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助假牙有利長照?做好口腔照顧才是關鍵!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11月1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的長照發展得很快,政策一樣一樣接著來,看似提供很好的照顧,事實上也的確有在進步。不過,有些發展卻相對一直很緩慢,成為長照「缺口」。這裡是一語雙關,真的就是「缺口」─缺乏有品質的失智、失能者口腔照顧。

近十六年來,每逢選舉就有很多候選人主張送老年人全口假牙,開這張支票很管用。

 

一般全口假牙的行情是八萬元,補助四萬元讓牙醫做。有的人只剩幾顆牙齒,因為覺得做部分假牙很貴,乾脆把剩下的牙齒全拔了,改做有補助的全口假牙,但後來有些老人得到的假牙品質並不理想。

 

送全口假牙雖然達到選舉效果,可是花很多錢之後,未必幫助長者長期維持口腔功能。也有的醫師看到患者嚷著要做有補助的全口假牙,又不願意配合口腔照顧,因此產生很大的專業矛盾,甚至還會想到,全口拔牙恐增加失智風險。

 

假牙

 

說起口腔照顧,讀者可能想到看牙。其實,牙齒或口腔生病了才會需要看牙,更積極的口腔照顧應該是預防疾病。

 

有些牙醫私下就說,投入預防工作遠比補助全口假牙更實在。這個道理簡單,但因選舉和醫界的考量不同,落實上困難重重。

 

想想看,人通常一天洗一次澡,或兩天洗一次澡。可是一般正常進食的人,如果一天只刷一次牙的後果是什麼?

 

假牙

 

口腔保健的知識告訴我們,人吃了食物幾乎都會產生酸,威脅牙齒健康。口水有中和、保護的作用,但也要看飲食酸到多酸、量有多少、頻率有多高,若沒有妥善清潔,將會侵蝕牙齒,甚至引起牙周病等。

 

口腔健康影響進食,就會影響營養,當失能者又失去口腔自理能力,加上身體老化,口腔衍生出的問題還會誘發或加速多種疾病的發生,例如肺炎、糖尿病等,不但對生活品質有影響,甚至會危及生命。不過,最後的死因大概很少這樣記載。

 

此外,口腔健康也會影響社交與自我形象。目前政府極力推廣體能方面的延緩失能運動,但口腔帶來的各種變數尚待更多重視。

 

就整合照顧而言,若各種不同領域的專業照顧者對口腔衛生都有基本認識,將大幅提升照顧品質,長期而言也會降低照顧支出。

 

 

例如,一間安養機構如果營養師、廚師、護理師、照服員、職能治療師與機構老闆都理解口腔保健,可能就會重新安排長者每日的用餐時間與用餐後的保健安排。

 

一位居家服務人員若懂得口腔衛生,不但會注意老人是否定期清理口腔,甚至備餐方式也會考量到口腔健康的需求。

 

政府現行的長照政策將口腔照顧和洗澡等放在一類給付,但許多專業照顧者並不具有口腔照顧素養。

 

有的人只是拿棉棒稍微清理一下,清潔得不徹底,也有的人害怕被咬或是怕患者出事而不敢做,以致於長照投入很多資源,口腔照顧卻尚未到位。

 

假牙

 

在其他國家,針對失能者的口腔照顧設有專門的口衛師,或者積極培養所有專業照顧者投入失能者的口腔保健訓練。可是,台灣的牙醫界因顧慮總額給付被分走,並不積極改變現狀。

 

除了牙醫,最接近口腔照顧的護理系,儘管上課時有提到、有帶到,但實際上各校的教學水準參差不齊,不一定每個老師都有確實教會學生。也有護理老師說,如果這也要詳細教,恐怕四年的時間不夠。

 

假牙

 

展望未來,失能者的口腔照顧需求必然增加,植牙的人老了以後的口腔照顧更是一大問題,恐怕需由照護司、口衛司或長照司找一個避開牙醫總額的財源和名目,讓口腔保健與洗澡等基本照顧脫離給付,成為單獨項目。

 

