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時代,如何避免「被長照」?退而不休是關鍵!

撰文 :林靜芸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許先生是台灣著名的金融專家,退休之後沒有閒過,他是文化協會會長,89歲獲頒勳章,表揚他推廣日本茶道及美術。

文/林靜芸醫師
 

他說:「頒獎不是我作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獲頒獎章是努力的開始。」有一天,一生懸命的許先生94歲時與太太坐在客廳看電視,太太發現他沒有反應,才發現許先生已安詳往生。

 

 

林先生從事木材、保險、房地產等事業,六十歲退休奉獻心力於林氏宗親會、媽祖廟、鄰里調解委員會等等,85歲榮獲總統頒發台中市「好國民」獎狀,褒揚他出錢出力從事公益。

 

林先生守信用,講到做到,受人敬重。95歲時吃早餐,家人聽到他幾聲咳嗽,忽然就過世了。


陳太太是家庭主婦,律己甚嚴。主張重病的人才需要躺下來休息,一生忙碌。年輕時相夫教子,養雞、種菜、作衣服、打掃,什麼都自己來。孩子成家之後,她白天忙家事,下午督促孫子的功課。

 

孫子長大,林奶奶改任住家大樓管理員,早晚巡視,分派信件,連絡溝通,直到90歲在睡夢中與世長辭。

 

 

其他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根據國民健康局的統計,台灣女性平均壽命83.4歲,男性76.8歲,但是女性不健康之存活年數為9.9年,男性則為8.0年。

 

我們常祝賀他人長命百歲,如果不健康的年數增加,長命其實不等於好命。

 

老年的終點是衰老和器官衰竭,在到達終點之前,頭腦必須清楚,手腳必須靈活,換句話說,我們需要預防疾病,治療慢性病,持續運動,鍛鍊肌肉,防止摔跤;還要不斷學習,保持腦力。

 

台灣失能失智、無法自理生活,需要長照的人口,大於65歲有10.7%、75-85歲22.4%、大於85歲43.7%,也就是說,每個年齡層都有能夠獨立生活不須被長照的人口。健康的人可以努力不被長照,有病的人呢?

 

 

電影「小偷家族」的祖母演員樹木希林60歲時左眼視網膜剝離瞎掉,61歲罹患乳癌,經過各種治療,癌症轉移至全身20多處,牙齒脫落,但她持續演員生涯。

 

她在「小偷家族」電影中主動要求不戴假牙,以符合劇情。樹木希林75歲時探訪朋友摔跤骨折,術後因感染死亡。

 

我看樹木希林生前的受訪,談到「死」時她說:「因為能夠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減少對他人的困擾,覺得自己很幸福。」又說「人無法選擇如何『生』,至少該選擇如何死。」

 

民間習俗,老人如果存活超過平均壽命,無病無痛結束,稱為「圓滿」,以現代話語來說是「縮短不健康餘命」。

 

建議老人摒棄退休的觀念,經營自己的舞台:婆婆如果不想煮飯,可以去醫院作義工;老闆不想進公司,可以作公益。

 

 

有舞台的人有責任感,成就感,生活有動力,比較不容易躺下來被長照。

 

在這個長壽的時代,擁有自己的舞台,減少不健康餘命,避免被長照,活著才有意義吧!

 

(本文獲「林靜芸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海港小城靠整合資源 讓老人置身樂活天堂

撰文 :王炘玨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7年09月14日
  • A
  • A
  • A

當台灣還在為了長照問題而煩惱,日本只有14萬人的海港小城卻早已打造出老人樂活天堂。看「區域照護系統」發源地尾道市如何凝聚市公所、人民及醫療的力量,扭轉台灣對「照護」的定義……。

你希望自己老了以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在日本廣島縣東南部,有一座非常「老」的城市──尾道市。鄰近瀨戶內海,位居水路要衝的尾道,五百年來便以港都之姿繁榮至今。尾道市的面積約和台北市差不多,人口卻只有金門那麼多,隨處可見木房、古寺,坡道及小巷串起了城市的景色。時間在這座城市中走得特別慢,生活仍踩著舊時代的步伐,這裡的人,一樣也很「老」。

