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最終都是兩人的事!提早20年開始預防「熟年離婚」,就能幸福走完一輩子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出書《下流老人》引發社會大眾對老後生活的危機意識,作者籐田指出。下流兩字,在日本的意思是指「中下階層」,和德性、品格無關。

文/ 諮商心理師 艾彼

 

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出書《下流老人》引發社會大眾對老後生活的危機意識,作者籐田指出。下流兩字,在日本的意思是指「中下階層」,和德性、品格無關。

 

藤田的書也詳細列出下流老人的幾項特徵,包括經濟問題,如:存款不足;健康問題,老年生病、照顧生病家人等;關係問題,熟年離婚和兒女啃老等。

 

我認為,最能夠預防成為下流老人,實際上要重視的是「熟年離婚」。

 

根據定義,熟年離婚指的是結婚20年以上的夫妻選擇離婚。為什麼年輕時沒有選擇離婚,老後反而選擇了離婚這條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肯定是夫妻相處間,有一些問題已經忍無可忍了,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這樣反推起來,熟年離婚的預防必須提前20年以上作預備,也就是從你/妳選擇進入婚姻(甚至是婚前)那一刻起就要開始預備,有道理吧?

 

想要老年的時候才能有足夠的社會支持力、關係品質,不用因為熟年離婚付出高昂的經濟代價,應該如何預備呢?艾彼為你預備了三點方法讓你/妳的婚姻永保新鮮。

 

方法一:時常盤點「關係存摺」,對關係更有覺知

 

我喜歡以「愛的存摺」來作為婚姻關係的比喻,雖然這裡指的是心理上無形的存款,但將之具象化會讓人更有感受。對於來會談的夫妻,我會要求他們做一個具象化的練習。

 

兩人有美好的事情累積,就在撲滿裡存下十塊錢;兩人有爭執,就從撲滿裡面拿出十塊錢。約定雙方不管是不是在吵架中,每個星期或每個月盤點一次撲滿,會對兩人的關係經營更有覺知。

 

具象化,也能使雙方不在關係中過度揮霍。

 

方法二:儘早處理爭執,不讓戰火延燒

 

關係一開始都是濃情蜜意的,有爭執時鬧脾氣、冷戰在所難免,剛開始時都很能夠包容對方,亦或者是願意先低頭求得和諧關係。結婚時間一久,隨著孩子出生、父母親老化等,夫妻間也越來越少時間能好好溝通。

 

我看過許多夫妻,明明對對方的氣還沒消,就開始必須一起處理家裡的事,結果夫妻關係的不和諧,反而使孩子、長者照護成為延燒的戰場。

 

有爭執時,務必儘早處理。兩人要有共識,爭執可以冷靜放個兩三天,但是最終一定要談。還是談不下去,則可以考慮找專家進行家庭會談。

 

方法三:堅守「夫—妻界線」,保有兩人空間
 

婚姻中必須堅守「夫—妻界線」,必須保有伴侶兩人之間溝通的習慣。

 

雖然你們的關係裡,會不斷有人來干擾或打斷你們,但最終婚姻關係是伴侶兩人必須面對的事,與你的公婆、丈岳、小孩、外遇對象沒有關係!有些事情只要你們對外口徑能達到一致就可以解決。

 

他們只是夫妻間戰場的延伸,很多夫妻習慣拿這些事當藉口,不去面對關係間的問題,時間一久,當然更無法談。

 

不可諱言,上述的方法,比較適合還能夠靠自己修復關係的夫妻。也就是兩人間,還可以談、談得出共識、願意彼此相讓的伴侶。但若兩人之間的關係,只是為了維持現狀而凍著,恐怕就無法單靠這些自助的方法修復婚姻了。

 

適時找專業協助,給專業有介入的機會,比忍無可忍到了熟年決定離婚的代價小太多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中,最美好的距離,是保持私領域!彼此帶著自尊感、快樂感,長遠地牽手走下去

撰文 :筋肉媽媽 日期:2020年12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和一位很欽佩的長者聊到《婚姻故事》這部電影。他說:「最讓我悸動的部分,是男女主角失去理智、毫無保留剝開對方所有偽裝形象的大吵後,男主角像個孩子,抱著太太的腿跪著哭⋯⋯那個當下,他們已經注定了會離婚。因為,被看得太透了。」

