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日常,死也是日常。」癌症纏身仍不改樂觀 日本影后樹木希林75歲病逝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9月17日 分類:字媒體 圖檔來源:取自YouTube
  • A
  • A
  • A

「如果人死後會成為宇宙的灰塵,至少要變成一顆美麗且發亮著飛舞的塵埃。那就是我最後的慾望。」

資深演員樹木希林15日在家中過世,享壽75歲。她在電影中多半飾演媽媽或奶奶的角色,包括賺走許多人熱淚的《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也是名導是枝裕和愛用的演員,出演了《我的意外爸爸》、《海街日記》、《比海還深》、《小偷家族》等作品。

 

▲ 樹木希林(右2)今年6月跟劇組全員在坎城影展宣傳《小偷家族》。(圖片來源/映画『万引き家族』公式twitter)

 

2003年樹木希林就因為視網膜剝離而導致左眼失明,2004年診斷出乳癌後割除一邊乳房,5年前更是親口說出「自己全身是癌」,但她仍不改樂觀心態持續接戲,甚至自嘲「好像應該快死了…但說了好幾次都沒死,感覺觀眾好像不太滿意,『這老太婆幹嘛一直騙人啊?』」

 

樹木希林與癌症相伴多年,她早已做好離世的準備,身外物也都打理好;儘管身為女演員,鞋子卻只有5雙、會使用的化妝品也就只有護唇膏,一切都以「簡單」為原則。只希望在臨終之時,正式但樸素的完成儀式就可以了。

 

2014年時,樹木希林替寶島社拍攝了廣告,也讓大眾一窺她的生死觀。廣告以「至少要以喜歡的樣子死去」為主題,拍下模仿名畫《奧菲莉亞 Ophelia》的攝影照。

 

▲ 「至少要以喜歡的樣子死去」廣告。(圖片來源/宝島社)

 

她感嘆,人總有一死,如果長壽的技術逐漸進步,「難死」的時代也會到來吧。因此希望自己至少能夠以喜歡的樣子死去,能夠化為一顆美麗的塵埃那就好了呢。

 

外人看樹木希林也許滿身病痛、維持與家暴丈夫的婚姻也讓人不解,但她卻表示很感謝自己罹癌,若非如此,她無法好好的面對死亡,也就沒有機會可以好好的理解丈夫。

 

曾經在專訪中被問及想給年輕人什麼建議,樹木希林給出一個非常自我的答案:「請別問我這麼難的問題啊。我如果是年輕人,老人說什麼我都是不會聽的。」

 

「活是日常,死也是日常。」看透死亡這件事才能好好活著,樹木希林是最能貫徹這樣理念的人之一。演藝圈奇女子如她,所追求的也不過就是有趣而已。

 

「這個世界很奇妙,大家都在想著『老了以後會怎樣』、『死是什麼』,在腦中翻來覆去地根本就是庸人自擾。因為世界比人們想像地更廣闊,只有當你自己跳進世界裡去,才能感受有趣。活在這個世上,別去做那些一點都不有趣的事情!」

 

▲ 電影《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劇照,樹木希林以此片抱回日本奧斯卡影后。(圖片來源/WOWOW映画twitter)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告別若是拖得太長,就會苦成煎熬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8年09月1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因急病逝世,對於死者的家人和醫護人員而言都稱不上安詳,
我們需要時間找出病因,家屬需要時間告別;
然而,告別若是拖得太長,就會苦成煎熬。

文/穆琳醫師Muk Lam

 

最漫長的心肺復甦術

 

我經歷過最漫長的心肺復甦術,是在一個患有末期口腔癌的婆婆身上進行的。

 

那天下午,當我趕到病房,略略掃視她的病歷後,便信心滿滿地告訴護理師:「你們先繼續急救,我馬上打電話找家人談簽DNR的事。」我以為面對一位癌末老者,簽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的決定對於家屬而言,應該是不需要考慮的。

 

結果,家人的回答卻出乎我意料。當情緒激動的女兒趕到病房時,劈頭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她昨天還好好的,怎麼今天突然就心跳停止了呢?」

 

好好的?我狐疑地回想病歷中的描述:長期臥床,因口腔有腫瘤而無法以言語溝通……再怎麼想也與「好好的」有很大距離。

 

我迅速整理好心緒,不再浪費時間疑惑,擺出冷靜的口吻解釋:「你也知道婆婆有末期口腔癌吧?病情到了末期的病人隨時可能會心跳停止,這是一種自然過程。」

 

