓住宅還有個好處,別間住戶的老人家會到庭院曬太陽,鄭爸有年齡相仿的人可以聊天。

 

▲ 廚房餐廳是一個展現自主權的空間,和父母共住,要特別注意規畫。(原點出版提供)

 

事隔半年、很高興接到小鄭來電,「我們把選擇權交給老爸。看他要跟我們住、還是住附近,他毫不猶豫的說要住外面,好像真的很想擺脫管理員室。」小鄭苦笑,「房租一萬七,三兄弟分攤,妹妹給爸零用金,搞定。」

 

我問鄭爸現在過得開心嗎?「還不錯!交到年紀差不多的棋友,很喜歡泡在中庭下棋,這是在老家遇不到的。」小鄭還提到,鄭爸會幫忙準備晚餐了,「他現在的責任是先把白飯煮好,我們過去只要準備菜色跟湯就好。」這樣有點交集又不會太黏的互動,連小鄭自己都覺得輕鬆許多。

 

至於孝親房,小鄭沒打算拆、也暫時沒有改造的計畫。「拆了,爸可能心理會不安,以為我們不要他了。留著,他知道他可以有兩個選擇,隨時都可以回來跟我們住。」

 

小鄭細心的分析著,「雖然不希望,但我們也要有備無患。有突發狀況、需要二十四小時就近照顧,還是住一樓比較方便。」

 

讓自己安心,還是讓父母開心?

 

我建議小鄭,若有時間,還是要儘快把孝親房的採光跟換氣問題解決。這房間看似只為鄭爸而設,且暫時沒有使用到,萬一岳父岳母臨時需要,或者家人受傷行動不便,一樓的房間就會顯現出它的重要性。「我們為長輩做的,就是在幫自己做。」我告訴小鄭。

 

除非長輩像上述的鄭爸一樣,無法規律照顧自己。不然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對能夠獨立自主的父母而言,是最佳的選項。

 

接父母來住,到底是要讓自己放心,還是要讓父母開心?兒女多少會擔心自己不在身邊,父母可能會有不便、孤寂等。但沒有人喜歡被強制照顧或強制軟禁,有安全沒有尊嚴,更是難以接受。

 

結論,與其等到要接長輩來住,才急著規劃如何裝修。倒不如從現在開始自問,當父母年老需要照顧時,你要如何安排?如果希望住在一起,那接下來的裝修、或者未來的房子,就要先把父母的房間規劃進來。以父母的角度設身處地想,才能達到真正貼心的照顧。

 

長輩共住的三個觀念

 

- 接父母來住之前,需先做好心理調適。


- 善用各式資源、支援體系,有效分攤自身壓力。


- 長輩創造舒適的居住環境,也是在幫自己。

 

長輩共住的三個思考

 

- 空間如何改善,可以讓長輩感到友善貼心?


- 是否有嗜好相投、年齡相仿的同儕,可讓長輩感到親切、不孤單?


- 兄弟姊妹之間,出錢、出力、出時間、出空間,如何協調支援?

 

 

(本文節錄自《後半輩子最想住的家》,原點出版,林黛羚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屋頂開心農場 讓獨居長者不再宅在家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7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南港區健康服務中心提供
  • A
  • A
  • A

為了讓獨居長者走出家門、並找回生活樂趣與成就感,臺北市南港區健康服務中心運用區公所頂樓空間,提供長者們一畝田園耕種,並且結合椿萱農場師資及南港高工課程與長者互動。不僅成功將建物屋頂改造為田園城市據點,更讓都市菜園成為長者的開心農場。

 

南港區椿萱農場的林明淑老師長期致力於生態保護,她參與了田園栽種課程,將自己對母親的感念轉化為對獨居長者的關愛。長輩們也盡心投入照顧菜園,表達對老師的感謝,不但每天自動排班輪流到菜園澆水、採收,更會並彼此分享栽種心得。

 

其中一位長者周爺爺表示,到區公所頂樓照顧菜園已成為他的生活重心,就算天氣炎熱、忙得汗流浹背,他還是樂此不疲且從不缺席。周爺爺說他單身一輩子,沒有和別人一起做菜、小孩叫他「阿公吃飯」的經驗,非常感謝健康服務中心讓他重拾年少記憶,並有機會結交朋友及與孩子相處。

 