而且,要同步培養所有長照專業人員的口腔保健知識,並要求所有居家護理師、居服員、照服員有能力、有意願、有誘因接手基本的口腔照顧。唯有同時重視制度和人員素質,才能彌補這個長照大缺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客人超多,為什麼空服員都能照顧好每個人?長照也能這樣學習!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10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許多照顧服務行業的從業人員,工作上用於溝通的時間往往不亞於執行工作的時間,或者可以說,溝通就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因為我們國民基礎教育養成方式,以及個人成長經驗不同的關係,我們不一定很重視溝通。

文/周傳久

 

然而,溝通品質可以影響被照顧者的心情甚至病情,所以應該要更重視。而且,照顧服務的工作可能很忙碌,所以如何在忙碌中有效回應客戶需要,就得找出好方法。

 

前一陣子我在比利時的老人照顧倫理尊嚴實驗室學習,這個地方的訓練方式是讓長照從業人員,根據照顧過的客戶特性來扮演一天的失能客戶,再由護理學生擔任照顧角色。

 

照顧者透過被照顧者的角度,省思自己過去服務時的作為,進而改善未來的作為,希望藉此降低雙方衝突,對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好。

 

 

我看到有位職能治療師參加這種訓練,印象最深的是她扮演老人時,那些忙碌的護理學生來來去去,要應付假扮失智的專業照顧者,還要幫人洗澡,還要備餐。結果,她提出的需要好幾次被忽視。

 

所謂「忽視」就是照顧者來來去去,好忙,每次聽到她的要求都說「好、好」、「等一下來」,但是結果都沒下文。這讓她很不滿意,也體會到被忽視是什麼滋味─一種表面回應但是實際上「打發打發」的照顧。

 

 

這種情況其實在機構並不少見,該怎麼改善?當老人行動不便時,最常互動的對象可能是照服員或身邊的護理師,以及其他治療師等等,這些人的應對就構成生活品質,很值得照顧者想一想該怎樣維持好的互動。

 

航空公司空服員也有類似的處境。我向座艙長請教,她說以前在經濟艙服務時,要面對兩百多位顧客,這位要這個,那位要那個,同時背後傳來聲音說要這個,真的很忙。

 

要短時間記得很不容易,為了服務品質,她會隨身攜帶紙筆,記得座位第幾號的人要什麼,然後一一提供。

 

 

我們照服員如果在日間照顧中心和安養機構是否也可以如此做來減少衝突呢?否則,後續常常發生的衝突甚至攻擊行為,可能就是來自老人得不到回應而發怒,照服員也因此感到錯愕或受到打擊。

 

座艙長後來到商務艙服務,個別化服務更多,但是空服員人數沒有經濟艙多。她說,如果在經濟艙能應對很多人的要求,到商務艙就問題不大了。但是,這時要花更多心思記得客人的特性,根據特性主動詢問或者掌握需要,避免忘記。

 

這位服務年資已十七年,有五年教官資歷的座艙長說,其實在新人養成時會有相關的訓練,方式是由同期同學扮演顧客,教官私下告知扮演顧客的學員要對實習空服員提出哪些要求。

 

教官會考核這些實習者忙得過來否、記得住否,而且怎麼和客人溝通。她記得有些新進人員在這種考核中,會因為頭腦要記,又要趕著安排服務,一下子當場變成手腳不協調,好像卡住了。

 

 

上線工作,慢慢累積經驗後,有助改善這種情況,不只知道怎麼記得,也能自己結構化整個流程有哪些SOP以外的需求可能發生,就更不慌亂。另外,就是要靠互相幫忙,大家一起維繫這種工作文化。

 

例如,商務艙兩區,第一區一人服務十一人,另一區達二十人,航空公司的明文規範並沒有寫到互相支援,但實際上要這樣做,才能因應需要。不過,這裡面還有小細節,例如跨區來支援的空服員,必須先記得另一區的客戶姓氏,然後才出手支援,以確保服務品質相同。

 

座艙長說,二十年前的空服員有許多習於文字記憶和口語溝通,現在新一代的比較習於圖像溝通,所以教導時也可考慮用圖像記錄和思考,達到不要忘掉顧客要求的目的。

 