台灣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方是嘉義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約一八.二%,但尾道市竟高達三四.七%,足足高出一倍,也比日本全國平均二七.三%高出近一成。

然而,在每三人就有一位老人的尾道市,看不到外籍看護,老人臥床率只有一.二%。這裡長照資源豐富,擁有近三百個服務據點。根據日本醫師協會的統計,尾道市宅配藥局、在家醫療,甚至是照護員的涵蓋度都遠遠高於日本全國平均,此外,這裡更是台灣長照二.○政策核心「區域照護系統」的發源地,市民對於長照服務及老年生活的滿意度高達八成,是名副其實的「幸福熟齡城市」。

《今周刊》於盛夏造訪日本尾道市,一探市民們的健康樂齡生活。

市公所主動招商 吸引民間機構加入


「尾道市做得好,是因為政府、民眾、醫療三方的努力,我只是把大家兜起來而已。」尾道市市長平谷祐宏在接受專訪時先說明,尾道市公所在長照服務的預算上並沒有受到特別禮遇。

在日本,每間市公所的老人福利及長照保險業務都是由一個獨立科別「高齡者福祉科」來負責。而在尾道市公所,高齡者福祉科的職員就超過四十人,是所有科別中編制最大的。這四十人要做什麼呢?

從失能等級的認定、社區活動的策畫,到失智症守望相助網的建立,生活中對高齡者的支援樣樣都不能馬虎,更重要的是,他們還必須要為長者「找到服務」。

與台灣不同的是,尾道市內需要多少照護設施,都在市公所的掌握之中,若是發現缺少了哪一項設施,就必須主動「想辦法」把服務備齊,再交由照護管理師,為長者量身訂做適合的服務使用計畫,完成與民眾之間服務的連結。

高齡者福祉科的組長柏原美由紀表示,因為日本有國家長照保險,就必須確保所有長者都能享受到照顧,所以市公所與尾道市所有照顧經營機構都會持續溝通,並積極招商,補足服務的缺口,「有時候為了找服務,一天要跑三家機構洽談,真的很不容易。」柏原說。為了提高民間單位成立設施的意願,還為機構設置獎助金,最高補助四千萬日圓(約新台幣一千一百萬元)。

尾道市有三百多個服務設施,日照中心、居家照護中心、失智家屋,甚至是最新照護趨勢定員制「小規模多機能」一應俱全,這些,全部都是來自於市公所職員們背後的辛勤耕耘,他們接下來還計畫於三年內再成立兩家小規模多機能設施。「為了市民,我們還要繼續努力!」柏原雙手握拳,比出加油的手勢。

除了靠市公所的力量找到照護服務之外,平谷市長尤其感謝民眾的配合及支持。「像是我們四年前從茨城縣導入的『銀髮復健體操』,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銀髮復健體操 力拚「死前活跳跳」

銀髮復健體操?聽起來好像沒有什麼特別。不過尾道市的銀髮復健體操,並不是老人家聚在一起轉轉手活動筋骨而已,它是一個包含指導師育成的社區動員系統,更令人驚訝的是,復健體操的參與人次迄今已超過兩萬五千人,參與度有五成之多。

「我是在六十四歲那年參加的。」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協會的會長細谷伸,今年六十八歲,第一次接受外國媒體採訪,他看起來有些緊張。

想成為尾道市銀髮復健體操指導師,首要條件就是必須年滿六十歲。細谷繼續說明,只要參加訓練課程,結業後就能獲得資格,接著就是在自家附近的公民會館或照護設施開課。尾道市目前共有兩百五十位指導師,八十四間體操教室。「而且完全免費!所有指導師都是分毫不取。」細谷的眼神帶著一絲驕傲。

