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平淡就是快樂

撰文 :大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
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
已經這麼覺得了。
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文/米果

 

以前覺得,所謂的快樂,必須很具象,像煙火一樣。黑夜裡,啪啦啪啦,亮亮閃閃,像滿天落下的銀花。虛榮也沒關係,起碼要虛榮得很亮麗。

 

喜歡的人就一定要緊緊擁抱成一個圈子,既然在同一個圈子就要常常碰面,去吃飯,去KTV,去看電影,一起蹺班,一起旅行。

 

不只自己感覺幸福,還要讓旁人羨慕。生日的時候起碼要排滿一個禮拜的聚會,聖誕節不能一個人落單,到場朋友人數的多寡,拿來驗證自己人氣的多少。

 

假期必須填滿,出國必然要狂買東西,返家把行李箱打開,戰利品攤在床上,拍照上傳網路炫耀,那叫做旅行歸來的快樂。

 

 

以為天長地久是必然,如果有親人朋友或寵物離世,會崩潰,會不解,然後以文字訊息在網路互擁哭泣,無法接受無法接受,就連轉身走入日常都覺得不應該。

 

我羨慕那樣的自己。理所當然的傲嬌,開心或悲傷都不顧後果,自以為冷靜理智卻橫衝直撞,不管是討厭人或被討厭都用盡力氣,因此烙下深淺不同的傷疤之後,漸漸才懂得為人著想。

 

過了中年,沒那種心境和體力了,至多就站在可以俯瞰煙火的二樓陽台,吹著巷弄涼風,雖不到憑弔那般壯烈,多少有昨日黃花的蒼涼。說來好笑,我最近越來越懂這種心境了。

 

嗯,對的,站在二樓陽台,身體靠著生鏽的欄杆,探頭往長巷的裡側,看那些穿著花洋裝花襯衫的年輕人,一手拿著啤酒罐,一手拿著仙女棒,往煙火噴發的大馬路那頭奔跑。

 

 

我常常夢見那樣的畫面,因為自己穿不下花洋裝花襯衫而嚇醒,明白那是夢,或有隱喻,想一想也就釋懷了。

 

而今覺得生活平淡就好,日日無事,不必掛念操心,就是快樂。已經這麼覺得了。不只覺得,還深深渴望。

 

盡量好睡,盡量天光自然醒來,規律過活已然成為功課。夜裡千萬不要突然清醒,因為重新入睡的能力正在衰退。熬夜失去的精神氣力,毫不客氣在體內挖出空洞,以前可以靠狂睡補足,現在想要狂睡也無法。

 

可是飯後往沙發一坐就很睏,如何睡去也不知,即使短暫幾分鐘,卻像熟睡到天涯海角,醒來覺得飽足,但是錯過的連續劇很難銜接,只好把支離破碎的情節,靠重播時段複習,真是老人症頭。

 

 

被菜市場某某攤販稱呼大姊阿姨時,還是會忿忿不平,感覺像是棒子夯過來,打中眉心,痛得要死,氣到像噴射機一樣揚長而去。

 

已經發現腿骨不像以前那般勇健了,蹲著不太容易,站起來更花力氣。最近摸到臉上的法令紋都已經鑿出明顯的溝,好吧,那就承認老了,不過自己清楚就好,旁人說得太明白,還是不開心。

 

變胖容易,變瘦很難。身體突然出狀況,就開始胡思亂想,狀況解除時,就想小小揮霍一下獎勵自己。一旦這麼想,胖也無所謂了,健康就好,節食是以前的功課,現在的作業是養生。

 

結交新朋友的速度跟態度都放慢下來,關於人生交際的硬碟空間越來越小,可以一起歡樂的酒肉朋友就算不聯絡也不覺得可惜,該刪除的不眷戀,覺得珍貴的就四處備份,會在內心留下位置給值得牽掛生老病痛的至親摯友。

 