的確是吧,回想起很多我和筋肉爸爸的衝突、周遭朋友們不快樂的婚姻愛情歲月,都是因為,太想要抽絲剝繭去翻攪對方的祕密,或是毫無情面揭發對方想藏起來的那一面。

 

女人其實很聰明,第六感敏銳、善於觀察,男人很難去欺騙隱瞞我們多數的事。什麼該攤開來談?什麼又該留點空間給對方?婚姻愛情的年資像是學分,修多了,心裡也就有個底了。

 

有些事,不需要像個悶葫蘆,例如已經發現對方有第三者卻隱藏著不說,內傷的是自己,權益損失的也是自己。既然都會受傷,就選擇傷害小一點、保護自己多一點的方法:搜尋證據、準備好面對法律、雙方好好地談。

 

若對方有心再度共同努力,那可能是個轉機,也不至於讓自己人財兩失;如果對方真的是個敗類,那法律與證據,至少可以保護自己的安全,與得到些許現實物質的補償。

 

但有些事,也不需要當個扒糞者,好比說:追問和小三上到幾壘?做了什麼?或者自己扮演起徵信社,讓對方成為穿著新衣的國王,再也沒有祕密,但也失去該有的顏面與自尊。甚至是,其實什麼事都沒有,卻因為缺少安全感,於是千方百計地想要挖掘對方百分之百的人生。這界線很難拿捏的!「祕密」與「自尊」更常是密不可分。

 

這是很衝突的!尤其女人總喜歡跟男人「談心」,來建立起自我的安全感。這更是很現實的!當最親密的彼此間有了祕密,如何不在乎地繼續生活?

 

以前,我很愛偷看筋肉爸爸的手機、電腦、通訊軟體,閒在家時甚至以此為樂,覺得自己像個小偵探可以挖掘他所有生活,很厲害。在國外,即使是夫妻,這樣窺探也是犯法的∼當然,我也因此吃到苦頭,就是在循線偵探後,真的找到了他的心靈犯罪證據。

 

後續,我像個瘋子一樣更想挖掘他的祕密,然而每次偷看前,內心都滿是恐懼與害怕,好像找到了什麼後,又開始發瘋似地輪迴;其實有點像是算命上癮一樣,想藉由窺探對方、窺探未來,彌補現在自我的低落與不安全感,但往往只換來更多的痛苦與猜忌。

 

人生,並沒有因為窺探這些而更快樂。每天的生活重複上演著:我質問他,他不回答;我哭死哭活,他厭煩;他開始越躲越遠,我更多猜忌。

 

真的太痛苦了!於是有一天,我再也不去看他的任何隱私。放過自己的那一天起,我才知道,不再猜忌,心靈輕鬆了,世界就廣闊了。不去挖掘對方、不去揭穿對方,卻要繼續生活下去,很困難!因為,自己不知道如何定義自己,沒有安全感,也不知道,這段關係中如何建立起自我價值

 

看出這中間的盲點了嗎?

 

女人的定義自己、安全感建立、自我價值落實,從來不該是在另一半身上,而是「我們自己」。如果可以將生命中大部分的焦點回歸自我,自信與自我價值都會由內心散發,不需要靠誰來肯定。旁人的三言兩語,對我都有如雲淡風輕。

 

能夠掌握自己,安全感就會踏實,不再需要別人來定義我是「誰的老婆」、「誰的女友」、「誰的媽媽」;而是由我來告訴大家,誰誰誰是「我的先生」、「我的小孩」、「我的男友」!