可是,應對顧客的個別需求和臨時需求,不是只用SOP就可以應對得好。有的空服員可能因為家庭教育和個人特質,讓顧客覺得不受重視,這都要看客人的狀況彈性處理。

 

 

從空服員的方法與養成可見,為了能夠應對實際工作,需要找出方法並確保服務品質,這是必須考慮的問題。現在長照服務者的養成,多半是技術性課程,但除了照顧植物人,其實照服員天天都需要溝通。

 

如果照服員的養成,也能多考量實際工作中的各種互動,提早幫助照服員找到溝通方法,避免老人覺得被忽略或被打發,肯定有助照顧品質。

 

至於跨區服務,其實在日間照顧中心和安養機構不也有需要嗎?我在芬蘭觀察長照教練法時,教練就很強調照顧者要想一想,照顧者彼此跨區支援、互相合作,比起大家堅守自己的工作、不管別人,兩者有多大差別。

 

日本的小規模多機能安養機構甚至刻意將空間動線設計成讓照顧者更容易跨區支援。

 

 

 

空服和照服當然工作內容很多不同,但是如何在忙碌中同時應對很多人的要求,以及溝通過程中如何處理可能產生的摩擦,這些部分有相似之處。只有不斷省思,不斷根據實際狀況找更多好方法來確保服務的穩定與可預測性,才能帶給客戶最大的安全感和互動品質。

 

或許有一天,照服員素質提升,可考慮讓空服與照服(居服)來對話,跳出只有護理醫療的思維,讓老人待遇「升等」,看看有哪些可以轉化運用的知識和方法。

 

如此一來,長照越來越被強調的「生活照顧」可以突破現狀,照服員的專業自我價值(professional pride)也會更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家裡怎麼這麼亂?」友善長照,從友善訪視開始!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8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長期照顧管理專員(以下簡稱照管專員)是台灣發展長照的關鍵人物,但我最近聽聞不少照管專員因態度不佳而被投訴的例子。有些專員一進門就批評「家裡怎麼這麼亂?」也有些會問家屬「妳都沒出去工作,那妳錢哪裡來?」

文/周傳久

 

這種問話方式,不免讓家屬覺得,好像民眾都是來佔便宜的,心裡忍不住會想:你懷疑我偷、搶、騙嗎?其實,只要換個說法,例如「經濟情況怎麼處理啊?」就會好很多。

 

想想看,誰能忍受一位陌生人來到家裡,這麼近距離的對你說三道四?

 

我親眼看過一位完訓的照管專員到案家,當時失能者在樓上睡覺,因此與他對話的是家屬。

 

照管專員很認真,就怕時間不夠,低頭猛抄資料、拿著相機到處拍照,但最後,照顧者不但生氣,而且很傷心、難過,因為照管專員的態度讓她覺得「妳只管我先生,妳完全沒想到最辛苦的是我。」

 

 

照管專員與案家發生溝通衝突,可能的原因包含自信不足、防衛心太強、先入為主,或覺得自己是高級判官。也有可能是情緒控管不夠理想、同理心不足。

 

另外,有些照管專員覺得自己已經很棒,沒有問題。(相似狀況也可能發生於居家護理師、居服員和客戶的互動)

 

不過,這些都可以透過學習來減少誤會。想要改善這些狀況,就要看主責招募和訓練單位的想法。

 

 

回顧照管專員的訓練方式,發現我們的訓練大多放在如何填寫表格,以及與表格相關的資訊判斷。相對而言,觀察與傾聽的專業溝通訓練太薄弱,使得案家和照管專員心理上都容易受傷。

 

為了收集資料,照管專員需要詢問與傾聽,對象可能是當事人,也可能是家屬,現在又有許多照顧者是當事人的配偶,本身也是孤單、無助的老年人。如何讓長者覺得照管專員的服務有誠意,甚至讓失智長輩和家屬都覺得溫暖、有安全感?

