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腦力、增加人際互動 桌遊設計師推薦三款祖孫同樂的遊戲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9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攝影
  • A
  • A
  • A

退休後的生活,以「老來伴」最重要,但若走一遭聚會就能發現,長者聚在一起,聊天內容三句不離兒孫,五句不離病痛,甚至無論什麼活動,都以女性參加居多,這樣無趣的場合,可以靠什麼扭轉?近幾年國外風行的銀髮桌遊,熱潮也燒進了台灣。

回到家中,爺奶們看電視、兒孫滑手機,讓祖孫間莫名出現隔閡,桌遊設計師王奕翔近幾年觀察海外經驗,發現德國、瑞士等國家,都開始推廣讓銀髮族也能加入的桌上型遊戲,他希望能複製海外經驗,讓台灣長輩無論是老朋友的活動或與子孫團聚時,都能玩在一起。

 

▲風靡在年輕人圈子的桌上型遊戲,近年也燒起銀髮熱潮,退休族聚在一起玩桌遊,成為除了打麻將、象棋以外的選擇。(攝影/邱璟綾)

 

桌遊是什麼?

 

在德國與美國風行一時的桌遊,幾年前引進台灣時就引爆熱潮,王奕翔解釋,廣義的「桌遊」泛指「桌上型遊戲」,例如台灣長輩熱衷的麻將、象棋或大家熟悉的大富翁、疊疊樂,都屬於廣義的桌遊。

 

▲桌遊設計師王奕翔觀察到海外銀髮桌遊趨勢,並希望台灣的退休族也可以從桌遊中找到樂趣。(攝影/邱璟綾)

 

不過近幾年將桌遊聚焦在德國與美國引進的這些遊戲,在德語裡,桌遊又稱作社交遊戲(Gesellschaftsspiel),雖然有少數款式的遊戲可以一個人自得其樂,但大多需要兩個人以上一起同樂。

 

曾有經營桌遊店經驗的王奕翔更觀察到,近幾年桌遊熱潮除了年輕人喜歡,因為在店內有專人解說遊戲過程,更不乏兒子帶爸媽一起玩,或祖孫三代一起入店遊戲,甚至有不少退休教師找了三五好友到桌遊店同樂。

 

▲在桌遊專賣店有達人指導如何玩遊戲,因此進幾年也有不少退休族與好友一起去店裡聚會。(攝影/邱璟綾)

 

熟齡初體驗、愈玩愈大聲

退休後的快樂必須自己找!

 

玩桌遊的過程需要動腦思考、反應力與手指細微動作都很重要,60歲的許美玉說,日前到歐洲國家旅遊,在飯店交誼廳看見桌上放了好多種遊戲,後來才知道這一盒一盒的遊戲稱為桌遊。

 

許美玉笑說,「一開始以為是年輕人的玩意,但現在學會了就好想跟孫子一起玩!」疼孫子的她常常想著可以買什麼玩具,但孫子總是會玩膩,她邊玩起反應型桌遊邊想,如果有一天可以聽到孫子放下平板電腦,跟她說「阿嬤陪我玩」,那就太幸福了!

 

63歲的陳映晴過去就有玩桌遊的經驗,她說,「退休後的快樂必須自己找!」每次朋友聚會總是在聊小孩、聊家庭,幾次下來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但自從學了桌遊,她也會主動找其他人一起玩,其中她特別喜歡反應類型的桌遊遊戲,大家在緊張的情緒中愈玩愈大聲、愈來愈激動,無論戶外天氣是否颳風下雨,整個聚會的氣氛都熱絡起來了。

 

▲陳映晴(左二)最喜歡反應型的桌遊,這款《快手疊杯》讓大家的氣氛瞬間熱絡起來!(攝影/邱璟綾)

 

而63歲的李師明一臉老謀深算,他試玩了各種桌遊遊戲後,特別偏愛策略型桌遊,他坦言,退休後日子過得簡單,真的比較少動腦,「策略型桌遊可以偷偷耍心機、耐玩度高、還可以想想怎麼害人」,語畢讓大家笑成一片。

 

想跟孫子一起玩!

桌遊達人推薦三款經典遊戲

 

無論要到桌遊店同樂,或買回家自己玩,桌遊設計師王奕翔推薦這三款國小到銀髮族都很適合的遊戲,因為規則簡單且耐玩度高,向來是新手入門的好選擇!