細谷原來在東京工作,退休後才回到家鄉尾道市。「我真的很意外,這麼久沒回來,鄰居竟然還記得我。」一句「你回來了啊!」讓細谷決心要將自己的第二人生獻給鄉親,他目前一周要教兩堂課,還會舉辦講座,希望能推廣讓更多人參與。

「而且,真的很有幫助啊!如果手能再舉高一點,你就可以自己曬衣服;腳能抬高一些,就可以自己穿襪子,不需要麻煩別人。」細谷的身體很自然地做出了示範。「最重要的,」他接著說「是吞嚥體操。」他用手捏著下巴靠近喉嚨的部位,「人老了,能吃才是福啊!」細谷用力地吐出舌頭,示範吞嚥體操,活潑的反應與方才判若兩人。

「因為,大家相約好了要一起『ぴんぴんころり(Pin Pin KoRoRi)』!」細谷露出燦爛的笑容。那音調聽起來相當滑稽,但這是尾道市老人家們的目標,意思是「死前活跳跳」,也就是不臥床,健康地壽終正寢。

細谷爺爺在退休後因為復健體操,再度找到人生價值,而自發性地為社區貢獻,也是尾道市民生活幸福的原因。

高齡者福祉科的主任福本真弓表示,近六成的尾道市民,都有擔任義工,還有將近兩百個社區義工組織,定期在公民會館或被稱作「樂活沙龍」的據點舉辦活動。

老老互助 共同打造安全家園

「說來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我們真的沒有提供任何經費上的協助。」福本皺起眉頭笑。

十年前,住在尾道市長江中區域的香本昌義,也在沒有市府經費的幫助下,把家附近廢棄幾十年,日本畫家森谷南人子的古厝重新翻修,用來當作附近居民緊急避難、聚會的場所。「我想做的,其實是區域再造。」這完全不像是一位八十二歲的老人家會說的話。想當年動工時,他也已是七十好幾的高齡。

類似台灣區委會的「長江中町內會」,是香本最得意的成就,他自己製作了PPT簡報,解說他是如何將廢屋改建,還展示了聚會時所拍的照片。「我們春天賞櫻、秋天賞月,前陣子才一起做過防災演練呢!」他說。

事實上,香本所居住的區域,是車子無法開進去的陡峭斜坡地,古房鱗次如同台灣九份,偏偏這裡卻住著約三百位老人家。這個聚會所,是整面山坡唯一的避難處,一旁的空地還有兩個大型儲藏櫃,裡面裝滿了廠商自願提供給他們的救難物資。

「當我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家問我哪來的經費?」香本俏皮地挑了挑眉,「但我對他們說『只要我起了頭,錢自然會來!』」果然,在他的號召之下,其他居民出錢出力。市公所雖然沒有預算,但為了減輕長者的生活負擔,職員們會用扁擔將垃圾挑下山,也聯繫山下的商店,提供商品代購送到府的服務,共同打造出能讓長者活得安心、安全的生活空間。

此外,如同香本這樣,「老人協助老人」的情況相當普遍。位於尾道市今津野區的樂活沙龍,在暑假期間,特別邀請了附近的小學生參加與長者們互動玩遊戲,醫護人員也為所有人量血壓,並進行問診,留意每位老人家的狀況。當日最年長的參加者是九十七歲的靜江奶奶,而負責準備午餐的義工,其實也是老人家。七十八歲的義工田中好子一面為碗盤消毒、一面說:「自己還健康,就盡量做,以後也會換別人照顧我。」

除了政府的統籌與民眾的協助,區域照護系統要完善,還必須有到位的醫療,而高齡者因為身體退化或是意外而造成的「失能」,是需要照護服務的主要原因。位於尾道市的公立御調綜合醫院,早在五十年前就注意到老人臥床問題,現今日本政府所採用的區域照護系統,是御調綜合醫院的名譽院長山口昇博士,花一輩子時間才建構出來的。

