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出爐 美、日學者癌症免疫療法新突破

撰文 :幸福熟齡綜合報導 日期:2018年10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諾貝爾獎臉書
  • A
  • A
  • A

2018諾貝爾醫學獎在台灣時間昨天下午揭曉,由美國免疫學家詹姆士˙艾利森(James P. Allison)與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共同得獎。兩人發現可藉由抑制免疫系統負調控以抑制癌症,可望活化人體自身免疫系統來攻擊腫瘤細胞,為癌症療法帶來重大突破。

瑞典卡羅琳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的諾貝爾大會(The Nobel Assembly )昨日宣布,美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詹姆士·艾利森,和日本京都大學的本庶佑,因為為癌症免疫療法帶來重大突破,因此獲得諾貝爾生醫獎。

 

 

諾貝爾獎頒獎單位進一步指出,癌症每年殺死數以百萬計的人,是人類最大的健康挑戰之一,兩人的研究能夠刺激我們體內原有的免疫系統,並活化來攻擊腫瘤細胞,宛如鬆開免疫系統的「煞車」,建立新的癌症治療原則,為人類對抗癌症的過程立下新的里程碑。

 

詹姆士·艾利森現年70歲,畢業於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本庶佑現年76歲,畢業於京都大學,是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日本學士院會員。

 

 

事實上,兩位也曾因為相同的技術,在2014年獲得首屆唐獎生技醫藥獎,根據天下雜誌出版《勇不放棄,唐獎得主的故事》提到,當時接受記者訪問時,兩人曾表示,過去許多年來因為效果不彰,癌症專家大多不會將免疫療法視為癌症治療的首選。

 

但是透過「PD-1」和「CTLA-4」兩個蛋白質,則是完全不同的策略,他們比喻,這個過程就像是阻斷了免疫系統一直以來的煞車器,讓免疫系統可以活化用以對抗癌症,經過這個研究,未來免疫療法可望成為最有希望的癌症療法,有三成至五成的患者有機會被治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罹患兩次乳癌、全身轉移...她靠日本免疫療法戰勝癌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2020/09/21編按:立委高金素梅周一(9/21)在臉書發文,說自己在去年發現肺部有些問題,一年半來用自體免疫細胞療法,但最後醫療小組決定開刀摘除肺部腫瘤。何謂免疫療法?這篇文章提供讀者基本概念。

現年44歲的陳小姐十年前在日本工作時,無意間摸到乳房腫塊,檢查發現右乳罹患早期乳癌,對當時才34歲的她打擊很大!不禁自問「我又沒做壞事,為什麼遭這種報應?」

 

2008年年底得知罹癌後,陳小姐因為害怕化療、手術等傳統治療方式,決定放下日本的工作,2009年回到廈門家鄉尋求中醫治療。

 

那幾年她服用中藥並搭配食療、改善生活習慣,同時在中醫診所做志工,生活輕鬆沒有壓力,體力和氣色恢復良好,「我外表看不出來是癌症患者。」不過,陳小姐體內的腫瘤一直沒有消失。

 

「那時候對癌症不了解,想說可以與癌共存,帶著腫瘤也無所謂。」陳小姐回憶,當時因為身體狀況不錯,決定回日本工作,沒想到生活壓力增加之後,2015年1月發現癌症轉移到全身骨頭、肺部和淋巴,嚴重到不但無法走路,身材也暴瘦一圈!

 

當時日本醫師告知已經是乳癌末期,還催促她趕快回國,「不然妳可能會死在日本!」不過,在朋友介紹之下,同年2月陳小姐轉往東京的聖之丘病院,醫師鼓勵她不要太早放棄,並讓陳小姐接受8個療程的化療後,進行右乳切除和淋巴廓清手術。

 

接下來,由於陳小姐的病情非常嚴重,醫師給予階段性治療,2015年年底先利用HITV療法和內分泌治療做基礎治療、延長壽命。

 

▲研發HITV療法的蓮見醫師。

 

三個月後,陳小姐確診左乳也有乳癌,「我等於得了兩次乳癌!」同時肝臟、淋巴結都有新的轉移。

 

2016年3月,陳小姐進行左乳切除手術,同年年底病情持續惡化,便開始進行樹突細胞和IMRT適形放射治療的並用治療,病情終於逐漸好轉,現在體內只有2個地方有殘留,微小的骨轉移也正在減少。

