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後的第三人生:製作桌曆,讓幸福永久存在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2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施昇輝、達志
  • A
  • A
  • A

最近收到一位好友送來的2019年桌曆。這份禮物乍看普通,但實質上卻別具意義,因為裡面每個月的一幅畫,都是出自這位好友的母親之手,再由他負責製作、出錢印刷,然後分送給他的親朋好友。

文/施昇輝

 

這本桌曆有兩層意義,一是高齡八十四歲的母親持續她的興趣,並完成了豐碩的成果,二是我的好友充分展現了他的孝心。

 

我曾在前面的文章建議過,第三人生一定要有一個興趣,而且必須是能夠持續進步的興趣,否則很容易只有五分鐘熱度,想停就停了。

 

據這位朋友告訴我,是他的父親先去學畫的,但畫了沒多久,就把畫筆畫具束之高閣,母親覺得可惜,就自己去報名參加社區的美術班。

 

沒想到老師同學都對她的作品讚嘆不已,讓她信心大增,自此沉浸在藝術創作的喜悅中,也讓生活變得格外充實。他特別提到:「媽媽習畫,就是從素描她心愛的孫兒女們開始的。」

 

我的這位朋友從小就被視為繪畫神童,但他一直以為是遺傳自他善於設計器械的父親,沒想到原來母親才是真正具有繪畫天分的人。

 

他的母親是傳統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或許以前都不曾察覺到自己有這種才能,到了卸下教養責任的第三人生之後,才終於有了讓自己可以充分發揮的機會。

 

這本桌曆中的十二幅畫,是從她母親近十年幾十幅畫作中挑選出來的,而且是由他們家四兄妹的家庭負責各挑三張,並將畫作配合家族書寫來完成,最後再由這位朋友的兒子擔任編輯工作。這個由家族成員共同參與的過程,想必能帶給他們終身難忘的回憶。

 

▲朋友與兄弟姊妹將母親的畫作集結成桌曆,既實用也展露對母親的孝心。(圖/施昇輝提供)

 

旅行、聚餐,或許是一般家族成員共同參與最常見的方式,但他們製作這本桌曆的故事,是不是可以給大家一些更有創意的啟發呢?

 

這本桌曆同時也展現了我的這位朋友和他的兄弟姐妹對母親的孝心。

 

有這種子女,做父母的人真是夫復何求了。任何高檔飯店的大餐、任何名貴的禮物,絕對都比不上這本桌曆的心意,因為孝心絕對不該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從這本桌曆中,我看到了最珍貴的兩個字:「幸福」。它不像旅行和聚餐只能留在記憶中,而是會永久存在的。

 

繪畫,不一定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事,但把家族合照編輯印刷出來,或許相對容易,不是嗎?不論是過程或是成品,我相信都同樣能帶來幸福的感覺。

 

各位或許知道我現在正在念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年紀最大的學生,沒想到其他系也有很多應該同樣是進入第三人生的老學生。

 

如果你在社區才藝班已經上課多時,何不勇敢報考藝術類的碩士班,讓自己學藝能夠更精進?考不上又有何妨?考上了,也沒有拿文憑的壓力,只要自己開心學習就好!

 

這不是朋友送我的第一本私房桌曆。2015年,一位一同搭郵輪遨遊地中海的朋友,也將他當時所拍的旅遊照片自費印了一本桌曆,送給我們這些旅伴。我想當然也有一些是送給他的其他親朋好友。

 

現代人拍照都是用數位相機,或是更方便的手機,然後儲存在電腦或手機中,既可以隨時欣賞,也可以傳到臉書或line上面立即與朋友分享。

 

除非你能花時間做有系統的整理,否則很少有人事後會找出來再看。這本桌曆擺在桌上,每個月一張,真的陪伴了我一整年,也常重新勾起我對那趟遊輪之旅所有的美好回憶。

 

這位朋友在那趟旅程中,我都稱他劉大哥,是個風趣健談、知識淵博,又很會拍照的旅伴。回國後,還曾一起聚餐、旅遊了幾次,沒想到他在2016年去香港旅行時心肌梗塞猝逝,讓這本桌曆成為我們對他永恆的懷念。

 

不論是藝術創作,或是照片集錦,都很適合做成桌曆。製作桌曆,成本其實不高,過程也很簡單,而且有現成的軟體可以使用,與出書相比,一般人更容易上手。

 