 

現在,我相信宇宙的力量:即使我們不去窺探另一半,當他們真的出軌不忠時,也能讓不去窺探的女人,察覺到關係質變的力量。這時候再來保護自己搜集證據,去考量到自己未來最小的損失,也不失為一個智慧的做法。

 

 

窺探,使自己更失了自己;人生,也不會因此而更快樂

 

「不去窺探」這件事,我很喜歡請大家換個角度,用母親與兒子的立場去思考。我們從小照顧兒子,兒子長大了進入青春期,開始有生理上的需求,想要關起房門保有隱私,但媽媽卻用盡方法想知道他在幹麼。

 

終於有一天,窺探的母親撞見正在打手槍的孩子⋯⋯母親無法忍受孩子這模樣,孩子也自尊受創不知如何面對媽媽⋯⋯既然如此,當初為何要去窺探孩子呢?

 

孩子有孩子的人生,多數爸媽都能理解;另一半也有另一半自己的人生,多數的伴侶卻難以理解。

 

有了這樣的體悟後,現在每當老公心情不好不想說、想耍自閉放空時,我會問他:「都好嗎?」以前我會逼問到他說出什麼為止,因為我認為夫妻之間不該有祕密。

 

現在,他說沒事,我就走開,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於是,我們有了自己的空間。任何一段關係,都該保持某種程度上的私領域與距離。然後,彼此帶著自尊感、快樂感,長遠地牽手走下去。

 

不再猜忌時,心靈輕鬆了,世界就廣闊了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我愛,我強大:我和你,再一次愛上了我們,筋肉媽媽從筋膜到心靈的修復課》,三采出版,筋肉媽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是一場漫長、但永遠嫌太短的對話!善用傾聽,找回彼此間熟悉的親密感

撰文 :凱特‧墨菲 日期:2020年10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說的你都沒在聽!」、「先讓我說完!」、「我哪有這麼說!」在「我愛你」之後,這些是親密關係中最常反覆出現的話。或許你以為比起陌生人,你更願意傾聽伴侶的話,事實往往相反。

心理學家朱蒂斯.寇奇(Judith Coche)對這種現象再熟悉不過。她是公認的夫妻團體治療權威,由羅莉.亞伯拉罕(Laurie Abraham)執筆的《夫妻俱樂部》(The Husbands and Wives Club)一書,記錄了她如何成功挽救看似無可救藥的婚姻

 

某天傍晚,我到寇奇位於費城市區的辦公室找她。不久前才離開的夫妻團體留下一堆凌亂變形的抱枕,椅子和沙發仍留有餘溫。我到那裡是為了請教她,為什麼人常常覺得伴侶不聽他們說話,甚至誤解他們的話。

 

寇奇的回答很簡單:關係久了就會對彼此失去好奇心。不一定是冷漠,只是覺得彼此已經熟得不能再熟了。不聽對方說話,是因為自以為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寇奇舉了夫妻替對方回答問題或做決定的例子。夫妻也可能送了對方根本不想要的禮物,讓對方感到失望或受傷。父母同樣會犯類似的錯誤,自以為瞭解小孩的喜好、知道他們會做或不會做什麼。

 

無論是誰,其實都很容易預設自己瞭解伴侶、家人的想法。這叫作親密溝通偏見。親密關係雖然美好,但也會讓我們自滿,高估自己理解最親近的人在想什麼的能力。

 

威廉士學院和芝加哥大學的研究都證實了這點。研究員讓兩對互不相識的夫妻圍坐成一圈,背對著彼此,像在玩遊戲一樣。每個人都要輪流說幾句日常對話會用到、但具有多重意義的話。

 

接著,伴侶說出他們猜想另一半想表達的意思,另一對陌生夫妻再提出他們的猜測。例如「你今天看起來不太一樣」,可能表示「你看起來好糟」、「看吧,我有注意你的外表」、「嘿,我喜歡你的新造型!」,或是「呃,我覺得有哪裡不一樣,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受試者以為另一半比陌生人瞭解他們,結果非但沒有,有時甚至還不如陌生人。

 

另一個類似的實驗證明,好朋友也會高估對彼此的理解程度。

 

研究員先後將受試者跟好友和陌生人配對,請受試者引導對方去拿大箱子裡的東西。箱子分成一格一格,裡頭有各式同名的物品,例如電腦滑鼠和老鼠布偶(英文都是mouse)。

 

