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讓他做吧!長輩需要的是「協助」,不是「取代」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自立支援就是失能者要善用殘餘的能力,完成日常生活的大小事。

文/李羚榕

 

這個觀念建立在「用進廢退」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常常使用身體某部分的功能,就會越來越進步,但如果不持續使用,則會退化、退步。

 

「哎呀!這個太重了,我來我來~」

 

「你坐著休息就好,我去幫你準備!」

 

這樣的情景你是不是很熟悉呢?在過去,我們總是習慣幫長輩做好好,但今天我們要來一場「日式的洗禮」!

 

這是大學時期的我,在日本參訪時發生的真實故事,大家可以跟我一起思考一下:

 

那天,我在機構看到一位杵著拐杖的爺爺,他走到玄關,手抖呀抖的拿了雙鞋子,搖呀搖的想要穿上他,試想,這時的你會怎麼做?

 

 

我相信有八成的人都會二話不說,衝過去幫助爺爺,因為從小我們被教育要「敬老尊賢」,我們要「扶老攜幼」,當時的我也本能一樣的衝上前去!

 

但說時遲那時快,我竟然被工作人員遏止了!因為...…在日本「自立支援」很重要。


到底什麼是自立支援呢?

 

自立支援就是失能者要善用殘餘的能力,完成日常生活的大小事。

 

這個觀念建立在「用進廢退」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常常使用身體某部分的功能,就會越來越進步,但如果不持續使用,則會退化、退步。

 

舉一個我在日本聽到落實「自立支援」相當徹底的例子。

 

一位老奶奶80歲,因為腰受傷,申請政府的居家服務,可是居服員到府服務的時候只幫他把洗衣機裡的衣服拿起來,並沒有幫他晾!

 

 

「哪泥!這是怎麼回事?」(在台灣會不會被客訴到爆炸?)

 

這是因為奶奶無法做的是彎下腰拿取洗衣機裡的衣服,但是他還是可以執行晾衣服、收衣服的動作,所以為了讓奶奶善用自己還有的能力,居服員只會協助他,不能做的部分,其他奶奶能做的還是要自己做。

 

在日本,所謂的居家服務不是什麼都幫你做好好,重點是『協助』而不是『取代』。


過去我們常常討論著失能者的「尊嚴」,大多都是從外在討論;但是換個角度想,自立支援其實也是尊嚴的一環。

 

 

如果你能自己照顧自己,不麻煩別人,讓自己能像正常人一般的生活著,對一位失能者來說,這是會增加尊嚴與成就感的!所以,請不要剝奪他擁有尊嚴的機會,能做的,放手讓他去做吧!

 

有人說過,請外籍看護後,失能老人退化得更快,就是因為過度依賴外籍看護照護起居,而讓失能老人不再好好運用自身的力量。

 

另外「錸工場」提倡「減法照顧」模式,鼓勵長者們能夠自己動手做、自己決定,而長者果然有所進步喔!大家可以思考,幫長者把事情都做好,或許是一種孝順和體貼,但留一點事讓長者自己來,也許反而能幫助長者更多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走路好喘、隨身帶氧氣管 他靠居家醫療成功復健!

撰文 :大塊文化 日期:2018年12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松樹伯仔,七十多歲,是長照身分別的「一般戶」,兒子長年在對岸工作、也在對岸成家,女兒嫁到外縣市。

文/黃勝堅、翁瑞萱

 

平常和太太兩個人在家過日子,沒獨居。松樹伯仔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已經十多年了,都一直得隨身要戴著氧氣,特別是上下樓,松樹伯仔說:「每次出個門,簡直在拚生死,實在是太辛苦了。」

 

漸進式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沒有根本的治癒方法,無法恢復呼吸道的阻塞,肺部的功能越來越不好了,需要隨時使用氧氣。里長每次看松樹伯仔從住家四樓下來看病,在門口就得扶著太太喘上好一陣子,連話都說不出來。

 

「出門看個醫生這麼艱苦,啊醫生不看又不行,我來幫你問一問,能不能申請居家醫療啦!」

 

個管師去探訪,看見松樹伯仔真的很辛苦,不論他上廁所、洗澡,只要行動,都隨身牽著一條氧氣管

 

松樹伯仔看著太太說:「囝啊攏嫁娶啊,內外孫啊攏有啊,要不是汝憨頭憨腦,啥攏要我操心照顧,要不是不甘放汝一個人,我何必活著喘得這壞命?」其實松樹姆仔不癡也不傻,應該說是、很習慣依賴先生的小女人吧?