 

也許,我們應該考慮一種訓練方式─比較誰是最佳傾聽者。

 

此處借用《哈佛商業評論》2017年出版的書《情感智商-同理心》在「傾聽」這一章所提的觀念:傾聽,不一定是安靜的坐在那裡,加上「嗯哼嗯哼」的回應,就像某名嘴和有些心理諮商聽別人說話時的制式反應而已,而是「積極、主動、建設性的傾聽,讓對方感覺到自尊」,比如可以提供對方一些選擇。

 

此外,我們在聆聽的過程,應該盡可能給予正面回應,而不是爭辯、批評,也不要聽到一半,忽然跳到一個與談話脈絡不相干的問題解決建議。

 

 

該書強調,傾聽的態度和回應方式都可能增加或降低信任感。一位照管專員如果在溝通的時候,越溝通越失去對方的信任,還怎麼執行工作呢?

 

良好的溝通除了注意態度之外,遇到案家有困難時,也不能只是回應「對不起,這是規定。」不妨說「我們一起來想想還有哪些可能。」

 

不過,所謂的「可能」不只是提供社福資源和居服時數,還要幫助老年人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命,使他們獲得激勵,這才是專業的傾聽。

 

 

所以,以本文最前面提及的例子來看,照管專員說「家裡怎麼這麼亂?」「妳都沒出去工作,那妳錢哪裡來?」就很明顯無助於建立信任感,還會引起家屬反感。

 

再更深一層來看,照管專員在學習擔任此職時,最好還要理解長照政策的本質。照管專員應釐清,給予案家的長照服務到底是慈善、憐憫?是社會福利?還是基本安全保障?

 

當然,無論是哪一種,對案家的態度都要友善,但傾聽案家的各種陳述時,根據不同的政策理念,要有不同的合宜回應。

 

聖經有句話說「一句話說得合宜,有如金蘋果落在銀網子裡。」

 

台灣長照服務的案家越來越多,的確也不是全部都很容易應對,但至少我們要有好的訓練,掌握溝通本質,越溝通越互信,彼此也都得到更多鼓勵,服務才能更精確、更到位。未來,台灣若想仿照歐美實施早期復能計畫,也才更有可能落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摔東西、情緒失控、活在自己世界?他們用愛包容,見證長照「奇蹟」!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7月30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談起長期照顧,一般都會想到老年人,可是有些民眾,比如出生時就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其實從更年輕的時候就需要長期照顧,而他們的長照需求恐怕比老年人更大,需要長照時間也更久。

文/周傳久

 

有些罹患先天性疾病的朋友,常常會在旁人不明究理的情況下,忽然用力摔東西,或者用拳頭對著自己的胸膛用力捶打,聲音大到就像打鼓那麼大聲,旁人若想阻止,往往也會被打傷。

 

他們高興的時候,也有可能會用力拍打桌面或摔東西,摔得滿臉通紅、無法控制自己,而且不斷重複。

 

當這些病友從可愛的幼兒,長大成身高一米八的成年人,隨時有力氣砸碎任何東西時,他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我們要把他們綁起來?關起來?送去龍發堂(現已解散)?或者將他們孤立?

 

如果他們想工作,你敢雇用嗎?他們需要照顧,你敢照顧嗎?

 

下一個問題是,我們能怎麼照顧?以目前長照的照護比例來看,哪裡可以找到兩個照服員整天看著呢?更深一層的問題是,究竟什麼是「照顧」?

 

願意傾聽理解

協助病友排解情緒

 

在我們的教會裡,有一位自閉症的青年,他從高中畢業、失去學校保護後,就來教會負責清潔工作,已經持續十二年。他可以讓一兩百人使用的場所恢復乾淨、所有用品收拾整齊,提供教友一個舒適的環境。

 

剛開始工作時,這位青年有時會突然「發脾氣」,把大家都嚇一跳,但是教會的牧師與一些教友都知道這是有原因的,他們會詢問他昨天怎麼了,試著去了解為什麼,這就是非常專業的因應態度。

 

等到與青年更熟悉後,牧師和教友知道該怎樣進入他的思維和記憶世界,甚至是他昨日、前日的世界,因此能猜得出來,可能是哪些記憶和經驗影響了他的情緒和行為,進而引導他發洩情緒、表達感受,這樣就能減少傷害自己和他人的機會。

 

發揮個人特質

病友也能快樂工作

 

