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失智先減肥!低脂飲食這樣吃

撰文 :華人健康網 日期:2018年12月2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肥胖不只會影響身型,更可能是增加失智症發生風險的潛在元凶之一!專家提醒研究發現,肥胖與皮下脂肪本身就是造成阿茲海默型失智症的潛在風險因子。因此,想要預防失智症上身,學會從日常飲食中適量控制脂肪的攝取量,維持自身體態健康非常重要。

別小看肥胖!脂肪過多易曾阿茲海默型失智症發生風險。

 

日本知名精神科醫師渡部芳德在其與野口律奈營養學博士共同著作的《這樣吃,讓大腦變年輕!嚴選183道健腦營養食譜,跟著吃,提升記憶力,還能抗老化、防失智!》一書中提到,所謂肥胖,係指體內蓄積過多脂肪的狀態。

 

 

而蓄積於體內的脂肪細胞將會分泌出一種壞的脂肪細胞激素,對人體造成諸般負面影響。例如;促進血液上升、動脈硬化,乃至於讓胰島素的功用降低,進而引發糖尿病等各種生活習慣病,失智症自然也不例外。

 

事實上,近期研究也發現,肥胖與皮下脂肪本身就是造成阿茲海默型失智症的風險因子。

 

預防失智症先防過胖  學會2招,減少脂肪攝取不過量

 

因此,想要預防失智症上身,將體重與體脂肪率維持在適當範圍內,積極控制體態、遠離肥胖問題非常重要!而理所當然地,要想成功減肥,如何在日常生活飲食中正確的減少能量攝取,並增加能量消耗是首要關鍵。

 

 

至於具體方式上,除了積極養成運動習慣,鍛鍊肌肉,進而提升基礎代謝率、增加能量消耗外;重新審視自身飲食生活,避免攝取過多能量(熱量)也是方法之一。而書中也特別為大家整理2個能輕鬆執行的飲食秘訣,提供給大家參考:

 

秘訣①—選擇低卡食材

 

建議日常飲食多選擇蔬菜類菇類、海藻類、蒟蒻等食材。

 

秘訣②—減少脂質攝取

 

事實上,提供人體能量的主要營養素有蛋白質、脂質、碳水化合物(醣類)三種。一般來說,每1公克蛋白質或碳水化合物可產生4大卡的熱量;而每1公克脂質則會產生9大卡的熱量。因此換言之,適量減少脂質攝取,將會是減少能量攝取的重點所在。

 

 

▶選擇脂質含量較少的部位

 

有些人認為肉類與魚類含有較多脂質,因此應盡量少吃。但是由於肉類等食材當中,富含蛋白質這個形成腦部、皮膚等人體部位的材料,以致完全不吃也會構成問題。因此建議可以選擇脂質含量較少的部位,藉此降低脂質攝取量。

 

 

▶選擇脂質攝取量較少的烹調方式

 

即便使用相同食材,但根據烹調方式不同,熱量也將出現變化。譬如,改以紅燒來烹調原本採油炸處理的魚類,或是以醋拌沙拉取代美乃滋沙拉,這樣就可以減少脂質攝取,進而讓能量攝取也大幅降低。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1.高麗菜盛產便宜又對時 營養師教你這樣料理,吃出5大營養好處

2.少年白是體內B群含量不足?多補充能改善白髮問題?營養師解答

3.失智,其實就是與親人訣別的開始…

 

(本文獲「華人健康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丈夫56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出現「這些症狀」要留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6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當時56歲的陳先生情緒狀態改變,易怒且暴躁,伴隨記憶下降,也開始懷疑妻子外遇、對自己不忠,甚至懷疑她盜領自己的積蓄,導致妻子照顧壓力沉重。最後,家人帶陳先生就醫,確診為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初期子女皆無法接受爸爸失智的事實,畢竟當時陳先生還不到60歲。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神經內科醫師甄瑞興表示,失智症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大部分好發於65歲以上的老人,且女性多於男性,年齡愈大,失智比例也愈高。

 

65歲以上老人發病率約5%,而80歲長者則提高為20%。

 

約有2至3成的失智症患者易併發妄想、幻覺,及情緒激躁不安等精神行為症狀,使得家屬在照顧過程中承受極大壓力,影響範圍也可能擴及身邊親友。

 

失智症分為多種類型,阿茲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甄瑞興強調,阿茲海默症不是正常的老化過程,而是一種不可逆的退化性疾病。

 