臉上的皺紋與白髮絲毫不損山口老院長的威嚴,他回憶系統創立之初,其實是為了解決高齡病患返家卻就此臥床的問題。「開始執業不久,我就發現很多高齡病患在完成治療後出院,不到半年卻又躺著回來,背上還帶著十公分大的壓瘡。」他嚴肅地說。

醫療向後延伸 推「三階段復健體制」

拿出厚厚的數據,山口說,錯過術後復健黃金期及缺乏專業的照顧,是老人失能返家後臥床不起的最大原因。「醫療的連結絕對不是出院後就斷了, 向後端延續是最重要的。」因此,山口開始著手於醫療、保健及照護服務的統合,並與地方政府連結進行一連串的改革。

山口所提出的三階段復健體制(分成急性期、回復期及維持期)爾後也被日本厚生勞動省採納,成為國家的醫療方針。

除了設置能到病患家中進行治療的居家照護、居家復健中心外,御調綜合醫院也首創復健專門病房,讓病患在經過醫療處置後,留院復健,直到恢復生活自理能力後才返家。

此外,山口更主張落實醫師參與照護規畫會議,這也是尾道市的長照做得這麼好的原因。尾道市長平谷祐宏表示,在山口醫師的帶領下,尾道市的醫師協會也大力協助,主動參與病患及照護機構的會議,討論出最適合病患的照護計畫。

排定照護計畫 重症者也能在家生活

記者特別跟著御調綜合醫院的照護團隊,來到福田爺爺(假名)的家中,實際看到居家照護的情形。福田爺爺本身有糖尿病,需要洗腎又罹患失智症,去年不幸在家摔倒,經過開刀治療後,目前不方便行走。即使是這樣的重症,他還是能在家生活,不需要住進養護機構,照護計畫的排定是關鍵。

攤開福田爺爺的照護計畫,一周只需要兩次居家照護,三天的到院洗腎,還能有一天去日照中心,與其他老人家下棋交流。照護員國西榮子表示,經過照護會議討論後,發現讓福田的妻子一個人帶福田去醫院有困難,因此特地安排照護員到家裡幫忙,每次三十分鐘,帶福田去醫院。

照護員為了短短三十分鐘的服務出診、醫師在繁忙中抽出時間開照護會議,在這些小地方的用心,我們看見「照護」的真正意義。

今年已經八十四歲了,山口醫師仍然站在第一線服務。他感慨:「當醫師不能只看病,要看人。」若是不用心,根本談不上照護,就只是醫療而已。

高齡長照是所有國家都必須面對的課題,山口建議,台灣一定要先將制度確立起來。「日本已經先往前走一步了。」

山口認為受到少子化的影響,日本的長照保險制度能否繼續維持,還有待考驗,「但台灣絕對可以參考日本,找到更好的方法。」他說。

你希望自己的老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尾道,所有人都在為了老後的生活做努力。

長照,並不單單只是老人、政府或醫療體系的事,而是,每一個人的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避免高齡投保糾紛 70歲高齡者買投資型保單需錄影錄音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6月2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由於有許多70歲以上的高齡者,購買投資型保單後,子女卻投訴長輩是被保險業者騙了,諸如此類的爭議層出不窮。因此金管會日前宣布,明年起70歲以上長者購買投資型保單時,全程需錄影錄音,且紀錄需保存至保單有效期限結束後五年。

誤踩保本、高利陷阱

購買投資型保單糾紛不斷

 

專家指出,許多保險業者在推銷高齡者投資型保單時,常常會利用「保本」、「高報酬率」甚至強調「未來會繼續賺錢」等話術,卻沒有告知保險成本與投資風險,讓長輩誤把投資型保單當做一本萬利的理財工具,導致糾紛不斷。

 

立委賴士葆曾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提出,投資型保單糾紛不斷,他手邊就接獲多起陳情案件,甚至有70歲與85歲長者陳情,指出購買投資型保單後,投資虧越多、手續費扣更多!強調投資型保單陷阱太多,甚至針對高齡者販售,已經成為糾紛來源,應該通盤檢討。