女兒不滿地說:「可是昨天醫生才說如果她這兩天情況穩定的話,就可以出院的呀!」

 

「所謂出院,並不是指她就沒有病了。醫院會治療可以治療的病,例如尿道炎,治好後就不需要留在醫院了。我們不可能將所有末期病人關在病房裡……」

 

我望向她的臉龐,忽然理解到繼續說下去也無濟於事,便說:「現在我先回去幫媽媽做心肺復甦術,等你的哥哥弟弟他們到齊後,再談吧!」

 

 

我穿上了防護衣,走回床簾後去告訴護理師:「這位我們打滿十支強心針就可以,不用做氣管內插管或者放置口咽呼吸道了。」急救時,每一劑強心針必須相隔三分鐘施打,打十針等於預設急救程序將持續二十七分鐘。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再度出乎我的預料。病人的心跳幾度復甦,又幾次再度停止,我說了好幾遍:「那接下來就再打十針吧!」這段期間,病人的子女們到齊了,我走出床簾外好幾次,嘗試說服他們放棄急救,卻總是得到「我們再討論一下」的回答。

 

 

停了又救,救了再停的心跳

 

在一段漫長的心跳恢復期間,我按著婆婆的股動脈盯著電子鐘好幾分鐘,最終無奈地嘆口氣,揚聲叫護理師拿喉頭鏡過來,嘗試為她插管;只是一撐開她的嘴巴,便只見整個口腔盡被張牙舞爪的癌盤據。當下我放下喉頭鏡,拿起傳呼機找加護病房的醫師。

 

一分鐘過後,加護病房的醫師回電。「喂,加護病房當班醫師。」

 

我空出一隻手拿起電話,另一手繼續按壓甦醒球,「你好,我是內科醫師,本來想叫你幫忙為一位有口腔癌並且在CPR急救後恢復心跳的病人插管,但是現在她的心跳又停了,我們正在急救,非常感謝!」

 

就在等加護病房醫師回電的那一分鐘間,婆婆的情況突然又惡化,在家屬做出結論前,我們繼續搶救。

 

不過,後來還是得麻煩他。

 

 

經過急救,婆婆的心跳再度恢復,我原以為這又是另一次短暫的復甦,沒想到接下來十多分鐘,她的心跳一直處於平穩狀態。我看看電子鐘,宣布這場總共持續了五十分鐘的心肺復甦術以勝利告終,然後走出床簾外,詢問家人要不要插管。

 

答案是:「要。」

 

我百般不情願地傳呼加護病房的醫師前來插管。

 

在我的理想中,他應該滿懷自信地出現,告訴我這名病人的氣管狀況不適合接受插管,好讓我將原話轉述給家屬們聽。

 

然而,他比我所希望的做得更多。他帶來了一支鼻咽內視鏡與一位加護病房的護理長,取道鼻咽,最後在他「好多血喔!我什麼都看不到啦!」的連聲驚呼及護理長「你繼續往下啊!再往下啊!」的指揮聲中,順利地往病人的氣管內插入了導管。

 

是誰的不甘心?

 

 

這時,距離我接到傳呼說病人心跳停止,已經過三個小時了。我向家人匯報完情況後,重申我的建議。

 

「雖然目前有心跳,不過,畢竟媽媽有末期癌症,心跳隨時可能會停止,假如這種情況再度發生,我們不鼓勵繼續做心肺復甦術。」

 

其中一個兒子說:「我們也知道她的情況一向不好啊!可是她的心臟突然說停就停,我們覺得很不甘心,為什麼沒有留給她向我們說再見的機會呢?」

 

我愣了一下,當然不是因為我想反駁「她本來就沒辦法講話,插管後就更沒有機會說再見了」。

 

我聽得出那是個比喻。而是他用了「不甘心」這個詞,勾起我關於不甘心的種種記憶……那些本來健康無礙、因急病入院的病人,縱使我在電腦斷層掃描室內目睹他們接受掃描,在螢幕上即時看見腦內的巨大血塊,但是當他們心跳停止那刻,我還是會狠命地按壓他們的胸腔,即使我知道自己做的只是徒勞。

 

我曉得他們必死無疑,但我總希望在他們的心臟仍跳動時,向家人宣布這個消息。

 

一方面,我認為這位末期口腔癌的婆婆絕對沒有道理讓人不甘心。但另一方面,我又必須承認,甘心或不甘心,有時只是程度問題。

 