50歲就失智?別輕忽早發性失智症

 

雖然失智症主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極少數患者是在30歲、40歲或50歲左右即罹患失智症,俗稱「早發性失智症」,與遺傳、基因有部分相關性。

 

一般來說,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的退化速度比較快,病患容易出現幻覺、妄想和視覺空間失調等症狀。

 

由於早發性失智症患者發病時,正值中壯年,往往處於社交活躍的階段,因此在醫療及照護需求上與老年失智症患者有所不同。

 

而且,早發性失智症患者大多需負責支撐家庭經濟,發病後隨著認知功能的退化,工作能力降低,人格行為也發生變化,最終可能因無法工作影響家庭收入,進而延伸出家庭照顧與子女教養等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比老年失智症患者的照顧來得更加複雜及困難。

 

提醒民眾,早發性失智症往往為家庭帶來巨大衝擊,若發現家人原本拿手的技能變得生疏,或者應變能力出現異常,應多加注意及關心。

 

多動腦防失智!確診後可延緩退化

 

平時,應積極做好失智症的預防措施,包含:多動腦、多運動、多社會互動,以及採用地中海飲食等多元預防策略。

 

即便確診失智症,也要持續參與活動,以免退化速度過快。在適當治療下,失智病患的心理及精神行為症狀是可以控制的。針對認知功能及精神症狀,除了藥物治療之外,記憶認知功能訓練、適當的家屬照顧技巧都有幫助。

 

目前許多醫院及民間團體都有提供適合失智患者參與的課程及活動,可延緩失智退化。

 

上述陳先生接受專業團隊提供的認知、音樂、感官、懷舊、肢體、藝術等相關訓練課程後,情況皆有改善,不但增進生活品質,也減輕家屬的照護壓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牙齒決定我們會不會得「失智症」?李偉文醫師:避免腦神經退化、失能,注意4件事

撰文 :李偉文 日期:2020年05月07日 圖檔來源:李偉文臉書粉專
  • A
  • A
  • A

身為牙醫師,我當然會說牙齒保健很重要。有牙齒才可以好好咀嚼吃東西,消化好、吸收好,身體自然好。吃也是生活的享受、快樂的來源。牙齒更是門面,牙齒美觀,表情豐富靈活且說話清楚,對人際互動亦有幫助。

最近幾年許多腸胃科醫師都建議,食物要多咬幾口才吞嚥,一方面可以充分混合唾液,減輕腸胃道負擔;一方面唯有充分咀嚼,大腦才有時間下達飽足感的指令,免得我們吃太多,不知不覺吃進太多熱量,造成肥胖。

 

至於究竟一口食物要嚼多少次,每位名醫建議的次數不等,從最少的三十下到最多的六十下都有。說實在,我自己試過,偶爾一口或二口勉強咀嚼六十次才吞嚥或許還可以,若要每餐飯的每一口都做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以上提到擁有健康牙齒的好處,大概都算常識範圍,很容易理解。但我最近看了日本失智症權威長谷川嘉哉醫師寫的書,非常訝異,因為他用日本人一貫的嚴謹與一板一眼、實事求是的實驗精神,證明了要避免失智或失能,與口腔的「咀嚼力」「牙齒數目」息息相關。

 

長谷川是位每個月負責診治一千位失智症患者,數十年來累積超過二十萬名病人的醫學博士兼腦神經內科專家。

 

他讓口腔衛生師常駐在自己的診所裡,並設置了牙科治療椅,透過牙科與神經內科這兩科的合作,以及實證醫學的研究,證實了對於改善、預防失智來說,牙科與神經內科的合作有非常明顯的效果,也找到了其中的運作機轉。

 

長谷川醫師主張,大腦與牙齒彼此間有非常強烈的「羈絆」。大腦裡的神經血管有廣大的範圍和口腔及牙齒相連結,口腔的神經分別占據了全腦運動及感覺神經的三分之一,若再算入與嘴巴相連的顏面神經,甚至占了一半。

 

換言之,光用牙齒咀嚼就能廣泛地活絡大腦。相反的,若牙齒掉光無法咀嚼,腦部刺激就會減少,腦神經也會逐漸退化

 

已有許多研究證明,牙齒的數量和大腦萎縮的風險有非常顯著的相關性。每一次咀嚼都會讓健康牙周膜的血管受到壓縮,如同幫浦般將血液送往腦部,每咬一次的血量是三.五毫升。

 