 

 

在個案需求討論會上,個管師認為松樹伯仔的需要,應該不只有氧氣,他雖然七十幾歲了,他的雙腳是還有力氣的,行走是沒問題的,只是因為喘讓他的行動受限而已。

 

於是居家醫療團隊安排胸腔復健師過去,看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改善松樹伯仔的呼吸困難。

 

復健不僅可用在肢體方面,調整呼吸也是一種療法,復健師開始教松樹伯仔胸腔呼吸的復健「噘嘴呼吸」。

 

就是把雙唇噘成圓形,吸氣再緩緩吐氣,吐氣時間要比吸氣時間慢兩到三倍,因為慢慢的吐氣,可以降低肺內肺泡的塌陷;利用放鬆技巧,減輕焦慮,使呼吸速率降低,同時還能訓練呼吸肌肉的力量,增加肺部氣體交換功能,改善病人因為一動就呼吸困難、就喘。

 

透過這樣一吸、一呼、慢慢吐氣,讓松樹伯仔的氧氣能夠漸漸增量進去,幫助他肺部的擴張;再來是教他怎麼走路,當然這也是漸進式的活動。接下來的運動訓練,是幫松樹伯仔增加活動的耐力,譬如散散步、做做舉手運動等。

 

 

「去洗澡也可以分段喔!」個管師告訴松樹姆仔:「可以讓他先坐在馬桶上,坐著洗,慢慢再試著讓他站起身來洗。」松樹伯仔很努力的學,復健師交代復健訓練一天要做幾次、每次要做幾回,松樹伯仔行有餘力都會再多做幾次。個管師每周幾次來探訪、了解練習狀況,慢慢的,松樹伯仔氧氣濃度使用得越來越低,大概從3降到1。

 

終於松樹伯仔在家已經可以不用氧氣隨身走,只有去浴室洗澡因為要關門、室溫會變熱,才需要用氧氣支撐。

 

「恭喜啊,現在只有下樓散步、去門診看醫生,才需要用氧氣了。」

 

 

松樹伯仔好高興:「這三個多月來,沒白努力。」

 

「不過──」個管師說説:「功不可沒的是松樹姆仔喔,要不是她溫柔悉心的從旁加油打氣,伯仔的潛能怎麼可以發揮得這麼火力十足呢?」

 

 

(本文節錄自《希望你用不到, 但一定要知道的長照》,大塊出版,黃勝堅、 翁瑞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護失智父母不嫌累!唐從聖:他們把你拉拔到大,現在折騰一下算什麼?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31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我沒有神經病,看醫生幹什麼!」唐從聖(從從)的父親81歲確診失智時,全家都不敢相信。沒幾年,失禁、記憶衰退的症狀也找上母親;這次,從從及時帶媽媽就醫,在掙扎的心情中,接受母親也失智的事實。

 

雙親接連失智,爸爸3年前離世,唐從聖挫折過、傷心過、崩潰過,但樂觀的他總能在辛苦中發現「樂趣」,更擅長用機智化解與病人之間的溝通困境。

 

唐從聖回憶,十多年前,父親常常半夜一兩點不睡覺,堅持出門運動,還會在不適當的場合說出不合宜的話。面對異樣,「一開始是有一點逃避,有一點不願意面對,那當然病人本身也是很抗拒。」

 

一年多後,爸爸開始尿失禁,但面子掛不住的他,怎麼說都不肯包尿布,更遑論看醫生,「尿布包了還是會拿掉,還會跟你翻臉。」好不容易,終於把父親帶到神經內科,醫師宣布,已經是輕度接近中度的失智症。

 

「我覺得我們白走了一年半的時間,就是因為我們抗拒跟逃避。如果早一點去看的話,也許爸爸不會那麼快進入到這個階段。」

 

唐從聖

▲初聞父親失智時,從從難以置信。

 

一夕之間變成照護新手,從從買了穿脫式的紙尿褲,半哄半騙告訴爸爸:「這不是尿布喔!這叫『復健褲』,讓你做復健。那它偶爾還有個功能,你如果來不及的話,就尿在裡面,它也可以幫你解決。」