老朋友也不只交往的年分夠老,一起變老的年分也夠長,以前靠爛朋友磨脾氣,現在靠好朋友延年益壽,朋友不必多,過了中年,留下相知相惜的就好,類似﹁精選集﹂的概念。

 

 

然後就變得很愛哭,一點點小事情,勾到內心一絲絲脆弱的線頭,就哭了。也不會哭太久,抽一張面紙,擤一下鼻涕,又轉身去做些普通到不行的雜事,譬如,洗碗、摺衣。平平淡淡。

 

最怕突然生病,就算是慢慢老去的過程,累積起來也很折騰。一旦被要求做什麼檢查,就不斷擔心直到聽完報告為止。

 

坐在門診外頭,看著燈號變化,感覺歲月流失,比自己更脆弱的人在那四周,提示了生命來來去去的必然,只能鼓舞自己快樂一點。聽完報告,無事安心,就去吃些喜歡的料理,或回家途中去租DVD,最好是喜劇,動畫也好,看過的再看,沒什麼關係。

 

朋友說他的朋友倒下之後就走了,家人說有個親戚突然就離開了,這些斷斷續續的消息,四處埋伏,不定向襲來。慢慢把自己訓練成銅牆鐵壁一樣堅強,才知道變老不全然是壞事,雖然壞事還是比較多。習慣無常如常,原本就是學習。

 

 

時時警惕自己,不可以變成討厭的長輩,不要對親戚的小孩追問結婚了沒生小孩了沒加薪了沒,畢竟自己以前也很討厭被這樣修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去攻打的道館,顧好自己的神奇寶貝就好。

 

不可以對新事物新流行失去探索的興趣,對於新科技要有學習的熱誠,否則真的老了,學不會新介面就別想搶到年節熱門時段的車票機票,連訂房都很困難。

 

喜歡的打扮就繼續喜歡,沒必要為了迎合別人的觀感去改變什麼。年輕時愛穿橫條紋就繼續橫條紋,變成老爺爺老奶奶也可以穿垮褲配球鞋或寬褲配牛仔外套。白頭髮的好處是想要染什麼淺色系不必預先漂白,這麼想,就覺得很無敵。

 

要準備好如何去面對父母的老去,也要思考自己需要被照顧的時候,可以提前做什麼準備。這是人生後半段最困難的部分,相較起來,那些打玻尿酸除皺紋或雷射去斑的事情,根本雞毛蒜皮。

 

一切如常,就是快樂。就算沒有熱鬧的儀式也不會感覺空虛,只要知道遠方的親人朋友平平安安,就會開心很久。

 

因為懂得無常了,所以每天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天光,一切如常,平平淡淡,就很快樂。

 

 

(本文節錄自《濫情中年:米果的大人情感學》,大田出版,米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說中年=老化?這樣磨練好奇心,持續年輕!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四十歲是一條界線……「最近身體變得好沉重」、「頭髮好像變得更稀疏了」、「記性愈來愈差了」等,有這些感覺的人就是進入了老化現象

文/成毛真(暢銷作家)

 

磨練好奇心,保持頭腦的輕盈

 

我在三十多歲時都還不覺得有什麼不一樣,但一過四十歲就開始覺得身體反應不靈敏,頭腦也變得遲鈍。

 

三十多歲時還經常徹夜喝酒,但過了六十歲的現在一到早上七點就會自動醒來,晚上則是一過十點就會開始想睡,可說是轉變為健康的體質了。

 

肉體的老化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即使是在八十歲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的三浦雄一郎,也曾在滑雪過程中發生摔落意外,而且他也接受過四次心律不整的手術了。

 

中年人的各位也會在爬車站的階梯時氣喘吁吁,或是注意到下腹凸起等體型的變化時感覺到歲數的增加吧。

 

你可能只是還沒意識到,頭腦應該也變得相當沉重了。聽二十多歲的下屬談話感覺到代溝,或是不禁脫口而出「現在的年輕人……」這都代表你已經是大叔了。

 

 

另外,如果一直強調自己過去的事蹟、重複相同的故事,這也都顯示了你的頭腦正在邁向老化的階段。眼光只放在過去而不是未來,就是老化的證據。

 