有些格子只有一個人看得見,有些兩個人都看得見。朋友之間的親密關係製造出兩人同心的假象,讓他們更容易以為朋友看到的跟他們看到的一樣。跟陌生人就比較不會犯這種錯誤。也就是說,由陌生人引導時,他們比較會直接伸手去拿兩人都看得見的正確標的。

 

「『我的認知跟你的不同』這種想法,是有效溝通不可缺的元素。」肯尼斯.薩維斯基(Kenneth Savitsky)說。

 

他是威廉士學院的心理學教授,也是該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那對指導、教學或一般對話都很必要。但是當對象是好朋友或另一半時,這個原則就很難掌握。」

 

那就好像一旦你跟一個人建立關係,你會以為關係永遠存在。可是我們每天跟人的互動和從事的活動持續塑造著我們,一點一滴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理解。

 

所以沒有人跟昨天一樣,今天的我也不會跟明天的我一模一樣。看法、態度和信念隨時在改變。無論你們認識多久、自認為多瞭解對方,只要停止傾聽,最終會失去對他人的理解,對彼此愈來愈陌生。

 

靠過去的印象去理解現在的人,注定會失敗。法國作家安德烈.莫洛亞(André Maurois)曾說:「幸福的婚姻是一場漫長、但永遠嫌太短的對話。」

 

如果一個人堅持把你當作初相識的那個你對待,你會想跟他長相廝守嗎?不只愛情關係如此,所有關係都是。連幼童都不想被當成兩個月前的小嬰兒一樣對待。

 

堅持要幫一個兩歲小孩做他已經學會的事,他可能生氣地說:「我來弄!」生命變動不居,傾聽是我們跟彼此保持連結的方法。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你都沒在聽:科技讓交談愈來愈容易,人卻愈來愈不會聆聽。聆聽不但給別人慰藉,也給自己出路》,大塊文化出版,凱特‧墨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收起抱怨,不要再碎念另一半不夠好!學會相互傾聽,是婚姻溝通最簡單的方式

撰文 :黃小柔 日期:2020年10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可能因為缺乏安全感,我是一個非常需要被傾聽的人,經常需要透過抒發才能找到自信,但莫名其妙的是:我又是一個不太愛講出自己內心感受的人。

由於我常在這之中拉扯,所以很多時候我只願意憑感覺做事,這個時間、這個人,只要感覺對了,我就會毫無保留地打開內心深處去傾倒。

 

如果幸運,遇到了善良的人,他們會給我很多力量,鼓勵我不要被恐懼打敗,繼續努力向前,用對的心態跟方法就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每次得到這些暖暖的話語,我總是真心感謝他們的好,可是這樣的人總歸不是很多,會打擊妳的人多過鼓勵妳的人、會背叛妳的人多過妳相信的人,我必須要說:這就是成長過程。

 

如果人生就因為這樣的跌倒而感到失望,再也爬不起來了的話,那也太弱了吧!從確定自己要離開舒適圈後,我就沒有再害怕遇到所有可能讓自己受傷的事情,不是不怕痛,更不是不會難過,而是痛歸痛、難過歸難過,成長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忍住求進步就是了!

 

我開始獨立,開始為自己而活,遇到困難的事情都努力去解決,遇到傷心難過的事情盡量自己消化,不要讓別人看出情緒,他們能看到的只有我開開心心地笑,什麼事都沒有。

 

多年後我練就一身讓人看不出悲傷的本事,不管遇到再怎麼痛苦、難受的事情,只要我給自己一點點時間,就能恢復到正常的狀態,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這樣假堅強的日子在我結婚之後完全瓦解⋯⋯因為我認識一個比我更了解自己的人,又在因緣際會之下,變成了男女朋友,現在則成為夫妻。

 

一開始我還是戰戰兢兢地面對這段遲來的感情,但在這場戀愛談了三個月之後,那個假堅強的我不見了!我終於遇到一個無論在任何狀況下,都願意先聆聽我需求的另一半。

 

可能因為他是完美主義者,不管任何事我只要交代老爺,先不要說使命必達,事情的結果都會比我自己處理來得妥善。因為他本來就是在餐飲業工作的人,盡量解決顧客需求變成一種職業病,當然也會帶到生活裡。

 