 

拉鋸了三個月,父親終於肯穿上紙尿褲,但不是任何時刻都願意。

 

晚上睡覺時,唐爸爸常起身如廁,「他一定要坐馬桶,不給你包尿布、不給你插尿管或在床上用尿盆,他就要坐馬桶!一坐又半個小時,你也不能睡,怕他跌倒。」

 

「他11點睡,早上7點起床,他最高紀錄,在這8個鐘頭裡頭起來13次,你受得了嗎?」每當爸爸起身,睡在旁邊的從從立刻跟著起床,父親直說「我要大便、我要大便」,坐上馬桶卻沒有任何動靜。

 

從從像哄孩子一樣把父親哄回床上睡覺,棉被才剛蓋好2分鐘,父親又起來說:「我要大便。」

 

儘管一個晚上總得折騰好幾次,白天還要處理各種照護問題,唐從聖卻突然眼睛一亮,笑著說:「但我爸得了失智症以後,變成一個很可愛的老頭子!」

 

唐爸爸是軍人出身,年輕時對孩子非常嚴厲,不苟言笑,失智以後卻開始會說笑。別人問起他的姓名,他會故意回答「我叫唐明皇」,簽名時還作勢這麼寫。「他平常講的冷笑話也很多,還會虧妹、撩妹。」

 

就醫時看見護理師,唐爸爸馬上開玩笑:「好漂亮啊!可不可以帶回去作紀念品?要不我們結婚吧!」護理師也很配合演出,「不行啦!爺爺,上禮拜你在病房才娶了另外一個。」「沒關係嘛!不差你這個。」

 

唐從聖

▲從從手中拿的是與媽媽一起動手做的陶杯。

 

為了避免久坐的父親肌肉痠痛,唐從聖常常故意拍打爸爸的屁股,唐爸爸便會故作生氣的說:「你好大的膽子啊!你敢打你老子。」

 

從從回答:「怎麼樣,小時候你打我,我現在讓你知道我是會還手的,該是我報仇的時候了!」「你這個...通通給你抓起來!」

 

父子之間血濃於水的真摯情感,在一陣笑鬧聲中展露無遺。

 

父親失智後不只可以開玩笑,「也可以捏他的臉、親他了,也讓他親我,可是這些事情我想一想,是在沒有得病的爸爸身上我得不到的。」唐從聖認真地說。

 

上帝給他得失智症之後,我少了一個健康的爸爸,但是得到一個會逗我們開心的爸爸。他變我們家的開心果,他的搞笑功力當時是超過我的!」

 

當然,身為十多年經驗的資深照顧者,從從很清楚,陪伴失智患者並不是每天都這麼有趣。

 

「辛苦的時候,想一想他白天逗你開心,那如果不像我爸這麼好玩的話,你想想跟他小時候的回憶。」「你不是三更半夜一整晚也是在那邊哭鬧,他幫你換尿布、幫你餵奶,想一想這樣也就過了。」

 

唐從聖

▲從從拿著媽媽的畫作,展現母親腦海中的台南安平海邊,想起兒時全家出遊的回憶。

 

唐爸爸的失智病程走了11年,92歲時人生謝幕。父親生病後過了幾年,唐從聖注意到母親開始會把東西藏起來,也有尿失禁的情況,有時會突然把自己鎖在浴室裡清洗內褲,就怕被人發現。

 

有了父親的經驗,機警的唐從聖趕緊帶母親就醫,唐媽媽起初也十分抗拒,「不要啦!我不是神經病啦!」最後,檢查結果出爐,幸好只是輕度失智。

 

不過,媽媽的失智表現與爸爸不同,有較多的猜忌、懷疑、憂鬱,有一段時間還常喊「我要回台南!」每天上演的衝突一點兒不比唐爸爸少。

 

為了讓家人全天候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家中請了好幾名台籍、外籍看護輪班,同一時間曾經有多達6位看護在場,協助父母飲食與料理家務。

 

特別疼愛從從的唐媽媽一看,不得了,家裡竟然有這麼多口人吃飯,花的都是兒子的辛苦錢,筷子往桌上一放,「不吃了!」氣呼呼地離開飯廳。

 