最後,家屬選擇了不做心肺復甦術。

 

 

當晚,我進病房看某個病人時,路經這位婆婆床邊,眼角餘光瞄到她的嘴角緩緩溢出了棕紅色的流質,立刻大驚小怪地對護理師高呼:「哎呀!六號床在吐血!」

 

護理師拿著紗布走了過來,輕柔地抹去婆婆嘴角的血跡,突然婆婆一陣全身抽搐──那是腦部因長時間缺氧而受損的病徵,接著嘴角又垂下一道汙血。我說:「好險家人不在這裡,不然他們會好傷心的。」

 

護理師抽出一塊新的紗布,說:「是的。」

 

什麼是最理想的離去方式?

 

 

腦梗塞與腦溢血都是中風,前者是腦部缺血,後者則是腦部出血。想必你也猜得到,使腦部沒那麼容易缺血的東西,八成會更容易讓腦部出血。

 

在某場中風會議上,台上講者談完腦梗塞與腦溢血的風險因素後,邀請台下的聽眾們發問。

 

有一位教授舉手,拿起麥克風發言:「老實說,我完全不在意為了降低腦梗塞的風險而增加腦溢血的風險,我情願因腦溢血而死,也不願意因腦梗塞而長期臥床……」他話還沒說完便引起哄堂大笑。

 

的確,腦溢血的死亡率比腦梗塞高,我小時候也一直認為腦溢血是理想的死亡方式:突然倒地,無知無覺,「生老病死苦」一下子少去兩苦,多划算!

 

然而,開始從事醫療工作後,我見到腦溢血的另一面──

 

原本活動自如的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驚恐的家人送病人入院,急診的搶救室內一片忙亂,心電圖、插管、抽血……最後做電腦斷層掃描顯示出腦內有巨大的血塊,腦外科醫師告知家屬:「病人剩下的時間不多,而且很可能再也不會醒來……」

 

等家屬哭著放棄急救,接受昨天還跟自己吃飯的家人突然間就死了,然後匆匆忙忙地召集眾親屬道別。

 

所謂道別,自然不是病人坐在床上氣度雍容地交代遺言,而是凌晨三點,一道淒厲的哭聲劃過病房,爸爸抱著嚎啕大哭的三歲小兒急步穿過病房走道,來到病人的床前,命令孩子:「快跟爺爺說再見!」

 

但爸爸催得愈緊,孩子愈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臉都憋紅了,硬是擠不出那兩個字。我坐在病房一角,身旁的護理師冷冷地說:「嚇的。」

 

 

 

因急病逝世,對於死者的家人和醫護人員而言都稱不上安詳,我們需要時間找出病因,家屬需要時間告別;然而,告別若是拖得太長,就會苦成煎熬。

 

從前我以為死亡是一種狀態,只能當形容詞使用,當我們說「這個人死了」時,我們其實是在說「這個人是死的」。但是在工作中,我卻學會把死亡當成動詞:「這個人正在死去」──

 

在醫療發達的社會中,不少人的死亡變成一道漫長的程序:心跳正式停止前,我們會先失去走路的能力,然後是自主排泄的能力、吞嚥的能力、溝通的能力。

 

失去活動能力者唯一的外遊地會變成醫院,我看到許多長者不斷入院,像鐘擺似地從安養院搖擺去醫院,再從醫院搖擺回安養院,每次的搖擺幅度愈來愈小,兩地來回的間隔愈來愈短,直到最後終於歸於平靜。

 

有一晚值班時,我走到病人的床邊,又遇到那位母親多次入院的女兒在陪病,一時間我竟忘了自己在醫院,像見到熟識的人般笑著打招呼:「又是你呀?」

 

她的母親長期臥病在床,沒有溝通能力,她非常擔心母親無法表達自己的痛苦,只希望母親能早日安息,但儘管我們每一回都給予緩和醫療,堅決不打強心針,她的母親仍舊都撐了過去。短短半年內,我已見過她好幾次,每次她都是心力交瘁的模樣。

 

這回她說:「對呀!又是我。這一回,我想不如別打點滴,也別打抗生素了吧,媽媽扎那麼多針也會痛。」

 

我敬佩地望向她。

 

如果,告別的過程漫長無止境

 

在漫長的死亡過程中,失智者不懂表達痛苦,固然令家人操心,然而,神智清明者親身面臨死亡,家人從旁見證他們掙扎呼痛,又是另一種難受。

 

我愈來愈疑惑:年老失智讓靈魂比肉體先消逝,究竟是幸還是不幸?親身走過死亡歷程,是祝福還是詛咒?突然逝世,來不及經歷病苦也來不及道別,算不算一個好結局?