 

1.策略型-小島

《小島》是一款來自法國設計的版塊拼放遊戲,依照圖樣的設計,組成連續圖案,透過各種規則與限制,讓玩家能夠思考如何拼放可以獲取最高成績。王奕翔介紹,因為這款桌遊同時結合拼圖與圖像概念和目標規劃,很適合退休教師族群或退休商界人士一起策畫謀略。

 

 

2.反應型-快手疊杯

《快手疊杯》包含搶鈴、色卡與五色塑膠杯,必須有一人擔任裁判,翻開色卡時,把杯子按照色卡上的圖案順序依序排好或疊起,完成者必須快手按下搶鈴得分!王奕翔補充,這款來自德國的遊戲,不只可以訓練銀髮族手眼腦部協調與反應,還很適合孩子作為認色練習,是祖孫同樂的首選!

 

 

3.平衡型-籤籤入扣

《籤籤入扣》是一款平衡型的桌遊,每位玩家輪流自暗袋抽籤,再依照顏色把籤對應在遊戲平台的位置上,放置時需考慮平衡,一旦「垮台」遊戲就結束了。王奕翔說,這款遊戲時間短且不需要太高難度的思考過程,相當適合在只有零碎時間時,全家一起同樂的小品遊戲。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畫水彩、搓芋圓、玩桌遊都OK!減緩失智退化,這些方法超管用!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0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我媽晚上都不睡覺,一直說有人找她所以要出門,全家都快被拖垮了!我們早上都要上班、上學啊!」長輩失智後,往往作息大亂、疑神疑鬼或反覆詢問相同問題,使得家屬心力交瘁。除了藥物,面對失智症還有其他辦法嗎?

失智症是需要長期抗戰的疾病,從確診直到人生謝幕,平均歷時七至八年,但也有不少長輩的病程長達十年以上,若未妥善控制,對患者與家屬來說都是一大負擔。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病房主任、老年精神科醫師李耀東表示,臨床上遇過許多家屬無法應付長輩的行為精神症狀,就連外籍看護也受不了,工作不到一周就舉白旗投降,直呼「阿嬤每天這樣,我真的沒辦法!」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病房主任李耀東。(攝影/林芷揚)

 

事實上,只要採用正確的照顧方式,不但能穩定症狀、延緩退化,還能替長輩創造更多美好時光。

 

失智症的治療主要針對精神行為症狀、認知功能這兩大部分,適當調配藥物就可有效減少妄想,而日夜顛倒、情緒失控等狀況也都能改善。至於認知功能,可以透過合併藥物與非藥物治療來延緩退化。

 

針對病症嚴重的患者,經過醫師評估後也可考慮住院治療。以雙和醫院失智症專責病房為例,該病房整合精神科與神經內科專業,收治病例主要是失智症確診患者,也有少部分是疑似失智、尚待進一步檢查與觀察的個案。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設有特別門診與專責病房,病房區域設有門禁保護患者安全。(攝影/林芷揚)

 

▲失智病房利用大樹與燈光照明營造出明亮、友善、溫馨的環境。(攝影/林芷揚)

 

走進專責病房,可見中庭有一棵茂盛大樹十分搶眼,抬頭仔細一看,逼真的葉片縫隙間還可窺見藍天與陽光,模擬長輩記憶中鄰里相聚的鄉下大榕樹,搭配雲朵造型、沒有銳角的長桌,以及有利失智長輩辨識的亮橘色椅子,打造明亮、友善、舒適的環境。

 

▲圓弧形的桌子保護長輩安全,亮橘色的椅子則利於辨識。(攝影/林芷揚)

 

李耀東指出,一般住院病人大多是整日待在病床休養,但為了增進失智長輩的人際互動,雙和醫院的失智病房要求這裡的長輩在三餐時都要離開病床,來到大樹下與家屬和其他患者一起用餐,感受溫馨又歡樂的氣氛。

 

用餐過後,長輩們可以坐在樹下小憩一會兒,也可以踩踩腳踏車當作運動。日夜顛倒情況較嚴重的長輩,則可善用照光設備增加白天的光線暴露,有效調整作息。

 