唐從聖的腦筋動得快,先將看護人數減少,再使出渾身解數,想了一個法子請看護配合。「拜託你跟我媽說,你是社會局派的志工,你來這邊要湊時數,來服侍媽媽,之後可以拿到獎狀,啊我們這邊就是得到一個照顧陪伴。」

 

沒想到,「我媽還真信了!你知道嗎?」

 

唐從聖

▲唐媽媽與她的插花作品合照。(圖/唐從聖提供)

 

半哄半騙之外,從從和姊姊也開始尋找外部資源,善用台灣失智症協會、地區性日照中心、基督教會、救國團等單位的活動,帶著母親參加插花課、畫畫課、體育課、寵物治療等課程,只要是車程30分鐘內能到的地方,「有好玩的課我們都去!」

 

唐從聖

▲參加寵物治療,唐媽媽與狗兒互動好開心。(圖/唐從聖提供)

 

▲在專業人員帶領下活動身體,是延緩失智退化的方法。(圖/唐從聖提供)

 

此後,唐媽媽的生活變得多采多姿,家裡好幾本畫冊、燈籠、陶杯都是她的作品。除了每週上課三天,週六固定上美容院洗頭,週日還有教會活動。由於有大量人際互動的機會,唐媽媽延緩失智病程的效果很好,目前仍停留在輕度失智階段。

 

▲從從帶母親參加捏陶活動,一起製作陶杯,共享天倫之樂。(圖/唐從聖提供)

 

唐從聖

▲上美容院整理頭髮,也是與外界互動的一種方式。(圖/唐從聖提供)

 

不過,唐媽媽也有不願意配合上課的時候,每每考驗唐從聖的機智反應。從從善用母親疼愛孩子的心理,媽媽不想插花時,他就說:「我好喜歡花喔!可是我又不會插,你去幫我插一盆花回來好不好?」

 

如果唐媽媽捨不得兒子花錢,「不要啦!那個要花錢,你賺錢那麼辛苦。」唐從聖就回:「那不要錢啊!你不去白不去,那一次價值1000塊耶!」母親一聽,換好衣服立刻出發。

 

週日早上賴床,不想上教會時,從從則是說:「妳答應要跟耶穌約會的喔!啊妳不去,這樣耶穌會生氣喔!祂對妳這麼好,給妳這個家,生四個小孩子,妳不去這樣沒道理吧?」語畢,果然奏效。

 

近年,失智症逐漸成為社會焦點,人人都害怕罹病,卻對疾病本身的了解仍然不足。唐從聖曾親眼見過失智患者指責他人偷錢,對方破口大罵,家屬只能低著頭不斷道歉。

 

唐從聖

▲從從呼籲民眾友善對待失智患者。

 

「我們社會要多去理解這個東西。你我都會老,不知道誰會失智症,將來你爸可能也會失智症啊!現在你對人家尊重一點、客氣一點、包容一點、友善一點,把這個環境建立好,我們大家以後老了也都好。」身為台灣失智症協會今年度的失智友善大使,從從特別強調打造友善環境的重要性。

 

父母都是失智病友,會不會擔心自己未來也失智?「會啊!想說是不是高危險群。」詢問醫師,得到的答案是,機率可能比一般人稍高,但並沒有絕對關係。

 

「我想還是跟個人的生活作息、體質還有工作狀態有關。我最近一直在創作,有點操過頭,就會開始注重睡眠這件事情。」於是,從從試著放慢腳步,照顧自己的身體,也用滿滿的愛,繼續陪伴母親漫步在失智的道路上。時光流逝中,同時懷念在天堂的父親。

 

「小時候他們把你拉拔到大,那現在他折騰你一下算什麼,對不對?」走過徬徨,堅定守護年老的父母,從從相信,失智是充滿考驗的人生課題,也是上帝給的禮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死給你看!」阿嬤拒絕居家服務,原來心裡有苦說不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文/藍家蓁

 

工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覺得挫敗感這麼重,但我的內心卻不悲傷。因為阿嬤的睡眠品質不好,又不習慣與陌生人接觸,所以一直趕我回家,或是應該說,一直趕我出去。

 

由於阿嬤沒帶助聽器,說話總是很大聲,又帶著鄉土的口氣,我只能笑著面對。

 