不過也不是要打擊中年人的自信,中年人也有機會讓頭腦年輕化。雖然無法鍛鍊關節,但可以強化肌肉維持必要程度的體力。

 

大家現在對於保持健康、跟隨健康的潮流都相當努力對吧?為了使健康檢查的結果不再呈現紅字而開始慢跑、戒酒的人也變多了,但大部分的人都疏忽了精神方面的訓練。

 

腦力訓練或數獨並不會使記憶力恢復、也不會讓頭腦動得更快,要使頭腦年輕化的最佳方式是磨練好奇心。

 

當感性變得遲鈍就會失去好奇心,所以要多多接觸新的音樂、潮流、新穎的文具…… 開始對這些事物抱持興趣,就像去到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時那種既期待又興奮的心情。

 

看書也是磨練好奇心的一種,但只是看推理是沒辦法養成好奇心的,推理說穿了只是要解開人為什麼被殺和怎麼殺的兩種謎團而已。與其看十本推理書,不如看一本科學書還能培養對知識的好奇心。

 

 

例如,一九九五年出版的《五千年前的男人》(暫譯,Der Mann im Eis)一書,介紹了距今二十年前在阿爾卑斯山脈發現的冰封木乃伊,發現之時被以為是山難者,但隨著在木乃伊身旁發現未曾見過的道具之後,由科學家進一步調查才得知是一具存活於西元前三三○○年之時的男性遺體。

 

他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冰封木乃伊,也被學者稱之為冰人「奧茲」,宛如解謎般剖析五千年前的人如何生活,是一本內容充滿刺激與驚奇的書。

 

此書當年出版之時還有一部分尚未釐清的謎團,但最近因為科學家將解凍後的部位進行解剖,採取世界上最古老的血液細胞進行檢驗,又再度引發了關注。

 

其中發現奧茲吃的是含有香草的料理、年輕時受動脈硬化所苦,也有腰痛的問題,看來五千年前的人和現代人的生活幾乎沒什麼變化。

 

總覺得閱讀與現實世界連接的另一個世界的書時,會讓人變得坐立難安。我的內心甚至奔馳著想要去參觀奧茲的想法,心思早已脫離了現實世界。

 

本章想要介紹的是如何使頭腦年輕化的方法。如果說陳腐的精神喊話已經沒用了,只能將心這個程式進行重新安裝。精神與頭腦的靈活和年紀無關,只要持續鍛鍊就能保持頭腦的性能。

 

 

(本文節錄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麥田書版,成毛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想當「食古不化的糟老頭」?想要年輕人認同,就別再倚老賣老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11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剛滿65歲,領到了敬老卡,正式成為官方所認定的資深市民,享有國內班機、高鐵、台鐵半價優惠、市區公車免費的優待,享受國家社會對我的尊敬與照顧。

文/蘇達貞

 

前些日子上了捷運後,坐在博愛座的一位中年婦女,看起來年齡並沒有小我幾歲,但她看到我上車就連忙起身讓座,臉上堆滿笑容的說:

 

「大哥,您請坐。」

 

我心想我身子還硬朗得很,怎可讓婦女同胞讓座給我,難道我真的看起來已是一副老態龍鍾的樣子嗎?有點自尊心受損似的接受了她的讓座,但臉上應該是有些不悅的表情,也忘了向她說聲謝謝。

 

 

再次上捷運車廂時,故意去站在博愛座前,想再測試是否會有人讓座給我,這次坐在博愛座上的是一位身穿學校制服的高中生,正低頭滑著手機,我湊過去瞄了一下他手機的螢幕,他應該是在玩線上遊戲,但潛意識的注意到我的存在。

 

然後,他就突然起身、轉身,掉頭走人,臨走前還嘆了一口氣,這肢體語言明顯的在訴說他的無奈與倒楣,我再次自尊心受損,站在那愛心座位前,久久不知道我是否該坐上這被施捨的位置。