 

從工作中,我唯一學會的是「病、苦」與「愛和別離」是一體兩面。走得太急,免去長臥病榻,驟然的失去卻會令家人難以接受;但纏綿病榻又讓人心疼,情願道別,只希望受病痛折磨的家人能早日離開人間。

 

我們逃不開離別,幸好,也沒有機會選擇離別的方式,或許這就是人們為何需要喪禮,這是人工能夠控制的告別方式,事先敲定流程,誰該在什麼時候說什麼話,一切早有定數。

 

死者的遺照靜靜地掛在廳上,忘卻所有人間苦楚,慈愛地凝望著所有人,什麼話也不必說。

 

 

(本文節錄自《病床上的選擇權:一個年輕醫師對生命與人性的誠實反思》,寶瓶文化,穆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死兩相安!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急診室裡,突然送來一位骨瘦如柴、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先生,醫師一看立刻對病人兒子說:「你父親現在呼吸衰竭,如果不插管很快就會走了!要不要救?」救人是醫師的天職,簡單一句問話卻讓家屬的心狠狠揪成一團。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說,急診室常常送來這樣的病人,醫護人員有告知義務,也必須尊重家屬,但「你這樣問我,我怎麼回答?」

 

「病人已經臥床痛苦了四、五年,現在有機會去做神仙了,插管後又被卡在這裡,之後不行再氣切,再送去呼吸照護病房…。」黃勝堅不捨地說。

 

社會急速老化

安寧是未來趨勢

 

為了讓末期病人走得更舒適、更有尊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近年推行居家安寧,把傳統安寧病房搬到病人最熟悉的家裡,服務受到病家肯定,日前榮獲第一屆政府服務獎。

 

台灣已是高齡社會,不出十年就會變成超高齡社會,臥床在家的長者只會越來越多,「你出不來,那我把愛送進去。」黃勝堅擁有豐富的安寧療護經驗,2012年擔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期間首創居家安寧,走進偏鄉照顧想在家善終的末期病人。

 

「我們照顧得很好,病人走的時候是微笑的,待在自己家裡,子孫隨侍在側。我那時候才發現,咦!連在家裡都可以顧到這樣,真的是舒適而且有尊嚴。」

 

重症末期病人

還有安寧選擇

 

身為神經外科醫師的黃勝堅,曾經長期守在加護病房面對腦部重症患者,看過太多生命垂死前承受的痛苦,以及家屬見到病人受盡折磨後抹滅不去的陰影。於是,黃勝堅決定將善終觀念帶進加護病房與一般病房。

 

「後來我會告訴家屬,這個我救不起來,但是我會好好照顧他。」面對生命末期,黃勝堅強調,「醫生要會CPR,也要會放手,懂得尊重病人,要有能力提供舒適、尊嚴的照顧。」

 

生死交關之際,不是只有「拚到底」或「放棄」這兩個選項,全力搶救和安寧療護就像向左、向右的兩條路,方向不同但都盡全力去做;安寧絕對不是放棄,只是選擇不同。

 

回到急診室的情境,那位呼吸衰竭的老先生,還有什麼選擇?

 

黃勝堅建議,不妨這麼告訴家屬:「伯伯缺氧很辛苦,我們現在給他氧氣,但是早晚需要面對。爸爸臥床很久了對嗎?我們也可以給他插管,但是很辛苦,現在法令允許可以讓他舒適、尊嚴的,這樣好不好?」

 

▲時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的黃勝堅前往病人家中探視。(攝影/林煒凱)

 

安寧全面照護

實踐醫療永續

 

安寧療護是尊重人性與病人自主權的善終方式,並能實踐醫療永續。「如果你沒有安寧的概念,會用掉很多無效醫療,那就會拖垮整個醫療照顧體系。」

 

黃勝堅舉例,當他走進台北市病人家中才驚覺,「哇!他已經在三家醫院拿藥了,平均一天吃十五顆,我們碰過最多的一天吃二十六顆!藥都重複啊!」

 