阿嬤有氣喘、糖尿病、乾眼症,身上還有好多處的傷口需要照護,但對於個性急躁的她來說,我們的服務變成了一種約束,就像約束帶綁著一樣,阿嬤不斷抱怨自己的不自由,她還說,如果我沒離開她家,他就無法休息。


有一次我就真的在他家門口靜靜的守候著。

 

阿嬤總是用道地的宜蘭腔台語對我說:「你回去啦!免啦!我ㄟ會啦;麥擱囉唆啦;好啦好啦!」

 

這些都是阿嬤最常對我說的話,整個空氣中瀰漫著不友善的氛圍,阿嬤試圖把我趕出去,直到她達到目的為止。

 


 

身體需要被照護,自尊心也需要被維護


其實我真的能夠理解阿嬤的行為,多半是疾病和家庭環境造成她如此的性格,我思考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跟阿嬤一樣老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強烈的自尊心和完美主義作祟,變得跟阿嬤一樣,甚至更嚴重。

 

記得以前年輕時在餐廳打工,一個中年男子因不耐久候,發了脾氣、破口大罵,沒用餐就離開了。當時的我因此眼淚直流,極為傷心,回想起來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相信時間和經驗的堆疊,確實可以幫助一個人從軟弱變得堅強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最後只好與阿嬤的家人商量,再打電話給社工,或許只能停止服務才有辦法解決。

 

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擔任志工期間,多次出勤救護行動所遇到的案件,大多以重病,或重大交通意外為主,頓時覺得阿嬤還有力氣趕我出去,實在是太幸福了。

 

從此以後,我不再覺得委屈,只要阿嬤健康的活著就夠了。

 


 

你願意身體赤裸給別人看嗎?將心比心吧!


我能夠如此平淡地面對這件事,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有一回聽了同事的分享,他自己以前是被阿嬤用掃帚趕出家門的,相較於對我的反應,還真是微不足道呢。

 

其實我很佩服大部分的阿公、阿嬤的勇氣,提出居家服務申請的案件中,有九成的長輩都需要居服員協助沐浴,對於 80~90 歲的長輩,要把自己的身體給別人看,是一件多麼害羞的事,將心比心吧!

 

如果是我,也許會是抗議的最大聲的那一個,但或許到了無法自理的地步時,就任憑別人處置了......希望,這不是你我的人生。

 

今天或許是我在阿雀阿嬤家服務的最後一天,願神聽見我的祈禱,幫助阿嬤行走的每個腳步都平安,阿門。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讓「在家善終」變奢望 居家醫療如何提供解方?

撰文 :楊明方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楊明方
  • A
  • A
  • A

「一個人想在喜歡的環境善終,比登天還難!」很多人不知道,想圓滿在家善終的心願,只簽「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是不夠的。取經自日本、在台灣萌芽的居家醫療,正努力扭轉現狀。

「我們有遇過病患和家屬都同意在家安寧,我們的護理師在他臨終前,去他家幫他打點滴打一個下午了,結果是房東不讓他在家裡死...。」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無奈地說。

 

病患被房東趕走,怎麼辦?「後來我打電話給台東聖母醫院的安寧病房主任,請他們幫忙。但如果我不認識主任、如果安寧病房正好沒空位、或是不願意收留,這個病人一定會被送到急診。」

 

對一個邁向臨終的老人而言,如果進急診,孱弱的身體就可能得接受壓胸、插管、加氧等試圖加工延命的處置。不僅病人多受苦,也花費了更多無謂的醫療資源。這樣的情節,也有可能發生在你我和家人身上。

 

當一個人想要在家善終,他可能會遇到多重阻礙:自己失去意識無法表達意願、家屬沒共識、鄰居阻撓、獨居缺乏照顧支援、甚至因生活無法自理,在髒亂不堪的環境生活。一個併發症,就可能讓一個老人在醫院度過餘生。

 

換言之,沒有「好生」,談何「好死」?