同時,桌曆不只深具意義,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有實用價值,因此收禮者一定會非常珍惜,藉此也能讓雙方的友誼更穩固。

 

▲友人將過去旅行的回憶製作成桌曆,分送給好友,方便回顧當時的心情與風景。(圖/施昇輝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睽違35年重回校園!退休後,我在電影碩專班「半工半讀」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1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月12日下午5點,我在睽違35年後,重新回到了既陌生又孰悉的校園,再次當起了學生。

文/施昇輝

 

有朋友笑說,我要開始「半工半讀」了。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趣,但一般的認知是用「打工」來完成「求學」這件事,而我的狀況卻是:這兩件事各占我的第三人生的一半,一邊繼續寫作、演講,一邊念碩士在職專班。

 

我在35年前,畢業於台大商學系,現在又是小有名氣的暢銷理財作家,大家或許想當然爾我一定是去念EMBA,但我卻選擇了去唸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

 

39年前考大學時,父母反對我去念電影,而我也沒有反抗,結過考上了未來工作比較好找的商學科系,後來也在證券業累積了一些財富。

 

回顧那個屈服現實的第二人生,我並沒有後悔,因為它給了我穩定的生活,而在進入第三人生的今天,已經沒有太多必須牽掛的責任,所以決定去圓年少未能完成的夢想。

 

 

今年3月16日寄出書審資料,4月14日參加入學面試。我本來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我毫無電影實務經驗,頂多就是一個看了近4900部電影,以及寫了一本有關電影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的超級影癡罷了。

 

但最後,居然在26個考生中,以第4名錄取。

 

雖然4月26日上網就知道錄取結果了,但學校事後還是寄了錄取通知給我,並附上一封短信,信中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貴子弟資質優異,我們會盡心培育照顧」。

 

文字當然沒有問題,但對於一個習慣做「家長」的我來說,「貴子弟」三個字似乎指的是我的子女,但這一次居然指的是我自己,身分轉換上真的有些不習慣。

 

9月10日開學,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在9月12日才開始。開學前,要在網路上選課,對年輕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卻是我的人生初體驗,甚至還有點擔心,深怕操作不當、誤了上學。

 

所幸其中一個年輕同學曾在一個演講場合來與我相認,所以我就決定請她協助選課。

 

 

我根本沒看清楚她是如何操作,她只問了我要選哪幾門課,然後幫我設定了所有學生資料和密碼,就在彈指間完成了。看她列印出我的選課明細,我這個大叔終於卸下了心中的大石。下學期,我還是會請她幫忙,我看我就甭學了。

 

9月12日上課之前,我一直猶豫不定,到底該去買筆記本,還是直接帶筆記型電腦去上課。後來想想,我的中文打字又不快,還是用最傳統的原子筆和筆記本吧!

 

第一堂課是晚上6:30開始,我還特地在5:00就開車到學校了。第一件要辦的事是停車證,雖然之前曾打電話到學校問該怎麼辦,但聽到的答案和實際的現場狀況還是有落差,只好決定用問的比較快。

 

這時,突然有點落寞,以前子女開學,我都會協助他們辦理,現在老爸上學,居然沒有「家長」可以幫忙,一切都要自己來。

 

每個被我問到的年輕同學,看到我都露出詫異的表情,或許他們心中都在納悶:「你真的是學生?我還以為你是老師或家長呢!」

 

辦好停車證,居然要順便領學生證,因為要憑學生證才能進出停車場。後來才知道,我是全班第一個拿到學生證的人,其他人還要問我該去哪裡辦理呢!

 

 

第一堂課是選修課「電影風格研究」,授課老師是原來的系主任廖金鳳。以前對影史上常常探討的電影風格有些涉獵,所以講授內容對我來說並不太難。比較有趣的是同學自我介紹,而且都大有來頭,我真是裡面的超級大遜咖。

 

一個是中文流利的法國人,拍過一部上過院線的國片,目前在大學教書,他還得過台法文化交流獎。一個是非常有名的電影配樂,畢業自美國長春藤名校,也在大學教書。一個是演員,是演員訓練班教表演的老師。

 

聽到他們的自我介紹,我真是有點自慚形穢,但我應該也不要妄自菲薄,因為廖金鳳知道我想達成的夢想,絕對不只是拿文憑而已。

 

隔兩天的9月14日要上「通識英文課」,是必修但不算學分。因為是來自不同研究所的學生一起上,我才發現我居然不是最老的學生。

 