▲南港高工學生在代間饗食活動中奉餐給長者。(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健康服務中心主任林莉玲表示,目前南港區列冊獨居長者有208人,高達9成5的獨居長者至少有一項慢性病,5成有3項以上,其中近2成有憂鬱傾向。獨居長者因為健康問題,多喜歡待在家中,與人較少互動,與社會也較為疏離。

 

除了定期訪視長者外,中心也希望幫助獨居長者走出家門、與人互動,建立人際網絡,進而增加肌耐力而減少跌倒,也能夠緩解長者的疏離感與憂鬱傾向,因此推行屋頂田園計畫。

 

▲潘奶奶專心育苗。(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屋頂田園所栽種的有機蔬果皆由行政中心職員及洽公民眾自由認購,可以不必上市場又能做善事,大家都很支持。所得盈餘則用來採買菜園種子、肥料,及讓設備持續運作,成為一個正向的支持系統。

 

▲ 長輩們在屋頂田園合照。(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透過植栽、採收,與學生共煮共食的過程,獨居長者重拾舊時記憶,從在宅到走出家門、從播種到採收、從菜園到食堂,不只是體能上的活動,也找到了生活的重心。學生奉餐的活動更溫暖了長輩們,讓他們用餐的同時感受到滿滿的幸福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阿公、阿嬤屋頂蓋開心農場 還製作短片臉書分享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根據104年臺北市衛生局統計,萬華區的老化程度居全台北市之冠。於是,臺北市萬華區健康服務中心推動「食育農莊」計畫,打造屋頂農場,鼓勵退休後的長者投入務農。

歷經2年多的時間,長者們從被教導者的角色到主動參與行動、再進階為教學者,長者志工在屋頂農場的舞臺上得到另一種成就感,也在人生下半場的種菜歷程中,獲得身體健康及心靈療癒。

 

▲ 屋頂農場認養人簡吉勇及簡林蔥平日維護情形。(圖/臺北市衛生局提供)

 

務農系列課程由高齡78歲的簡吉勇及簡林蔥志工夫妻規劃設計,長者志工從零開始,學習自行栽種無毒蔬菜、更創新健康輕食蔬果餐;第三年志工更會升格為教師,採行「長者帶長者」師徒技能傳授模式,共同履行自我實現,達到在地成功老化的目標。

 

該課程吸引了退休的爺爺、奶奶互相討論;另外每次課程精彩畫面都會製作短片,傳送至臉書分享,屋頂農場已成為社區長者建構支持網絡的重要場域。

 

容笑英主任表示,該中心「悠活萬華食育農莊」推動至今,原先的閒置屋頂已發展出獨特風情。課程除了提升長者身體活動力之外,還可活化腦力、增進人際關係,讓長者更健康樂活。

 

▲ 屋頂農場蔬菜種植成果。(圖/臺北市衛生局提供)

 

長者若有意願加入中心屋頂農場認養行列,請逕洽臺北市萬華區健康服務中心陳小姐(連絡電話:02-23033092分機6762)。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圖書館也行!翻轉「養老」形象 荷蘭高齡住宅有夠潮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Habion提供
  • A
  • A
  • A

走進荷蘭的高齡住宅,可以看到這裡的爺爺奶奶都很獨立,喜歡自己泡咖啡、煮飯,三五好友圍在一起用餐,臉上洋溢的笑容宣告「我們很幸福!」不過,荷蘭這個「老有所終」的歡樂景象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和衝撞才得來的。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今年突破14%,且預估8年後就將從「高齡社會」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化速度非常快!

 

地球另一端的荷蘭,國土面積比台灣稍大,人口約有1700萬,與台灣相距不遠。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荷蘭65歲以上銀髮族約佔18.4%,比台灣老一些,因應社會老化的經驗也多一些。

 

他們創新改造的高齡住宅,就是值得台灣借鏡的例子。

 

▲荷蘭Habion高齡住宅。(圖/Habion提供)

 

▲荷蘭Habion青銀共居。(圖/Habion提供)

 

搶攻高齡住宅

扭轉終老環境

 

荷蘭共有750萬家戶,其中240萬戶屬於社會住宅,無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小家庭都能入住,而銀髮族居民的平均年齡是85歲,三分之一有失智症。

 

這些社會住宅由360家住宅法人(Housing Association)管理,但只有3間業者專門經營高齡住宅,Habion是其中之一。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日前來台參訪,並在銀享全球舉辦的銀享小聚中分享Habion如何打造充滿創意與歡笑的高齡住宅。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攝影/林芷揚)