 

陳小姐在日本免疫療法的輔助下,得到不錯的抗癌效果,相當鼓舞人心,而免疫療法作為癌症輔助性療法的發展也日趨成熟,是標靶藥物之外,近年廣受癌友關心的熱門療法。

 

在民間多方爭取下,衛福部現已準備通過《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以下稱特管辦法),有限度開放醫療機構申請為癌症四期患者使用自體免疫細胞治療。

 

日本免疫療法權威蓮見賢一郎醫師日前受臺北醫學大學醫療暨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與國內GICC集團下的博惠生技邀請來台,分享癌症免疫療法中的專利「HITV(Human Initiated Therapeutic Vaccine)療法」。

 

▲蓮見醫師日前獲邀來台,分享日本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

 

HITV療法是以自身癌細胞上的抗原,訓練免疫細胞中的樹突細胞(Dendritic Cells,DC)成為特種部隊,再將辨識癌細胞的技巧傳遞給有擊殺作用的T細胞(cytotoxic T cell ,CTL)。

 

這些殺手免疫細胞就可以快速、準確的辨認體內癌細胞,鎖定之後撲殺。另外,HITV療法中也有結合放療與化療的部分。

 

免疫療法是透過調控病人自體免疫力所產生的治療,因此排斥作用較少、副作用也較低。

 

▲癌友陳小姐(右一)在研討會中分享抗癌經驗。

 

挺過漫長的抗癌歷程,陳小姐說自己個性樂觀,她說得知罹癌那天是人生最低谷的一天,但「接下來每一天都會比那天更好!我是這樣想的。」

 

抗癌休養期間,「我覺得活著變得非常簡單,因為我什麼都不用想,我就只要抗癌就好了。」積極治療之外,陳小姐的樂觀正向或許也是她能夠勇敢抗癌、不輕易放棄的一大秘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免疫療法 癌症轉移添剋星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5年12月22日 圖檔來源:shutterstock
  • A
  • A
  • A

目前最夯的免疫療法,主要是藉由活化T細胞,對抗癌細胞,部分新藥的5年存活率,從不到10%倍增至20%。
醫師建議,選擇有臨床試驗證明的免疫療法,否則容易白花錢。

癌症治療再傳突破!幸運兒是九十一歲的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他是第四期黑色素細胞癌的患者,原本癌細胞已經擴散至肝臟、腦部,但經過免疫療法與放射治療後,本月初宣布,腦中腫瘤已經消失,引起全球關注。

傳統癌症用最多的是化療,治療方式有點像焦土戰略,不管是好細胞還是癌細胞,全部殲滅。目前比較流行的標靶治療,是針對特定基因突變的癌細胞發動攻擊;而更新的免疫療法,則是活化體內的免疫力,讓它重新站起來對付癌細胞。

 

癌症治療

美國前總統卡特日前宣布,經過免疫療法的治療,腦中已經偵測不到腫瘤。(圖/Getty)

 

增免疫力 擊退癌症


對於目前最夯的免疫療法,嘉義長庚醫院院長蔡熒煌解釋,腫瘤會大量分泌嵌住免疫檢查哨的物質,壓制應該活化的T細胞(為淋巴細胞的一種,可啟動免疫反應),這些抑制T細胞活化的物質有很多種,目前較明確的是CTLA-4和PD-1 ,免疫療法是要除去這些癌細胞的牽制,讓T細胞有能力殺死癌細胞。


近來研發的藥物稱為「免疫檢查哨抑制劑」,利用單株抗體來抑制CTLA-4和PD-1物質等;由於有機會擊退擴散到全身的癌細胞,成為癌末患者新希望,各大藥廠也都積極研發。

已經有明確成效的是, CTLA-4的抑制劑益伏(Ipilimumab,台灣已核准上市),主要用在轉移的黑色素細胞癌患者。以往只有不到一○%的患者可以存活五年以上,這款新藥可以將存活率提高到二○%。

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文震有感而發,他曾收治一名父親,在孩子小學四年級時,發現黑色素細胞癌轉移,當時希望能看到孩子小學畢業,所幸有新藥治療,如今不僅如願,還有長期存活的可能。