年紀最大的大叔是國樂系,已經66歲,還有兩個大嬸都超過60歲。原來現在老來圓夢的銀髮族真的不少,所以請讀者真的要有「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雄心壯志。

 

 

我們的帥哥ABC老師一身黑衣,露出結實的肌肉,根本就是一個型男。他上課很有戲劇效果,一開始全程講英文,嚇壞大家,然後才不小心說了一兩句中文,大家這才放心,後來就中英夾雜,其實他的中文說得非常好,還用了很多艱深的成語。

 

我特別把另外兩堂課都集中在星期六,可以免去舟車勞頓之苦。9月15日上午是必修課「電影美學專題」,又是廖金鳳老師上課。這門課抽象多了,對我是個很大的挑戰。

 

下午是知名影評人,也是《臥虎藏龍》的編劇蔡國榮教的選修課「劇本寫作與分析」。他在點名看到我的名字時,說他記得我,真是非常榮幸,因為我在大學時期常常在報章雜誌發表影評,雖然不像他是影評界的A咖,但我至少也有B咖的地位。

 

上課前,心情多少有些忐忑,因為畢竟離開校園太久,深怕已經不知如何上課、考試、寫報告,還有如何和年輕同學互動。第一周四堂課上下來,緊張的心情篤定不少。

 

雖說目前是「半工半讀」,或許未來兩年會是「讀書優先,工作其次」。當作家的夢已圓,但念電影的夢仍在持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不能只有老朋友!我靠旅行團、電影聚會,這樣交到一輩子的好麻吉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般人認為,擁有一些老朋友,會是第三人生非常重要的支柱,我卻認為這樣消極了一點。如果還能在步入老年時,結交一些新朋友,一定會帶來人生嶄新的樣貌,包括看事情、看世界的全新角度。

文/施昇輝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不只適用在新事物的學習上,也應該包括結交新朋友在內,因為他們的出現,絕對可以帶來同樣的效果。

 

前年,我的大女兒出嫁,我邀了一些同學、同事和朋友,來一起分享我的喜悅。他們總共坐了九桌,其中認識超過十年以上的有五桌,而近幾年才認識的也有四桌之多。

 

我對這樣的比例非常自豪,也希望這樣的比例能成為正在閱讀本專欄的讀者所要追求的目標。不過,我必須先聲明,我絕不是那種只要是點頭之交就會寄喜帖的人喔!

 

我在2003年就被迫離開職場,在44歲的時候也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

 

離開職場前幾年,社交圈一年比一年縮小,當年認識的同事、同業和客戶朋友幾乎很難繼續交往了,朋友只剩下高中、大學的同學。幸好同學們對我都不離不棄,否則真的會成為孤家寡人。

 

一直到2010年,和太太去參加北海道旅行,人生中才迎來了第一批新朋友。

 

退休

 

很多人不喜歡跟團旅行,因為時間和行動都會受到很大的限制,但這絕對是結交新朋友的最佳捷徑。這是我們夫婦第一次不帶子女出國的旅行,因為少了照顧的壓力,就可以和團員有更多的互動。

 

這個團大概有接近50個人,但因為幾次吃飯同桌的關係,我們和其中四對夫婦,以及一對情侶特別有話聊。我想是因為彼此的經濟狀況類似、年紀也不算相差太大,而且知識水平也相當,所以感覺特別投緣。雖然只有短短5天行程,卻成了好朋友。

 

大部分的跟團旅行,即便旅途中跟某些團員很談得來,但常常在回國的機場行李轉盤旁,就在「再見」、「保重」聲中,友誼也畫下了句點。不過,這一次是我跟團旅行的例外。我們12個人相約,回國以後每三個月要輪流主辦活動,讓大家成為一生的朋友。

 

我們的活動不是只有聚餐,還包括一場小旅行。一開始只是一天的活動,後來沒有兩天一夜就不過癮。不只會去住民宿,還常常相約去露營,甚至我們兩對年紀最接近的夫婦不但有一年去東京自由行了8天,還一起去花東玩了3天。

 

 

這種旅行的例外,後來不斷發生,結果就成了慣例。2012年去尼泊爾、2014年去地中海搭郵輪、2016年去紐西蘭、2017年去爬黃山,都交到了能夠持續維繫友誼的新朋友。

 

當然,也不是每趟旅程都有這種「收穫」,有些行程只交到一個朋友,有些行程結束後,甚至連同團團員的名字都忘得一乾二淨,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旅行如果像確知的「薪水」,交新朋友就是額外的「獎金」了。