居家安寧團隊不只提供醫療,更幫助病人重整生活、媒合社福資源。重複用藥的,請藥師來整合藥物;營養不良的,請營養師來指導飲食;屋內髒亂的、獨居沒有人送便當的,都有相應的長照資源可以介入。

 

修補生命裂痕

身心靈都安寧

 

生活整頓好了,心靈也要淨化。黃勝堅強調,安寧療護是身、心、靈三方面同時達到安寧,心中真正放下的病人,交感神經系統就會進入「關機」狀態,減輕生理疼痛感,因此臨終前必須了無遺憾。

 

曾經有位阿公對醫護人員說:「要走了,總是要跟一些人說對不起…就我前妻啦!總覺得欠她一句對不起…。」安寧團隊花了一個多月,真的替阿公找到四十年前離異的前妻,帶著孩子、孫子前來探視,生命最後一刻終於彼此和解。

 

團隊還曾陪一位阿嬤回南寮老家,再看一眼她最眷戀的漁港海岸;也曾陪癌末病人從台北搭救護車回台東老家,再望一望那片都蘭深山中的祖傳果園,兩三周後便安心辭世。

 

黃勝堅說,安寧其實是「生死兩相安」,臨走時道歉、道謝、道愛、道別,修補生命裂痕、化解恩怨情仇,病人帶著微笑安心地走,活著的人也沒有遺憾,這樣的死亡照護更能激發社會正能量。

 

「我常講『面對死亡、學習愛』,如果你願意勇敢面對死亡,就會發現愛的力量非常、非常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關懷父母最後的心願 實現最美好的告別

撰文 :木馬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失落,因為會這樣認為:「自己與父母意見不合,他們都當我爸媽多少年了,為什麼連這種事情都不懂呢?」我很了解這樣的心情。

文/清水晶子(日本生活品質協會代表理事)

 

親子之間也未必就能心意相通

 

父母與孩子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價值觀不同或者意見不合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親子關係必須在溝通中建立,和他人之間的關係沒什麼兩樣。若只認為血脈相連所以就能互相了解,或是就應該懂得彼此,這些都只是我們自己的想像。

 

當你與父母處不好的時候,請你回想一下自己對父母的態度是否太過強硬?有沒有強迫他們接受自己的說法?

 

接下來也為大家介紹幾個拉近親子距離的具體重點。

 

拉近親子距離的五個重點

 

  • 好好利用節慶

 

見面聊天依然是與父母溝通的重點。

 

住得離老家遠的人、錯過拜訪時機的人,可以好好利用過年、中元節、清明節、自己的孩子的入學典禮、兒童節、為父母祝壽、生日、結婚紀念日……等各種節慶活動,找機會與他們見面。

 

  • 把父母當成客戶

 

如果真的很難與父母相處,我建議把他們當成客戶。

 

工作遇到的客戶窗口就算是非常討厭的人,只要能夠取得大筆訂單,你也會努力跑業務吧?父母就像大客戶,因為你說不定能夠繼承房子。如果事先知道父母背著債務,你或許也能避開。

 

這樣的說法或許很無情,但試著從這個角度展開溝通也是一個方法。有時候稍微畫清界線,戰略性地增進與父母的感情也是必要的。

 

  • 每個月打一通電話

 

高齡者的健康狀態只要一個月就有可能急轉直下。病情可能突然惡化,失智症也可能加重。所以盡可能每個月與父母見一次面。

 

住得遠的人,也至少試著每個月打一通電話。使用 Skype 之類的網路電話或者透過社群網站溝通也是不錯的方法。

 

  • 敏感的話題可以拿別人當例子

 

突然提起照護、財產、墓地之類的話題會嚇到父母。

 

甚至可能招來父母的誤解:「孩子希望我早點死嗎?」、「孩子的目的是財產嗎?」所以討論這些敏感的話題時,請用別人的例子當成開場白。

 

譬如「某某的父親,好像因為墓地問題發生糾紛。」、「某某照護父母似乎很辛苦。」這麼一來父母也會比較願意聽。

 

由理財規畫顧問或律師等專家介入協調也不錯。只要不讓父母覺得「自己被孩子牽著走」,就不會傷害他們的自尊心。

 

  • 不要試圖一次全部解決

 

「必須與爸媽討論才行!」但我們不能因為心急,就試圖把所有事情一次問清楚。請你慢慢來。首先請從一天實現本書的一個項目開始嘗試。

 