 

日本成功案例:

在家安老善終 居家醫療提供解方

 

日本為了因應2030年「多死社會」的到來,自2012年開始發展社區整體照護體系,目標是讓被照護者能在自家附近,就能獲得照護、醫療、復健、疾病預防等資源。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需要跨領域的溝通、整合病家的意願和社區的照護資源,以及「在宅醫療」(居家醫療)的介入。余尚儒的書《在宅醫療:從CURE到CARE》指出,日本有診所甚至繳出了「99%在家善終」的佳績。

 

從日本取經在宅醫療(台灣多稱為「居家醫療」)的經驗後,余尚儒醫師一家四口搬到台東,在台東東河鄉成立「都蘭診所」,組成居家醫療團隊。東河鄉的老年人口比例高達20%,坐公車去最近的大醫院看醫生要一個小時。老人獨居或老人照顧老人、慢性病控制不佳的是常見狀況。

 

余尚儒說:「我們要營造的是,從出生到死亡,都可以在自己的社區獲得支持。」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居家醫療把預防醫學、社區營造帶入病人的家中,就是為了達成人人「老有所終、末有所安」的理想。

陽光 海風 小廟

一堂榕樹下的善終課

 

結束了上午的門診,醫師余尚儒與護理師林蘭芳、秘書郭依婷等人來到東河鄉郡界探視95歲的阿添伯。

 

小廟旁的老榕樹,是阿添伯的「日照中心」,他常常在榕樹下一坐就是一整天。護理師林蘭芳一邊熱情地和阿添伯聊天,一邊幫阿添伯量血糖、血壓,確認他的高血壓得到控制,並解決阿添伯抱怨的皮膚癢問題。

 

阿添伯在日據時代當過兵,只站崗個一天,日本就投降了。這個往事也是居家醫療團隊和阿添伯聊天的話題。

 

阿添伯雖然高齡,但記憶力很好、生活還算可以自理。雖然曾經骨折所以行走不便,但有時還能照顧一下榕樹旁的菜園。

 

余尚儒說:「大家的觀念要改。不是那種躺床的才需要居家醫療。」實際上,以預防醫學的角度來看,如果這個人獲得居家醫療介入,能大幅降低潛在的健康風險和醫療成本,他就應該是居家醫療的照顧對象

 

余尚儒以阿添伯的狀況為例,「如果居家醫療沒有介入,結果他的慢性病沒控制好,發生意外的機率就會大增。如果他跌倒骨折了,又要送醫院,一住院說不定又併發肺炎進加護病房...。」而90歲以上老人,住院的平均存活率不到一半。

 

當老人發生併發症,不僅和死神拔河,家屬更是天人交戰。如果醫生沒有事先和家屬達成信任關係,「在危急時刻,醫生若和家屬不認識,根本不敢和家屬建議讓病人自然死,而家屬一定會把他推去裝呼吸器插管,不然會受到鄰居壓力。」家屬痛苦、病人也痛苦,缺乏互信的醫病關係下,善終共識難以成立

 

除了定期訪視檢查、預防併發症,居家醫療團隊另一個重要功能,是預防病患走的痛苦、讓他可以善終。而為了善終這「人生大事」,居家醫療團隊也作足準備。

 

余尚儒說:「善終這件事情,在醫院談、在家裡談、在榕樹下談,感覺完全不一樣。」居家醫療團隊每次出診除了量血糖、血壓、開藥,過程中與病家建立的信賴關係,能夠讓病人在邁向臨終的路上,多一份信賴和安心。

 

余尚儒醫師(圖右)與護理師一起探視榕樹下的阿添伯

 

場景轉到宜蘭三星鄉,89歲的阿妹阿嬤笑瞇瞇地迎接王維昌醫師和居家醫療團隊。她走路微喘、已經開始有心臟衰竭的跡象。

 

王維昌醫師和居家護理師們,與阿妹阿嬤、兩個退休的兒子,以及阿嬤的堂嫂坐在客廳聊天。這個「聊天」,其實就是安寧緩和家庭會議,讓大家瞭解阿妹阿嬤未來如果有急救需求、是否需要急救、以及想要如何邁向臨終。

 

過程中大家和樂融融,沒有悲傷和遺憾,就像一家人討論家族旅遊。

 

王維昌醫師說:「居家醫療要做的,就是以病人為中心的全人醫療、在地安養。」從預防醫學、建立醫病信賴關係,在地安老善終的理想,自然水到渠成。


 

在家安老善終

社區裡 沒有人是局外人

 

在偏鄉,不可能每個村莊都有醫護人員,但從日本的經驗可以看到,良好的社區互助精神,能讓在地安老事半功倍。

 