同時,教會將這位青年執著、堅持的個性視為潛力,安排他負責清理、歸位的工作。他還有一個優點,能夠輕易記住別人記不得的位置和數字,所以每天來教會上班時,無論活動現場有多凌亂,他都能整理得有條不紊─他不能忍受混亂。

 

他任勞任怨地完成每一樣工作,好像他清掃、擦桌子、收垃圾時,眼前所看到的不是骯髒與臭味。他想透過他的雙手用心且無條件地付出,只為了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

 

不厭其煩教導

包容病友安心生活

 

他有時想到什麼,會不分場合就一直重複問別人同一個問題,例如「可不可以打人?」、「坐捷運怎麼來?」。而且他問得很快,甚至別人還沒回答,他又繼續問。

 

這種情況看似和失智者問了問題又馬上忘記一樣,其實並不相同。我們這位青年這樣一直問問題,也許是希望得到互動,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在教會,也不是所有人都耐得住性子,可是多半的人因為理解,至少不會惡言相向。如果讓他去一般工作場所,情況可能就不同了,因為外面職場,大家都在忙,不一定有耐性,但教會的人大多是來追求成長的。

 

教會舉行餐會時,他會拿著飯碗四處遊走、夾菜,未能遵守公筷原則,好像完全無視別人的存在。但他並無以此激怒別人的意思,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這和一般所謂的不尊重人或自私不同。

 

在教會,因為信仰的教導,大家都會被提醒,沒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完全的。所以,大家知道亂夾菜不妥,可是都會一遍一遍的和他說。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經十二年,這位青年不只得到牧師與教友的包容,更有一個相對安全的工作環境與固定的生活節奏。教會裡的人雖不是特殊教育的教授,也不是有證照的專科醫師和心理師,但是也能讓他在這裡安心生活。

 

教會沒有外面機構常說的個別化照顧計畫提供評鑑,但對這位青年的照顧,實際上已經近乎甚至超越那些專業照顧的成果。

 

用愛幫助學習

病友實現自我價值

 

教育學有個觀念,說教育怎麼教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確保學習發生」。這位青年在教會裡不會被忽略或被冷漠以對,不會發生教友之間噓寒問暖,碰到他卻退避三舍、假裝沒看見的情況。

 

不僅如此,大家還會幫助他學習與人相處,學習用更平和的方式表達意思,以致變成一種預防性學習,就是在原來可能激烈摔東西或傷害自己之前,就盡可能降低走向那一步的機會。所以,他的學習的確一直在發生。

 

平日生活中,當他情緒穩定的時後,牧師和教友也會在多種生活層面上鼓勵、支持他,找他一起吃飯,一起唱歌,一起到社區服務,並且感謝他,讓他感覺有價值。

 

這就是一層層的身心靈保護,使得他能對環境和人有更多安全感,以及一種全無懷疑的自我價值,做事自然有更多自信,做人有更多自尊。

 

2018年四月復活節,他受洗了。這天他獨唱他來教會學習的第一首歌「耶和華是愛」。對自閉症者來說,面對台下百雙眼睛公開唱歌不簡單!畢竟這和只面對鋼琴,不用接觸人的情況不同。

 

教會的復活節,原意是因為耶穌替代罪人死,但透過他無條件的付出,要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所以,所有相信上帝拯救的人可以因而進入新生命─一種知道自己不完全,但可以倚靠上帝的救恩,學習用愛彼此相待的生活方式。

 

這位青年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為他的周圍有很多愛。但教會沒有溺愛他,而是給他學習機會,在有愛的氛圍中,幫助他分辨是非,幫助他學習能力。

 

改變從你我開始

共創「長照奇蹟」

 

不管讀者是不是基督徒,大概不難想像,要是不在以上的生活圈,過度遷就他,或者過度強制對付他,或全然不理會,這位青年如今的生活品質與生活處境還會是上述的樣子嗎?

 

這個社會因為自然環境變化、晚婚等許多因素,有許多生來類似上述性格的人,因為不同的照顧方式而有不同的結果。這位教會青年的例子是個奇蹟嗎?