但也不是要你煞有其事的宣布:「讓我們討論今天的議題吧!」而是希望你簡短地花五至十分鐘的時間,不經意地問他們:「上個禮拜的健康檢查報告出來了嗎?結果如何呢?」等等。

 

煞有其事會讓父母心生警戒,覺得自己被當成老年人對待,進而與你吵起來。但如果父母太過不當一回事,只當成是一般閒聊,態度稍微慎重一點或許也不錯。

 

也需要與自己的伴侶討論

 

如果你已經結婚、擁有伴侶,與伴侶討論對父母的想法也很重要。因為就算是夫妻,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對父母的想法也截然不同。

 

有時候自己想要提供父母協助,伴侶也不一定同意。而伴侶如果說自己父母的壞話、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也令人不快。請先與伴侶一起決定彼此能為自己的父母做到什麼程度、不能做到什麼程度,尤其金錢問題最好先講清楚。

 

一般來說,父母會先離去。父母過世後,與自己一起生活的人就是伴侶。所以伴侶的存在非常重要。如果沒有伴侶的諒解,也很難為父母提供協助吧?

 

照護父母非常辛苦。有些人會擔心未知的狀況吧?也會吃不少苦吧?但另一方面應該也能從中得到許多發現。這些都是無可取代的經驗,未來也總有一天將發揮作用。

 

因為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日子終究也是會到來的。

 

(本文節錄自《在告別中學會更愛父母》,木馬文化,清水晶子著)

 

熱門文章

40歲後,女性乳癌激增!營養師建議「5大抗癌秘訣」抑制癌細胞產生

撰文 :華人健康網 日期:2018年04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編按:國內研究發現,女性乳癌人口自 40 歲開始快速激增!國民健康署編印的「 103 年癌症登記報告」顯示,女性乳癌人口自 40 歲開始快速增加,不但超過 15 至 39 歲的總病患數,甚至是 35 至 39 歲年齡層的將近 2 倍。另外,將同一份報告做進一步地分析,發現 40 至 64 歲的女性乳癌人口總數達 9144 人,占所有女性乳癌人口的比率約 7 成 2 。若發現自己符合以下 5 個指標,代表可能是乳癌的高風險族群,應提高警覺!

 

營養師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醒,中年女性常常面臨家庭和事業兩頭燒的困境,但千萬不要因為忙碌而忘了照顧健康,若發現自己的生活符合 5 大情況,可能是乳癌的高風險族群,應特別提高警覺!

 

防治乳癌,「 40 歲」是重要的分水嶺

 

乳癌是國內女性癌症發生人數的第一名,每年有上萬名女性確診,其中,「 40 」是個相當重要的年齡分界。

 

根據國民健康署編印的「 103 年癌症登記報告」,可以發現女性乳癌人口自 40 歲開始快速增加,光是 40 至 44 歲者就有 1348 人,不但超過 15 至 39 歲的總病患數,甚至是 35 至 39 歲年齡層的將近 2 倍。

 

另外,將同一份報告做進一步地分析,還可以發現 40 至 64 歲的女性乳癌人口總數達 9144 人,占所有女性乳癌人口的比率約 7 成 2 。

 

由此可見,中年女性防治乳癌刻不容緩!

 

▲ 103 年台灣乳癌發生人數之統計分析。(圖片/擷取自國健署《103年癌症登記報告》)

 

目前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服務的洪若樸營養師,本身也是 1 名中年確診乳癌的患者。

 

她回想當時獲知罹癌的消息時,一度無法接受、暗自哭泣,想著自己熱愛生活,為了家庭和工作忙碌,怎麼會被乳癌給盯上。

 

不過,經過治療和心理調適後,現在的她已穩定控制住癌細胞,並以自身經驗提醒職業媽媽們,年過 40 更要愛自己。

 

若發現自己符合以下 5 個指標,代表可能是乳癌的高風險族群,應提高警覺,定期就醫檢查,以期早期發現和治療。

 

指標 1/偏愛高脂飲食:

 

台灣美食舉世聞名,但許多是高熱量、高油脂的煎炸食物,女性朋友若常常攝取,尤其是動物性脂肪,不但會有肥胖和高血脂的隱憂,也可能提高乳癌的風險。

 

這是因為高脂食物在腸道消化和吸收的過程中會產生一些可能致癌的動情激素,而這些動情激素常被儲存在乳房的脂肪組織,久而久之也就容易引爆乳房細胞病變的炸彈。

 

指標 2/高纖蔬果吃太少:

 

種類繁多、色彩繽紛的蔬菜和水果,不但富含被譽為「 21 世紀的維他命」之植化素,其威猛的抗氧化能力有助對抗包括癌症在內的各種疾病,還有豐富的膳食纖維可以幫助代謝體內過多的動情激素,進而降低誘發乳癌的風險。

 

然而,根據國民健康署「 2013 - 2016 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結果」,我國 19 至 64 歲成人每天蔬菜攝取量不足 3 份,以及水果攝取量未達 2 份的人,分別都高達 86 %,顯示國人攝取的高纖蔬果量「缺很大」!