 

 

這次我避開了博愛座,改站在坐滿乘客的普通座前,面前剛好坐著一對情侶檔,我無法擺脫視線不去注意到他們,但就算是不經意的打量,也看出了那穿著比較女性化的那位是男兒身,比較男性化的是個女生,不但穿著如此,彼此的互動也讓我感覺到他們的陰陽顛倒錯置。

 

正當我好奇地多看了這對情侶一眼時,眼前那位像男生的女生,對著那位像女生的男生,用不算太小的聲音說了一句:

 

「別理那變態!」

 

 

天啊!正當我心裡在思索「年輕人如此大剌剌的公然呈現自己的性向是否妥當」時,我在別人的眼光裡,早就成了如同「電車癡漢」般的變態歐吉桑!

 

最近,在公視上映的周日八點檔偶像劇「20之後」裡,導演王小棣將「世代衝突」與「兩性迷思」這兩個尖銳議題,用看似沉穩、內斂的劇情來訴說。劇情沒有爆走的場面、台詞沒有對錯的論述,只細膩的描繪對不同信念的堅持與包容。

 

例如,Janet謝怡芬所飾演的涵任和藍鈞天所飾演的楊成,這兩人對於共組家庭的理念分歧,劇情是以「一個家庭各自表述」這樣的對話來傳達彼此對信念的堅持。

 

 

又例如,以一個帥哥裝扮的淑女、一個淑女舉止的帥哥、一個癡情爆表的書呆和一個生活白癡的網紅,這樣的四人組合,居然可以共同生活在一屋簷下,然後再各自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愛情故事。

 

劇情不在討論這四個人的對錯,而只是在彼此的勵志與扶持中,將兩性迷思這議題以「多元愛情各自尋找」這樣的發展來訴說彼此對愛情的渴望。

 

其實,愛情還真的不是專屬於年輕人,但銀髮族的情愛世界被理所當然地忽略,在墨守成規的傳統中被曲解,更遑論家庭倫理的地位被漠視、被取代。

 

今日的台灣社會對銀髮族的議題就只剩下「長照」,而制定長照制度的理念出發點恐怕是「施捨」,而非「尊重」,就好像在捷運上讓座給我的那位玩手機的高中生一樣。

 

 

當我們在家裡指謫兒女對孫兒女的教養方式時,兒女對我們的評價可能是「食古不化的糟老頭」,孫兒女對我們的觀感更可能是「老人痴呆的病人」。

 

但我們大都一方面沒有感受到兒女的壓抑、孫兒女的容忍,一方面卻倚老賣老的不認同他們,然後我們用這倚老賣老的思維來看待街坊鄰居的小孩,來評論國家社會的貪腐與無能。

 

65歲今日的我看「20之後」這齣戲,看出了銀髮族該有的氣度:對他人尊重才能有他人對你的認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4歲影后茱麗葉畢諾許:保持年輕的方式,就是放手讓青春走

撰文 :女人迷Womany 日期:2018年09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Académie des César Instagram
  • A
  • A
  • A

Handsome Lady,茱麗葉畢諾許知道,人人都想要的不見得適合自己,擁抱自己獨特狀態最美。

文/女人迷網站

 

聊起法國女人的優雅代表,不論影癡與否,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的身影肯定會在腦中一掠而過。

 

(圖片來源、攝影/Eric James Guillemain)

 

今年 54 歲的畢諾許是世界上第一位達成三大國際影展(坎城、柏林、威尼斯)大滿貫的影后。

 

出身在藝術氣息濃厚的家庭,她很小就開始接觸表演、在劇場演出。她投身電影的第二部作品,便是電影大師高達的《Hail Mary》。畢諾許至今已演出超過四十部電影,高達之外,她亦曾和奇士勞斯基、侯孝賢等電影大師合作。

 

▲ 奇士勞斯基《藍色情挑》海報。

 

她出演的電影總有個常見的主題:關於自我探詢與對話。茱麗葉的父母在她四歲時離異,談到童年,她說她最早的記憶是關於寂寞(loneliness),她也因此習於自處。

 