卡特用的是去年獲得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准上市的新藥「吉舒達」(Keytruda,學名為Pembrolizumab,近日在台上市),張文震說,這種新藥很聰明,能夠阻斷T細胞PD-1和腫瘤細胞PD-L1互動,殺死逃過免疫細胞偵測的腫瘤細胞。

根據「吉舒達」的最新研究顯示,這種新藥對象有二,一為無法切除或已經轉移的黑色素細胞癌患者,有三六%病患有效,其中一○%腫瘤消失,四九%存活超過兩年。副作用方面,張文震說,一四%患者有嚴重副作用,包括肺炎、甲狀腺功能低下等,其中四%因副作用而停藥。

其次,是用於已轉移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蔡熒煌解釋,臨床研究顯示,二○%的此類患者疾病可以部分緩解,但九.五%患者有嚴重副作用,包括易喘、肺炎、肋膜積水、肺栓塞等。

兩者都有的副作用包括疲倦、咳嗽、噁心、癢、胃口差、拉肚子等;費用方面,則是根據體重不同和各國定價而有所差異,美國一年療程大約十五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五百萬元)。

不論是已上市自費使用,或是參與藥廠的臨床試驗的病患,醫師都說效果與歐美臨床的結果差不多。

 

癌症治療

 

腫瘤消失 仍須追蹤


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化學治療科主任許駿說,與「吉舒達」同類的藥物還有Nivolumab(美國必治妥施貴寶藥廠有生產,商品名為Opdivo),就已知的臨床試驗結果,兩者的療效與安全性相似,都得到美國上市許可,用在治療黑色素細胞癌與非小細胞肺癌。

許駿解釋,因不同藥廠開發策略差異,「吉舒達」曾經在超過二十種的癌症進行臨床試驗,對象為晚期癌症且標準治療無效的病人,結果約有二○%病患腫瘤顯著縮小,但對部分癌症如大腸癌、胰臟癌等則無明顯療效。Nivolumab讓二○%晚期肝癌病患腫瘤明顯縮小。

「對於沒有其他治療選擇的癌症病患來說,這類藥物提供了一線希望。」許駿說,但腫瘤消失是否等於治癒,還有待追蹤觀察。

免疫療法雖是癌末患者新救星,但很多藥都還沒通過臨床試驗的考驗,如今坊間出現很多宣稱療效的免疫療法,如細胞療法、疫苗療法等,價錢都相當高,醫師呼籲民眾不要輕易嘗試。

熱門文章

一個研究堅持30年 幫癌症病人找到存活契機

撰文 :賴筱凡、周品均 日期:2014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唐獎基金會提供
  • A
  • A
  • A

他花了三十年的時間,只為了找出一個答案,用無數的實驗結果,說服不相信的人們;他找到免疫T細胞抑制分子,重燃全球醫界對癌症免疫療法的信心。他是首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美國科學家艾利森。而今年(2018),諾貝爾生醫獎於10月1日揭曉得主,由艾利森與日本的本庶佑博士共同獲得殊榮。

「我做研究的最大動力,就是能將研究結果拿來幫助人,我希望自己能夠改變世界。」身為癌症免疫療法大突破的重要推手之一,艾利森在辛苦研究三十年後,如今真的實現他的願望。

有東方諾貝爾獎之稱的「唐獎」,首屆生技醫藥獎就頒給艾利森與另一位日本科學家本庶佑。這兩人分別發現免疫系統裡兩個負責踩煞車的「抑制分子」,只要拿掉這兩個分子作用,就能啟動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

知道自己拿下唐獎消息時,艾利森與未婚妻正在巴哈馬度假。得獎消息來得意外,雖然這不是艾利森第一次獲獎,但之前多是區域型獎項,他沒想到居然受到來自亞洲國際級獎項的認可。他認為,獲獎最大意義不僅是認可他這項研究,更重要的是認可他近三十年的堅持。

出生於德州小鎮的艾利森,父親是鎮上的醫生,母親則是家庭主婦,但真正影響艾利森投入醫學研究,其實是他因癌症病逝的母親,那一年,艾利森只有十一歲。


專注基礎研究  終於發現免疫細胞控制分子


「我不是每天都在想要如何治療癌症,比起這個,我花更多時間專注在基礎科學研究。」艾利森坦言,母親癌症驟逝深深影響他,「想知道人體是怎麼運作,想知道怎樣能夠根本性地治療癌症,所以,我選擇當一個科學家。」