當我遇到任何困難,真的是任何困難,他都可以陪著我一起解決,甚至幫我解決,我的生活裡多了一個夥伴,不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了。

 

就算我這個怪毛病,不太會分享跟告知,他也無所謂,因為我根本不用說,他都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會想盡方法幫助我。這樣的應援直到我生完孩子之後,我才真正明白:

 

原來我假堅強的背後是需要一個家的支撐、得到一個家的力量,遠大過於所有的悲傷。

 

這是老爺帶給我的能量,他療癒了我以前被欺負、被孤立,必須要一個人面對所有事情的窘境,這是我以前沒有體驗過的。

 

除此之外,我記得他曾經跟我說過:因為我願意在每次他感到失落無助的時候傾聽他、瞭解他,把他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情一樣重要,再進一步幫助他、陪伴他去處理,所以當他感受到我的重視,也會反饋給我我最需要的安全感。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互相給予支持是這麼重要,當有人願意在乎妳的一切,給妳最大的助力與包容,我真心要說:一定要好好珍惜。因為這個人、這一切都得來不易,我們必須懂得珍惜,才更能讓一切延續下去,這就是愛的真諦。

 

記住:

 

收起抱怨,不要再碎念另一半對我們不夠好,建造一個家是互相給予,當我感受到你的好,我就會盡全力再給你一個更甜蜜的回應,這是互相的,而不是應該的,共勉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愛了,然後呢?:敢卸妝、吵不散,常保燒腦狀態的兩性相處必備技能》,時報出版,黃小柔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求婚時,丈夫的話像在面試看護!熟齡作家:真正的婚姻,是共同面對生命艱辛和歡喜

撰文 :阿默 日期:2020年10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晨星出版社提供
  • A
  • A
  • A

要真正認識一個人,我想,至少也得用一輩子的時間才夠。

初認識這個人時,他二十六歲,話不多,看起來有點臭老,前額微禿,身材矮壯,不是一般女孩會喜歡的類型,而我,正好不是一般女孩,我不追求愛情,當然也不在意外貌,當時二十四歲的我清楚的知道我要尋找的是一個可以相偕一生的人。

怎麼知道他可以共度一生?直覺告訴我,他是的!至於我的直覺準或不準就得靠日後的觀察來證實了。

交往期間,他經常遲到,幾次還直接穿著髒污的工作制服出現;一起用餐時,他一定吃得盤底碗裡乾淨;相約進山區踏青,路上遇到有人車子故障拋錨,從不吝提供他的專業,往往捲起袖子就出手幫忙,事後卻老是把自己搞得一身油汙。

 

單從這幾個地方,我就已經看到他一部分性格了,因為農家出身,最見不得吃飯時碗盤桌面拉撒著菜屑飯粒,他能一粒米飯都仔細吃乾淨,表示他一定有個好媽媽,或者他本身就懂得惜福愛物;知道他是個修車黑手,當他遲到或是穿著工作服出現時,心裡早明白一定是跟工作有關,盡責敬業,也正表示為人做事有原則。

 

有一次故意問他為什麼髒兮兮地就跑來,不擔心把人嚇跑嗎?只見他一臉窘迫,用很抱歉的語氣解釋著:「我知道我這個樣子直接來,對妳很不尊重,但是,真的是不得已,今天工作多,所以沒辦法準時下工,如果還要先回家洗澡換衣服,絕對遲到會更久,那下次我一定約不到人了!」

 

好傢伙!還知道事有輕重緩急,先把人留住再說。進一步再問他:「如果真的把人嚇跑呢?下一次你一樣約不到人啊!」

 

「那就算了!也正好表示我們不適合!」他語氣雖然平淡態度倒是誠懇坦白,這點,我喜歡!