▲腳踏車與照光設備。(攝影/林芷揚)

 

由於失智長輩不容易記住病房號碼,這裡的病房門外都貼上不同的水果圖片幫助記憶;廁所門口也貼了大大的馬桶圖案搭配字樣,利於辨識。牆上的日曆則是提醒長輩每天的日期,加強時間概念。

 

 

▲病房與廁所門口都貼了圖片,方便長輩辨識。(攝影/林芷揚)

 

除了友善環境,失智患者也很需要認知活動的輔助。失智症中心特別開設認知促進課程,由職能治療師帶領,內容包含畫水彩、寫春聯、玩桌遊、搓芋圓、做燈籠等,訓練失智長輩的執行能力、組織能力、記憶能力等認知功能,進而延緩退化。

 

▲職能治療師帶領失智長輩進行扇子彩繪活動。(攝影/林芷揚)

 

採訪當日安排的是扇子彩繪活動,失智專責職能治療師生動地向長輩介紹水彩和調色盤,「水彩是不是長得很像牙膏?擠一點點就好喔!還有這個調色盤,長得像一朵花。」

 

▲職能治療師與失智長輩溝通時善用比喻,增進他們的理解能力。(攝影/林芷揚)

 

講解完畢後輪到長輩操作,治療師彎下腰來詢問:「爺爺,先選一個你喜歡的顏色,你喜歡什麼顏色?」老先生看似沒有主見,小聲回答:「都可以。」治療師繼續鼓勵:「都可以啊!那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老先生終於說出:「綠色。」

 

▲失智長輩在引導之下選擇喜歡的顏色來彩繪扇子。(攝影/林芷揚)

 

失智專責治療師善於利用譬喻與長輩溝通,將眼前的事物與生活記憶連結,幫助長輩理解。「來,洗筆的時候把水攪一攪,看起來有沒有像糖水?」「扇子這裡一摺一摺的,是不是像裙子?」「紫色就是像芋頭的顏色喔!可不可以?」

 

 

▲彩繪活動可訓練長輩的手部肌肉與動作協調性。(攝影/林芷揚)

 

長輩們畫得正起勁時,一位老先生看到治療師的白袍差點沾到水彩,趕緊伸手幫她拉起衣角,口中叨念著「妳穿新衣服。」治療師立刻鼓勵:「爺爺,你好眼力耶!每次換新衣服都被你發現。」

 

▲非藥物治療可以延緩失智退化。(攝影/林芷揚)

 

透過失智症專責病房的環境與活動設計,不難發現失智症在藥物治療之外,非藥物治療更是扮演重要角色。不少醫院、日照中心與民間單位皆提供各類課程幫助失智病患維持認知功能、延緩病情惡化,家屬不妨善加利用。

 

值得一提是,不少失智家屬為了增加照顧品質,特別聘請外籍看護照料患者的飲食起居,誤以為這樣就是對長輩的最佳照護。

 

▲失智照顧不只關乎飲食起居,照顧者應善用非藥物治療延緩長輩退化。(攝影/林芷揚)

 

李耀東提醒,日常照顧之外,家屬應指導看護進行有助減緩長輩退化的活動,無論是唱歌、畫畫,或是前往公園曬太陽、接觸人群都是好方法。

 

即便聘請專人照顧,也千萬不能抱持「長輩只要不吵、不鬧、不跌倒就好」的觀念,透過藥物治療與非藥物治療雙管齊下,失智長輩與家屬仍然可以共創美好的記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種花、玩桌遊、學下棋 社交休閒可喚起被遺忘的記憶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陳弘岱 攝影
  • A
  • A
  • A

失智沒藥醫?面對本世紀最嚴重的「疾病」,多數家屬與患者有著深深的無力感:一旦醫師確診為失智症後,伴隨各種認知障礙、妄想、嫉妒,甚至攻擊症狀,卻束手無策,只能每日以淚洗面?
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伊佳奇建議,善用非藥物性治療,也可延緩退化,並減輕照顧者負擔。

休閒兼治療》  爺奶蒔花弄草練認知

 

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一早聚集了許多阿公、阿嬤,「上周你們自己種了帶回家的盆栽,有沒有記得澆水呢?」望著台下稀稀落落的回應,台上老師林儷蓉大笑提醒,「阿姨,要記得照顧好你的寶貝唷!」