我從未拒絕求婚,只是未曾答應

 

她有四段親密關係,與其中兩位伴侶分別生下了男孩與女孩,畢諾許從未結婚。

 

「我曾有四次被求婚的經驗。兩次是在關係剛開始的時候,另外兩次是在關係快要結束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拒絕,我只是沒有答覆對方。」終身陪伴可能太難,她決定讓彼此都有進出關係的自由。

 

關於親密關係,畢諾許仍在尋找貼合肌膚的答案,若把婚姻比做一席華美的袍子,對她而言,美麗若不合身,寧可不穿。畢諾許善於自問自處,她明白自己要什麼,於是知道婚姻仍未能提供她關於生活的最佳解答。

 

(圖片來源、攝影/Pamela Pianezza)

 

「親密關係,對我而言仍是一個持續的探詢與追求。」畢諾許在雪梨早晨郵報的訪談裡提到,她目前有一段穩定關係,這段關係來自一段充滿愛、有性吸引力的深厚友誼。

 

「但我仍抱著很大的疑惑:我有孩子、自己的房子、我的對象在國外,所以我們並不住在一起。作為一個女人,我工作、差旅、冒險,跟我住在一起並不容易。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必須非常有耐心、能體諒、並且樂於在家。在傳統上,我的情況有點像一個丈夫尋找一個妻子,但我並不想要一個妻子,我要的是個丈夫,一個能夠和我一樣樂於冒險、對生命充滿熱情的人。」

 

(圖片來源/CineSeriesMag)

 

她熱愛生命,也學習透過各種藝術形式探索人生——除了演員之外,她同時是個畫家與舞者。在不同身份中,她探索自己的身體,與之共處,並因此感到自在與自信。

 

她說,了解自己的身體,才知道什麼樣的服裝適合自己。(延伸閱讀:愛的接力練習!聽香港舞者談女人的身體與愛)

 

(全文未完,詳細內容請見女人迷網站:〈Handsome Lady|茱麗葉畢諾許:保持年輕的方法,就是放手讓青春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興趣」在人生中不該被擺到最後!挑戰新事物,過燦爛的中年級生活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8年09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邁入中年後,工作的責任變得愈重,每天更是不斷重複著忙碌。

文 / 成毛真

 

上一代的父親不管家庭只管工作就好,結果退休後待在家卻和妻子無話可聊,甚至還有中年離婚,以及因為和孩子愈來愈疏離等被家人晾在一旁的情況。

 

如果又加上本身沒有其他嗜好,每天只是待在家裡看電視、玩電腦,過著足不出戶的生活。那種感覺對其他家人來說,就像是黏在鞋底的潮濕落葉,怎麼甩也甩不掉。

 

為了避免遭遇悲慘的老年生活,最好要培養自己的興趣。什麼「因為很忙沒辦法」等都只是藉口,社會上愈是忙碌的成功者愈是擁有多種興趣。

 

大前研一(Onmae Kenichi,日本著名管理學家、經濟評論家)就是最佳的代表。他因為工作飛往世界各地的同時,也從事單簧管、水肺潛水、滑雪、越野摩托車等興趣,尤其是單簧管,他甚至曾經熱衷於舉辦個人演奏會。

 

我看到女演員菅井琴(Sugai Kin)在電視上說自己過了六十歲後挑戰高空彈跳、七十歲時開始進行水肺潛水等時,真覺得自己輸給她了。好奇心旺盛的人似乎不管到幾歲都想冒險。

 

各位最近也挑戰了什麼新事物嗎?