 

 

新制明年上路

高齡者購買應錄影音存證

 

目前保險業者針對販售投資型保單給70歲以上長者,雖然有事後電訪確認投保意願的機制,但銷售糾紛仍然一起接一起,金管會經過數月研議並請教公會意見,在26日宣布修正「投資型保單銷售應注意事項草案」。

 

明年起保險業者銷售投資型保險商品給70歲以上的客戶時,銷售過程應在客戶同意後,透過錄影或錄音的方式保留紀錄,並交由適當的單位或主管人員複審,確認客戶辦理投保的適當性後,才能承保,該規定自108年1月1日起生效。

 

新規定也明定,保單銷售過程的錄音內容應包含以下五點:

 

  1. 業務員要出示合格登錄證,證明自己獲得公司授權可招攬投資型保險產品。
  2. 告知保戶其購買的保單類型為投資型保單,同時說明繳費年期、金額、包含保險成本在內的相關附加費用及收取方式。
  3. 說明商品重要條款內容,投資風險與除外責任,建議書內容及保險商品說明書重要內容。
  4. 說明契約撤銷的權利。
  5. 詢問客戶是否了解每年須繳保費、最大損失金額?並確認客戶是否可以承受損失。

 

保險業者表示,金管會宣布之前都有詢問過公會意見,下半年度將研議內部作業流程,並在明年配合政府規定上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百歲的樂活哲學》東西以「自身需求」為考量,斷捨離讓生活清爽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7月13日 圖檔來源:太雅出版社提供
  • A
  • A
  • A

幾十年前家裡頻頻出現老鼠,令我們傷透腦筋,不得不在屋子四處擺放添加殺鼠藥的糯米糰子。

 

文/吉澤久子

 

當時有一位家事服務員會來家裡幫忙,我看到她拿出一把恰好合用的刀子。

 

定睛一看,原來是我前陣子丟掉的那一把,因為刀尖斷了。她將我認為不能使用的東西撿起來妥善保管。

 

「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這麼想著而留下來存放的東西多半不會再見光,只是侵佔屋裡的空間而已。

 

既然這樣,目前不需要的東西乾脆就丟掉。就在這種想法在我腦中高漲時,應該已經丟掉的刀子卻再度成為目光焦點,令我有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建造預鑄屋之前,由於我們夫妻都要工作,為了讓生活更舒適,我們希望新房子越簡單越好,而將收納空間縮減到極限,結果確實讓這棟「實驗屋」相當便利,家裡卻陷入東西到處亂放的狀態。

 

經過種種的教訓,我領會到東西並不只是東西。東西是包含購買地點、使用的人、場景和回憶在內的文化,而文化可以說等於時間。

 

在思考如何過生活時,第一個重點是掌握「自己的時間」,並且有意義地加以運用。因此反過來推想如何選擇、安置物品時,自然就會知道什麼東西才是必要的,你說是不是?

 

曾聽說過,人的一生中有超過一百五十天的時間是用來找東西。如果衣櫥塞滿了衣服,出門時勢必要大費周章地從裡面找出適合今天穿的衣物。如果滿地都是書報雜誌,需要某一本書時,就得在屋裡跑來跑去,拚命想要找到。

 

相反的,如果需要的生活物品不僅齊全,而且擺放得井然有序,就可以減少時間上的浪費。

 

剛結婚時,我們夫妻住在租來的豪宅中,光是打掃就要花上幾個小時。後來搬進屬於自己的小房子,用一筆建築費用買到的正是「時間」。

 

年滿六十六歲開始獨居時,我斷然處理掉家人在世時使用的洗碗機和大型冰箱。只清洗一個人用的碗盤時,手洗會比較快,而使用大型冰箱必然會塞進大量食品,需要花很多心力整理。

 