牙齒愈少,整體牙周膜乘載的壓力隨之減少,送往腦部的血液量當然也會變少。唯有大腦裡的血流順暢,才能沖走造成失智症的β類澱粉蛋白。

 

正因如此,最容易讓成年人喪失牙齒的牙周病,成了失智症的源頭。

 

日本早在一九八九年就開始發起「八○二○」運動,意思是「即使到了八十歲,也要留下二十顆自己的牙齒」。這個運動的確有效果,一份二○一六年發表的調查顯示,八十至八十四歲的日本人中,超過半數擁有二十顆自己的牙齒。

 

長谷川醫師還發現,由於食物愈來愈精緻與柔軟,現代人的咀嚼次數正在快速減少,必須額外創造咀嚼的機會。他的建議是嚼口香糖,每天三次,每次至少五分鐘以上,以彌補正常進餐時不足的咀嚼量。

 

現今市面上的口香糖多半不含會引起蛀牙的糖,改用木醣醇這類天然甜味劑取而代之,口腔內的細菌不會對木醣醇代謝產生酸,因此能減少牙菌斑,預防蛀牙與牙周病,甚至內含磷酸鈣,可以幫助牙齒的再礦化,也就是修補與強化齒質。

 

更棒的是,咀嚼本身就能幫助牙周膜的血液流動,連帶讓大腦的血流帶走代謝廢物。

 

長谷川醫師的論點讓我這個牙科醫師收穫匪淺,現在都隨身攜帶木醣醇口香糖,在外用餐後沒辦法立刻刷牙,或與朋友聚餐無法細嚼慢嚥時,隨時都能來上一顆。

 

 

日本是全世界最長壽的國家,高齡人口比率最高,連帶地,罹患失智症的長者也最多。

 

台灣的高齡人口比率增加速度近年已超越日本,走在前面的日本所採用的各種因應措施,剛好可供我們借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2:50+的自在活,健康老》,時報出版,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親失去記憶...醫師卻無法診斷是不是失智症!女兒:分離,是隨時會發生的一種存在

撰文 :許皓宜 日期:2020年04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西元2010年,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

年初,我肚子裡懷了第二個寶寶,然而同一個學期,我預計要寫完博士論文,加上一邊全職上班,一邊帶著大女兒。當時還沒退休的母親怕我辛苦,便時常在假日從台南老家北上,協助我照顧小孩,使我能多空出一點時間,順利完成繁雜的研究工作。

 

那天,是週末的晚上,我剛下班。回到家時,看見母親拿著吸塵器在我家客廳來來回回,我跟她打招呼,讓她不要忙了坐下來休息,她對我「喔」了一聲,幾秒後又開啟那嘶嘶聲響,來來回回地在客廳裡穿梭。

 

這樣的狀況持續幾分鐘後,我開始覺察到母親的異樣,她注意到我看著她,停下忙錄的舉動,一雙困惑的眼神問我:「今天是幾月幾日?」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開始高頻率地跳了起來,母親又問:「我為什麼在這裡(而不是在老家)?」

 

「媽,你不要嚇我耶。我懷孕了,你來幫忙。」

 

「蛤?你懷孕了喔?恭喜!」母親彷彿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臉上的困惑瞬間被驚喜的表情給壓了過去。

 

不安卻在我心裡逐漸擴大。果然,恐怖的事情接著發生了,每隔幾分鐘,母親就重複問我同樣的問題:「我為什麼在這裡?」「你懷孕了喔?恭喜!」

 

沒有太多遲疑,我帶著母親前往台大醫院掛急診。等待診斷的過程中,我感受自己彷彿正面臨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現在發生什麼事了?母親是失憶(失智)了嗎?

 

為什麼這麼突然?怎麼辦,我前兩天還對媽媽那麼大聲說話?

 

你到底會不會忘記我? 會不會一直都在?

 

我在一片茫然中溺水,原本總在我危難時被我當成浮板的母親,此刻正如同做錯事的小孩,在陌生的環境中攥著手,等待上帝宣判結果。看她這副模樣,我覺得自己更像坐在審判台上等待的那個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大聲喝斥著我:「你說?你有沒有好好對待你的母親?」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好好對待她。像個小孩一樣,我在心裡向上帝默禱:請不要那麼早帶她回家,不要那麼早帶走她和我之間的回憶。

 

請讓她趕快好起來,我以後會好好對待她。

 

「我們都做過檢查了,找不到任何原因。」幾番折騰後,醫生宣布:「這就像突然腦袋短路一樣。她現在突然失去短期記憶,所以近期發生的事都想不起來,但長期記憶是沒有問題的。」