 

有一天,他說:「我們認識這麼久了」(天哪!還不到兩個月啊!) 「我想問妳願不願意嫁給我?」(有這麼急嗎?) 「這兩年來,我媽媽身體一直很不好,如果我們可以結婚的話,家裡就有人幫忙了!」這是他當年的求婚詞,從他的話語裡聽起來其實更像在面試看護。

 

不過,我還是從他這幾句平實簡單的話裡感受到一種情感,不是對我,而是對他自己的家、對他的媽媽,這點倒是讓我有點訝異,讓我突然興起想多認識他的家人的念頭。

 

他的家位於都市邊緣老舊區段的巷道裡,低矮的屋簷下擺著一輛頗大的推車,他父母每天會推著它到附近街上擺攤賣冷飲,爸爸風趣可愛,媽媽嫻靜能幹,把家裡打理得乾淨有條理。

 

他在家排行老大,底下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都已經在工作,從他們家人的互動中,大致可以看出家人之間的親密程度,的確是一個充滿體貼、充滿了愛的幸福家庭,也再次證實我的直覺是對的,而他的求婚詞是真心誠懇的。

 

結婚以後,我成為這個家的新婦,更近距離地看到這家人的相疼相惜;媽媽在前一年確實動過一次大手術,家裡大部分的粗重工作都由家裡的男丁攔下來搶著做,看到被貼心照顧的媽媽,同時,我幾乎也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三十歲到四十五歲是他最辛苦的階段,離開合作超過十年的工作夥伴,帶著剛退伍的弟弟一起創業,一切從新開始,付出大部分的時間、體力和心力埋頭工作,那些時日裡,常一早開門接受不同的工作挑戰,晚上關起店門還得組裝引擎到半夜,繁重的工作讓他總在匆忙間用餐,卻餐餐食不知味。

 

他卻從來不以為苦,他說最苦的應該是小學畢業當學徒的時候,那時常做到手受傷潰爛,每天照樣要泡到柴油裡洗卡車的各種笨重零件,遇到脾氣不好的師傅不只罵人,還會動手打或拿工具丟人,全年只休除夕下半天,全年的薪資是過年的理髮錢,吃住還得自理。

 

「但是啊!咱要人家的功夫,就要忍耐!只能忍耐!」聽得我的心好疼!好疼!數算著,他當學徒時我還在讀小學高年級,也正愁苦著前途茫茫,不知將何去何從!

 

刻苦慣了,他最大的心願是供給家人無匱乏的生活,每天工作幾乎都超過十三個小時,從不曾為自己購買過任何奢侈品,佩服他在修車業一輩子,早看透汽車的價值在於能順利運載,從不盲目追求名牌,現在開的車還是我妹開了二十二年的豐田,這輩子唯二的新車是一台為我選購的機車和五十歲時女兒送的一輛腳踏車。

 

十幾年了,目前早晚還騎著它去運動;和我共用一支平價手機,全身上下穿的幾乎都是媽媽親手做的衣服,三餐飲食更是簡單,從不曾挑剔菜色,從小喜歡玩水的他,唯一的生活享受是睡前洗澡和數十年沒間斷的游泳。

 

赤牛仔和我婚前的實際認識不深,我們真正的相識相知是從共同面對生活開始,從柴米油鹽裡品嘗真正的人生滋味,從汗水油汙中體會生命歷程的艱辛和歡喜。

 

在工作最辛苦忙碌的期間,每天夜裡,總看到睡著的他雙眉緊蹙,兩手微顫,生活的壓力與過度勞累快要壓倒他了,我覺察到必須作一些改變,於是想方設法慫恿他上山進野地,無所不用其極地強迫、拐騙或引誘他去聽演講或參加活動。

 

一開始進展困難,數十年的規律生活突然被打亂,他會一時心慌感到沒有倚靠,該上工的時間拉下店門外出,更是讓他心虛愧疚,深感對不起信任他的客戶。

 

但是,當有一天,他拿起一團陶土時,他建立數十年的嚴謹城牆瞬間倒榻。玩泥巴是他小時候的重頭戲,那七月收割後的稻田裡,炎熱的陽光把田裡的水曬得表面滾燙,水下微溫,這裡是向上路農業改良場的稻田,是他和他那群玩伴放暑假時每天流連的地方。

 

不只改良場打泥巴戰,還有土庫仔水肥會社捉蝦,或是瞞著媽媽跑到粗糠寮脫光衣服跳進大水堀游泳,故意潛到水深處撈起死牛骨嚇膽小的同伴,非得把他們嚇到尖聲驚叫才行。

 

這些他小時候常遊蕩的地方,以及他調皮頑孽的遊戲,他當床邊故事,對我說過一遍又一遍,他不斷述說的那個男孩,在既簡單卻又生動的描述中逐漸清晰起來,小小魯莽卻又機靈,腦袋瓜裡整天都在想著玩什麼最好玩,這個同伴稱「赤牛仔」的小男孩,就是他!