 

人如果不挑戰新事物,頭腦會變得遲鈍,看待事物的視野也會漸漸變得狹隘。然而工作上的挑戰並無任何意義,如同本書一開頭詳細的說明,在此不再贅述。興趣上的挑戰不僅愉快,也是迅速學會柔軟思考的方法。

 

與孩子一同進行的興趣也很不錯。最近也有到郊外租一塊農地,週末和家人一起努力於農業活動的人,收割自己種的蔬菜、在田野間辦烤肉派對,可說是再幸福不過的奢侈。另外,和孩子一起學習樂器也很不錯。

 

我的興趣也幾乎都是和家人一起同樂。我先迷上了高爾夫球後才和妻子一起去上高爾夫球學校,女兒出社會後也是由我教她打高爾夫球,現在我們一家三人會一起去高爾夫球場打球。

 

觀賞歌舞伎時也是全家一起去。我們家奉行的是不管熱衷於什麼事物都是全家人一起著迷。

 

如果因為工作疲倦,週末只會說「讓我睡一下」,使家人充滿失望的人,想必也很難不落入孤獨的老年生活吧。週末時將工作擺一邊,早起和家人一起玩樂反而有助消除壓力。

 

興趣在人生中不該被擺到最後,應該是最為優先的課題。

 

 

(本文節錄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麥田出版,成毛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說中年沒未來?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你的自我人生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8年08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中年人總有「反正沒有未來」、「因為沒有未來」的想法,中年是人生轉折點的說法,一點也不新穎。

文/成毛真(暢銷作家)

 

中年的武器之一:沒有未來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就呼籲四十歲前後是「人生的正中午」。後人往往解讀為過了中午就只能等待太陽西下,一切事物都將走下坡,然而這有所違背榮格真正的意思。

 

「中午前的太陽猛烈地升起,在其猛烈後追趕的、被藏於影子之下的事物過多,整理這些事物成了四十歲之後的課題。」榮格在此想表達的是,當過了人生的中午,就能看到前所未有的不同景色。

 

榮格在三十九歲時辭去國際精神分析協會和蘇黎世大學講師的工作,進入人生的後半段,並在六年後發表了代表作《心理類型學》。

 

有句話說「少年易老學難成」,從這點來看,對中年人來說,過了人生的中午有其利益。既不會像年輕時追在女性後面跑,也已經經歷過各種頑皮的惡作劇了,相較於年輕人,中年人更能將能量專注於「學習」。

 

 

在現今醫療技術進步的日本,要不長壽反而比較難,結果成了「老人易學死難成」。學習只是一種表現方式,無論生意、興趣或志向,你可以替換到自己喜歡的領域。

 

邁入中年後的人生可能長至四十年,也可能更短。而中年人的工作有一半以上都是熟悉的例行公事,對於出人頭地的可能性、生涯收入的預期等,大致都心裡有底。覺得事到如今,對於未來不抱有希望的人似乎也不少。

 

孩子都長大成人、妻子也成為堅強的歐巴桑了,需要操心的事相對減少許多。剩下的事只有照顧年邁的雙親,光是為此就得堅持住自己保持身體健康。

 

以前的人要是有前科,連同父母親、兄弟姊妹和親戚都將終其一生被連累。現在則截然不同,你們看堀江貴文的例子就知道,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堀江貴文在假釋出獄後的記者會上,也說了這樣的話:「監獄內大多都是極為普通的普通人。」一定也有大惡人的存在,但被逮捕的大多都是不小心起了邪念、運氣比較差的人。

 

在二十、三十歲時所做的努力,將影響是否出人頭地及未來的人生,這時候反而不能「不瞻前顧後地勇往直前」。但正因為中年人沒有未來,任何事都能隨意嘗試。現在不是思考「失敗了怎麼辦」、「之後可能會後悔」的時候,甚至也沒有之後可言了。

 

法國印象派畫家高更(Gauguin)在四十三歲時,拋下了妻子前往大溪地。他原本是一位對繪畫有興趣,但在證券公司上班的中產階級,後來因為股票市場暴跌,對於這份工作感到不安的他決定專心成為畫家,而他拋下妻子和五名孩子一事也非常不尋常。他在大溪地和年僅十四歲的女性結婚,從大部分男性的觀點來看也覺得有些超過了吧。

 

晚年的高更不僅生病而且窮困,過得一點也不幸福,但他仍留下許多富有創造力的畫作,得到後世極高評價。如果像高更一樣不瞻前顧後地行動,就是最強力的武器。

 

要是不久的將來,例如,半年之後你的人生將結束,你會怎麼做?