 

「這是……失智嗎?」我問。

 

「也不能這麼說。」醫生搖搖頭,給了一個最模稜兩可的答案。

 

「什麼時候會好呢?」

 

「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也許等下就好了,也許幾天,也許幾個禮拜,也許……」

 

帶母親回家的路途上,我依舊徬徨。成年之後,我從來不曾像那天一樣,連睡覺時也緊緊守在她身邊。那個晚上我和她同睡一張床,而她每隔幾分鐘就會轉過身來問我:「我怎麼會在這裡?」「蛤,你懷孕了?恭喜!」

 

我整夜不敢闔眼,膽戰心驚地,連哭的時間都沒有。

 

隔天,就好像短路的電路板突然接通了電源,母親回復原本正常的模樣,之後,她腦袋裡幾乎完全忘了這一天一夜的失憶過程

 

母親恢復後,我們拿著檢查報告的結果,又跑了好幾間大醫院,但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不能保證會不會再發生,有可能會,也可能不會。

 

我的擔憂卻不曾消失,不再敢讓母親單獨帶著我的稚女外出。可能失去一個重要的人的感覺,擴大成可能同時失去兩個重要的人的感覺,兒子出生後,又多了第三份牽掛。

 

我原本答應上帝,如果把母親的回憶還給我,我會好好對她。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兒子出生,繁雜瑣事的層遞堆疊,我又失去了那天晚上對待母親的柔軟。

 

當分離是可能隨時發生的存在,才明白對彼此的真正期待

 

是不是總要感覺到,有一天她真的可能會離開我時,我才會記得心甘情願地對她好呢?

 

我終於明白自己為何總是工作過於忙碌?原來我還停留在父母年輕、我年幼,我們不會分離的那個時空,以為自己總要摘下天上的榮耀,才能為他們的心靈增添光芒。

 

曾幾何時,母親已邁入老年,我也不再年輕,我們分離的可能性一下子衝上宙斯的殿堂。她的眼神已從天上落下,看見身在凡間的我,但我卻從那個為父母摘下榮耀的我,長成為自己追求榮耀的我了呀?

 

父母花了前半輩子的心力,將我們送到離他們最遠的地方,我們又怎麼從那麼遙遠的地方,跑回到近在眼前的父母身邊呢?

 

「工作如果不開心,就不要做了。」那天,母親這麼告訴我。

 

「為什麼我小時候,你不這麼說呢?」我問。

 

她沒有回答。但我知道這是個沒有對錯、也沒有答案的問題。

 

小時候,我們努力追求榮耀,用這種方式來討父母歡喜,來滿足他們的需要,以淡化自己心裡可能被他們離棄的焦慮。長大以後,我們關注在自己的渴望與目標上,換父母親使盡辦法,來淡化可能被孩子離棄的焦慮:有些父母是噓寒問暖,有些則是酸言酸語。

 

直到有一天,我們覺察到,分離不只是一種令人恐慌的感受而已,它是可能隨時、真實發生的一種存在,我們才明白對彼此的真正期待是什麼?

 

不是榮耀,也不是傷害。是可以緊牽著你,陪伴相守。

 

雖然,這常常也只是一瞬間的感受而已。

 

 

分離效應

 

感受到失去的可能性,才突然想要開始珍惜,一旦失而復得,卻又故態復萌。反反覆覆中,人感受到自我矛盾的罪惡感。

 

心理學研究發現,當孩子長到大約六、七個月左右,會開始害怕陌生人,對於與照顧者分離時,表現出明確的負向感受,這種現象被心理學家稱為「分離焦慮」。

 

對年幼的孩子來說,分離焦慮的展現是直接的,因照顧者離去感到不高興時,就哭鬧、發脾氣。然而,當照顧者的行為反應無法讓孩子感受到自己的焦慮被接納、被理解,孩子便可能用反向方式來抑制心裡的分離焦慮。

 

抑制反應發生以後,孩子的自我將發出訊號,讓內在心智誤以為自己並不在意那些引發分離焦慮的人,並且逐漸長成偽裝獨立的成年人。這裡所談的「分離效應」,即在探討這種現象。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遠流出版,許皓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記性變差、脾氣暴躁、妄想?失智症常有「這些」症狀,都不是正常老化