考慮到日後的生活,我確定自己並不需要這兩樣電器。物品的取捨和選擇並不容易,但是以「自身需求」為考量,生活就會爽快許多。

 

 

(本文節錄自《人不管幾歲,都值得好好活下去》,太雅出版社,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訪/留不住青春就優雅老去 台灣最高齡潮模91歲稱霸時尚圈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9月18日 圖檔來源:連美恩攝影、提供
  • A
  • A
  • A

「將近百歲的奶奶,如果穿上年輕人的潮服會是什麼模樣?」一個頑皮的念頭,讓連美恩的奶奶郝雲娟頂著一頭銀髮走上伸展台,無論是拍攝時尚雜誌或企業廣告,甚至參與各種派對走秀,她以行動告訴大家:即使有一天慢慢變老,也要優雅如昔。

91歲郝雲娟說起話時總是輕聲細語,不時掩著嘴淺淺地笑著,挺直的腰桿與標準身材,不止未見老態,還散發出歲月釀出的優雅,舉手投足間仍保有老時代大家閨秀的氣質。

 

 

因為戰亂,她與丈夫一起來到台灣,在台東市區開了販售衣服、鞋子與彩妝品的德泰百貨行。自年輕時郝雲娟對自己的穿著十分講究,她總習慣穿著旗袍搭配時髦的墨鏡與風衣,穿梭台北、高雄等大城市批貨,靠著品味與眼光讓德泰百貨成為台東地區時尚指標。

 

大約6年前,家人發現她時常兩眼無神地呆坐著,整個人愈來愈沉默,就醫檢查才發現是輕微失智。擔任攝影師的孫女連美恩回憶,在一次家族聚會,一向健談的奶奶說起話卻有一搭沒一搭,讓飯局顯得有些無趣,於是她突發奇想,把自己的墨鏡戴在奶奶臉上。

 

▲連美恩(左)當年開玩笑地幫奶奶戴上墨鏡,意外發現奶奶具備時尚模特兒的氣場。

 

連美恩笑說,「當時看著手機螢幕裡戴墨鏡的自己,奶奶好像有些困惑」,再仔細地看了照片,她突然覺得戴上墨鏡的奶奶,氣勢一點也不輸平時拍的時尚模特兒,因為一個頑皮的念頭,她便找來造型師、彩妝師朋友等人,組成「The Hidden Gem」團隊。

 

 

起初只是想幫奶奶拍攝一組作品,沒想到這組照片獲得選角公司青睞,奶奶開始接拍全聯、王道銀行廣告,更登上時尚雜誌、伸展台,霸氣又不失優雅的眼神,打破大家對模特兒「吃青春飯」的刻板印象。

 

▲戴上墨鏡的郝雲娟拍廣告時架勢十足!

 

因為年輕時累積對時尚的敏感度,郝雲娟即使失智,對服裝品味仍十分有想法。還沒開始造型,她習慣先走到衣架前,翻看各品牌提供的服裝,而她喜歡帥氣幹練、略帶女人味的打扮,有時也會對衣料品頭論足,眼神閃過老闆娘的精明樣。

 

 

工作時,郝雲娟的失智狀況也沒有成為拍攝的阻礙,例如以「全聯奶奶」身分參與廣告拍攝,在伸展台上突然舉起手揮了揮;參加時尚雜誌走秀時忘記動線,直接跑到樂團的舞台上!連美恩表示,大家常以為失智了就什麼事也做不好,但這些因為遺忘而出乎意料的表現,反而讓奶奶很受到合作夥伴的歡迎,雖然事後她忘記自己拍了什麼廣告,但開心的感覺卻會留在心裡。

 

▲郝雲娟穿起牛仔褲與白T走上伸展台,成為知名的全聯奶奶。

 

連美恩回憶,奶奶在還沒成為模特兒前渾身都是負能量,常常覺得自己辛苦了一輩子,老來卻如此淒涼,但透過一次次拍攝,好像幫奶奶重新找回信心,她會對鏡頭自在地露出笑容,開始認得幫她做造型的夥伴,也相信自己是受歡迎、有用的人。