 

你大概會在這半年間把想做的事一口氣做完吧。一旦想到無論有什麼結果都會在半年後結束,也就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中年人因為沒有未來才能成為不知恐懼為何物的人。無論是自暴自棄還是如何,試著往前衝之後,說不定會意外地發現更寬廣的道路。

 

 

中年的武器之二:記憶力衰退

 

有一句話說:「人為了忘記而做夢。」關於夢的作用眾說紛紜,有排解壓力、整理記憶、緩和大腦的興奮等說法。根據美國杜克大學的研究,老年人比年輕人更善於消除不喜歡的記憶。老年人使用與年輕人不同的大腦部位處理不喜歡的記憶,使過去看起來更美好。

 

這個研究以平均年齡為二十四歲的年輕人及七十歲的老年人,各十五人為實驗對象,分別給他們看三十張照片後,詢問他們是否記得這些照片的內容。

 

在普通照片的數據上無論老年人或年輕人都差不多,但關於是否記得像是蛇咬住獵物或暴力場景的照片數據上,年輕人的比率為百分之五十二,老年人則為百分之四十四。

 

光是從數字來看感覺不到落差。但從看照片的過程中,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觀察大腦變化的結果發現,相較於年輕人,老年人的大腦在掌管高度思考的部分比掌管記憶及感情的部分還要活潑。

 

也就是說,老年人的大腦針對不喜歡或痛苦的記憶做了安排,以減少自己受到的衝擊。這或許是一種自我防衛本能,讓自己只活在幸福的記憶當中。

 

據說能輕鬆原封不動背下內容的最佳時期只到十歲左右,正好是學習九九乘法表的時期。之後則以伴隨意義或相關性的記憶為優先,只記得已經確實理解之後的事和有相關性的事。

 

有人說,上了年紀之後只有死背的功能會退化,但如想不起人或物的名字、記不得昨天晚餐的菜色等,隨著年齡增長記憶力衰退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中年人應該都還記得年輕時期的失敗經驗等記憶吧,但在向後輩述說當年勇的同時,卻也會不自覺地美化內容。據說人的大腦具備將生活上遇到的困苦記憶,塞到無意識領域中封印的機能。

 

封印記憶的動作簡而言之就是「忘記」。我們能從失戀或身邊的人死去等痛苦中恢復,都是因為能夠忘記。

 

以前曾和我一起對談的知名部落客小飼彈曾表示,最強的情報整理工具就是「忘記的能力」。他幾乎不做除了和人約好見面等相關行程之外的紀錄,只記住重要的行程、忘記無關緊要的事。

 

我覺得這是非常簡單的作法,而且相當合乎道理。根據小飼彈所說,雖然會有忘記寫mail等小失誤,但不會發生人生就此完蛋的麻煩。

 

正如他所言,人生就此完蛋的麻煩並不常發生。即使造成公司數億日圓的損失,苦惱的也是公司,就算被開除也還能保有自己的財產,人生不會就此完蛋。如果忘記和客戶的商談而沒能取得合作契約,可能這項商談對你而言本來就不是重要的事。

 

今後在開拓第二個人生的道路上,也很難避開各種阻礙。即便沉浸在興趣的世界中,捲進才藝教室內的糾紛也是常有的事,最近甚至發生與鄰居之間的爭執演變為殺人事件。這些都是因為每天過於認真看待這些問題,而讓自己陷入太深。

 

討厭的事要在三秒內忘掉。

 

如果這間才藝教室有討厭的人,那就去別間上課;如果有討厭的鄰居,那就少跟對方接觸。與其和棘手問題正面衝突,不如專心致志於興趣的練習還更有效益。人生剩餘的時間不是用來煩惱,而是用來享樂。

 

 

(本文節錄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麥田出版,成毛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