他就學幾乎都在德州,念的是德州大學,博士學位也是在德州取得。而艾利森埋首於免疫學研究,則是他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當免疫學教授之後的事了。

「癌細胞在人體內的適應力很強,不只可以擴散至各個器官,吸收人體的養分、壯大自己,其實,免疫細胞的適應力也很強。」艾利森說。免疫系統是人體防禦外來病菌的重要機制,「可是,到底免疫細胞如何攻擊病毒?什麼東西控制了免疫細胞?那時候的我們,對於這麼一個美麗又複雜的系統,卻認識得很少。」他說。

所以,在多數科學家投入癌細胞研究時,艾利森堅守在他的免疫學崗位上,只為找到更多答案。一九八七年,艾利森第一次發現了免疫系統T細胞的控制分子,那是一種具有「煞車」功能的分子,抑制免疫細胞不至於過度增生,他將它取名為CTLA-4。


研究路上孤獨  不斷被拒絕 只有一家小藥廠相信他


多數科學家的研究路途上,都是寂寞與孤獨相伴,艾利森也不例外。他發現了CTLA-4後,老實說,沒有造成大轟動,那是個科學家陸續解開免疫系統祕密的年代,免疫系統有關於T細胞的控制分子,一個接著一個被發現,艾利森的研究是其中一個。

「艾利森的概念在於,他認為,如果能把CTLA-4這個『煞車』拿掉,強化免疫細胞去攻擊癌細胞,然後,也真的有了效果。」國際免疫權威、中研院特聘研究員張子文不諱言,近二十年來,許多科學家投入免疫學的研究,切入的角度或有不同,但都有助於解開免疫系統的祕密。

其中,也有部分科學家與艾利森持相反論點,他們不是把「煞車」拿掉,而是將油門踩足,但出發動機都相同,就是希望強化人體的免疫細胞,進而殲滅癌細胞。只是,結果並不如預期。

老天關了一扇門,必會開啟另一扇窗,而這扇窗就在艾利森的研究上。他開始將理論在白老鼠身上實驗,「數據很驚人,如果這個實驗要繼續向前進行,就要有藥廠、更多資源投入,而我只能不斷說服他們相信。」艾利森花了很大的力氣,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他不斷做實驗,拿數據去讓藥廠相信這個理論真的可行,他找了十二家藥廠,最後只有一家紐澤西州小藥廠Medarex願意給他機會。


還要繼續奮鬥  不只是延長病患幾個月壽命 還要幫他們戰勝癌症


一九九五年,艾利森與Medarex合作的動物實驗開始,六年後,人體實驗接著展開。其中,一個參與實驗的女病人,被診斷出有黑色素瘤。黑色素瘤是致死率很高的皮膚癌,發現罹癌到死亡,通常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可是,她的腫瘤面積不斷縮小,最後消失了。」艾利森的話,聽起來很不可思議,被醫生判定可能活不過一年的病人,體內的癌細胞居然消失了。這加深了他的信念,艾利森堅信,只要能控制好T細胞,拿掉「煞車」、活化免疫細胞,就能讓它們去殺死癌細胞。

艾利森始終堅持走在免疫研究的路途上,與他合作的Medarex,後來以二十四億美元,賣給了大藥廠必治妥,加速了第一款癌症免疫新藥的上市。如今,他的堅持,更重新點燃了醫界對於癌症免疫療法的信心。

問他過程中是否曾感到挫折?艾利森的回答很有趣,「與大多數的科學家一樣,你會有很多想法,但最後都會被證實是錯的。」可能假設是錯的、可能在實驗的過程中某一個變數是錯的。

「可是,你必須繼續前進,不斷努力,盡量做到最聰明。」艾利森笑著說。

他從加州做免疫研究,再搬到美國東岸來,與Medarex合作;兩年前,艾利森決定回到他的家鄉──德州,成了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學系的主任,他與更多年輕的科學家一起工作。

這些年輕科學家有的胸懷大志,和他一樣夢想過要改變世界,有的則享受於找到新事物的研究樂趣。「這很不容易,如果你發現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你必須更認真工作,你必須做對決定;然後,讓你的研究幫助人們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艾利森說。