 

第三人生的旅行,應該都是和另一半出遊,千萬不要只是沉浸在兩人世界裡。結婚生活在一起這麼久,以前是日久生「情」,老了要小心別日久生「厭」了。

 

幾個月前,我和一些好朋友去參加蘭嶼徒步環島團,因為和一位朋友的太太邊走邊聊,還讓其他團員誤會了!更好笑的是,他們也把我的太太和她的先生誤認成一對。朋友能熟到這個程度,也算人生一大樂事。

 

 

跟團交朋友,應該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事,而下面要分享的故事或許不是那麼容易發生,不過應該也能對各位或多或少有些啟發吧!

 

2013年底,我的一位高中同學知道我是已經看了近4900部電影的超級影癡,所以就邀我去她的一位好朋友家看電影。

 

這位朋友每個月會找一位電影達人到他家裡放電影,然後很多他的朋友都會固定去參加。這次的電影聚會,又讓我有緣揭開了另一場結交新朋友的序幕。

 

原來這些來看電影的人,很多都是荒野保護協會的人。「荒野保護協會」對我來說,不只名聲如雷貫耳,而且他們對推廣環境保護、生態教育的崇高使命感,更讓我非常欽佩。

 

後來,除非我有事,或是已經看過那部預計要播放的電影,否則我都會去參加這個每月舉辦的活動,然後跟這群屬於協會元老級的會員就越來越熟了。

 

看電影只能相聚頂多三四個小時,所以真正成為知交,則要從2016年一起去紐西蘭旅行算起。今年10月,我們又一起去了克羅埃西亞,而且還有一個更溫馨的理由,那就是我們有6對夫婦今年正好都是結婚30周年。

 

 

因為共同的興趣而成為朋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也很有可能因此而交到了其他的朋友,這就像葡萄一樣,會是一串一串的。興趣是敲門磚,敲開之後,或許會是更大的一片天地。

 

第三人生絕對不能只是吃喝玩樂,還是應該找點有意義的事來做。

 

我在2012年出版第一本書之後,持續透過寫作分享我的經驗,不管是投資理財、郵輪旅行,或是如何規劃第三人生,對我來說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因為我必須跟很多出版社、電視台、廣播電台,甚至現在很多的網紅共事,很自然地又交到了一些新朋友。

 

我當然知道,寫書不可能是絕大多數人能夠擁有的經驗,但你如果願意去擔任志工,一來打發時間,二來貢獻經驗,三來更可以結交到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不是一舉數得嗎?

 

交新朋友有什麼撇步嗎?完全沒有。只要你願意走出家門,就有無限的機會。整天待在家裡,第三人生肯定是一片空白。走出去,交個新朋友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學張忠謀寫自傳!問自己還有哪些心願沒完成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今年6月,在台積電股東會上,張忠謀卸下了董事長的職位。媒體問他:「退休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他則回答:「打橋牌,還有把自傳的下半部寫完。」

文/施昇輝

 

他的自傳未來肯定會成為暢銷書,而各位讀者若要寫自傳,會有人願意幫你出版嗎?還是會有人願意購買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但各位讀者的自傳對你自己來說,還是深具意義的。

 

寫自傳的目的,不是為了別人,而是要誠實面對自己。如果你從小就有養成寫日記的習慣,寫自傳就相對容易,只要找出日記裡曾經寫過的重要人生事件,然後重新加以整理即可。如果沒有以上的習慣,就得重新來寫,但好在第三人生有的是時間,不是嗎?

 

那麼,要寫些什麼呢?

 

第一、寫出你最真實的感受。

 

如果你希望自傳在你往生後才讓家人閱讀,那就放膽來寫,就算講實話會傷了家人,也不該避重就輕。

 

我舉西班牙大導演阿莫多瓦最新的電影《沉默茱麗葉》為例,片中的女兒即便也得承受喪父之痛,但仍悉心照顧喪偶的母親,就在母親走出憂傷之後,女兒卻突然不告而別,從此不再與母親聯絡。

 

如果你和家人之間也存在心結,最好的方法就是當面表達,絕對別用沉默來逃避。如果你選擇生前沉默,至少該在自傳中把這些難以啟齒的情感忠實呈現,讓活著的家人不要抱憾一生。

 

第二、寫出你最難忘的許多回憶。

 

無論是最開心、最悲傷、最憤怒、最幸福的回憶,都讓自己可以透過文字回味再三。

 