 

果然,陶土喚醒了他曾經放懷遊玩的童年往事,木作則開展了他中年時期多方面興致的關鍵,估不論作出來的作品如何,他的人已經變得有點不一樣了,變得更容易受到感動,整個人鬆了,話多了,似乎,那個調皮又靈活的「赤牛仔」慢慢回到他身上來了!

 

中年以後的他,再次和他的童年相遇。

 

我手上有一張他小時候的照片,那時候依他穿的制服猜測,應該是讀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面對鏡頭,童稚的臉上漾著幾分羞赧靦腆的笑容,這個表情生動的程度,好像攝影師或在一旁的誰,才跟他說過一句令他難為情的話那般真實,現在,當他說錯話或詞不達意被調侃時,他臉上還是常會出現這個靦腆的笑容。

 

二十年來,大約每隔兩個月,他的三分頭就必須整理一次。幫他理髮一直是我的任務,雖然他天生額頭就高寬,頭髮其實還算烏黑濃密,四十歲之後卻快速進化到M字禿頭,幾年前地中海已經出現,正待笑他可以去演清朝勇士了。

 

轉眼間,銀白的短髮倒是添了幾分優雅氣質,每次幫他理好頭髮時,總喜歡用掌心在他光亮的頭頂心上磨個幾圈,告訴他:「愈來愈像史恩康納萊囉!」史恩康納萊是誰?好!沒問題!馬上上網Google,看到這麼帥的老男人,嘻嘻!他又靦腆地笑了!

 

他有一雙厚實短胖的手,平時我喜歡握著他的手摩挲,感覺飽滿柔軟,溫暖有力。

 

冬天夜裡,當我鑽進他早已睡暖了的被窩裡,寒冷依然讓我全身僵硬,彎曲如蝦,睡夢中的他總是很自然地把我冰冷的雙腳夾在他的大腿中間取暖,並握住我同樣冰冷的手,然後喃喃地說:「喔!死雞仔手」,耳側,感受到他呼出來暖暖的氣息,很快地,我全身就暖和起來並安心地睡去!

 

我常沉浸在自己的愛好裡,不管是閱讀、書寫、繪圖、手作、拍照,甚至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看影片,無論哪一樣都容易忘記時間,許多時候,讓他進廚房找不到東西吃,他就會順便帶著提籠出來,問我:「已經過了吃飯時間囉!妳想吃什麼?我去買!」沒有責難,這是他的理解。

 

每天早上當我在廚房忙時,他下樓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煮開水泡茶,然後把熱茶端到廚房檯面上,提醒我要記得喝茶,這是他的體貼!

 

日常裡的許多事看似平凡,微不足道,其中卻充滿濃厚情意,過去,我似乎接受得理所當然,但是,當真正意識到他和我都已不再年輕時,以往常掛在嘴上的「一輩子」的盡頭有可能隨時會來到面前,忽然心中感受到一股急迫感。

 

我們這麼相處的時間還能有多少?二十年?十年?若是更快呢?我該怎麼辦?提醒自己,千萬別錯過了什麼,應該好好珍惜,照顧他的身體和心靈,等到生命安排我們必須分開的那一天,我才能安心,沒有遺憾!