近三十年的研究成果,這兩年才獲得世人的重視,但艾利森的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每天依舊花十到十二個小時做研究,一周工作六天,做的還是他最喜歡的基礎醫學研究;因為在艾利森心中還有未完的任務,他要讓免疫療法的效用發揮到更大,他希望做的,不只是延長病患幾個月的壽命,而是要幫助他們戰勝癌症,繼續活下去。

 

艾利森

 

艾利森
艾利森(James P. Allison)
出生:1948年
現職:美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學系主任
經歷: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分子和細胞生物學教授、
紐約史隆凱特琳癌症中心免疫學家
學歷: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生物學博士
家庭:育有一子
得獎事蹟:唐獎生技醫藥獎(2014年)、生命科學突破獎(2014年)等

熱門文章

每次失敗 都告訴我一個新的事實

撰文 :孫蓉萍、賴筱凡、蔡曜蓮 日期:2014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唐獎基金會提供
  • A
  • A
  • A

獲得唐獎生技醫藥獎的京都大學講座教授本庶佑,二十餘年前就發現了有免疫治癌療效的PD-1分子。他鼓勵大家遇到挫折別放棄,因為每次失敗都代表一個新的事實。

就像村上春樹得諾貝爾獎的呼聲很高一樣,京都大學講座教授本庶佑,也是非常接近諾貝爾醫學獎的日本學者。一九九二年,他的研究團隊發現PD-1免疫抑制分子,不僅讓癌症治療有新突破,同時也讓他拿下唐獎第一屆的生技醫藥獎。

六月十九日,唐獎教育基金會公布生技醫藥獎得主,本庶佑從瑞典飛抵倫敦出席會議時,接到來自台灣唐獎基金會告知獲獎的電話。他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笑著說:「我試圖回想發生什麼事。我知道唐獎,因為我在台灣有很多朋友,不過我沒想到自己會是候選人。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驚喜,也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郵件等祝福。」

儘管在國內外獲得許多獎的肯定,去年也獲頒日本政府的文化勳章,他最在意的還是高中時的初衷:「我想幫助很多人」。經過五十五年不斷地努力,如今他的願望成真,而且受惠人數可能一舉暴增。因為近期內在日本就可望推出應用PD-1免疫抑制分子這種療法的藥品。

黑色素瘤轉移快速,無論動手術或使用抗癌藥,都很難治療。但是這半年來,這種棘手癌症治療出現一線曙光。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小野藥品工業公司率先申請製造銷售PD-1抗體,透過解除抑制免疫方式,讓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抑制癌細胞增生來治療,對黑色素瘤患者來說,可說是最好的聖誕禮物。

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日本厚生勞動省特別召開專家會議,決定通過小野申請的新治療藥,負責審查管理的官員指出:「目前還不確定何時會正式通過。」但相關人士預估新藥最快七月可正式通過,八月下旬決定藥價並上市,這將是全球首例的PD-1用藥。且本庶佑預測日本一個療程的價格,應會比美國必治妥藥廠的十二萬美元低。

不只黑色素瘤患者引頸企盼,本庶佑認為,這種療法目前有八十種腫瘤正在進行臨床試驗,極有可能得以治療所有癌症,讓全球患者燃起一絲希望。本庶佑相信這種方法能擊敗所有癌症,只是要經過臨床驗證。他樂見有更多公司投資這塊領域,且試驗結果愈來愈好。

被當作治療新希望的PD-1其實發現於偶然。本庶佑解釋:「我們一九九二年發現PD-1,當時並不知道這個分子的真正作用。直到九九年,我們發現它能強制調節免疫反應,接著我們認為,這是在對免疫反應踩煞車。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干擾這個煞車,免疫反應也許就會動作,去攻擊癌細胞。二○○○年我們開始做動物試驗,開啟了研究的新階段。」


忍受挫折的科學家  從試驗到開發新藥,熬了十年,從沒想過放棄


○二年本庶佑的團隊推出試驗結果,不過沒人在乎。他當時申請專利,同時促使德國藥廠將這個療法進行人體試驗,並且和小野藥品合作。「老實說,當初他們並不相信,我花了很多精力才說服他們投資。經過一大堆信件往返和討論,半年後他們終於同意這項計畫,因為小野也在找投資標的。」小野沒技術做人體抗體,於是和美國Medarex公司合作,之後這家公司被必治妥施貴寶公司收購,於是變成必治妥與小野合作。