再以一部電影來說明,即是日本名導是枝裕和早期的作品《下一站,天國》。這部電影講的故事是,人到天國報到之前,要在一個中繼站停留7天,站上的工作人員會問你一生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然後就你提供的回憶內容製作一捲錄影帶,讓你能夠帶到天國去,不過只能選一段回憶,所以你一定要慎重做決定。不過,我們不必跟電影裡的角色一樣,只能選一段,這個時候你愛寫多少就可以寫多少。

 

第三、寫出你對自己這一生的反省。

 

中國古代聖賢曾子說,人該一日三省吾身,但在忙碌的工商社會中,上床能夠立刻睡著,沒有任何雜念,已經是現代人最幸福的一件事了,哪可能有時間反省一天的所作所為?

 

第三人生展開後,應該不必再負擔謀生和教養的責任,就有時間好好來反省了。你曾做過什麼不道德的事?害別人受傷的事?來不及說抱歉的事?或是說過的謊言,無論是惡意還是善意?

 

今年在台灣最賣座的韓國片《與神同行》就是在描述人死後到了陰間所要接受的七種審判,包括怠惰、欺騙、背叛、不義、暴力、謀殺、和天倫等等。我們平凡人大概不會經歷謀殺和暴力這類事情,但其他五個或多或少都曾犯過。把它們完整寫下來,一定能帶來洗滌心靈的效果。

 

第四、寫出你還有哪些心願想要完成。

 

曾有一位專門為臨終病人在做心理輔導的澳洲護士Bronnie Ware,統計出一般人死前最常見的五大希望與遺憾,包括「別為了他人的期許而活」、「不要太認真工作」、「能夠更有勇氣表達自己的感受」、「能夠和好友保持聯絡」,以及「更快樂的度過這一生」。

 

趁還有時間和體力,寫下你尚未完成的所有心願,讓自己不要和很多人一樣抱憾離開人世。

 

關於人生最後願望清單的電影,大家一定會想到兩大巨星傑克尼柯遜和摩根費里曼主演的《一路玩到掛》,而這也是近幾年給我最大啟發的電影。不要再對金錢斤斤計較,能花就花、值得花就該花,何必在第三人生還要虧待自己呢?

 

第五、或許考慮出版一本作品集。

 

很多人在第三人生會學習一些才藝,或是本來就一直有些創作,例如寫作、攝影、繪畫,這時都可以認真考慮自費將這些作品集結出版,作為一份別具意義的禮物,拿來分送親朋好友。

 

有些網站可以提供編輯軟體,編好之後傳送過去,再請網站列印成冊即可。若是不會處理相關技術問題,也可以請子女幫忙。如果數量很大,也有專門的出版社願意協助編輯與印刷,其實是非常容易的。

 

 

怎麼寫呢?

 

第一、用WORD寫。

 

別寫在稿紙上,一則字跡難認,二則不易保存。我想現代人應該都會使用WORD軟體,寫完後存在電腦或雲端裡。全部完成後,也可以列印一份出來保管。

 

第二、每天花30分鐘寫。

 

請一定要建立每天固定時間寫作的紀律,否則很難持續下去。一天寫多久,就由讀者自己決定了,但我建議最少30分鐘,最多不要超過一小時。

 

第三、不必擔心是否通順或有錯別字。

 

這本自傳是寫給自己的,不是寫給廣大讀者,也不是要應徵工作用,更不是要寫給老師修改的,所以不通順沒關係,有錯別字也無妨。

 

第四、按時間?按事件?按人物?按照片?

 

自傳不一定要寫成從小到大的流水帳,你可以只找幾件重要的事來寫,也可以只寫你和幾個親朋好友的故事,甚至你可以挑出一些重要的照片,就每一張照片寫出當時的情景。要依據什麼來寫,其實都悉聽尊便。

 

看到這裡,建議你就打開電腦裡的WORD軟體,寫下自傳的第一句話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別變一攤死水!找機會,讓自己充滿學習的熱情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8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能說出一番大道理,因此我也無須浪費時間來闡述這個老生常談。要學習一種新知識或新技能,如果沒有明確目的,熱情其實很難持續。有時候,要找到明確的目的不容易,只好讓目的來找上你。

 

文/施昇輝

 

這次,我要分享一個「目的找上我」的親身經歷,及其帶來的學習之旅。我先講結論,再來詳述:「打官司,就是一次很棒的學習。」

 