 

與奶奶一起工作至今,連美恩最喜歡第一次幫奶奶拍照時,她掩著嘴笑的嬌羞表情,「當時原本要拍酷的表情,沒想到奶奶開始跟男助理聊天,一直問助理有沒有女朋友、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聊著聊著奶奶就自己開心又嬌羞地笑了起來。」

 

▲郝雲娟的照片被荷蘭哈潑雜誌轉發,博得許多好評。

 

意外捕捉到奶奶的少女心,讓連美恩感覺好像不小心看到奶奶的另外一面。她對奶奶的認識更立體,眼前的長輩不再只是寵著孫女的奶奶,更是率性、純真、永保赤子之心的郝雲娟。

 

▲在拍攝空檔,郝雲娟常常會在旁看著忙裡忙出的團隊微笑著。

 

看著奶奶正在做造型的背影,連美恩感性地說,她最喜歡奶奶一頭瀟灑的銀髮,還有純真的眼神與笑容。生活中遇到的苦難沒有讓她變得世故,雖然已經91歲,可講起阿公還是會感到害羞,走在路上常因為公園裡的小花看得入神,「有時甚至還會偷採花,小心地藏在口袋裡,見到面時再視為珍寶地拿出來送我。」

 

 

這些旁人看來孩子氣的舉動,對連美恩與郝雲娟來說卻十分重要,雖然知道自己逐漸老去,知道記憶如沙,想抓住卻不斷流失,但宛如孩子般的率性與純真,正是她的魅力所在。

 

▲The Hidden Gem團隊服裝師高千棻說,奶奶有一股魔力,能將常人無法駕馭的服裝詮釋得充滿味道。

 

一路以來看著奶奶的轉變,讓連美恩相信,失智的狀況有很大部分與所處的環境與情緒照顧有關,她時常思考,難道失智的親人就注定成為家庭負擔嗎?還是這一切只是自己的眼界太過狹隘?

 

她在奶奶的身上看見人性美善的一面,彼此的心透過相機鏡頭反而更貼近,原先因為失智抑鬱的奶奶,更彷彿在伸展台上重生。

 

▲郝雲娟拍照時的配合度很高,只要不是太性感的動作,都能詮釋得十分到位。

 

種種改變讓連美恩計畫明年推出以奶奶為主題的攝影展,他們相信不管走到人生的哪個階段,身為一個女人都不應該因為年齡放棄自己,任何時刻都要懂得自我愛惜、呈現容光煥發的樣態,讓自己即使留不住青春,也依然要優雅老去。

 

▲The Hidden Gem(向歲月致敬):攝影師連美恩(後排左起)、模特兒郝雲娟、服裝師高千棻、動態影像劉珈汶、平面記錄張偉鴻(前排左起)、彩妝秋天、髮型林冠宇。

 

服裝協力廠商/Balenciaga、Issey miyake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以前說故事給孫女聽,現在說給大家聽!75歲爺爺的樂活秘訣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1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想法是:「想要說故事給別人聽,就要自己尋找舞台。」所以我就到學校的晨光時間或圖書館問:「我可不可以來這邊說故事?」剛開始,對方也帶著狐疑的眼神看我,不過次數越來越多之後,我越講越熟練,口碑也慢慢傳開。

文.攝/林曉盈
照片提供/阿松爺爺

 

阿松爺爺,高雄故事人,原本從事軍職,軍中退休後轉任教職。十年前,年屆六十五歲,從職場退休後,偶然的機會下,到外孫女的幼稚園講故事。從此一頭栽進繪本世界,跨進一個他從沒預期的樂齡人生。

 

今年的八月開始,每個月的第二個週日,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高雄的凹子底公園,以故事接力的方式舉辦「草地故事嘉年華」讓父母可以帶著孩子,在綠蔭下,就著草地、吹著微風,享受歡樂滿溢的故事時光。

 

我以前是職業軍人,四十多歲退休以後去高職當老師,六十五歲學校退休以後在家很無聊,就開始帶外孫和外孫女。我有一個外孫女,她讀幼兒園中班的時候,老師邀請家長到幼兒園為孩子說故事,我認為自己應該可以勝任,就去了。沒想到去了之後才發現:繪本很無厘頭,我居然看不懂!