從不斷地研究到終於有藥廠願意合作開發,時間就過了十年。這十年,本庶佑沒想過放棄,其實與他選擇醫師為志業有莫大關係。

生長在醫師家庭,本庶佑從小就有研究精神,讀小學時,上課會自己讀教科書、寫作業,為的是一回到家就能馬上開始玩。所謂的玩,包括分解和組裝收音機、時鐘等,總之就是好奇心旺盛。

上了中學後,本庶佑開始愛上讀書。到了要選擇大學科系時,本庶佑考慮了很久,「我英文很好,所以想當外交官或律師,但父親是醫生,所以也想當醫生。」

後來因為日本在當時國際社會中的存在感不太高,律師能幫助的人有限,一次只能幫一個;相形之下,醫生如果發現一種新療法,就能幫助幾百萬人。「當時我很愛看偉人傳記,看到日本名醫野口英世救人無數的故事,我也希望像他一樣。」

一九六○年進入京都大學醫學部後,他對分子生物學非常有興趣,持續鑽研這方面的學問。六七年讀博士班時,導師是蛋白激酶C的發現者西塚泰美,讓他不但在求學上受益良多,更重要的是學到研究精神。本庶佑說:「西塚老師要我不要相信已經發表的論文、期刊文章等,要經常保持懷疑,不要以為它們就一定正確。如果我們相信每篇文章說的事,永遠不會有新發現。」

本庶佑非常享受「發現新事物」的過程,一九七一年到美國研究基因,在那裡,他第一次邂逅了免疫這個題目,三年後回國,就一直致力探究這個當時還是謎一樣的領域,希望了解免疫系統究竟如何產生多種抗體,來擊退侵入生物體內的異物。之後他發現生物的「抗體類別轉換」現象,能製作出最適合作戰的抗體,也因此榮獲日本政府頒發的文化勳章,研究工作持續至今。

今年七十二歲的本庶佑還是規律地工作,通常早上九點到實驗室,晚上七點前離開。回家後偶爾在浴室沉思,但多數時候會想些不一樣的事。「假日我喜歡外出,打打高爾夫。我打高爾夫的時候,會忘掉科學,專心把球打好。」他認為人最後就是靠體力決勝負,所以盡量不搭電梯,鍛鍊體力。

 

本庶佑是個樂觀的科學家

本庶佑是個樂觀的科學家,即使研究路途上總是遇到挫折,但他始終正向思考、鼓勵研究團隊。


腳踏實地的科學家  不要求速成,堅持二十年終於有了成果


本庶佑有一子一女,兒子也是醫生,但「兒子面對的是病人,治癒病人讓他覺得很開心。我面對的是白老鼠,或許要二十年後,我的研究才會對社會有所貢獻。我們的人生風格迥然不同,不過我很滿意自己的生活。」

本庶佑樂觀看待每次實驗,「做研究多數時候的結果都令人失望,通常一百次實驗有一次成功,就應該感到滿意,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挫折,但每次失敗都告訴你一個新的事實—你要改變想法,試試新作法,移往另一個方向。」

本庶佑也強調基礎研究的重要性。「最近很多學問都要求速成,這樣的傾向不太好。」例如他自己的發現,一開始也沒考慮到臨床應用,二十年後才有了現在的成果。

雖然離諾貝爾獎很近,但本庶佑笑著說:「這些獎沒辦法計畫,要來就會來,我無法預先知道。」但他明白,持續研究就會有進展,就能夠造福人類。

 

本庶佑曾到美國研究 基因,回國後就一直 致力探究免疫領域。

本庶佑曾到美國研究基因,回國後就一直致力探究免疫領域。(圖片/本庶佑提供)


本庶佑
出生:1942年
現職:京都大學講座教授
經歷:靜岡縣公立大學法人理事長、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議員、日本免疫學會會長、大阪大學醫學部教授等
學歷:京都大學醫學博士
家庭:育有一子一女
得獎事蹟:唐獎生技醫藥獎(2014年)、日本文化勳章(2013年)、日本學士院會員(2005年)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