 

「好鼻師桌遊」在桌上攤開,阿公、阿嬤拿起茉莉花、九層塔、香茅等「聞香卡」,還得找到教室裡正確的植物,才算闖關得分。接著,就是自己動手做果凍、點心。「媽媽每次來,都很開心,我也能休息喘口氣。」家屬沈女士說。

 

這是台灣師範大學運動休閒與餐旅管理研究所副教授林儷蓉和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合辦,促進失智長輩嗅覺與各項認知功能的香草園藝課。「國外研究顯示,多數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最先退化的是嗅覺,這堂課以嗅覺為主,結合園藝、音樂、勞作、桌遊等各項休閒認知治療。在國外,休閒治療已是趨勢。」林儷蓉說。

 

「一般運動、藝術、音樂等單一認知課程很多,但第一次有結合休閒的綜合課程,我第一時間就搶著替媽媽報名了。」家屬說。

 

一旁,八十多歲的陳阿嬤突然哼唱起《茉莉花》,雖然她偶爾會忘了女兒的名字,卻能在聞到花香後,一句不差唱出少女時代最愛的歌曲。林儷蓉強調,休閒治療最重要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能一起從活動裡得到幫助,因此課程設計都是日常生活就能做的,比如園藝、聞香、做點心等,「重點是一起做!」

 

「休閒認知治療得跟患者生活經驗與日常結合,最好還要兼顧照顧者的需求。」林儷蓉分享,曾替一位患者與家屬設計專屬課程,「患者以前很會打桌球,雖然失智,本能還在。」訪談後,她找出適合雙方的活動,「女兒學著打桌球,現在媽媽進步不少,兩人衝突也少很多。」

 

林儷蓉留學美國期間,主修便是老人休閒治療。回台後,她發現台灣長輩因為年輕時忙於工作,沒建立休閒嗜好,常常一退休就失去重心,只能窩在家裡看電視,又失去社交,失智症就容易上身。「從現在就要開始建立休閒嗜好,很重要!」

 

抑制退化》  想擊退失智快學圍棋

 

相隔二千多公里外的日本,比台灣更早面臨失智症挑戰,也發展出各式各樣可落實於生活中的認知訓練。

 

好比說,台灣赴日發展、曾二度拿下「本因坊」棋王頭銜的王銘琬,早在二十年前就倡導簡化規則的「純棋」。近年,日本因人口老化,認知症(失智症的日本病名)問題嚴重,日本腦科專家飯塚愛醫師便找了一群平均八十九歲的認知症長輩,分成下棋與不下棋兩組對照,發現「下棋」組長輩在各項認知測驗上,都較「不下棋」對照組更好,不但抑制衰退,還能修復認知功能。

 

年初,此項研究結果發表後,讓王銘琬決定到各縣市推廣「十分鐘學會圍棋」,以防治認知症。

 

(圖片/王銘琬提供)
 

「大家都以為圍棋很難學,但這套方法,不但成功讓六歲小孩在十分鐘內學會下棋,還能反過來教阿公、阿嬤。」王銘琬妻子、知名旅日作家劉黎兒興奮說起今年四月,在日本有「圍棋之城」之稱的岩手縣大船渡市,王銘琬以這套方法,在短短數分鐘內教會幼兒園小朋友下圍棋,「這群可愛的小老師,還能『逆向教學』,去教安養院九十歲的阿公、阿嬤。」

 

王銘琬表示,很多認知活動的設計受限於為患者服務,都是「單向」,不見得適合照顧者;唯有下圍棋是雙方都能享受的活動。「想想平常沒有共通話題的祖孫倆,透過下棋互動,對長輩來說,不就是防治失智最好的『社交』?」

 

劉黎兒說:「透過純棋,台灣可以教世界各國的人下圍棋,全球一起防治認知症,是源自台灣的『台灣價值』與貢獻。」王銘琬夫妻也將於八月三十日返台,在本刊主辦的「幸福熟齡論壇」中,分享十分鐘簡易圍棋,教民眾有效預防失智。

 

今年以來,夫妻倆馬不停蹄走訪日本各地推廣,並在趨勢科技的協助下,開發了台幣五十元就能簡易入手的「棋具」,還將推出可線上對弈的圍棋軟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