 

社會住宅補助減少

居民參與住宅設計

 

▲Habion旗下高齡住宅之一。(圖/Habion提供)

 

荷蘭於1901年推動《住宅法》(Housing Act),在政府補貼之下建造社會住宅,逐步發展成提供民眾和安養機構承租居住的模式。不過,受金融危機影響,荷蘭政府對社會住宅的補助降低,申請入住標準越趨嚴格,安養機構的住民也嫌房子老舊,有些房舍甚至面臨拆除命運。

 

▲荷蘭部分老舊社會住宅曾面臨拆除命運。(圖/Habion提供)

 

於是,Habion決定介入改造舊有的安養機構,但不是由業者單方面規定長者的生活模式,反而邀請住民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原來,長輩們期待的是高齡住宅能給他們「家」的感覺,他們不願意被社會孤立,不願意住家被貼上「養老院」的標籤,他們想和年輕人一起住!

 

▲Habion邀請長者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與需求。(圖/Habion提供)

 

▲不少荷蘭長輩想和年輕人一起住。(圖/Habion提供)

 

打造多功能住宅

合力衝破法規限制

 

於是,Habion翻新舊有建築並打造「多功能住宅」,基本格局與普通房子無異,但預留修改空間,若日後有照護需要,可以馬上加裝相關設施,等於在熟悉的家中就能安心終老,不必搬去養護機構。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在銀享小聚上表示,荷蘭人年老之後,通常會從家裡搬到安養院,身體衰弱後再搬到養護中心,最後還要搬至臨終安養機構,相當麻煩。Habion設計的多功能住宅有助於做到「在家終老」。(攝影/林芷揚)

 

Boerenfijn指出,荷蘭和台灣一樣,對住宅和安養機構有諸多法規限制,當時有官員一踏進多功能住宅,立刻要求業者停止計畫,揚言拆除。Boerenfijn霸氣地說:「該停止的是你們!我們不會把住在這裡的400位長輩趕走,要趕你們來趕!」政府官員只好妥協。

 

打破養老負面印象

混齡住宅配時尚裝潢

 

▲Habion高齡住宅的室內設計以溫馨居家風格為主,打破一般人對養老院的刻板印象。(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年輕人和寵物入住,帶給銀髮族不同的生活經驗。(圖/Habion提供)

 

為了符合銀髮族的期待,Habion高齡住宅走溫馨居家風格,沒有養老院的沉悶乏味,更沒有醫療院所的冰冷,並設有餐廳、圖書館、美容院、幼稚園等公共場所,自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小社區,大家都忘了這裡其實是高齡住宅。

 

▲Habion高齡住宅設有圖書館,是孩子們讀書的好地方。(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也設有美容院,圖中是一位住民正在替理髮師製作木製用品。(圖/Habion提供)

 

傳統安養機構由院方供餐,住民只能被動接受,但在這裡,爺爺奶奶可以自己烹調喜歡的餐點,和左鄰右舍圍著長桌一起用餐。在柔和燈光與三五好友陪伴下,家常料理也變成美味佳餚!

 

▲住在Habion高齡住宅的長輩可以料理自己愛吃的食物,與左鄰右舍一起用餐。(圖/Habion提供)

 

不只吃得自由,住也很有創意!有一位老奶奶要求:「我想住在圖書館裡!」Habion真的替她辦到了。工作人員把圖書館對面的房間改造成老奶奶的家,讓她一開門就能看見圖書館。老奶奶的願望實現了,笑得合不攏嘴。

 

▲Habion應老奶奶要求替她改造空間,讓她住在圖書館裡面,一開門就看到圖書館!(圖/Habion提供)

 

青銀共居沒優惠

想入住先寫申請書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青年入住,但必須提出申請。Boerenfijn表示,他們打破傳統的青銀共居方式,想入住的年輕人必須提出申請動機,每月房租也沒有比較便宜,但仍有不少人搶著住。最重要的是,這些自願入住的青年是發自內心關懷長輩,幾名英國的交換學生還會帶老人家去看球賽呢!

 

▲幾名英國交換學生住進Habion高齡住宅後,帶長輩一起去看球賽,與球迷同樂。(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成功的主因,在於重視長輩的需求、給予高度參與感,並勇於挑戰既定的遊戲規則,化危機為轉機,不但創造居民對社區的強烈認同,更用創新方案替長者找回滿滿的幸福感!

 

▲製圖/陳美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