撰文 :魏怡嘉, 黃子明等 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約有28 萬人罹患失智症,預計將在2065 年逼近90 萬人,目前仍有一半以上的失智患者尚未確診。醫師分析,原因在於重度失智者可能已臥床、失能,或是輕度失智誤以為自己只是記憶不好,而未前往就醫。

曾有一名7旬老翁,記性變得越來越不好,也開始出現幻想,懷疑東、懷疑西。家人見狀後,誤以為罹患精神病,導致老翁延誤就醫,所幸在確診後得到妥善的治療,家人也在醫師指導下,學會與他相處,減少不必要的摩擦。

 

亞東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甄瑞興表示,除了記性不好,失智症患者也常有日夜顛倒的問題,因對時間沒有概念,可能晚上不睡覺吵著出門,或是脾氣暴躁、處理事情的能力變差。舉例來說,原先邏輯好的人,可能突然忘記遙控器怎麼操作,或是不曉得如何使用提款機。

 

此外,在失智症患者中,有3 到4 成可能出現幻覺、妄想,常有失智者懷疑另一半有外遇、誤以為他人想偷竊、看見不存在的東西等。  

 

甄瑞興說,民眾多誤以為失智是老化所致,若未伴隨妄想、幻覺,家屬可能就不急著找醫師協助,不僅拉低了失智症患者的診斷率,亦未能讓病患及時受到妥適的治療。

 

失智症協會祕書長湯麗玉表示,國內失智症的診斷率存在城鄉間的差距,台北地區由於資源多,較能滿足失智者的就醫需求,診斷率也就較高;但在金門、連江等偏遠地區,失智症專長醫師經常不足,診斷率也較低,相關單位應重視這個問題,及早找出潛藏的失智症家庭。

 

為提升失智症確診率及照護,衛福部2017年訂出「2020 失智友善台灣555」的目標:

 

期許5成以上的失智家庭照顧者獲得支持和訓練、5成以上的失智症人口獲得診斷及服務,5%以上民眾對失智有正確認識及友善態度。

 

但失智症協會表示,許多民眾對政府的失智症照護計畫仍不太清楚,政府宣傳還需再加把勁。

 

長者來到日間照顧中心,參與課程、活動,可以成為豐富老年生活的驛站。▲長者來到日間照顧中心,參與課程、活動,可以成為豐富老年生活的驛站。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樂活一生:有尊嚴又快樂的活一輩子》,時報出版出版,魏怡嘉, 黃子明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消失33年後,罹失智症需要扶養費 女兒:在他走的那年,爸爸在我們心裡就已離世了

撰文 :楊晴翔 日期:2020年06月2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我三十三歲的人生裡,「父親」這個名詞對我不具有任何意義……

扶養義務的減免

 

今天既然他來了,也不知道他聽得懂聽不懂,我哥哥有句話想交代我對他說:『父親,在那年冬天,那個離開我們母子的時候,在我們心裡就已經死了。』她的眼淚此時終於決堤……

 

法庭上,法官問她:「對面這是妳父親。妳認得嗎?」

 

坐在對面衣衫襤褸的老人,眼神渙散,鬍子像是幾天沒刮,坐在一位社工人員推著的輪椅上。

 

她一臉狐疑地望向坐在旁邊的弟弟,接著轉身對法官搖搖頭說:

 

「法官,老實說,在我三十三歲的人生裡,『父親』這個詞,對我不具有任何意義……」

 

「自我有記憶以來,都沒有看過對面這位先生。當初『父親』離開家時,我大概只有兩、三歲,弟弟當時更只是嬰兒,又怎麼會對他有印象呢?」

 

「妳哥哥呢?」法官問。

 

「依照法院的通知單,我哥哥也是被告。在這裡我也向您坦承,他現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恰巧今天有重要會議,無法前來,所以寫了委任狀給我。他大概是我們三個之中,唯一對爸爸有印象的人。法官,你想聽他怎麼說嗎?」她說。

 

「好,他記憶中的父親,是什麼樣的人呢?」法官問。

 

「我哥哥說,那時他大概六、七歲。那個男人每次回來就把我媽辛苦去市場賣菜賺來的錢拿個精光,我媽跪在地上求他,他才丟下幾塊錢,算是給我弟買奶粉。我媽經過幾次這樣的經驗,不堪其擾之下,就把錢藏在櫥櫃裡。結果,他回來要不到錢,就開始對我媽拳打腳踢,然後在家裡翻箱倒櫃,任何值錢的東西都被他拿去換錢。我長大以後聽我媽說,當時應該都拿去換毒品了。」