 

如果他穩定生活一兩天,大家可以說那只有一兩天;如果持續一兩周,大家可以說只不過一兩周。但他已經穩定生活十二年,一直在進步,他周圍的教友也因此理解、接納更多相似的人,知道怎麼與他們相處,這就不是偶然了。

 

這個故事至少讓我們看到,這位青年外表看似沒辦法照顧,事實上可以充滿盼望。但要不要試著照顧他,並幫助他學習,就看大家的選擇。透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得到什麼啟示?我認為至少有以下五點:

 

1.要相信事情有改變的可能。

 

2.改變可以從你我介入開始。

 

(以上兩點也是北歐長期照顧的原則,有挪威文獻可循)

 

3.要從正面看待每個人的特點,也許那就是他的潛能與長處。

 

4.理解各種行為和現象都有原因,而非無厘頭。

 

5.愛是創造力的來源,愛可以讓許多可能性發生(這也是芬蘭長期照顧的根基)。只有無條件的包容和愛,並且「讓學習發生」,以上四點才有可能實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東部資源不足是劣勢?北歐偏鄉這樣做長照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久前我遇見一位在東部的體育老師,與他交流老人健康促進的未來。他的開場白很自然的從「我們資源缺乏…」開始,我說「真是這樣嗎?」他不知道怎樣接下去。

文/周傳久

 

在以往許多研討會和媒體報導都是這樣開場,但為什麼長照基層也總是有些否定自己的工作者?動不動就「哎呀!我們缺資源...」。

 

以台東為例,缺乏心臟和癌症專科醫師是事實,的確要想辦法改善資源可近性,例如交通、設備、人員甚至管理流程等。但從發展長照觀點來看,一直去喃喃自語的唸這個事實的同時,還有多少可貴的資源,我們卻沒花時間去注意?

 

東部自然環境佳

做長照未必劣勢

 

在台東,一開門就是大片青山,還擁有多條都市沒有的清澈小溪,以及生物活力十足的水塘,這樣的環境就可以發展很多早期失智社區復健活動。

 

更不用說這裡還有軟土田埂,讓人摔了不像水泥地和豪華的花崗地磚一樣容易骨折,還有各種顏色與味道的花草農作,以及多樣讓人感覺和諧、有安全感的自然界聲音,不是嗎?

 

東海岸有少數已經完工、頗為華麗的日間照顧中心,但為什麼有些長輩被送去喘息居住,一去就哭,或拒絕使用裡面的設備?為什麼有許多輪椅堆置,成為佔空間的障礙物?但為什麼有些機構的設備不怎麼樣,去的長輩卻很高興,可以為生活加分?

 

確立發展價值觀

看見更多可用資源

 

我們的發展價值觀確實很重要。所謂發展價值觀是說,我們是不是一味配合政績,卻不覺得自己應該或能夠和決策者對話來尋求最適合發展?我們是不是藉由不斷增加硬體設施來獲利為發展動機?

 

我們有沒有真的仔細去了解,到底所在地當下有多少需求,有哪些務實的替代方式可以逐步拉近需求與資源之間的差距?或者,我們是否還欠缺一顆開放的心,和不同領域的朋友交流?如果願意交流,就會使我們從看不見資源變成看見更多資源。

 

其次,我們有沒有理解學理,並能運用資源?如果我們理解五官刺激和認知衰退後感知環境的代償原理,對以上都會區之外還保有的在地元素,以及長照品質升級的意義與貢獻,則面對挑戰的態度就大不相同。

 

除了基礎元素,再看服務設計與系統整合。以服務設計而言,一棟完全符合醫療規範的大型日間照顧中心有無必要?如果化整為零變成家庭托顧呢?屏東已有許多成功例子。

 

挪威打造迷你家屋

丹麥善用機構設施

 

家庭托顧在鄉村的阻礙和利基,原則上比都市理想。

 

在挪威北部,幾個家庭可能相距數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加上低溫可能零下三十度,所謂偏鄉資源和照顧條件很難比台灣好。後來公部門支持鄰里相互照顧政策,聚集數位老人打造迷你家屋,想盡辦法透過各種方式來改善。

 