 

對此,洪若樸營養師提醒女性朋友們,務必養成每天至少 3 份蔬菜和 2 份水果的飲食習慣。

 

挑選蔬果時,應以多樣化和均衡為原則,但可適度增加紅色食物和十字花科蔬菜。

 

研究發現,紅色食物,例如:番茄、甜菜、櫻桃和西瓜等,含有珍貴的茄紅素,有降低乳癌風險的保健效果;十字花科蔬菜,如花椰菜、白菜和高麗菜,則有含硫化合物,可減少體內的動情激素,抑制乳癌細胞的產生。

 

指標 3/乳癌家族病史:

 

乳癌是一種與家族病史密切相關的癌症。洪若樸營養師,有研究發現大約 15 %的乳腺癌婦女,家庭成員中也曾有一人是乳癌病人。

 

另也有資料顯示,如果媽媽曾有乳癌的病史,女兒未來得到乳癌的風險就會增加 1.7 至 4 倍;媽媽和姊妹都曾經罹患乳癌,自己的乳癌風險甚至會成長 14 倍。

 

對此,營養師提醒,除了養成洗澡時「自摸」乳房、監測疑似腫塊、觀察乳頭變化(如:乳頭內陷、異常分泌物或泛紅)的習慣,有乳癌家族病史的女性朋友,別忘了定期接受乳癌篩檢,尤其國健署提供 40 歲起每 2 年 1 次的免費乳房攝影檢查,千萬別錯過。

 

至於沒有家族病史的 45 至 69 歲女性,政府也有提供免費乳篩的服務,一定要多加把握!透過檢查及早發現病灶,才能降低乳癌對生命的威脅。

 

指標 4/塑化劑暴露:

 

台灣人外食比例高,經常暴露在塑膠類餐具和塑膠袋的環境中,加上生活中有不少器具和用品都是由塑膠製成,例如雨衣、鞋子、巧拼、水管等。

 

塑膠類製品雖然便宜又耐用,但近年研究發現,經常接觸塑化劑產品的女性,塑化劑進入體內後會破壞荷爾蒙的平衡,造成乳房細胞異常和癌變,導致罹患乳癌機率比一般人提高 9 成;而若本身的代謝能力較差,罹患乳癌更是比一般人高 2.4 倍。

 

因此,若要遠離乳癌的威脅,女性朋友可要盡量減少塑膠製品的使用和接觸,尤其盡量避免嘴巴接觸,以降低塑化劑下肚的風險。

 

指標 5/停經後發胖:

 

台灣女性停經的年齡一般介於 45 歲到 55 歲之間,女性停經後因代謝力快速下滑,容易有腹部肥胖的情況。

 

洪若樸營養師提醒,女性停經後更要養成均衡飲食和「運動333」(每週至少運動 3 次,每次至少 30 分鐘,每次運動後的心跳率達每分鐘 130 下)的習慣,否則體重失控,乳癌也會很快來糾纏。

 

一份由國內台大醫院和台北醫學大學等合作的研究,在分析全台乳癌篩檢紀錄近 139.4 萬筆資料後,就發現停經後女性如果BMI≧ 35 ,罹患乳癌的風險會比BMI值 18.5 至 23.9 的正常者提高 65 %。

 

遠離乳癌,這些也別輕忽

 

除了上述 5 指標之外,洪若樸營養師提醒,初經早、停經晚、一輩子沒有生育或 30 歲後才生育第一胎,也都可能提高乳癌的風險。

 

如果女性朋友有這樣的情況,步入中年後一定要特別小心。

 

延伸閱讀

平衡體內雌激素 保養子宮從早餐6元素開始

小小黑芝麻,保健力量大!4個飲食秘訣要記牢

一覺到天亮才叫睡得好?睡眠品質4指標快check

 

(本文獲「華人健康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