 

「後來呢?」法官問。

 

「我媽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他辦好離婚的,大概一辦好離婚,就帶著我們三個孩子連夜搬走,搬到離媽媽娘家不遠的一個地方,我們不敢直接搬回媽媽娘家,因為他會去娘家找。

 

從小,我們就過著一大早偷偷從後門進外婆家吃飯的生活。哥哥九歲跟著媽媽去市場賣菜,一路憑著唸公立學校、拿獎學金的好成績,最後考上國立大學電機系。我則是七、八歲就幫著做家庭代工,像聖誕節燈泡之類的,寒暑假打工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我們家的小孩沒有放假在家看電視、玩耍這種命。上了大學後,每個學期兼兩份差是最基本的。

 

可以說,我們是媽媽跟外婆含辛茹苦拉拔大的,不管是那個男人,或是他那邊的親人,跟我們的長成,連些微的關聯都沒有。」

 

法官長長嘆了口氣,像是用盡最後的努力問:

 

「我知道也許這位先生過去沒有盡到當父親的責任,但現在他罹患老人癡呆症、糖尿病、多重器官功能退化,生活無法自理,聲請你們負擔他的扶養費,尤其像你哥哥經濟狀況這麼優渥,難道就最基本、最微薄的一點人性道義考量,也不願意支付一些嗎?」

 

「今天既然他來了,也不知道他聽得懂、聽不懂。

 

我哥哥有句話交代我對他說:『在那年冬天,那個離開我們母子的時候,父親,在我們心裡就已經死了。』」

 

此時,她的眼淚終於潰堤……

 

T A K E A W A Y

法律重點

 

關於「扶養義務」,法律都有明文規定

 

實務上常見一些流落街頭的老人,被社會局安置後,由社會局依照老人福利法,向老人之子女請求償還安置費用,甚至可以強制執行子女的財產。

 

也有案例是,以老人本身的名義對子女請求扶養費,能否得到扶養費是其次,因為一些積欠安養中心的費用,需要先經過法院判決確定子女不需扶養之後,才能由安養中心以判決為依據,申請到相關社會補助或救濟金。

 

但關於子女對父母親的扶養義務,無論父母親在過去多麼不盡家庭責任、毫無音訊、毫無付出,子女一概都需要負擔父母親老病時的一切義務嗎?

 

我們需要瞭解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所增訂的民法第一一一八條之一規定:受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負扶養義務者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

 

一、 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

 

二、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其扶養義務。

 

前二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為負扶養義務者之未成年直系血親卑親屬者,不適用之。

 

另外,「直系血親相互間互負扶養之義務,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民法第一一一四條第一款、第一一一七條也分別定有明文。

 

子女對父母有「生活保持義務」

 

所謂「不能維持生活」是指,不能以自己財產及勞力所得,維持自己的生活。

 

而所謂的「無謀生能力」,並不是指完全無工作能力;如果有工作能力,卻不能期待其工作(像是剛從大學畢業,正期待繼續就讀研究所的學生),或因社會經濟不景氣而失業,雖已盡相當之能事,仍不能找到工作者,法律上可以認為這些人有受扶養之權利。

 

 

然而,由於民法重視孝道,不管直系血親長輩有沒有謀生能力,子女對父母都有扶養義務。

 

換句話說,子女對父母有「生活保持義務」,對於父母的基本生活需要,即使子女沒有餘力,也要犧牲自己的生活水準來扶養父母。

 

「情節重大者」則子女可免除扶養義務

 

但是,如果父母過去無正當理由對於子女未盡扶養義務而情節重大,則子女可以請求免除扶養義務。而若未達到所謂「情節重大」,像是:偶爾還是有出面給個紅包壓歲錢,或曾經一段時間支付子女扶養費(不是全然未給過),則子女無法請求完全免除,只能請求減輕扶養義務。

 

而實務上有法官認為:如果子女能證明自己沒有收入,例如:出家僧侶。因為僧侶沒有收入可免除,可以不用給付扶養費。

 

如像前述事例,父親過去不但對家計、子女沒有付出,甚至還危害了母親對於子女扶養的經濟基礎,則有可能被法院認定是「情節重大」而免除子女扶養義務。如果不能請求子女扶養,則這樣的老人,只能仰賴社會救濟以及安置等機制來收容,說穿了,就是全民買單。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家事法官沒告訴你的事:親緣,以愛為名的試煉》,悅知文化出版,楊晴翔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