多年前,我太太在私人停車場與他人(以下簡稱A女士)所駕的車輛發生擦撞。當天,我太太急著送女兒去上學,因為擦撞很輕微,她甚至當場以為沒啥損害,也沒下車察看,就直接開走了。

 

A女士和我太太都是該停車場的月租戶,所以很快就聯絡上我太太,說希望會同警方做筆錄,才能向她的產險公司(以下簡稱F公司)申請理賠。我們自己的車已經很舊,沒有保車損險,而且也不過就是前保險桿有一道刮痕,所以根本懶得去修,但我們還是願意配合A小姐做筆錄。

 

事發當時,我太太所駕的車雖已啟動,但根本還沒駛離停車格,而A小姐圖快抄捷徑,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而是直接從隔壁空著的停車格斜切過來,導致她的右前門碰上了我太太的前保險桿。因為是發生在私人停車場,警方不會判定責任的歸屬,做完筆錄就各自請回了。

 

這是第一個學習:「警方不介入私人停車場所發生的糾紛。」

 

過沒多久,我們收到法院送達的F公司向我們求償的起訴書,要向我們索賠一萬四千多元。天啊!對方右前車門也不過只是有些許脫漆及凹痕,竟然就這麼獅子大開口!

 

這種民事官司,都會先經過調解程序,以免讓小案浪費太多司法資源。調解當天我陪太太一起前往,F公司的法務人員(以下簡稱B先生)趾高氣揚地說:「若願和解,同意將金額降至八千元。」

 

我和太太對望一眼,然後我緩緩說道:「我們只願意付一千元。」其實還沒進去調解庭之前,我們的底線是三千元,但看到他那種「你們這種小老百姓怎敢跟我們大公司對抗」的高傲態度,當場我決定只願賠一千元。

 

這位調解委員根本就是一心向著大公司,完全無意聽我解釋,冷冷地說:「那就等法院傳喚雙方了。」B先生大概不敢相信,有人敢跟他們對抗?而且露出一副「你們怎麼可能會贏?」的輕蔑眼光。

 

面對這件官司,我完全是抱持著學習的態度。學費最多就是一萬四千元再加裁判費一千元,我還付得起。如果打贏了,不只可能完全不用賠,還能有寶貴的學習經驗,怎麼算都划得來。當時,我沒有出過任何一本書,還不是暢銷作家喔!

 

 

我沒有請律師,因為律師費遠超過我的賠償金額,所以一切都自己來。各位讀者千萬不要認為沒有受過任何法律的專業訓練,怎麼寫狀紙?怎麼知道要用什麼格式?甚至因此放棄爭取自己的權益。

 

法院不會用要求律師的標準來刁難我們平民百姓,所以只要把你的理由很通順地寫在A4紙上就好了。不過,現代人應該都會用WORD,因此建議不要再用龍飛鳳舞的親筆字來寫了。

 

有任何不懂的地方,怎麼辦?先問你認識的律師朋友,如果沒有,就親自跑一趟法院,有專人會為你義務講解與協助。千萬不要用打電話的方式去請教,一來不易接通,二來有時講不清楚。

 

我們的訴求就是「擦撞輕微,修理費用太不合哩。」此外,A小姐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因此怎該由我們負全責?

 

最後,我還找到一個可以讓F公司「一槍斃命」的有力證據,那就是這一萬四千元是由兩張發票所構成,一張是板金的費用七千元,另一張是換車門的費用七千元,但不合理的地方是板金發票的日期在換車門發票之前,既然板金了,為何還要更換整個車門?

 

不過,法官認定發票日期與本案無關,但要考慮車門的折舊問題,最後判我們賠四千多元,然後我們負擔裁判費三百元,F公司負擔七百元。以這個結果來看,我應該算是勝訴。我本來還想上訴,讓學習之旅繼續下去,不過太太說:「別鬧了,適可而止吧!」

 

整個法律攻防過程,我寫了三次答辯的理由,因此害B先生也要回應三次。我想他大概沒碰過我這種敢和「大鯨魚」對抗的櫻櫻美代子「小蝦米」吧?

 

這個故事希望給各位讀者的啟發就是,變成被告時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自己有理,打官司又有何妨?不過我並不鼓勵大家遇到芝麻小事,就提告興訟,因為還是該避免浪費司法資源,而且萬一碰到恐龍法官,就自討沒趣了。

 

打贏官司,就是讓自己持續充滿學習熱情的動力。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