余尚儒與居家醫療團隊舉辦「都蘭塾×社區保健室」,邀集社區住民討論,尋找社區老人照護的解決方案,大家七嘴八舌分享對村裡老人家的觀察。參與討論的過程中,居民發現,守護社區的老人不只和醫療專業有關,社區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盡一份心力

 

余尚儒說:「我們先在社區創造議題、創造社區共同參與的氛圍。未來,大家才有可能走到互助的階段。」希望鄰居不讓老人在家善終的悲劇,能夠不再上演。

 

都蘭塾的另一個任務,是培育社區熱心人士成為「保健員」。保健員可能是病患家屬,也有可能是村里長。保健員不涉及醫療行為,光是探望獨居老人、看看他有沒有按時吃藥,就能大大改善老人的病情控制。

 

除了守望相助,保健員還能協助病患有效率地就醫,讓「聰明就醫」不只存在醫院場域中,而是能深入每個人的家,降低醫療資源浪費並減輕家屬的負擔。

 

都蘭診所秘書郭依婷說:「接下來,我們還要舉辦『社區客廳』,舉辦活動,讓獨居老人有機會融入社區。」

 

一行人與村幹事蔡淑芬走進都蘭的巷弄,探望獨居的阿民伯。阿民伯一周去醫院洗腎三次,自從太太癌症往生後就一人獨居,在北部生活的兒女無法常常探望。

 

「歡迎來診所泡茶聊天喔!」聽到都蘭診所的邀約,阿民伯一掃寂寞,開心地笑了。

 

只靠少數醫護、照服人員的熱血是不夠的。守護越來越老的台灣,沒有人是局外人。

 

余尚儒醫師(圖中)、護理師林蘭芳(圖右)探視獨居的阿民伯(圖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看護就夠了?專人協助復健才是居家照護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魏爺爺最近在家常常跌倒,又不肯去醫院,該怎麼辦?

魏爺爺患有帕金森氏症已經好幾年了,平時會到醫院做復健,但前陣子感染帶狀疱疹(皮蛇),一出門就疼痛不堪,怎麼勸他都不肯再去了,結果狀況就開始不太妙了,常常站立不穩或跌倒,家人透過網路平台找到職能治療師為樵,到家中幫魏爺爺改善狀況。

 

為樵到了魏家,看到魏爺爺下肢顫抖、動作啟動困難,也有小碎步移動的狀況,便為他設計了一套運動訓練來改善。另外,他也建議魏爺爺把現有的助行器改為前面兩輪的輪管形式,並添加床邊扶手、四腳柺杖來協助行動。

 

除了以動作訓練讓魏爺爺減少跌倒的情況,為樵也設計了一些算數、顏色、分類、配對的遊戲,來增加他的認知功能與記憶力,以預防失智症的發生。

 

為樵說,很多病人從醫院回家後,有的因為距離遠,或是行動不便就放棄回去復健,一旦在家裡躺著習慣,就越來越不想起床。至於家人,多數只能照顧一般生活所需,如何復原或改善病患的狀況,大多所知有限。像職能治療師這樣專業人員,可以透過「有目的的活動」,穩定病患的症狀,並幫助他維持、改進、或重建功能,並防止病情再惡化或預防疾病再復發。

 

魏爺爺的家人一開始,還為了要不要找職能治療師來家中有不同意見,畢竟比去醫院要多付一些費用,但如果狀況無法改善,等惡化後再來治療,只會讓老人家受更多的苦,也會花更多的錢。

 

另外,有許多家庭有雇用外籍看護,並認為有人能照顧病患就可以了。事實上,魏爺爺家中也有外籍看護,但他們多數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例如正確的「移位、翻身」技巧都缺乏,如果有職能治療師到家中現場指導,對照顧者也會相當大的幫助。為樵說,治療師到家中服務的時間雖然不長,但透過家屬或看護的參與,都可以學習到這些訓練方法,或改善的要領,平常就算沒有治療師,也可以持續復健。

 

許多人認為生病在家,找「看護」來照顧就好了,但良好的「居家照護」應該包含有效的復原調養與訓練,及正確的居家環境、飲食配合,這些都需要專業人員協助,也是「居家照護」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許多治療過程不是僅止於醫院中,如果回到家之後就輕忽了,往往就可能復發,甚至再惡化,與其耗費更多心力時間再到醫院治療,不如在居家環境就確實復原,讓家人少受苦,這才是「居家照護」最終的目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