 

回想年輕時,他常逞著身強體壯,勤勞、盡責的個性讓他在十分艱困中依然咬緊牙關地工作著,長久地過於勞累,付出的代價就是老來的各種病痛,近年來,他明顯蒼老許多,看在眼裡,心裡實在不捨。

 

赤牛仔年輕時就屬肥胖,邁入中年時痛風發作,後來又合併高血壓,那當時忙於生計,未及深思,於今我們知道再不能忽視他的健康狀況了,除了每天早晚監測血壓,實行減鹽飲食,鼓勵並陪伴他騎自行車或走路的運動,改掉他每次大量喝水的壞習慣。

 

現在,每天早上當我開始進廚房備料時,他就騎著腳踏車出門,等他回來,一人一杯現打的果菜汁是最新鮮的早餐;傍晚,我陪他快走四十分鐘,回家再吃一點簡單的晚餐,我發現不只他變得更精神,我也受益了,不僅體重回升,肩頸不再痠疼麻痺,睡眠品質也改善許多,而且,相偕相伴一邊走路、一邊談心,彼此心情愉快!

 

 

我總是跟他說:「我們兩個一定都要好好實行運動計畫,要愛惜身體,保持健康,無論多麼好玩的事,一定也要兩個人一起玩才有趣,我們一定要相互陪伴,一起變老!」

 

何其有幸,今生,我們不僅是相偕相伴的夫妻,我們也是彼此的知己,一定要互相陪伴,一起老去……。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享受愉快的老後:我們退休後的這些日子,從容地與老年相視而笑》,晨星出版,阿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是讓你學習的人生功課!律師娘:婚後無限失望,都是你給了錯誤的期待

撰文 :律師娘講悄悄話 日期:2020年09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今天遇到的兩個粉絲提問~

「通姦除罪化了,那婚姻還有保障嗎?」

「怎麼辦?我跟老公之前沒有激情,也沒有話講,想跟老公聊點心裡話,他都沒興趣。」(其實,今天之前,這兩個問題我也是被問了好多遍~~)

咳咳~~不知道大家對於通姦罪(學名是妨害家庭)的期待是什麼呢?但我個人而言會覺得,婚姻的保障如果是建立在通姦罪上不是很悲哀嗎?

 

自己結婚超過十年,雖不算長,但也是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吵架吵到要翻桌,氣到相對無言,突然間無話可聊的種種階段我們也走過。

 

我只能說,婚姻就是這樣啊!它其實就是拿來讓你學習的功課,配偶呢?就是你的同修。小時候,羅曼史看多了,覺得愛情是火熱的,是奔放的,是無時無刻就想見到對方的,可能也沒錯,但這些,都只是愛情的其中一個面向而已。

 

當你天天見到對方打嗝、挖鼻孔、睡覺打呼,這些充其量只能當作可愛的舉動,真的與浪漫八竿子打不著。

 

我記得前兩天去受邀演講婚姻講座時,我問了個問題:「在場的聽眾,曾經在結婚後納悶,我結婚有比單身好嗎?我幹嘛要結婚?」

 

結果近乎八成的民眾都舉手了。

 

話說,大家別誤會,我不是在幫事務所招攬生意,而是藉題發揮,要大家想想,那你本來對婚姻的期待又是什麼?

 

婚前他又是幫你剝蝦,又是幫你提袋子的。婚後,卻常讓你一肩背著袋子,一手抱著孩子,追在他身後跑。

 

婚前她千嬌百媚,出門前總是打扮的像你的小蝴蝶,把你當偶像崇拜,婚後卻嗓門越來越大,看你沒半點柔情。

 

沒錯啊!很多時候,結婚真的沒有比較好,我以為你會給我一輩子的照顧,你以為我會給你一輩子的溫柔。

 

但是,男人覺得,婚前就是為了要追妳,所以才要這麼拼死拼活的,都結婚了,幹嘛還要做這些,女人覺得,婚前,我是一個只要被照顧的小姑娘,婚後我被柴米油鹽百般折磨,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婚前無限想像,婚後無限失望。

 

其實,都來自於,你給了婚姻錯誤的期待。

 

真正的婚姻生活,其實就在你無限的失望後覺醒,這個人,就算不怎麼樣,還是我擦擦淚水後,願意皺個眉頭,還是繼續跟他過下去的對象,因為你們有別人無法替代的經歷,以及跟別人提他們也不懂的回憶。

 

親愛的女生們,不一定要跟老公「談心事」啊!一個甜美的笑容、一個耍賴的撒嬌,有些苦酸辛辣,就讓它盡在不言中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律師娘講悄悄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