在丹麥有些急性後期照顧中心,不但有物理治療師陪同老人,還把樓層安全梯設計成美麗的例行復健運動空間,因為老人回家生活後,他們也需要練習繼續使用樓梯。比起專門再弄個空間,花很多錢蓋硬體,最後功能重疊,這麼做可以省很多錢而且實際。

 

安養機構連結學校

芬蘭小島共用資源

 

在芬蘭的歐蘭自治區有六千個小島,要養活機構當然不易,要逐島提供居家照顧服務也不容易。當地不只老人照顧是個挑戰,連小孩就學等資源,也面臨和首都大不相同的處境。

 

不過,當地有些設有三十床的安養機構,打造得像社區住宅,與鄰近小學共用廚房,讓小學生帶隊來機構餐廳吃飯。小學生吃完,換員工用餐,然後再讓老人住民來吃。

 

餐飲設施小而美,滿足多種人飲食需求,品質無城鄉差距。小朋友自然的進出機構,讓安養機構生氣勃勃,小孩自小看到長者機會更多,也是很自然的社會教育,真是多贏。

 

偏鄉未必沒優勢

長照發展重新思考

 

其實任何一個地方發展長照之前,或許都應該先問問自己的價值觀,這至少包含客戶和政策執行者雙方觀點,精確的察看現況與未來需求,然後再從硬體設置、服務設計、系統輸送三個層次看現況怎麼改善。

 

通常大家在台灣的慣性思維是先問錢,先有錢再說。錢當然重要,可是跳過價值釐清和服務設計的過程,直接找硬體拼湊出符合政策的結果,是很容易丟三落四的。

 

我們東海岸的優勢很多,長照,是不是永遠要視為「偏鄉」,繼續在資源不足的論述中打轉,很有討論空間。這不是一個外交辭令的結尾,而是真的要營造討論空間,討論出長照的新的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特教老師也能教老人運動?國外長照創新的祕密在這!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我獨自到芬蘭採訪老人運動,像是翻觔斗、倒吊吊環,引起很大轟動,不論運動科系和醫療界都眼睛為之一亮,消息陸續轉傳,還被多所大學當作教材。

文/周傳久

 

不過,很少人注意到的是,芬蘭那位因為看到老人潛力、了解運動有助延緩失能而大力推動這些讓台灣人嚇壞的老人運動的專家,並不是醫師也不是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等醫界人士,而是兒童特教的體操老師艾基特佛。

 

芬蘭善用特教經驗

推廣銀髮運動延緩失能

 

艾基特佛已經引導重度身心障礙小孩的體能活動很多年,他知道怎樣預備安全的環境,他了解肢體力學機轉,他能用肢體語言並搭配表情和嚴重智能障礙的小孩溝通,讓他們樂意運動、樂在運動,等於為受限制的孩子們創造新世界。

 

近幾年老人增加,艾基特佛將發展身心障礙運動的寶貴經驗轉化,用來幫助老人。他懂得觀察,能防範傷害,能激勵老人,懂得暖身與運動後緩解的方法,非常多老人因此得到幫助。

 

在台灣,如果要讓老人像芬蘭那樣強壯,大概沒有太多人會想到一位兒童特教老師有這個能耐,或者還會搬出許多法規和領域界線來框死他。

 

事實上,後來國內多所國立大學體育科系集資去芬蘭考察,還把他請來台灣。但十年後,我們的延緩失能還是歸在醫療體系,要發展跨域整合計畫時,考慮的仍是物理治療和職能治療。

 

因為我們不相信別人可以,也不曾想到特教知識與經驗能轉化,就能大大嘉惠老人與其他成年失能者。國內特教、幼教老師因為憂心少子化而想轉業時,是否看到自己更多可能,也有待觀察。

 

不只需要醫療專家

丹麥老師也能協助復健

 

丹麥也有類似情況。當地有一間急性後期復健中心,裡面除了醫療專業人員,還有許多在職或退休老師來中心兼職或全職,他們都有帶領手工藝、藝術、導讀故事、唱遊等課程的多年經驗,在個案需要時會協助從事相關活動。

 

也就是說,當急性後期照顧需要激勵動機,從事有趣、有成就感的個別化活動時,復健中心不會只想到使用物理治療、職能治療,或認為只有他們可以包案、標案,而是看到機械復健之外,生活性活動也很重要。