 

因為在我那個年代根本就沒有繪本。我的第一個故事講得里里落落,很沮喪。覺得自己當老師那麼久,怎麼連故事都不會講呢?

 

於是我去說故事媽媽協會、專門說故事的社團…...研習進修。只要有兒童文學作家或繪本作者來高雄演講,逮到機會我就去聽,後來我才慢慢了解繪本是什麼?結構長什麼樣?隱喻指的又是什麼?然後開始逐漸對繪本產生興趣。

 

我的想法是:「想要說故事給別人聽,就要自己尋找舞台。」所以我就到學校的晨光時間或圖書館問:「我可不可以來這邊說故事?」

 

剛開始,對方也帶著狐疑的眼神看我,不過次數越來越多之後,我越講越熟練,口碑也慢慢傳開,邀請我的單位也越來越多。包括國小、國中、大學幼保系、甚至最近我也開始去跟長輩分享樂齡生活,這樣一路下來,就走了將近七年的時間。現在一年365天,我大概要講300場的故事。

 

不去說故事的時候,家裡食、衣、住、行各方面,我都可以包辦,比方說我會做一點吃的;也會在家做小玩具跟公仔,這樣我去講故事的時候,就可以帶去和孩子分享,甚至有時間的話,我也會教他們動手。

 

我常開玩笑說:「這樣我就不會手殘、更不會痴呆了!」我的生活也因此變得比較多元和快樂。

 

▲阿松爺爺包餛飩(圖片來源:阿松爺爺提供)

 

我住在凹子底公園旁,它有綠地、有湖、風景也美,離捷運站又近,每天早晚我都會來這裡散步,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在這裡說故事呢?」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開始號召朋友,結果他們一下就呼應,我們也很快就訂下八月份做一場說故事的目標。

 

在那之後,我們幾個人沒再見面,也沒有打過任何一通電話,完全利用現代網路科技,在LINE群組裡,每個人七嘴八舌地把自己的點子說出來。

 

就這樣,在今天下午三點鐘,器材、道具、看板、坐墊…準時出現在現場;天公也很做美,陽光不是很大,樹蔭下還有一點微風。大家開始輪流故事嘉年華,結果受到大小朋友的歡迎,讓今天的首場活動非常成功!我很謝謝這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無怨無悔、同心協力,把活動辦起來,我自己都非常感動。

 

很多人退休以後,失去以前那種定性的規律、生活上不著邊際,內心感到非常惶恐,然後慢慢地身體開始衰老。甚至身體、心理上的種種問題,造成退休族多的壓力,這些壓力沒有出口的話,最後就需要別人來照顧,也增加家庭跟社會的負擔。

 

我從自己到處去講故事的經驗體會到:即使退休,人只要有目標,然後去實踐它,在這個歷程中,就會從內在或者外在,得到很多的快樂。

 

▲草地故事嘉年華(圖片來源:林曉盈拍攝)

 

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心態。如果你的心態大部分是正向的,那就會以正面的態度去面對社會環境;任何事都以負面的角度看待,動不動就怨聲載道、看什麼都不順眼,那麼自然而然心就容易封閉,不想學習新事物。

 

我現在雖然七十五歲,但是我學習的心永不打烊─很多地方我要跟幼兒學,有時候要跟年輕人學,甚至跟身體健康、日子過得很精彩的長輩學習。「學習永不打烊,心態永遠要正向!」

 

▲阿松爺爺玩手作,父親節送給爸爸的花襯衫。(圖片來源:阿松爺爺提供)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