 

因此,急性後期復健中心的人員分工,除了設立醫療、照顧小組之外,另外還設有活動組,因此才請來這麼多無醫療學位的中、小學老師們。

 

以色列擅長經驗轉化

高跟鞋研究也能造福老人

 

相似的情形也發生在以色列。台拉維夫大學教授麥基的博士論文原本是寫女人高跟鞋的壓力問題,後來他將這方面的知識轉化,用於改善老人褥瘡。

 

接著,他又把自己對皮膚組織、肌肉、神經骨骼的理解,應用在以色列野戰步兵的背包設計上,創造了適合男女步兵使用的特殊大背包,可以避免背包太重壓壞神經,造成永久傷害,進而影響持槍射擊動作。

 

再接著,他將以上知識整合,創造了用細胞培養合成、不必殺生的人造肉,用來幫助缺乏糧食,以及想要降低飼養牲口進而減碳的國家。

 

以色列還有一間「沙拉之手輔具借用維修中心」,以節約人力的方式進行輔具的清潔消毒,一年就能節省一百四十億新台幣。怎麼做到的?

 

原來他們應用汽車洗車道的概念,打造了類似的輪椅清潔殺菌通道,可以調溫、換各種清潔劑、調整水柱噴灑方式,再輔以電腦遙控,不但能避免維修人員接觸剛送回來的輪椅,還能節省初步清潔消毒的人力。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以色列有一家幫助青少年發展科學實驗的業者,將樂高玩具的零件電動化,又把同步馬達和晶片組合,變出遊戲化的老人復健器材。

 

創新能力從小培養

克服挑戰催生長照解方

 

觀察芬蘭、丹麥和以色列創新,我們國內常常把話題導向人家花了多少億,或者有何補助。的確許多複雜發明是要這樣支持,比如藥廠想發展失智藥物,但投資十年就收山,因為找不到標靶。

 

但並非多每一個重要的創新都是巨額疊出的,以上例子都有基於關懷人的理念,有自信,對資源有覺察力,願意嘗試。其實,在這些國家的基礎教育就是如此,簡直就是他們的生活風格。

 

芬蘭中小學鼓勵發問但不許吵著舉手,加上老師教學用心,所以教室常是一群學生舉手靜默,等待被老師點的場景。

 

丹麥從幼稚園就很重視彼此給對方安全感,創造最佳溝通氛圍來對話。

 

以色列教室則常鬧哄哄,因為學生會一直質疑老師的內容是否為真,踴躍的情況就像他們擠公車一樣努力。

 

這三個國家的國民在幼年時不被限制,特別重視藝術和體能課程,而不以其他所謂主科替代,他們幼年的在校時間都遠比台灣少。長大後,不論學歷高低,很多人投入長照發展,都有許多亮點。

 

以色列諾貝爾得主謝爾曼告訴我,只要孩子的努力值得鼓勵,絕不吝於表達。

 

丹麥鼓勵學生用系統布局圖來檢驗思維是否周嚴,藉此創造有品質的服務設計,學習多贏。

 

芬蘭老師則刻意不斷轉換環境,提供學生多樣刺激,產生包容和見識。

 

所以他們進入人口高齡化挑戰後,看到挑戰不會輕易說沒辦法,會靜下心想怎麼合作、處理,因此當他們不斷產出有亮點、便宜、務實的照顧產品、服務設計和輸送體系時,並不令人驚訝,也經常成為台灣各界耗資考察的對象。

 

借鏡國外創新經驗

轉化知識增加資源

 

目前台灣長照創新方案很多,以長照為名的研究計畫也很多。但當急性醫療在長照有一定極限甚至框架時,其實還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可能可以將知識轉化為長照重要資源,不論是幫助延緩失能還是增加生活品質。

 

不過,這也要看我們能不能包容,並且提供更多不同領域的人更多可能性。

 

本於以上三國教育共同重視的基礎素養:溝通能力、人味思維、包容接納、思考奔放、彼此顧念,大家也能從終身學習看到自己未來可能創造的貢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